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6 可想我?

“你说谁没看头!”愤怒而沙哑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之时,他整个人湿渌渌的便从桶里站了起来,拳头紧拧着,目光杀气与怒气交加的迸射而出,直视着那倚在门边的顾七。

因身上衣服沾水而湿紧贴身体,此时他一站起来,身上的衣服更是自然而然的将他的身材曲线勾勒了出来,不仅是他那结实的胸肌,更有他那平坦的腹部,以及,那下面……

“咳咳!”

顾七被这一幕呛得干咳了两声,目光怪异的盯着这个脑袋冲血的赵天磊,这一刻,饶是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赵大冰块的身材体格确实是好,且不说别的,就他这浑身湿渌渌的从水里站起,那刚毅俊朗的面容带着杀气与怒火,身上的气息俨然就是冰火交相溶,更是散发着一种野性与狂放,这一点,就不是一般男子便拥有的了。

她在打量着他的同时,目光自然而然的避开了他的身下紧贴衣服的某一处,见他双眼冒着血丝,紧咬着牙关,忽的,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整个人也昏倒了下去,跌倒在那木桶之中。

“砰!”

“嗤!这回总算一口血吐出来了吧?”

她嗤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无奈的上前将沉入桶中的人给半拉上来靠在木桶边。先前她所说的虽说是存心让他怒火攻心吐出血来,但也不可否认想趁机整一整他,那邪药非同一般的合欢散,若不然,她也不用这么费劲,说要让他脱衣服扎针,也只有几分是真的,针是要扎,不过,却不是往他身上扎,而是在头上的穴道。

从空间中取出银针缓慢的扎入他头部的穴道中,身上的灵力气息也随着运用着,透过手中的银针注入他的身体,只见,当她银针扎落在轻缓的转动之时,一缕缕白烟袅袅升起,没入漆黑夜色中,消失不见。

帮他解去身上所中的药物,足足用了近一个时辰的时间,那赵天磊在外面冰水里泡了一个时辰,她也在外面为他扎针吹了近一个时辰的寒风,中间,小胖子不时的搬来冰块沉入那水中,保持着水的冰冷程度。

直到最后一针完成,她才微松了口气,再为他把了下脉,见已经无什么大碍,这才收回手,对一旁的小胖子道:“你去叫那里面的几人帮忙把他抬上楼去。”

“顾姐姐,他已经没事了吗?”莫秋生好奇的问着,见那趴在桶边昏迷过去的赵天磊,一副苍白虚弱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像没事啊!

“嗯,没事了。”她往客栈走去,休息一下天明赶路。这一路上麻烦可真不少,把那小胖子送回去后,她还得赶紧回青云峰去,虽说以她的实力对付金丹修士是没问题,但若是遇到元婴期的强者,又或者是一些身怀秘术的修士,可就说不定了。

见此,莫秋生这才叫两人过来帮忙,把赵天磊给抬上楼,又给他换了套干净的衣服,他们这也才去休息。

本来赶路就已经累了一整天,到了夜里又经历了那样的惊心动魄,如今能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只感觉浑身的骨头都跟散了架一般,悬了一整天的心,也终于平稳的回到了原地。

不消几个时辰,东方升起的第一缕阳光便驱散了夜晚的黑暗,带来了光明与初阳升起的温暖。

客栈中,顾七一早便已经在下面楼下坐着,等他们起身便可赶路。

而在楼上厢房,昏睡了一整晚的赵天磊也缓缓的醒了过来,他只感觉浑身一阵酸疼,头也痛得厉害,坐起身,揉了揉太阳穴的同时,脑海中忽的闪过一些昨晚的记忆,当想起他昨晚干了什么蠢事时,脸色如七色彩盘一样的变了又变,最后,整张俊脸涨得通红。

在房中坐了好一会,调整着心态的同时也平复着心境,直到,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赵大哥?醒了没啊?顾姐姐说要上路了。”莫秋生在外面敲着门,虽然与他们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多,但却一同经历了危难,一路下来,关系倒是好了不少。

赵天磊起身来到门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走吧!”他越过他,往楼下走去,当看到那抺站在客栈门外的白色身影时,耳根又再度的泛红,敛下了目光,不再去看她,直到,下了楼来到她的身后,这才轻咳一声。

“咳!”

顾七转身,神色如初的看着身后的两人:“走吧!加快步程,不要在这一路上耽搁太久了。”声音一落的同时,她手中凝聚起一把火焰,将这客栈全烧了。

原本还有些不自在的赵天磊在看到她神色依旧,看着他的目光没带其他眼神时,心下不由的松了口气,看着那在熊熊大火中燃烧的客栈,想起了另外的那三人,问:“那另外的三人呢?”

“他们一大早便已经离开了。”顾七凝聚灵力气息,唤出了飞剑,自己先一步的跃上飞剑,而后对莫秋生道:“上来。”

“好。”莫秋生连忙应了一声,跃上她的身后,在上了飞剑时,身形微晃动了下,连带着站在飞剑上的顾七脚下的脚也移了一下,沉了几分。

赵天磊见了,道:“还是我带着他吧!”说着,也唤出了飞剑,示意莫秋生过去他那边。

“不用。”顾七睨了他一眼,便提气御剑而行。见此,后面的赵天磊也连忙跟上……

这一天,除了中途休息了一会的时间之外,几乎没停下来过,在天色落下之时,他们也到了莫秋生的家族所在的那处城镇,一进城中,莫秋生的情绪便有些低落,明显的抵触回到家族。

走在他旁边的顾七睨了他一眼,问:“怎么了?”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小声的道:“我、我不太想回家族。”

顾七看着前方,神色淡漠的道:“等你的实力足够自保了,再离家也不迟,若不然,不想在家族中呆着,就让你家族中的人安排你拜入哪个仙门修炼,这一路虽说不是很远,但你也看到了,弱肉强食,你的实力太弱,遇到危险只有被杀的份。”

听到这话,想到这一路上所遇到的事情,他低下了头,神色不明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走在前面的赵天磊听她的话,眸子微闪了一下,继续迈着脚步走着。到了分叉口时,便回头问那莫秋生:“你家往哪条路走?”

“左边的那条路直走就到了。”莫秋生抬头说着,似乎是想通了什么,恢复了精神,对顾七道:“顾姐姐,等到了我家你们留下住几天吧!我带你们好好转转这城里。”

“不了,我还要回仙门,把你送回家中任务也就完成了。”她淡淡的说着,移着脚步往那左边的路上走着。

见此,莫秋生也不好多说什么。三人走了一会,便来到一处大宅前面,门房一见到莫秋生,顿时激动的大喊着:“小少爷回来了!小少爷回来!”说着,竟也忘了接待他们,而是直接往府里跑去报信。

“嘿,顾姐姐,这就是我家了。”他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挺胸收腹满脸笑容的走了进去。

顾七两人则走在后面,步伐不急也不慢,目光只是平视着前方,也没往四处打量。跟着莫秋生进了大厅,稍坐下,婢女便为他们奉上了茶。

“浑小子!你终于舍得回来了!”一声怒骂声从外面传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入这里面。

一抺肥胖的身影大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随着他的走动,顾七似乎能感觉到那地面在微微震动着,来人一进厅,便大步走到莫秋生的身边,一把揪住他的耳边便拧了起来。

“你这浑小子,净在外面给老子惹事,是不是想着哪天死在外面,连骨头都没剩你才开心?”

“啊!老爹,疼疼疼,快放手快放手啊!有客人呢,有客人在呢!”莫秋生被揪得半倾着身子,一张脸也皱在一起,脚下的脚尖还踮起,减少着耳边上的揪疼。

听到这话,那身体圆滚的中年男子这才注意到厅中坐着的一男一女,当下放开了揪着莫秋生耳朵的手,褪去了刚才的暴怒脸上带着笑容的看着顾七两人:“呵呵,莫某人让两位见笑了,两位是华山仙门的弟子吧?”

“正是。”赵天磊沉着声音应着。而顾七则淡笑着,没开口。

“这一路辛苦两位了,我已让人备了酒席款待二位,如若二位不嫌弃,莫某还想请二位在府中多住些时日,也好顺道看看这城中一带风景,毕竟,华山仙门虽是仙家之地,但也不如这俗世红尘中繁华热闹。”

赵天磊起身拱手道:“在此,先多谢莫家主的盛情,今晚就要在贵府打扰了,不过明日我们便要起程回仙门,不便在此久留。”

一旁的顾七则取出一张纸令:“莫家主,这是我们这次的任务单,如今已经将令公子安全送回,请在这上面盖上盖记,签上大名。”

“呵呵,好。”他笑着点了下头,示意下人备上笔墨,笔尖沾墨后在那纸上写上自己的名字,而后又取出印记在上面盖上,这才笑着将那任务单递给她:“这位姑娘,你且看看。”

顾七接过,在上面看了一眼,便笑着将任务单收回:“没错,多谢莫家主了。”

“呵呵,好说好说,二位,这边请。”他做了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酒席而去,走了几步,又回头冲着那欲跟上来的莫秋生迎头敲打了一下脑袋,喝道:“浑小子!你跟着来干什么?还不先去看看你爷爷!”

“嘶!”莫秋生疼的抽了口气,微蹲着身子摸了摸头,嘀咕着:“怎么又打我头了。”见他老爹正怒目瞪着他,不由缩了缩脖子,这才往后院而去。

夜,渐深,顾七和赵天磊在酒席过后,被各自带到两处院落休息。她并不辟谷,因此,这一路上也没吃什么东西,今晚吃得也比较饱,到了休息的院子后,不想太早进屋,便在院中打了套太极拳,出了一身汗后,让人备了水沐浴,这才去休息。

次日清晨,他们两人便向莫家家主告辞,准备着起程回仙门中。出了莫家走在大街上往城外而去之时,顾七却见到一个黑色的熟悉身影出现在大街上的人群中,那人似乎在等着她,看到她出现,便朝她走来。

“七小姐。”流影恭敬的行了一礼。

“你怎么在这里?”她有些诧异,他不是应该跟在轩辕睿泽身边的吗?难道他也来了?想到这个可能,目光不由的朝周围扫去,却没见到他的出现。

“主子在前面酒楼。”

闻言,她神情微柔,脸上也露出了抺笑意来,只是这抺柔和的笑意只是出现了一会,便被她敛了起来,微侧过头对身边的赵天磊道:“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赵天磊扫了面前的流影一眼,又朝顾七看了一眼,这才点了下头,没有说话的自顾离开。

待他离开,顾七这才道:“走吧!带我去见他。”说着,迈着脚步往前走去。

来到那前面的一处酒楼的二楼厢房前,顾七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厢房中的桌边,轩辕睿泽坐在那里喝着酒,旁边站着白羽,见她进来,白羽笑着行了一礼:“七小姐。”一礼过后,便也退了出去,顺带的关上了房门。

“你怎么来了?”她走上前,在桌边坐下,看着面前的他。

“想你了。”

他放下手中的酒杯,伸手握住她的手,俊美而刚毅的容颜上带着顾七熟悉的宠溺与深情,低沉而磁性的声音从口中而出:“拜了那沐泽仙君为师了?”

“嗯。”她笑着点了下头:“这华山仙门中,看着实力最为深不可测的也就是他了。”

“他确实是个神秘的人物,实力也如同他的人一样,深不可测,你能拜在他的座下,也是极好的。”他拉起她,将她圈在自己的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冷俊的面容上泛着温柔的笑意,低低的问:“阿七,可想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