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5 精彩的节奏!

“赵师兄?醒了?不处理一下伤口?”树上的顾七淡笑着,看着下方皱着眉头一脸若有所思的赵天磊,目光在他身上的几处伤口扫过,虽说不重,但也不轻,这空气中的血腥味,也还在弥漫着,好在这一片林子里除了他们三人之外,别无他人。

赵天磊回过神来,站起身,扯动身上的伤口时有些疼痛,他看着那被一刀封喉的两名金丹修士,再看那一旁倒下的另外两人,目光从那莫秋生的脸上扫过,落在顾七的身上:“你杀的?”

“嗯,捡了个便宜。”她应了一声,脸上带笑。

赵天磊沉着脸,冰冷而带着深思的目光盯了她一会,便移开了,看着自己身上的几处伤口,在空间中找了找,却没找到伤药,便撕下里衣的布条简单的包扎一下:“走吧!”

“你不休息一会?”莫秋生看了看他,指着他渗着鲜血的伤口道:“还在流血呢!”

见他连药都没洒便将那伤口简单的包扎起来,顾七眸光一转,从树上跃了下来,笑问:“赵师兄,你不会没带刀伤药吧?我这里有特效的,你要不要?”

“不用!”他冷冷的说着,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迈着步伐往前走去。

闻言,顾七勾了勾唇角,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走吧!还愣着干什么?”说着,也迈着脚步跟着继续往前走去。脑海中一边在想着,这仙门中金币就说没用,但这出了仙门,入了城镇,总有地方可以将金币兑换成灵珠的吧?

因赵天磊身上有伤,再加上先前消耗的灵力过多,一路便也没再御剑飞行,倒是在解决了那几名灰衣人之后,路上倒也没再感觉被人盯着,放慢了脚步倒也不再像先前那样步伐匆匆。

在天色渐暗之时,经过一处大山,山脚下有一处客栈,三人来到这里,莫秋生便欢喜的道:“太好了,没想到这里也有客栈,今晚不用睡地上了。”一说着,便快步的往里面走去。

顾七和赵天磊则站在原地,两人看了看这客栈,都没有说话,只是顿了一下,便也跟着走了进去。

“呵呵,几位客倌快里面请。”一高瘦的中年男子迎了上来,将他们带往里面的桌子。

客栈中,只点着一盏灯,也因外面天色已暗的缘故,这里面的光线也不是很亮,除了他们三人之外,没有别的客人,只不过,在他们三人在桌边坐下后,一美妇挑开帘子从后面走了出来,一双柔媚的水眸在顾七三人的身上扫过,视线在顾七绝美的容颜上停顿了一下,便落在那浑身散发着冷酷气息的冰山美男赵天磊的身上。

“哟,这是来客人了啊?几位可是我们今天的第一批客人。”那美妇扭着妖娆丰满的身段走了过来,身上穿着的颜色艳丽的衣裙,画着浓妆,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客栈的老板娘,反倒有几分风尘女子的气息。

她走到柜台前端起一壶酒,便给顾七他们送了过去:“来,天色暗了,外头的夜风一吹起,也怪冷的,快喝杯酒暖暖身子先。”说着,亲自为他们几人倒了杯酒,尤其在帮赵天磊倒时,那半边身子都几乎倚以他身上去了。

“几位客倌,你们稍坐后,我去后面给你们做几个新鲜出炉的肉包子。”那高瘦的中年男子说着,便欲退开。

“等等,你们店就只有包子吃?”顾七挑了挑眉,一个只做包子的客栈?

“呵呵,是的,因为这里前不见村后不见城的,食材短缺,便只有一些在山上打猎到的野猪肉可以做肉包子,没有其他可以吃的。”那高瘦的男子说着,又一笑:“不过我们店的肉包子,味道很特别,在别处是吃不到的,你们稍坐会,我去给你们做几笼出来。”说着,便走开了。

“是啊!我们这里的肉包子,味道那是一绝,叫人吃了还想吃的。”那美妇扫着唇娇笑着,又道:“来来来,几位,先喝杯酒吧!”

顾七玩味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看着那风骚的老板娘状似不经意间将自身的丰满磨蹭到赵天磊的手臂上,看着那冰山一样的赵天磊脸色冰寒,眉头直跳着,似在强忍着什么一般,不由的觉得好笑。

旁边坐着的小胖子虽说也就十三岁,但看到这一幕,一时间也有些愕然,一双细小的眼睛眨啊眨的,在赵天磊和那美妇人的身上来回的打量个不停。

许是真的忍不住了,赵天磊沉着脸,冷着声音不悦的道:“你身上的味道太重了,离我远点儿!”声音一落,抬手间一拂,将那美妇人拂开了好几步。

那美妇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一僵,脸上的笑容似乎有些挂不住,美眸一转,媚人风情自现,她也不恼,只是娇嗔了一声:“真是不解风情的木头。”说着,将那酒壶放下,自顾着便转身离开了。

“赵师兄,有美投怀,你怎么还将人给推开了?”

顾七取笑着,忽的露出一个恍然的神情,压低着声音笑道:“难道是嫌弃她老了点?”说着,目光朝那扭着水蛇腰往柜台走去的美女扫了一眼,继续道:“其实这般妇人才有风情,你看,就连走路这姿态都妖媚入骨,你也确实是太不解风情了,难怪被嗔是块木头。”声音一落,她更是掩不住笑意的轻笑出声。

赵天磊不去搭理她,只是用着那冰冷冷的目光扫了她那幸灾乐祸的表情一眼,便往自己口中灌了一杯酒,直接站起身,冷声对那美妇道:“给我一间客房。”便直接上了楼。

纤细的手指端起了酒杯,却在靠近唇边时,忽的一顿,眸光一扫,见那美妇正朝她这边看来,微微勾唇一笑,将手中的酒一口饮尽:“哎,我也上楼去休息了。”她也站了起来,起身跟着走上了楼,前脚迈上楼梯,便对那莫秋生道:“小胖子,你也上来。”

“哦!”对她心存惧意的莫秋生,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连个不字也不敢说,乖乖的跟在她的身后上了楼。

“去,跟赵师兄一间房就好,正好可以省点钱。”她示意着,让他去赵天磊的那一间房间。

“啊?”他瞪了瞪眼,想再说些什么,却在看到她扫过来的那目光后,不由的缩了缩脖子:“是。”

那为赵天磊开了房门的美妇听了,掩着唇笑看了顾七一眼,道:“那等会我把包子给你们送上来吧!”说着,便扭着水蛇腰下了楼。

顾七笑了笑,出进了房,点上灯后,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便走到里间,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枚药丸服下,便往床上躺下,睁着眼睛看着床顶,她忽的露出一抺笑容来:真期待,今晚会发生什么事呢?

隔壁屋,赵天磊拆着那简单包扎着伤口的布条,想着擦拭一下身体后,换套干净的衣服。

而在外间里,莫秋生趴在桌边,双手托着肉肉的下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不多时,那房外传来敲门的声音,紧接着便见那名美妇端着包子和一壶酒进来,勾人的美眸往里间一扫,见到赵天磊那半敞开着的胸前衣襟,那结实而性感的胸肌时,美眸微闪了下,脸上的妖媚笑容加深了几分:“公子,我给你们送吃的来了。”

“我还要一盆清水。”赵天磊没出来,只是拢紧了衣袍,对着外间的美妇说着,见她那如狼似虎一般的目光盯着他,俊眉又是一拧。

“好好好,我就让人送水上来。”她娇笑着,掩着嘴唇端着另一盘包子和另一壶酒去了隔壁顾七那里。

“姑娘,新鲜出炉的肉包子好了,我就给你放在这儿了。”她进了房,把东西放在桌上,朝里间看了一眼。

“嗯,放那就成了,帮我把门关上,我睡醒再吃。”里间传来顾七那带着几分睡意的声音。

那美妇听了一笑,放下东西后便离开了,顺带的帮她关上了门。

高瘦的中年男子给赵天磊送了一桶水上来,便也为他们关上门后下了楼,赵天磊提着水到屏风后面擦拭着身子,清理着伤口上的血迹,半响,穿上衣服出来后,见那莫秋生趴在桌前,盯着面前的那盘包子也不吃,便问:“怎么了?”

“我突然想起以前听过的一个恐怖故事。”他托着肉乎乎的下巴,目光依旧盯着那包子。

“嗯?”

“人肉包子的故事。”目光依旧盯着那包子,虽然在咽着口水,眼中却不见半点馋意。

赵天磊听了这话没作声,而是走进了里面,盘膝打坐着。

“你是不是吃我这么说了,也不敢吃了?”他回头,看向那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人。

“我僻谷。”

闻言,莫秋生撇了撇嘴,忽的起身往隔壁走去,敲了敲门后便探着头走了进去:“喂?你在做什么?”进了里面,没见顾七的身影,直到走进里间,看到那床上躺着的人时,才搬来了椅子在床边坐下。

“喂,我肚子饿。”他抬了抬脚,踢了踢床板。

“桌上不是有肉包子吗?去吃,别吵我睡觉。”床上的顾七翻了个身,连眼皮也没睁开。

“可是我一惯就不吃肉包子的。”他自小时候听到那个恐怖的故事后,就对肉包子无感。

“那就饿着。”

“饿着睡不着。”

“喝几杯酒下去就睡着了。”她拉了拉身上的被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

“喝酒?”莫秋生眼睛一亮,看了看她,忽的咧嘴一笑,便起身往外走去,顺带的把她屋子里的酒也一并拿了,走出房门时,只听身后传来懒洋洋的一句话。

“记得,跟那赵大冰块呆一起,别乱跑了。”

“知道知道,我喝了酒去睡觉。”他咧着嘴笑着,帮她关上了门。

直到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后,顾七才翻过身来,睁开了眼睛朝外一看,低声的笑喃着:“这酒,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啊!”翻身,继续睡着。

半夜时分,顾七听到隔壁房传来的声响,类似脚步声,又似在拖着什么东西而碰撞到桌椅而发出的声音,她睁开眼睛看着这漆黑一片的房间,顿了一下,又继续闭上了眼睛。

房门被嘎吱的一声推开,那名高瘦的男子大步走了进来,伸手挑开幔帐弯下腰将顾七扛了起来,带着便往楼下走去。

下了楼,往那后面厨房而去,在进厨房时打开了一个机关,原本封着的一面墙竟移了开去,里面放着一张方形的大桌子和绳索,旁边还放着几把大刀,在一旁处,还有两名被绑着的年轻男子和一名中年男子。

他们嘴里都塞着破布,手脚都用捆仙索绑着,而且身体软绵绵的依在那里,脸色苍白无血色,在听到动静后睁开眼睛看来时,眼中浮现了惊恐的神色,身体更是缩成了一团。

顾七被丢到地上,那几名男子的旁边,许是觉得她是一介女子没什么杀伤力的,倒也没绑着她,而是在丢下她后便转身走了出去。

“嗯嗯!嗯嗯!”

那几人费劲的喊着,只是发不出声音来,只能哼哼出声,他们用脚踢了踢顾七,想让她醒过来好救他们,却不想,他们还没踢她,她自己倒睁开了眼睛,当下将他们吓了一大跳。

“这是什么地方?”她皱着眉头,浓郁的血腥味让她有种反胃的感觉,扫了下这周围一眼,看着像是个厨房,又不太像。伸手取下身边一名男子嘴里塞着的破布,问:“这里是做什么的?”

“你、你没事?那太好了,快!求求你快救我们出去!这里是地狱!是地狱!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那名男子神情激动,见顾七半点中药的模样也没有,连忙求着她救他们出去。

就连旁边的那两人也一样,此时一改原先的面如死灰,眼中皆似看到希望似的看着她,嘴里嗯嗯的说个不停,脸上神情有哀求,有恐惧,也有希望。

顾七皱着眉头,又扫了一下这里,不见赵天磊和小胖子,心底有些异讶,起身在这狭小又充斥着血腥味的地方走了走,看了看,脑海中浮现着一个可怕的念头,却不愿往那个方向想去。不多时,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迅速回到刚才躺下的位置,按着刚才倒下的那模样躺着不动。

“求你了,快救我们出去,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求……”那男子虚弱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顾七用破布塞住嘴巴。

“不想死就别吵!”她压低着声音低喝着,警告的扫了三人一眼,这才闭上了眼睛,等着那高瘦男子的进来。

那墙又再次被打开,这一回,那高瘦的中年男子肩上扛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有一百五十斤重的小胖子,他并没有像将顾七那样直接丢下地面,而是将他放在了那长方形的大桌子上面,又用那一旁的绳子将他的四肢呈大字形的捆住,而后,便坐在一旁取过大刀和磨刀石,在那里磨着刀。

看到这一幕,那三名男子的脸色又发白,脸上尽是惊恐的神色,身子不停的往后缩着,可他们的后面,已经是墙壁,根本无处可躲,惊恐的目光不由的朝那一旁的女子看去,见她闭着眼睛装昏迷,便连忙低下了头,怕他们的目光会引起那个高瘦中年男子的注意,让他发现了那个女子其实没有昏迷,从而,连他们最后一丝活命的机会都没了。

顾七微睁开眼睛,自然也看到了那一幕,这一幕,印证了她刚才脑海浮起的那个令人不敢想象的念头,也就在这时,突然传为一记巴掌的声音,她一怔,目光落向了另一面墙,心下暗忖:后面还有人?

心念一起,她闭着眼睛,凝聚神识小心的往那边探去,谁知,那面墙也突然的一移,墙后的景象也一下落入她的眼中。

“不知好歹的东西!”

只见,那名妖媚的美妇一脸怒气腾腾的掴了赵天磊一记巴掌,而赵天磊此时,浑身无力的躺在那床上,身上衣襟松开,肩膀半露,裤子的腰带也被扯松了,虽然是醒着的,但浑身半点灵力气息也没有,因为他的手脚都用捆仙索捆着,只是那一张俊颜上,此时如覆冰霜,骇人的冰寒气息与杀气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哪怕是身上灵力被困,也毫不损他那摄人的气场。

那双冰冷的目光比顾七任何一个时候见的都要冷上三分,而且那份杀意……

啧啧!原来那美妇还真是看上他的美色了啊!只是,这赵大冰块似乎将人给惹怒了,看他那张脸上的那红红的手掌印就知道,那一巴掌掴得是有多用力。

想来,他在仙门中是天之骄子,弟子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这样的屈辱应该不曾受过吧!也难怪他的杀意四射,让她见了都不由的有些心颤,那美妇若是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进行下去,那心态也太强大了。

那高瘦的男子背对着她在磨刀,那美妇背对着她对着赵天磊,而她,正好将赵天磊那边的情况尽收眼底,当然,由于她的明目张胆的观看,赵天磊也看到她并没有昏迷,还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在看着他被这妖妇欺辱,一时间,目光中寒意更甚,紧咬着牙关怒火中烧,尤其在看到她竟还冲他露出一抺笑容时,更是险些被气得吐血!

这女人!竟见死不救!

那美妇盯着赵天磊露出来的结实胸肌,看着他腹间的那八块腹肌,不由的咽了咽口气,眼中色光闪烁的浮动着,再看他的俊颜,冷酷中带着刚毅,这样的铁血男人,就算阅男无数的她也是极少遇见了,这若真的杀了,她还真的有几分舍不得。

于是,收敛起怒火,她伸着手抚着他的脸,娇媚的能滴出水来的声音带着勾魂的魅惑:“你就真的不再考虑一下?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你这样的修仙者呢!你要知道,若不从了我,这死了可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从了我,还能与我一道风流快活,你说呢?”

“滚!”

赵天磊冰冷无情的声音带着浓浓的厌恶,那扫向她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若是他的眼神能杀人,眼前的这个妖妇早已经死了几百回了!

那美妇被他这么一喝,再看他那厌恶的目光,心头一怒,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我好话说尽,你还不愿从了我是吧?好!既然敬酒不吃,那就别怪我请你吃罚酒!你很厌恶我是吧?我偏偏就要得到你!吸干你的精气!”那阴狠的声音一落下,掌心一翻,也不知塞了颗什么进了赵天磊的嘴里,那速度之快,就是顾七想要阻止,也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赵天磊被那药呛得直咳嗽。

吸干精气?这么说,是邪修了?只是,那喂的是什么?不会是那种合欢散吧?

想到这,她面色带着古怪,甚是同情的看着赵天磊。

那边,磨刀的声音嚯嚯的传来,直到,那声音忽的一停,她也收回目光,闭着眼睛保持原来昏迷的样子,只是眼皮微抬,看着那前面的一幕。

那高瘦的男子仿佛不知道身后那美妇正在做着的事情似的,一点回头去看的兴致也没有,反倒是以着一种很是兴奋的目光盯着那长桌板上四肢大张的小胖子,伸手在他那圆滚滚的肚皮上拍了拍,下一刻,脱掉了他的上衣,看着那细致滑溜的皮肉时,眼里那诡异的兴奋光芒更是浮动得厉害。

从一旁舀了一盆水往小胖子身上一泼,原本昏迷着的小胖子顿时一个激灵,猛的醒了过来,想坐起身,却在察觉到自己眼下的情况后脸色一变。

“这、这是干什么啊?”当目光看到站在一旁的那高瘦男子手中提着的大刀,刀刃锋利还泛着寒光,一看就是刚磨好的,顿时打了个冷颤,脸色也变得苍白。

“掌、掌柜?你、你想干、干什么?”

那高瘦的男子没去应他的话,只是用着一双粗糙的手在小胖子白白嫩嫩的肚皮上摸了摸,一边啧啧称赞:“这细皮嫩肉的真好,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说着,还拍了拍,手掌下的那种柔软带弹力的触感,让他眼底越发的兴奋。

相比他的兴奋,小胖子的脸色则变得苍白无血,惊恐的看着他,想挣扎着起身,手脚却扯不动,不禁吓得眼眶发红:“你、你知道我是谁不?你若杀了我,我家里人一定会杀了你的!”

“杀我?呵呵,没人会知道你是死在这里,更不会有人知道,你是怎么死的,你放声的大叫着,这大半夜的,不会有人出现在这里的,更不会有人能救得了你的。”他在小胖子的身上比划着大刀,似乎在考虑着,从哪里下刀比较合适。

“你不要杀我吧!我一身都是肥肉,而且我的皮也厚,很难杀的,呜呜……你把你的大刀拿开吧!别在我身上比划着……”威胁不成,小胖子连忙干嚎着求饶,只是,那高瘦的男子似乎没听见一般,依旧是着那大刀,看着似随时就要落刀一样,吓得小胖子额头冷汗直渗而出。

半撑起的头往周围一看,见到那被那美妇捆在床上的赵天磊,以及那倒在一旁地上的顾七,当看到顾七时,见她竟睁开眼睛冲他眨了眨眼,一看到她竟然没昏迷,当下惊喜得险些落下泪来,想也没想的便冲着顾七喊着:“顾姐姐救命啊!我还不想死啊!快救救我吧!”

听到他的话,顾七嘴角一抽,见那原本比划着大刀的高瘦男子忽的回头朝她看来,顾七瞬间跃起,从靴子中取出的匕首瞬间袭出,锋利刀尖直逼那高瘦男子的致命之处!

“咻!”

“呼!”

匕首划过的声音发出凌厉的一声气刃声,那高瘦男子手中的大刀挥出之时,空气中也发出呼的一声声响,两刀相碰,铿锵声清脆的传起。

后面的那三名男子见她终于出手了,激动得险些落下泪来。

那正等着赵天磊药发的美妇听到身后的动静,不悦的回头,似乎十分不喜自己的好事被人打扰,当美眸落在顾七的身上时,更是皱起了眉头:“怎么还没杀了她!竟让她醒了过来误事!”

那高瘦的男子是名金丹中期的修士,此时与顾七过了两招后,瞬间拉开了双方的位置,听到那美妇的声音后,便道:“不过是名炼气期的小修士罢了,能碍什么事?再说了,杀了再宰又有何乐趣?我比较喜欢看着他们临死时的恐惧与颤抖,那才让我浑身热血沸腾,兴奋难抑!”

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小小修士,还是一个女的,根本不成气候,虽不知她怎么会醒过来,但,就算醒过来又如何?他没有用捆仙索绑着她,就是觉得她没有那么大的威胁感,以他金丹中期的修为,随时随地都可以秒杀了她!

“赶紧杀了!不要打扰我的兴致!”那美妇显然也认为顾七对他们而言起不到什么威胁,也没去理会身后两人的战斗,毕竟一名炼气期的修士和一名金丹中期的修士交手,谁胜谁负?这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咻!”

两人的战斗,速度极快,顾七没有留手,而是招招狠厉,步步杀机!她浑身的气息也在杀意升起之时变得清冷而凌厉,身上弥漫而出的那股摄人威仪,震人心魄!

此时的她,与她闲散时判若两人,若非亲眼看见,估计也没人会相信,那个嘴角总是噙着一抺淡笑,一副云淡风清模样的清雅女子,动起手来,竟是凌厉而狠绝,杀意四溢,气势骇人!

那一边的赵天磊,在瞥见顾七骤变的凌厉气息后,眼中也浮现着震惊与愕然,只是,他此时情况比起他们谁而言都要不妙,浑身的血脉里像是有什么在滚动着一般,热气从血液而涌出,让他整个身体都滚烫起来,尤其是,下腹之处更有一处浊气往下冲着,让他脑门直充血,原本的冰山俊颜,下一刻涨得通红。

尤其是那个妖妇的一双手还在他的腹肌上游走着,挑拨着,让他忍无可忍之时,双腿猛然一收,奋力一踢:“滚!”瞬间的踢出,将那坐在床边的美妇整个人踢了下去。

“啊!”

那美妇没料到他竟会来这么一脚,一时不察整个人被踢落地上,跌得臀部生疼。然而,仅是惊呼一声的她并没有动怒,而是起身再度走回床边,这回却没坐下,而就是那样站着看着那在极力压制着药物的冷酷男人。

“哟!还有力气踢我啊?呵呵,等会你若还能这样生猛,我想我会很兴奋的。”她掩着唇娇笑着,美眸含春的看着那冰寒着一张脸的赵天磊。

而在那另一边,跟那名高瘦男子交手的顾七在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一分神,险些被那高瘦男子所伤,当下收起心神,在与他战斗之时,手中银针冷不防的袭出。

“嘶!”

避开了顾七手上匕首的攻击,但身体的某一处却似被什么扎了一下似的,让他倒抽了一口冷气,步伐也微退了几步,然而顾七却不放过他,而是加快了攻击。

但看她手中匕首的击出,诡异身法的变动,就已经让那名高瘦男子步步后退,他的筑基修士实力在战斗也中尽显了出来,她的招式不是这修仙界任何一个门派的功法,而是她上一世所学的必杀之技,招招直逼人致命之处,招招狠厉,若是退闪不及,那么下一刻,随时都有可能死在她的匕首之下!

“你不是炼气期的修士!”

那名高瘦男子被顾七手中的匕首划伤,肩膀上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刀痕,心头大惊的同时,皱着眉头直视着她,而她却不让他有停下手来的机会,再度步步逼紧!

“我的实力,杀你绰绰有余!”清冷的声音透着杀机,在看到他的脸色微变,额头之处渗出汗水之时,勾唇诡异一笑:“你再动,你体内的银针游走得就会更快,到时,直接穿破你的五脏六腑,那一刻便是你的死期!”

她的声音一落,那名高瘦男子身体一僵,猛然想起刚才身体似被什么扎了一下的感觉,脸色难看而可怕,目光死死的盯着顾七那诡异的神情:“你使阴招!”

“阴招?对付恶人,可不分什么阴招不阴招。”她勾着唇,诡异的笑着:“能杀敌,就是好招!”声音一落,趁着他僵硬着身体的那一瞬间,手中匕首被掌心之处的灵力气息一推,猛然飞射而出,如同闪电一般的飞射入了那高瘦男子的心脏之处!

“嗖!”

“嗯!”

匕首飞射刺入身体的声音,伴随着那高瘦男子的一声闷哼响起,他双目暴睁着,那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似乎想不明白,以他一个金丹中期的修士,怎么就会死在一个实力不如他的人手中,而这个人,还是一个女人!

那被绑着四肢躺在长桌板上的小胖子,目睹了两人交手的全部过程,他只知道两人的速度都极快,快得他看不清他们到底是怎么出手的,又是怎么防守的,只知道,待他看清时,那高瘦的中年男子心脏处就已经被刺了一把匕首,身体更是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死了?

他一脸的愕然,似乎无法回过神来,躺在那长桌板上,直到,一阵不知从哪吹来的风吹过他袒露在外的肚子时,才猛然回过神来。

听到身后的声响,那名美妇也瞬间回头,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一回头,顾七似乎是算准了,一枚银针当即飞射而出,咻的一声,精准的射入了她的眉心,从眉心穿透而过进入大脑没了踪影,只在那眉心之处,留下一点血红……

“嘶!”

她最后留在这世上的一声声响,只是那倒抽气的一记声音,她的目光大睁着,口中溢出了血,步伐微移了一步,终是砰的一声倒了下去。

银针入脑,又岂还能活命?

解决了这两人,顾荆轻松了口气,呢喃道:“累死我了。”弯腰拔出匕首,划过那绑着小胖子手脚的绳子,继而,站着没动,只是噙着一双带笑的眼睛看着赵天磊。

“赵师兄,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罪过,你现在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吧?”

可怜的赵天磊为了压制着体内的那股药性,此时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那俊脸上更是泛着一层诡异的红潮,目光逐渐的迷离着,他的拳头紧紧的拧着,目光紧盯着顾七,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着:“快、放、开、我!”

“去把他们解开。”她示意那翻身下桌板的小胖子,让他去解开那三人身上的绳索。

“哦。”莫秋生对她已经是从惧到敬,现在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移着脚步朝赵天磊那边走去,看着他脸上那诡异的红潮,她停落在离他三步之远的地方道:“赵师兄,看你现在的样子,似乎,不太好啊!这是中了那邪修的什么邪药?”

声音一落,她就听到他磨牙的声音,便报以一灿笑:“赵师兄,我这也是怕你兽性大发克制不住,再说了,你怎么能用这种目光看待我呢?我好歹也算救了你吧!若不然,这会,你定*于这个美妇人了。”她踢了踢脚下已经死去的美妇,目光落在她那妖娆性感的身段上。

“你看,赵师兄,她虽然是年纪大了些,不过这身材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要胸有胸,有臀有臀,这腰细得跟水蛇一般,走起路来更是摇曳生姿……”

她温声细语的点评着那美妇的身段,看着那赵天磊额头的汗珠如水般滴落,强忍着的克制似乎已经接近是顶峰,便也不再去逗他,而是轻笑一声,走上前,帮他把了一下脉。

不知是否药效的作用,当她一靠近,他体内的血液似乎更是沸腾起来,心底之处似有一个恶魔在咆哮着,似要冲破他的压制而冲出来,鼻息间闻着清清淡淡的女子体香,脸色涨得越发的红,意识也渐渐的有些模糊。

她的手指搭在他的脉博之上,那种冰冷的感觉让浑身滚烫的他忍不住舒服的哼了一声,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傻事,神识瞬间清醒,对上她清冷而戏谑的眸光时,更是如同一盆冷水迎头泼了下来,瞬间熄灭了他心头的火焰与燥动。

强忍着那股羞恼,恶声恶气的问:“你是不是有办法解了我身上的药?”一路上虽与她接触不多,但他也看出来了,她精于用药之道。

“嗯,有办法。”她收回手,点了点头,却没了下文,只是噙着一双带着笑意的清眸看着他。

见到她的神情,他一咬牙,道:“帮我解了体内的药,这次任务的灵珠我不收一颗,还答应日后帮你做一件事!”因药性的关系,他的声音变得低沉而暗哑,十足的魅惑气息,只不过,此时他盯着顾七的目光却是羞恼而愤恨,那语气中,更是有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气味。

“嗯,成交!”顾七点头,满意的一笑,回头对身后的几人道:“准备一个大桶,里面倒满冷水,搬到客栈外面去,快点!”

“喔!好好好。”几人应着,虽说身体没什么力气,但毕竟能站起身,也因终于不用面临着那恐惧的死亡,此时顾七的话一吩咐下来,他们就是相扶着也得强撑着去提水,只是却不明白,为何她要将水桶放到客栈外面去?

不消一会,冰水都备好了,莫秋生便迅速进来道:“顾姐姐,那水备好了,也已经放在客栈外面了。”

闻言,顾七点了下头,这才解开了赵天磊手脚上的绳子:“走,到外面去。”说着,自己便先一步走了出去。

后面的赵天磊深吸了口气,也顾不得此刻的狼狈便起身往外而,他的意识逐渐模糊着,若非有着非同常人的强大意志力,只怕自己也坚持不了这么久。

步伐微晃,身体越发的滚烫,他想去扯掉自己身上的衣物,却想到有顾七在那里,硬生生的忍住了,来到外面那桶冒着寒气的冰水面前,他顿了一下,皱着眉头僵硬着声音问:“为什么把这桶放这外面?”这露天的地方,竟让他在这外面泡着?成何体统!

“现在是半夜时间,这外面有寒风与寒气,可助你灭掉体内的燥火。”顾七倚在客栈的门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听到这话,赵天磊这才提步一迈跨了进去。确实,这外面夜间寒风呼啸,纵然他此时浑身滚烫,在那夜风吹来之时,也能感觉到寒意袭卷,让他整个人意识清醒了不少。

“把身上衣服都脱了。”顾七就站在水边盯着他,见他在听到她的话后猛然抬起头来,恶狠狠的盯着她时,她微微一笑:“你不会以为,那邪修的邪药,就泡着这冰水就能解决吧?”

那被救下的三人已经走到里面去休息,他们被关了数天,身体已经很虚弱了,再加是没吃东西,提了一回水后,累得直喘气,眼下已经是走不动了。

至于莫秋生,此时也跑去换衣服了,他身上的衣服先前被泼湿,此时那死亡的危机一过,便感到浑身的不舒服。

此时站在木桶前的,也就只有顾七一人,虽然她是倚站在客栈门边那里,但也是在那里直勾勾的盯着他看,虽说隔着木桶,可让他在顾七的面前不着寸缕的坐在这木桶中,还是会觉得浑身不自然,尤其是想到这样的场面之后,腹部的火气更是往下冲去,整个身体更是滚烫如铁。

见他紧抓着身上衣服不放,一脸戒备的盯着她,她眼中闪过一抺诡异的光芒,轻勾起唇角,露出一抺邪恶的笑意:“你在羞涩个什么?你浑身上下不是早已经被我看过了吗?没什么看头的,你也不用遮掩了。”

哎,她发现最近很喜欢打击人,尤其是打击这赵大冰块,看着他气结的模样,更是觉得心情舒畅,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赵大冰块也会有被刺激得脑筋断路的时候,就在她的话语一落下之后,他竟做出了一个让她傻眼的举动……

------题外话------

嘿嘿,看到美人们送的票票了,今天早上起来就看到满一千张,嗯,我也像中了药,瞬间热血沸腾,激情四射了,哈哈,这不,今天速度可观,早早就写好了,今晚逛街去,相信,我今天的更新美人们都会十分满意滴,有票的快砸过来,让我也再满意一下啊,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