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4 若有所思

她看了看那被树叶吹得摇晃着发出沙沙声的树叶,抬手将被吹向前的发丝别到耳后,就在这抬手之间,似有什么从她手中无声飘散而出,无色无味,让人无法察觉。

赵天磊站在他们身侧,手中长剑斜指地面,锋利的剑影折射而出,一身战意更是凛冽摄人,锐利而冰冷的目光仔细的在周围扫视了一圈,忽的,将目光落在某一处,手中灵力一运,长剑瞬间抬起,一道骇人的剑罡之气猛然袭出。

“咻!”

如同光影一般的剑罡之气瞬间袭出,朝那茂盛的树木中击去,剑罡之气所过之处,地面被划出深深的一道剑痕,被剑气所伤的树枝也纷纷被削落,也在那一刻,那道剑罡之气将击中一棵大树的同时,数抺身影飞身掠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四名灰衣人,看着四十几岁的年纪,却头发灰白,面色阴狠,浑身的气息弥漫而出,让顾七和赵天磊知道,这四人中有两名是筑基巅峰修士,两名是金丹期的修士。

为了一个莫家小公子,出动这四位实力非同一般的修士,看样子,是真的想置那小子于死地了。心下在想着,她瞥了身边的小胖子一眼,忽的一个转身上前,面对着他,冷不防的出手击了他的身体一下,他本能的张口喊了一声,也在那一瞬间,顾七手中药物弹进,直落入喉咙。

“啊?你给我吃什么?”莫秋生瞪着她,张开口想吐出来,却什么也没有。

“你等会就知道了。”她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瞥了那一旁的赵天磊一眼,这冰块,就让他跟着那些人一块中招好了。

赵天磊并不知顾七动的手脚,此时,他微拧着眉头,脸上带着凝重的看着前面的四人,心下暗自评估着他们的战斗力,继而,头也没回的问着身边的顾七:“你有把握对付一名筑基巅峰修士没?”

听着那冰冷的声音,顾七眨了眨眼睛,看着那前面的四人,又看了看他,语气中带着几分的惊讶:“啊?难道你自己能对付得了两名金丹修士和一名筑基巅峰修士?”

“我试着拖住他们,你看准时机就带着他先走。”他黑沉着脸回过头,目光冰冷冷的扫了顾七一眼,有些牙狠狠,这女人,战斗力没战斗力,竟敢抢着接下这任务!

闻言,顾七直接拉着那小胖子退后了几步,躲在了他的身后,扬起笑脸道:“赵师兄,那就看你的了。”她用的药虽能让他们浑身无力的失去战斗力,但毕竟这些人的实力比炼气期的要强,药效的发挥估计也要好一会。

赵天磊看着那顾七的笑脸,已经不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形容他此时心中那股想杀人的怒火,恶狠犯的扫了她一眼后,不待那几名灰衣人出手,直接便迎了上去。

黑色的身影飞掠而上,脚步在地上急走着,手中握着的长剑斜指地面,凌厉而摄人的剑罡之气咻咻而响,随着他灵力的涌动,战意的迸发,顾七惊讶的发现,这华山仙门弟子中的第一人,身法还真的非同一般,这身形的变幻就已经出乎她的意料,单单看这灵力的修为品阶,纵使这赵天磊不及对方几人,但这股战意与杀气就已经能令人侧目与惊讶。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既然非护着那个小子,那就别怪我们送你们上路!”

其中一名金丹修士阴沉着声音冷喝着,声音一落的同时,他扬起手来,示意了身边的三人出手,待那三人围上前攻击赵天磊时,他自己则将目光一扫,落在那顾七和她手中拉着的莫秋生身上,那看着他们的目光,阴沉而透着死气,就像在看着两个死人一样。

身形的一闪,灰色的身影瞬间掠出,他手中不用武器,直接朝顾七和莫秋生掠去。被顾七拉着的莫秋生一见那灰衣人杀气腾腾的冲他而来,顿时尖叫出声:“快跑啊!”拔腿就往后跑去,因体形的肥胖,纵使手被顾七的捆仙索绑着,他这拔腿的一跑,也将顾七拉退了好几步。

“该死!小胖子你给我站住!”顾七冷不防的被他那么一拉,脚步踉跄的倒退了几步,面色铁青的怒喝着,同时手中也用了些许灵力气息,将那小胖子往回拉了过来。

“你再敢乱跑我就废了你!”她恶狠狠的威胁着,目光阴森森的盯着他。

莫秋生被她这么一喝,没来由的心头一阵发寒,可就在这时,看到那灰衣人伸手朝她脖子扣去,似乎想要拧断她的脖子一样,不由的惊呼出声:“小心后面!”

自己应付三名灰衣人的赵天磊被他们两人那一惊一咋的声音吓得也悬着心吊着胆,冷不防的那么一声惊呼,他就忍不住的回头一看,可这一分神,就被对方的一记掌风削落了几根头发,若不是他闪避得快,只怕那一记凌厉的掌风便会划破他的喉咙,让他瞬间致命了!

情况的危急,让他的脸色变得黑沉而冰寒,如同覆上了一层冰霜一般,他紧紧的抿着唇,眼角在瞥见顾七两人险险的避开那名金丹修士的攻击时,心下微松了口气,然,手中的剑却是越使越快,一手挥剑的同时,另一手还凝聚起气流攻击向另一名灰衣人。

那一边,顾七并不与那金丹修士交手,只是拉着小胖子避开着他的攻击,同时在闪躲的时候随着衣袖的拂动,无色无味的药粉也随着弥漫而开,只是让她有些头疼的是,那小胖子一直在尖叫着,还偏偏四处乱窜,让她避得好不费劲。

“啊!吓死我了!我以为小命就不保了。”莫秋生在顾七的拉扯下避开了那金丹修士的攻击后,不由的直喘着气,原本细小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色也因被扯过来拉过去的而跑得有些泛红。

“闭上你的嘴!别吵!”

那名金丹修士从先前的轻蔑不屑渐渐的变得不耐烦,浑身的杀气越发的凌厉,似乎是对自己在这么多招里面不能取他们两人的性命而感到不满,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人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也就是东躲西藏的避开着他的攻击罢了。

“呼!”

掌风袭出带起一股凌厉的灵力暗劲,这一回,那金丹修士不攻击莫秋生,而是对准着顾七袭去,只要先解决了这个女子,那个小胖子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根本没有半点自保的能力!

他就不信,以他堂堂金丹修士的实力,还会取不了区区一名炼气期弟子怕性命!

然,他并不知道,顾七的实力是隐藏的,别说是一名金丹修士了,就是两名,以她的实力要杀两名金丹修士也是易如反掌,只不过,她已经动用了药,能在不费劲的情况下击败他们,又何必动用真本事?

更何况,不是还有那赵大冰块吗?凭什么就拉上他来平摊她的这五百灵珠呢?想想就觉得不平衡,再加上这赵大冰块一直跟她不对路,趁这机会让他身上挂些彩也能消消心中火气。

察觉到那金丹修士招式的狠厉,顾七的闪躲身法也加快了速度,眼见着一记拳风将击落,下一刻,她的身影却已经避到了另一边,只是,她的身法再快,但也有个碍事的小胖子跟着,尤其那小胖子还一直在给她捣乱。

“往这边!快往这边来!”莫秋生双手被捆,却是使着劲儿拉着顾七往另一边跑,想要避开那金丹修士的攻击,顾七被他这么一拉,原本能轻易避开他攻击的身影就有些显得狼狈,一不小心被扯,更是险些被那金丹修士击中。

看着那净在给她惹麻烦的小胖子,她深吸了口气,手中捆仙索收回,将那小胖子拉到身边来,同时冷声厉喝着:“你再乱跑我就推你出去挡!看你还要不要命!”

“他是金丹修士,我们不是对手啊!不跑难道傻站着被杀啊?啊!他又来了!”莫秋生惊呼一声,整个人迅速躲到顾七的身后,只是,顾七身形纤细,躲在她身后的莫秋生那圆滚滚的身体根本就藏不住,顾七脚步一移,他更是整个人就暴露了出来。

“这边来!”顾七拉着他避开那金丹修士的同时,往那赵天磊的方向奔去,见他在那两名筑基巅峰和一名金丹修士的攻击下,身上已经出现了好几个伤口,身上衣袍被划破,鲜血渗出,模样虽然还是那副冷酷的冰山模样,却已经显露出了几分的狼狈。

“赵师兄,你可要顶住啊!你若是倒下了,我们可就惨了!”她朝他大喊着,拉着身边的小胖子朝他奔去。

“别过来!”

赵天磊黑沉着脸,俊颜上覆着冰霜,看到那顾七竟拉着莫秋生往这边奔来时,那脸色更是难看得紧。他自己对付那三人就已经够呛了,若他们也来到这边,他何来能力再护住他们?尤其是,他们的身后还紧追着一名金丹修士,那名金丹修士追了他们两人那么久,还不能伤及半分,可见那怒火已经被徹底的勾了起来,现在奔过来,那无疑就是在找死!

“不过来不行,后面杀气腾腾,我们顶不住啊!”她边说着边跑着,脸上虽带着几分惊慌,但那双清眸中却尽是诡异与看好戏的光芒,然而,在看到他的身后那名筑基巅峰修士突然从衣袖中亮出袖箭,准备从后面来阴招时,清眸微闪,素手微转,一根银针从指间瞬间射出。

“嘶!啊!”

那名想用阴招的筑基修士只知道手突然间一阵剧痛,酸麻得用不上力气来,原本瞄准那赵天磊的袖箭更是躲偏了,朝他们自己人射去,那另一名的筑基巅峰修士没料到突然会有袖箭朝他射来,一时闪避不及手臂被射中了,不由的闷哼一声,低头一看时,脸色剧变。

“该死!解药快拿出来!”他欲奔上前,却被赵天磊拦下。

而那名放袖箭的灰衣人也愣了一下,也就在这一下,顾七忽的扯着小胖子往前一撞,重重的一推,让他肥胖的身体用力的撞向那名灰衣修士,将他撞倒的瞬间,手中再一扯,将那小胖子整个人扯过转了一个圈,见他跌坐在那人身上,便对他喊道:“快!打昏他!”

莫秋生只感觉脑袋在转动着,眼前的一切都是转动着的,连站也站不稳,身体在跌坐向地面的时间,才知道自己坐在了那灰衣人的背上,当听到顾七的指令传来,更是想也没想的抬起那被捆着的双手,重重的往那名修士脑袋上击去。

“砰!”

“嗯!”

一声重重的撞击声伴随着一声闷哼声传出,那还想着挣扎起身的灰衣人抬起的脑袋瞬间垂落了下去,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看样子,显然是昏死了过去。

“嘿嘿,知道小爷我厉害了吧?”小胖子见那人昏死过去,得意的咧嘴大笑着,抬起屁股再用力的往下一坐,连带的把两脚也翘了起来,嘴里还一边骂着:“压死你!看小爷我压死你!”

一旁的顾七看着那昏迷过去的修士被那小胖子坐得口中吐着白沫,不由的嘴角一抽,盯着那小胖子令人无法忽视的身材,不由的暗暗摇了摇头。这小子,还真是块活宝。

赵天磊朝他们两人看了一眼便移开了,手中挥动着的利剑拦下了那想要上前的三名修士,其中一人中了袖箭,剩下的两名金丹修士也不知怎么的,似乎越打越慢,让他觉得很是怪异。

那中了袖箭的修士脚步在微晃了一下后,嘴唇发黑的倒了下去,身体抽搐了几下后便没了气息,可见那袖箭的毒液非同一般。而那两名金丹修士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额头渗着汗水,似乎在极力压制着什么一样,攻击的杀伤力渐下,直到,终是撑不住了,迅速后退,想要逃离。

赵天磊的脸色也不太好,心中有着难以置信的震惊,到底是谁下的药?他怎么毫无所觉?感觉眼前景象越发模糊,身形微晃了一下,紧抿着的唇可见也在压制着那股不适,想要再出手,可终撑不过去的倒了下去。

“想逃?晚了。”

带着一丝冷笑的声音从顾七的口中传出,见赵天磊倒下,见那两名金丹修士想要逃离,白色的身影在那一刻飞闪而出,只见她手中寒光闪过,随着她身法的移动,身形掠过那两名金丹修士的身边,便见那两名金丹修士喉咙处渗出一道鲜血,身体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那坐在那名昏死过去的灰衣人背上的莫秋生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眼中有着惊骇,有着说不出的愕然,他没想到先前一直带着他四处闪躲的这个女人,竟然一出手就杀了那两名金丹修士……

想到她先前的威胁,此时只感觉心头一阵颤抖,魔鬼啊!明明长得美若天仙,却出手这般狠辣,一击毙命,她真的是那华山华门的弟子?

顾七来到他的面前,见他的脸色变幻莫测,便挑起眉头:“小胖子,想什么呢!”

小胖子……

莫秋生咬紧嘴唇,摇了摇头,心下纵是不满她口中对他的称呼,却不敢再开口驳她的话。细小的目光朝那倒在地上的赵天磊看去,问:“他怎么也倒下了?”语落,脑海中灵光一闪,想起了先前她给他吃下的东西,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定是你用了药!”

“还不傻嘛!”她瞅了他一眼,将捆仙索收回,道:“我就不绑着你了,不过,你路上若敢给我惹麻烦,敢逃跑,呵呵……”低低的诡异笑声笑得人心头发寒,就算她没说明逃跑的后果会如何,但看她的神情与听她的这笑声,也足以打消了莫秋生心下的小念头。

“我不逃不逃。”他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一样,面带惧意的看着她。就算他先前是有那个心思,可在看到她的手段后,那点小心思也被浇灭了。

“这样最好。”她露出了抺笑,将匕首擦拭干净后收回,再对他道:“去,把他们的空间戒指给我取下来。”自己则迈步走到赵天磊的身边,拿出解药塞入他的口中。

莫秋生将那几枚空间戒指递给她,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她,问:“你真的是华山仙门的弟子?你的修为很厉害吗?刚才你是用了什么药?怎么他们这么厉害都倒下了?你……”还想再问,却在见她扫来的眼神时闭上了嘴。

“他既然还没醒,就地休息会吧!”顾七说着,跃上了一棵树上,倚在上面休息着。

莫秋生不敢跑,只能呆在下面,又见赵天磊身上有好几道伤口,不由问:“那个,他不是跟你是同门的吗?你就这样放着他躺着不管?”

“死不了的。”她睨了那还没醒过来的赵天磊一眼,见他手指微动了下,似乎要醒来,便好整以暇的看着。

果然,不多时,原本昏迷着的赵天磊动了动手,忽的睁开了眼睛,整个人嗖的一声坐了起来,吓了旁边的莫秋生一跳:“你、你怎么突然弹起来啊!”他瞪着他,拍了拍被吓了一跳的胸口。

赵天磊皱着眉头,看着那死去的几名灰衣人,冰冷的目光一转,落在那树上的顾七身上,若有所思……

------题外话------

本月的票数是九百张,嗯,明天若能到到一千,我便加更,嘿嘿,求票求票!最后的几天了,急需票票啊,有票的妹纸别留着了哟,能否二更看你们的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