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2 任务!

看着他拿了那瓶药液便迅速离开,顾七愣了一下,继而一笑,拿着手中的那袋子灵珠,便往那小卖部走去,有了这些灵珠,暂时的问题是解决了。

跟在她身边的那名中年仙长在她买完东西后,便对她笑了笑说:“那个,顾师姐,以后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到这下面来找我,一般的杂物事我还是处理得了的。”

“嗯,今天多谢你了。”她笑着道谢着,点头示意后,便转身往青云山而去。

回到山上,她往那小厨房里看了看,见东西都差不多齐了,就是缺着食材,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也没见到那小丫,便喊了一声:“小丫?”

不见有人,便往屋前的桌边坐下,拿出空间里的那本阵法和结界的书在看着,想想给这青云峰用什么样的阵法好一点呢?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听到脚步声走来,抬眸看去,就见那小丫头抱着一些树枝回来了。

“小姐。”小丫一见到她,连忙唤了一声。

“嗯。”她应了一声,道:“你把树枝放小厨房去,再过来一下。”

“是。”不多时,把树枝放到小厨房的王小丫再度走了出来,来到她的面前:“小姐。”

顾七拿出五十颗灵珠装在袋子里递给她,交待着:“这里面是五十颗灵珠,你留着买食材,每天三餐都要煮,用完了跟我说,现在时间还早着,我让人等会送一些灵米上来,你去看看有没什么其他的吃食,买一些上来吧!”

“是。”小丫应了一声,这才往山下走去。

待她离开,顾七便也起身,走出了竹林,先到这山中各处走走,在一些地方随手布下了一些阵法,一些可以困住外来人的阵法,手中的阵旗随着运用着灵力气息插落在地上时,待阵法形成,那些阵旗便消失不见。

进入筑基之人都不太重口舌之欲,除了偶尔食用一些带灵气的食物之外,平时多数都是吃辟谷丸的,而一些没到筑基期的弟子,就算是想食用这些有灵力气息的食物,也花不起那个价钱,因此,食用的机会也少。

像顾七这种一日三餐都要吃东西的修仙者,在这仙门里面估计也就只有她一个。

在山中布着阵法的顾七见也近中午了,便回到竹林,路经她师傅的竹屋前时停下了脚步看了看,没见到他的人,想着他的修为也不知到了什么境界,估计也不会太想食用这些东西,便也作罢,自顾走回屋子。

“小姐,你回来啦?我已经做好饭了,你坐一会喝口茶,我再炒个菜就可以吃了。”小丫一见她回来,连忙为她泡了杯茶水放在桌上,又进小厨房里忙碌着。

顾七端起茶水轻抿了一口,朝小厨房里看了一眼,见她有模有样的在那里炒着菜,眼见还没好,便从空间中拿出书藉继续研究着。

当饭菜的香味飘散在这空气之中,将她肚子里的馋虫全勾了出来,她就是想定下心来看书也看不进,收起手中的书藉看去,见她已经将两个小菜端了上来。

“小姐,我就炒了一个菜和一个肉,还有一个汤。”她将那一菜一肉一汤端上来,放在桌上后退至一旁。

“这是什么菜?”顾七拿起筷子试了一口,味道还不错。

“这是灵菠菜,在山下买的,这一盘是腊灵肉,汤则是草灵菇肉沫汤。”

闻言,顾七先将桌上的菜都试了一遍,点了点头:“嗯,味道都不错。”见她还站在一旁,便道:“你也坐下一起吃吧!”哪知,她的话才落,小丫却是吓白了脸。

“不行的,我不能跟小姐同桌而食的,我是小姐的随侍,小姐不用理会我的。”她连忙说着,又后退了一步。

“没关系,反正这些我一个人也是吃不完的。”她笑了笑,倒不介意与她同桌而食。

“那也不行,我等会吃小姐吃剩下的就行了。”她家在俗世比不上别人的大家族,自是不能像这样吃着灵米灵肉之类的东西,就是吃剩下的饭菜,对她而言都已经是极好的了。

听到这话,顾七朝她看了一眼,见她垂低着头站在那里不过来,不由的轻叹一声:“你去里面再拿个盘子和碗来。”

“啊?哦。”她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她,而后又迅速往小厨房走去,拿出一个盘子和一个碗放在桌上,也不知她想做什么,直到,看到她将那些肉和菜分出一半来时,更是愕然的睁大了眼睛。

“小、小姐?”

“既然你不与我同桌而食,那以后你就自己留一些起来,不要等到我吃完,我吃不完的就倒了,别留着。”她分出一半的菜和肉,又倒了一碗汤出来给她,这才继续用饭。

自这一日起,这青云山上没人再下山,沐泽仙君的身影更是不曾看见,而顾七则在这青云山上到处设下了阵法,小丫则每日负责三餐和杂事,这样的日子,一恍便过了十天。

而这一天,正当顾七在竹林里布着最后的一个阵法时,就听到青云山的入口处传来的动静,停下手头上的事情往那边走去,见前方那片迷雾之中,似有人影走动,隐隐的还有一声声爆破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声的倒抽气的声音响起。

“谁在里面?”她挑了挑眉问着,有些好奇,这到底是哪个倒霉的弟子?难道没看见她在那进山的入口那里立下的牌子?怎么就直闯进来了?还被她的阵法困在里面?

若不是她所设的这些阵法没有杀伤力,只怕这人此时已经站不起来了。

“顾、顾师姐,是我,是我啊!”

那阵法中,*朦胧中传来的是那中年仙长的声音。听到那声音,顾七一愕,继而轻笑出声:“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没看见我那山门口处立的牌子?”话虽这般说着,却是走到另一边,在一处阵旗上拍了一下,下一刻,迷雾散去,那中年仙长狼狈的身影也出现在眼前。

明明只有七八米远的距离,可就在这七八米的中心点,他就一直走不出去,越绕越晕,还会触碰到地上的一些小地雷,虽说不致命,却也让他痛得直抽气。

阵法一开,他才走得出来,来到她的面前,也顾不得自己一身的狼狈,连忙赔着笑脸:“呵呵,顾师姐,这山上怎么都设下阵法了?前段时间我来时还没有叫!”

“这是我师傅给我布下的任务,下回若是上来,记得摇那山口处的铃,免得踩到什么阵法之类的出不来可就别怪我了。”她有声说着,再道:“说吧!怎么到这来了?有事?”

“是有事。”中年仙长连忙应着,道:“上回你不是说要是有好的任务就通知你吗?今天仙门里出了好几个难度极大的任务,我就想着来问问看顾师姐有没兴趣。”说着,他的声音一顿,又道:“只是,若是接任务的话,师姐用不用跟仙君说一声?”

“什么样的任务?任务值又是多少?”

“好像是护送一位小公子回去的任务,这任务若是完成的话有五百灵珠为报酬,还是挺不错的,只不过,这任务是指定了要亲传弟子才能接的,就算是精英弟子和内门弟子想接也接不到这个任务,所以我一见到这个任务,就急急赶过来跟你说了。”

“嗯,知道了,我等会会去看的,你先回去吧!”她说着,示意他离开。

“那好,我就先走了。”中年仙长连忙应着,这才迅速出了那个阵法,只是出了那阵法后,又不由的回头看了一眼,见原本没有迷雾的也不知怎么回事,突然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她在想了一会后,便也往山下而去,来到那任务栏那里,见到日期是三天为限,不由的低声呢喃着:“来回三天的时间?那倒是不远,只是,这护送的是一个人?”

想了下,便让那里的弟子取下那面任务牌子握在手中,问:“我接了这任务,这人呢?”

那名弟子看了看她腰间的玉牌,便笑道:“师姐,你往前面直走右拐,管事师叔在那里负责着,你这个任务是有规定的,要两个人完成,如果师姐要接下这个任务的话,到前面登记一下便可以了。”

“嗯,好。”她点了下头,按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不多时,来到一处小院落中,把任务牌子递上前去,说明了来意后,便见那管事喊着:“赵师弟?赵师弟你在哪?”

赵师弟?顾七愣了一下,朝周围看去,当看到那抺从树上跃下来的黑衣男子时,愣了一下:“是你?”

赵天磊一见到她,那脸色也变得异常的难看,迸射出怒火的目光紧盯着她,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迸出几个字:“又是你这个女人!真是阴魂不散!”

呃!

顾七愕然,盯着那目光喷火的赵天磊,看着他现在这副模样,再想到那天晚上他赤果着身体的模样,盯着他的目光就渐渐的变了,似乎,带着几分的打量,几分的诡异。

“赵师兄啊!真是有缘,哪都能碰见你啊!”收起初见他时的愕然,她轻笑着,嘴角带着几分笑意,那目光,似笑非笑而带着戏谑,怎么看,都是一副想使坏的表情。

赵天磊被她那诡异的目光盯着浑身直发寒,想到那日自己光着身体被她看了个光,火气就往上窜着,直奔头顶,俊脸黑沉的同时,那耳垂也泛着一股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红。

“哦?你们两人也是认识的?呵呵,也是,都是亲传弟子,能不认识吗?”那名中年修士并没察觉两人之间的波滔暗涌,便笑了笑,对他们道:“这正好,你们两接的是同一个任务,也是难度最高报酬最多的一个。”

看了两人一眼,那中年修士再道:“其他的任务最高的也就几十灵珠,而你们挑中的那个任务,灵珠报酬高达五百,就算是两个人分,也能分到二百五,插好的一个数字,你们两若是没意见,那就都过来答一下吧!”

“有意见。”

“我不与她组了!”

两人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传出,前者是顾七,后者则是赵天磊,两人话落,又相视了一眼,当顾七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厌恶时,不由挑了挑眉,心下有几分的好笑,忽的,唇角一勾,改变了主意。

“嗯,既然是跟赵师兄组队,我想,我是不会介意把报酬分一半给你的。”

赵天磊冷冷的扫了她一眼:“我不跟你一队!”

“那也好,你若不要的话,我自己完成这个任务便成,把任务牌给我。”她伸出手,一点挽留的意思也没有,对她来说,她一个人搞定这个任务,那些灵珠也自然归她所有,不用跟他分,多好。

“接这个任务?只怕你没本事。”赵天磊冷冷的哼了一声,冰冷的眼神扫了她一眼,压根就是看不起她一个初进仙门的新进弟子能有什么平事。

顾七不去看他,而是问那名中年修士:“师兄,这护送的是什么样的人?人又在哪里?我能先见见吗?”

“这个……”

那位修士迟疑了一下,这才道:“这要护送的是一位大家族的公子哥,他的性情有些古怪,而且也有人在追杀他,这位师妹,若是你想接下这任务,就得承担得住这任务的风险,他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到时你也能逃责难的,你可要想清楚了,至于见面,除非确定接下这个任务的人,要不然他不会愿意出来与你们见面的。”

闻言,顾七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来回三天的时间,距离也算太远,那我接下这个任务吧!我想即刻起程,师兄把那位小公子带出来吧”

一旁的赵天磊冷着一张脸道:“你没听见他是个麻烦?半路有人追杀?就凭你的实力与身手,如何保护得了他?又有什么资格胜任这个任务?”

听到他的话,顾七不气也不恼,而是用着一双清眸盯着他,忽的,诡异一笑:“师兄,古胴色的肌肤,很是性感啊!”

这话一出,赵天磊的脸色瞬间黑沉如锅底,拳头紧紧的拧着:“你这女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