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0 撞见冰山!

“顾七!”

轩辕鸿烈阴沉着脸,目光带着愤怒的看着她,感觉,他从头到尾都被她耍着玩。在云天国那时,她与他有婚约在身,可她所表现出来的无一不让人厌恶与唾弃,可渐渐的,他发现顾七根本就不是他眼中的那个样子。

她能引起轩辕睿泽的注意,能让那个如冰山一般的冷傲男子倾心,为她舍弃一切,把她捧在手心之上,他本想着轩辕睿泽就是捡了他不要的,却不想……

论容貌,她有着倾城绝色之颜,论气质,飘逸而绝尘,论气势,清冷中带着摄人气魄,论实力……

想到当初在云天国时,自己栽在她的手中,那股耻辱,那股愤怒,时至今日仍难以消散!这个女人,如今更是以着仙门新进弟子的身份来到这里,成为了这仙门第一人的沐泽仙君座下的亲传弟子,看着她,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愤怒与复杂,心头深处,似乎更是隐隐的夹带着一丝连他自己也不知为何浮起的期待。

她独自来到这里,是舍弃了轩辕睿泽?她来到这里,与他成为了同门师兄妹,岂不是能经常见到?

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清冷的气息,他心中浮现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她,曾经是他的未婚妻。然,当想到曾经两字,脸色却又阴沉下来,那盯着她的目光更是迸射出了怒火,尤其是见她竟视他若透明一样的从他的身边走过,连一个眼神也不曾给他时,心头一怒,当下伸手一拽。

“顾七你站住!”

然,他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她反扣住手中用力将他整个人甩了出去,那一幕,极快,快得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就连轩辕鸿烈自己也是一脸的惊愕,直到整个人被她甩出去摔在地上时,才猛然惊醒过来,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那目光,如同在盯着怪物一样震惊。

他虽然进仙门的时间不长,但他在修炼的速度上却不慢,以他如今的修为,顶多再过半年便可进入筑基期,就是仙门中的一些内门弟子也不是他的对手,可如今,竟这般容易的被她摔向地面?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里因是青云峰的山脚下,平时也没什么弟子在这一带走动,此时更是没人看到这一幕。

顾七神情淡漠的冷视着他,看着那被她甩出摔在地上的轩辕鸿烈,声音冰冷:“拦我的路,得看你有没那个资格!”声音一落,移步往前走去之时,脚下步伐又是一顿,回头,睨了他一眼:“下回若敢再对我出手,我直接废了你的手!”

“你!”

轩辕鸿烈气结,浑身阴沉的气息可怕得紧,那恨不得杀了她的目光看着那抺白色飘逸的身影转身潇洒离去,气得拧起拳头在地上狠狠的一锤。

“该死!”

转身潇洒离去的顾七并不理会那身后的人,轩辕鸿烈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跳粱小丑,根本无须放在眼里。在山下走着,却因不熟悉这里面的地方,转了半天也没找到那管理杂物的地方,便找了名弟子问了下。

“这位师兄,请问管理杂物的院落在哪里?”

那名腰间带着内门弟子玉牌的中年男子听了,停下脚步回头,见到是她,便有些迟疑的问:“你、你是沐泽仙君新收的座下亲传弟子?”

“正是。”她微微一笑,应了一声:“可否麻烦这位师兄带我去管事处?”

“哦,好好好,请随我来。”那名中年男子连忙应着,带着她往管事处走去。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带着她来到那管事处的院外,便对她说:“顾师妹,里面便是管事处了,有管事师兄在里面,你若有什么需要尽可跟管事师兄说,我说先走了。”

“好,多谢师兄了。”她笑着道谢着。

那名中年男子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这是我应该做的。”说着,看了她一眼后,便离开了。

顾七往那管事处走去,院中守门的弟子一见到她腰间玉牌,笑得跟朵花一样:“这位师姐,不知你有什么需要呢?”

“我要找名随侍。”她看了两名弟子一眼,缓声说着。

“随侍啊,师姐你等等,我去禀报一下管事师兄。”其中一名弟子说着,迅速往里面走去,而另外一名弟子则连忙请她入内稍坐。

不多时,一名白衣仙长走了出来,顾七一见,眉头微不可察的一挑,居然是这个在云天国便出现的中年仙长,当日考核也是他在那带领的,对他,她倒是不陌生。

“是你?”

那中年仙长一见是顾七,原本脸上的不耐瞬间变成惊吓,他是真的被吓到了,当日他带他们去树林考核时,他可不知道这个白衣女子就是云天国那个让他吓破胆的顾七姑奶奶,想先前她在那台上说出她的名字时,他才恍然想起,难怪总觉得她的身形那般熟悉,原来就是那个把他揍得心里留下阴影的姑奶奶啊!

一时间,原本迈出的脚步也迟疑着,有些不太敢靠近她,就连神色也变得恭敬起来:“你、你真的是顾七?顾小姐?”当初他所见的那张脸,难道是她易容的?想来也是,那样出色的女子,又怎么可能生得那般平凡呢!

顾七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如今我们是同门弟子,何来顾小姐一称?”她看了看这周围,道:“我想找名随侍,平时帮我打理杂事的,管事师兄可有什么好的人选?”

听到她的话,中年仙长也整了整心神,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后,这才道:“随侍可以找外门弟子,外门弟子一般都是灵根较差的,若是成为师……师姐的随侍,也是她们的福气。”妹字他不敢说出口,只能硬着头皮称她为师姐。

一旁的两名弟子听到管理师兄叫顾七师姐,一时间也是瞪了瞪眼,纵是心下感到新奇,却也是不敢说出什么来。

“那个、我带你去看看外门弟子,若有看中的便说一声,我明日就让她上青云峰去报到。”中年仙长说着,带着顾七往外门弟子所在的地方而去。

顾七跟着他来到外门所在的地方,也是是仙门的外门一带,外门弟子,非一般仙门大事不可进入内门,只除了他们在修炼上有出色的进展和表现,才能被提升为内门弟子,成为内门的一份子,若不然,只是外门弟子的话,也只能做着一些仙门的杂事。

因在仙门中有种灵米和灵药之类的事情,而这些事情,除了一些外门弟子之外,也有一些内门弟子在做,不过一些轻松一点的,任务值高点的事情,都被内门弟子们优先挑去,只剩下一些劳累任务值也低的事情留给外门弟子。

对于外门弟子而言,成为内门精英弟子们的随侍都比呆在外门好,就更不用说是成为亲传弟子的随侍了,那更是他们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中年仙长将顾七带到那外门,而后叫集了一些外门女弟子并排站好,那些女弟子们都不知这是要做什么,只看到在那中年仙长的身边,那名白衣着身的女子美若天仙让她们不由的看呆了眼,尤其当目光触及她腰间垂落着的那块亲传弟子的玉牌时,更是紧张的握紧了手。

这、这是不是今天沐泽仙君收的亲传弟子?她难道是来挑选随侍的?想到这,一个个女弟子心中兴奋又紧张,期待着自己能被挑中,尽想着可以将她们所有的美好都展现出来,因此,每一个人的眼睛都放泛着亮光,脸上都溢着笑容的看着那名仙子般的绝美女子。

“这位是沐泽仙君座下的亲传弟子,是来挑选随侍的,等会挑中的自动走出来。”中年仙长的声音听在那些外门弟子的耳中,如天天籁,一个个都虽欣喜,却也不敢出格,皆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顾七走上前,目光在眼前约莫五十名女子中掠过,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后,便从中选出十人,其余的示意退下,看着面前的十名女弟子,她问:“你们当中,可有擅长厨艺?”

一听这话,十名女子皆是一怔,其中有几人摇了摇头,另有几人说略懂一点,只有一名身形圆乎乎的女弟子看了看顾七,而后小心翼翼的道:“我会厨艺,我家在俗世里是开饭店的,我跟我爹爹学了一身的厨艺。”

闻言,顾七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见这女弟子目光不闪不移,眉目清明,神识一扫,修为是炼气一阶,便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

“我叫王小丫。”

“嗯,那就你了。”她说着,看向一旁的中年仙长:“就她吧!”

“好,剩下的我会安排的。”中年仙长说着,看了那因顾七的话而一脸欣喜的王小丫一眼,便想着送顾七离开。

“不用送我,我认得路,你再给我备一些厨具之类的东西,明日让人一同送上山便好。”她说着,便转身离开。

看着顾七离开,那中年仙长便对那王小丫道:“你跟着来,其他人该干什么的就干什么,别围着。”

往回走去的顾七在仙门中走着,想着现在回青云峰也没什么事情做,便先熟悉一下这里面的环境,虽然天色渐暗,不过在这里面每隔一段路都有灯光照明,也有不少的弟子在外面走动着,倒也不至于冷清。

在仙门中转了转,不认识的路有着弟子指引,倒也不会迷路,只是,随着天色的渐暗,弟子们也都各自回到院落中休息,她却在不经意间走到了一处先前没走过的地方,而且在那里转了转,还一直没能走出来。

停下脚步想了想,又抬头看了看月色,才知道,她是不小心进了人家设下的阵法中了,也难怪,她刚才在想着事情,也没注意着脚下的路,连误入阵法也不知道。

好在,她对阵法也研究了一段时间了,此时知道自己是误入阵法,自是静下心来,注意着这周围的布阵之法,很快的便找到了出路,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走出那阵法后却听见有水流的声音,因在夜色中,更是显得清晰可见。

带着几分好奇,她顺着那声音走去,越走越进,当看到那处在假山当中的温泉时,整个人愣了一下,因为,看到那温泉那里的一名男子正站着拭擦着身上的水迹,赤果着的身体结实而充满暴发力,浑身的线条在月光下十分清晰,那结实的背部,细腰窄臀,修为而扎实的双腿,她竟是一时间有些没反应过来,就这么盯着。

“谁!”

冷冽的声音传出的同时,那名原本背对着她站着拭着身上水珠的男人冷不防的回过身来,这一回身,更是让他整个身体暴露在顾七的目光之下。

顾七傻眼,这是什么情况?

那男人回身的同时,看到竟是她,猛的想到自己此时正赤果着身体,瞬间身体一僵,脸色黑沉,耳垂却如充血一般的烫热得紧,他迅速取过衣服围在腰间,遮拦着那已经被看光的身体,恼怒成羞的怒视着顾七,咬牙切齿的冰冷声音从口中传出:“又是你这个女人!你到底在做什么?偷窥我沐浴?该死!不知羞耻!”

想到自己竟被这个女人看光,他心里就直冒火焰,羞愤不已,恨不得当下就掐死这个女人!明明他已经设下阵法,谁知这个女人竟还能跑进来?跑来偷窥他沐浴?真是该死!

其实,顾七很是无辜,她也没想到进来后会看到这样春光无限的一幕,她刚才进来时看到他,也是没料到这里面的人竟就那样赤果着身体站在那里,一时间也没能反应过来,才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但她纯粹就是带着欣赏的目光在看着,看着那男人结实的身段,心下可没什么别的想法,可谁知这人冷不防的就一个转身,这可好了,连那不应该露点的地方都露了,她这会看了不该看的,也不知明天会不会长眼针。

再看那人,竟是那个冰块,这回可好了,看他的目光是恨不得想掐死她,她更是想掐死他好不好,大晚上的泡温泉就泡温泉,还那样风骚的站在边上拭着水珠,闷骚男一个。

------题外话------

呵呵,今晚看何以……然后,码字晚了,囧,只有四千,汗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