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9 拜师!

顾七淡笑不语,只是静静的等着,既然沐泽仙君说的只要她来到最后一关就会收她为徒,那今天就一定会出现。

然而,她的沉默看在众人的眼里却又是另一番的意味,后面的那些精英弟子和内门弟子都在暗自嗤笑她的不自量力。想仙门中那么多出色的弟子也没能让沐泽仙君收为座下弟子,她一个新进弟子又有何能耐能让沐圣仙君看重?

上面的众位峰主想收她为徒,她竟还不要,妄想着那沐泽仙君,看来,到最后怕是不会再有峰主会愿意收她,毕竟,先前她若应下那是一回事,如今她说了她是为拜沐泽仙君而来,若沐泽仙君不收,再轮到那上面的那些峰主?试问,他们又怎么可能再收下她?

门主看着下方静立着的顾七,见她姿态清傲,一身白衣难掩清骨,眉宇间,自信飞扬的神采很是吸引人的目光,他微微一笑,睿智的目光中浮上一丝笑意:“既然如此,那便去青云峰请沐泽仙君。”

“不用了,本君已经来了。”

就在门主的声音落下之时,天空中便传来了一声清淡如竹又带着几分温和的声音,众人听到那声音时,微微一愣,不由的抬头顺着那声音望去。

只见,从一处山峰之上御剑而来的一抺白色的身影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一身宽大的衣袍,身姿修长而飘逸,站在那飞剑之上,衣袂轻拂,墨发在风中轻扬,周身的气息宛若不沾人间烟火的谪仙,飘逸而绝尘,清华而尊贵,令人望之生畏,心中顿生敬意。

然,这样的一个人,他们却看不清他的面容,他的容颜似在云雾之中,朦胧中带着神秘,沐泽仙君,华山仙门的一个传奇,座下没有一名弟子,往年也不曾参加这样的场面,如今,却为了那名新进弟子来到这里,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此时,下面的众名弟子们心下百感顿生,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前方静立着的白衣女子看去,真的不知她到底有什么值得众位峰主争夺,又能得沐泽仙君出面。

前方站着的顾七望着那抺御剑而来的身影,眸中光彩浮动,清眸深处有着少见的敬佩之意,沐泽仙君,一位修仙地域上的传奇人物,实力深不可测,为众修之首!

将来,她也会像他一样,在这修仙地域拥有令人侧目的实力与地位!她会一步步的走向高处,站在巅峰!成为一方至尊强者!

“真的是沐泽仙君?”

众位峰主也有着短暂的愕然,显然也是没料到,沐泽仙君真的会因为这名新进弟子而出现在这里,一时间,众人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下方的那名白衣女子。

一袭白色衣袍从飞剑上走落,一步步迈向台上的沐泽仙君缓步而来,宽大衣袖随着他的走动似装进了清风,看不清他的神情,但似乎能够想象得到,他此时脸上所带的清淡笑容。

众人看着他的目光,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灼热与敬仰,身为仙门的弟子,沐泽仙君是他们所仰望的存在,是他们在修仙道路上的一颗引导的耀眼星辰,他们都想有朝一日能在修仙的大道上能有他那样的高度,祈盼着有朝一日,他们会成为另一个沐泽仙君!

并不知众人心中所想的沐泽仙君缓步来到门主的面前,微微拱手行了一礼:“沐泽拜见门主。”

“呵呵,沐泽啊,你来啦!”门主抚着胡子,严肃的面容露出一抺笑意来。

沐泽仙君淡淡一笑,清淡如霜的目光一转,落在下方那抺白色身影之上。

而这时,众位峰主也起身,不约而同的朝他行了一礼:“拜见沐泽仙君。”众位峰主的一礼,让整个仙门的弟子们看向沐泽仙君的目光更是闪亮。

太厉害了!仙门的传奇人物沐泽仙君,就连众位峰主见了都要向他行礼。

其实,他们知道,这只是众位峰主之间的一个礼数,并不是说谁就尊,谁就卑,在仙门这里峰主们的地位都是一样的,然,在众位峰主的心目中,沐泽仙君不仅是仙门弟子敬仰的对象,也是他们敬重的道友。

“各位真君多礼了。”沐泽仙君微微伸手一托,那一个个拱手行礼的峰主们,竟是一个也无法再行礼,而是被一股雄厚的灵力暗劲托了起来,站直了身体。

这让众位峰主心下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感慨,俗话说人不能比人,这一比,高低立现啊!想他们修行多年,却不敌他沐泽一人,他的这种修炼的逆天天赋,真的是举世少见。

“沐泽仙君,你莫非真是为那小丫头而来?”宁阳真君开口问着,语气中有着一丝的不太确定。不轻易收徒的他,真的会收那名小丫头为徒?真的是为她而出现在这里的?

听到他的话,再看众位真君的目光,沐泽仙君清淡的如霜的声音带着一丝温和的传出:“不错,我有言在先,只要她能闯过仙门的考核,来到这最后,我便收她为徒。”

此言一出,整个仙门的弟子们哗然一声,眼中满满的尽是不敢置信。沐泽仙君竟真的要收那白衣女子为徒!一时间,众名弟子羡慕的目光都落在那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之上。

“仙君与这小丫头认识?”一名峰主听了眼中也浮现了诧异,听他的话,似乎以前就认识的?

“我与她有缘,在此之前,曾见过几面。”沐泽仙君淡笑着,清淡而平和的目光看着下方的顾七,缓声道:“还站着做什么?上来行拜师礼。”

下方,顾七眸光直视着他,绝美的脸上露出一抺柔和的笑意,应了声是后,她微提裙摆,缓步,一步步的走向那面前的百阶阶梯,在整个仙门众人的见证下,一步步的走上去。

众名仙门弟子眼中的那名女子,身穿白色衣裙,如瀑布般的墨发垂落在身后,发上仅有一根白玉簪子作为点缀,虽一身素净,却透着清雅,除了在前面的一些精英弟子在先前见过她的容颜之外,后面的仙门弟子们无一看见她的容颜,只看到她那飘逸绝尘的清贵身影。

单单看着这样一个清雅出尘的身影,众人却又觉得,她看着与沐泽仙君倒有几分气息上的相似,能让众位峰主争着想收她为座下弟子,想来,她也有着资格可以成为沐泽仙君的座下弟子。

站在宁阳真君身边的赵天磊冷冽的目光浮现了一丝少见的复杂,看着那抺从下方走上来的白色身影,就是想不明白,这样的一个女子,有什么能让众位峰主争着想收她为座下弟子?又有什么能耐让沐泽仙君出面,为她而来?

而那站在另一位峰主身后的轩辕鸿烈,此时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目光也浮现着几分复杂难懂的光芒,他想的没那么多,他想的只是觉得,为何这个白衣女子,除了那张容颜与顾七那个女人不一样之外,无论是周身的气息,还是那身形,还是那说话的声音,又或者是那眼中的自信与清傲,都与记忆中那个可恶的女人那般相像?

上方,众位峰主都归位坐着,门主也坐到了一旁,只不过在门主的旁边再加了一个座位,那是沐泽仙君的位置,此时,他便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清淡平和的目光看着那正一步步朝他走来的白衣女子。

百阶的阶梯,在众人的眼中却像好长,感觉那抺白色的身影在那里走了好久,目光不由的移着她的走动而移动,直到,她到了那上面。

顾七没有去看别人,她的目光只落在那抺端坐着的白色身影身上,她缓步上前,来到他的面前两步的距离停下脚步,看着他,接过一旁候着的弟子手中所端的茶,露出一抺笑容,弯身却没下跪:“徒儿顾七,拜见师傅,师傅,请喝茶。”

她的声音清缓而带着恭敬的传出,那一刹间,轩辕鸿烈浑身一震,目露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脑海中回荡着她刚所才说的话:徒弟顾七?顾七?她竟然真的是顾七!

然,相比于轩辕鸿烈震惊于顾七的身份,其他的众人却是震惊于她的拜师礼,居然也只是那样弯腰奉茶,她难道连拜师礼所需行的跪拜大礼也想省了?想到这,再想到她先前所说的话,众位峰主不由的嘴角一抽,有些同情的看着沐泽仙君。

只不过,沐泽仙君却是很淡定的接过她双手端上来的茶水,轻抿了一口后,便放至一旁,从空间中取出一物递给她:“这是为师给你的拜师礼。”

顾七面上带笑,恭敬的接过:“是,多谢师傅。”接过那琴,见琴声如白玉般晶莹剔透,在这琴上,刻有类似凤凰的图案,入手冰凉中透着温润的质感,只是一眼,便觉得甚是喜欢。

“嘶!那不是凤尾七弦琴?”一名峰主惊讶的发出现,顾七手中的那物竟是兵器榜上排名第六的凤尾七弦琴!没想到,这件宝贝竟是在沐泽仙君的手中,而且,如今还被他赠送给了他这新收的弟子为拜师礼。

凤尾七弦琴?

顾七心下微怔,看着手中的琴,她倒没听说过,只不过,这琴只是一眼,她便觉得很是喜欢,本以为只是价价值不菲的宝贝,不过看那位峰主震惊的神情,显然,她手中的这把琴还大有来头。

“仙君,这小丫头连跪下行拜师礼也没有,你就这样收她为徒了?”一名峰主有些诧异的说着,看着这对诡异的师徒,觉得他是不是对这小丫头太过纵容了?怎么连拜师下跪之礼也能省了?

听到这话,沐泽仙君淡淡一笑:“我若看中要收她为徒,又何须在意那一节虚礼?更何况,我这顽徒先前也说了,她这膝盖上不跪天下不跪地,我自认未能与天地同齐,又何能承她一跪之礼?”

这话一出,众人语哽,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纷纷沉默了下来。

“呵呵,好了,今日难得沐泽终于也有了座下弟子,这是大喜事一桩,新进弟子一事,到这里也差不多了,剩下的九名新进弟子若各峰峰主无中意的,便先做内门弟子安排吧!都散了吧!”主位上的门主发话了,低沉而威严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随着他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那下方的从名弟子们也在恭敬的向上方行了一礼后,各自散去。

“门主,那我便带她回峰了。”沐泽仙君看着门主说着。

“好,去吧!”门主面带笑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离去。

当下,沐泽仙君唤出飞剑,踏上飞剑的同时,对顾七说道:“上来吧!”

“是。”顾七应了一声,脚尖一点,轻身跃上了他所站着的飞剑,怀中抱着那凤尾七弦琴,跟着他掠过天空,往那如若置身云雾中的山峰而去。

看着他们师徒二人离开,那还未散去的几位峰主却是心下感慨,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师傅,外加一个清傲狂妄的徒儿,这青云峰,真是,非常人,非常地。

他们忽的心生期待,日后这沐泽仙君的徒儿顾七,会在这仙门怎样打响她的名声?要知道,有那样强大的一个师傅,若是她太过无用,太过平凡,连带着她的师傅沐泽仙君也会跟着被她连累。

但,他们又觉得,有那样心胸的女子,能说出那种狂妄话语又充满自信的女子,她的将来,应该是极其出色的。

众位峰主和门主相继离去,一些亲传弟子却停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看着青云峰的方向,似乎是想不明白,为何沐泽仙君会收那个狂妄的女子为徒?

赵天磊扫了在低声议论着的众名亲传弟子一眼后,便也跟着离去。

而轩辕鸿烈则敛着眼眸,掩去了那眼底掀起的惊涛骇浪,至今,他的脑海中仍在回荡着她的话,顾七!竟然真的是顾七!她到底是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她不是不能修炼吗?又怎么会、怎么会以着这般强势的姿态进入仙门,成为沐泽仙君的亲传弟子?

另一边,跟着她师傅来到青云峰的顾七有着一丝兴奋的看着这新环境,入眼所见,飘渺如置云巅,周围青山绿林,山峰环绕,在这山上除了上山口处的那处茅屋之外,后面的地方中有一处竹林,在那竹林当中,有着两处竹屋,相隔着约有百米的距离,中间有着竹子遮拦,看得不太真切。

沐泽仙君带着她熟悉着这青云峰一带的环境后,便带着她来到一处竹屋前:“前面走过的那一处是为师的往处,这一间是空着的,以后你便住在这里吧!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便到山下让管理杂物的弟子去为你准备。”

“好。”她应了一声,看着这新环境,甚是喜欢,在这里,空气中都有着淡淡的清新竹叶气息,而且这里面很清幽,不过,似乎除了他们师徒两人便不见有其他人。

想到这,她看向他,问:“师傅,我们这青云峰只有两人?”

“为师一惯于清修,不喜人多打扰,并无随侍弟子,你若有需要,便到山下去挑选两名外门弟子做为你的随侍弟子,为你打理杂事。”他说着,看了看天色,又道:“你自行熟悉一下环境吧!为师要回去静修了,平日里若无事,不要去打扰我。”说话的同时,将一块亲传弟子的玉牌递给她,便转身就离开了。

顾七看了看那身份玉牌,知道这是这仙门弟子一个身份的证明,便将之系在腰间,往她的那处竹屋走去,来到那里,见外面摆有一处石桌和圆石椅,走上竹阶,来到那屋子前面,推开那竹门,见里面生活所需的物品皆有,而且看样子还是已经打扫过的了,桌椅架子之上,皆无灰尘。

“这环境真不错。”她轻喃了一声,将怀中的那琴放在桌上,细细的看着,仍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听先前那位峰主说是凤尾七弦琴,待她找时间查查这凤尾七弦琴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

于是,便先将这琴收入空间,先自己在这青云峰中四处走走,虽然先前她师傅已经带她走了一回了,不过也没细看,此时初到这里,自然要先好好的看看这里的一切,熟悉之后再想修炼之事也不迟。

而她的这一晃,就从早上晃到了傍晚,想到应该找名随侍来给她处理杂事,便往那青云峰的下山口走去,据她所说,在这仙门中御剑飞行可不是谁都可以的,能在仙门内御剑飞行的至少得是金丹期的修士,而她,先前是沾了她师傅的光被带着免于爬山,这会,则得老老实实的走下山去,再走上来。

想到随侍,她就想到碧儿,习惯了碧儿在身边处理着杂事,如今没了她在身边,若是在外行走还不怎么觉得,一旦安顿下来,就会觉得很不习惯。

不过,想到她能在那太乙宗门中修炼,这对她来说也是极好的事,想到她说待她下山之时,又要回到她身边当婢女,她就忍不住的轻笑。

走动中,动用了云踪步,来到山下的时间倒也不算久,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一到山下便碰上了不想见的人。

------题外话------

看到美人们送的票了,本打算今天多更点的。囧,今天被抓去大清扫了,没忙得过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