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8 我为他而来!

阴阳不调!

赵天磊的脸色瞬间黑如锅底,那一字剑眉眉头狠狠的跳了跳,紧抿着的唇似在压抑着那因她的话而涌上胸口的怒火,凌厉而冷冽的目光盯着她,却见她跟没事人一样,仿佛没察觉到他此时的怒火。

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呼出,想到自己竟一介小小女子气得心火起伏,不由的眸光微闪,他不再去看她,而是对着周围众人喝着:“都围着做什么?还不散去!”

顾七耸了耸肩,拿着她手里的饭也没去看那阴晴不定的两人,自顾的往院落中走去。

轩辕鸿烈不再开口,却是紧盯着她离去的背影,越看越觉得她的背影是那样的熟悉,莫名的,将她的背影与记忆中那个该死的女人重叠。

惊觉心头那不可思议的想法,他暗自摇了摇头,怎么可能?那个女人如今在云天国中,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何况,她可是一无法修炼的凡人,就算有着那些刁钻而古怪的招式,也不可来到这修仙者的地域,更不可能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与他同处一个仙门。

“轩辕师弟,你进仙门也有一段时间了,应该知道,身为亲传弟子更要注意自身的行为,不要总是做出一些让人在背后诟病的事情。”赵天磊冷冷的说着,声音一落便转身离开。

听到他的话,轩辕鸿烈回过神来,看着他已经离去的身影,又敛下了眼眸,而这一回,是直接往他所在的山峰而去。赵天磊,华山仙门弟子中被誉为第一人的俊杰,除了已经达到筑基巅峰的修为之外,更是掌握了一身的精湛出色的攻击招式和法诀,而他本人更是一个冷酷而刚正的人,身为亲传弟子的同时,更是被任命为刑责堂的执法弟子,在这仙门中的影响力自是非同一般。

他来到这仙门这么久,如今的的品阶也才炼气七段,起步虽晚,但他的进步却比别人要快,因此,他很相信,假以时日这仙门弟子中的第一人,一定会是他!

阴鸷的眼中闪过一抺坚决的神采,暗暗的拧紧拳头,大步的迈着脚步离开了这里。

次日清晨,仙门的钟声响起三声,整个仙门的弟子都聚集到了广场上,在那里,最前面站着的则是仙门中的精英弟子,后面是内门弟子,再后门,则是外门弟子。

而在那些精英弟子的前面,是约莫百阶的阶梯,阶梯之上是一个平台,上面坐着各峰的峰主,各峰的峰主身后站着的则是他们的亲传弟子,正中间处,则是这华山仙门的门主。

一身白色衣袍着身,一副仙风道骨,须发银白的老者抚着胡子看着那下方的众多仙门弟子,蕴含着雄厚灵力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出,如同夹带着闷雷声的重响,回荡在这片天空之中,清晰的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

“今天是新进仙门弟子的归峰之日,自十年前起,我们华山仙门每一年招收的弟子便只有十个名额,但凡能进到我们仙门的都是姣姣之辈,都是明日修仙界将崛起的新星!”

台上老者低沉而威严的声音一顿,蕴含着强大威压的目光掠过下方的众人,继续道:“每一个进入仙门的弟子,都必须在现下仙门弟子以及各峰主的见证下入门,而我华山仙门的弟子也应该时刻谨记着仙门门规,纵使是他日出了仙门,也依旧是我华山仙门走出去的弟子,若是在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我华山仙门第一个诛之!”

那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回荡在天空的同时,也在众人的心头震动着,华山仙门修仙地域第一仙门是有原因的,因为仙门的强大,也因为仙门的严厉与刚正,只要是华山仙门的弟子在外做出什么激起各方震怒的事情,不用其他仙门出手,华山仙门就必须先惩处。

然,纵使门规森严,依旧是有着无数的人想要挤进华山仙门,想要成为这华山仙门的弟子。

顾七与另外的九人站在一侧,听着那上方仙门门主威严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清眸微闪了一下,却没抬头,只是静静的听着。

“下面,新进门的十名弟子走到中间来。”

当那门主威严的声音落下后,那原本站在一旁的十人便缓步走上前,来到那精英弟子的前面:“弟子拜见门主,各位峰主。”整齐而恭敬的声音一落下,那一名名新进的弟子便跪拜了下去。

然,却有一人例外。

那一抺静立在那里的白色身影,清傲而绝俗。她静静的站在那九名跪下的弟子中间,显得异常的显眼,几乎是在那九名弟子下跪行礼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那上方的各位峰主沉着脸看着那抺没有行礼的白衣女子,脸上的不悦之色没人掩饰,只有一人面带兴致,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此人,便是赵天磊的师傅宁阳真君。

而站在他师傅后面的赵天磊则冷着那常年冰山一样的脸,微皱着眉看着那抺站着没行礼的女子。

站在另一位峰主身后的轩辕鸿烈看着那没有跪下行礼的女子,目光也微沉,越看,越觉得像那个女人。

精英弟子们和内门弟子们,因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没有下跪行礼,而在窃窃私语的议论着,目光带着打量的看着那个只给了他们一个飘逸背影的女子。

那九名跪下行礼的弟子心下更是有些看好戏的意味,想着她若是惹怒了上面的人,最后直接赶出仙门最好。

抚着白花花胡子的门主并没有急着说话,只是用着一双睿智的眼眸看着那下方清冷而傲然的女子,似乎,在等待着她接下来的举动。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之时,顾七这才拱手向上面的人行了一礼:“弟子见过门主,各位峰主。”她,没有用女子的礼节,而是用拱手一礼,豪气中带着洒脱,有着不拘一格的气魄,倒是让那上面的各位峰主眼中浮现一抺诧异。

“他们都行了跪拜之礼,你为何只是拱手一礼?”门主抚着胡子,缓慢的声音带着威严,目光锐利的注视着下面的白衣女子,却见她,那脸上不见丝毫慌乱与胆怯之意,不亢不卑,目光平静的直视着他。

呵呵,这么多年,还不曾见过哪个新进仙门的弟子有这个胆量敢直视他的眼睛,这名女弟子倒是不一般。

顾七看着上面的老者,神色不亢不卑,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灵力气息清晰的从口中传出,那声音,带着一股狂妄,一股清傲,以及一股浑天而成的霸气:“我的膝盖,上不跪天,下不跪地,更何况,上面所坐之人,无一是我师傅,我又何须行跪拜大礼。”

她的声音狂妄而冷清,霸气而清傲,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让众人心头一震的同时,更多的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竟有这般狂妄的女子存在。

难道,他们在座之人,还担不起她的跪拜之礼不成?真是岂有此理!

然,众人心头不悦的同时,却又不由的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打量着,这样一个女子,拥有这样的心性,自然是不差的,她狂傲必有她狂傲的资本,那么,她,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又有着怎样让人侧目的本领?

一双双蕴含睿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一位位的峰主都在打量着她,那是一种认真而专注的神情,那神情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好奇。

但见她,白色衣裙飘飘,静立宛若云中仙子,且不说她容颜如何,就是她那通身的清雅绝俗的气息,就已经让人眼前一亮,在他们的打量之下,竟还能那样的淡然而平静,落落大方中隐隐带着一股尊华的气息,哪怕她身后站着的是无数出色的精英弟子,她无需做什么,只是静静的站着,也能让人第一时间注意到她。

“小丫头,我是玉阳峰的宁阳真君,你可愿拜本君为师?”赵天磊的师傅宁阳真君笑看着下方的顾七,第一个出口询问着,在他想来,他收她为亲传弟子,她没有拒绝的理由。

对于宁阳真君的开口,另外的几位峰主十分诧异,纵使他们也承认那下方所站的女子十分优秀出众,但从她刚才一番话所看,也是一个心性极高的女子,若不稍加打压一下,只怕这等性子将来会惹出祸来,然,他们却没想到,这往年也没开口提要收亲传弟子的宁阳真君竟会直接开口询问,真真是出乎他们的意外。

华山仙门中但凡实力达到金丹以上的修士,心性都不会差到哪去,他们身为众仙门之首的华山仙峰主,品性品德都是很出众的,虽然心下对于那下方的白衣女子没有行跪拜之礼而有些不悦,但她所言的狂傲也让他们看出了她的非同一般,因此,在见宁阳真君开口要收她为徒时,另外的几人也跟着开口。

“小丫头,本君仍……”

听着另外向位峰主也开口要人,那宁阳真君眉头微跳,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怎么也跟着抢人了?这小丫头是我先看上的,你们几个跟着凑什么热闹?呐呐呐,那里还有九个,去挑,别跟我抢这小丫头。”

“呵呵,宁阳师兄,你不是说不打算收亲传弟子了吗?怎么又想着收了?”坐在宁阳真君旁边的一位峰主笑看了他身侧的赵天磊一眼,道:“这仙门最出色的弟子是你座下大弟子,还有另外两个在外历炼未归的也是每年在仙门比试中名列前茅的杰出弟子,今日这个小丫头,你就不要跟我争了,让与我算了吧!”

“哈哈哈,那可不行,这小丫头从她进仙门考核我就注意上了,确实是个好苗子啊!再说,刚才她的这番话说得太合我心了,我这算起来也好些年没收过亲传弟子了,这个你们可不能跟我争啊。”那宁阳真人大笑着,脸上神情很是愉悦,仿佛那下方所站的白衣女子必定会归到他的峰下成为他的座下弟子一样。

“你们就别争了,我看这资料,这小丫头是火木属性的,正好,到我峰下来可以学我的火属性功法。”

“那可不行,你的那套火属性功法太过阳刚,不适合女子修炼,你看你身后的几个弟子,练了你那功法一个个壮得跟牛一样,你想让那一小丫头也变成那样?”

那位峰主被这么一呛,顿时瞪了瞪眼,朝身后的几名弟子看去,确实是个个肌肉发达,身强体壮,想到他的功法确实不太适当女子修炼,不由的一叹,便此作罢。

“呵呵,他的功法不适合,我的却是可以,我那有一套适合女子修炼的火属性功法,不会太过阳刚,而且攻击力强,她到我峰下也不错。”另一位峰主说着。

“你们忘了她还是木属性?这说到木属性的到我那才是最好不过,我那里……”

上面的几位峰主在争抢着顾七,都想着收她为座下徒儿。那站在他们师傅身后的各名亲传弟子则心下讶然,看着他们师傅不似说笑,不由的又再看看那下方的那名白衣女子,在他们眼里,她除了容颜绝色之外,还真看不出有什么让他们师傅看重的地方,更何况,火木双属性也并不是多出色的灵根,而且灵力值也低,这样的一个新进弟子,又有什么好值得他们争抢的?

与那些亲传弟子们不一样的是,下面所站着的众名精英弟子和内弟弟子们,一个个看得羡慕不已,只想着,这等好事怎么就不落在他们的身上?那么多的峰主都在争抢着那看着不怎么样的新进弟子,却无视了他们这些仙门的精英弟子,让他们在羡慕的同时,心下隐隐生出一丝不平衡来。

门主见众位峰主都争着想收那小丫头为徒,不由的露出一抺笑来:“行了,你们别争了,且问问那小丫头,是想拜你们当中谁为师不就得了?”

这话一出,上面的众位峰主的目光顿时全落在顾七的身上,那灼灼如炬的目光,那脸上露出的笑容,看在顾七的眼里,就仿佛在说着:选我选我,选我就不会错了。

看着他们那期待的目光,她的清眸微微一转,目光在那台上掠过,没有见到那抺她所在等的身影,微顿了一下,这才看着那上面的众位峰主道:“多谢各位峰主的厚爱,弟子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只是……”她的声音微微一顿,声音的尾音拉得有些长,看着他们上面的众位峰主。

“呵呵,小丫头,你不用担心,无论你选择谁,我们都不会介意的,再怎么说,你也是华山仙门的弟子,在哪个峰都是一样的,你想拜谁为师?想拜入谁的峰下?尽管放胆说出来吧!在座的众位峰主都是心性宽厚之人,就算你不选他们,他们也不会为难你的。”宁阳真君笑笑的说着,低沉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自然,也传入顾七的耳中。

只是,他的这话让众人听着,纷纷觉得怪异,就好像,他很断定她就会选择拜入他的峰下一样,那种笃定的语气,那脸上洋溢着的得意,让旁边的众位峰主见了觉得碍眼的同时又不由的失笑。

赵天磊站在他师傅后面,看着他师傅脸上的笑意,不由的朝下方的那白衣女子看去。看来,他师傅还真的很看好她,很想收她为座下弟子,若她真的成为他师傅的座下弟子,那不直接变成他的师妹?

想到这,俊眉又是一拧。

顾七听到那话,看着那宁阳真君脸上洋溢着的得意笑意,心下也有些忍俊不住的想要笑,他何来的自信她就一定会选择他了?来这仙门她就为拜那沐泽仙君为师,可没考虑过其他峰主,哪怕,他们本身也很优秀,但在她看来,还是那沐泽仙君适合她。

整了整心神,她再度道:“我会选择华山仙门,为的便是拜沐泽仙君为师。”

清淡的声音缓慢而清晰传出的同时,所有人都怔住了,就连那台上前一刻还笑得甚是得意,觉得顾七必选他的宁阳真人脸上的笑容也在听到她所说出来的名字后而定住了,那笑容就僵在他的脸上,上不去也下不来,他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便再问:“小丫头,你说要拜谁为师?”

“沐泽仙君。”她再一次说着,目光直视着他:“我来华山仙门,就是为了拜他为师的。”

这一回,听得很是清楚了,可这一回,不仅仅是脸上的笑容僵住,就连全身也都僵住了,怔愣的看着下方的那抺白色身影,终是不得不承认,他是一厢情愿在这里说着,原来人家小丫头就没存着拜他为师的念头啊!

“呵呵,宁阳师兄,这回好了,原来,她是奔着沐泽仙君来的。”一位峰主笑了出来,看到宁阳真君那僵住的笑,忽的觉得刚才的不愉也都消失了。

“小丫头,你可知,沐泽仙君是不收徒的?你看,今天这样的场面,他也没出现。”宁阳真君说着,示意她看周围。

------题外话------

也许是心情的原因,最近码字也没什么激情,美人们,求激情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