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7 又是你!

另外几人听了点了点头:“行,只要你有办法,多两个就多两个。”那白衣女子腰间那么多锦囊,她们分了也能得到不少分数了,少两个又怎么样?到明天中午说不定还能再夺到别人的锦囊呢!

“你们等着瞧。”那少女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心,盯着顾七的目光带着一抺暗光,她在下一刻绕到上风之处,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瓶子,借着轻风的吹动,将那些药粉洒开。

顾七烤着鱼,烘着火,夜晚的寒意在火焰的驱散下有着几分的温暖,闻着香味飘散而出的烤鱼香味,她露出一抺笑容,拿起其中一尾鱼就准备吃着,却在看到烤鱼上面沾着的那一点点碰到火焰后带着鳞光的药粉后眉头一皱。

好好的烤鱼就这样被沾上药粉而不能吃了,这心情,可想而知的阴沉。

她抬眸,目光在剩下的那三条上扫过,一样在那鱼身上发现了那些沾上的药粉,她用手轻抺了一点在指尖上细看,脸色更为的阴沉。

七步*散,有让人昏迷失去意识的作用,若是吸入过多,还会影响智力,导致身体素质下降。她当即屏起呼吸,却是装着昏迷的样子,揉了揉太阳穴,继而整个人倒了下去。

那几名少女一见,心下大喜,等了一会后也不见她动,其中一人便喊着:“快,她昏倒了。”当即从树后走了出来,快步来到顾七的身边,伸手就探向她腰间的锦囊,可谁知,就在那名少女探向那锦囊之时,原本闭着眼睛的人却突然睁开清冷的目光,伸手扣住了她的手同时站起身,一记侧踢,几人冷不防的被踢倒在地上。

“嘶!啊!”

那几名少女痛呼了声,皆被踢倒在地,看到原本应该昏迷的人竟对她们出手,几人不由的怒目瞪向那被顾七抓着的少女:“你不是说她没意识了吗?怎么还有力气对付我们!”

那名被顾七抓着的少女此时也是一脸的慌意,挣扎着想要离开,却被顾七的手抓着无法动弹,心下又惊又急,眼眶也不由的红了:“你、你放开我!放开我!”

说着伸着脚要去踢顾七,却被顾七一脚踢中她的小腿骨处,只听她痛叫了一声,整个人也因这一踢而半跪了下去:“啊!好痛!”

顾七扫了那几人正准备逃走的少女一眼,清冷的目光透着寒意,那轻缓的声音听在她们的耳中更是让她们心头浮现着剧烈的为不安,原本打算逃走的几人,在听到她的声音传出的那一刻,全都僵住了,惊恐而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若是你们敢逃,我就剥光你们的衣服,把你们吊在树上等着这内门弟子来救你们,相信,他们若是看到你们赤身果体的被吊在树上,一定会很乐意亲自上去抱你们下来的。”

“你、你怎么能这样!”其中一名女子愤怒而惊恐的看着她,却是不敢再动一下,赤身果体的被吊在树上?她们可是女子!那比要了她们的命还要难受,若真是那样,她们以后还有什么面目走出外面?

顾七冷笑着,微勾着的唇角带着几分的邪魅:“我怎么不能这样?既然想好了用我用那七步*散,你们就应该想到落在我手里的后果。”

“可、可那药不是我们下的,是她!你要出气应该找她不是我们啊!”另一名少女指着那被顾七抓着脸色惨白的少女,大声的喊着,明明就不关她们的事,为什么要连她们一并算在内?

“哦?这么说,你们不是一伙的?”顾七挑了挑眉:“敢做不敢当了?还想打我锦囊的主意?”目光一转,视线落在那几条已经不能吃的鱼上,甚是可惜的道:“我好不容易抓来的晚餐,就这样让你们给毁了,饿着肚子,我这心情似乎也不太好呢!”

“你、你想怎么样?”那受了顾七一踢,半跪着的少女惨白着脸看着她。

“怎么样?呵呵,我这心情不太好,那就只能找你们出气了啊!你们说,是想剥光倒吊着头呢?还是倒吊着脚?又或者,两人绑一起吊起?嗯,就在不久前我才把两个男的剥光了捆在一起吊在树上,看样子,你们是没遇到?”

顾七低笑着,声音是那样的漫不经心,目光是那样的清冷淡然,可脸上的表情却是透着几分邪恶与诡异,看得她们几人心头直发毛。

“你在哪里抓的鱼?我们再帮你抓几条,你、你放了我们,别、别剥我们的衣服……”一名少女急急的说着,就生怕她真的那样对付她们。

进不了华山仙门她们可以去别的仙门,可若真的被她那样,那她们真的得羞死。

顾七嗤笑一声,睨了她们一眼:“锦囊交出来。”

几人听了,心有不甘,但明显她们几人的实力都不是她的对手,只能压下心里的不情愿,将她们好不容易得来的锦囊双手奉上:“都在这里了。”早知道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她们才不会打她的主意。

顾七放开那名她用药的少女,接过锦囊后依旧系在腰间,看着腰间的几十个锦囊,眉头出不由的飞扬起来,然而,就在这时,那名被顾七放开手擅长用药的少女却在这时手中抓着几根银针朝顾七刺来。

“嘶!啊……”

那少女的手被顾七扣住后一转,她手中的银针便剌入了她的肩膀处,痛得她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惨叫声在林中划过,同时也让林中的一些内门弟子心一颤,迅速往那声音之处赶来。

两名内门弟子在往同一处方向掠去时碰到面,便低声抱怨着:“怎么又是惨叫?这些新弟子们到底是怎么回事?短短半天的时间在这林里叫得那般凄惨,吓得我这小心肝也是一颤一颤的。”

“别说了,本以为也就盯着点只要让他们别弄出人命就好,想着这任务清闲可以赚点任务积分,谁知这次的新弟子们这么会折腾,一惊一乍的弄得我在这林中东跑一会西跑一会,先前还险些被赵师兄和轩辕师兄吓破了胆。”

“他们两人也来了?”

“是啊!听说有几位峰主都叫了亲传弟子进来看看,我就只看到他们两人,只是不知怎么回事,轩辕师兄竟把在考核中的弟子打成重伤,被送回仙门也不知能否救得下来,亲传弟子打伤考核的弟子,只怕,他是要受处罚了。”

“不是吧?那轩辕师兄怎么会对考核中的弟子出手?你不会看错了吧?”那名内门弟子诧异的看着他。

“没错,当时我和另外的两人听到那林中的惨叫声赶去时,就看到那考核的少年被轩辕师兄一掌击飞了出去,赵师兄也看到了这才麻烦,你也知道赵师兄就是一铁面无私的,而且还被任命为刑责堂的执法弟子,这事被他看到,轩辕师兄的刑责是免不了的了。”

“那快别说了,那前头刚的那声叫声似乎是女的,也不知又出什么事,还是快去看看别弄出什么事情来。”那名内门弟子说着,加快了飞掠而行的速度,迅速的寻着那声音而去,只是,他们再往前寻了一百米左右,那声音却不知怎么的竟听不到了,周围林中一片静悄悄的,再加上又入了夜,想要找到人,就更是难上加难。

“怎么办?没声音了。”

“也许没什么事吧!原本就有交待着不能弄出人命的,我想,他们就是再乱来也不敢真的弄出人命来。”

“这倒也是,那既然没找到人,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会?在这里面跟着那些考核的弟子跑了一整天了,还真的比去训练还累。”两人说着,便在一处树枝上歇脚,坐在上面休息着。

而在另一边,出了那片树林后的一条小溪里,却正上演着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月色下,四名少女赤着脚丫,绑着裙角,卷起衣袖,正弯着腰在那溪里抓鱼,冰冷的溪水浸过膝盖,再加上夜风一吹,几人不由打了个冷颤,却又不敢耗时间,只能寻着看看有没鱼儿出现,好抓几条还给她,让她放她们离开。

可,因她们几人在溪里走动,水一动,那些鱼儿早就溜得老远,再加上夜色又暗,她们又看不清水里的鱼,大个半时辰下来,几人冻得嘴唇微白,手和脚都是冰冷冷的。

而在那边上火堆边坐着烘着火的顾七则舒服的一手托着下巴,看着那弯着腰在抓鱼的几人,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慵懒从口中传出:“怎么样?抓到了没?”肚子的饿意早已经消息,眼下,她就想看着她们在那冰冷冰冷的水里折腾着。

“这、这里都没鱼的。”一名少女被冻得打了个颤抖,抬头看了顾七一眼,在看到她脸上带着的那笑容时,不由的又低下了头,继续在水里摸鱼。

她们不是没想着试着反抗,只是,想到先前那名用药的少女突然拿着银针对她出手,却反被扎了好几下就感到头皮发麻,想到她对付人的手段,如今只是让她们在这里摸鱼,虽然是双腿和手都浸在冰冷的水里,还在吹着冷风,但总好过要受着皮肉之苦。

知道她们几人这次是进不了华山仙门的了,如今,她们只想着能快点到明天中午,她们可以离这个女人远远的,也正因此,她们一个个低着头,就连顾七什么时候离开了也不知道,还在那里弯着腰摸鱼,直到许久之后,其中一人终于抓到一条鱼兴奋的抬头,却愣愣的看着那已经熄灭的火堆……

次日的中午时分,当那仙长在林外等着,看着那按时而来的那些少年和少女时,见他们一个个无精打采,一副颓废的模样,就连走路都垂低着头,不由意外的多看了他们几眼。

“都怎么了?这才一天的时间,一个个怎么就这副神色?”目光掠过众人,落在那最后面正缓步走来的白衣女子身上时,更是诧异。

放眼这里的众人,大多数都垂低着头,更是在听到后面的脚步声后抬头看去时,一个个目露愤意的瞪着那名白衣女子,那神情,活像是白衣女子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样。

相反的,那白衣女子却是举步轻盈,步伐悠哉中带着闲散,如同在闲逛着一样,绝美的容颜更是带着一抺淡淡的笑意,清眸在掠过所有人后,微微一眯,无视着他们的那些愤怒的目光,来到了前面。

“我的锦囊,仙长请查收。”她将所得的锦囊都递上前。

那仙长示意一旁弟子接过,让他们先登记着,最后,在看到分数的差别之大时,嘴角微抽了一下,总算是知道为何这个女子被那么多人用着愤怒的目光瞪着了,原来如此啊!

五千分的总分,单单她自己就得了三千八百分,剩下的那一千二百分被分散了,有的手里只拿着一个锦囊,有的甚至一个也没有,有的则有两三个,这样的分数区分出来,能让人不惊讶吗?

“咳!”他轻咳一声,扫了众人一眼,道:“前十名都跟着来,其他的下山去。”说着,便转身带着那身后的十人往仙门而去。

这样就被淘汰掉的那些人则暗暗的拧了拧拳头,愤恨的瞪着顾七离去的方向,最后,因不敢在华山仙门的地方惹事而只能悻悻的离去。

后面的赵天磊在看到那名白衣女子也在那十名弟子当中时,冷冽的眸子收回,下一刻,御着剑往仙门掠去。

进入仙门的十人,被带到新进弟子的院落休息,因十人中只有顾七一人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因此,其他几人住在一处院子,顾七则被安排在另一处院子。

“吃饭去食堂,如今你们所在的这里是外门弟子的地方,只有等明日拜见了各位峰主之后,才会分配你们的去处,今天就好好休息,明早起来到场上集合。”那仙长跟他们吩咐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未分配去处,未归类弟子种类,他们只能以外门弟子居之,待遇自然也只有外门弟子的待遇。而顾七在看了她今晚住的地方后,便寻着食堂而去,在那里领了饭回来吃,却在回来的时候看到了那轩辕鸿烈。

此时的他脸色阴鸷而骇人,负手站在那里,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用着那种阴沉而带着戾气的目光在看着她。

“当时你是故意的!”这话由轩辕鸿烈口中而出,说得毫不怀疑,十分肯定。

顾七看了他一眼,也没应话,只是拿着自己身上的饭继续走着,经过他身边时微侧了下身,可谁知那轩辕鸿烈竟在下一刻冷不防的对她出手。

“咻!”

掌风击出的同时,似有一道风刃掠过,他的速度极快,击向顾七的速度更是不慢,若非她闪躲得及时,承受他那样的一掌,她就是不死也得重伤。

“你做什么!”顾七厉喝出声的同时,身体更是往后一退,看着似是闪避不躲让他打了个正着,实际上,她的身体却是微微一偏,只感受到了他的掌风,也正借着这掌风脚步踉跄的往后退去。

这里本是食堂的必经之道,此时看到那身为亲传弟子的轩辕鸿烈对一名新进仙门的女弟子动手时,一个个不由八卦的停下脚步,站在不远处看着。

更有人急急的跑去刑责堂找执法弟子,因为,在这仙门之内是有规距的,不能随便动手伤人。

轩辕鸿烈看着因被他击了一掌而猛然后退脚步踉跄的女子,微微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的看着她,似乎觉得,她本来就应该能避开他的攻击的,可谁知……

“你竟敢伤人?仙门内可以内斗的吗?”顾七怒视着他,她是强忍着才没将手里的盒饭直接砸到他的身上去。

“你当时是故意的!”他再度重复着这一句话,目光阴冷下来,无视着周围站着看热闹的弟子们,一步步的走向那白衣女子,伸着手就要去抓她,打算将她带到那刑责堂去盘问。

顾七站着没动,只是盯着他,心下暗自好笑着,就算她是故意的又如何?在这仙门之中他还能吃了她不成?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就在那只手要抓住她扣住她的肩膀的那一瞬,一抺黑色的身影咻的一声如同鬼魅般的掠了过来,站在了她的面前,冷冽的目光不带一丝温度的直视着那轩辕鸿烈。

“你在做什么?难道不知道仙门内打斗要受处罚?”赵天磊沉着声音冷喝着,目光在一转微侧过身的那一刻,看到了那个让他莫名厌恶的女子时,登时一皱眉。

“又是你?”

听到这话,顾七有些微愣的看着他厌恶的神情,装愣的问道:“这位师兄,我们见过?”又是她?她才想说怎么阴魂不散呢!又碰到这轩辕鸿烈还碰到这么个姓赵的冰山男,简直就是晦气!

赵天磊冷眼扫了顾七一眼后,见她手里还拿着饭,便喝道:“还不走?愣着做什么!”

“这位师兄,你是不是阴阳不调?怎么火气这么旺?”她得罪他了吗?没有吧!压根不记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