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5 继续考核

红色的能量在那石上浮起,腾空而出弥漫在空气之中如同一道熊熊燃烧的火焰,不过,这道火焰迸射而出的灵力气焰却不大,与前面的人看起来没什么两样。

那仙长也在扫了一眼后,道:“单一灵根火属性,记下。”然,就在话一落下,又见那火属性瞬间灭了,继而从那测试石上腾升而起的是一股青色的灵力气息,浓浓的草木气息弥漫而出,如同春回大地的气息。

“木灵根?”

那仙长又看了顾七一眼,继而,对那登记着的弟子道:“双灵根,火木属性。”这女子虽说是双灵根,不过这灵力气息看起来并无出众之处,有的单一灵根的人当灵力气息注入测试石上后,那属性气息冲天而上,因此,由此断定对方的属性和灵根的出众,今日看了这么多人,不泛有单一灵根和双灵根的,只是,灵力气息都平平,并不出众。

顾七收回手,敛着眼眸,掩去眼里一闪而过的光芒。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深懂这个道理,既然进入仙门拜入沐泽仙君峰下是迟早的事,她又何必让光芒太盛,徒为她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此时,她要做的只是走到最后,择峰拜师,至于她的天赋属性为何?是否优秀,这些,只要她的师傅知道就好,其他人又何须知?

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黑衣男子目光冷冷的从顾一身上移开,落在身边面带笑意的中年男子身上,问:“师傅现在还认为此女甚是出众?”

“呵呵……”那中年男子低低的笑着,只是道:“此女是不差,就算是灵力属性气息并不出众,不过这心性却是不错,我相信,最后能留下来的十人中,这女子一定会是其中之一。”

黑衣男子很是不以为然,冷眼扫了那准备着进入下一关的人之后,便道:“师傅,如果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

“又打算去闭关修炼?”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笑道:“这劳逸要结合,也不能整天里只想着修炼的事情,等会这些新人弟子会去树林考核,其他峰的都各派了一名亲传弟子过去,你也跟着过去看看。”

听到这话,那黑衣男子这才应道“是。”黑色的身影一闪,瞬间便离开了这里。

而在那一边,顾七等人在测试过后,就被带到仙门山侧的一处树林那里,带头的人是那仙长,他负着手,挺着胸,看着众人,沉着声音道:“看到这处树林没有?这里面,早有仙门弟子在里面的树上挂上了代表分数的红色锦囊,每个锦囊代表着一五十分,总共的分数是一万,你们要做的就是进入里面寻找这些锦囊,取得最多分数的十人方能留在仙门,余下的人则淘汰。”

那仙长说着,目光一一掠过面前的众人,再度道:“无论你们在里面用什么方法也好,但要记住,不能弄出人命,这林中每一处地方都有宗门内门弟子在盯着,若是弄出人命来,后果你们可想而知。”

一名少年看了看众人,而后,看着那前面的仙门长:“仙长,您的意思是,就算别人拿到锦囊里的分数后,我们仍可以去抢?”

“当然,只要你有那个本事,我先前说了,无论你们用什么方法也好,但要记住,不能伤及人命,时间是从这一刻起,到明日正午时分回到这里集合,时间到了没出现的也淘汰,好了,你们进去吧!”

闻言,众人相视一眼,便走进那处树林。看着那些少年少女们进了里面,那仙长也转身离去,只等着明日正午来验收成果。

往林中走去的顾七则在想着,既然可以用抢的,那她倒不如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会,然后埋伏在哪个地方,只等着抢人家的东西不就好了?只是,想到这一点似乎又好像不太道德了。

摇头笑了笑,轻叹一声,低声呢喃着:“唉!算了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到里面转转吧!”

往林中走去的众人,一进林子便各自散了开去,聚在一起根本不可能找得到锦囊的,各自散去找到红色锦囊的机会还大些,而也有一些人结伴而行,想着有个照应,毕竟,得到锦囊里的分数后,还得防着不被人抢。

而这树林其实并不大,一百人在里面约莫半天的时间相信就能将里面的锦囊全找出来,顾七在走了一会后,便发现一棵树上高处挂着一个红色的锦囊,当下脚尖一点,轻身跃上,将那锦囊取了下来。

“红色的还真显眼。”她轻声呢喃着,看着手中的红色锦囊,将之挂在腰间,继续往前走着,目光在不经意间掠过不远处的一棵树叶茂盛的树,那里,有人。

想来应该是仙门的内门弟子吧!

顾七走着走着,碰见了两名少女,她们从另一边而来,一看到她便凑了过来:“哎?你是一个人啊?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我们在这边没找到锦囊,你找到了吗?”

清眸淡淡的一扫,应也懒得去应一声,便移着脚步继续走着。

而其中一名少女在看到被顾七那样直接就挂在腰间的红色锦囊,忽的愣了愣,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少女,示意着她看那挂在顾七腰间的红色锦囊。

找到了锦囊居然就这样明着挂着腰间,她没问题吧?是怕别人不知道她有锦囊可以抢?

一时间,两名少女怪异的盯着顾七瞧着,就仿佛看到了什么诡异的人物一样,目光中带着一丝的不可思议。

然,她们却不知顾七打的主意,就是要引着那些想抢她锦囊的人自己送上门来。抬头看了看天空,从早上到现在已经到了正午,虽说有林中树叶半遮拦着阳光,但从早上到现在什么东西也没吃,她又不吃辟谷丸的,此时还真有点饿了。

心下打着主意,先在林中找多几个锦囊之后便找个地方歇一下脚,顺便看看这里面有没什么可以吃的东西。嗯,决定一下,步伐也快了几分。

“哎,你等等我们,别走那么快啊!”那两名少女喊着,见她越走越快,不由的提起体内气息紧跟在她的身后。

顾七忽的停了下来,冷眸朝两人睨了一眼:“不要再跟着我。”说着,也不等两人说什么,便继续往前走去,只是,这一回,脚尖几个轻点,只见白色衣袂在林中掠过,眨眼间便不见了她的踪影。

站在原地的两个少女睁了睁眼睛,脸上带着几分愕然:“她、她的速度怎么那么快?”

而此时,不仅是这两名少女愕然,就是那隐藏在暗处的一名内门弟子看到顾七那样的身法脸上也出现一抺诧异,只是,她离开得太快,他并没有跟上去。

接下来,顾七在林中中又找到了四个锦囊,加上先前的一个,总共是五个,这些锦囊她都直接挂在腰上,看得暗处一些内门弟子诧异不已,这一般人找到了锦囊都是收起来惟恐被人看到后被抢,她倒好,直接挂在腰间到处晃,就像怕别人看不见似的,真是让人诧异。

“嘿!看来你找到不少啊!居然有五个了。”两名少年从暗处的林中走了出来,看着顾七腰间的锦囊,眼里微放着光,再见到她那绝美的容颜,眼里光彩更胜。

顾七抬头瞧了一眼,微微皱了下眉,这两少年看她的那种目光着实让她不喜。本不想理会,谁知这两人却是挡到了她的面前,她停下脚步,看着眼前的这两名少年,唇角微微上扬着,勾起一抺似有若无的笑意:“想要我的锦囊?”

“那是当然,你是自己交出来呢?还是我们自己动手?”两名少年盯着她,目光放肆而大胆的从她绝美的容颜上渐渐的往下,落在她的胸前。

“有本事,就来拿吧!”她漫不经心的说着,清眸掠过两人,在周围扫了一圈,感觉不到这里有内门弟子的气息,眸光中一抺诡异的光芒掠过,只是,面前的两人似乎并没有察觉。

而他们也存了轻视女人的心理,并没怎么将顾七放在眼里,认为对付一个女人而已,别说是他们两人了,就是一人单手对付她也能将她轻易解决,因此,当他们伸出手探向她腰间的锦囊之时,那手,似是不经意间的朝她的胸部袭去,打算占占她的便宜,却不料,下一刻两人翅是惨叫一声。

“啊!”

“咔嚓!”

两尖凄厉的惨叫声划过林中,在树林里回荡着,惊得林中正在寻着锦囊的众名少年少女心头一颤,就连那隐身在暗处的仙门内门弟子也在听到这尖锐的惨叫声后迅速寻着那声音掠来。

而在这里,顾七两手扣住了那两名少年的手往下一折,清脆的骨头声断裂的声音伴着他们的惨叫传入耳中,她抬脚一踢,两人顿时跪了下去,那惨白着的脸色渗着冷汗,似因被踢的那一脚而喘不上气来,又似是因为手被折断而痛得无法呼息。

“痛吗?”冷眼看着跪在地上直喘气的两人,清清淡淡的声音却令人心头发寒。

“痛、痛痛,你、你快放手!”其中一名少年痛呼着,因那硬生生被折断的手而脸色惨白,看向顾七的目光更是带着惊恐,他没想到这个看着一只手就能打败的女子,竟然瞬间就将他们两人制住了,而且,他们两人的手还被她硬生生的折断了。

看着她那清冷的目光,以及嘴角微勾起的那一抺诡异笑意,他毫不怀疑,若不是进林之前仙长有说不能伤人性命,只怕,他们两人此时性命难保!

“把你们的锦囊交出来。”顾七冷眼看着他们渗着冷汗的额头,扣着他们被她折断的手微用了力,让他们在连连倒抽气的同时,更是不敢耽搁的用另一只手将他们所得的锦囊交上。

“我、我们有、有六、六个。”两人颤着声音说着:“我们把锦囊给你,你、你快放了我们。”

顾七将锦囊收入手中,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抺邪恶的暗光,半眯着的清眸扫了这两名少年一眼,忽的一笑:“在这考核中也不忘想要占占便宜,既然如此,我就帮你们一把吧!”声音一落,扣着他们的手一转,手中灵力气息一运,瞬间将对方身上的衣服全部震碎。

“砰!嘶!”

看着那一地的碎衣,再看着那衣不遮体的两人,一手从空间中取出一条绳子,手中一卷,将两人面对面的捆了起来,拉至一旁的大树下,脚尖一点,身形一跃,带着绳子跃过另一边,将那两人借着力道拉了上去。

“啊!你、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们下来!”两名被紧紧捆在一起的少年双腿离地,又赤身果体,吓得脸色苍白的同时,更是羞恼不已。

顾七将绳子在树干上绑好,拍了拍手,看着那被吊在半空的两人:“你们就好好在上面看看风景吧!不过我想,很快你们两人就会沦为别人眼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清淡的声音带着几分的邪恶,清眸扫了那两人一眼后,将那些得来的锦囊系在腰间,便转身离开。

“喂!你不要走,快放我们下来!放我们下来!”

然,那抺白色的身影却在眨眼间消失在树林中,而听到他们的声音而来的几名内门弟子赶到时,看到的就是那两名少年身上的衣服碎得只能勉强遮住下身的重点,几乎就可以说是赤果着身体还紧贴着,看到这一幕,几名内门弟子都傻了眼,正想着要不要将他们两人放下时,就见不知何时一棵树上影有着一抺黑色的身影,认出了那人,当下恭敬的唤了一声。

“赵师兄。”

“将这两人直接丢下山去,淘汰!”黑衣男子冷漠的声音透着一股冰冷,那双冷冽的眸子盯着那两名被吊在树上的少年,眼中掠过一抺冷意与一丝厌恶。

他先前就在这不远处,看到了这两人围攻那名白衣女子,本来就对那名白衣女子没什么好感的他就站在不远处盯着,想看着那白衣女子如何被这两人打趴下,但没想到的是,那两名少年出手时竟猥琐的朝那女子的胸前袭去。

仙门弟子考核天赋是一回事,品性也极为重要,在考核中竟敢对同在考核的女弟子做出这等下作的事情,那一刻,他险些就出手废了他们,不过,让他意外的是那名白衣女子的身手与反应竟那样的快,瞬间便将两人的手硬生生的折断,出手倒也狠厉。

另一边,不知这边发生什么事的顾七继续挂着腰间那极其显眼的锦囊在林中晃着,其实,她不是在找锦囊,而是在找吃的,看看有没什么野味之类的东西,至少可以打打牙祭什么的,只不过,这片林子里哪怕是想找条蛇,也没瞧见蛇影,至于那些鸟儿,都飞得高高的落在树叶之上,而且那么点儿,拔了毛也不够塞牙。

“什么鬼地方?就算没蛇,好歹也给我跑几只山鸡出来啊!”她一边直着,一边低喃着,实在没办法,只好脚尖一点跃上一棵树上躺着,从空间中取出水囊来喝几口水润润喉。

从树上往下扫去,周围一带尽收眼底,看着那不远处正走过来的几名少年,她屏起了呼吸借着树叶半遮掩着,看着那前面的一幕。

走在前面的两名少年没注意到,后面的两名少年在相视一眼后,两人突然低喝一声出手,冷不防的将前面的两人打晕,再从他们腰间的乾坤袋中取出那些锦囊在摊分着。

“这样一来,我们一定会胜出的,你看,虽然时间还早着呢!不过我们却抢到这么多锦囊,如今再加上他们的,就算我们现在不用再去找也一定会被留下了。”一名少年兴奋的看着手中的锦囊,一个代表五十分,他们这里就有二十个了,一人十个的分数也得了不少,再说,总分也才五千分,剩下的四千分就算是八个人分,也绝对没他们高。

“我们找个地方藏起来吧!等明天中午时出去便好,免得遇到别人被人抢了锦囊。”另一名少年提议着。

“嗯,就找个地方躲起来,前面那片林子树木比较茂盛,走,我们就去那里,他们等会醒了一定不会想到我们就藏在这附近,眼下还是不要让他们找到我们为好。”毕竟他们是对同伴出了手,虽说心中有些内疚,但,他们想要进入仙门,就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再说,原本那仙长就说过任何方法都可以,就算是他们不出手先抢了他们的锦囊,只怕他们也会对他们出手,而他们只是比他们早了一步而已。

两人说着,心下在暗暗的自我安慰着,来到不远处找了棵大树,跃上树打算休息时,谁知其中一人竟碰上了一抺白色的身影,顿时吓了一跳从树上跌了下去。

“啊!”

顾七从树叶从探出头来,冲着那人一笑的同时,伸手拉下他腰间的乾坤袋,看着那人重重的摔落地面发出一声重响,她笑了笑:“谢了啊!这么多的锦囊,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正说着,眼角瞥见一抺黑色身影朝这边而来,她朝那看去,当目光触及对方的面容时,脸上的笑意顿时一敛,脸色也冷了下来。

竟然是他!

------题外话------

求票求票,有票票的往这投啊,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