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3 暗中保护

影一!

竟然是影一!他怎么会在这里?竟还成了那王伯的儿子强子?心下疑惑着,初见他的愕然也在看到他那一头的鲜血而缓过神来,跟着村民一道先行进了屋。

“打一盆清水来。”顾七上前吩咐着,一边卷起衣袖清理着伤口,见那头上似被什么撞了一个小血窟窿,鲜血一个劲的流不停,当下迅速清理好伤口后,从空间中取出止血药洒上,再给他包扎好。

屋子里只有两名妇人在帮忙着打下手,其他的人都在外面候着,晕倒的王伯也被扶着在椅子上坐下,村民们用了提神的东西,又掐了掐他的人中,不一会便醒了。

“强子,强子他怎么样?强子他没事吧?”王伯一醒过来,便想进里面看看,旁边扶着的村民只好陪着他进去。

“仙子,强子怎么样?我儿子他、他怎么样?”王伯颤声问着,看着那躺在床上血色尽无的强子,心里慌得紧。

顾七收拾好后起身,看着那王伯,将他担忧惊慌的神色尽收眼底:“伤到头,又失血过头,我已经给他上了药了,应该不会有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不会有事就好。”王伯听到顾七的话后,这才松了口气,只是看着床上的儿子那脸色,仍不由的提着心。

“天色也晚了,王伯,你先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在不用担心。”

听到这话,王伯摆了摆手:“那怎么能行,我在这里守着,我守着强子,要是他夜里醒来要喝水,我也能给他倒水。”

旁边的妇人见状,便道:“王伯,你老身体也不是很好,这被强子吓了吓,若是你自己也倒下了那可怎么办才好?你就回去休息,今晚让我男人在这里守着就成了,也不用麻烦到仙子,你也可以放心。”

听到大伙都这么说,那王伯这才点了点头,自己先回去休息。

不多时,村民们也都散了,只有那被留下的汉子在屋子里呆着,同在的还有那李家阿婆。见人都散去了,顾七便问那李家阿婆:“这强子也是在这里长大的?”

“不是,强子是前不久王伯救回来的,当时强子的头好像也受了伤,记不起以往的事了,王伯就留下了他,收了他当儿子。”李阿婆笑说着:“这强子面容长得好,仙子是不是看他跟村里人不太相像?起初我们大伙都想着,这强子会不会是城里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呢!”

闻言,顾七眸光微闪,撞到头了?失忆了?她本以为影一是在哪个地方,倒没想地他却是撞到头失忆了。忽的,她起身,往外走去,屋里的两人看着她不由相视一眼。

来到屋外的长椅条上坐下,看着这个小小的山村,宁静而古朴,夜里的星空是那样的美,那样的平静,如果影一真的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在这个宁静的小山村里生活着倒也是极好……

次日,本打算只住一晚便离开的顾七,因影一的缘因便再留了下来,想着等他头上的伤好了再走。

山村的清晨很是宁静,村子里头养的公鸡早起的啼叫着,各家各户的烟囱冒出了圈圈白烟,村民们早起忙碌着,妇人做好饭后,男人吃好下地的下地,上山的上山,各忙各的去。

她在屋外坐着,看着早起忙碌的村民们,看着他们脸上洋溢着的笑容,脸上也不由的露出一抺笑来。

“仙子,仙子,强子醒了。”那昨夜守夜的汉子快步走了出来,对顾七说着。

“我去看看。”她起身,跟着那汉子走了进去。

而此时,床上的人已经扶着头坐了起来,正睁着一双冰冷的眸子看着那李家阿婆,倒了杯水上前的李家阿婆被他的眼神给吓到了,愣在原地竟不敢上前。

“强、强子?你怎么了?”李家阿婆颤着声音问着。

影一扶着头,只感到那里一阵阵的痛着,脑海里一幕幕闪过,让他的头疼欲裂,越想头越疼,不一会便是满头大汗气息微乱,似乎是头上的伤作怪,不一会整个人又昏了过去。

顾七进来时,只看到那脸色苍白额头渗着汗水的影一又倒了下去,她上前扶着他给他把了下脉,见他体内气息乱窜,似有走火入魔的迹象,当下迅速手中运起灵力气息帮他稳住体内乱窜的气息,待平复后,又拿出一颗安神静心丹给他服下。

“仙、仙子,强子没事吧?他刚来醒来那眼神好吓人,吓得我都不敢说话了。”李家阿婆拍了拍胸口,微松了口气。

“没事,让他再睡会吧!”她说着,就见外面王伯提着一大早特意熬的粥过来:“仙子,强子醒了吗?我给他熬了粥,能让他吃点吗?”

“他刚醒来估计头还在疼,又睡下了,不急,现在先让他再睡会,等他醒来再吃吧!”

“好好好。”王伯应着,把东西放下后上前去看,见他额上渗着汗水,脸色还是那样的苍白,不由心疼的道:“这孩子也是命苦的,三番两次的丢掉半条命,这回若不是遇着仙子,能不能熬过去还不知道呢!”

顾七走了出去,把空间留给王伯。李家阿婆也跟着走了出去,招呼着:“仙子,我也熬了粥和做了几个小菜,仙子吃点吧!”说着,便给她盛了碗粥,又将小菜摆上桌。

“嗯。”顾七露出抺笑容,应了一声后在桌边坐下,忽的想到什么,问:“刚才阿婆说他的眼神很吓人?”

“是啊!”李家阿婆应着,想到那抺眼神心头还在猛跳着:“强子以前不怎么说话,但也不会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们的,刚才被那眼神着实吓到了。”

闻言,顾七若有所思的敛下了眼眸。

到了中午的时候,影一才再度醒了过来,顾七来看他时,屋子里除了李家阿婆外还有那王伯,只不过,两人此时面有焦急的看着他,李家阿婆在一旁说着:“强子,你这是怎么了?不会撞了下头就把我们忘记了吧?王伯可是你爹,你怎么能拿那种冰冷冷的目光看他呢!”

“强子……”王伯站着没动,想上前,可又在看到他的目光后,不知为何,看到他这目光时,他心里有些慌,就好像,就好像强子不会回来了。

影一坐在床上,冰冷的目光掠过两人后,眼角意外的看到那抺站在门边的身边,当看到她时,脸上的冰冷神色一收,惊喜的唤了声:“主子?”

他的这一声主子,惊呆了那李家阿婆和王伯,两人呆了呆,看了看影一,又看了看顾七,可还没开口问,就见床上的强子起身欲要下床。

“你头上有伤,躺着吧!”顾七走了进来,心下微不可察的一叹。她本想着,他若是真的就此失忆了,那就让他留在这里吧!却没想到,这一摔,竟让他想起来了。

“仙、仙子,这、这是怎么回事?”王伯颤着声音问着。

顾七走进来,看了他们一眼,道:“他叫影一,是我的护卫,只是前段时间出了些事情失了下落。”

简单的几句话便说清了前因后果,看着王伯那瞬间苍白的脸色,顾七心下一叹:“王伯,我本想着他若是失了记忆,让他留在这村子里生活倒也是极好的,只是没想到……”

“我没、没事,我只是开心,强子,强子终于想起来了。”王伯颤着声音说着,眼眶微红着,相处了这么久岂会没感情?更何况,他虽一直不曾唤过他一声爹,但却对他很是照顾,自打有了他,田里山上的活儿都是在他在干,孤独了十几年的他想着老来有这么个好儿子陪着,也无憾了,却没想到,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恢复记忆,会离开他。

“那个,那个粥凉了,我再去热热。”他说着,转身便急急走了出去。

李家阿婆听了一时也无话,这事世竟就这么巧,仙子居然是强子的主子?想来,仙子早就认出来了,却一直没说,她是想让强子留下的,只是强子却又想起了以前的事,唉!

“仙子,我去看看王伯。”李家阿婆说着,便也走了出去。

顾七走上前,道:“把手伸出来,我再给你看看。”

影一听了伸出手,看着她问:“主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七把了会脉,见除了气血较虚之外没什么大碍了,便收回走,走到桌边坐下:“路过这里在这里借宿,倒没想到就碰上你了。”她的声音微顿,道:“在前不久我见到白羽和流影了,也见过轩辕睿泽,他们现在在他的身边,当时问起你时他们说你是凶多吉少了,好在,还活着。”

“他们可都好还?”

“嗯,都好。”她点了下头,看着坐在床上的他,道:“那王伯于你有救命之恩,伤好了,好好谢谢人家。”她知道,若是他的记忆没恢复的他,他会在这里呆着,但如今想起来了,这个小小的山村却是留不住他的。

“是。”影一应了一声,敛下了眼眸。

在村子里留了三天,影一头上的伤也渐好,顾七让他去跟王伯道别,好好谢谢人家,又给王伯和李家阿婆留了一些金币,两人便御着剑离开了这处小山村。

看着他们眼中的强子竟也是一名修仙者,村民们感慨的同时更是不舍,但他们也知道,像他们那样的修仙者,是不可能留在这小小的山村里的,这里,并不属于他们。

而在另一处地方,位于山峰之中的一处宫殿中,一身白衣的的轩辕睿泽正看着面前的那些消息,那些有关于顾七的消息,在看到她在路上多次遭受伏杀时,深邃的目光微冷,眼底深处寒气掠过。

看完手中那写满关于她消息的密函后,修长的手指又拿起桌上的另一本翻看着,虽没看见她的人,但所有关于她的消息,却都仔细的记载在这里面。

白羽和流影恭敬的站在他的身边,眼中满满的尽是敬佩与尊崇。他们的主子,当时被接到这边来时,还处于很是被动的局面,而如今,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这里建立了属于他自己的势力和威望,培养了心腹势力,在他手底下的那些人已经没人再敢小窥于他,没人再敢忤逆着他的意思行事。

“最近有人盯上了阿七,流影,这件事交给你去办,天字号的影卫也该让他们出去练练手了。”他的声音低沉而带着磁性,隐隐的自有一股威仪在其中。

“是,请主子放心,属下一定会办好这件事的。”流影上前一步,恭敬的说着。

“不是有消息说,阿七的父亲在黑木家吗?如今如何了?”轩辕睿泽再度问着,靠着身后的椅子,微眯着眼放松了下来。

白羽上前,道:“主子,那黑木家守护森严进不去,我们的人也探听不到里面的消息,只知道七小姐的父亲在里面,却不知他的情况如何。”

那黑木家的人上下嘴严得紧,就像缝了针线一样半点消息也套不出来,更打听不到里面有关顾浩天的消息,不过好在,知道他在那里,也就放心多了。

“我记得阿七曾提起过,鬼谷是以前的黑木谷,而她跟黑木夫人有些交情,这黑木夫人想来应该就是那黑木傲霜了。”他闭关眼,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后,姿态中透着悠哉。

“正是。”白羽应着。

“你找时间去黑木家拜访一下,看看阿七的父亲怎么样,阿七不是决定去华山拜师吗?她父亲的消息就暂且放着,等她进了仙门后再告诉她吧!”

“是。”白羽应了一声,想了想,又道:“主子,我们让人这样暗中跟着七小姐,她若知道会不会不喜?现在有影一跟在她的身边,路上也有照应,我怕她会误以为是什么人派去跟踪她的,到时若是适得其反岂不是……”

闻言,轩辕睿泽睁开了眼睛,深邃幽静的目光泛过一抺暗光,唇角微微的扬起:“我有吩咐,若是他们被阿七发现了,就表明身份,让阿七知道是我派去的人她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要等她进了仙门,我便不用再担心她会在外面遇到什么危险了。”

想到那个深爱的女子,他心中一片的柔软,那深邃幽静的眸子中也因想起她而浮上了柔和的神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