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2 拜师难!

那因破旧而无法关上的庙门,此时因那刮来的冷风而拍动着,发出着撞击的声音,而在那漆黑的夜色中,那片雨夜里,隐隐的似有黑压压的一片人影正迈着僵硬的脚步往这边而来,越来越近,那从那些人嘴里发出的低低哈气声,也随着传入她的耳中。

然,让她脸色骤然一变的是,那黑压压的一片,是人,亦不是人。破庙里的火光微微照亮着外面,依稀可以看清那些人的面容以及身体。

毫无血色的面容因腐烂而出现一个个的窟窿,似皮肉被撕开所致,又似被啃咬所留下,赤红的皮肉中带着如寒霜一样的一层阴气,披头散发眼眶深陷眼珠暴睁,那手脚僵硬的伸着,嘴里哈出的气息就连在夜色中都能看到是冒着烟的,因雨水的淋洒,那些人身上破烂的衣服紧贴着,似乎还沾着一些泥土。

不,不能算是人,这些所谓的‘人’只能算是尸!是已经死去没有生命的尸体,只剩下那缠绕在身上的阴尸之气,浓重得让人心头发寒!

她猛的转头看向身边的沐泽仙君,原本对他所说的极阴之地并不以为然,可这一刻,却不得不让她心惊。那群阴尸浑身的寒气那般的浓郁,数量那般的多,她原本怎么就没看见?

“仙君,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阴尸?这些阴尸,又要怎么打?”

她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东西,这些已经没有生命的阴尸,要如何杀?用剑砍杀?能将它们杀死吗?看到这些东西,还真的让她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如果是真,就是再强她也不惧,可这阴尸,比鬼还恐惧的阴尸,那令人无法直视的腐烂尸身,那如同被什么东西啃咬而撕裂的惨状,让她心里有些没底,被这些东西包围了,她还能镇定如初么?

“至极之地,这里原本是一个小村落,只不过那些人全变成了这些阴尸。”他站了起来,看着那外面正步步逼近的阴尸,对顾七道:“这些阴尸吃人肉,喝人血,一攻击起来速度极快,唯一的致命点便是头部,你紧跟在本君身边,不要离太远。”

“好。”她努力的压下那股恶心与反胃,一手从空间里取出一把长剑来,提起体内的灵力气息注入手中,警戒的盯着那些阴尸,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沐泽仙君微侧眸看了她一眼,又说了一句:“小心点。”声音一落,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把长剑,那长剑一抖,锋利的剑身上泛过一道凌厉而冰寒的寒光,剑罡之气在那一瞬间迸射而出,只见空气中一道剑气由内而外袭出,弧度随着变大的袭向那前方的阴尸。

“咻!”

“啊!”

剑罡之气一出,前面的一层被那道剑气切断了头,前面一排倒下之时,后面的那些猛然涌了上来,而且,不仅仅是庙门之处,就连破庙周围也都有那那些阴尸在拆卸着破墙板。

顾七握紧手中的长剑,微微侧身错步与沐泽仙君一前一后的注意着周围,当看到那破窗而入的数抺阴尸朝她掠来之时,嘴唇抿了抿,手一动,长剑袭出,凛冽剑气劈向那些阴尸的头,一个被劈成两半倒下,而旁边的一个却只是被剑气砍断了手臂,鲜血淋漓却仍不妨它扑来的极快速度。

那一刻,她有些闪神,看着那令人作呕的阴尸带着腐尸气息扑向她时,她却愣着没动,直到那阴尸伸着的手就要触及她的面,才缓过神来,一抬脚朝那阴尸踢去,将之踢出的同时,低喝一声,不再有迟疑之色的运用着手中利剑砍杀着那些阴尸的脑袋。

数之不尽的阴尸涌了上来,她似放开了手,一批一批的砍杀着,看着那脑浆溅满一地,残尸堆倒如山,空气中散发着的那股令人作呕的气息已经被她忽略掉,眼中布上了杀气,身上的冷冽气息犹如罗刹般骇人,那股冰冷骇人的杀意甚至比那阴尸身上的阴邪之气还要重上几分。

沐泽仙君看着离自己两米多远的顾七,目光清淡中带着平静,见她手起剑落毫不退怯,击杀之间果断而凌厉,一身杀气逼人,与先前淡然素雅的她判若两人。

然,看着这样杀戮果断的她,他眼中也无一丝的惊讶,仿佛,她本来就该如此一般。清淡如水的目光只是朝她看了一眼便收回,对付着那不断涌上来的阴尸。

他的身法极妙,手中的剑舞得极好,手中的剑蕴含着的凌厉气息甚是骇人,一剑出,势必平扫一方。只是,那阴尸太多,他知道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退回顾七的身边,对她道:“我去寻那阴尸王,你自己应付得来吗?”

“可以。”顾七抿着唇,点头应了一声。那些阴尸也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的,这样下去,灵力耗尽也杀不完这些东西,而且,若是长剑劈砍到阴尸的身体的话,根本无法令其致命,只有砍了他们的头,才能将其杀死!

“除了这些阴尸,还要小心阴魂。”

“我会的。”

“不要离开这间破庙。”

“嗯。”

见此,沐泽仙君这才往外掠去,同时再度砍杀了数十阴尸。破庙中的顾七只看到他那白色的身影朝雨夜中掠去,白色的衣袂一闪,下一刻便不见了踪影。

收起心神,她手中运起火焰气息,一簇火焰袭出窜上了那阴尸的身体,却不料,那阴尸在身体着火后还能继续朝她扑来,仿佛是不惧那烈火的焚烧一样,看得她目光沉。

无奈,只能紧咬着牙关重复着劈砍的动作,利用体内的灵力气息汇聚到长剑之上,击碎着那些阴尸的头部。然而,一再的重复,那些阴尸一再的从外面涌进来,多得让她直想咒骂,这该死的极阴鬼地方!

两道剑罡之气袭出的同时,她迅速从空间取出一枚丹药喝下,恢复着流失的灵力气息,可就在她服下丹药后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只听外面发出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愤怒尖叫声,也在那声音响起后,原本攻击她的那些阴尸竟全停了下来,纷纷往外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走了?”她疑惑的低喃着,看着除了一地的阴尸残肢之外,那些还会动的全都离开了,不由的来到破庙门口处,看着那外面越下越大的雨水,天空中一片的漆黑,阴沉沉的一片,仿佛,这一场大雨不到天明不会停下一般,只见一道闪电在那阴沉沉的夜空中闪过,下一刻,便发出一声巨大的雷鸣之声。

“轰隆!”

看着那大雨,听着那雷鸣之声,以及那突然间很是诡异的离开的阴尸,不由微微皱着眉。想着先前那沐泽仙君离开的方向,以及那些阴尸所退去的方向,轻喃着:“难道是找到了那阴尸王?”

他自己一个人对付那么多的阴尸能应付过来吗?

这一刻,她也有些没底,虽然知道那沐泽仙君的实力深不可测,但寡不敌众,而且还有一个不知实力如何的阴尸王,他先前还说有阴魂,若真的围上了他只怕就算他一人能敌百,也怕应付不过来吧!

想到这,她没再犹豫,以灵力凝聚了一个防雨的结界在自己的身上便提着剑往那雨夜中寻去……

只是,顾七怎么也不会想到,她自己一头冲入雨夜中,本是朝着那沐泽仙人离去的方向追去的,可谁知,越走越发现不对劲,就像是被鬼遮了眼一样,根本走不出眼下这个地方。

“呜……”

阴邪之气夹带着阴风和夜雨袭来,虽雨水被她身上的防雨结界避开没有沾湿她身上的衣服,但那阵阵剌骨阴风却是令人寒毛直竖,那在雨夜中传来,分不清方向的杂乱低嚎更是透着一股诡异与悚然,只听见声音,却不见有任何影子。

顾七就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是遇到阴魂了,阴魂的其中一个拿手本领便是鬼遮眼,被鬼遮住了眼睛,就算是路明明在面前,也会将那里看成一面墙。她放慢了脚步,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然而,更为诡异的是,随着她的走动,忽的面前凭空出现了一间间的屋子,那些屋子里面亮着灯,隐隐的似有人在里面走动。

微靠近那屋子,在那窗口处往那屋中扫去,却不料猛然间一抺白色的身影扑出,恐惧的面容,披散的凌乱长发朝她抓来,她因那猛然扑出的鬼影而吓了一跳,就那么一会的闪神,持剑的手竟被那阴魂紧紧的抱着拽着往那屋子里拉。

开玩笑!

那屋子她若没猜错应该就是那坟墓,这阴魂竟想将她拉入那坟墓,她又怎能如了它的愿?对付那阴尸火焰不行,对付这阴魂还怕不能用火?

心念一动,另一手的火焰呼的一声窜起浮现现手掌之中,下一刻便朝那拉着她的手不放的阴魂袭去,刹那间,只听一声惨叫,以及砰的一声响声,那阴魂瞬间消失不见,就连那间屋子里面的灯火也瞬间熄灭。

“呼!”

手中的火焰在跃动着,她的火,为天火,是三足金乌的本命火焰,也是她的本命火焰,烧死这些阴魂绰绰有余了。目光朝突然又黑下去的周围扫了一眼,刚才出现的那一间间的屋子又消失不见了,四周只听阴嗖嗖的声音会伴着雨声传出,夜空中雷声一响,轰隆一声震得地面微动,

也在这一刻,她原想迈出的脚像被什紧紧的抱住一般,无法动弹半分。双脚无法移动,周围阴气猛然袭卷而来,她抬头一看,眼前一片的漆黑,可偏偏在这片漆黑中她就感觉到有阴魂在朝她靠近着,看不见的对手,只能以听力与神识来辨认,她当机立断,手中长剑在另一手的火焰上挥过,火焰直接窜上剑刃,下一刻,朝她脚下所站的地面剌去。

“噗!啊……”

明明没有看见有东西存在,可当利剑剌入地面时,却发出噗的一声以及一声鬼嚎,同时,顾七抬脚掠动步伐,因看不见阴魂的所在,她便直接朝周围的袭去,火焰夹带凌厉的剑罡之气扫过,呼的一声火焰随着窜出如同火蛇一般,她能感觉到退避不及的阴魂被烧毁消失在天地间,更能感觉到因那一剑和火焰的袭出,周围的阴气弱了很多。

她在那里寻着,试图走出这个鬼地方,可,抬头不见星辰,只有那阴沉沉下着滂沱大雨的天空,试着仔细的倾听,想要听听周围有没沐泽仙君与那阴尸战斗的声音,可,入耳的只有风声雨声以及那行雷闪电的声音。

站在雨夜中,看不见方向,就在她思索着应该怎么做时,见眼前忽的浮现着一抺光点,她盯着那抺光点看,感觉到那股光点离她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直至,她的整个人都笼罩在这光点之中也没回过神来,因为,她在那片光中看到了上一世的自己……

那一个个的片段,一个个的图像,一张张已经淡忘的面孔出现在那片光中,她看得有些怔怔失神,当她猛的想到不对劲时,迅速回过神来,然而,只感觉有一股极大的力道拉着她的脚往下一拖,她整个人就仿佛跌入了一片黑暗的深渊中一样,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当沐泽仙君回到破庙时,见庙中只有那一地的阴尸残肢,却不见顾七的身影,淡然清悠瞳眸一微微一闪,便转身出去寻找,此时,外面的雨渐雨,虽然还偶尔有着雷声响起,但风和雨都渐小了,这场雨,估计到天明之时应该会停。

在雨夜中,他白衣飘飘不沾尘埃与雨水,脚上靴子更是洁白干净如初,步伐看似踩在地上,实则却是微微离着地面踏着虚空而走,他的步伐并不快,缓慢中带着飘逸的谪仙感觉,不急也不燥,似乎并不担心顾七会有生命危险。

看似毫无目的的在这雨夜中缓步走着,实则,却是神识释放而开在这片黑夜中搜寻着,让他奇怪的是,竟只能感觉到一丝似有似无的气息存在着,而股气息更是飘渺虚无似不在这片地方。

在周围走了一圈后,他顿了下来,雨渐小,风渐停,雷鸣声也不再有,夜空中的那股阴沉的气息也渐散去,他的目光远眺,而后,又再度按着原先所走的路再走一回,这一回,走得更慢,因雨停下,被乌云遮住的月亮也探出了头来,柔和的月光微微洒落,依稀照亮着这片地方。

缓步走着,目光忽的落在了一地草地上,那里有被火烧过的痕迹,他上前蹲下查看了一番,目光忽的抬起望着前面漆黑的地方,站了起来缓步往前走了三步再停下,伸手往前一探,伸出的手有半截消在眼前,就仿佛,另外的半截伸入了什么地方似的。

瞬间明了,他收回手,迈着脚步往前走去,一入看似虚无的地方,如同瞬间落入黑暗的深渊,一见不到底,身体在下坠着,直到,他微微提气飘然落地。

入眼所见,一抺抺飘荡着的阴魂围了过来,他衣袖一拂,那些阴魂瞬间尖叫着避开,惊恐的看着他。他迈着步,一步步的往前方走去,渐行渐远,那股原先飘渺似无的气息也越来越明显。

直到,看到前方不远处,那抺白色的身影被阴魂困在中间,身上衣裙被鬼勾划破,几道伤口渗着鲜血染红白衣,看着她脸色苍白气息不稳,被阴魂鬼王提在手中似奄奄一息。

因他的到来,那些阴魂在扑上来前被他瞬间灭了鬼魂而惊恐避开,他也得以一步步走上前,来到那阴魂大鬼王的面前,看着被它提在手中气息渐弱的顾七,眸光微闪。

他没有出声,而是直接出手,身影一闪的瞬间,凌厉的攻击袭向那大鬼王,那大鬼王一惊,丢开手中顾七,与此同时,沐泽仙君伸手接住。

“仙、仙君……”顾七强撑到这一刻,看到他来,惊喜过后便是放心,那紧绷着的弦终是撑不住的断了,整个人也失去了意识的昏死过去。

沐泽仙君看着怀中的顾七,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下一刻,他扶着她坐下,他自己盘膝坐着,而顾七则倒在他的面前,他随手为她结了个结界,而后,看着那周围惊恐的看着他的阴魂,以及那不敢上前的大鬼王,双手合一,口中轻轻呢喃着法诀。

那不知是何法诀的声音一出,他的周身之边弥漫出一股耀眼光芒,这股光芒似有净化的能力,隐隐有一个卍字形的印记出现在那股光芒之中,而这股光芒所及之处,那些阴魂发出尖锐凄厉的惨叫声,随着灰飞烟灭……

当顾七醒来时,已经是清晨时分了,微睁开眼睛时便看见那清晨的阳光洒落在树木之中,她就躺在一棵树下,就那样静静的躺着,面朝上,透过树叶看着那天空。

雨后的清晨空气很是清新,还带着一丝泥土的味道,枝头上鸟儿跳来跳去的鸣叫着,这一切,是那样的美好,是那样的令人心神宁静。

“醒了?”

忽的一个清淡如霜的声音传来,让她猛的回过神的同时,更想起了原先所发生的事情,不由的一翻起身,坐起来,看到了那在另一棵树下盘膝而坐的白衣仙人。

“仙君。”她唤了一声,想到所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不知怎么的掉进那无底黑洞中,在掉落时不知何原因忽的有那么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待醒来之时,自己身边所围的皆是那阴魂,而且,那些阴魂不是她以前所遇到的那些普通鬼魂,尤其是那个将她打伤的阴魂,实力更是厉害,以她筑基修为的实力在它的手中也讨不到半点便宜,还被它手中的鬼勾给弄伤了。

想到身上的伤,不由低头一看,见伤口虽没包扎,但也洒上了药,本能的看向那一身干净洁白如初的沐泽仙君,他的衣袍未乱,白衣依旧洁白不染一丝尘埃,就仿佛不曾与那些阴尸和阴魂交手一般,可是她知道,那些东西定是被他给灭了,要不然,他们此时也不可能在这里。

沐泽仙君睁开眼睛朝她看来,那目光依旧平和淡然如初,只是那样平静的看着她:“你身上的伤清理一下,自己再上点药。”

“多谢仙君相救。”她起身道谢着,本想去帮他,谁知最后竟是他救了她。

沐泽仙君站了起来,平静无波的目光看着眼前的这片地方:“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本君要离开了,你自己保重。”说着,就要迈着脚步离开。

“等等。”她一见连忙上前拉着他的衣袖,看着一身淡然飘渺气息宛若谪仙的男子,她道:“仙君,你要去哪?”

沐泽仙君微侧着头看着她,没有说话。

顾七见了连忙又道:“仙君,我不知怎么的头还有些晕,而且又受了伤,你就要这样丢下我走了?”其实,她是想赖上他,经过昨夜,她知道他的实力真的很强,如果能拜得他为师那就最好了。

“你身上还有不适?”

“有,身上的伤隐隐作痛,而且头有些晕,身体也有些无力。”

闻言,那沐泽仙君目光落在她苍白的脸色,顿了顿,敛下了眼眸,这才走回树下坐着:“那本君便待你好了再走吧!你先去给伤口上药。”

“好。”她一见他坐下,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朝这周围看了一眼,不见了昨夜的破庙,也没有有遮挡的地方,不过好在这里除了他们两人之外便没人了,因此,她只是绕到他所坐着的大树后面换药,利落的再换上一身没破的衣裙。

换好衣裙上好药后走出来,她在他的旁边坐下,问:“仙君,那昨夜伤我的那个阴魂也杀了吗?”

“灰飞烟灭了。”

“那阴魂的实力比那些都强,是那阴魂的王?”

“那是大鬼王,实力相当于元婴修士。”

“原来如此。”难怪她不是它的对手,阴魂之中,竟也有实力这样的鬼魂,她以往遇到的那些跟昨夜的一比,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

语落,又似想起什么似的,又问:“仙君,难道你的修为比元婴修士还要高?”

沐泽仙君没有回答,只是朝她看了一眼:“你的头不晕了?”

顾七嘴角一抽:“还有点。”当下,也不再开口。

因身上的伤,以及接触阴魂后身体阳气的受损,她在沐泽仙君的吩咐下,在阳光底下晒了半天的太阳,身上的力气也渐渐的恢复了过来,那股阴寒之气散去,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

当她伸着手脚活动着筋骨起身时,见那一抺白衣的沐泽仙君站在不远处看着风景。她静立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他在看着风景,而她在看他。

极具神秘色彩的沐泽仙君,没人知道他的来历,也似乎没人知道他有多少岁了,更没人知道他的修为有多高,在华山仙门中他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但他却没有徒弟,自己一人一座峰,如六根清静的清修修士,似不染尘烟的谪仙仙人。

她有想过,也有打听过,放眼这片大陆中,修仙门派居首的是华山仙门,而这华山仙门中让她有拜师念头的便是这沐泽仙君,一个原因是他深不可测的修为和淡泊清雅的性格,另一个原因是不知为何,她觉得他很是熟悉,她不排斥他,甚至,与他在一起时很是自然随意。

只是,似乎他并没有想收徒的意念,那么,她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收她为徒呢?

心下想着,一时有些出神,就连那前方的人转过身来,朝她走来也没察觉,直到,面前被一片身影半挡着,她才抬起头来。

“你想拜本君为师?”沐泽仙君看着面前的顾七,目光平和,声音清淡如霜又透着一缕飘渺。

“是。”她点头应了一声。

“为何?”他再问着。

“自然是为了变强。”她看着他,目光坚定而不移:“我要成为强者,成为不惧任何人的强者!只有成为强者,才能不被轻易扼杀,只有成为强大的存在,才能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听到这话,沐泽仙君眸光微微一闪,看着面前的她,清雅绝美的容颜不见一丝女子娇弱的神态,那双清冷的眸子有着坚定与自信的光芒,眼前的她,让他想起了那一回在云天国时所见到的她,也是这样一双充满自信与坚定的眸子,那般的无惧无畏的对战着金丹修士。

看着她,他唇角微微的扬起一抺弧度,露出一抺淡淡的笑容:“三个月后正是华山仙门招门徒的日子,你去报名吧!若是能走到最后,本君便收你为徒。”声音一落,他迈着脚步踏着虚空而行,几步之后,一把飞剑出现在他的脚下,带着他往那天空飞去,只见那白衣在天空中飞扬着,不多时,便消失在那天空之中……

顾七正因他最后的一句话而心喜,就见他已经御着剑离开,那衣袖一拂负手而立,不带走一片云彩,走得潇洒而淡漠,然,纵是如此,她却也心中欢喜,她这是有机会了。

三个月后是华山仙门的招徒日子么?

她目光灼灼,迸射出坚定的光芒,看着那沐泽仙人离开的方向,暗暗的说着:我一定会走到最后,让你收我为徒的!

只是,此时的她若是知道这师徒的关系将来会是一面阻隔在她与他之间无法跨越的墙,只怕,此时的她就不会这般积极的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拜他为师了。

在沐泽仙君离开后,顾七也御着飞剑离开,往着华山仙门的方向而去。她想着,既然三个月后是仙门招徒的日子,那她便提前到那附近去,在那附近找个地方修炼,只等三个月后时间一到,便可就近报名考核。

在御剑飞行了半天后,傍晚时分见有一处村庄,便打算在那村庄借宿一夜明天再走。从飞剑上下来,移着步伐往那小村庄走去,来到一名正在屋外收着花生的老妇人面前:“老人家,我正好路过这里,天色已晚,不知可有地方让我借宿一晚?”

那老妇人听到陌生的声音抬头一看,不由的微微一恍神:“仙子?”

顾七微微一笑:“老人家,不知可有地方让我借宿一晚?”

“啊?有有有,仙子,仙子请这边来。”那老妇人很是激动,他们这里是偏僻山落中的小村庄,平时也没修士路经这里,此时看到顾七一身白衣飘飘一身仙气,便认定了她是仙子。

而其实也对,普通凡人对于修仙的女修士都是以仙子称呼的,在这片修仙地域中有仙人的存在,自然也有着凡人的存在,而凡人平时若是想要见到修仙之人,那得多大的福气才能见着,也难怪这偏僻小山村里的老妇人会这般的激动。

顾七只是淡淡一笑,也没再纠正老妇人对她的称呼,只跟着她进了她家的屋子,见,屋子很是简陋,但却是日常生活的东西都有。

“仙、仙子,这屋子只有老婆子一人住,我儿子一家去了城里,没回来住的,老头子前两年过世了,这后面有两间屋子还空着的,仙子,您来看看。”老妇人一脸激动的带着顾七往后面走去,来到那屋子前,打开门让她看看里里面的环境,一边说:“山村地方比较简陋,仙子不要嫌弃才好。”

“不会,多谢老人家了。”她露出笑容道谢着。

“不谢不谢,仙子您休息会,老婆子去给仙子倒茶。”她欣喜的往外走去,到了外间,就见自家屋前围了几个邻居。

“李家阿婆,刚才那姑娘是谁?我们远远瞧着长得好美啊!”

“是啊,是打哪来的?别说是你家的亲戚。”另一妇人也笑着开口说着。

“别乱说,那是仙子,仙子。她说路过这里想要借宿,我家后面有空着的房子,便请仙子住下了,老婆子给仙子送茶水去,不跟你们聊了。”那老妇人很是欣喜,对于有仙子落脚她家,这是一种很是让人兴奋的事。

那两个妇人听了相视一眼,眼中皆有着不敢相信,仙子?真的是仙子?心下想着,也迅速的跑回了自己家,跟自家的男人说着这事,不一会,这个小小的村子里的人便都知道了他们的小村子里来了一位修仙者,纷纷从自家里拿了鸡蛋啊,菜啊,花生米啊往老妇人家里送,而对于这一切,正在后院休息的顾七并不知道。

“听说修仙的人是不用吃饭的,不知是不是?”

“哪里,我听城里的人说,那要修为很高的仙人才不用吃五谷。”

“也不知这位仙子吃不吃?李家阿婆,你做饭了吗?要不要我们帮忙一起做?”朴素的村民们围在屋子前一人一句的说着,有着对修仙者的好奇,也有着对修仙者的向往。

“呵呵,好啊!你们肯帮忙老婆子才不用那么忙,看你们一个个的都送了这么多东西过来,也不知仙子吃不吃这些东西的,要不,老婆子先去问问?”

“那仙子不是在休息吗?这样去问会不会打扰到她了?”一名妇人问着。

“还是不要去问了,免得打扰仙人休息,我们先把饭菜做上来,要是仙人不吃我们再吃好了。”

“也好。”老妇人点了点头,跟着众人一起准备着晚饭。

顾七在休息了一会后,因闻到了饭香便出了门。别人修仙进入筑基期便吃僻谷丸,而她纵是会炼丹也不会去弄那些东西来吃的,放着五谷饭菜不吃整天吃那些药丸填肚子?那绝不是她顾七会做的事情。

一出门,就见那老妇人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仙子,我们村里的人都知道有仙子在这里落脚,大伙都帮忙准备了晚饭,仙子,一起去吃吧!”

“好。”她微笑着,也没拒绝,农家饭更有一番滋味,这些日子在外,她可是好久没吃过一顿像样的饭菜了,对今日的这顿农家饭还真的有几分的期待。

“仙子这边来,大伙都在前面候着了。”老妇人走在前面带路,带着顾七出了屋子,来到前面的空地上。

那里原本是各家各户晒东西的地方,如今各家的东西都收了起来,摆上了桌子端上了小菜,一个个古朴的村民们都站在那里伸着脑袋在张望着。

顾七出来便见那二十几号人,大多都是一些老人家,只有少数的一些中年人和一些小孩子,她笑着走上前,还没开口那些人便都拘束而紧张的唤了一声。

“仙子好。”

顾七微微一笑,面上的笑容柔和了她的一身气息,看着这些古朴的村民们,她轻声道:“多谢大家准备的这顿晚饭,我在这里落脚本就打扰了,没想到还让大伙这般忙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一听她这么说,原本还有些紧张和不安的村民们一个个笑了开来,终是放下了那颗悬着的心。在他们的心里,仙人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没想到也会这样的亲和,还会对他们笑,真的让他们有些受宠若惊。

“仙子快请坐,尝尝我们做的菜,都是我们的拿手小菜。”

“仙子喝不喝酒?我们有自家酿的梅子酒,仙子喝一杯看看吧!”

村民们热情的招呼着,给顾七倒了他们自己酿制的梅子酒,看到她轻品了一口后点头说好喝,一个个更是笑开了。

朴素而实在的乡村村民,宁静而悠闲的山村环境,很是让人放松,就连脚步的节奏都不由的放慢了几分。顾七也是去到哪里都好的人,在这些热情的村民招呼下,饭餐了一顿,酒足饭饱之后,她在村子中走着散着步,看着最后的一缕阳光从西边落下,漆黑的夜晚到来,村子里各家都点起了灯烛。

走了一圈后,往老妇人的家中走去,却在往回走时,忽听村口处有人在喊着:“王大伯王大伯,不好了,你家强子从山上摔了下来,一头都是血!”

夜色下的村子本就寂静,如今这声音如铜锣一声的响,不一会,小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只见各家的人都跑了出来往村口奔去,她见了也跟着朝那村口走去,打算去看看那摔伤的人怎么样。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强子怎么会摔伤的?严不严重?要不要紧?”一老汉听了颤抖的往前跑去,声音中带着慌乱之意,来到那前面,看到那趴在大壮背上的强子满头的鲜血时,整个人一惊,惊呼了一声后也晕了过去,好在被身边的人扶着,才没摔向地面。

“把人先背进屋,我看看吧!”顾七走上前来,目光朝那流着满头血的人扫去了一眼,这一眼,却让她原本淡然平静的目光顿时一缩!脸上出现了一丝的愕然。

------题外话------

又是一天的万更送上,有点晚了,囧,这顾七是看见谁了呢?嘿嘿,猜猜?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