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1 遇沐泽,万更

傍晚时分,顾七醒来,伸手摸了摸脸,感觉到那肿已经消了,喉咙处也没那么难受了,起身将脚伸下床,见脚上的伤在包扎过后已经没那么疼了,便自己解开再上了次药,再度包扎好,这才出一拐一拐的出了外面。

“主人,你的脚还没好怎么能走?你要去哪?我伏你吧!”赤虎跟在她的身边说着。看着她走路的模样,还真怕她忽的摔下去。

“不用,脚上的伤也没那么重,上了药休息了会已经没那么疼了。”她说着,看着身边身形巨大的赤虎笑了笑:“你要不变小点?”

“好。”赤虎应了一声,先一步往外走去,同一时间身体也在那一刻缩小,如同无害的小花猫一样。

顾七见了笑了笑,扶着门走出,来到隔壁间,见戴云笙正在帮凤凌天换药,便问:“怎么样?可醒了?”

“七小姐?你的腿还没好怎么就过来了?”戴云笙连忙放下药上前扶着她到桌边坐下:“你的腿还疼吗?我本想着等你醒了再帮你换药的。”

“我无事,腿上的伤我自己已经换好药了。”她说着,看向那床上的凤凌天:“他怎么样?”

“还没醒,不过药我也换好了,伤口有的很深,好在药的止收干效果不错,一些较浅的伤口已经开始凝结,我估计,最快他也在躺个三天左右才能下床,不过,那些较深的伤口有些发炎,我怕他今晚会发烫。”

闻言,顾七看了那趴着的凤凌天一眼,起身一拐一拐的走了过去,帮他把了下脉,又将他前上盖上的那层被子拿开,再拿开那盖在他背上的那层干净的布,看到那背上的伤口。

“晚上再给他换一次药,备点发烧的药,若是发烧就让他服下。”说着,她起身准备离开,却在站起之时,手被拉住,低头一看,原本闭着眼睛的凤凌天正噙着笑看着她。

“阿七。”

“你身上有伤,好好休息吧!”她缓声说着,将手从他手里抽了出来,一拐一拐的往外走去,一边吩咐着:“既然他醒了,就给他熬点粥喝,吃清淡一点的。”

床上的凤凌天看着她一拐一拐的离开,见她除了脚上的伤之外不见有其他伤,这才放下心来,想起身,就被一旁的黑衣护卫拦下了:“主子,你背后都是伤,不能乱动,扯到伤口会再流血的。”

“阿七帮我上的药?”

黑衣护卫听了眼皮一跳,看了一旁也正迈步欲走出的戴云笙一眼,这才道:“回来时是七小姐帮你挑掉背后的小石块和上药的,刚才的是换第二次站药,是那戴公子帮你换的。”

凤凌天趴了回去,眯了眯眼睛,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道:“我这一身细皮嫩肉的可顶不住那戴云笙的粗手粗脚,记住了,我的伤只给阿七换药。”

黑衣护卫头皮一麻,身体微僵,朝那戴云笙微顿的背影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应道:“是,主子。”

“本座饿了。”

“属下去看看粥好了没。”

戴云笙听着身后的话,回头看了凤凌天一眼,也没多留便出了外面,见顾七在院外的院中坐着,晒着太阳,便走了过去:“七小姐,你要吃点什么?我让人去准备。”

“粥就好了,再弄两个小菜。”她一手托着下巴,看着天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好。”戴云笙应了一声,这才往外走去。

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她腿上的伤渐好,走路已经不成什么问题,也就只是凤凌天还躺在床上养着伤,可就在两天后的一个清晨,她出去后便没再回来……

天黑之时,已经一整天没见到也的凤凌天阴沉下了脸,意识到什么,把戴云笙叫到了他的面前:“她去哪了?你是不是知道?”他怎么就大意了,没去想她会随时离开?本以为再怎么样她也会等到他的伤好再走,却不料她竟走得那般干脆,让他始料未及。

戴云笙拭了拭汗水,看着阴沉着脸的他,道:“凤公子,七小姐说她有事急着离开,让你好好养着伤,她说、说以后有机会还会见面的,让你莫要寻她给她带来不便,她还说,她谢谢你救了她一命,他日若是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她一定不会推辞。”

看着那原本阴沉着脸的男子听到他的这些话后脸色由阴转晴,戴云笙总算轻松了口气,第一家族的凤家少主凤凌天,生起气来可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他因七小姐的不辞而别而生气,却又因七小姐交待下的几句话而笑了,真是阴晴不定的人。

“她真的这么说?”凤凌天的脸色缓了缓,好看的唇角带着一抺魅惑的笑意。

“是、是的。”说着,将衣袖中的药递了上去:“这是她留给你的,是她自己炼制的理气丹,说让你每日服一回,可以让你的身体早些恢复。”

凤凌天接了过来,看着手中精致的药瓶,却是没舍得用就揣进了怀里,对他道:“知道了,你出去吧!”

然而,戴云笙却是站着没动,而是朝他行了一礼后道:“凤公子,七小姐不在这里,我打算明日便离开,你的伤已渐好,上了药便无大碍了。”

“嗯。”凤凌天应了一声,也没留他,既然阿七都不在这里了,他留下也无用。

次日清晨,戴云笙也离开了,其实,她离开时也交待了任务给他,想到那个任务,他目光微闪,在心下暗暗的下了决定,他一定不会让她失望的!

独自一人上路的顾七直接御剑飞行,目的地直奔太乙宗门,打算先去看看风逸和碧儿后再想想要拜入哪个仙门修炼。其实,她心里也略有打算,在这片修仙地域的仙门中,以华山仙门为首,她的打算是,不进仙门则已,若进仙门,则要挑最好的一个进入,居于首位的仙门里面的仙人实力深不可测,定是比较小的那些仙门要强,她既要拜师修炼,当然要挑出众的。

但凡是修仙之地,仙门所在之地,都是在远离俗世的飘渺之地,环绕着仙门的是那一望无尽头的树林与山峰,太乙宗门也不例外,位于太乙山的太乙宗门的在之地云雾飘渺,寻常人根本不会来这里,也来不到这里,这地方,非御剑者无法到来。

经过约三四天的御剑飞行,顾七来到了这太乙山下,看到那里把守着的四名太乙宗门的弟子,青衣着身,身背佩剑,笔直的守着那入山大门,还不等她走近,那几人便沉声一喝。

“来者何人?上太乙山何事?”

顾七顿下脚步,看着面前的四名青衣男子,缓声道:“我名顾七,来太乙山是想找灵德道人,不知他可在宗门中?”

四人闻言,相视一眼,其中一人道:“师叔祖此时不在宗门中。”

“那跟着他来的一男一女呢?”她再问。见四人抿着唇,只是盯着她打量着,便又道:“我弟弟不久前拜了灵德道人为师,随行的还有我的一小丫头碧儿,既然灵德道人不在宗门,他们两人可在?”

听到这话,四人的脸色缓了缓,灵德师叔祖不久前回来,带回了一眼睛看不见的少年和一名少女,后来宣布才知那少年是他的亲传弟子,而那个少女更是被宗门的宗主收入关门弟子,这事太乙宗门上下无人不知,此时听到这女子的话,更是不敢大意,若她此言属实,那不管她是什么来历,单单那两人的身份摆在那里就容不得他们有一丝的不敬。

四人低声商量了一会,便对顾七道:“姑娘请稍等,容我等上山通报一声。”那名青衣男子说着,便御上飞剑往山上掠去。

顾七见状便微侧过身静立着,看着这太乙山的飘渺似仙的景色。而在她静立看景的这时,那三名守着山门的弟子也在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眼前女子有着倾城绝美的容貌,飘渺若仙之姿,她一身白衣素雅,只有一根白玉簪子半盘着那如丝墨发,余下垂落披散身后,浑身散发着淡然与清冷的气息,看似近在眼前,却可偏偏给人一种远在天边的飘渺感觉,想到她先前所说的话,几人收回目光,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不再去打量着她。

若她所说属实,她,不是他们可以放肆打量着人。

约莫半个时辰左右,顾七听见空中传来一声惊喜的欢呼,抬头看去,一身青色衣裙的碧儿一手抓着先前那名男子的衣衬站在飞剑上朝她挥着手,口中兴奋的大喊着:“小姐!小姐!”

看到许久不见的碧儿,顾七不由的露出一抺柔和的笑容,整个人身上的清冷气息随着她的这淡淡的一笑变得柔和不少,也不再那样的让人感觉清冷而疏离,不可亲近。

而那名太乙宗门的青衣男子被碧儿那样拉着,半边身子靠着他背,让他僵硬着身体不敢乱动一下,御着飞剑落地后,那身后的的少女便放开了紧揪着他衣服不放的手,飞奔向那白衣女子。

“小姐!”碧儿欣喜的跑向她,一头扑进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她:“小姐小姐,你终于来看碧儿了,你不知道碧儿多想你!”她如只可爱的小兽一般在她的怀里蹭了蹭,忽的想到什么,抬起头来,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她:“小姐,你这段时间怎么样?没我在你身边照顾着,会不会不习惯?”

那一旁的几名青衣男子规规距距的站在那一旁,看似是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实则那眼珠子总是不经意的往那一旁的两人身上看去,着实是让他们意外啊!

他们太乙宗门上下,谁不知道碧儿不是好惹的?若说原本还没人注意到她,可当那一回,一名内门弟子因妒忌灵德师叔祖收的那个亲传弟子,可又在知道他是看不见的之后,在言语上羞辱了他,当时旁的有不少人弟子在,他们几名也是内门弟子,那时没有排到他们守山门,也看到了那一幕。

那个站在那俊美的少年身边的少女,梳着包子头的少女面容有些婴儿肥,粉嫩嫩的脸蛋明亮的眼睛,他们怎么看都只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丫环罢了,并没放在心上,可当那小丫环憨头憨脑的笑了笑上前时,竟是一拳毫不犹豫的往那名内门弟子的下巴一记勾拳,他们不知那力道有多大,只知道当时砰的一声和那名弟子的惨叫声很是响亮,惊了周围看热闹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小小丫头竟敢动手打一名内门弟子,而且那名内门弟子竟还冷不防的就被她的一记勾拳打中了,碎了一嘴的牙。当时,他们都为那小丫头捏了一把冷汗,动手打内门弟子,她有几斤几两?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他们一个个错愕不已,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小丫头趁着那名内名弟子捂着嘴惨叫的那一瞬间,挥腿便是一扫,将那名内门弟子拌倒后直接骑坐到他的身上去,先是往那名内门弟子的腹部挥了十几拳,愣是让那名内门弟子毫无还手的能力,再左一拳右一拳的往那面门上打,最后还是他们几人看着怕出了人命,连忙拉开了她,当时,记得她是这么放下狠话的。

谁敢再说我家少爷一句坏话,我就揍得他连爹娘都认不出来!

最后,她因揍了内门弟子而在内门中名声大响,但后来让整个太乙宗门都知道这位姑奶奶名叫碧儿的是,宗主不知为何,竟收她为关门弟子,这样一来,这辈分算起来,他们都得叫她一声碧儿师叔。

那一边,顾七揉了揉碧儿的头发,笑道:“这才多久没见?碧儿,我发现你长高了,对了,风逸呢?他在这里一切可好?怎么不见他来?”

“小姐,灵德道人把少爷带走了,说要一年时间才能回来,我本来要跟着去的,不过他不让,说什么他要带少爷去调理身体我不能去。”

“哦?原来他不在啊!”她还想着给他看看眼睛,没想到还真没碰上他的面。声音一顿,目光看着眼前的碧儿,笑问:“那你呢?你在这里可好?”

“嘻嘻。”碧儿忽的得意的一笑,朝那守着宗门的几人招了招手。

那几人一怔,顿了一下后便走上前来,恭敬的行了一礼:“碧儿师叔。”

顾七闻言,挑了挑眉,唇角噙着几分笑意看着眼前的碧儿。

“小姐,你看,我现在都当师叔了,嘿嘿。”她笑眯了一双眼睛,跟她说起了被收为徒的事情,最后,很是认真的道:“小姐,等我跟师傅学厉害了,我就去找小姐,到时我一定天天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那四名青衣男子听了这话,几人的头越低了,掩去了嘴角忍不住露出的笑意。这碧儿师叔好大的志向啊!跟着宗主修炼,竟就只为了将来跟在眼前这白衣女子身边当丫头,这真是……说出去都没人信。

顾七听了也是一笑,道:“行了,你就先好好在这修炼吧!知道你们在这里很好,我也就放心了。”

“小姐,那你呢?你还打算去那华山仙门吗?”

“嗯,我打算去看看先。”能否遇到一个合心意的师傅,这还是未知的。

“小姐,那你什么时候再来看我?”想到她又要离开,碧儿很是不舍。

顾七想了想,道:“你不是说风逸差不多一年才会回来吗?他的眼睛还没好,我找到了一味专门治眼的灵药,打算到时让他试试,如果在这段时间里没见到面的话,一年后我还会再来找你们的。”

“嗯,那小姐一定要记得来找我们,等师傅准我下山了,我就去找小姐。”

“好。”她笑了笑,从空间中取出一个药瓶递给她:“这个你留着,以后筑基时可以用。”

“嗯,多谢小姐。”知道是筑基丹她欣喜的接过,小心的收入空间中。

“那我走了。”

“小姐,好好保重,不要让人欺负了,那些欺负你的,你都一一记住,等以后我帮你收拾他们。”她笑盈盈的说着,看着她面带笑容的踏上飞剑,白色身影御着飞剑离去,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不由的落了下来,只剩下离别时的依依不舍和淡淡忧伤……

与此同时,在一处深谷中,灵德道人正盘膝坐在树下闭目静修,而在他面前约十米的地方,有一个水潭,不同的是,这潭中的水是冒着烟的,水中蒸发上来的水气中更是夹带着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而在这个冒着烟的水并不是热的,而是冰寒的,那些烟也是寒气弥漫而出的寒烟。

这地方,是太乙宗门的一个秘境,只有内门弟子中被挑为各峰峰主亲传弟子的人才能进来修炼,这寒冰潭的水如千年寒冰般冰冷,哪怕是修炼之人若是就那样下来,也无法承受得这千年寒潭的寒气,会被寒气入侵不消三日必死无疑。

而此时在这寒潭之中,顾风逸赤着身体浸泡在里面,那剌骨的冰寒虽然让他的身体进入一种极冷的状态,但,那透过皮肤渗入毛孔的浓郁灵力气息,以及这寒潭中的寒气半推就着,却是让他体内的气息转动得越发的浓郁,气息的形成也由薄弱而渐渐的变得雄厚。

在他的手中,有着一颗赤红色的珠子,这颗珠子正是进入这寒潭必带之物,若是没有这颗珠子在身便进入寒潭,那轻则半个月无法下床,重则三日内必死无疑。

他一遍遍的运行着他师傅所教的心法,在这寒潭之中修炼着,整整三个时辰之后,那在树下闭目静修的灵德道人便睁开眼睛看着他:“三个时辰到了,起来吧!”

寒潭中的风逸身上灵力一动,便从寒潭中跃起,同一瞬间,从空间中取出衣服穿上,这一连的动作快而熟练,几息间便已经系好衣袍站在草地上。

“师傅。”

“嗯,去林中猎些食物回来。”灵德道人对他说着,便又闭上眼睛。

“是。”风逸应了一声,便往林中走去,那蹲坐在一旁的苍见状低吼一声,也跟到他的身后。

跟着他师傅他真的学到了东西,不仅学会了听声辨位,学会了一个人生活,还学会了如何在逆境中求生,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教他技之术,却只是让他跟着他背了一本又一本的心法心经,让他熟记在脑海中,每日反复的熟读、感悟。

往林中走去,纵然眼睛看不见,但他耳朵很灵敏,尤其是修炼以后哪个方向有动物,听声辨位,更是让他渐渐的学会了不靠眼睛而用心去观看。来到林中,他站在林中没动,清如琉璃般纯净的眸子看着前方,耳朵则微动。

在他的左前方六米左右的距离,草丛中有野兔窜过,也在那刹妹子,听出是兔子的声音,他脚尖一点身影掠出,朝那方向掠去,手如闪电般袭出,一举揪住了兔子的皮毛,将它抓住。

“苍,是只很肥的兔子,今天你有兔子肉吃了。”他低声笑着,一旁跟着的苍蹲坐在地上,兴奋的吼了两声。

他一手抱着兔子,一边放慢脚步,在林中走着,踩到一些树枝时便捡起,直到捡了一大把后,才道:“苍,我们回去吧!”声音一落,苍在前面带路,吼吼的叫了几声,带着他一同往原先的地方而去。

顾七没想到,离开太乙宗门不久,自己就被人盯上了,看着面前将她围住的数十名黑衣人,她沉了沉眸子,她怎么不知道她有那么多的敌人?

然,那些黑衣人却只是将她围住,并没对她动手,似乎在等着什么一样。她抿了抿唇,问:“你们是什么人?想做什么?”杀她?这些人身上虽有杀气,但盯着她的目光不带杀气,那既然如此,为何拦她的道?

只是,那些人没说话,依旧只是站着不动,围不让她走。顾七挑眉,看着这些人,心下在想着,又是她在哪里得罪的人?这些人到底想做什么?他们想在这里耗时间,她可不想陪他们在这里干站着。

看了看天气,嗯,天阴沉沉的,风在吹着,空气湿度也大,看样子要下雨了。

她有多久没见下雨了?只是,这会在这里下雨,这周围有避雨的地方吗?心下在想着,同时也暗暗的数着五个数,在看到那些人步伐微晃了一下后,她唇角微勾,低低的笑了起来:“你们该庆幸,对我没流露出半分杀意,否则,这会就不会是中了药这般简单了。”声音一落,她脚尖一点,唤出飞剑直接御剑离开。

也在她踏在飞剑的那一刻,那下方的数十人一个个浑身无力的倒了下去,想提气去追,却提不起一丝力道来,对于这不战而自败的场面,他们愕然的同时更是心惊,若这女子对他们有杀意,那只怕此时他们一个个便是性命不保了!

越想越是心惊,此时更是庆幸,他们没有接到要杀她的命令,只是让他们拦住她,否则,如她所说,一定会杀了他们!

“怎么回事?人呢?”

一个威严而低沉的声音从空中传来,来人看到那倒了一地的人后,脸色沉了沉,目光在周围一扫,已经不见有其他人,心知,自己是来晚了一步了。

“那、那女子走了,因没接到杀令,属下不敢动手,却不料……”

闻言,踏着飞剑站在空中的那人皱了皱眉,半响没有说话,直到,好一会才扫了下方的众人一眼,对身后的人吩咐道:“看看他们怎么样,让他们继续追。”

“是。”身后跟着的一名中年男子应了一声,往下掠去。

天色渐暗,天空隐隐传来闷雷声,轰隆轰隆的响着,狂风暴雨即将来临……

御着飞剑的顾七一边要控制飞剑,无法为自己凝固起层防雨的结界,见雨越下越大,天空闪电击划过,雷鸣声轰隆一声巨响,让她实在无法再继续御着剑飞行,只能找地方落脚。

在往下四处寻找落脚地点时,见到一处有着微弱火光的破庙,当下往那破庙掠去。收了飞剑站在破庙外面抖了抖身上的衣裙,因雨水的关系,衣袖沾湿着有些贴身,再加上又是白色的衣服,略显透明。

她微皱了下眉,看了自己身上的衣裙一眼,从空间中取出披风披上,这才走了进去,然,当走进破庙时却不由一怔,那里面盘膝坐着一抺白色的身影,他的面前点着火堆,而让她怔愕的是,这个人,面容朦胧似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她却对他并不陌生。

华山仙门的沐泽仙君,他怎么会在这里?看着他身上的那股飘渺淡漠的仙人气质,以及他身上的那股内敛却依旧强大的气息,她眸光微闪,每次见到这个人,她心下都有种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是什么,只知道对他并不反应反生好感,就好像,他是一个她很熟悉的人一样。

心下虽疑惑着,但面上也没露出半分,想着毕竟是认得他,再加上他曾帮过她,便上前先了一礼:“见过沐泽仙君。”

从顾七还没靠近破庙时,沐泽仙君便知道有人靠近了,讶异于竟会有人来到这里,不过没去理会,然,当耳边听到这声音时,他却是睁开了眼睛。

“顾七?”

淡如梅,清若雪的声音带着几分的诧异响起,有人来到这里已经出乎他的意料,更没想到,这个人竟会是她。看着眼前女子绝美而淡雅的容颜,扫过她微湿的衣裙,道:“坐吧!”

顾七正因他唤出了她的名字而怔讶,心下奇怪着,他竟记得她的名字?带着疑惑与诧异在他的面前坐下,烤着火堆驱散着那股沾上雨水而带出的寒气。

“你怎么来到这地方的?”沐泽仙君清淡的声音传出,声音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静与淡漠。

“御着剑又碰上下雨打雷,有些急也没看,见这下面隐隐有火光,便下来了。”她回答着,看着面前看不清面容的他,问:“仙君怎么会在这里?”

“出不去,便在这里。”

听到这没头没尾的话,顾七愣了一下,看着他没再追问,只等他的下文。

“此处为阴地,又正逢今晚乌云遮天,阴气外涌,这极阴大煞之地,来得了,想出去可不易。”说着,声音一顿,那朦胧的面容似乎微抬,目光朝顾七看去,落在她印堂隐隐浮现的一抺乌黑之上:“看来,你最近运气不太好。”

闻言,顾七不由笑了:“呵呵,仙君说得不错,最近我是运气不好,一路不是被人追杀就是遇到麻烦,前不久还险些丧命,只不过,我这命也硬,虽是倒霉了点,倒也不至于会丢了性命吧!”

见她如此,沐泽仙君那朦胧的面容似乎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提醒道:“我先前已经说了,此处为阴地,而且是极阴之地,极阴之地对女子本就有相对的坏处,你在这里要小心了,就算是白天,也莫要大意。”声音一顿,又再道:“还有,把身上的湿有换下吧!若是意志稍弱还是病倒,随时都会有丧命的可能。”

“仙君,这极阴之地莫非是……”

沐泽仙君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缓缓的说出两个字:“鬼地。”

顾七听了眉心一皱,这沐泽仙君据说是华山仙门的第一人,实力本就深不可测,那他怎么会被困在这里?还有这个地方她御剑飞行时往下看似乎这周围也没旁物,就只有这一处破庙啊!

正想着,忽的心头一震,不对!她似乎漏掉了什么。在御剑飞行往下寻找落脚避雨的地方时,在那些草丛中似乎隐隐露出一些什么东西,因天色渐暗看不太清,再加上她急着找地方避雨也没去注意,此时回想起来,似乎,那些东西是墓碑?

她猛然起身走到破庙门口往外看,只见,天上雷鸣声不断,那一道道的闪电掠过漆黑的天空之时,紧接着便一声重重的轰隆声响起,天空中,雷声雨声风声,相互的交溶着,树木在狂风暴雨中疯狂的摇动着,哗啦啦的雨水落入地面,渐渐的形成一片水迹,因风雨的交加,天气也渐变渐冷,丝丝寒风入骨,让身上还穿着湿衣的她不由的微微颤抖了下身体,迅速退回破庙里面。

“仙君,我去后面换下衣服。”她对那沐泽仙君说着,便走到后面去,依旧是在这破庙大堂中,只是后面隔有一些板块可遮挡。

在后面迅速脱下身上的湿衣,又从空间中取出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因有些冷的原故,她的披风并没有收起,而是依旧披在身上包着自己的身体,换上了一身干爽的衣服,再加上有披风挡住那些从破庙大门吹进来的寒风,总算是让身体暖和了起来。

“坐过来。”沐泽仙君看着她,坐着没动,示意她坐过去。

顾七怔了怔,看着那双隐隐觉得有几分熟悉的眸子,那双眸子平静而淡然,如同看破红尘遁入山门的清修之人一般,如事实,这沐泽仙君也确实是一名清修之人。

他的心境之平和,非一般人能想象,那清淡的如霜却又带着几分平和的声音,就仿佛,这世间很难有什么事和物能入得了他的眼,很难有什么事和物能扰乱他的心一样。

顾七起身,走到他身边坐下,举止大方中带着随意与淡然,她看着他,目光深处有的是敬佩与信任,因为她知道这沐仙君不会害她。

这是来自心灵深处的直觉,也是她打心底浮上的自然感觉,虽不知为何会这般信任这样一个人,但她很清楚的明白着,他,不会害她。

“手给我。”

她依言,伸出了手,便见他从空间中取出一条红绳系在她的手腕上,也不知是怎么弄的,更不知那到底是什么红绳,只见那红绳上面光芒一闪,竟是的找不到连接之口。

她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条红绳,很普通,很平常,看不出有什么作用,也不知他为何要在她的手腕上系在这么一条东西,于是,她摸了摸手腕上的红绳,问:“这个有什么用?”他可不像是会随便给人系红绳的人,在她的手腕上系了这么一条,定有什么用意。

“可以在你命悬一线时救你一命的东西。”他不再看她,只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静坐着。

听了他的话,顾七又再盯着手中的那红绳看了看,怎么看都只是很普通的红绳编织而已,这东西还能在紧要关头救命?她抬眸看了看坐在身边的沐泽仙君,越看越觉得这个人很是奇怪。

怎么她就看不清他的脸上容颜?可却怎么能感觉得到他什么时候在笑?还有那双眼睛中的平静与淡然?她也算见过不少人的,却从没遇到一个像他这般奇怪而神秘的人。

似乎是感觉到她在盯着他看,原本闭着眼睛的沐泽仙君忽的睁开目光看着顾七:“为何盯着本君看?”他的声音清淡如霜,又很平静,似乎只是不解的在询问着。

然,被抓个正着的顾七却有些不好意思,毕竟那样这盯着人看是很不礼貌的,她有些讪笑,道:“我在想,为何我看不清仙君的面容?可却又能认出仙君你?”

闻言,沐泽仙君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看到她不好意思与他对视了他才缓缓的移开目光,看着外面还在下着暴雨的夜空:“你不是第一个问这问题的人,而这,就连本君自己也不清楚。”

顾七沉默了,没再问这个问题,而是转开了话题,问:“仙君,听说你是华山仙门最厉害的峰主?”

沐泽仙君转头看向她,没回答。

被他的目光看着,顾七只好再道:“是这样的,我打算找个仙门拜师修炼,而华山仙门又被称为众仙门之首,所以我有些好奇,是不是当真里面的人都很厉害?修为很强?”

他没回答她的那个问题,而是问:“你要到华山拜师?”

“嗯。”

“想拜本君为师?”他再问着,那声音依旧平静而清淡,似乎只是那么随意的一问。

而这一回,顾七一笑,问:“我拜仙君为师,仙君可收?”

沐泽仙君看着她,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移开目光,看着外面,听着外面的雨拍打着风,风使劲的摇着树,以及那时而来一声重响的轰隆雷鸣声。

“来了。”

顾七一怔,这算什么回答?正欲问什么来了?谁知,下一刻脸色骤然一变……

------题外话------

万更来了,求票票啦,有票的妹纸别留着哇,下一章节会怎么样呢?嘿嘿,期待一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