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0 引爆丹田!

知道不能再打下去了,当下,目光朝那顾七所在的方向扫了一眼。就这样走了心里很是不甘,那个女子的身体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天灵之体,若是夺了她的身体为她所有,那她就不会用担心再过几年大限将至之事,更不用再对着如今这副残败苍老的身体和面容,只差一个时机,只差一个时机!

越想越不甘心,知道自己不是这个老者的对手,她在不动声色退开之时,便往那顾七所在的方向退去,她以为无人察觉,却不知,在场的这三人都不是泛泛之辈,眼力心神皆非一般人能比,那老妪才动,他们便看出了她的意图。

“呵,没想到这老东西还想打你主意。”一身张扬红衣的凤凌天眯着眼冷笑着,那盯着老妪的目光尽显凌厉杀机。敢打他的人的主意?简直就是找死!

虽然,顾七一向都不是他的人,但,她却是他所承认的,谁敢动她一根毫毛?他定灭了他!

察觉到身边凤凌天身上那凌厉而嗜血的杀气,她朝他看去,见他侧着的面容布着寒霜,妖媚的眼眸半眯着,浑身气息涌动,似乎准备着随时动手,微顿了一下,便道:“你不是她的对手,不要上去找死。”

原本一身杀气甚是骇人的凤凌天一听到这话,那先前还布着一身冰冷气息与寒霜的面容忽如春回大地,妖媚的眼眸暖意泛动,透着丝丝魅惑幽光,笑得那个明媚开心:“你关心我?”

看着那笑得跟花一样的面容,顾七嘴角微微一抽,淡淡的别开了脸:“你想多了。”

她不过是想着,这凤妖孽上去也只有送死的份,还是退一旁的好,更何况,这本就不关他的事,而看到他在镇中大肆找她时,她就已经十分意外了,如今又这等架势的护在她的面前,意欲何为?

然而,凤凌天却是笑得分外妖娆,那溢满愉悦的眸子看着顾七,很是顺着自己的心意曲解了她的意思:“阿七,原来你竟是这般担心我,我真是太开心了。”

顾七眼皮微跳,没去应他的话,只是看着那前面以着旋风般速度朝她掠来的老妪,手中的银针做准备着,只等着时机一到便出手,然,还不等她手中的银针射出,她便见眼前掠过一抺妖娆的红色身影。

凤凌天在瞬间飞掠了出去,手中泛着寒光的利剑迸射着强大而凌厉的威压,他一出手便是杀机,锋利的剑尖直指那老妪的致命之处,握着长剑的手一抖,厉喝一声,数道剑花蕴含着杀意猛然朝那老妪袭去。

“哼!不自量力!”那老妪不屑的冷哼一声,宽大的黑色衣袍一拂,将那数道剑尖瞬间包住化解,身影一刻也没有停顿的朝顾七而去。

顾七站着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凤凌天迎上前与那老妪交手,看着那一黑一红两抺身影在半空中战斗着,发出凌厉而摄人的气流声,看着地面被老妪的掌风击出一个个窟窿,看着山道一道的树木被凤凌天的剑气所伤,那树干上纷纷出现一道道深浅不一的剑痕。

那老者往这边赶来,那老妪急于抓她,凤凌天则一再阻拦,剑尖凛冽而充斥着杀机,空气中强大的气息涌动着,那吹割得令人皮肤有丝丝痛疼的风刃拂动她的衣裙,扬起她的墨发,吹过她的脸更是让她感觉如寒冰剌骨。

“老东西!看本座灭了你!”

凤凌天阴冷的声音蕴含杀气的响起,手中利剑袭出的瞬间,凌厉的剑罡之气咻咻的传出,那老妪一见,身形猛然后退,再欲从一旁掠向顾七,却在与此同时,凤凌天手中抛出一泛着点点银光之物,那物件摊开往那老妪抛去,似有神识一般以着闪电般的速度精准的覆向那老妪,瞬间将那老妪网在里面。

顾七这定睛一看,才看清那是一张银丝带着不知名亮片的大网,那大网在网住老妪之后,猛的一收,将那老妪紧紧的困在其中,看似不怎么坚硬的银丝线,却是将那老妪的身体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鲜血染上那银丝线,更是收得厉害。

“啊!该死的小子!若让我出去,定、定将你抽筋剥骨!啊……”

那老妪的身体被银网束成一团,那银网在她的身上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她凄厉的惨叫带着令人心颤的痛呼,那鲜血染红银网,再加上那老妪狰狞可怖的面容,更显得触目惊心。

那老者踏空而来,衣袖一拂负手于身后,蕴含精光的目光扫过那地上的老妪,落在凤凌天的身上,带着几分打量。

顾七心下震惊,愕然不已。一名元婴强者居然就被这样一张网给困住了?那张网是什么网?老妪的身体在被那张银网笼罩后,全身的灵力气息尽失,再加上那银网的收拢,丝丝入皮肉,这一幕,若非亲眼看见,真的很难相信,一张这样看着不怎么起眼的银网,竟有这么大的作用。

“抽筋剥骨?”凤凌天站在她的面前,斜睨着地上惨叫不已的老妪:“老东西,你没那个机会。”

顾七只看到,在他话语落下之际,那张银网再度收拢,那老妪的身体被勒得越来越小,银丝入肉,隐隐似要切开她身上的皮肉和骨头,将她全身勒碎在这张银网之中。

“等等。”她开口说着,上前一步。

凤凌天妖媚的目光带着几分暖意的看着她,问:“阿七想亲自杀她?”

顾七没应他,只是盯着那老妪:“是谁让你杀我的?”她得罪的人虽多,但能请得动元婴修士的,她还真想不到是谁?

“哈哈哈……”

那老妪从那染着鲜血的银网中阴测测的抬起头来,猖狂的笑声透着阴寒之气在空气中回荡着,她盯着顾七,笑得阴邪而恶寒:“想知道?你过来,过来我就告诉你。”

“老东西!你找死!”

凤凌天抬脚朝她踹出数米,再迈着脚步走上前去,冷戾的声音透着杀机,妖媚的目光布满杀意的盯着她:“说!本座让你死得痛快点!若不然……本座就将你丢到野狗堆里,让你被啃得骨头也不剩!”

老妪眼底阴寒之气暴满,心中杀意腾腾,却是压了下来,盯着那面前的三人,目光一转,落在顾七的身上,身体在那银网中艰难的爬着,朝顾七爬去,沙哑的声音一边说着:“你不是想知道是谁要杀你吗?我告诉你,这个人让我毁了你的容,废了你的手脚,挖了你的眼,剪了你的舌,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想不想知道这个人是谁?”

顾七皱眉,看着那老妪,脑海中在想着是谁与她有这般大的仇恨?想到那些跟她结仇的,以那些人的实力,能请得动元婴强者出手除她?

因她在想着事情闪神,因此没有看到,那微低着头的老妪嘴角露出的那一抺诡异而疯狂的笑意,而老者和凤凌天因所站角度的问题,也没有看到那老妪不对劲的神色。

“想知道?跟我一起下地狱我就告诉你!哈哈哈……”

就在老妪那疯狂的声音传出之时,空气中猛的有着骇能的能量暴涨,察觉到那老妪要自爆的老者和凤凌天同时大喝一声。

“不好!快闪开!”两抺身影同时朝顾七掠去,老者速度虽快,却没凤凌天离得近。

顾七在那一瞬间回过神,眼前只看到那老妪疯狂狰狞的面容以及暴涨的气息,下一刻,一道红色身影向她扑来,将她抱住的同时就地滚出数米之外。

“砰!”

同一瞬间,一股强大的爆破声平地炸响,骇人的气流迸射而出十米之外,火焰就着气息窜出,呼的一声在空气中燃烧着,又瞬间消失无踪,空气中只有着烧焦的气味以及一股恶臭,那随着爆破而炸开的能量气息也在空气中渐渐的消散着,依稀可以看见,散落在地面上的那些尸体碎片。

顾七整个人懵了,有些没能反应过来,她看到了那爆破而开袭出的气流,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老妪竟会狠得下心引爆丹田自爆,将她自己炸了个粉碎,想来,她是想拉着她一块死,只是……

她抬眸,映入眼的是一片红色,在那一瞬间,她被凤凌天扑倒抱着就地滚开,他将她整个人护在身下,护在怀里,那爆破而开的气流没伤到她,但这个护着她的凤凌天……

“阿七,你没事吧?”

她还没说话,就见凤凌天低着头看着她,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额头上渗着汗水,见此,她心知他定是伤得不轻:“我没事,你伤哪了?”推开他起身之时,手在触及他的背后时,碰到的是一汪温热的鲜血。

“他的伤都在背后,伤得不轻,你小心点别乱动他。”那及时退开的老者走了过来,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蹲下身,将凤凌天扶起。

“我、我没事。”他忍着身上的剧痛朝顾七挤出了一个笑容,只是,身体的反应比他的口来得诚实多了,声音才一落,整个人便昏了过去。

“凤凌天!”

她连忙起身帮忙扶住他,同时也看到了他背后的伤,那里,红衣已经被那在爆破时窜出的火焰烧毁,而且烧伤了皮肤不止,还因气流的爆破而炸起地上的石块碎片剌入背后,鲜血一片的淋漓,那整个背后大大小小的伤口都有着石块嵌在里面,让她看了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老者看了昏过去的凤凌天一眼,又见那正朝这边掠来的一队人马,把凤凌天交给了顾七,转身打算离开之时便听顾七的声音传来。

“顾七多谢前辈今日相救。”她扶着凤凌天,看着那老者道谢着。只是不知他为何会救她?

老者微顿了下脚步,没有回头,只是道:“纵是你的资质不错,但眼下的你还没资格站在他的身边,想要与他并肩,你还得再强大点。”声音一落,只见他身影一掠,几个瞬移息便不见了踪影。

听着老者的话,顾七眉头微皱。他?谁?难道……是轩辕睿泽?

“主子!”

两名黑衣人带着人迅速而来,后面还有跟着跑得气喘喘的戴云笙,一行人看到这满地的碎尸,再看那背后鲜血淋漓的凤凌天后,一个人心头大惊,那两名黑衣人更是对着顾七厉喝:“你是什么人!”

“顾七。”

两名黑衣人一怔,看着她那完全跟原本不一样的脸,眼底有着不相信。

“愣着做什么?想看他失血而死?还不快把他送回镇里!”顾七冷着声音喝着,将人交给他们,让他们小心抬着,目光落在那从后面跑上来的戴云笙身上。

“七、七小姐?”戴云笙好一会才来到她的面前,看了看她的脸,惊呼着:“你这脸是药液过敏?”

“嗯。”她应了一声,道:“回去给我调着解药出来。”

“是、是。”看到她没事,总算是放心了,只是,目光朝凤凌天那剌着碎石的背后看去时,暗暗的倒抽了口冷气。

顾七移着脚步要走,这脚步才迈开时,腿忽的一疼,不受力的软了下去,当下揪住身边的戴云笙同时低头一看。

“嘶!七小姐,你的腿受伤了!”戴云笙连忙扶住她,看到她衣摆下染红了的一片血迹以及那微烧焦的衣角,脸上出现了担忧与惊慌:“会不会伤到骨头?怎么会站不住?你还能走吗?”

顾七扫了他一眼,声音沙哑而暗沉:“你没看见我站都站不稳?还怎么走?蹲下,背我回去。”

“啊?这、这不行吧!男、男女受授不亲,于、于礼不合。”

顾七正想说什么,忽的想到,她不是有赤虎吗?让赤虎伏她回镇就好了。当下心念一动,将赤虎唤了出来,然而赤虎一出,却是吓得那些护卫一个个惊呼一声,就连凤凌天的那两名黑衣护卫也不由的倒退了一步,警戒的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赤虎。

“赤虎,趴下带我回去。”她说着,在那些人惊诧的目光中坐在赤虎的背,同时对那两名黑衣护卫道:“就近找落脚的地方,他的伤口得处理。”

那两名黑衣护卫再不敢耽搁,连忙抬着凤凌天回镇,顾七他们跟在后面一并回了镇后,直接就近找了一处院子落脚。

“把我腿上的小石块挑出来,快点。”到了落脚的院子,她直接跟着进了凤凌天趴着的屋子,坐在床边对戴云笙说着,同时从空间中取出剪刀将凤凌天背上的衣衫剪开,不让那些破碎的衣服碰到伤口。

戴云笙知道凤凌天的伤口严重急需处理,她不想耽搁时间,当下也不敢耽误,用剪刀将她的衣角剪开之后,看着那鲜血因凝固而沾在伤口上,那衣裙也沾着若是用力扯只怕扯动伤口,不禁抬头看她一眼,见她专心在清理着凤凌天背上的伤口,当下也咬了咬牙,用水沾湿再将沾着的衣裙取开,仔细挑着剌在皮肉里的小石块。

所幸,她的伤口并不多,只是三四处,但有一处较深因此血流得较多,清理完毕后洒上药包扎好便退在一旁时,他不由暗暗的松了口气。

“你去给我配些消肿的药液来,还有一些润喉的。”顾七头也没回的对戴云笙交待着,目光只落在凤凌天背上的那些伤口上,看着挑出石块后那出现的血窟窿,不由暗暗皱了下眉。

没想到那爆破的威力竟这么大,当时那老妪明明已经全身没有灵力气息了,竟还能引爆丹田发出那么大的爆破了,如果那一刻凤凌天没将她扑倒,只怕,此时便是她躺在这里,而且这伤口定会更加严重。

戴云笙无声的退了出去,给她准备着药液。而她在房里帮凤凌天挑着石块处理着伤口,待石块全挑出后,便将那伤口清理干净又洒上药,便对一旁如同门神站着不动的两名黑衣护卫道:“他的伤口不要包扎,一天要换两次药,就这样让他趴着就行,不过久趴对心脏不好,你们找枕头给他垫着身子,让他可以半侧着身,记住不要躺平碰到伤口,醒了就来告诉我。”

两名黑衣护卫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知道了。”

“赤虎,来,带我到隔壁房。”她唤来那趴在一旁的赤虎,再度坐上它的背往外而去。

约莫两个时辰,戴云笙拿着调配好的药液来到顾七房里:“七小姐,药液我按你说的药调的,已经弄好了,你看看。”

接过打开盖子闻了一下,气味没错,倒出一些看了看,液体色泽也对,当下便仰头喝了一口,剩下的则涂抺在脸上:“我休息会,你去凤凌天那里看着,傍晚给他换一次药。”

“好。”他应着,退了出去,给她关上了房门。

赤虎趴在她的床边守着。床上顾七放松了下来,想要睡一会,可脑海中却一而再的浮现着那老者所说的话……

变强,提升实力,提升战斗力,这是她一直都想要做到的,然而,她一路走来,总会遇到一些实力比她强大的存在,而这些存在,一次次的让她知道了自己的渺小。

看来,拜师一事,她也应该好好想一下了。

------题外话------

今天更五千,求一下票票,明天万更啦啦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