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9 半路救

不远处,看着这一幕的顾七忽的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她原本还想着那老妪怎么那般恶心她,竟将那女子易成她的容颜,原来,安的是这样的心思,只是,可惜了。

那凤凌天是什么人?精明又狡诈如狐狸的妖孽,以前他就被她用这样的手段骗过,如今又怎么可能还会上当?只是,就算是他她也不能拖他下水害了他,毕竟就他们的实力,想要对付这老妪还是远远不够的,而这老妪之所以没有直接动手,想必是忌惮于凤凌天背后的家族势力吧!

“你说得不错,阿七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死?”马车上的凤凌天睨着眼睛扫了那黑衣人一眼:“去!查清楚了再来回禀!”

“是!”那黑衣护卫一怔,应了一声后迅速离开。

戴云笙步伐微晃了一下,扶住了马车以防跌倒,看着一脸阴沉目光透着戾气的凤凌天,喃喃的问:“凤、凤公子,阿七会没事的吧?”

凤凌天阴鸷的目光扫了他一眼,没有开口,目光在朝出镇门的那些人身上扫去时,不经意间,看到了那正朝这边走来的三人,他的视线落在那老妪的身上,感觉到此人身上的那股强大而骇人的气息,那是一股阴鸷狠辣的气息,哪怕已经被她敛起,仍旧让人能够感受到。

视线从那老妪身上移开,目光落在那两名跟着的女子身上,在她们两人的脸上细细打量着,只是,其中一名女子的脸微肿,看不出本来面目,那眼睛也因那肿胀而变得细小,那女子敛着眼眸,微低着头,静静的跟着,让他看不出有与顾七神色的地方,但,他本能的觉得那老妪不对劲,可再细看,也仍看不出这两人身上有一丝顾七的气息和与她相似的地方。

他并不知道,顾七为了不将他们拖下水,便谨慎的收起她以往的习惯与气息,敛着眼眸低着头走路,再加上那老妪在她身上放了另外一种香料改变了她身上的药香味,此时的她就是凤凌天站在她的面前再用他那狗鼻子嗅也嗅不出什么来。

凤凌天虽在这里把关看着出镇门的人,但,毕竟也不能将人拦下细细盘查,只能用他的眼睛和直觉来判断,此时看着那三人渐行渐远出了镇门,目光更是一暗。

阿七会在那里吗?可若在,为何她又不向他求救?若不在,那几人为何让他感到那般的可疑?

心下思忖着,看着那出了镇门往拐弯处走去的三人一眼,当下跃下了马车,对一旁的戴云笙吩咐着:“你在这里盯着,看看有没可疑的人。”声音一落,便往镇外掠去,到了外面,不由的一皱眉,看着那不见了踪影的三人,越发的觉得不对劲,当下顺着山道寻去。

而此时,在离镇门大约五百米的地方,一名衣着普通的老者从山道边的小树林走了出来,睿智的目光掠过那老妪,落在后面顾七的身上。

顾七顿住脚步,有些怔然,这老者……

“你是何人?让开!”老妪沙哑的声音夹带着一股嗜血的气息传出,声音中的威压朝那老者袭去,却不料,那老者的身上弥漫出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瞬间将那股威压给化解了。

老妪一见,阴狠的目光透着凌厉的杀意,盯着老者的目光带着打量与探究:“元婴巅峰期修士?”

听到这话,顾七心头一震,愕然的目光看着那老者,元婴巅峰期的修士?这老者竟然是元婴巅峰期的修士?她从初见他就知道这个不简单,原以为只是一个金丹巅峰修士,却不料,竟是元婴巅峰?难怪不惧这老妪的气息,难怪,能跟上她们而不被察觉。

老者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顾七,忽的,身形如同闪电一般的掠出,那极快的身影让人看不清他掠出的身法,因为他在掠出之时,那身影幻化出了数抺影子,似真似幻根本无从捕抓,待缓过神来,顾七已经被他带到了另一边。

对于这种速度以及位置的转换,顾七心头掀起惊涛骇浪,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她看着老者平静而淡漠的神情,依旧是那样的不亢不卑,一手抓着她的手臂,一手负在身后,睿智的目光看着那脸色难看的老妪。

好快的速度!这就是元婴巅峰强者的实力?这就是元婴巅峰强者的身法与修为?

那老妪看到顾七被带走,那脸色阴沉得可怕,浑身的杀意在瞬息间弥漫而出,阴寒而骇人的强大气息如同一张大网般的朝顾七和那老者铺撒而去,沙哑而难听的声音带着杀意的在空气中震荡着。

“敢在我的面前抢人?老东西!你是活腻了!”

老妪也是元婴巅峰期的修士,先前会被那老者钻了空子带走顾七,也是因为她没料到对方的实力竟与她不相上下,此时心中杀意一起,身形在掠出的同时那铺天的杀意也一并的卷出,朝那老者击去。

老者推开旁边的顾七迎上前去,两人同等修为,灵力气息不相上下,只是攻击的招式与手法不一样。两名元婴强者的交手,导致空气中气流的凝固,强大的元婴气息弥漫在这周围,让人想要呼吸都觉得困难。

顾七倒是对这股威压没什么感觉,因为她除了与圣兽赤虎契约之外,还与三足乌金有契约关系,哪怕是神兽的威压,她也能抵挡得住。

倒是那对面跟着老妪的那名女子,因两名远山强者的交手激战,灵力气息以及威压的涌动让她胸口血气翻滚直逼喉咙,胸口更是传来阵阵揪痛,如同被巨石压着一样无法呼吸,只知道在空气中气流的一个波动下,那压在胸口血的气息再度一个往上一涌,那堵在喉咙之处的鲜血猛然喷出。

“噗!”

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她整个人也无力的趴倒在地气喘不停,目光看着那从地面上交手了十几招,又打到半空中去的两名元婴强者,目光朝那对面站着如同无事人一样的顾七看去。

见她除了那脸是肿着的之外,神色没有一丝不对劲,似乎没察觉到那空气中令人心惊的元婴强者威压一般,就那样站着看着她师傅与那老者的交手。

她半俯着身体往前爬去,在接近她两米左右距离的时候,猛的一扑朝她撞去,却在下一刻被一抺红色的身影给踢飞了同去。

“啊!”

“砰!”

一声凄厉惨叫响起的同时,那女子的身影如断线风筝一般的飞出跌落地面,那一瞬间,仿佛能听见她身上骨头断裂的咔嚓声,只见那女子摔向地面后,身体抽搐了一下,惨白着的脸色带着惊恐与不可置信,她伸着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却最后因肋骨剌破了内脏而身亡,一口气上不来,下一刻便僵硬的死去。

顾七看着出现在她面前的这抺红色身影,目光微闪,张扬而肆意的红衣,妖孽而魅惑的男人,浑身散发着戾气与阴鸷,正是那凤凌天。

她讶然于他的出现,这妖孽,又是怎么看出她来的?

目光朝那从半空中交手,打到那一旁的小树林去的两名元婴强者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凤凌天,未等她开口,对方便已经转过身来看着她。

“阿七?”这声低唤,带着几分的不确定。

顾七摸了摸自己肿着的脸,道:“别告诉我,这个模样你还能认得出来。”

“呵呵呵……”

听到她的话,凤凌天笑了,笑得开心而肆意,那一直悬着的心总算因她的这一句话而放了下来。看着眼前肿着脸的她,他挑了挑眉,妖媚的目光斜睨着她,嫌弃般的道:“阿七,你这脸是怎么了?真难看,顶着这样一张脸,我都认不出来是你,若不是因看那老妪可疑跟过来瞧瞧,也不会发现,原来,还真的是你。”

“被涂了过敏的药水罢了,过段时间就好。”她说着,目光朝那山道一旁的小树林看去,见那老者没处下风,反倒是那老妪处于下风时,心下有些诧异。

“阿七,那老者是什么人?这等元婴强者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又怎么会帮你?”凤凌天看着那在交手的两人,问着身边的顾七。

“我只知道那老者是百草阁的掌事,在这镇中的这些天,我在他那里买过几回东西,仅此而已,他会出手救我倒是我没想过的。”其实,她心下更好奇的是,明明他对她就不熟悉,又是如何认出跟在老妪身后的她就是她来的?

那边,越与老者交手心越惊的老妪见情况不妙,再打下去自己怕不是对方的对手,再加上眼角又瞥见自己的徒儿被杀,心头又是愤恨不已,但她很清楚,这老者的能耐比她还强,与他交手她占不到一丝好处,只是奇怪于在这修仙大陆中,何时有这样一外老者存在着?以往怎么没听说过?

要知道,元婴期的修士并不多,元婴巅峰期的老怪更是少,那么,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到底是从哪个鬼地方冒出来的?

------题外话------

我感冒好了,谢谢美人们的关心,今天就先三千吧,星期六日也许我会万更,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