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7 身险!

顾七没在那藏宝轩久留,买了东西后便迅速离开。她怎么就忘了那妖孽有一个狗鼻子?以他的精明说不定回头一细想便会发觉是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一路走着还释放出神识探查着有没人跟着她,当神识探查到身后有人跟着时,眉头不由的一皱。

果然!那妖孽定是发现了。

在确定甩掉身后跟着的人时,左转右拐的回到院子,院中的戴云笙在调配着药沫中抬起头来,见她神色不对,便问:“七小姐,你怎么了?”

“没事。”她走上前,将空间中的东西递给他:“炼丹炉,今天开始好好的学炼丹。”

戴云笙一怔,愣愣的看着她,却见她转身已经进了房,便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东西,而后,用乾坤袋收了起来,继续调配着还没弄完的药粉。

另一边,茶楼之中,倚窗而坐的那抺红色身影面带愉悦笑意的看着下方人来人往的街道,想到那个女人时,目光中泛着一抺惊艳的光芒,他从不知她竟生得这般的美,清雅绝尘的容颜再加上她身上那股飘逸而清冷的气息,真的越发的让他不愿放手。

以前的她是那副平常不起眼的容貌他都想要将她占为己有,如今这般的惊艳绝俗,他又如何会放手呢?

只是,她怎么会来了这边?又是怎么来的?如果不是闻到她身上那股熟悉的淡淡药香,他也不会相信那完全换了一副容貌的她竟会是她。

想来,她也是认为如今的这张脸是他所陌生的,不会认出她来,呵呵,她也不想想他是谁?

站在凤凌天身后的一名黑衣人看着自顾在那笑着的主子,心底有些发怵。主子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在那笑得那么开心,难道是跟先前那个女子有关?

噙着笑喝着酒的凤凌天脑海正想着如何将她留在自己身边,就见那下面黑影一闪上了楼来,看着那上了楼的黑衣男子,他挑了挑眉,问:“如何?”

那黑衣男子一下跪倒在地,将头垂得低低的:“请主子责罚!属下、属下跟丢了。”

他没想到那个女子竟能所得昝他,他能跟在主子的身边保护着,不知道他的实力与身手都不弱,而且,追踪人还是他的拿手特长,他能将气息全部隐藏,让人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却不想,那个女子……

凤凌天的脸色一沉,唇边那抺邪魅的笑意也淡了几分,他目光冷嗖嗖的直视那跪着的黑衣人:“我不是跟你说了不要大意么?你居然还把人给我跟丢了?”

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只感觉那目光冰冷如寒冰,上头传来的威压更是让他喘不过气来,跪在地上不敢辩解,也不敢起身。

“还跪着做什么?去找!若是找不到她,本座再收拾你们!”妖媚的眼眸一眯,衣袖一拂,一股灵力暗劲袭出,那黑衣人被打翻过去,口中渗出一丝鲜血,却不敢拭擦,只恭敬的应了声是后迅速离开。

那一旁的黑衣人见了,也连忙跟着退下。好在,他们在这小镇中也有不少势力,想要找出一个人应该不难。

夜色降临之时,一抺红色的身影脚尖轻点,跃上那数丈高的围墙,看着这个并不大却挺雅致的院落,低低的笑了。目光在下方掠过时,看到那正下方竟有两间有着灯光的房间,剑眉微挑,轻身飞落而至来到一处并没有关着窗户的窗外往里一看,这一看,脸色却是微沉。

男人?哪来的男人?竟跟她住在一处院落中?

目光落在那正翻着书本的男人,忽的手中一弹,那里面的男子整个人便趴了下去,收回目光,视线落在另一间房中,他推开房门悄然潜入,看到那里面内间里躺在床上的那抺身影,眼中笑意溢出。

“阿七。”

从外面有人进来床上的顾七便醒了,看到那抺红衣,她眉头微皱了皱,明明已经将他的人甩掉了,怎么又找到她了?从床上坐起,套上外衣挑开床帐,看着那站在外间并没有进来的凤凌天。

“阿七房中留灯,是在等我?”他轻扬眉梢,妖媚的目光带着魅惑人心的流光。看着那优雅起身披着外衣的绝美绝人寰女子,眼中划过一抺灼热的暗光。

她,如墨的发丝自然而随意的披散着,白色的里衣掩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诱人身段,清眸里一片的平静与淡然,似乎,并不惊讶他会夜探闺阁出现在她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她,心中那一直被他压抑着的念想如潮水般涌出,一发不可收拾。他有多想念她?估计,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而她,总是避他如蛇蝎,让他一再的心生黯然与失落。

他想改变她对他的印象,只是,她却从不容许他的靠近,让他很是无奈,也只能像今夜这样出现在她的面前。

顾七看着他,静静的,没动,只听见外面夜风吹起窗口微发出的声音。她在思索了好一会后,才开口问:“你来做什么?”既然他已经认出她,她也无需再否认。

见她没有否认,凤凌天唇边那抺魅惑勾人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在桌边坐了下来:“今天偶遇阿七,我心中甚喜,只是,阿七却不认我,让我好生伤心,故而今夜再来一探,阿七,许久未见,我甚是想念你。”他泛着魅惑流光的妖媚眼眸直视着她清冷平静的目光,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难掩欣喜与深情。

然,顾七却是神色淡然,听了他的话,也只是微挑了下眉头,移着脚步走了出去:“你到这里来,就是想说这个?”

“当然不是。”他笑着,看着眼前的她,在灯光的照耀下,那张容颜越发的动人:“我知道以前做的有些过火,今晚过来是想告诉你,以后见了我不要再躲着我了,我就是伤害这世间的所有人,也绝不会伤害你。”

闻言,顾七清眸微闪,看着眼前这个浑身散发着魅惑勾人姿态的凤凌天,很难相信会从他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以往他们两人见面可是都闹得不愉快,几句话就想让她放下戒心?难。

“阿七不信我?”看到她眼里的怀疑,他心下不由一叹,他就那么难让她相信吗?不过,他也并未多说什么便站了起来,微弹了弹身上的张扬红衣:“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我就不打扰你了。”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还当真就那样转身离开了。

站在那里的顾七见了,眼中划过一抺诧异,这死妖孽转性了?她还以为今晚又得跟他动手呢!没想到他倒走得干脆。

见他离开,想到隔壁的戴云笙怎么没动静?便走了出去,来到戴云笙的窗口往里一看,见他趴在那里,以为是出事了,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脉博一探,知道他只是昏了过去,这才放下心来。

拿了他的外衣给他披上,便转身离开,在帮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忽的后颈一疼,整个人毫无预警的倒了下去。

一双手伸出接住了她,带着她往黑夜中一跃,瞬间消失无踪……

次日清晨,戴云笙醒了过来,伸了伸有些酸痛的手脚与脖子,身上外衣掉落地面,他一怔,拿起那外衣见地上有一枚金币,当下捡了起来,想到昨天夜里突然被击了一下,而后就失去了神识,不由的迅速起身往外走去。

“啪啪!七小姐?七小姐?”他拍着门喊着,里面却没人应,心下担心,当下推开门走了进去,见里面半个人影也没有,往那床上被褥一探,冷的。

“难道她昨夜里出事了?”想到这一点,心一慌,迅速往外走去:“七小姐?七小姐?”

“啪啪!啪啪!”

这时,外面传来拍门的声音,他心一喜,以为是顾七,连忙往外跑去,打开房门:“七小……”话还没说完,就被外面的人给惊了一下。

门前,站着一名红衣男子和两名黑衣护卫,那红衣男子俊美而妖媚的容颜让人见了第一时间会以为是女的,可当看到他眼里所蕴含着的威压与凌厉,还有那身张狂毫不掩饰的气势时,便不会再那样觉得,反而会觉得,这个男人,很危险!

“你、你们找谁?”他开口问着,眼前红衣男子的气势比起他父亲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他不自由主的生出一丝惧意,但挡在门口的身影却没退半分,不让他们进来。

凤凌天斜斜的睨了他一眼,衣袖微拂,红衣微扬,一股暗劲袭出,那挡在门前的戴云笙便猛然退后了好几步,险些跌坐在地上。

他迈着步伐走进去,悠哉随意如同自家后花园一般,看着这里面的院子,问:“阿七一大早就出去了?”迈着步伐走到院中桌边坐下。

听到他的话,戴云笙一怔,问:“你是七小姐的朋友?”

朋友?凤凌天挑了挑眉,唇边的笑意加深几分:“嗯,不错。”眼下的朋友,终有一天,他会让她倾心于他的,到时,他可就是她的男人了。

想到这,眉梢都染上了几分愉悦的笑意。

“七小姐不见了。”

原本心情甚是愉悦的他在听到这话后,整个人嗖的一声站起,脸色阴鸷得可怕,目光冰冷而嗜血的盯着戴云笙:“你说什么?”

被他吓了一跳的戴云笙微缩了下脖子,却仍道:“昨夜不知谁将我打晕了,我刚去拍七小姐的门,她不在里面,就连被褥也是冷的,我猜想,应该是在昨夜就不见了。”

他的话一落,凤凌天整个人如同一阵旋风一样的朝顾七的房间掠去,目光掠过房中一切,没有打斗的痕迹,走进内间往那被褥一探,确实是冷的。

他的目光阴沉而可怕,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心中焦急又担忧。阿七的能力他是知道的,就是他想在她的手中占几分便宜也困难,可眼下却不见了。

是被人抓了?若真是被人抓了,那人的实力定高出她许多,否则不会连一点打斗的痕迹也没有。

想到她不知落在何人手中,他的手心都渗出了汗水,转身看向他的两名黑衣护卫:“给我找!就是把这小镇翻过来,也得把人给我找到!”

“是!”两名黑衣护卫见到这般阴沉可怕的主子,心不由微颤了一下,迅速转身离开,调动他们在这小镇的势力,全力搜查那名女子的下落。

另一边,顾七在昏迷中恢复了神识,未睁开眼睛便感觉到有一双冰冷的手在她的面上游走着,脸上时而传来火辣辣的感觉,时而又透着冰凉,想要睁开眼睛,但眼皮却沉重得让她无法睁开,只知道整个身体都没有力气,挣扎着,想动,最后却又陷入昏迷。

那只在顾七脸上游走轻抚的手,苍白而枯瘦,有着尖长的指甲,看着似鬼爪一般的可怕。他浑身罩在宽大的黑色披风之中,头上还带着罩着,看不见他的面容,但,那黑纱之后的那一双眼睛,此时却是带着兴奋与激动的看着昏迷着的顾七,看着她那绝美的脸蛋。

“美,真美……”

声音传出,沙哑而暗沉,却是老妪的声音。她那枯瘦的手指沾着药液,往顾七那脸蛋上抺着,动作是那样的仔细,那样的轻柔,似是很爱惜那一张绝美的脸蛋儿似的。

“师傅,那人不是说要杀了她?”站在一旁的是一名穿着薄薄轻纱的女子,此时,她用着看死人般的目光看着那昏迷着的白衣女子,心下暗自冷笑着。

生得绝美又如何?落在她师傅手中,她没有活命的机会。只是,她师傅今日却似乎有些异常,到底是因为什么?正想着,猛的一股凌厉阴寒的掌风朝她袭来,强大的威压以及那如恶狼猛扑一般的气势,让她连闪避的机会也没有,整个人就被拍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向外面。

“噗!”

胸口传来火辣辣的剧疼,她看着地上自己喷出的鲜血,惊恐的爬了起来跪在地上猛磕着头:“师傅息怒,师傅息怒,弟子再也不敢多嘴了。”

“滚出去!”沙哑而暗沉的声音透着阴寒与狠厉,那黑纱下的目光阴冷如蛇,被她扫了一眼,整个人如置身冰窖之中。

------题外话------

今天更新的时间比平时早,其实嘛,今天发烧了,本打算请假的,想来还是写几千字放上来吧,现在脑袋都是沉得,别嫌少,最近真没什么精力,有时间时,我会尽量多更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