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5 夜探!战!万更

“四公子,家主吩咐,你不能出院子。”

当护卫冰冷的声音响起时,戴云笙才缓过神来,见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院门边,一脚还没迈出就被那守着院门的两人拦住。看着面前的护卫,他沉下了脸,道:“告诉我父亲,我要见他。”

这两名护卫听到他毫不结巴的话,不由微怔了一下,两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走开去前院通护,另一人则依旧守在原地,而除了这院门口的两人之外,院中还有两名侍女站在一旁垂低着头,看是侍女,然,那两人也是两名炼气期的修士,都是被派来盯着他以防他逃跑的。

戴云笙走回院中的桌边坐下,心里暗暗有些紧张。他胆怯,面对他父亲时心中会胆怯,一直以来他就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仿佛不是他的儿子,只是这个府中不起眼的下人,他仰望着他,从小时候的孺慕之情渐渐的变淡,如今,血脉亲情这四个字他早已心灰意冷。

他只是个结巴,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儿子,他不会说讨好的话讨他开心,更没有令他父亲骄傲的地方,在外流浪修炼好些年,他们也不曾过问半分,只有在要利用他时才会想起他。

儿子?他这个儿子当得可悲。

坐在桌边呆呆出神,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听到那威严而冷漠的声音传来才缓过神来。

“你要见我?”一身锦衣华服的戴家主负着手迈步走了进来,威严而锐利的目光落在戴云笙的身上。

“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离开?”他站起来,平视着他的父亲,要想明白后,原本紧张的心情也渐渐的放松下来。

听到这并不结巴的话,戴家主眸光微闪,目光落在面前的这个儿子身上,眼中只有威仪与严厉:“我已经说了,你必须留下来联婚,这是对家族大有好处的事情,以后,就不要再出去了。”

“可我也说过,我已经不属于我自己的了,我的人已经属于我的主子,只有她才能决定我的去留。”

“哼!区区一个小女子,有何本事要我戴家的公子去给她当小厮?更何况,你在这里已经三天了,她若真想寻你,早就来了,一个小小女子如何敢与我戴家为敌?我看她是知我要留你,已经自行离开了。”

闻言,戴云笙的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她不会的!她会带我一起走!”

“她若敢来,我就让她横着出去!”阴冷的声音透着狠厉与杀戮,让戴云笙心惊的同时,更是心凉,愕然的看着面前这面露凶杀之色的父亲,第一次,感觉到他竟是这样的可怕。

“你给我好好呆在这里,不要想着逃出去!”他沉着声音警告着,威严的目光扫了他一眼后,便转身离开这里。

戴云笙怔怔的站在原地,只知道心头泛起阵阵寒意,好半响,他才回过神来,看着那早已不见身影的父亲,他抿了抿唇,转身回房。

夜色降临,守在戴云笙院中的那两名护卫和两名侍女忽的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哪来的香味?好似花香。”一名侍女说着,朝周围看了看,然,这院子简陋得很,压根一朵花也没。

“嗯,真好闻。”另一名侍女也说着,深吸了口气,可不消一会,两人竟是砰的一声倒下。

“怎么回事?”院门处的那两名护卫见了,迅速上前来,可也在闻到那股香味后,意识到不妙,想到闭气却已经晚了,两人步伐微晃了一下,也跟着倒了下去。

听到外面的声音,房中的戴云笙打开房门走了出来,将他们四人拖到一边,将其中一名护卫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打扮成护卫的样子这才往外面走去。

而在另一边,顾七在夜色降临时也悄然潜入这戴府中,身披黑色斗蓬的她将身上的白色衣裙掩得分毫不露,一身的漆黑如同与黑夜溶为一体,让人无法察觉她的存在。

也不知那戴云笙在哪个院落,更不知那冰灵宝盒被放在哪个地方,她只能暂时藏身于一棵大树上,看着下方行走着的护卫与下人,先听听他们低声议论着的话。

听那些下人们说的八卦无非就是戴府联婚之事,以及一些姨娘又在打骂下人的一些小事情,她静立树上,目光掠过所见之处,忽的,见不远处墙角边,一抺身穿护卫衣裳的男子正在攀爬门墙,眼见就要翻过那面墙了,可一个不察又从上面摔了下来,那人一摔下来,她依稀看见那面孔,正是戴云笙那个呆子。

“嘶!”

重重摔了一跤,声音惊到了不远处的两名巡夜的护卫,那两人迅速而来之时,当看到那摔在地面的人时,顿时厉喝:“什么人!”

戴云笙惊愕的抬头,看到那两名护卫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跑!只是,人还没爬起来就被两人抓住了。

“四公子?”两名护卫在看清是何人后,也不由惊呼一声,也在这时,被抓住的戴云笙一扬手,一把药味弥漫而开,那两人吸入了药味,身体一软也倒了下去。

戴云笙轻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此时,仍能感觉到心脏那里在猛跳不停,这样的事,以前他是压根不曾做的,可这做起来却又这样的顺手,真让他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一个会使坏的人?

正打算再爬墙时,忽的一只手往他肩膀上一搭,他脸色顿时一白,手中的药准备再出手时,却不料传来那并不陌生的清冷声音。

“是我。”

顾七站在他的身后,脸上神色清冷,只是那唇角却是噙着一抺淡淡的笑意,看着这个背对着她僵硬着身体的戴云笙。

“七、七小姐?!”戴云笙惊喜又愕然的看着她,他没想到她真的来了,这戴家,此时是这样的危险,她却这样就来了!

“嗯。”顾七应了一声,目光在地上的那两人身上掠过。

看到她扫向地上两人的目光,戴云笙有些无措的站着,第一次使坏,就让她给看到了,想了想,不由紧张的辩解着:“我、我父亲不让我离开,我、我只能,只能……”

“我知道。”她淡笑着,问:“你可知你家收藏珍物的地方在哪?”

“啊?”

“你家收藏宝贝的地方在哪?”她再一次问着,清晰而直接。在说话的同时,她蹲下身,从空间中取出药物灌入两人的口中。

听清这话,他有些愕然,却仍道:“在、在前院的书院的暗室里,可、可那里有实力高强的人把守着,而且里面的暗室我不知怎么打开,那里,只怕是进不去的。”未了,他又问了一句:“七小姐,你、你给他们喝什么?”

闻言,顾七唇角微勾,一抺诡异而狡黠的笑意在眼中一闪而过:“进不去?事在人为罢了。”声音一顿,又道:“一种可以让他们忘记刚才发生的药物,走吧!告诉我应该走哪个方向。”她伸手将他衣襟一提,带着他跃上屋顶,按着他所指的方向,往那前院而去。

戴云笙怔怔然,好半响也没缓过神来,一种可以让他们忘记刚才发生的事情的药物?这世上有这样的东西吗?他怎么不知道?

不多时,两抺身影落在前院一处屋顶上,借着夜色的掩护,并不容易让人发现。戴云笙指着不远处的一处院子,道:“你看,那院子就是我父亲的书房,听说在这书房里有一个暗室,那还是有一回二公子说的,说他进去过,里面放着很多的宝贝,不过那地方,我没从进去过,也不知里面怎么样,七小姐,这样进去会不会有危险?那守着书房的两人是筑基期的修士,我们一靠近只怕他们就会发现了。”

顾七斜睨了他一眼,问:“你刚不是用了药吗?把那东西往空气中一撒,他们还不一样得倒下?”

被她这么一说,他脸色一红,好在夜色的遮掩下看不清。将衣袖中的药物拿了出来,道:“这个我、我加重了药量的,但对付筑基修士不知行不行。”

“试试不就知道了。”声音一落,她带着他悄然来到那院子的上风处,让他将手中的药摊开,让药粉随着夜风吹散着,弥漫在空气之中。

两人盯着那下方的两名筑基修士看着,不多时,便见那下方的两人步伐微晃了一下,紧接着,整个人便倒了下去。

看到两名筑基修士也这么容易被放倒,顾七回头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有潜力。”

戴云笙赧然,一颗心扑通的乱跳着,第一次做坏事,还是在他家里,这种感觉……真的是让他一颗心七上八下,兴奋当中又带着一丝的紧张与不安。

顾七将他带了下去,上前探了探两人的脉博,确定两人短时间里不会醒来,这才迅速上前推开那扇门进去,进了里面便从空间中拿出夜明珠,照亮着房间,一边摸索寻找着机关。

看着顾七在寻找着机关,戴云笙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他想帮忙,却不知怎么帮:“七小姐……啊……”正想迈步上前,却被椅子拌了一脚,整个人扑向前去,这一撞,竟到了那书架,也许是因他那用力的一推,那面书架竟是自动转了过去,瞬间将他整个人带入了暗室。

顾七回头正好看到这一幕,诧异的挑了挑眉的同时,更是轻笑一声,迈步上前一推,那书架也转了过去,便见到那戴云笙滚落在楼梯下方:“没事吧?”

“没、没事。”他连忙应着,拍了拍身上的尘起身,虽没事,但却被那楼梯撞得不轻,身上多处疼痛。

走了下来,顾七见这里面墙上嵌有几颗较小的夜明珠,但也将这里面照了个通亮,约莫四十平方的地方,排着好几排的架子,架上摆放着一些珍玩,以及一些灵宝之类的东西。

她迈着脚步在里面走着,一排排的看着,一边说:“帮我找找冰灵宝盒有没放在这里。”

“冰灵宝盒?”他怔了怔,问:“长什么样的?”他没见过冰灵宝盒,只是有听说过那似乎是可以保存灵药不变的灵盒。

“白色冰盒,找找看有没有。”

“好。”他应着,迅速帮忙找着,不多时,在最后一排架子上看到一个红色大盒,打开一看,里面正正是一个白色的冰盒,心一喜,连忙喊道:“七小姐,在这里。”

顾七走过去一看,正正是那冰灵宝盒,当下唇角轻扬:“不错,就是它了。”将盒子合上,连同那红木盒中一并收入空间中,一边挑着眉头问:“这是你家的东西,你有没什么想拿的?”

“没。”他摇了摇头,他并不需要这里的东西。正说着,就见她一转身,将那些架子上一些贵重的东西收入空间中,不消一会,就将这架上的东西清空了一半有多,只依稀剩下一些东西放在那架子上,看得他一阵目瞪口呆。

“七、七小姐……”

“嗯?”她回头扫了他一眼,无声询问着。

“你、你拿这么多东西,要、要去做什么?”他艰难的咽了咽口水,这么多东西不见,明天他父亲会不会气疯了?也在这一刻,他才知道为何她先前要灌那两人喝下那药物,她是不想让他父亲知道是他带她来这里的吧!想到这,心头不由的一暖,就是与他有血脉关系的亲人,也不曾这般为他想过。

“卖钱啊!最近我有点缺钱。”她扬唇一笑,这一笑,让她那清雅绝尘的美丽容颜多了几分狡诈与邪恶,看得他好半响也没能缓过神来。

“走!”把东西收好后,她往外面走去,后面的戴云笙紧跟着,两人出了书房,顾七拉着他飞掠而起,几个瞬息便不见了踪影……

他们连夜便离开了奕城,走得悄然无息。而戴家的人在后半夜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些倒下的护卫,当禀明了戴家主,到发现书房暗室里的宝贝不见,到戴家乱成一团,这一夜,戴家主可说是气得牙狠狠,当夜就吩咐人去寻找,只可惜,顾七和戴云笙早就离开了,而戴家的人虽知戴云笙不见了,但也没怀疑到他那里去,毕竟戴云笙有多少斤量他们还是知道的,一个说话都会结巴的人,又怎么能在戴家这么多的护卫眼皮底下悄然无声的卷走那么多的宝贝?

“给我找!到底是谁潜入的府中?一定要把这人揪出来!”大厅中,戴家主大发脾气,底下的人一个个大气不敢喘一声。

“父亲,说不定就是戴云笙勾结外人偷了我们府中的宝贝!”那戴云高在一旁说着,虽说这事他也不相信会是戴云笙那傻子干的,但,那呆子却在今晚也不见了,此事总感觉跟他脱不了关系。

“找!无论是不是他,都要把他给我抓回来!从今天开始,府中巡夜的护卫再加一倍,竟让人来去自去的在戴家偷窃,将我堂堂戴家当成什么了!”他厉声怒喝着,拳头紧紧的拧着,气得血液翻滚,心头起伏不停。

而在另一边,顾七带着戴云笙出了奕城,却不料在城外遭遇了埋伏。看着眼前这些将他们团团围住的黑衣人,再看那从黑衣人身后走出来的那名老者,她眯了眯眼。

“单老这大半夜的不睡,竟在这里等我?”清冷的声音噙着意味不明的情绪,那清幽的眸光直直的落在那单老的身上,眼中暗光流动。

跟在她旁边的戴云笙看到这场面与架势,吓得有些腿软。这些人想干嘛?杀他们吗?那公会的单老为什么要杀他们?他以往就是独自一人也不曾遇到这样的伏杀场面,看到这三十几个黑衣人将他们围住,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杀气,他只知道,这一刻的心惊得扑通扑通直跳,两条腿也在颤抖着。

倒也不能怪戴云笙会惧怕,毕竟,以前的他从来不曾遇到这样的场面,突然见到这样杀气腾腾的场面,而且这三十几名黑衣人围杀的对象还是他们,他一个没什么战斗力的人,又怎能不害怕?

“老夫在此恭候多时了!”单老眯着阴狠的目光,他站在黑衣人的前面,负手而立,以着一种看待死人的目光看着顾七,就仿佛知道,她,绝对活不到见明天东升的太阳!

他的自信是有缘由的,在他看来,眼前这人也不过只是一名女子,一个女子能翻出什么浪来?更何况,他在她身上感觉不到有战斗力气息的存在,想来,应该就是个炼丹师,而身为炼丹师,一般也没多少战斗的实力。

从他输掉会长一职那一刻起,他就在准备着,准备着将这个坏了他大事的女人诛杀!为此,他已经在这里埋伏了整整一天,此处是出奕城的必经之道,这个女人并不会在公会久留他是知道的,为了不出一丝意外,他花高价所请之人一个个都是顶尖的杀手,她,今晚绝对没有活命的机会!他要她死在他的面前,看着她凄惨的死状,方泄他今日之辱与恨!

顾七唇角微勾着,目光在那一个个黑衣人身上掠过,清雅绝尘的容颜上淡然清冷的神情不变,就连声音也依旧是那样的随意与悠哉:“单老想取我的性命,居然会自己也跟着过来,真是意外啊!”

“老夫不亲眼看着你死,心中愤意难消!你应该庆幸,能让老夫亲自来这里看着你被他们杀死!”他阴沉着声音说着,看到她的随意与悠哉,心中只觉得,她是在强撑着,一个女子遇到这样的场面,相信此时心里已经惊得直打鼓了。

“单、单老,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可是医药公会的副会长,你怎么能买凶杀人!”纵然此时心中又惧又惊,但戴云笙仍是质问出声,他并不知道这几天发生的事,因此,觉得这单老与七小姐没怨没仇,不应该这样买凶杀人。

“副会长?哈哈哈!”他仰头大笑着,笑声阴寒而让人心惊:“若不是她!今天老夫便会是医药公会的会长,何来副会长一说?这个女人不识天高地厚,坏我大事,我定叫她后悔来这奕城走这一趟!”

相比戴云笙的惊惧与颤抖,顾七显得太过淡定与悠哉了,她挑着眉头看着那一脸阴狠杀意的单老,唇角的弧度加深了几分:“哦?单老就这么肯定这些人能取我的性命?就不怕……杀我不成反被我所杀?”

“就凭你?哈哈哈!”

他根本不将顾七的话放在眼里,看着那她淡定的神情,他一抬手,阴沉着声音喝着:“给老夫抓住她!先不要急着杀,要慢慢的折磨着,一刀一刀的切下她的肉!老夫要看着她凄惨的死去!待她断气后,再将她的人头割下送给那龚老头,老夫相信,这份大礼他一定会很喜欢的!”

就在那单老阴狠颠狂的声音一落下时,那三十几名黑衣人一拥而上,手中利刃纷纷朝她而来。看到这一幕,她清眸微眯,唇边的笑意隐隐透着几分的诡异,她就站在那里不动也不闪,直到,那些人来到她身前三米之处时,清冷的声音这才传出:“赤虎!”

“吼!”

一声虎啸猛然响起,就在那虎啸响起的同时,那些黑衣杀手们只知道瞬间一股强大的威压覆盖而出,弥漫在这片天空之中,压得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就连动作也慢了许多,甚至,再调息而起时,竟是一股鲜血直冲喉咙猛的喷出。

“噗!”

“啊!圣、圣兽!”

“快、快跑!”

一时间,惊恐的声音响起,那些黑衣人看清那头猛虎竟是圣兽级别时,那先前蕴含着杀意的眼中如今只剩下无尽的恐惧与惊慌。圣兽啊!那可是相当于元婴修士般的强者,他们就算是顶尖的杀手,在这圣兽的威压之下也别想还有那个胆敢去攻击那女人。

本以为接的这个任务很容易,只要取了那女人的命便可完成,谁知这女人竟然有圣兽当契约兽,这样可怕的人物,又岂是他们能杀的?这一刻,他们一个个只想逃离,逃得远远的,因为他们清楚,再晚一会,定会被那圣兽撕破了肚腩,那死状,绝对会惨得不能再惨!

“嘶!啊……”

也就在那一瞬间,赤虎扑出,锋利的爪子划下,瞬间便杀了两名黑衣人。看着那两名倒下的黑衣人脖子处被划开的动脉,鲜血如同泉水般涌出,身体在地上抽搐着,惊恐的瞪在着眼睛伸着手想求救,可,最终连一口气也没能咽下便断了气。

“别跑!杀了她!杀了那个女人!抓住她你们才有活命的机会!快!抓住她!”

单老在看到圣兽从顾七的身上闪出之时,也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女子竟然有一头如此强大的圣兽,若早知道……若早知道……他也不会这样轻率的取她性命,如今后悔已经来不及,只能让那些黑衣人拼尽全力先将她抓住,也许,他们方能在那圣兽锋利的爪子下保住一命。

一旁的戴云笙早就吓傻了,他震惊的站在顾七的身边,双腿还在颤抖着,目光看着那头威风凛凛的猛虎,那、那、那可是圣兽啊!她、她竟然有一头圣兽!难怪,难怪她从一开始就不担心,难怪她并不将这些黑衣人放在眼中,圣兽的战斗力可是相当于元婴强者,别说是三十几名黑衣人,就是再加一倍,也奈何不了这圣兽半分。

顾七静静的站着,白色的衣裙,黑色的斗蓬,在夜风中飞扬着,清雅绝美的容颜,清冷淡漠的神色,静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黑衣人的惨叫声,鲜血溅落洒在地面的腥红,以及那弥漫在空气中的浓郁血腥味,无一不在昭显着,这一场战斗的血腥……

她的目光在周围掠过,视线落在那一脸惊骇,渐移渐闪打算逃离的单老身上,眼中闪过一抺暗光,吩咐道:“你站在这里别动。”声音一落,也没理会戴云笙的怔愕,身影如同鬼魅般的一闪,在掠过了数名黑衣人的同时,那数名黑衣人连惨叫的时间也没有的便倒了下去,而他们,身上只有一道伤口,便是在致命的喉咙处。

“单老,你不是要杀我吗?这是要去哪?”一个闪身,人已经站在他的面前,手中,一把滴着鲜血的匕首在夜色中泛过一丝骇人的寒光,看得那单老不由自的倒退了一步。

“你、你……”

他退后着,衣袖中的手却是微动,可,却在下一刻,原本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女人已经来到他的身侧,手中锋利的匕首已经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只感觉到那从匕首上散发出来的杀气与那股冰冷,一颗心猛然提起,悬在半空中下不来,更是连呼吸也不由的屏住了,就怕自己的一动,那锋利的匕首就会划破他的喉咙,让他丧命。

“我?我很好,倒是你,就有点不太好了。”她的声音低中带笑,只是那笑意却莫名的让人心头发怵,那架在单老脖子上的匕首往下一压,便出现了一道血痕:“我劝你,手不要乱动,要不然,我就先把你的手砍下来,我这匕首可是削铁如泥的宝贝,相信,单老的手应该没铁硬吧?”

这话一出,单老那还打算动的手瞬间不敢再动,僵硬着身体,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极为难看:“你、你想做什么?杀了我,对你没有好处。”

“呵呵……”她轻笑着:“单老不用紧张,我也就想着试试单老先前所说的那个方法,就是不知把你身上的肉一片片切下来,你会怎么样?”

单老的脸色瞬间一白,身体也微不可察的一抖,这一颤抖,让脖子处锋利的匕首又是一划,脖子处的伤口又深了一分,鲜血已经不再是渗出,而是流了出来,滴落衣襟之上。

“若是你不起杀意,我也许会放过你,只是,单老,为恶之人终有恶报,你今晚这般厚礼,我又岂能不礼上往来?”

她笑着,声音中透着的杀气让单老感觉到了,他想救饶,可,他也清楚纵是求饶她也不会放过他,只能抿着唇,紧咬着牙站在那里,是他大意了,是他没打听清楚她的底细,若不然,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只是,让他就这样死去,心中甚是不甘:“你到底是谁?”

“死人,是不用知道的。”她的声音一落,手中的匕首一划,那单老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至死,眼睛也睁着。

收起手中的匕首,她看着那被赤虎撕杀的一地尸体,三十几名黑衣人,无一幸存。空气中的血腥味飘散着,赤虎来到她的身边,讨好的在她的身边蹭了蹭:“主人。”自跟了主人她就不曾叫它出来过,今晚总算是帮上忙了。

顾七伸手,顺了顺它的虎毛,摸了摸它的头:“干得不错。”抬眸,见那戴云笙整个人吓傻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便唤着:“还愣着做什么?过来。”

听到她的声音猛然回神的戴云笙心头一震,连忙上前:“七、七小姐。”步伐微往顾七的另一侧移去,不敢靠近那头强大而让人心惊的圣兽。

“吓到了?”她微挑起眉,睨了他一眼。这胆子,还得历炼啊!

“没、没。”他否认着,却在她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垂低下了头:“吓、吓到了。”

“去,把他们身上的乾坤袋都收起来。”她示意着,自己则将那单老的空间戒指取下,收入空间中,而后翻身跃上赤虎的背:“赤虎,你带我们走一程吧!”

“好。”赤虎应着,回头朝那戴云笙看去。

戴云笙在收好那些东西后,走了回来,却不敢靠近:“七、七小姐,我、我走就、就行了。”让他骑坐这头圣兽,他哪里敢?

“上来。”顾七扫了他一眼,声音清冷。

听到那声音,他只能硬着头皮上前,爬上去却不敢去揪着圣兽的虎毛,一度滑了下来,最后还是顾七伸手将他拉上虎背。

在赤虎的步伐下,他们如同在林中穿梭一般,夜色中,只感觉风声在耳边掠过,也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漆黑的天色渐渐的明亮,东方升起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时,他们也到了另一个小镇的郊外。

“主人,我能不能跟着你啊?”赤虎有些不舍,它也想跟在这外边看看这外边的世界,跟在主人的身边,有危险时第一时间可以保护她。

顾七看了它一眼,拍了拍它的脑袋:“你可是猛虎啊!且不说你已经是圣兽级别,就是你这庞大的虎躯一进镇也会吓死不少人。”

它听了忽的眼睛一亮,道:“这个容易,我可以缩小啊!”说话间,只见它身上光芒一闪,原本威风凛凛的猛虎,眨眼间就如一只小花猫一样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咦?”她一怔,没想到它还能缩得这么小。虎与猫本有几分相似,这般小的模样,看着压根就没人会想到它是一头猛虎,只会认为这是一只小猫。

“呵呵,这小小的模样真萌。”她弯腰将它抱在怀里,轻轻的抚着它的头:“嗯,不错,这么小的话就不成问题了,那你就跟着吧!不过,进了镇不可开口说话,只能以神识与我交流,以免吓到人了。”

“是,主人。”赤虎心下也欣喜万分,蹭在她的怀里十分舒服。

倒是一旁的戴云笙看了有些没反应过来,那样一头威风凛凛的猛虎,突然间就成了一只小花猫了,这、这估计谁见了也不会知道,这看似无害的小花猫的恐怖战斗实力吧!

“走吧!”顾七唤了戴云笙一声,便抱着怀中的赤虎往镇中走去……

而在另一边,黑木家中,一身红色衣裙的黑木傲霜走进一处院落中,见那院中的男人坐在院中的树上,抬头看着那天空怔怔出神。她静静的站着,静静的看着,半响,才出声:“浩天,你在那里做什么?”

“我在看星星。”树上的人头也没回的应着,目光依旧盯着那天空。

黑木傲霜一皱眉,看着此时这正午微烈的太阳。星星?大白天的哪来的星星?想到他的症状,不由的微微一叹:“下来吧!我给你带了吃的过来。”

“嘘!别吵,我在看星星,最亮的那一颗最漂亮,那是小七。”他在树上,透过树叶间的缝看着天空,那叶缝间的亮光闪烁着,在他看来就是星星。

“小七要是知道你不吃饭,一定会生气的。”她走到桌边坐下,示意身后婢女把端来的东西放上。

也就在她说出那话之时,树上的顾浩天这才朝下方看来:“小七会生气?”

“嗯。”她应着,看着婢女摆好的吃食,继续道:“下来吧!这些东西刚做好的。”

“小七会生气?不吃饭小七会生气?那我下来。”他自己在树上呢喃着,忽的就从上面跳了下来。虽然变得疯疯颠颠,不过他的一身实力却在他们的治疗下恢复如初,一身实力仍在,只是疯颠的他却也不懂运用,只有在本能的时候才会动用。

把面前的饭递到他的手里,夹了些菜放上去:“吃吧!”她的声音也是冷冷淡淡的,不过,顾浩天若不是因为有黑木家人的照顾,只怕被搜了魂的他也活不到现在了。

“吃吧!”他学着她,也给她夹了菜。

看着自己碗里的菜,黑木傲霜目光微动,看着眼前这个胡扎满脸浑身透着疯颠之气的顾浩天,一时间,竟不知应该说什么,只有一声轻叹从心底传出。

如果顾七看到她父亲变成这样,只怕,会心疼死吧!找了这么久,竟一点消息也没有,也不知她是在哪里……

与此同时,在小镇落脚的顾七怀中抱着小猫,身边跟着戴云笙走在大街上,看着这小镇街道上卖着的东西。她神情淡然而悠哉,打算在这小镇住几天再走,也能休息一下,顺便逛逛这小镇里的商铺,买一些用得上的灵药制好后以备不时之需。

跟在她身边的戴云笙看着她一路逛的都是一些灵药店,便问:“七小姐是打算买灵药?”

“嗯。”她应了一声,道:“只是,这些灵药铺的灵药都太普通。”

“这小镇我以前来过,我知道这城中有一家的灵药很齐全,一些比较珍贵的灵药也有。”

听到这话,她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哦?你怎么不早说?在哪?带我去看看。”

“这边。”他指着另外一条小巷,将她往另一处走去。

约莫半个时辰,两人来到一处古朴的三层阁楼面前,看着这外表并不出众的店面,顾七挑了挑眉,目光落在那上方的三个大字上:百草阁。

------题外话------

万更来了,感觉好久没写万更,今天一万字写了好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