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3 丹成!

“咔嚓!”

猛然间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嚓声,那原本还好端端的炼丹炉随着那咔嚓的一声响起响起,炉身之处竟裂开了一道细细的裂痕,那裂痕太小下面的人没看见,但,那咔嚓的碎裂声却是清晰的传入台下众人的耳中,一时间,一个个不由错愕的看着那个烈火还在烘烧着的炼丹炉。

“这、这怎么回事?我没听错吧?刚才那声咔嚓声是那炼丹炉发出的?那个炼丹炉裂开了?”一位家主愕然的看着台上的炼丹炉,在看到那白衣女子身形微僵,以及龚会长眼中露出的不可思议时,便知,那不是他的错觉,他是真的听到炼丹炉裂开的声音了。

“怎么可能!龚会长的那个炼丹炉据说用了很多年了,而且是个并不多见的炉鼎,又怎么会一炉丹药还没炼制出来就裂开?像那种会裂开爆破的通常只是一些低等普通的炼丹炉才会,可眼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另一名家主也是一脸的愕然,这样的情况是他们始料未及的,但凡丹师以上的炼丹师们,他们的炼丹炉都绝不会是凡品,根本不可能出现炼丹炉破裂的事情,如今出了这事,他们脑海第一个念头便是:会不会是被人动了手脚?

“那丹炉裂开了,那丹药还能炼成吗?这要是突然爆破了,那一炉珍贵的灵药可就全都没了。”

“先别说那些灵药,这炼丹炉若是爆破了,这剩下的时间里就算是还有另一份灵药在,也怕龚会长无法再炼制一炉丹药了,你们看他此时的脸色也苍白着,中了那八爪黑蛛的毒又元气大伤,如今还没恢复过来又赶上这炼丹,唉!看来,这一回的医药公会的会长要换人了。”

“现在说这些还太早了,世上的很多事情都一样,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情。”

“就算如此,可,这整个医药公会中,除了龚会长之外,还有谁的炼丹技术与品阶可以比得过那单老?更何况,台上此时的炼丹只能由龚会长和他的助手来完成,眼下这情况,怕是真的要输了啊!”

几位在说着的家族家主听到这话,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确实,眼下这情况就是一边倒,怎么看都是那单老那边赢定了,龚会长眼下怕是有心也无力去炼丹了,而那位顾姑娘……

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子,就算医术高超,可又怎么会是那身为大炼丹师的单老的对手?

“怎么会这样?那炉子跟了我大哥是是好几十年了,炼出过无数的丹药,怎么会突然裂开了?惨了惨了,这回怎么办?这不会突然就爆开了吧?”龚老也是急得团团转,他站在台下的一侧,离得也近,看得也清楚,那炼丹炉上的一条细细的缝让他看得心惊胆跳,惟恐突然间那炉子就爆破了。

可,眼下就是再急,他也没办法帮得上他们,比试一开始,只能由台的人自己完成,中途若是有人掺和进去,那不用比也是他们输了,更何况,论起炼丹他也没十足的把握可以赢得了那单老,而七丫头,炼丹他是不担心,可,这丹炉若旧炸开了,她站得那么近第一个跟着遭殃。

与台下的错愕与怔然一样,台上观着炼丹的那十位评委在听到那声咔嚓声后也因心惊了一下而猛然站起,愕然的看着那炼丹炉,那声咔嚓的响起,可正正是从龚会长的丹炉传来的,这、这不会突然一下就炸开了吧?

他们在公会中,自是有不少丹炉爆破的经历,但,那样的事情不应该出现在眼下这场合里,那些会爆破的丹炉多为劣品,可会长的丹炉他们是知道的,那可是跟了他大半辈子的宝贝了,平日里他也只有在炼制一些品阶较高的丹药时才会用,若是寻常,还不舍得用它的,可眼下,怎么会裂开一条小缝的?

“呵呵,会长,既知今日要炼丹,怎么拿了一个这么经不起火焰焚烧的丹炉出来用呢?你这样,不是平白将机会让与给我吗?”全场中,听到龚会长炼丹炉裂开最开心的人,莫过于这单老了,此时,他的一张老脸眉开眼笑,好不得意,那神情仿佛就已经笃定这次的胜出者会是他,仿佛就已经看到,此事落幕之后,他当上医药公会总站的会长一样,心中的得意与兴奋,那是毫不掩饰。

然,那龚会长却仿佛没听见众人的话一样,他的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裂开一条小缝的丹炉,内心的震惊与不敢置信让他的血液如同滚水般沸腾着,震惊得让他说不出话来,因此,血液的提升,气息的不稳,让他脸色越发的苍白,额头的汗水越渗越多。

这一刻,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是因为怕输给单老而吓到,而是因为他内心的震惊与不敢置信。他的炼丹炉用了几十年了,一直都没出过问题,他炼制过多少品阶高的丹药都是由这个炼丹炉炼制出来的,这个药炉好到已经不用放灵药进去,打开也有闻到那里面久久不散的浓郁药香。

但,眼下这样的情况却是他想也没想到的,他的丹炉会裂开,原因不在于他的丹炉,而是在于……这一炉丹药!

往日他炼制的丹药,品阶最高的拥有五道灵息,而今日,他相信会导致这丹炉出现裂痕,这炉中的丹药最少超过五道灵息!也只有这样,他的丹炉才会承受不住。

他十分清楚前面由他自己炼制的丹药,品阶再高也不会出现六道灵息的丹药来,可,顾姑娘接手后却不一样,龚老曾说她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若真如此,只怕,这炉中的丹药在经过她的手以及她的火候控制后,已经出现了变化,那,她又是因为什么原因,能导致灵药出现这样的变化?

一个接手将灵药溶合之时,就能将丹药的灵息提高的炼丹师,那该是多么的可怕……

并不知龚会长心中所想的顾七,在听到那丹炉咔嚓一声裂开一条细细的小缝时,不由微僵了一下,她没料到这炉子这么不经用,不过就是在这火焰之中加入了一些她属于她的灵力气息以及火焰,谁知这炉子就咔嚓一声出现裂痕了,这倒好,吓了她一跳,惟恐把这龚会长的炉也子给炼碎了,那可就麻烦了。

她微吸了口气,轻轻的呼出,朝那一旁的龚会长看去,见他一脸的不可思议与震惊,以及那苍白的脸色和额头渗出的汗水,心下有些过意不过,但也不知应该如何说起,只能朝他歉意的一笑。

他的身体元气还没恢复,今天炼丹又消耗不少体力与灵力气息,如今再经她这么一吓,该不会晕过去吧?想到这,她露出了抺笑容,连忙道:“龚会长,你不用担心,应该……嗯,应该还不会碎的,也许……也许可以坚持到这丹药出炉。”好吧!说这话,她其实心里也没几分把握。

龚会长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所蕴含的深意顾七不懂,只是被他那一眼看得有些莫名其妙。

“咳咳。”他轻咳了两声,缓了缓气:“你继续吧!剩下的就交给你,无论怎样都成。”

听到这话,顾七有些诧异,却也没再多说什么,此时炼丹炉只能尽快将丹药炼制好取出,才不会浪费了那一炉珍贵的药物,只是,看着眼前裂开一条细缝的丹炉,心里却没什么底,这炉子,真能撑到她凝丹出炉?

一旁的龚会长观察入微,一眼便知道顾七的顾虑现担心,当下便深吸了口气,尽量让气血平复下来,走上前来到顾七的身边,压低着声音道:“顾姑娘,我这丹炉跟着我也有几十年了,历来只炼制过五道灵息的丹药,我估计这丹药的灵息若是不超过六道,这炉也应该能撑住的。”

闻言,顾七眸光微闪,看了他一眼,继而一笑:“嗯,我明白了。”她应着,将最后的一味丹药抽入炉中,同时迅速的以灵力气息以及火候的控制让丹药凝固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可,越接近后面,却是越让人提心吊胆,尤其是众人都知道龚会长的丹炉裂开了一条小缝,此时又在继续炼制丹药,都在替他捏了一把冷汗,毕竟,这谁也不知道,这丹炉会不会突然就那样炸了。

“砰!”

那边传来砰的一声巨响,只见那单老的丹炉在转动中停下落地,发出了重响,丹炉落地后火焰也随着熄灭,那单老看着他的丹炉,笑眯了眼:“呵呵,我们的丹成了,来,把炉盖打开,将丹药取出来。”说着,目光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朝龚会长和顾七看去,似乎觉得他们就是炼制不出来丹药的一样。

“看,单老的丹成了!他们炼制的是同样的丹药,只是还没将是何种丹药说出来,也不知那么多珍贵的灵药煤气出来的丹药会是什么丹?”

“那几十种灵药皆是珍贵之物,想来这炼制出来的丹药也不会寻常。”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龚会长他们那边却……”

“这时间快到了,现在在凝丹,只是他们那炉子的火似乎小了很多,这样也不知要耗到什么时候。”

“他们的炉子裂开了,这火不能大,一大估计就会裂开,到时可就无法收拾了。”

“这倒也是,只是这样下去,也不知他们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那炉丹药?”

众人在议论着,一侧的龚老也焦急的走来走去,只有台上的龚会长已经恢复平日里的沉稳淡定,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顾七做着最后的工作,看着她脸上那份专注与认真。

而那边,打开的炉盖后,一股浓郁的灵药气息瞬间弥漫而开,令台下的众人闻到那股药香味时,纷纷诧异:“那是什么丹药?好奇怪的味道。”

“这味道不曾我也闻不出来是什么丹药,但这灵力气息与药香这么浓郁,想来也非俗物。”

“也是,这单老再怎么也是大丹师,他炼制出来的丹药在外面想必也不会常见。”

而台上的十位评委闻到这股丹药的味道,不由的眼睛微亮:“难道是赤灵火焰丹?”

“应该不会错,应该就是赤灵火焰丹了,想不到单老竟会尝试炼制出这味丹药来,那么,会长炼制的也是一样的?只是不知,单老的这丹药是几道灵息的?”

“不错,我炼制出来的正是赤灵火焰丹,而且,呵呵,还是五道灵息的赤灵火焰丹!”单老听到他们的话,不由的微抬起下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眉宇间皆是得意自信的神色,因这一丝神色,就连那眼中的一丝阴寒与狠辣也减弱了几分。

“这……赤灵火焰丹?是什么丹?以前不曾听说过?”台下听到他们说话的一名家主疑惑的问着身边的人,目光落在那单老身上,见他那自信的模样,似乎对拿下会长一位很有把握,不由的,再将目光看向龚会长那里。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从先前开始,龚会长就一直没再动手,而是由那白衣女子在接手着后面的事情,似乎也不担心单老会胜出一样,就连他说他的那赤灵火焰丹是五道灵息的丹药时,也未能引起他的一丝反应,他只是静静的,专注的看着那白衣女子,看着她在做着最后拉收尾动作。

也许,是提心吊胆着吧!是怕那丹炉突然裂开吧!要不然,龚会长又怎么会这样的没什么反应?再说,他的脸色苍白也不是做假,他额间隐隐渗出的汗水更是可以看出他的心里在紧张着。

众人正想着,忽的看到那丹炉的火焰由小猛然变大,也正因这一火焰的调大,那丹炉又发出咔嚓的一声脆响,原本裂开的那条细缝这回直接成了大缝,整个丹炉原本是旋转着离地的,可眼下,却是裂成两半掉落地面。

“哐!”

那声音是地面与玄铁撞击所发出的声音,震得众人心头微麻,他们只看到,在那丹炉裂开两半掉落之时,那白衣女子伸手一探,竟是直接将那丹炉中的丹药拿了出来……

------题外话------

今晚……偷懒……嘿

昨天订阅的前三位,两位已经领币,还有一名是这位:suanjian0258记得到留言区冒个泡,我好送币哟,另外,要知谁是前三位订阅的,可以看我的留言,一般我都会在留言区说明的,前三位免费看文,嘿,也许,下个幸运的就是你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