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2 意外

“龚会长。”顾七缓步走上前,来到那龚会长的身边。

“呵呵,顾姑娘,你来啦!”龚会长看到她甚是欢喜,目光落在她清雅绝尘的容颜上:“我这里都准备了药材,你先看看可有什么不妥的,或者是还差点什么的。”

“好。”她点了下头,走到那长桌边,目光在那桌上的药材上掠过,见两张长桌上的丹药都是一样的,不由微挑了下眉,微顿了一下,便回身来到他的身边:“灵药都很好,会长炼制的丹药与对方一样?”

龚会长微笑着,目光也在单老面前的桌子上扫过:“只是意外相同而已,这炼制什么样的丹药是没有限制的,只要觉得自己有把握炼制出来,那便可以。”他看向那单老的长桌,倒是没想到他也用了跟他一样的灵药,看来,他是信心十足啊!

“哦!既然两人所要炼制的丹药是一样的,想来,分出高低就更方便些了。”她唇角噙着笑意,目光在底下的众位家主身上掠过,继而,淡淡收回,垂眸静立着。

主持这场竞选的是医药公会十位德高望众的大丹师,他们十人为评委,此时见双方人都到齐了,便让令让台上不相干的人都退下,只留下龚会长以及单老和两人各自的一名助手。

“会长,单老,是不是就这两人为你们的助手了?”其中一名大丹师再一次的确认着,目光带着一丝怀疑的看着顾七,眼中隐隐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担忧。

单老的助手是一名丹师,而且是他那一派拥护他炼丹能力最强的丹师,而会长说的这个顾七,是什么来路他们都不知道,她是否会炼丹?是否认得齐那些稀有珍贵的药材?又是否能精确的掌握着火候?这些,他们都不知道,然,会长却让她来当他的助手,他真担心这中途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这会长一职就要换人了。

“嗯,不错,顾姑娘就是我的助手。”龚会长点了点头,眼中尽是对顾七的信任。

而底下的众人看着他那带着几分憔悴与苍白的脸色,便知道,这几天他虽在调养,可被八爪黑蛛咬到,体内的毒纵然侥幸解除,但这身体只怕一时半会还调养不好,今日的炼丹,更是不知能否坚持到底了,若是坚持不住,那个女子又是否有那个能力接手?

这,是这一刻众人心下所好奇的。

“两位,可以开始了,炼丹的时间为六个时辰。”十名大丹师同声说着,让人开始倒计时的同时,也让他们两人可以开始准备着。

台上的几人看了那十名大丹师一眼,见他们已经开始计较,两名助手各自来到放着灵药的桌边,至于龚会长和单老则走到中间。

“呵呵,会长,没想到我们的灵药都是一样的,只是不知,炼制出来的丹药又会不会是一样的?”那单老笑着上前,带着几分阴寒的目光掠龚会长,继而落在顾七的身上。

“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龚会长沉着淡定的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他的炼丹炉,放在台上。

倘大的台被划分为两边,龚会长和单老各占一边,取出那炼丹炉后,身为主炼制师的两人便用灵力气息将火焰点燃,但凡炼丹师都是身俱火属性的,两人唤出火焰点燃那炼丹炉后,便开始让各自的助手处理着桌上的灵药。

只是,顾七站着却并没有动,而是将目光落在对方助手的身上,看着他处理着灵药的顺序,眸光微微一闪。

“那女子在做什么?她该不会不知怎么处理灵药吧?单老的助手都已经在处理那些灵药了,她怎么还站着不动?”

“不会是想学着他来吧?他们两人桌上的灵药好像都是一样的,也不知他们要炼制的是什么样的丹药,那龚会长怎么就叫了那女子为助手?看她的样子估计连药师也不是吧!”

“那女子虽不知是什么来历,但能解得了八爪黑珠的毒,想来医术应该也不错才是。”

“呵呵,这你们就不懂了,医术跟炼丹术可是不一样的,会医术的人可不一定会炼丹,同样的,会炼丹的人也不一定精通于医术。”

台下的众人在议论着,台上,顾七淡淡的收回目光,看着面前的灵药,忽的转身走向正在控着火候的龚会长,压低着声音也不知跟他说了些什么,只见龚会长脸上出现诧异错愕的神情,神色凝重的顿了一会,继而点了点头。

在龚会长点头后,那白衣女子这才走回那长桌边,开始动手处理着桌上数十样的灵药,只是,她的处理手法却有些奇怪,明显的与那单老的助手不一样,别人摘掉剥除的东西,她有的却留着,长桌上的一株灵药在被摘下后本要入药的,而她却并不急着将那灵花摘下,而是先留着放在一旁,先处理着其他的灵药。

龚会长给予全心的信任,也没多说别的,只是按着顾七所说的去做,他一边控着火候,一边看向那前面长桌边的白色身影,心下有些诧异,这顾七真的让人很是惊讶,连那样的建议也敢让他试着去做,要知道,灵药投入的顺序若是有一样放错,那也极有可能无法炼制出丹药来,而她却……

台下一侧,龚老看着台上顾七的动作,也不由微微的拧了拧眉。七丫头这是想做什么?那灵药怎么那样处理?那样处理之后还能炼制丹药?她刚才跟他大哥说了什么?他大哥怎么会由着她这样颠倒着灵药投放和处理顺序?

“顾姑娘,火候可以了,你打算哪样先下?”龚老控制着火候,待温度适合后便看向顾七。

“这个。”顾七将手中的灵药拿上前:“会长只需按往日炼丹一样便成。”

“嗯。”龚会长应了一声,脸上带着笑,只是,也许是因为动用了灵力气息的原因,脸上血色越发的苍白,胸口也隐隐有些不舒服,却被他强忍了下来。

将那灵药投入炉中,随着炉中噼里啪啦声音的响起,火候的烘烤,灵药的药香味也随着弥漫而开。对面的单老看到他们竟然先投了那味灵药,不由的眯了眯眼睛,脸上带着一抺看好戏般的笑容。

“哎呀!七丫头在搞什么鬼?怎么能先投那味灵药呢!先投了那味灵药,只怕这丹药会炼制不成啊!急死老头我了,又不能上去,只能在这干着急。”

台下的龚老急得直搓手,来回不停的在走动着,看到他们投了一味药后,又将另外的几味一同投下,再一边处理着那灵药,一边控制着火候,不消一会,场地周围都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味,只是,这股药味隐隐有变,不似正常的药香味,而是几种灵药相互交溶后产生的气味。

“真不好闻,他们炼制的是什么啊!怎么这味道这样?”

“就是,一般灵药都不会有这样的味道的,这味道……真能炼制出丹药来?我看悬。”

“是啊!我虽对这炼丹一道不是很精通,但多少也知道一点,还不曾听过,这炼制灵药时有灵药会发出这样的气味的。”

台下一些家族的家主闻到在顾七‘胡乱投放’之后所产生的药味,不由暗暗的皱着眉头,就算他们不会炼丹,但也知道,越是珍贵的丹药它的味道越是清香扑鼻,越是珍贵的丹药它的灵息越多,可这味道这样,不由的让他们从最初的好奇渐渐的转变成怀疑,怀疑着那白衣女子到底会不会炼丹?怎么就这样乱投放着那些如此珍贵的灵药?

在台下众人的眼中,她在处理灵药时神情透着淡漠与随意,就好像随意采摘处理一般,真的让他们很是怀疑,她到底会不会处理灵药?

“呼!”

炼丹炉的火焰突然涨大后,又渐渐的变弱。听到那声音,顾七回头看去,见龚会长脸色苍白,气喘不停,额头渗着汗水一手正在控制着那炼丹炉,不由问:“会长,你觉得怎么样?”他的身体还没恢复过来,让他来炼丹,是有些勉强了。

“我、我……咳咳。”话出没两句,他就轻咳了两声,看到那炼丹炉中的火焰越来越小,心下一急,气血更是逆转:“火、火……咳咳。”

顾七朝那炼丹炉看,不由的放下手中的灵药,道:“会长若是累了,就让我来控制火候吧!没事,我会看着的,我以前也炼过丹的,这些我也大概会用。”

“好,你来吧!”他点了点头,有心无力也无法炼制丹药,好在,有她。

“那会长来帮我处理一些剩下的灵药吧!”

她淡笑着,接手炼丹炉后便暗暗的用她的本命火焰相溶,一边往里面加着灵药,将那桌上的几十味灵药皆处理过后往里面加时,那灵药的气息似是被封住了,完全透不出来,让下面的人看了也有些焦急,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约莫两个时辰左右,她将那最后的一味灵药那株灵药拿起,准备将它用于这灵药之中时,却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题外话------

今天忙人的婚礼,一整天累得要命,晚上又太晚上来码字。今晚就更三千吧。囧,实是在少得有点难以见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