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1 同台相助

凑上前的龚老听到顾七的话,点了点头:“嗯嗯,好,我知道了。”说着,退后了一步,微松了口气,道:“那我现在去安排,我大哥这里就麻烦你照顾一下了。”

“嗯,我会的。”她应了一声,看了床上昏迷着的龚会长一眼,起身走到窗边将窗户打开,流通一下这房里的血腥味。

八爪黑蛛剧毒,若是一般人被咬到随时都会丧命,但龚会长身为会长的会长,在公公的林丹师他们发现时就已经让他服下了解毒的丹药,虽无法根治他体内的毒,但也能暂缓一些毒素的流动,压制着毒性的攻心。

如今在顾七划破他手腕流出毒血,再以银针解毒后,也终于缓了一些,但却也无法一下清醒过来,而顾七先前说的也没错,虽然毒解了,然,今晚仍是危险期,若是再出差错,只怕就有些麻烦了。

龚老出去后,便支了外面的药师们离开,又跟林丹师他们交待了几句,便说要去弄点药材,自行的离开了。

他们原本在外就逛了不少时间,回来时天色也不早,再加上帮龚会长解毒的时间,此时已经快接近子时。

随着外面众人的离开,这院落也显得清幽寂静,在这里,房中除了顾七之外,便只有一名药徒留下帮忙照顾着,夜深人静之时,顾七以手托着在床边的桌子边半眯着眼休息着,虽看着似在休息,但,她的神识却释放出去,注意着院子周围的动静。

外面清幽寂静似乎并没有什么动静,然而,在下半夜之时,外面院中的树叶却是无风而自动,顾七半眯着的眼睛并未睁开,只是睫毛轻轻的颤动了一下,她并没有动,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姿势。

一股淡淡的香味被吸入鼻息间,她当即屏住呼吸,但身子却如同中了药一样的趴了下去,就在她趴下桌子之时,听到那守城外面的药徒也倒下的声音。

房门没动静,窗口处却有动静传来,当她感觉到那进来之人入了里面后,便的起身看去,那人一身黑衣,面上蒙着黑巾,只露出一双眼睛,而他的手此时却是握着几根银针,当他看到顾七醒来时,目光一缩,手中银针就要往那昏迷着的龚会长身上的死穴扎去。

“好大的胆子!竟敢夜闯!”

清冷的声音一出,她步伐一移,猛的闪身上前一把扣住那黑衣人的手,手中加重了几分力道,将那人往外间带出,抬膝一踹,却被对方闪身避开。

也许是见被发现了没有动手的机会,那人也不与顾七交手,退开后便迅速往门那边而去,想要逃走,然而在这时,龚老带着几名修士涌了进来,将那名黑衣人包围住。

“哼!我看你往哪走!快!将他抓起来!”老头指着那黑衣人厉喝着,看到那几名修士围上去后,便迅速来到顾七的身边:“七丫头,怎么样?我大哥没事吧?”

“没事。”她说着,目光落在那黑衣人的身上,看到那几名修士围攻竟也伤不到那名黑衣人,不由眯了眯眼:“筑基巅峰修士。”

“筑基巅峰修士?那不是单老头?”顾老错愕的看着那黑衣人,原以为会是单老头来下的黑手,可如今这人是筑基巅峰修士,那不就不是单老头了?那会是谁?想到心中的疑惑,他一个箭步上前,手掌擒爪朝那人袭去,谁料,那人反应速度极快,一个退开便借着龚老的攻击而闪身掠出门外。

“往哪逃!”龚老大喝着,飞身扑出,抓住了他的一只脚另一手也跟着扣上用力一转,那黑衣人整个身子在半空中圈了两圈,被龚老抓着摔向地面。

“砰!”

“嘶!”

身体重重摔向地面时,那人微抽了口气,想要逃离,却在下一刻爬起之时,一道袖箭咻的一声划过空气,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射入了他的眉心。

“咻!”

“啊!”

看着原本准备逃走的那黑衣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眉中插着袖箭,双目惊恐瞪大着死去。龚老和几名修士都有些愕然,同时更是警惕的注意着周围,怕再从哪里飞射出来一道袖箭。

站在房里并没有走出去的顾七看到外面的那一幕,眸光微闪,目光落向那幽暗的夜色,那里看不见有任何动静,只有夜风时而吹过时,树叶轻轻拂动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空气中,因那黑衣人的死去而弥漫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龚老回过神来,上前拉开那黑衣人的蒙面黑巾,却看到那黑巾下的脸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不由回头朝顾七看去。

“对方杀人灭口,自是不会留下线索,今晚抓不到,以后想抓就难了。”她的声音淡淡的传出,目光落在那夜空之中,唇角微微勾起一抺弧度:“倒是不想对方早有防备,也是,若是那么容易中招,又岂会是简单人物?”

“这人以前不曾见过,只能让人去查查看有没什么别的线索,那暗处之人竟能以袖箭杀了这筑基巅峰修士,可见实力也绝非不简单。”龚老沉着脸,皱着眉头来到顾七的身边:“七丫头,过两日的的医药公会会长竞选我大哥能否平安醒来?”

这公会分两派,一派拥护他们,一派则拥护单老那些人,若是他大哥不能胜出,再次为公会会长,只怕,不仅他们无法在这公会立足,就是那些拥护他们的人也会受到排斥与打压。

听到龚老的话,顾七沉思着,半响,这才道:“我实话跟你说吧!就算是没有生命危险,但他这回大伤元气,再加上又放掉那么多血,身体也虚弱,只怕是无法参加到时的炼丹比试。”

“无法参加?那怎么办?他不能不参加啊!这会长一职牵连甚广,可不是他一人的事,若是他不能继续当会长,那要倒霉的可就是这一指拥护我们的人。”

闻言,顾七便淡笑说着:“那也没办法,如今要天亮了,也就剩下两天的时间了,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撑不住炼丹的,若你们不想输,倒是你可以上去跟代替他比,拿下那会长一职。”

老头连连摆了摆手:“那不成,老头我虽然会炼丹,但跟那单老头比,打我就打得过他,比炼丹我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见状,顾七看了一眼那地上死去的人,道:“把人带走吧!今晚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你派人在这里守着就好,要是不放心,你自己守着,我回去休息一下,明天还要帮他再施针。”

“好,这里交给老头我就行了,你回去休息吧!”龚老应着,看着她往外走去,便让人把那尸体拖出去处理了,自己则回到房间里守着他大哥。

夜深人静,这院子又在后面,当她走在回院的走道上时,隐隐的,似感觉到有一双阴狠的眼睛在盯着她,她没有张望,只是移着轻盈的步伐往院中走去。

在进入院中,正伸着手欲推开房门时,忽的背后一寒,杀意直逼而来,她眸光一冷,猛的闪身避开回身,只见一支袖箭咻的一声射入门中,深深的钉在那门板上,袖箭上所夹带着的灵力蕴含着一股暗劲,让那袖箭微微抖动着。

“阁下既然跟来了,何不现身?藏头露尾算什么东西!”清冷的声音淡淡的,却蕴含着一股冰寒之气,她的清眸掠过周围,神识扫过之际,目光也随着落在院中的那棵大茂盛的大树上。

“咻!咻!”

对方没有开口,却是连发了两道袖箭,而那发袖箭的地方正是院中的那棵茂盛的大树。看着那透着阴寒杀气的袖箭朝她射来,她身形一闪,白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闪开,避开对方攻击的同时更是飞身而起,朝那院中大树掠去,手中出现的银针随着手心的一转,咻咻咻的射出。

藏在树上的身影也是一身黑衣,对方将自己包得只剩下一双阴狠毒辣的眼睛,看到她发现了他,他也不再藏着,而是直接对顾七出手,手掌夹带着一股灵力气息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击向顾七,那手中的力道一出,呼的一声连空气都能感觉凝固了几分,出手快而狠,似乎抱了必杀顾七之心!

顾七侧身一闪,避开他的攻击,手掌一变,以擒拿的掌法袭向对方,见招拆招。两人从树上飞落于院中,由于双方灵力的波动,空气中气流也渐渐凝固着,咻咻咻而过的风刃,凌厉如刀,划过脸面时丝丝剌疼。

那黑衣人与顾七过了十来招皆没能占得上风,为免引来了其他人,当下,一记攻击袭出之时,整个人也猛的往外退开,迅速的往夜色中掠去。

顾七追了两步便停下了步伐,皱了皱眉头,看着那夜空的方向,半响,转身进了房间。没想到来这公会也会遇到这么多事情,早知道就不在这里多留了,真是麻烦。

走到里面床边坐下,想到那冰灵宝盒在戴家,心思微动,要如何拿到那冰灵宝盒?想着这个问题入了梦乡,一觉也睡到大天亮。

天亮后,她洗漱好吃了点东西,便去前院看看龚会长,后半夜里闹了那么一出也没再出事,只是那人被人灭口杀死,如今却揪不出那背后之人来,只怕这危险一直潜伏着也不是个办法,她就想着,这事是他们公会的事情,等龚会长醒过来后自己看着办吧!毕竟她也就只是在这晨暂住几天,不可能去插手他们的事务的,如今这样帮他医治已经为她自己惹来麻烦,若是再动手,又不知会出什么事了。

“龚老,你按这单子将这上面的灵药调配与灵液给你大哥服下,这一来可以解他身体残留的毒素,二来也可以给他的身体增加一些免疫力。”她将写好的药单递给他,示意他着手去办:“不要假手他人,这事得你亲力亲为,不要出了什么差错了。”

“老头知道,老头知道的。”他应着,接过单子后去药库拿药。

顾七帮龚会长扎了针后,见他还没醒,便拿着医书在手中看着,一边寻找着一些医治风逸眼睛的灵药……

这一看,便是忘了时辰,直到正午时分才合上了书,忽的想起那戴云笙说今天早上要回来,怎么到了这会还不见人?怀着诧异而疑惑的心情,她让药徒去前面问问看,看戴云笙回来了没有。

然,过了好一会,药徒回来说戴云笙还没回来过,也没让人带口信回来,听到药徒的话,她眉头微扬,心中微动。那戴云笙的为人她还是知道一些的,既然他说要今天早上回来那就会今天早上回来,若不回来也应该让的捎个口信回来,断然不会这样没有消息,难道,是回去后被扣住了?想到这,她眼中划过一抺幽光。

接下来的两天里,她也没有外出,只是在公会的院里帮龚会长调养着身体,然而,毕竟放掉了不少血,就算是醒了过来,身体的精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恢复也不太可能,对于那到时的竞选,龚会长他们都很是担心。

这一天的傍晚,顾七让人炒了两个小菜,外加一壶酒在喝着,这时,龚会长和龚老以及林丹师三人走了进来。看到他们,她微微一笑,道:“几位怎么这时有空过来?”

“七丫头,你倒是潇洒,我们可就不像你这般的悠哉了。”龚老说着,走上前在桌边坐下。

“顾姑娘。”龚会长唤了一声,面带笑容的走上前,与林丹师一同坐下:“顾姑娘,我们来是有一事想请你帮忙的。”

顾七拿着酒杯的手微顿,原本欲端往唇边的酒杯又放回了桌上,道:“龚会长,其实我是真的帮不上你们什么忙的,再说,我还有事在身,也不会在这里久留。”

“七丫头,你先别急着拒绝啊!我们这不是也没办法么!若是往日里我大哥身体没事,明天的竞比根本就无需担心会输,但现在你也说了,他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也只能来请你帮忙了,再说,整个公会中也只有你有这个能力帮我们了。”老头脸上尽是凝重的神情,他看着她,声音一顿又道:“你这般聪慧,想必也已经料到我们来是想请你帮忙,若是你不帮,只怕这到时公会有一半的人都得被打压下去,虽然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但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也请你帮上一把吧!”

顾七敛着眼眸没有说话,手又再次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却没喝,只是轻轻的摇晃着,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顾姑娘,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明天当我的助手,如果不行,那,我们就另想办法吧!”龚会长说着,声音一落又轻咳了两声,他体内的毒虽解,但脸色仍极为苍白,这一次的放血的中毒,让他的身体消耗了不少的精元,现在就算是炼丹,只怕也是有心无力,可,若是顾七肯帮忙,那就不一样了。

“好吧!那我就再帮你们一把。”半响后,她还是应下了,看着他们三人松了一口气的笑,她也微扬起唇角。

三人相视一眼,无声的笑了。听到她终于答应,可以说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也许别人不知道她的炼丹技术,但龚老和龚会长却是知道的,尤其是龚老,亲眼看到她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他一直都深信着,顾七的炼丹本领一定比他大哥还要厉害,明日若有她帮忙,相信定不会出什么意外。

在她答应后,三人便也随着离开,龚会长回去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为明日的竞选,林丹师和龚老则去灵药库查看着那些灵药,准备着明天的工作。

只有顾七依旧坐在桌边品着小酒,吃着小菜,姿态悠哉而闲散……

次日,终于到了那竞比的日子了,这一天早早的公会的比拼场地就聚满了人,这些人除了公会的药师以上的人物之外,还有一些家族的家主们,都赶着来观看这十年一次的公会会长竞选。

场面之热闹,自是不言而喻。整个公会可以说到处都是人挤人,但,就算想观看竞选,也得要有资格才行,每一个家族的家主只能带一个人进入里面观看,而其他想要进入的,则必须要有药师以上的徽章方可入内,就算如此,外面那些地方仍是挤满了人,纵然看不见,一些药徒们仍在外面守着,不为别的,只为距离那竞选的地方更近一点。

倘大的场地,凡是入内的都是有位置可坐的,那些人坐在下方看着那台上走动着的人,看着他们抬着长桌摆放着灵药材在上面,而龚会长和单老却还未露面,见此,下面的人开始在议论着。

“听说几日前龚会长被八爪黑蛛咬伤命在一悬,那八爪黑珠可是至毒之物,被咬到了是怎么救活过来的?是真的救活了吗?还是现在还躺着?今天的这场竞比,当真是让人期待啊!也不知谁会赢呢?”

“呵呵,这还真不好说,若是那龚会长没被八爪黑蛛咬到的话,这场竞比肯定是龚会长赢,别忘了,他的炼丹本事原本就不低,只是,要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他的身体养回来,这……只怕就有点难度了。”

“是啊!不过我倒是好奇,到底是哪个药师那么厉害?竟连被八爪黑蛛咬到的人还能有救?真是太不可思议了,那人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救回会长的?又是谁竟有这样的医术?”

“听说是一个姓顾的女子,至七叫什么倒不清楚。”

“哦?女子?一个女子的医术难道比公会里的众位丹师们都好不成?”

“这就不知道了。”

底下,众人在议论着,而坐在众名家主当中的戴家主则眯着眼,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他的身边并没有跟谁,只有他自己来而已,当他的目光掠过台上,看见那先走上台的单老后又看了看龚会长是否出现,只是,看遍周围也不见那龚会长的身影,心下也是有些诧异,难道龚会长真如众人所言,伤及精元无法出现?

“这都什么时辰了?龚会长怎么还没来?不会真的下不来床吧?还是临阵退缩了?”那单老负着手站在台上,此时脸上带着几分的不满与一丝幸灾乐祸。

“谁说我临阵退缩?咳咳!”龚会长在龚老和林丹师的陪同下走了出来,只是,虽是有出现,但那苍白的脸色,微浮的脚步,以及那好似随时都会倒下的身体,真心让下面的众人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大哥。”龚老想上前扶着他,却让他拂开了:“我无事。”他说着,示意龚老站一旁就好。

“呵呵,会长来啦!”单老笑呵呵的看着他,脸上虽在笑着,然,那双眼睛却是一丝笑意也没有,他盯着他苍白的脸色看,似乎能察觉到他的虚弱。

“嗯。”龚会长应了一声,先走到一旁坐下,看着那下方的众人:“人来齐了没?”当他莫名奇妙的问出这一句话时,下面的一结家主们都有些诧异,人来齐了没?难道还有谁没来吗?

忽的,众人脑海中灵光一闪,对了,那个姓顾的女子,帮龚会长解了八爪黑蛛剧毒的女子,现在还没看到她的出现,她会出现吗?真是有些好奇,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子?

龚老朝周围看了一眼,眼角看到,一袭白色衣裙的顾七正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前面围的人很多,她在后面似乎有些挤不上来,当下朝她挥了挥手:“七丫头,这里这里,快上来。”

刚踏入的顾七朝那台上的龚老扫了一眼,见前面黑压压的一片都是人头,想要挤上前去也不知得多久,当下,便直接提起体内灵力气息,脚尖一点,轻轻一跃,借着力道飞掠而上。

刹那间,众人只看到,一抺白色的身影飘然而至,一个轻盈的旋身,她稳稳的落在台上,白色的裙摆在空气中拂过一朵美丽的裙花,飘逸的身姿,清雅绝尘的气质,以及那绝美的容颜,刹那间,让底下的众人皆闪了眼,眼中不约而同的浮现出惊艳的光芒……

------题外话------

这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明天便是新的一年,新的开始了。谢谢亲的一路陪着走来,万更嘛,最近我是办不到的了,不过,嘿,从明天开始,每天订阅当天章节的前三位读者,可以获得赠送当天更新字数相同等数的520小说币,至于更新的时间,也无法定下,也许,依旧会在十点半到十一点之间吧,在这,祝各位好运哟,这活动嘛,就先试着玩半个月,效果好再继续,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