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0 毒蛛!

“谁说老头我被禁止的?嗤!我大哥那是让我静修,静修懂不?”龚老斜睨了他一眼,对身边的顾七道:“七丫头,咱走,别跟这些人多费唇舌。”

“哎,龚老,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同在一个公会,这碰面了打声招呼也是好意,你就算是不领情,也不应该摆着脸色给我们看啊!这若让龚会长知道了,呵呵,想必你又会挨批了。”为首那老者呵呵笑着,明明是在笑,但那双蕴含着算计光芒的目光却是毫无笑意。

“就是,龚老,三天后竞先下届会长,单副会长说不定就会成为会长了,到时,你可不行这般无视。”跟在那老者后面的一名中年男子说着,语气中带着对那老者的讨好。

“嗤!就凭他哪会是我大哥的对手?要他是我大哥的对手,这医药公会的会长早就是他当了,这做人呐,得有自知之明,无自知之明还摆着这样的一副面孔给谁看呢?别人畏惧你三分,我老头可不会。”他冷嘲着那几人,轻蔑不屑的目光扫了那老者一眼,便迈着步伐往后院走去。

顾七跟上,经过他们身边时,目光掠过那老者,面上神情依旧,步伐轻盈的随着老头离开。

那单老头脸色阴沉的看着他们离去,目光在龚老的背影上移开,落在顾七那轻盈而飘逸的身影上,问:“那女子是何人?那老头怎么对她那般亲切?”

“单老,那女子是今早跟着龚会长他们回来的,听说是姓顾,不知是什么人,不过龚会长对她倒是很是礼遇,亲自接待她,似乎还请她留下观看三日后的会长竞比。”

“哦?有这事?”单老一听,眯起了那双细小而泛着精光的眼睛,眼底掠过一抺暗光,衣袖一拂,迈着步伐继续往前走着。

另一边,带着顾七往后院去的龚老边走边交待着:“七丫头,你在这公会里若是遇到刚才那老头你得小心点,那老头阴险得很,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切记不要跟他走太近了。”

“他是这公会的的副会长?”顾七挑着眉头问着。

“是啊!以前老头我也是副会长,不过,嘿,做没多久就被我大哥给撤了,刚才那老头有不少人拥护,这不,就成了副会长了。”说起他被撤职一事,老头不由的抚了抚胡子,也是,他就不是当会长的料,让他整天在这公会里管这管那,还不知出去外面转转来得有趣。

想着,又道:“三天后公会不是要竞选下届会长么?其实也就是他跟我大哥两人的较量,不过啊!论炼丹之丹,还是医药方面的知识,他都远不如我大哥,他想当会长,嘿,只要有我大哥在,他是没机会的。”

旁边的顾七听着,也没说话,对于这公会的事情她也不清楚,再者,她也不会在这里久留,想办法拿到那冰灵宝盒后就要离开了。

“到了到了,你看,这院子不错吧!这是院中院,前面是我和我大哥住的地方,你后面就让你住了,你看看缺点什么,老头让人给你备齐了。”带着她来到院门口,便示意着她看看这住的地方。

“不用麻烦了,这样就行了。”她看了那小院一眼,进院之后是一小处院落,而后是几间客房,走进其中一间,见里面什么都有,环境布置也不错,便笑道:“这里比客栈好太多了,其他都不用麻烦,这样就行了。”

“呵呵,那好,你用不用休息一会?午睡一会后老头带你去城里转转?”

“好。”她点头应了一声。

“那你休息会吧!老头先走了,等晚点时再过来叫你。”龚老说着,摆了摆手便离开了。

顾七顺手关上房门,走到床边盘膝而坐,调起体内气息运转着,随着她身上灵力气息的波动,一股淡淡的光芒隐隐浮现在她的周身之边……

这一修炼,便是到了傍晚时分,龚老才来叫她出去吃饭,因前院龚会长让人备了酒菜,顾七便跟着龚老去到前院。

“呵呵,顾姑娘,来了?快坐吧!”龚会长看到他们来了,便示意顾七坐下:“我让厨房备了些家常小菜,也不知合不合顾姑娘的口胃。”

顾七的目光在饭桌上掠过,脸上笑意加深:“龚会长这顿饭也花了不少心思,真是让顾七过意不去。”饭桌上,无论是肉类还是米饭都是带着灵气的,她看得出来是灵兽肉和灵米,这些东西的价位,可不便宜,而且,还是有钱也不一定买得到的。

“呵呵,顾姑娘是贵客,自然不能怠慢了,来,尝一尝这灵桃酒。”龚会长笑说着,为她倒了一杯灵桃酒。

“大哥,你可真偏心,好歹我也是你亲兄弟,你就只顾着招呼七丫头,把老头我就给忘一旁了。”老头语气微带着不满,但脸上却尽是笑意,自顾的拉开椅子坐在顾七的旁边:“七丫头,今天老头可是沾了你的光,平常时候老头想吃这些东西我大哥也不肯。”

“你平日里只会给我惹麻烦,我没收拾你你就该偷笑了。”龚会长沉着声音说着,声音微顿了一下,又道:“顾姑娘远道而来,你给我仔细着把人招待好了,别成天给我惹事生非。”

“嘿嘿,大哥,来来来,吃菜,这吃饭的时间就别说这些了,再说了,等会吃完,我还打算带七丫头出去转转呢!还有你,你不是要去药库看药材?七丫头这里你就不用担心,老头会照顾好她的,你尽管忙你的就成了。”他一边笑着,一边给他夹了一块灵肉放到他碗里。

“顾姑娘,喜欢吃什么自己夹,不要客气。”龚会长笑说着,将酒壶递给龚老,让他自己倒酒。

顾七笑着点了下头,端起那灵桃酒轻品浅尝,入口的鲜桃味道,以及那股夹带着酒香的灵气,让她心神一阵畅爽,一口酒从喉咙入肚,只感觉顺着那口酒而在腹中散开的还有一股微辣的感觉,那微辣的感觉从腹中回荡而起,让整个心头都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这灵酒味道极好。”她忍不住赞道着,看着手中的酒杯,那盛着的酒颜色清淡,透着淡淡清香与鲜桃的味道,十分诱人,灵桃酒,这还是她第一回喝。

“呵呵,喜欢的话到时我打几壶送你。”龚会长笑说着,又为她添了个满杯:“你们等会还要出去,这酒就不要喝太多,免得上头了,来,多吃点菜。”

“好。”顾七笑就着,也放开着吃。

三人边吃着饭,喝着酒,边闲聊着,约莫一个时辰以后,酒足饭饱龚老便带着顾七出门去转转,而龚会长则去了药库查看一下到时要用的灵药。

龚老带着顾七在城中四处转,游了城中夜灯湖,又登高看这奕城夜景,直到夜深之时两人才往回走。然而,他们却不知,林丹师他们找龚老找得几乎要发狂,当他们两人在夜色中往公会大门走去时,还没靠近,就让那在外面等着的林丹师给拉着进去了。

“龚老,龚老啊!你说你这是上哪去了?我们找了你好几个时辰了,几乎快把这奕城翻过来了也没找到你,快随我来,不好了,出大事了啊!”林丹师急红了眼,一看到龚老回来便连忙拉着他往里面走去。

“等等等等,瞧你急成这样,到底出什么事了?找我做什么?不会又是我大哥找我吧?我这一回可是经他同意出门的。”老头以为又是他大哥找他,便连忙拍掉林丹师抓着他的手,拂了拂衣袖。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快随我来看看,不是会长找你,而是会长出事了!”

“什么?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原本还带着嬉笑神情的龚老一听,顿时沉下了脸急问着。

一旁的顾七听到这话眸光也微闪,看着那一脸焦急之色的林丹师。他们几个时辰前出门时龚会长还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出事?更何况,在这公会里面谁又敢对他下手?身为医药公会的会长,别说这公会的人不敢对他下手,就是这城中大家族的人也不敢动他分毫的,又怎么会突然出事?

“龚会长两个时辰前被发现昏倒在药库里面,我们听到后赶去看,见会长是被八爪黑蛛咬到的,发现得有些晚,毒素已经入体,我已经让公会里医术较好的去医治了,只是,几名大药师都说那毒素太强怕会长不行了,这才急着找你回来看看,你的医术也不差,快随我去给会长看看,若是连你也救不了,只怕就真的麻烦了。”他边说着,拉着龚老就往里面跑去。

顾七听着,微顿了一下,也跟着走了进去。八爪黑蛛?那可是剧毒之物,这医药公会怎么会有?而且,龚会长又怎么会被咬伤?

当她跟着来到那后院时龚会长的住处时,那院中围了约有几十人,全是公会里的药师或者大药师和丹师们,一个个交头接耳的低声议论着,她站在一旁,那些人议论的声音也传入她的耳中。

“你们这说会长怎么好端端的会被八爪黑蛛给咬到了?这八爪黑蛛可是剧毒无比啊!这被咬到了,还能活命吗?”

“是啊!怎么就在这节骨眼上呢?还有几天就是会长的竞选了,这样一来,那会长之位岂不是拱手让了给单老?”

“这会长好端端的被八爪黑蛛咬了,我猜着,这事也不知会不会跟单老有关系。”

“你是怀疑是单老动了手脚?”

“可不是?你们想啊!那八爪黑蛛可是关在小铁笼里的,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再说了,这会长若是倒下了,无法参加竞选下届会长一职,那这会长不就由单老当了?会长在这会出事,最有嫌疑就是单老了。”

“这……不太可能啊!我们能想到的事情,别人也能想到,这单老就算是手段狠辣,但也不至于做得这么出面吧?这节骨眼上会长倒下,我们都会怀疑是他,按理说,不太可能会是他啊!”

“要不是他还能是谁?你们说,会长倒下,这最大的赢家会是谁?除了单老还能有谁?这事我看啊,准跟他脱不了关系。”

顾七听着那些药师们低声议论着的话,想到了那个叫单老的老者,眼中划过一抺暗光。她移着脚步穿过那些药师们,往龚会长的卧室走去,却在进门时被挡下了。

“会长此时正命悬一线,闲杂人等都不得进内。”两名中年男子挡着顾七前进的脚步,他们两人没见过顾七,自是不知她是龚会长亲自请进来的。

“她是会长请来的客人,姓顾,我看龚老跟她交情也不错,你们让她进去看看吧!”

顾七还没开口,后面就有人在说着。那两名守门的中年男子听了,深深看了顾七一眼,这才道:“等会。”声音一落,进去里面问了一声,看看里面的龚老他们要不要让她进去,谁知话才一出,龚老便迅速的奔了出来。

“七丫头,七丫头,快来快来。”

顾七只见眼前人影一闪,整个人就被龚老拉着往里面走去。当来到房间里,见除了龚老和林丹师之外,还有两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者在床边为龚会长诊治着。

还没走近,就看见那垂放在床边的那只手,指甲处隐隐透着紫黑色,看到那皮肤已经微微变黑,她眉头微皱,移步上前:“我看看。”

听到她的声音,那在床边的三人皆不约而同的看了她一眼,其中两人认得顾七,但那老者则不认得顾七,便道:“你是何人?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叶老,她是七丫头,你们先退一旁,让她帮我大哥看看,她会医术。”龚老连忙说着,让他们先行退开,让顾七试试看,在他看来,顾七的医术很是高明,别人没有办法,但不代表顾七会没办法,可,若真连她也没办法的话,只怕,他大哥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闻言,几人都有些不太相信,一个黄毛丫头而已,龚老怎么会给出这样高的言语评价?她就算会医术,也不见得比他们之中的谁高。当下,老者道:“龚老,会长眼下很危险,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了,你说她会医术,她的医术又能有多高?我们几人联手也无法解开这八爪黑蛛的毒,她又怎么可能解得开?你还是快快去请了副会长过来,也许,他会有办法也说不定。”

“哼,说不准我大哥会被八爪黑蛛咬到,就是他搞的鬼,去请他?是想让他来收了我大哥的命不成在?快让开让开,让七丫头帮我大哥瞧瞧再说。”他拉开挡在床前的几人,面上带着极少见的严肃对顾七道:“七丫头,你来看看吧!”

“嗯。”顾七微点了下头,走上前,在床边坐下,把了一下他的脉博后,眉头微皱:“情况很不乐观,若不治疗只怕就晚了,快让人端一盆清水进来。”

龚老一听,当即对外面的人喊着:“快端一盆清水进来!”看着脸色越发黑紫的兄长,他此时一颗心也是七上八下甚是担心,手心因担心紧张而渗出了汗水而不自知,压着剧烈起伏的胸口,问:“七、七丫头,这、这毒你能解吗?”

“这是剧毒,我只能尽力试试。”

很快,一盆清水被送了进来,端在矮椅子上,顾七拉过龚会长的手,取出匕首便在他的手腕上划开一道口子,顿时,引来了旁边几人倒抽气的声音。

“嘶!你做什么!”

那几人看到她竟在这时割破会长的手腕,不由惊呼出声,想阻止却仍慢了一步,看着那暗黑色的鲜血在水中弥漫而开,一时间,几人只知道自己的心扑通跳得厉害,说不出话来。

“放掉些毒血,时间耗得太久了,再不放血他命堪忧。”她淡淡的说着,收起匕首的同时,取出银针剌入他的心脏周围,防止着毒血攻心。

旁边几人看着她拿银针的手势是那样的熟练,一举一动皆是有模有样,一时被她震摄住,便静静的看着。而药徒则在每隔一段时间就端来一盆清水,再端走有着毒血的水。

“听说会长出事了?我来看看现在怎么样了?可要紧?”

突然间,房门被推开,那单老带着几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闻到一屋子的血腥味时,眉头微皱:“怎么这么重的血腥味?会长怎么样了?”

“单老,你快来帮会长看看,他这毒你有没法子解?”那一旁的老者连忙问着,看到他来似乎有些激动,毕竟若论医术的话,放眼整个公会里除了会长之外,就是这单老和龚老两人了。

“我听说是被八爪黑蛛咬到的?怎么这么不小心?那八爪黑蛛可是剧毒之物,目前就是一般的解毒丹也拿这八爪黑蛛没办法的。”单老边走上前边说着,当看到那坐在床边在为龚老治疗的顾七时,微怔了一下,因为,看到了她在使用银针,还是用那样熟练精妙的手法在下针,这个姓顾的姑娘,还真是不简单啊!只是,不知到底是什么来历?

“你说!是不是你搞的鬼?要不然我大哥怎么会被八爪黑蛛给咬到了?”看到他兄长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看着他脸色黑紫暗沉,奄奄一息如同随时都要死掉一般,龚老心急如焚,此时一看到那单老,便是挥着拳头朝他袭去。

那单老一时不察,被他一拳打了个正中眼睛,只听他痛呼一声一手捂住了眼睛,猛的退后了几步,朝龚老怒骂着:“龚老,你这个混蛋!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信不信我试让你后悔莫及!”

“哼!定是你在后面使诈!姓单的我警告你,若是我大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非让你偿命不可!”龚老怒喝着,一手紧紧的揪住了他胸前的衣襟,搁下了狠话。

“你不要血口喷人!龚老,我告诉你,凡事都要讲证据的,我好心好意听到会长出事后便过来看看,谁知你这样诬蔑我,安了个这样的罪名在我身上,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换水。”

淡然的声音在这时响起,显得异常的令人安心,同时,也有那么几分的诡异。两人正吵个脸红耳赤,忽的一个清淡的声音就那样响起,这一听之下,两人皆闭上了嘴,不再开口,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那坐在床边帮会长解毒的顾七。

药徒迅速换上清水,有些诧异的看到会长那垂放在水里的手渗出来的血已经渐渐的变得鲜红,比起先那带着黑紫色的血已经好多了,另一点就是,他脸上原本泛着黑紫的肤色也渐渐转变了回来,手指甲的颜色也一样淡了。

这一发现,让那药徒又是震惊又是不可思议,看着顾七却是不知说什么,只是愣愣的端着那盘水出去外面倒掉,当走出房门时,外面的药师们全涌了上来,一个个皆在问着里面的情况。

看到变化,看到会长的脸色渐渐好转,除了不可思议之外,屋里的众人心里都有些震撼,只是极好的被他们压制住了。八爪灵黑蛛之毒他们根本解不了,而她,竟用这种放血的方法让会长身体里的毒血减少,这样的医治方法,他们以前不曾见过,更不曾听过,却接受了。

顾七没有理会众人的神情,只是专注着施着针,待到施针结束,这才对龚老道:“若无事其他人都出去吧!别妨碍到龚会长休息,另外,龚老,你让人迅速调配些解毒液来,越多越好。”

“这……七丫头,我大哥他的情况怎么样?”

“暂时只是稳住了,至于如何,得看今晚的,如今今晚熬不过,那……”她看着他,并没有将话讲完,因为她知道,他一定听得明白的。

龚老听了,一颗心拔凉拔凉的,嘴唇颤了颤,最后,将他们几人请了出去,连带着那单老也被他请了出去,只留下顾七和他在这里面。

“七丫头,你刚说的是真的?我大哥他、他真的……”龚老苍白着脸色看着她,心中忽的生出了慌乱之意。

见他被吓住了,顾七不由的抿唇一笑,神色中带着莫测,示意他靠过来,便压低着声音,在他耳边说着……

------题外话------

剩下最后一天了,有票的妹子别留着哈,再留可就没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