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9 入住!

“哈哈哈,真是没想到啊!我那整天只会惹事生非的弟弟竟也会结交到顾姑娘这样的人物,看来,上回让他出去是对的。”龚会长愉悦的笑声传出马车,让后面马车里的几名炼丹师很是诧异,却不知他们在谈什么谈得那样开心。

会长为人严谨,就是地位再高的人也很少能让他笑得这般开怀,那位顾姑娘,倒是好本事。

龚会长带笑的声音一顿,又再继续说着:“不过,他回来时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回来,没有见到与人同行。”

“没同行?”顾七一听眉头微拧,怎么会没同行?她可是交待着让他帮着照顾风逸的,更何况,他也知道风逸的眼睛看不见,又怎么会让他和碧儿离开?

龚会长见她眉头微拧,便道:“你也不用担心,这事我也没细问,知道得并不清楚,等会到了公会我叫他出来跟你说个明白,对了顾姑娘,你是什么级别的炼丹师?在哪个地方考核的?顾七,这名字我似乎在哪里听说过,总感觉有些耳熟,却想不起来曾在哪听说过。”

说起这事他就觉得奇怪,也不知怎么的,当龚老跟他说起顾七这名字时,他只觉耳熟,似乎在哪听说过,只是,细想又想不起。

听到他的话,顾七淡淡一笑:“我从未考核徽章。”

“哦?既然这样,到了公会可要考核一下?有个炼丹师的徽章在各地都有很多的福利与便捷,而且炼丹师级别的都为公会保护的对象,如果品阶越高,在药材方面你在别的地方找不到,如果公会有,也可以给你优先。”他说出身为炼丹师所拥有的福利,其实,他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品阶?

按龚老所说,她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若真如此,估计会在大丹师级别以上,只是,放眼整个修仙地域,大丹师级别的纵有也无多,她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女子,又怎么可能已经是大丹师级别的炼丹师?可若不是,她又是如何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来的?

九道灵息的丹药,那得极细为精妙的掌握住火候与下灵药时间,多一分少一分都不行,还有为火候的控制,就是他身为公会的会长,也不敢说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来,可她却那般的厉害,也许别人会说是她碰巧运气好才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丹药,但他很清楚,别说是九道,就是七道灵息,若有一丝掌握不好,都不可以成功。

闻言,顾七眸光微闪,却没急着应下,只是道:“再看吧!”她所要的灵药空间有,就是没有的她也会想办法弄来,炼丹师的徽章对别人也许大有用处,但到她这里来,吸引力并不是很大,因为只要她会炼制丹药,何愁没有灵药送上门来?眼下,她还是比较担心风逸和碧儿,若他们没跟老头回公会,又会去了哪里?

听她说再看,龚会长神色微怔,深深的看了顾七一眼,似乎很是好奇,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子?炼丹师的徽章代表着身份,代表着很多的东西,这里面的诱惑可不是一般人能这样云淡风轻的看淡的,而她,言语中却是那样的随意与淡然,真真是一个让人看不透的女子。

一旁坐着没有插话的戴云笙看着他们,又低下了头也不知在想着什么,一路无话。约莫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后,到了医药公会的大门前,马车才缓缓的停了下来。

“顾姑娘,这边请。”龚会长下了马车,对随后下来的顾七做出请的手势。

后面马车的几位炼丹师也走了过来,与他们几人一道进了医药公会的大门。在进了医药公会后,顾七随着龚老去了后院,而那四位炼丹师则正准备各归各位去忙,其中一位就被戴云笙唤住了。

“林丹师请留步。”

“嗯?”那姓林的丹师停下脚步回头朝戴云笙看来:“呵呵,戴公子,有何事呢?”

“林丹师,我、我想考核大药师的徽章,想请你为我的评阶导师。”戴云笙说出心中的话来,似乎是有些紧张,手心微微渗着汗水。

“你想考核大药师的徽章?”那林丹师微怔,诧异的看着他问:“你不是去年时才拿到的药师徽章?你现在有把握可以考核过关?你应该知道,若是考核三次不通过,则要等到十年后才能再考核了。”

“是,我知道,但我仍想试试。”他握紧了拳头,目光带着坚定。

见状,他点了下头:“那好吧!你随我来。”

另一边,龚会长招呼着顾七在厅中坐下,便差人去唤龚老过来。下人端来茶水,顾七才轻抿了一茶水,跟龚会长聊了几句,便听外面传来哈哈大笑的声音。

“哈哈哈,大哥,你总算肯放我出来了,把我关在里面快闷死我了。”

穿着灰衣的老头风风火火的进来,当一看到厅中坐着的人时,不由一愣,继而大笑:“哎呀,老头就说嘛,我大哥怎么这么好心放我出来?原来是七丫头来了啊!”大步上前,问:“七丫头,这阵子你怎么样?历炼得怎么样?”

“咳!”龚会长轻咳了一声,扫了龚老一眼:“客人在这里,怎能这般随性?一旁坐着。”

“嘿嘿,大哥,七丫头是自己人,不用见外。”老头涎着脸上前,却仍在他兄长威严的目光下,悻悻的坐在一旁。

“龚老,风逸和碧儿呢?”顾七开口直接问着。

“嘿嘿,七丫头,不用紧张,风逸那小子是走运了,那小子被灵德道人看中,收入弟子了,如今啊,跟着他回了宗门,碧儿丫头也跟着,放心,好得很呢!”

“灵德道人?”顾七眉头微皱:“这是何人?怎么就拜了他为师?”

“哦?竟拜了灵德道人为师?”一旁的龚会长听到那话,也有有诧异,看到顾七担忧的神情,便笑道:“顾姑娘不必担心,若是拜了灵德道人为师,那令弟定也是非凡人物,那灵德道人不仅为人心善刚正,更是修仙界中极有名望的仙人,他实力深不可测,心性更是非同一般,有很多大家贵族的子弟想要拜他为师,却都被他一一拒了,倒不曾想,他竟会收了令弟为徒,这可是喜事。”

龚老也点头说着:“对对对,我大哥说得不错,那灵德道人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老头我鲜少佩服人,可他我就不得不服,无论是实力还是心性人品,都是一流的,在这修仙界中哪个会不知灵德道人这一号人物?七丫头,你也太孤陋寡闻了点,居然还不知道灵德道人,老头跟你说,风逸那小子跟了灵德道人,那前途可是一片光明,相信不消几年时间,定也会扬名修仙界。”

闻言,顾七微皱着的眉头才松了开来,龚老这人她多少也了解点,能让他这样说的人,应该不差,更何况,龚会长也这样说,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她空间中的为风逸找来治眼睛的灵药有的虽能放久,可月灵七束花有盛开的时间,若是在盛开的时间里错过了,可就浪费了药效了。

“那他的宗门呢?叫什么?从这里去的话,又要多久的时间?”

“他的宗门是太乙宗门,在太行山上,此去路程也不近,你若去找他我就怕你找不到,因为这灵德道人多喜云游,也不知会不会带上风逸云游修仙去了。”老头说着,看着她又笑道:“他现在跟着他师傅是不会有事的,你也就不用担心,总不能他一直跟你在一起吧?现在他有他师傅带着,还有碧儿丫头在旁边跟着,绝对安全的。”

“我是找到一株月灵七束花,还有些时间就会盛开,而此灵花若是摘下后不用,药效会流失,因此,我才急着找他。”

一听,老头一拍大腿,笑道:“原来这样,不过,这事也好办啊!你只要弄到个冰灵宝盒不就成了?只要用冰灵宝盒存放着的灵药,那就不会流失药效,而且也会保持原样,放上三年都不是问题。”

然而,他这话一出,却换来一旁龚会长威严目光的一扫:“那冰灵宝盒就是我们医药公会也没有,你让顾姑娘上哪找?要说也不说个可取点的,净会添乱。”

“嘿嘿,这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嘛?能保存灵花不枯萎不流失药效的,也只有这冰灵宝盒,大哥也是知道的啊!虽然我们公会里是没有,但,别人家有啊!”说到这个,他一副贼头贼眼,让一旁的龚会长看得直皱眉。

“哪里有冰灵宝盒?”她看着龚老问着,那应该是属于灵宝的一种,她还真没听说过,不过他们能那样说,定是有那样的功效。

“呵呵,这个不急,倒是你,既然来了公会这里,老头我怎么也得尽尽地主之宜,带你四处逛逛,看看这奕城的民风与盛景。”他贼兮兮的笑着,转而看向他兄长:“大哥,这七丫头难得来奕城一回,你说我是不是应该逛她四处看看?这禁足之罚,嘿嘿,为免了吧?”

龚会长只是扫了他一眼,没应他的话,而是对顾七道:“顾姑娘,既然来了奕城就多住些天,我让他带你四处看看,还有,三天后是我们医药公会十年一度的会长竞选,你也留下来看看吧!到时各地大家族的人也会来,场面会很热闹。”

“那我就打扰了。”她也没拒绝,便点头应了下来。

“嘿嘿,七丫头,走走走,老头带你去后院,那里还有几处客房是空着的,平时也没外人进来,这座大院子也就只有我和我大哥两人住,你把这里当自己家就成了,缺什么就跟老头说。”老头站起,打算带顾七去后面的院中看看住的地方。

顾七站起,想到了那戴云笙怎么没进来,便道:“跟着我来的还有一个人,刚才没进来估计是在前面,我先去看看,龚会长,我就先出去了。”

“呵呵,去吧!”龚会长笑着点着头。

“哦?那老头跟你一起去。”他领着她往外走,去前面的公会看看,一边问:“那人男的女的?”

“男的。”

一听,老头一挑眉,抚着胡子:“男的?不会是瞧上你长得俏,跟着来的吧?”

“不是。”她淡笑着。

“那就好,你说你长着这模样,那些年轻人瞧见了哪个不是失魂落魄的?哎,这些年轻人都不知道,看人不能看脸,要看内在,也许等到他们七老八十了,才懂得这一点吧!”他边说着,边扶着胡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顾七淡笑不语。迈着步伐往前面走着,过了一会,来到前面公会处,朝周围看了看,却没见到那戴云笙的身影。

“七丫头,那人在哪?”老头也左瞧右瞧着,多数都是他们公会的人,还有一些在排队等着考核徽章的一些药师。

“呵呵,龚老,您老怎么来了?”公会的一名药师见到他,连忙上前打招呼,目光更有几分好奇的看着他旁边的顾七,这绝美的女子,刚才被会长请了进去,看样子身份不凡呐!

龚老目光一睨,斜了他一眼:“怎么?老头我就不能来吗?”

“哪里哪里。”被他那目光一扫,那药师不由的拭了拭冷汗。

“这位药师,刚才跟我一起来的那名男子呢?”顾七看着面前的药师问着。

听到顾七的声音,那药师看了龚老一眼,这才连忙道:“那位公子跟着林丹师去了第六间考核室,他在考核大药师的徽章,听说已经过了前两关了,只剩下最后一关,姑娘再稍等一会他就出来了。”

闻言,顾七有些诧异,大药师?那呆子竟然去考核大药师的徽章?不是说一年前才拿到的药师徽章么?这么快就去考大药师的?啧啧,还真看不出他有这个胆量啊!

她知道若是考核三次不过关,就得等十年方能考核,因此,越是高阶的徽章,那些药师们都会等到有十足的把握才去考,想来,他此时应也是信心十足。

“那我们到那边等会吧!”老头说着,带着顾七来到那一旁的桌边坐下,让人泡了一壶茶来,一边给她倒着茶,一边问:“七丫头,你出去这些日子实力提升了多少?老头我怎么感觉不出你身体里的灵力气息波动?你现在到了筑基期没有啊?”

“嗯,进了筑基期了。”她应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水。

“那你接下来是否打算去找风逸小子?”

“他的眼睛得治。”她敛着眼眸,轻声说着。

“那灵德道人也说会寻医为他治疗,太乙宗门中也有不少擅长医术之人,也许到了那宗门里,灵德道人就找人给他看了。”他说着,又朝周围看了一眼,道:“老头跟你说,冰灵宝盒这奕城就有。”

闻言,顾七抬眸朝他看去:“这城中的几大家族中的哪一家?”医药公会都没有的东西,这奕城中却有,那就只有那几大家族了,毕竟,寻常的家族可不一样有那样的东西。

“嘿,聪明,老头一说你就知道了。”他嘿嘿的笑着,朝周围看了一眼,压低着声音说:“这东西虽说不是至宝,但也很是贵重,人家有这东西也不会满城去嚷嚷,老头我也是偶然得知的,就是我大哥也不知道,告诉你吧,就是那戴家,他家不是有一个儿子是丹师么,那冰灵宝盒就是那戴家家主花了高价从别的城中拍回来的,打算送给他儿子的礼物,不过他那儿子入了宗门并不能常回来,这时,那东西还在戴家主的手中。”

“不过嘛!”说着,他的声音一顿,摇了摇头:“这东西想买,那是无法从他手中买来的,那戴家的家主不会出手那样东西的,你想要,有点难度。”

顾七眸光微闪,喝着茶,没有说话,但脑海却是在转动着。

“不错,真是不错,戴公子,想不到短短一年的时间你就能从药师跃到大药师,这医药的天赋也确实是不低啊!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考核丹师的徽章了,到时,只怕林某想再成为你的考核导师也都没资格了,哈哈哈……”

那边传来的声音,让顾七抬起头来,一抬头就看到那林丹师与戴云笙从那房间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名胸前佩挂着大药师徽章的中年男子。

戴云笙面上带笑,眉宇间有着难掩的欣喜,当看到那坐在前方喝茶的顾七时,连忙快步走上前去:“姑、姑娘,我、我考到大药师的徽章了。”因激动,又有些结巴了。

“嗯,恭喜。”顾七微微一笑,向他道谢着,声音一顿,又道:“你不是还要回家去?我要在这里住几天,你要回去便抽时间回去吧!”

“我就回去送点东西,也许只在那里住一晚。”他说着,看着她,又道:“姑娘,可否借一步说话?”

闻言,顾七站了起来,与他往后面院中走去。老头见了只是哼了一声,没有跟上,只是问着一旁的林丹师:“那小子真的考到大药师的徽章了?”

“呵呵,是的龚老。”

“他是什么人?看着呆头呆脑一点也来精明。”老头撇着嘴,脸上有着嫌弃。

“他是戴家的四公子,叫戴云笙,为人憨厚,但对药物却是极为敏感,当他在炼制药物时,那专注的神情与他现在的样子有着极大的分别,可以看出,是个不错的苗子。”

“哦?”老头诧异的挑了挑眉,朝那往后院走去的戴云笙瞥了一眼。

来到后院,周围无人,顾七便问:“何事?”

戴云笙看了她一眼后,便拱手深深的朝她鞠了个躬:“先前在灵药轩时让姑娘当了挡箭牌,在下深感歉意。”

听到这话,顾七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我可记得,你自己说的要听命于我十年的,怎么?现在反悔了?”

“啊?”戴云笙微愕,看着面前的她:“那、那、那只是、只是权宜之计。”

“是吗?这么说,你倒是想回去联婚?这倒是好办,那我等会去戴家跟你父亲说一声,那不过是权宜之计便是了。”可还没人能在利用了她之后能安然身退的,这呆子自己说出的话,她又岂容他反悔?

“这……”戴云笙似乎也没料到她当真了,但一想,确实是自己不对在先用了她来拒绝回戴家,而他在外也是四处历炼,跟着她也行,毕竟,虽说他不怎么中用,但至少有个人同行做伴,她一介女子也不会出什么意外。

想到这,便释然,问:“那不知,在下跟在姑娘身边,能帮上些什么忙呢?”

“自有用得上你的时候。”她缓声说着,瞥了他一眼:“以后,不要再姑娘姑娘的叫着,就叫我七小姐吧!”

“是。”他应了一声,总感觉似乎自己被卖了一样,但,对上她清冷的目光却又不敢再开口多说,只能道:“那我现在回家一趟,明早再回来。”

“嗯,去吧!”她点了下头,看着他离开后,老头从前面走了进来。

“七丫头,那人是戴家的人?”老头来到顾七的身边:“这大好机会啊!你怎么不跟着他一起去戴家?找那冰灵宝盒也方便些啊!”

顾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要那冰灵宝盒有的是办法,但我不屑利用身边的人。”说着,转身便往后院走去:“我住哪?带我去看看吧!”

“嘿嘿,好,这边这边,跟老头过来。”

老头听了她的话后笑眯了眼,抚着胡子带着她去后面看房子,却在要去他们往的那院落时,另一边的走道来了几名中年男子,为首的那人是一名六十上下的老者,身形微瘦,头发黑白掺半,目光细长而泛着算计的精光,看到他们两人时,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了一会,便落在一旁龚老的身上。

“这不是龚老吗?你不是被你大哥禁足的吗?怎么放出来了?旁边这位姑娘是什么人?以前怎么不曾见过?”

------题外话------

剩下最后两天了,有票的妹纸别留啦,再留着就没用了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