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7 扶一把!

当顾七再次醒来之时,只见自己身处一处厢房之中,淡淡的药香弥漫着,目光缓缓的扫过周围,一个人也没有,想起身,却又牵动胸口上方的伤口,只感觉隐隐作疼。

“咳咳!”

她轻咳了两声,又躺了回去,感觉浑身有些无力。

似乎是听到她的咳嗽声,外面走进一名身着朴素衣袍的男子,他手中端着药,看到床上醒来的顾七时,腼腆的露出笑容:“姑、姑娘,你醒啦?我、我熬、熬了药,你、你、你起来喝。”

听到这结巴的声音,顾七微怔,朝那人看去,竟是以前见过的那个呆子,叫戴什么来着?一时间,想不起他的名字。

“咳咳!”

胸口隐隐还有些疼,喉咙也干痒着,她试着坐起身,却感觉浑身一阵无力,只能再度躺着,对那将药放下后,却站在一旁看着她的呆子道:“扶我起来。”

一听顾七的话,再看她绝美的容颜,不由的脸色一红,没有上前,反而退后了几步,一边摆着手:“不、不、不行,男、男女、女受、受授不、不、不亲。”

“你救我回来的?”她躺在床上也没动,因身体也没什么力气,再听那呆子的话,更是有些无语。

“在、在下先、先前不、不知道你、你是女、女的,所、所以冒、冒、冒犯了。”

他原前并不知这一身男装打扮的公子是名女子,也是将她背回来后帮她把脉才知道的。男女的脉象是不同的,女子可以做男装扮装,但脉博也无法做假,也是因为这样,他才知道她是女的,因知她是女的,也不敢脱她的衣服查看她的伤口,只能将她手上的伤做简单的处理,至于她身上的伤,他是看也不敢看一眼。

听着他说话那结巴的样子,她都感觉一口气有些喘不过来,清眸扫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道:“无妨,先将我扶起来。”未了,见他站着没动,又加了一句:“我浑身无力,无法起身。”

“哦。”他这才应了一声,迈着脚步上前,伸出手要扶起她时,却又想到她是女的,一时无措,不知手应该放在哪里。

“既然是药师,那我在你眼中此时就应该只是病人。”

听到那有气无力的清冷声音,戴云笙一怔,目光愣愣的看着她,继而心下释怀,不再拘束什么,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一手贴着她的背,将她扶了起来,让她靠坐在床上这才迅速退开。

“多、多谢姑、姑娘。”退开的戴云笙忽的向她拱手行了一礼,又想到她的话,不由的又问:“姑、姑娘怎、怎么知道我、我是药师?”

顾七看了他一眼,没有回答,而是道:“给我熬的什么药?端过来。”

“是、是调息理、理气、气的药。”他将那碗黑乎乎的药端过来给顾七,顾七接过,闻了闻,里面的药材如他所说是些调息理气有修复内伤作用的,便一口将那碗药喝下,那浓郁的草药味充斥着整个口腔,舌头触及的苦味让她皱了皱眉。

见她皱着眉头,他连忙从怀里拿出包着的几颗蜜枣递上前:“蜜、蜜枣。”

顾七看了他一眼,便拿起一颗含入口中,甜味冲淡了草药的苦味,也让她微皱着的眉头渐渐的松了开去:“将这些药材研制成药液服用,比这样熬成汤药的效果要好上十倍,下回研制成药液。”

“你、你也、也懂药?”他诧异的看着她,似乎没想到她一个女子竟会懂得这些。

“身上伤口找个女的帮我包扎一下。”那金丹巅峰修士的一掌不轻,她服下丹药后也只缓了缓内伤,到现在身体还虚弱得很,时而还感觉到胸口一阵阵的揪疼,再加上此时有气无力的样子,想要自己包扎伤口根本不太可能,只能让人帮忙了。

“是。”不知为何,戴云笙对上她,竟本能的只有听从的份,见她眉宇间带着疲惫,脸色还那样苍白,便道:“我、我扶你、你躺、躺下休、休息。”

在他半扶下,顾七再度躺下休息,身体的虚弱,以及环境的安全,让她又渐渐的睡了过去。

在见她睡着后,看了看她身上的染血的白衣,戴云笙这边往外走去,约过一个时辰后,叫来了一名妇人。那妇人进一时顾七也睁开了眼睛,看到那呆子带着那妇人进来,手里还捧着一套衣服。

“姑、姑娘,在、在下请、请了这位大、大婶来、来帮忙。”他上前说着。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他退了出去关上了门,而那妇人则笑着上前,帮她脱下身上染血的衣服……

约过半个时辰后,那妇人才离开,床上的顾七身上的伤也用了药,换了身衣服,虽是粗衣麻布,但也好过那沾上血迹的白衣。

戴云笙见她的脸色那样苍白,便去街上抓了两只鸡,再买了些补血养气的药材炖给她吃。

顾七在床上躺了三天,三天后才能自己下床,虽然胸口还有些揪疼,但相比前几天已经好多了,被那金丹巅峰修士击了一掌,想要那么快好是不可能的,只能慢慢调养了。

这一天,戴云笙来到厢房里,看着那下了床正走动着的顾七,道:“姑、姑娘,我、我要离开了,你、你……”话还没说完,就被顾七打断了。

“离开?去哪?”站在窗边的她转过身来,看向那站在三米外的戴云笙。

戴云笙看着一袭女装,虽然穿着朴素的衣裙,却难掩风华绝代身姿的女子,不由的呆了呆,一时间竟忘了回她的话,好一会才恍过神来,连忙道:“在、在下要去奕城,回回家、家里一趟。”

顾七挑了挑眉:“我的伤还没好,又还没找到我弟弟,只能先跟着你了。”

“啊?”他有些愕然,看着那绝美的女子朝他走来,不由的又倒退了几步,似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一样,再问:“姑、姑娘要、要跟我、我回、回家?”

“不跟你回家,只跟你到奕城,我原本也是要去奕城找人的。”她没事跟他去他家做什么?只不过,奕城的医药公会总部在那里,她要去找风逸和碧儿。

“哦,那、那你便、便跟、跟我一、一道吧!”

顾七看了他一眼,脚步在他的面前停下,问:“你这结巴应该不是天生的吧?你不是药师吗?怎么治不好自己?按理说,这结巴是可以治的。”

“治、治不、不好。”说到他的结巴,他不由的低下了头。

“我知道一个古方,你要不要试试?”她看着他,露出了一抺笑,只是这抺笑的意味看在戴云笙眼里,莫名的有些诡异,想要开口说不要,可触及她的眼神,竟说不出来,只能愣愣的点了下头。

“坐下。”她示意着,让他在桌边坐下。

戴云笙愣愣的坐下,有些紧张,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微用了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顾七,拿出了几根银针,还不待他说什么,也不给他后悔的机会,那银针便剌入了他的脖子处。

“嗯!”

他因紧张肌肉僵硬,银针剌入是导致有些微疼,因不知她突然会用银外扎他,一时间心里紧张,也放松不下来,直到,那站在他面前的她轻缓的声音淡淡的传来。

“僵着身体做什么?放松。”顾七的手微转着银针,因他的紧张导致的肌肉僵硬,让她的银针无法再进半寸,只能停留在原处。

“你、你、会、会、会医?”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这银针他都不敢用扎,她竟就那样扎下来,要是扎错了地方怎么办?

顾七淡淡一笑,看着紧张的他,道:“懂一点,银针只能舒缓你呼吸肌、喉肌及其它与发音有关的器官紧张与痉挛所造成的问题,至于想要能流利的说话,接下来你就要多练习舌头与口部的动作,说话时别紧张,只要你能调整心态,时刻保持着平常心,口吃很快就会好的。”

若不是见是他救了她,又照顾了她这些天,她也懒得帮他治这结巴之症。然,对她而言,承别人一分情,她就会还十分,欠着别人的人情,总会让她有些不自在。

听她说得有模有样,原本有些担心的戴云笙也渐渐的放松了下来,他一放松,银针便能再动,轻轻的在他脖子处的穴道转动着,好一会才收回。

因顾七与他一道上路,但因她的身体还有些虚弱,不宜像他那样走路,顾七便让他去雇了辆马车,这才往那奕城而去……

一路上,顾七帮他扎着银针,同时也训练着他的口部动作,训练着他的说话能力,短短两天下来,竟有了意想不到的效果。而这最开心的,莫过于戴云笙了。

“姑娘,多、多谢你。”虽然还会口吃,但比起原先,已经好了很多了。

马车上,戴云笙感激的向顾七道谢着。看着那倚坐着的绝美女子,心下越发的好奇,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身受重伤,却又好像会医术的样子?长得这样绝色,却独自一人在外,女子太过美貌,往往这美貌就会给她带来祸事,而她,似乎并不惧?

自那一日后,她便也换回了女装,白色的衣裙,素雅的妆扮,慵懒淡然的气息,以及那绝美的容颜,想必任何一名男子见了也不会无动于衷。

顾七看着外面的风景,听到他的话后也就朝他看了一眼,淡淡一笑:“是你先帮了我。”

听到这话,戴云笙有些不好意思,看了她一眼后又道:“姑娘,到了奕城,我、我先陪你找人吧!”他有些担心她一个女子独自走的话,怕会遇到危险。

“也好。”

闻言,戴云笙这才笑了,马车咯吱咯吱的走着,待到天色渐暗之时,方来到奕城之中,进入奕城后,两人便下了马车,戴云笙问:“姑娘,你要去哪里找、找人?天色渐暗,要、要不就先去客栈休、休息一晚?”

“我去医药公会总部,离这有多远?”

听到她说要找医药公会总部,他连忙道:“医、医药公会总部在城中心点,这里是初、初入城门的地方,从这里到中心街那里还、还要一个时辰。”

“那就先找个客栈落脚吧!明天再去。”既然都到了这奕城了,也不差这一晚的时间。

两人就近找了个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后,便点了几个小菜和两碗米饭一壶酒,坐在一旁角落处的桌边吃着,在这里不显眼,却能看见外面的街道。

“你不喝酒?”顾七见他只吃米饭配着菜,那酒却是一杯不沾,不禁有些奇怪,这年头,还有男人不喝酒的?

“我喝酒身、身上就会起红疹,不能喝。”他说着,低头扒着饭,又夹了一块肉,见她已经喝了两三杯了,便道:“你、你也不要喝太多,喝酒伤、伤身。”

闻言,她微微一笑:“这酒是清酒,就是喝几壶也不会醉。”她端起酒杯轻再度轻抿了一口酒,就在这时,忽见几名男子走了过来,那惊艳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却拍着戴云笙的肩膀说着话。

“嘿!这不是戴结巴吗?你小子怎么在这里?这位美人是谁?”

戴云笙侧头看向来人,当见到那几人时,眉头微皱:“你们做什么?走开。”

“呵呵,戴结巴,我们怎么也有一年多没见了吧?怎么这回见了我们就装不认识了?说说,这么个大美人你上哪拐回来的?”说话的那男子拍着戴云笙的肩膀,一双泛着色光的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顾七瞧着:“美人,你怎么称呼?”

顾七只是瞥了那几人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继续喝着她的酒,吃着她的菜,仿佛没看到那几人就站在桌边一样。

戴云笙见那几人的目光带着猎艳的光芒盯着顾七看,眉头皱了皱,沉了沉脸:“她、她是我的朋、朋友,你们不要无、无礼了。”手,微动,似有什么从手缝中微微洒出。

别人没瞧见,顾七也瞧见了,眉头微微一挑,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唇角微勾起一抺弧度,继而夹了一睦菜放在自己的碗里,举止优雅而散发着尊贵的气息,那一举一动间带出来的风情,看呆了那一旁的几名男子。只是,那几人在下一刻,就整个人无力的倒了下去。

“想不到你还会这么一招啊!”顾七品着酒,戏谑的看着他。

戴云笙被她看得不好意思,别开了眼讪讪的道:“他们几个不、不是什么好人,论打的我打、打不过他们,但是论用药、药物他们不是我、我的对手。”

闻言,顾七也没再说话,只是喝着酒,看着他叫了掌柜把那几人抬了出去,过了半个时辰,吃完饭的她先回了房,沐浴过后服下一枚丹药便盘膝坐在床上调息,随着身上灵力气息的涌动,身体也微微发热,那服下的丹药在灵力气息的运转之下挥发着药效,约莫一个时辰,她才轻呼出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

身体在一天天的恢复,调息时胸口上方那被击了一掌的地方不会疼,但若调动灵力气息作为攻击的话,则会受不了。这些天她敛着一身的灵力气息,如同普通人一样,尽量的不动用灵力气息,只为伤口尽快恢复过来。从空间中取出一瓶最后的一瓶营养液服下,这才在床上睡下,沉沉睡去。

次日天明之时,二楼厢房里还能听到一楼处传来的喧哗声,她洗漱后下楼,就见那昨日昏倒的几人正在客栈门前与那戴云笙在推撞着,那戴云笙被几人推来撞去脸色有些难看,似乎是被激怒了,忽的冲着那几人大喝着:“不要再推了!再推我就不客气了!”怒极,连结巴也不会了。

“哟!你个结巴,还能怎么不客气啊?不过就是戴家的私生子罢了,还真以为你是戴家少爷不成?本少推你又怎么了?你打我啊!”那为首的锦衣男子推撞着戴云笙,似乎故意那样挑衅着,激怒他。

“你、你、你别太过份!”最不愿被人说起的那一事被当众说起,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拳头紧紧的拧着,似乎在压抑着怒气。

“怎么?本少说错了吗?你本来就只是一个私生子,戴家在这城中可是大名望的大家族,而你呢?也就只是一个私生子罢了,就算你是姓戴又怎么样?谁不知你在戴家过着如同下人一样的日子?一个连娘是谁都不知道的结巴而已,还敢这样跟本少说话?看来一年多没见,你这胆子是肥了。”

“你!”

“我怎么了?想打我?来啊!你找啊!就怕你没那个胆,哈哈哈!”那锦衣男子仰头大笑着,笑得嚣张而令人厌恶,可就在他的笑声刚落下之时,忽的一人拳头朝他眼睛击来,一时不察,竟被打了一拳。

“砰!”

“嘶!好你个结巴!你竟敢打我!”那锦衣男子倒抽了一口冷气痛呼了声,一手捂着被打疼的眼睛,一手挥着就朝面前的戴云笙打去。

戴云笙双手抱上他的手,直接凑上嘴狠狠的就咬了下去,一时间,只听见杀猪般的尖叫声在楼下传开。

“啊……痛、痛死我了!快放手!快放手!”那锦衣男子尖叫着,想甩开那紧抱着他的手狠咬着的戴云笙,却越甩手越疼,如同要活生生的被咬下一口肉来一样,痛得冷汗直冒。

“放手!你个死结巴!”旁边的那两名男子见状连忙上前,挥手就朝戴云笙击去,却不料,两人还没碰到戴云笙,顿时也惨叫了一声,整个人跌落地面。

“嘶!啊!好疼!好疼啊!”那两人在地上滚着,只感觉身上痛得厉害,如同有什么在啃咬着骨血一般,别说要打那戴云笙,就是站起来也有些困难。

顾七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一楼,站在那围着十几人当中看着面前的一幕,见那戴云笙连咬的都用上了,不由的暗笑,她还是第一回见男人打架也用咬的,咬人?难道不是女人的专利?

“戴云笙?你在做什么!”

突然间,一个低沉而带着不悦的声音传来,众人看去,只见,一名锦衣男子带着一名美貌女子,身后跟着几名随从,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原本还咬着不放开的戴云笙听到这声音,不由的一怔,愣愣的朝那声音看去,在看到那来人时,脸色白了又白,颤着声音唤着:“大、大、大、大公子。”同父异母,他是他的兄长,但他却没那个资格叫他一声大哥,只能称他大公子。

“砰!”

“该死!本少踹死你!”那被戴云笙咬出血痕来的男子怒喝着,一抬脚就朝戴云笙踹去,那速度之快,让在人群中的顾七也没反应过来,眼睁睁的看着他被踹了一脚趴向地面。

“嗯!”

那一脚的力道之大,踹得他痛哼了一声,只感觉被踹的地方传来阵阵揪疼,胸口处血液在翻滚着,喉咙之处猛的窜上一口微咸的鲜血,顺着他喉咙渗出。

顾七一见,眸光一眯,看向那来人。一名锦衣玉带着身,黑发束冠的俊朗男子以及他身边的那名美貌的女子。大公子?是戴云笙的家人?

在她沉思间,那锦衣玉带着身的男子来到戴云笙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他,那目光轻蔑而带着不屑,低沉的声音冰冷而无温度,像极了一把把冰寒的利剑,狠狠的剌入他的心。

“你回来做什么?一回来就在外面惹事!看来你这次在外历炼,别的没有提升,倒是胆子大了不少!”

戴玉笙见了他不敢顶嘴,虽被踹的那一脚很痛,但仍试着想站起来,只是,一口气没能喘上来,卡在喉咙处,让他一动,便痛得不得了,脚不受力,刚站起来又跌了下去,只是,这一回跌下却被伸出来的一只纤细白皙的手给扶住了。

“果然是不会打架啊!这样就受伤了?”顾七扶着他,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面色苍白的他。

而她突然的出现,却是让众人眼前忽的一亮,惊艳之色溢于眉眼之中……

那锦衣玉带的男子看到顾七时,眼中的惊艳之色也是毫不掩饰,那一次见到这样清雅绝美的女子,那样举世无双的倾世容颜,还有那飘逸出尘的气息,当真是令人心头血液沸腾,好想……将她据为己有!

------题外话------

有票的妹纸别留着啦,就过月了,过月票可就没用啦,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