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5 被抓!

风逸接过,虽看不见,但入手时那股温润的感觉却让他很是喜欢,当下再次道谢着:“多谢师傅。”咬破手指,将鲜血滴入手中的萧上,随着光芒一闪,那滴鲜血被碧玉萧吸收继而与风逸心神相通。

老头在一旁看着也欢喜,笑眯着眼睛向那灵德道人拱手行了一礼:“呵呵,灵德道人啊!那他们两人老头我就交给你了,老头相信,风逸这小子跟着你一定能学到东西的,这小子能吃苦,你以后尽管教,嘿嘿,只要留着命活着就好。”

灵德道人脸上带着祥和的笑意看着他:“师傅带进门,修行靠各人,他在修仙之路上能走多远,这还得看他自己的造化。”说着,他站了起来,再道:“既然风逸已经拜师,那老道就带他走了。”

“好好好。”龚老笑眯眯的应着,对风逸和碧儿道:“你们俩不用担心别的,老头若见了七丫头,会跟她说的,好好跟着灵德道人修炼。”

“是。”风逸应了一声,弯腰将苍抱在怀里,这才走向他师傅。碧儿跟在旁边,对龚老道:“龚爷爷,如果你见到我家小姐就告诉她,我会照顾好少爷的,让她不用担心。”

“知道知道,去吧去吧!记得听灵德道人的话。”

“好。”她甜甜的应着,来到顾风逸的身边。

灵德道人看了他们一眼后,面带笑容的带着他们离开。后面,龚老跟了出来,看着他们没入人群中,直到消失在街尾他才收回目光。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啊……”他轻喃着,语气带着一丝的不舍,顿了一会,这才走回桌边喝着酒。

在另一个城镇的城外,顾七清冷的目光在面前十二名佣兵大汉身上一一掠过,顿了一会,将两个乾坤袋交到黑虎的手中:“以你们现在的实力跟在我身边帮不了我什么,筑基期的修士在这修仙界比比皆是,如今的你们更需要的是提升自身的实力,等你们能在这修仙界闯出名声来时,再来找我吧!”

“主子……”

十二名佣兵大汉一时间不知应该说什么,确实,他们的实力不算弱,但也不算出众,筑基期的修士在这片大地上并不少见,他们知道主子绝非池中之物,以他们这样的实力,跟在他的身边还不配。

“这两个乾坤袋,一个装有金币,一个装有可提升实力的丹药,我希望下次见到你们,你们已经是威震一方的人物。”她看着他们,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容来。

这十二人都是铁一般的汉子,而且性情不错,她相信,有丹药相助他们的实力一定会更提升的。

“主子,我们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十二人异口同声的说着,铿锵有力的声音仿佛要告诉顾七,终有一天,他们一定会成为威震一方的人物!到那时,他们一定会风风光光的回到主子的身边!

“嗯,记住你们所说的话。”她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便转身迈步离开,往那停在前方的马车走去。

身后,十二名佣兵大汉只看到她衣袂飘飘,绝尘飘逸的背影离他们越来越远,直到,走进了那辆马车,扬长而去……

马车中的顾七半倚着车窗看着外面的景色,这一路遇到很多事情,从身边十几人,又回到她独自一人上路。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那没有尽头的路,她深吸了口气,轻轻的呼出,趴在车窗放松着心情。

此行她打算先去医药公会找她弟弟,她空间得来的那治疗眼睛的灵花,虽不知能否起到效果,但无论如何,她也要试上一试,还有她爹爹……如今,在哪呢?

马车在山道中缓缓的走着,驾车的是顾七在城中雇的一名老汉,这一路,往着医药公会的总部而去,若经山道天色已暗,便在山道旁休息,若进了城镇,便在城镇休息,一路走走停停,约过了半个月,渐渐接近医药公会所在的城镇。

“公子,前面有一处客栈,今晚可要去歇息?”老汉问着倚坐在马车中的顾七,等着他的决定。

马车中半响没有动静,好一会,才传来顾七似带着睡意的慵懒声音:“不是还没到城里吗?半路也有客栈?”说话间,挑开车帘往前方看去,只见,前面路上红灯笼高挂着,写着客栈两字,而这一路,除了这一家客栈之外,并无其他落脚的店。

“既然有客栈,那就问问有没房间吧!”她缓声说着,放下帘子,微揉了揉眉头。

老汉应了声是,便驾着马车往那前面客栈而去,在客栈前停了下来,老汉先下了车:“公子,客栈到了。”

顾七打了个哈欠,从马车中走下来,脸上带着几分睡意的她,看起来有一股慵懒的美,尤其是此时天色渐暗,白衣的她站在客栈门前,很是显眼。

她轻拂了微皱着的衣袍,抬眸打量着这客栈,见里面有一两名客人坐着喝酒,便迈步走了进去,来到柜台见那掌柜正在写着什么,便唤着:“掌柜,一间上房。”

那掌柜抬头一看,见顾七气度非凡,当下笑呵呵的应着:“好勒,公子请随我上楼看看房间可满意,若不满意,我们还有几间上房,布局都不一样的,我们这里比较偏僻,客人也不多,公子可挑喜欢的房间入住。”

闻言,顾七微挑了下眉头,唇角微勾的跟在他后面往楼上走去,看着走在前面的掌柜打开那楼上的四间上房,果然,里面四间上房的格调与布局都不一样,有的雅致,有的奢华,她走进一间布置淡雅的厢房看了一眼,便道:“就这间吧!”

“呵呵,好的,公子要先到楼下吃点东西么?”

“嗯。”在马车上有睡了一会,此时也不困,更跟着那掌柜走下楼,来到楼下桌边坐下,点了几个小菜,一壶酒,又让掌柜给外面马车上的老汉送些吃食过去。

她喝着酒,吃着小菜,因距离柜台不远,便一边问:“掌柜,这里前不见村后不见店的,你们的客栈怎么开在这里?”

“呵呵,回公子的话,正是因为这里前不见村后不见店,我们的客栈开在这里才能给路过的各位有个落脚休息的地方,不过这路上平时也没什么人走动,落脚的人不多,因此我们客栈的生意也清淡,这不,楼上才空了那么多间房。”掌柜一边打着算盘,一边回着顾七的话。

闻言,顾七唇角微勾,只是却被凑在唇边的酒杯挡去了她的那抺神秘莫测的笑意,那敛下的眼眸,更是没有人看到里头划过一道精光,她跟那掌柜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酒足饭饱之后,便站了起来伸了伸腰。

“呵呵,公子不说,刚才我还以为公子是修仙之人呢!”掌柜笑说着,看着伸着腰的顾七。

“哎,我家人是想让我修仙,只可惜身无灵根可修炼,也只能这样混混日子了。”她面露无奈,说起修仙眼中又流露向往之色,看得那掌柜眸光一闪。

“公子气度非凡,周身更有一股飘逸绝尘的气息,任谁见了也会以为公子是修仙之人,呵呵,就是公子不是修仙之人,想来也是大家族里的公子。”

顾七但笑不语,看着外面已经暗下的天色,神色中带着几分倦意的道:“掌柜,我回房休息了,若无事就别打扰我。”边说着,一边往楼上走去。

进了房,她走到床上躺下,床上放下后,脸上倦意的神色退去,取而出现的是精明的神色。在这地段开着客栈本就诡异,再一个,那掌柜分明就是一名修士,只是周身的气息被隐藏得很好罢了,对方的修为不弱,从他的身形与步伐中便可看出,言语中更是多有试探。

这店,外面看着没有什么问题,但,细心观察便会知道,这店有问题。

她存了警惕的心,就是睡着,也并没有完全放松,而是时刻警惕着,她的直觉告诉她,今晚,一定会出事。

先前在一楼中可以看到,除了她之外,还有两名也在这店中落脚的人,那两人腰佩大刀,看着像是武者。若是今晚真会出事,那么,动起手来一定会有声响。

合衣而睡的她闭着眼睛想着,一边静听着这客栈中的动静,大半夜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动静发生,当她想着要不要出去瞧瞧时,忽的身下所躺着的床一开,她整个人瞬间便掉了下去。

那一瞬间,她只看到头顶上的那张床是有机关的,那床板一张开,在她掉下来后那床板便合了回去,顿时,只感觉周围一片黑暗,一点光线也没有,只知道自己正顺着一个通道正往下滑着,而在通道中忽的喷出一股烟雾,她整个人在吸入烟雾后便失去了知觉。

待醒来之时,天色已经亮了,那是一缕透过窗口处斜射进来的阳光,清醒后的她看着所在的地方,是一处暗房,铁门紧锁着,四面是墙,只有上方一小个窗口,而除了她之外,还有那客栈的两名佩刀大汉和帮她驾车的老汉也在这里,而他们此时昏迷着还未醒来。

她保持着身体趴睡在地上没动,因听到有脚步声正向这边靠近,便闭上眼睛如同昏迷未醒一般,打算先看看情况,到底这客栈是怎么回事?抓他们又想做什么?

“昨天又抓了三个年轻的,一个老头,不过看着身体还算硬朗,便留着把人带下来了。”

“嗯,把他们的脚用铁链锁住,弄醒他们带到矿山上去。”

听着那说话的声音,再听着那脚步声,来人不止两人,最少应该有八人,而且从他们走路的步伐来听,修为不低。只是,矿山?什么矿山?

铁门被打开,那外面的人走了进来,用铁链将他们的手脚锁住,而这时,那两名佩刀的武者也在他们的动作中醒来,看着自己的脚上被锁,以及身处的地方,顿时大喝出声:“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哪里!凭什么锁住我们,快解开!”然,那大汉的话一落,却被一名修士狠狠一脚踹趴了下去。

“老实点!”那名修士阴着声音喝着,看着被他踹倒在地的汉子,冷哼了一声,将几套衣服丢下喝道:“都起来!把这衣服换上!快点!”

顾七也从地上起来,看着那丢在地上的麻衣:“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们?”

“别废话!快把麻衣穿上!再不动小心爷我抽你们!”那修士厉喝着,目光阴狠的盯着他们。

那老汉也颤颤的醒来,看到自己所的地方,以及脚下的铁链,又看了看顾七,这才拿起那衣服往身上一套,一脸害怕的跟在顾七的身边。

顾七敛着眼眸,看着地上的那麻衣,上面有编码的,虽不知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但既然被抓到这里,她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在幕后弄一个那样的客栈?

那客栈,是专门黑过路的人的吧!若每个都像他们一样被抓来,那被抓的人到底有多少?而他们又抓着这些人做什么?无论老弱都不放过,还真让她有些好奇。

套上麻衣后,他们的眼睛被蒙上黑布,带到马车上运送上山,因看不见周围的环境,只知道马车在崎岖的道路上行着,约过了一个时辰,顾七听见一声咒骂声,以及鞭子挥动的咻咻声,以及一些挖掘声。

听着那些声音,心下越发奇怪,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正想着,蒙着的眼睛就被解开。

“下车下车!”押送的修士喊着,推着他们几人下马车。

几人下车后,那两名武者看到面前的一幕时,脸色变了变,那老汉的脸色更是白了又白,眼中尽是惊恐之色,他凑近顾七的身边,低低的唤了一声:“公子……”

顾七看着前面的一幕,一时间,竟也说不出话来。只见,这里是一座矿山,前方约有百十来名穿着麻衣赤着脚的男男女女在挑挖着石头,当中还有一些五六十岁的老者,也不知在这地方多久了,瘦得皮包骨一样,旁边还有那些修士手握鞭子在抽打着地面,惊吓着他们。

让顾七心下震惊的是,这里的灵气之充沛,让她周身的毛孔都兴奋得张开,灵力的涌动是那样的明显,似在这里,有着什么在吸引着她一样。

“去,那边有工具,拿上东西后去前面报到!”押他们过来的那修士喝着,指着前面的那些挖掘的工具,让他们上前去挑。

顾七回过神来,压下内心的起伏,上前挑了一把尖凿和一个竹筐,回头唤了那老汉跟她一道,便跟着前面手持鞭子的修士走去。

那修士见他这么识相,倒也没为难他们两人,只是吩咐道:“去,到那边把那些石头挖下来。”

石头?

顾七的目光盯着那矿山看,那微微闪烁着的光点,分明就是灵石,哪里是什么石头?这里应该是一个灵石矿山,而他们这些人则是被抓来采挖灵石的,只是,这灵石矿山到底是何人所拥有?这么多的灵石可是非同小可。

灵石,除了可以辅助修炼之外,还可以用以炼制灵器,他们用这样的方法抓人来挖这灵石矿山,想必这灵石矿山来路不正,而且,能布下结界防止这里的灵力气息外露,这幕后的人只怕实力在金丹巅峰之阶。

为何说会是金丹巅峰期的修士?因为在这片修仙地中元婴强者并不多见,初入金丹之境的修士则无法设下这样庞大的一个结界,也只有金丹巅峰期的修士才有这个能力。

那人不仅在这周围设下结界孩子灵力气息外露,在这片地方,还有数十名炼气期和十几名筑基期的修士看守着,被抓的人中虽有修士,但脚被铁链所锁,做着苦力,脚步微浮,重心不稳,明显就是有做事没吃饱的模样。这样的他们没有战斗力,想逃出这里,难如登天。

跟着顾七的那老汉虽不知顾七是什么人,但一路上也见她摆平了很多问题,还有半月前那在城外与那十二个佣兵大汉分别,那些佣兵大汉们听她主子,想来,她应该很厉害才对,可为何也会跟他们一样被抓到这里,干着挖掘的事情?

老汉心下想着,一边又有些担心,担心出不去,担心自己的老命会交待在这里。

“公子……”

“不用担心,跟着我就行了。”她压低着声音对那老汉说着:“他们让做什么就做什么,时候一到,我会带你出去的。”

听到这话,那老汉这才放下心来,虽有些怀疑她有没那个能力?但,心下却也莫名的相信着她,如今听她这么一说,也不再多想,记好自己只要紧跟着她就行了。

那一边,那两名大汉却因不听那些修士的指令做事,而被鞭子抽打着,那一鞭一鞭咻咻咻的声音听得在场的人心头一惊,忍不住的朝那边看去,只看到那两名大汉被打得趴在地上,身上麻衣渗着血迹,那大汉闷哼的声音,到最后连哼也哼不出来,被那修士吊起来暴晒。

顾七看了一眼,便移开了,用手中的凿子挖着那那些灵石,灵石上面泛着一层莹亮的光芒,一闪一闪的,普通人不知这是灵石,便看不出,只以为是一会好看的石头,却不知,这样的灵石到了晚上的光芒会越发的大,而且灵力的颜色随着灵气的浓郁而有所不同。

一个早上,她和老汉也才挖了半筐,因那灵石是与石头混着的,要凿出灵石来并不容易,到了正午时分,在那修士的喊叫声中挖掘着的众人停了下来,端着自己的碗排除去盛吃的。

顾七他们新来的被排到后面,当轮到他们时,只有稀得不能再稀的一碗白粥,以及一个馒头,没有其他。她朝周围看了一眼,见周围的那些人也都一样,手里只有一个馒头,但这样的饭食,无论是对谁而言都是不够吃的。

“给你吧!”她将她的那一份递给跟着她的老汉。

“不行不行,公子,你也吃点吧!要不然会没力气的。”老汉不敢接,毕竟知道这里也没吃的,若吃了她的份,她就只能饿着了。

“无事,我不饿,你吃吧!”她淡笑着,将东西递给老汉。老汉听了眼微红,点了点头,接过。

“公子,我们还能出去吗?”老汉压低着声音问着,看着这周围那么多把守着的修士,想要逃出去,只感觉机会很渺茫。

顾七眸光微闪,淡淡的笑着:“你只要紧跟着我就不会有事。”

这一天,所有人都在挖掘中度过,到了夜晚,一人只有一个馒头,连粥都没了,分明就是想饿着他们,累了一整天的众人回到休息的地方,也就是一大间像马栅一样的地方,有的铺着草躺在地上睡着,有的则蹲坐着睡着。

顾七进来一看,不由暗暗的皱了下眉,这样的地方哪里有睡?

似乎是看到她微皱的眉头,老汉抱来了稻草在角落处铺好,对顾七道:“公子,你这边歇着吧!”

“嗯。”顾七走了过去,在那稻草上坐下,因在角落,正好可以将全部的人都收入眼中,她一边打量着众人,听着他们在说话,一边暗自思量着,那么大的一座灵石矿山,她得想点办法才行。

夜色下,一只乌鸦飞在夜空中,四处的转着,晃悠着,它不叫出声,也不说话,自是不会有人发现这是一只灵宠,此时,它来到那灵石矿旁边,吸取着灵石上的灵力气息,而但凡被它吸过的灵石就会变成普通的石头,毫无用途。

一抺暗香在栅中弥漫而开,今晚,除了顾七之外,一个个都睡了下去,不,正确来说是昏迷了过去,将脚上的锁解开后,她便悄然无声的潜出外面,往那灵石矿山而去。

夜间的那座灵石矿山闪烁着灵力气息的光芒,有的弱,有的强,有的白色,有的淡紫色,还有的是蓝色,她伸出手贴在那矿山上,以掌心之力吸收着那灵石上的灵力气息,但凡被吸过的灵石,都不会再发光,在吸收了好一会后,顾七甚至能感觉到体内丹田处灵力内息的充沛。

然而,正在她一手贴着灵力矿山吸收灵气之时,忽的听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而来……

------题外话------

圣诞快乐美人们,最后几天了,求票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