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4 拜师!

马车中,顾七将抱出来的龙凤胎交给那一旁打下手的女子,由女子拭擦干净用布包了起来,而后,用针线将那产妇的伤口缝起,那穿针引线如同在绣着手绢儿的一幕,让那一旁抱着两个婴儿的女子看得说不出话来。

好半响,看着她将伤口缝好,帮她夫人穿上衣服后,又不知让她夫人服了颗什么丹药,还在她夫人头上用银针剌了几针,把了把她的脉博,才轻呼出口气来。

“公子,我家夫人如何?”女子虽知她是女的,但她此时一身男装,便也以公子相唤。

“无事。”顾七瞥了她一眼,起身下了马车,却也精力消耗过多,下车时身影微晃了一下,就被一双大手扶住。

“我夫人真的没事了吗?”玄衣男子扶着顾七,担忧的问着。在看到顾七略显苍白的面容后,心下微动,在他点了点头之际,拱手向她行了一礼:“多谢了,你脸色不太好,我这里有养元丹,你服下休息会吧!”说着,将一个精致的瓶子递给她。

“不用了,我休息会就好。”她摇头说着,在一名佣兵的相扶下,来到一旁草地坐下歇息。

“七公子,你怎么样?”白羽和流影来到她的身边,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她,有些担心。

“无碍,只是消耗精力过多而已,休息一下就好。”她缓声说着,朝那马车看去,那产妇的情况确实危险,若不是有雄厚的灵力气息相护,只怕也撑不到现在。

而此时,马车那里,玄衣男子进了车厢后,看到他夫人的气息平稳已无生命危险,刚出生的一双儿女哭了一会则熟熟的睡着,看到这一幕,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让两个侍女照顾好他夫人和孩子,这才下了马车。

玄衣男子楚烨磊走向顾七,见她盘膝调息便也没打扰,在一旁等着。同时也在打量着着这个一身白衣,以男装打扮的顾七以及她随行的那一些人。

刚才因担忧而没过多的注意,此时才看清,此女容颜绝美,浑身气息更是非凡,虽说是女子,却无女子扭捏之态,反而慵懒中透着随意。他虽不懂医,但适才也知情况的危急,若不是她,只怕,他夫人会一尸三命。

好半响,顾七才缓缓的轻呼出一口气,睁开眼睛,继而站了起来,看向那在一旁等着的楚烨磊。

“还未请教阁下怎么称呼?”

“顾七。”

“楚烨磊。”他再一次告知他的姓名,却见对方神色平静,不见有一丝异样,心下微讶,暗忖,难道她没听说过他的名字?

不同于顾七的淡然,那十二名佣兵大汉在听到楚烨磊这名字后,皆眼中浮同一抺错愕与震惊,先前没听清,这一次断不会听错,这人竟是楚烨磊?那在修仙地域中被列为十大修仙家族中位居第一的楚家?

据闻此人已经是金丹巅峰期的强者,而且他的夫人也是金丹修士,他们的家族庞大,旁系分布各地,而楚烨磊能坐稳这第一家族的位置,可见非同一般,这样人一个人物,就是他们以往也是不曾想过会遇见的,今天却遇到了,而且他还承了他们主子的恩,想到这,心头微翻,能让楚烨磊欠下恩情,可不容易啊!

“令夫人也是修仙者,而且实力不俗,只要好好调养些天便无大碍了,腹部的线等到七天后再找个药师拆,这些日子不要乱动,尽量躺着休息,我们还有事,就告辞了。”顾七拱手说着,便准备离开。

见她要走,竟也不向他要报酬什么的,楚烨磊心下微怔,连忙拦住她:“等等。”从空间中取出一块令牌,递上前:“这块令牌送给你,日后若是遇到什么困难,也许这块令牌能帮到你。”

顾七看了那令牌一眼,道:“不必了。”声音一落,迈步便走回自己的马车。

楚烨磊从没遇过这样的一个人,一时间也微愣了一下,他身居高位,楚家更是地位非凡,向来巴结他的人不知有多少,这女子却在救了他夫人后什么也不要,当真让他有些诧异,看到那一行人离开,好半响在那侍女喊着夫人醒了,他才回过神来。

驾着马车继续前进的黑虎憋着话,终是忍不住的开口问:“主子,你怎么不接了那块令牌,你可知那可是楚家的玄木令,见令如见楚家主,那块令牌的份量可不轻啊!”

倚着马车而坐的顾七听到这话,微微一笑:“既然份量不轻,我更是不能随便接,不过就是路上帮了个忙罢了,又岂能拿人家那样贵重的东西,不过,这楚烨磊是什么人?听你的话似乎很有来头?”

外面的十二名佣兵大汉一听,皆是嘴角一抽,原来他们主子是不知道这楚烨磊是谁啊!难怪那玄木令也不要。

“在这片修仙地域里有十大家族,这十大家族可称得上是真真正正的修仙家族,他们势力分布这修仙地域的各个城镇,除了主家,旁系的实力也不容小窥,在这修仙地域中这十大家族,就是修仙门派也要给他们几分面子,而楚家,便是这十大家族之首,楚烨磊便是如今的楚家家主,听闻实力已经在金丹巅峰之境。”

“哦?刚才那人便是十大家族之首的家主楚烨磊?”

“我们以前不曾见过,不过,他既然敢那么说,那就是他不会错了,而且,那玄木令听说只有三块,刚才那人应该就是楚家家主无疑。”黑虎说着,又道:“以前听说这楚家家主楚烨磊为人低调,今日一见他们的随行,也确实如外面传闻一般。”

闻言,顾七也不由微微一笑,这一救竟救了个十大家族之首的家主夫人?那楚烨磊对他夫人倒是紧张,金丹巅峰强者,两人倒也般配。

顾七一行人驾着马车,用了一天的时间,来到了佣兵工会,因天色较晚便先找了个地方休息,当天夜里,她来到流影和白羽的房里,跟他们商量了一些事情,给了他们一些可以提升实力的丹药。

“你们明天便从这里离开吧!先去找轩辕睿泽跟在他的身边,一来也可以将实力提升,二来跟在他身边他要有个什么事也能帮上忙,给你们的丹药收好,那些可以瞬间提升实力的丹药不要随便服,只能在救命的时刻服下,见到他后,告诉他,我很好,不用担心。”

“嗯,我们知道了,七小姐,那明天我们就走,你自己也要多保重。”白羽开口说着。他们也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跟在她的身边帮不了什么,来到这边见到那些实力强硬的修仙者,他们也清楚的知道,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否则,他们根不配跟在他们主子或者七小姐的身边。

“我会的。”顾七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早点休息吧!”说着,便转身走了出去。

次日清晨,流影和白羽两人辞别后,便骑着马离开了这里,寻着他们主子而去。而十二名佣兵大汉们则前往佣兵工会,把他们先前接的任务交上去,从中取得他们的报酬。

而在另一边,某个城镇之中,碧儿带着顾风逸出客栈去买东西,老头则留在客栈里睡觉。自那一日轩辕睿泽来跟他们说,不用担心顾七后,他们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尤其是碧儿,知道她家小姐没出事,还遇到了洛王爷,心下很是开心。

因她家小姐让洛王爷带话,让他们去医药公会等她,所以这一路他们都是往医药公会而去的,路上有老头相伴,倒也没出什么事。

“少爷,前面有肉包店,我们去买几个肉包子回去吧!”因风逸看不见,碧儿都是牵着他的手,以防走丢了。

“好。”顾风逸温和的应着,面上带着柔和的笑容,虽看不见,但那双眼睛给人的感觉,却是那样的纯净。

听到他的话,碧儿开心的一笑,牵着他上前,对着包子店的老板道:“我们要二十个肉包子。”她的声音清脆而响亮,两人买二十个肉包子,顿时让周围的人都投来的目光。

然,碧儿笑眯着眼,朝那些看来的人甜甜一笑,掏出钱付账后便拿着包子带着风逸离开:“少爷,你有没什么想买的?我带你去买,还是有什么想吃的?”

风逸露出笑容:“你不是都买了二十个肉包子了吗?这够我们吃了。”

“呵呵,少爷,你知道我很能吃的,我就不是你们吃不饱么!再说,现在小姐没在,我更得好好照顾着你,你要是想吃什么就跟我说,我去给你买来。”

听到说起他姐姐,他心中不禁浮上了思念,虽说他姐姐去了历炼,提升实力,但,她自己一个人现在也不知怎么样?现在的他总被保护着,他真想有朝一日,可以站在他姐姐的身前保护着她,为她挡去危险,为她摆平困难。

“我没什么想吃的,随意就好。”他缓声说着,由碧儿牵着他走在大街上,虽看不见,但路上行人说话的声音,以及孩童戏耍的笑声夹带着小贩吆喝的声音,不时的传入耳中。

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睛看不见,又或者是因为他本身就已经敏感,这些天,他一直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注意着他,只是那双落在他身上的眼睛没有恶意,并不让他反感,因此,他也才一直佯装不知道,没跟碧儿他们提起,就如现在,走在这大街上,听着那周围传入的声音,他又感觉到那双眼睛在看着他。

“碧儿,我们回去吧!”他开口说着,脚下步伐微顿了一下,朝着某个方向‘看’去,清澈而纯净的目光在‘看’着某个地方。

他的感觉没有错,确实,有一个人已经跟了他们好些天了,这些天,他便一直在观察着顾风逸,并没上前,只是隔着一段距离在观察着他,没有恶意,让人不知他到底想做什么。

当那跟在人群中的人看到顾风逸朝他所在的方向看来时,脸上不由的露出一抺笑意,看着顾风逸身上那股气息,他似下了什么决心一般,移着步伐,继续跟着他们走。

回到客栈时,老头已经点了几个酒菜在那里吃着,桌脚处还绑着绳子,系着浑身黑乎乎的苍,见到他们回来,连忙招着手:“过来这边坐,酒菜老头我都点好了。”说着,看到碧儿手上那一大包东西,鼻子嗅了嗅:“肉包子?我说碧儿丫头,你买这么一大包吃得完吗?还是你打算只吃包子不吃饭了?嘿,今天老头我可是点几个你们爱吃的菜,瞧,一人两个,哈哈。”

“龚爷爷,包子吃不完可以留着当点心啊!再说了,我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饿着。”她笑眯着眼睛带着顾风逸到桌边坐下,给他摆好碗筷,夹些肉给他吃,一边问:“少爷,要不要吃个肉包子?”

“不用,吃饭就行了。”顾风逸说着,拿着筷子,却感觉那一双一直看着他的眼睛又似乎落在他的身上,还未离去,拿着筷子的手不由的一顿。

“风逸小子怎么不吃?碧儿丫头给你夹的是酸甜肉,味道不错的。”龚老轻抿了一口酒,示意他动筷,却在抬头时,看到那外面走进来的那名头发花白面带笑容的老者时一怔。

“灵、德道人?”

“呵呵,多年不见,你还能一眼认出本道来,眼力非凡呐!”一身灰衣的老者面带慈悲,一脸笑意的来到他们面前,当祥和的目光落在顾风逸身上时,更多了一抺欣赏。

“真的是灵德仙人!龚盛有礼了。”老头一瞬间面上表情恭敬了不少,迅速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一礼,那神色,以及那眼中的敬意,是以往不曾出现在他脸上的。

“快,快见过灵德道人。”龚老头连忙拉起顾风逸和碧儿,让他们两人见礼。

“拜见灵德道人。”两人弯腰行礼,恭声说着。

风逸心下微异,这人与龚爷爷认识?似乎,就是他一直在看着他,这双眼睛带给他的感觉,不会错,就是这个人。

“无须多礼。”灵德道人微笑着,手微微一托,一股力道让顾风逸直起身板来。

“灵德道人,快请坐。”龚老请他坐下,为他倒酒,问:“灵德道人云游多年,不曾想到竟会在这城镇中遇到你,真是缘份啊!当年得灵德道人相救,一直都铭记在心。”

“陈年旧事,无需记怀。”灵德道人笑说着,看着面前的龚老,道:“不瞒龚道友,本道已经跟了好些日子了,今日出现,也是有一事相询。”

听到这话,老者微微一怔,他跟着他们好些日子了?他怎么没察觉?不过想想也释然,这灵德道人是什么人?他若不想被发现,他又怎么察觉得到?当下,笑呵呵的问:“不知灵德道人有何事相询?”

灵德道人的目光看向顾风逸,直接又了当的询问:“顾风逸,你可愿拜本道为师?”跟了他们些日子,自是知道他的名字,只是,却不知他的来历,但此子,资质极佳,从见到他的那一刻他便动了收徒之心,再加上观察了这些日子,更是肯定,就是他了。

他的话一出,不仅仅是顾风逸怔住了,就是老头也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灵德道人,又看了看旁边的顾风逸,只感觉心头有什么在滚动着,怀疑着是不是自己听错话了,于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灵德道人,你、你要收风逸为徒?”

这真的还是假的?灵德道人是什么人?想拜他为师的人多得数不清,然,这么多年来他却一个也没收,云游在外,如今竟然说要收风逸为徒?为什么?难道他不知道风逸的眼睛看不见?

“嗯。”灵德道人的目光依旧落在顾风逸的脸上。

“我眼睛看不见。”顾风逸在回过神过,缓声说着。

“本道知道,只要你拜本道为师,本道会想办法治好你的眼睛。”

听着这话,风逸怔了怔,沉默半响,问:“拜你为师,我能变强吗?”

灵德道人脸上露出祥和的笑容,看着他,缓声道:“修仙之人有五行,五行相生相克,没有一定的强,须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风逸听了沉默着,似在想着他这话的意思。

一旁的老者则有些急了,这灵德道人难得要收他为徒,这傻小子居然还在这里犹豫,真是气死他了。当下开口说道:“我说风逸小子啊!你可知这灵德道人是何人?你可知要拜他为师的人有多少?他如今要收你为徒,那是你的福气,你还在这里犹豫什么?若是白白错过这好机会,以后可不会再有了。”

“我怕我拜师后,我姐姐找不到我。”

“你傻啊!这灵德道人是有仙门的,到时让你姐去仙门找你不就得了?这有什么好想的?还不快跪下拜师!”他拍了下他的头,迅速的从隔壁桌倒来一杯茶水递给风逸:“快,敬茶敬茶,只要喝下这拜师茶,你可就是灵德道人的徒弟,他可是现在一个徒弟也没有,成为他唯一的入室弟子,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这一路上风逸也知道一般人老头是看不上的,也别说会有恭敬之意,但他对这灵德道人却不一样,而且,这灵德道人跟了这么些日子,他虽知道却并不反感,因为他能感觉到他没有恶意。

他不想一辈子都被人保护着,他也想变强,可以保护他的姐姐,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

想到这,他接过茶水,跪了下去:“弟子顾风逸拜见师傅,师傅请喝茶。”说着,将手中的茶双手举起,头微低了下去。

灵德道人坐着,看着他跪下行了拜师礼,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似乎很是开心,连应了几声好:“好好好!”接过茶水轻抿了一口,放置一旁,扶他起来:“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本道的徒弟了,我们的宗门是太乙宗门,在外云游多年,也该是时候回宗门了。”

一旁,碧儿眨了眨眼睛,凑近老头问:“龚爷爷,这灵德道人是不是很厉害?”

“当然了!要不厉害我会让风逸小子拜师?”老头哼了一声,看到风逸能拜到这样的一位师傅,心下很是开心。

听到这话,碧儿的眼珠子转了转,忽的也扑通一声的跪了下去,端起他只喝了一口的茶水,脆生生的道:“师傅,弟子碧儿拜见师傅,请师傅喝茶。”

看到这一幕,灵德道人一怔,继而摇头一笑:“你起来吧!本道不收女弟子的,本道所学,也并不适合女子修炼。”

一听,碧儿抬起头来,听他说不收,也不失望,反而笑盈盈的跟绕口令似的道:“那不收我也可以,但必须让我跟着我家少爷,我家少爷眼睛看不见,而且我家小姐又交待我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所以我家少爷去哪,我也一定要去哪,要不然到时我家小姐回来,我会无法交待的。”

“这……”灵德道人有些迟疑,看向龚老。

龚老一见,连忙笑呵呵的道:“那个,灵德道人啊,你就把这碧儿丫头一并带上吧!有她照顾风逸小子的起居饮食也不错,毕竟他的眼睛看不见,有很多事情都不方便的,与其到时你们回了宗门再叫一个跟在旁边,倒不如就让这丫头跟着,再说,这风逸小子的姐姐护短得很,又交待碧儿丫头要照顾好他,你把他都带走了,老头我总不能带着个小丫头在身边吧?所以还是让她跟着吧!”

“师傅,徒儿眼睛看不见,有诸多不便,有碧儿在身边会好点,而且她跟着我也有些日子了,我也习惯有她在身边。”顾风逸也开口说着。

听到他们的话,灵德道人看了碧儿一眼,继而道:“也罢,那就跟着吧!”说着,又对顾风逸道:“宗门中有药术极高的医药师,到时,为师让他们帮你看看眼睛,总会治好的。”

“多谢师傅。”他露出笑容道谢着。

灵德道人看了他一眼,从衣袖中取出一根碧玉萧递给他:“这支碧玉萧便送与你做拜师之礼,你将它滴血认主,它还将会是你的法器,只要会运用,奇妙无穷。”

------题外话------

平安夜快乐美人们,都吃苹果了没呀?明天圣诞了,好好玩哟,当然,有票的别忘记投给我呀,快过月了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