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3 路遇!接生!

顾七率先迈着步伐,优雅的走出外面,在她的身上总有那么一股气度,那便是淡然与自信,她尊华而不可亵渎的气息,更让她看起来越发的不可冒犯。

见顾七步出外面,后面的那名金丹修士也沉着脸,跟着走了出去。但不可否认,在这一刻,他看向顾七的目光已经没了先前的轻蔑与不屑,若不是因为对方战斗力出众,他堂堂一名金丹修士又岂会让一名筑基修士走在他前头?

“还未请教阁下如何称呼?”站在外面的那名金丹修士开口问着,目光落在顾七的脸上。

“顾七。”

顾七?这名字他们似乎不曾听说过。金丹修士眸光微闪着,看着面前的人,道:“我们兄弟二人走南闯北多年,还未见过筑基期的修士可以与金丹修士打成平手,顾七公子好本事。”

“过奖。”她淡淡的应了一声。

“那两人我们原是留着成为比斗士的,如今,既然是顾七公子的人,便带走吧!”那名金丹修士说着,语落,后面的那名金丹修士不由唤了一声:“大哥……”

那名金丹修士抬手示意他弟弟不要开口,只是看着顾七,道:“我兄弟二人道上人称黑山二狼,很少有人能从你们手上要到人,今日让顾七公子带走那两人,也是希望可以交到顾七公子这个朋友。”

闻言,顾七唇角微勾,清眸着着面前的这两人,拱手一礼:“那就多谢二位了。”

见此,那名金丹修士也缓了缓神,露出一抺笑来,对身边的那管事道:“去把顾七公子的人放出来,带去梳洗一下,给他们上点药。”

“是。”那管事听了连忙应着,迅速往外走去。

“顾七公子,这边喝两杯吧!”他做出请的手势,请他上楼。

见此,顾七微微一点头,迈着步伐再度步上二楼。后面的那名金丹修士见了,也不再多话,只是静静的跟在他大哥的身边,三人上了楼,吩咐了下人备上了酒菜,那金丹修士亲自为顾七倒酒。

“顾七公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身手,真是令人吃惊,只是,顾七公子的招式诡异而奇怪,不知是师承何门派?”

顾七端起酒,举止优雅中透着尊贵气息,她轻抿了一口,缓声道:“学百家之所长罢了,还未拜入门派。”

听到这话,两人皆是一怔,学百家之所长?未拜入门派之中竟有如此身手,此人,当真是前途非凡。

“呵呵,像顾七公子如此人物,将来也定是能撼动一方的仙门强者才能收之为徒,在当今修仙门中,唯有华山仙门最为居首,他日顾七公子若是有了择宗拜师之念,这华山仙门倒是一个好去处。”

华山仙门。

再一次听到这个修仙门派,她敛下的眼眸中掠过一抺流光,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去看看的。在这边这么久,据闻就是这华山仙门最为厉害,门派中的修仙强者最多,只是,如今她爹爹不知在何方,她弟弟的眼睛又还看不见,仙门,她现在是不会去的。

与他们两人喝着酒,边聊着话,约过半个时辰,那管事便带着两名佣兵大汉以及流影和白羽进来。

“呵呵,顾公子,他们来了。”管事笑呵呵的说着,将人领进来还给他。

“主子。”两名佣兵大汉扶着流影和白羽走向顾七,站在他的身后。

顾七看了身体虚弱的两人一眼,站了起来,对那两名金丹修士道:“两位,那我们就先走了,有机会再请你们喝酒。”

听到这话,两名金丹修士笑了,也站起来拱手一礼:“好,我们等着。”说着,便亲自将他们送了出去。

“大哥,这顾七当真厉害,不过就是筑基期修士,竟能与我交手而不处于下风。”看着顾七一行人离去,站在原地的金丹修士对他兄长说着。

“他要杀你完全有那个实力。”旁边那名金丹修士沉着声音说着,目光也落在那渐远的白色身影身上,直到完全看不见才收回目光,看向身边的弟弟:“我在外面旁观,他有好几次机会可以取你性命,却是手下留情了。”

听到这话,那金丹修士心头一惊,眼中浮现难以置信:“怎么可能!顶多也就跟我打个平手吧!”话落,可见他大哥的神色不像作假,越想,越是心惊,若真如此,那顾七,该是多可怕!

另一边,顾七他们几人回了客栈,一进客栈就见那花千珏坐在一楼处等着他们,看到他,不由的挑了下眉:“你不是跟你三叔回去了吗?怎么又在这里?”

“嘿,师傅,我好不容易把我三叔给甩了,现在他也知道我还活着,师傅,你就让我跟在你身边吧!”花千珏讨好的看着顾七,一边问:“师傅,你要不要喝茶?我倒杯茶给你喝。”

见此,顾七也没再跟他多说,而是对身后的两名佣兵大汉道:“你们把他们扶到楼上去。”

“是。”两人应着,将身体虚弱的两人送上二楼房间。

“去让掌柜送些饭菜上楼来。”顾七留下话后便上了楼。

楼上,顾七进了房间,两名佣兵大汉在外面守着,房里的两人见她进来,想站起来行礼却双脚无力,她示意道:“不用了,就坐着吧!”走过去,也在桌边坐下。

“七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当日她不是被带回家族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顾七微微一笑:“你们觉得我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吗?”她给他们倒了杯茶水后,便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在我身上发生了很多事,一时半会也说不完,倒是你们,怎么弄得这般狼狈?又是什么时候到这边的?”

“七小姐,我们在你走后也就起程来这边了,只是路上遇到了很多事,让原本跟着一道来的一些暗卫也在路上被杀,我们两人更是被一伙佣兵打伤后抓住,被卖给了先前那一伙人,路上的时候因逃走被锁上了铁链,若不是遇到你,还不知会怎么样。”白羽说起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只觉得唏嘘。走出了云天国才知天下之大,强者之多,他们洛王府的那些暗卫的身手一个个都那么厉害,却在路上不是死就是伤。

听到白羽的话,她眸光微闪,问:“暗一也死了?”

“暗一被那一伙佣兵击落河中,至今生死不明。”流影沉着声音说着。

“没见尸体就是有活着的可能,不要太担心了。”话落,就听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

“师傅,饭菜来了。”

听到是那花千珏的声音,她有些无奈,道:“进来。”

花千珏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还帮忙端着菜,走上前放在桌边,一边打量着流影和白羽,却也没多问,端上菜后便规距的站在顾七的身边。

顾七睨了他一眼:“出去。”

一听这话,他有些不情愿,却仍应了声:“是。”迈步往外走去,还不忘回头看了他一眼,对上他清眸的眸子,一缩,连忙离开。

“你们先吃饭吧!将身体养好。”她坐在桌边,示意他们动筷。

两人点了下头,饿了这么些天,身体也确实吃不消,此时闻着饭菜的香味,肚子咕咕直叫,当下拿起筷子端起碗,夹着肉和菜吃着。

看着他们两人,顾七思绪有些飘远,脑海里想着轩辕睿泽的一些事情,好一会,当她回过神来,目光扫过面前两人时,却不由的微微一怔,继而一笑。

流影和白羽两人是饿坏了,一桌子八道菜被两人吃得干干净净,看着他们把那鸡汤也喝完了,便笑问:“怎么样?够不够?不够再叫一些进来。”

“够饱了,七小姐,你是不知道我们饿了多久,浑身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现在吃饱了身体力气也回来了。”白羽露出笑容,摸了摸肚子心下一阵感慨。他在洛王府里可从来不知饿着肚子是什么滋味,而这一路,什么没尝过的苦头几乎都尝过了。

“呵呵,吃饱了那就休息会吧!你们两人的身体还很弱,先不要到处走。”她笑着,站了起来,又道:“对了,我男装时叫我七公子吧!”

“是。”两人应了一声,看着她离开,小二进来收拾桌面也跟着离开后,两人才一人走去里间的那张床,一人则在外间的那一张床休息着。

吃饱就睡,一放松下来,只感觉身心都一阵舒爽,再加上他们一路上也没怎么休息,这一躺下,很快便睡过去了。

出了他们房,顾七便吩咐了黑虎去买辆大点的马车回来,又让人去其他客栈问一下是否有花家的人在,打算将那花千珏押回去还给他们,交待好后,便回了房调息修炼。

傍晚时分,她才从冥修中睁开眼睛,轻呼出一口气,感觉着体内的灵力气息在流动着,知道外面门边守有人,便唤了一声:“让黑虎进来。”

守门的两名佣兵大汉听了,其中一人迅速去唤他们大哥。黑虎迈着沉稳的步伐跟着那名佣兵一道而来,敲门后,便走了进去:“主子。”他恭敬的唤了一声:“马车已经买回来了,老九他们也问到,在前面三百米处的那一间客栈住有一行花家的人。”

“嗯,把花千珏带回去给他们,让他们看好了。”她起身走了出来,淡淡的吩咐着:“明天起程离开这里,今天我带回来的两人黑衣的是流影,旁边那个蓝衣的是白羽,他们身体还没好,多注意着点。”

“是。”他应着,这才转身出了外面,叫了两名弟兄,把花千珏押着带去前面的那处客栈,把人交还给他们。

饶是花千珏百般不愿,最后,还是被押送了回去,交到了他三叔的手中。

次日清晨,吃过早饭的众人便准备起程,因流影和白羽身体虚弱未恢复,便与顾七一道坐在马车里,一名佣兵大汉驾着马车,其他的人,则骑着马随行。

他们要赶去下一个点,佣兵工会把他们的任务交了,这才算完成任务,而在这城中,并没有佣兵工会,离这最近的一处佣兵工会在下一个点,就算他们是骑马而行,最快也在一天的时间。

山路崎岖不平,坐在马车里面的几人也感觉到有此晃动,路上,顾七跟他们说起了轩辕睿泽,告诉他们她见到了他,他现在很好,不用担心他,也知道他如今在什么地方,让他们在身体养好后,便先去找轩辕睿泽,跟在他的身边至少他有个什么事也能有个照应。

一路上倒也平静,除了马车车轮轩动的声音,便只有外面十几名佣兵的马蹄声,清晨的空气很好,偶尔轻风轻撩起车帘,吹入阵阵夹带着青草香的清风,然而,就在山间小路上,却隐隐传来担忧的怒吼声。

“什么没办法?没办法我要你跟着做什么!你不是经验最老道的产婆吗?我夫人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是死一百次也不够偿命!”

马车中的顾七听到那传来的声音,便对外面的黑虎道:“派个人看看怎么回事。”

“是。”黑虎应了一声,让一名兄弟前去查问,只是,未走近就被对方的修士拦下了。

“什么人!”对方的修士约有十人。

“我家主子路过这里,听到这里的声音,便差我前来问问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佣兵大汉们个个重义气,路上见到别人有困难也会帮上一二,更何况是他们主子差他们过来问的。

那修士一听这话,还没开口,就被后方马车里窜出的人吓到了,看着自家主子那急得发红的眼睛,他们一个个低下了头,不敢开口。

“我夫人难产,产婆没办法,你们那边可有医药师?若有请过来帮忙一下。”从马车下来的那男子年约三十一二岁,一身玄色衣服,气宇非凡,只是此时却是一脸焦急之色,眼中的担忧惊慌更是清晰可见。

他说话大声,就是不用佣兵大汉回去通报,后方马车里的顾七也听到了,挑开车帘看了那前方的队伍一眼,便迈步下了马车,往他们走去。

“我可以试试。”她走上前,来到那玄衣男子面前,因从刚才开始就只听到这玄衣男子的声音,以及马车里传出的喊叫夫人的声音,却并未听见女子生产时的痛呼与叫声,心下有些诧异,难道昏迷了?

正想着,整个人就被拉着往那马车走去:“快,这位公子,既然你是医药师就快帮帮我夫人,只要我夫人没事,这大恩我楚烨磊此生不忘!”

玄衣男子拉着顾七往马车大步走去,却在要掀开车帘时被那产婆道:“主子爷,这位可是男人!怎么能帮夫人接生!再说,男人又怎么会接生,还是快点将夫人送去城里,再晚就怕来不及了。”

“给我滚开!”玄衣男子一拂开,将那产婆摔了出去,怒声喝道:“等会再跟你算帐!”

顾七看得一怔一愣,不由的朝这拉着他的男人看了一眼,他脸上的焦急与担忧是那样的显而易见,那抓着她手腕的手还在微微颤抖着,看样子是担心极了。

“这位公子,如果无法保住大人和孩子,那就保住我夫人就好了,只要我夫人无事就好了,拜托你了!”他恳求般的看着顾七,如同抓着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在这山野之间,他的夫人难产,一脚踏入鬼门关,若不是他以灵力气息支撑着,只怕……

顾七没有应,只是挑开车帘进去,挑开车帘的那一瞬间,浓郁的血腥之味扑鼻而来,她一看,眉头微皱。马车里还有两名女子在旁握着那产妇的手,一边在说着鼓励的话,手忙脚乱,却不知如何是好,看到她进来,不约而同的唤出声:“公子是医药师?请公子救救我们夫人!”

见那产妇情况不妙,她也不再浪费时间,上前查看一番,对那两名女子道:“下去一个人,一个留下帮我就行了。”

“是。”两名女子应着,其中一名迅速下车,只留下一人在车上。

马车的车帘被那玄衣男子挑开,看着他夫人越发苍白的脸色,一颗心拔凉拔凉的,拳头紧紧的拧着才能克制住心中的慌乱与担忧,他看着顾七,颤着声音问:“公、公子可需要什么?我夫人她……”她能熬得过来吗?

顾七先用银针止住了产妇身下猛涌出的血,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摸着,没空去理会男子的话,看着那妇人已经陷入昏迷,便道:“你夫人怀的是双胎儿,胎位不正难产生不出来,加上她身体虚弱又有血崩迹象,如今只能剖腹。”

“什、什么?剖腹?”男子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提高着,还带着颤音:“怎么能剖腹!那不是杀了她吗!”

顾七瞥了他一眼,声音淡漠:“你想她活着,这是唯一办法。”

闻言,玄衣男子脚步一个踉跄,险些站不稳,好在旁边的那名丫头扶着,他看向顾七,深吸了口气,问:“有几成把握能保住我夫人的命?”

听着这话,顾七唇角微微一勾,这男人好生奇怪,不问腹中孩子,却一直担心着他的夫人,看来在孩子与他的夫人之间,他更倾看重他的女人,而她,一向欣赏疼爱自己妻子的男人,当下脸色也缓了缓,道:“六成。”论把握,她有八成可以让她们母子平安,但做人,话不能说得太满。

“如果现在送去城里,还来得及吗?”他紧握着拳头,屏着呼吸问着。

“想必你也很清楚来不及,才没动她,如何?你快点决定,再晚我就真的救不了了。”她看着他,等着他的决定。

玄衣男子深吸了口气,似在赌着他的全部一样,颤着声音道:“好,剖、剖腹吧!你需要什么尽管说,我想办法弄来!”

顾七瞥了他一眼,道:“干净的热水,还有,不准出声打扰我,你不准进来,只能在外面等着。”语落,她放下帘子,对那女子道:“脱了你家夫人的衣服。”

“是。”留下的这名女子显然比下去的那名要淡定沉稳,一听顾七的话,连忙解开她家夫人的衣服,只是,想到这白衣公子是男的,解衣服的手不由的一顿。

顾七似乎知道她的顾忌,看了那女子一眼,便道:“我是女的。”

一听这话,女子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惊喜,深深的看了顾七一眼后,将她家夫人的衣服全脱去。

外面候在马车的玄衣男子耳力非凡,自然也听到里面的话,知道顾七是女的他倒没什么,比起男女大防,他更担心的是他夫人能不能活下来。

在这山间小道要热水,那是极难的一件事,但,好在随行中的人有的是水属性的修士,由他们调动体内气息取来清水,再由那玄衣男子以雄厚内力将冷水暖为热水,送进马车。

那在不远处候着的佣兵大汉们坐在草地上等着,马车里的流影和白羽也在等着。相比于他们的平静淡定,另一伙人则一个个显得有些担忧,尤其那玄衣男子最甚。

而马车里,顾七从空间中取出手术用的薄刀,用火烤过之后,消了毒,这才对准着那产妇的肚子划去……

那一旁帮忙打下手的女子的神情从顾七拿出薄刀后,从淡定沉稳渐渐的转白,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与震惊,只是,心性较好的她能承受得住眼前的那一幕,听着那白衣公子的话,时而递上东西,为她拭汗……

“呜哇……呜哇……”

两道婴儿响亮而清脆的哭喊声从马车里传了出来,那外面的玄衣男子听到婴儿的哭声,心头猛的一震,惊喜与激动交加,想掀开车帘看看,却想起那白衣公子的话,不由生生的忍住了。

生了!生了!他夫人呢?他夫人会怎样?

激动与心慌交加着,明明只隔着一面车帘,他却不敢去掀开,怕惊扰到马车里的白衣公子,怕他因他而在剖腹的过程中出现失误……

那跌坐在地上的产婆听到婴儿的哭声,整个人都懵了,惊愕的看着那马车,喃喃的说着:“不可能啊!夫人明明已经昏迷了,不可能还有力气生孩子,不可能啊……”

------题外话------

咱家小七样样都会,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