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2 实力说话!

后面的两名佣兵汉子以及花千珏见状,虽不解,但也快步跟上。目光也落在那前面的一幕上。

那前面是一大队人马押送着两辆大囚车,以玄铁围成的铁笼里关着十名头发凌乱,浑身是伤的男子,他们有的是少年,有的是青年,也有的是中年,干枯的嘴唇,无神的双眼,微弱的气息,似乎,被饿了许久。

然而,在这两个铁笼共二十名男子当中,有两人闭着眼睛靠坐着,他们身上的伤比起别人要严重,唯一不同的是,两人面容清俊,面上也没伤痕,虽然一身狼狈气息微弱,身上的气息却与同囚的那些男人不太一样。

也许是因为怕两人逃跑,别人的手脚没有加锁,他们两人的手脚却被加了铁锁链,想逃,根本不可能。

押送着这两辆囚车的那一大队人马约七八十人,前面两名为首的中年男子骑着马,两人气息内敛,浑身的修为气息很强,顾七用神识一探,两人都是金丹修为的修士,而后面的那些人,有十几名筑期修为的修士,余下的则都是炼气期的修士。

这一行人走在大街上,路上百姓纷纷避让,不敢阻拦到他们的道。人群中,顾七看着那靠坐在铁笼里,手脚上了锁的两名男子,眸光微闪了一下,移开。清眸落在那为首两人的身上。

“你们可知,这一伙是什么人?”她问着来到她身边的两名佣兵大汉,他们在这边走边的时间比较久,也许会知道也不一定。

两名佣兵大汉看了那些人一眼,目光落在他们随行的那黑旗子上,道:“主子,他们是专做奴隶买卖生意的,道上人称黑山双狼,那两人都已经是金丹修为的修士,他们手下的人战斗力也非凡,至于那两马车的人,应该是这次他们押送进城送到奴隶市场的奴隶。”

“抓的?”她的眸光落在那囚车里两人的身上,不知在想着什么。

“一些没有背景,或者是被家族卖出来的修士,便会被他们接手买下,再送到奴隶市场,像一般的修士他们也是不能随便抓的。”

听着他们的话,顾七敛下了眼眸,奴隶买卖么?如果用金币能解决的问题,那就不是问题了。看着两辆囚车继续往前而去,她也带着身边的几人跟在后面。

“师傅,你想买奴隶?”花千珏诧异的看着他:“师傅,你要奴隶干嘛?有我就行了啊!”

“你给我回家去,别再跟着我。”她一记眼神也没给他,淡漠的说着。

“那可不行。”花千珏紧跟在顾七的身边:“再怎么说师傅也救了我,而且不止一次,我还没报答你老人家的救命之恩呢!再说,师傅啊,你还没喝下我的拜师茶我怎么能走?”

顾七抬手,本想揉揉有些发疼的眉心,谁知身边的花千珏以为他要找他,当即抱着头退了开去:“师傅,你可不能打我,我经不起你的打的,而且,在家我爹也没舍得打我。”

听到这话,她嘴角一抽,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的穴道。她真是自找麻烦,救了这么个活宝,跟在她身边能成什么事?

这一幕,被不远处走出来散心的花千珏三叔看到,那沉稳威严的中年男子在看到花千珏之时,心头猛的一震,有些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想也不想的便急步跑了上前。

“小、小六!”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与激动,本以为死了的人,连尸骨都找不回来的人,如今却出现在这大街上,他的眼前,这让他如何能不激动!

花千珏这脱根线的少年一听到熟悉的声音,挡在面前的手一收,朝声音之处看去,脸上也出现了诧异:“三叔?你怎么在这……”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他抓住肩膀扳正身体,上下查看着有没受伤。

“小六,你怎么样?伤着哪里了?跟三叔说?你是怎么会在这里的?”他一边担忧的问着,忽的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不由怒目瞪向顾七质问着:“阁下是什么人?想对我侄儿做什么!”关心则乱,此时,他也没去想别的,只想到刚才小六抱着头害怕躲开的那一幕,便以为是这白衣男子要欺负他。

顾七挑了挑眉,还没说话,就见花千珏忙拽着他三叔:“三叔三叔,你先别急,他不是别人,他是我的师傅,而且,我会没事还是他救我的,我师傅连着悬崖那一边,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一听这话,中年男子一愣,看向身边的花千珏:“小六,你说是他救了你?”

“是啊!要不然我早死了。”他连忙点了下头应着。

闻言,中年男子这才一惊,连忙退后一步,拱手朝顾七行了一礼:“阁下莫怪,我是担心我侄子才误会了阁下,阁下救了我侄儿,这大恩,花木森定当铭记,他日阁下若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断然不会推辞。”原本以为花千珏死了的悲切之气终于散去,他又恢复了往日的严谨内敛。

“不必了,救他也只是顺手,你把他带回去吧!”顾七淡淡的说着,看着前方那两辆囚走远,便迈着步伐迅速跟上,后面,两名佣兵大汉见状也快步在身后。

“师傅,等等我!”花千珏一见他们走了,当下拔腿也要跟上,谁知却被抓住。

“小六!你要去哪?快随三叔回去!”他沉着声音看着他,扣着他肩膀的手不放,打算带他回客栈,一并带回去交还给他父亲自己管教,这小六这般难以调教,还险些出事了,这样的事情,他下次再也不敢领了,若他真在他身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一辈子也会良心不安。

“三叔三叔,你快放手,我师傅快跑了!”他着急着挣扎着,可他一个炼气三阶的小小修士,又怎么可能挣扎得开他三叔的有意而扣着的手?

“胡闹!”他沉着声音喝着,目光凌厉而威严的看着他:“马上跟我回去!再敢出什么乱子,我非让你爹把你关进暗室不可!”

一听暗室,他缩了一下,可想到他师傅,眼睛一转,不由露出一抺讨好的笑容:“三叔,你看我师傅怎么样?就刚才那白衣公子,我师傅。”

“那位公子是筑基修士。”他言下的意思就是,顾七只是一名筑基修士,他是花家少爷,若要拜师又怎么可以拜一名筑基修士为师?就是他们花家旁系,筑基期的修士比比皆是。

“三叔,你小瞧我师傅。”花千珏顿时就不悦了,他师傅在他心里可厉害了,筑基期?他就觉得他师傅不止筑基期,嗯,也许像一些强者一样,隐藏了实力。

忽的,想到他师傅问过他的话,拉了一下他三叔的衣袖:“三叔,咱花家里有没一个叫花千色的?”他师傅似乎是认识这么一个人,姓花,是他们花家人吗?

“花千色?”花木森愣了一下,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这名字?”

“嘿,你这么一说,就是有?他是谁啊?真的是我们花家的人?我怎么没见过他?他是旁系的还是主家的?”说着想动一下,可他三叔的手还扣在他肩膀上,不由的苦哈着一张脸:“三叔,你快放开我,我不跑就是了。”

花木森看了他一眼,放开他的手,道:“你还没说,你怎么知道这名字的?”花千色,不是主家的少主吗?

“我师傅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花千色的,我想,姓花的应该是我们家族的人吧!我不认识,但三叔你经常在外跑,旁系和主家的一些人你也都知道,所以就问问你啊!三叔,这花千色是谁啊?你真认识?”他有些好奇的问着,他隐约知道师傅救他好像是因为这个花千色吧!是因为他们都姓花,是同族人?

“花千色是主家的少主,听说以前不知因为什么原因消失了很久,在主家主母病重时突然回来的,如今在主家那……”他与身边的花千珏边走边说,谁知,话还没说完,原本跟在他身边的花千珏一拔腿就跑,一溜烟的往人群中窜去,看得他错愕的同时,更是愤怒的大吼。

“花千珏!你给我回来!”

那一边,顾七和两名佣兵大汉来到那奴隶市场,看着那一个个铁笼子里关着待卖的奴隶,哀叫声,求救声不断,在这奴隶市场里面不仅有男子,也有女子,还有小孩,看着这些人被当牲口一样的贩卖,她的眸光渐渐的沉了下来。

弱肉强食的世界,就这样吗?

她走到一个大铁笼的面前,还没靠近,那笼里的男人们便已经在喊着:公子买下他吧!他很会做事什么的一些话语。

只是淡淡的扫了那些人一眼,便将目光落在那两个闭着眼睛的男子身上,对身边的一名佣兵大汉道:“去把管事的人叫来,我要买人。”

“是。”跟在身后的佣兵大汉应了一声,转身走开了。

而那铁笼里,原本闭着眼睛的两人在听到这声音后,忽的睁开眼睛,看到面前那一袭白衣的顾七时,其中一人眼中满满的尽是错愕与惊喜,另一人表情冰冷,却也掩不住在看到顾七时的喜悦。

看到两人睁开眼睛,顾七冲他们淡淡一笑,流影和白羽,这两人怎么会弄得这么狼狈?若不是在大街上遇到了他们,她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这边。

站在顾七身后的另一名佣兵,看到那两人睁开眼看着他主子的神情,心下有些了然。这两人认识主子。难怪主子从刚才就一直跟着,原来是认识的人。

不多时,一名富态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几人走了过来,在看到顾七时,眼睛一亮,笑呵呵的拱手一礼:“这位公子,在下姓裘,这里的人管事人,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本公子姓顾。”顾七负着手,声音淡漠而清冷。

“呵呵,原来是顾公子,顾公子是想挑奴隶么?不知是要男的?还是要女的?我们这里连孩童也有,顾公子想要什么样的尽管说,就是我们这里没有,裘某也会想办法弄来。”他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顾七。

“这里面的两个人我要了。”她指着角落处的流影和白羽。

那裘管事往笼中一看,笑容一滞,笑得有些勉强:“呵呵,这……怕有些麻烦,顾公子,要不你重新挑两个吧!这笼子里的这两人上面已经交待,不准卖出去。”

闻言,顾七一拧眉:“谁?”

“黑山双狼,这两个大铁笼新来的二十人是他们送来的,不过这两个加了铁锁的他们却交待,不准动他们的。”那管事有些无奈的一摊手。

顾七目光微闪,看了流影和白羽一眼。本以为能用金币解决就用金币解决,毕竟她也不想什么事都用武力来处理,只是,有些事情明显不是她想的那样容易。

“他们在哪?带我去见他们吧!”她对那管事说着,又吩咐身边的两名佣兵汉子:“你们俩留下看着他们两人。”

两名佣兵听了,点了下头,恭敬的应了一声:“是。”

那管事带着顾七走出奴隶市场,进了一处入口往下走去,竟是一处地下广场,也不知里面是做什么的,除了有很多的座位之外,在场中间还有一个大铁笼,她的目光在这周围的扫过,眼底划过一抺暗光。

“呵呵,顾公子,你是外地的吗?这里是我们的比斗场,每三天便会开场,如果你是外地的那一定要在这里多留一天,明天正好是我们开场日子,比斗场一开,到时这里又会很热闹了。”那管事笑着跟顾七介绍着周围的环境,是因为看顾七气度不凡,觉得他定是大家族中的贵公子,可以从中得到一些好处。

将顾七带到一处厢房后,便说:“顾公子,你在这里稍坐会,我去请他们过来。”说着便退了出去。

顾七在里面走了一圈,推开窗户一看,这里正好可以看到下方的比斗场中的铁笼,正想着,便听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回头朝门口看去,便见那管事领着那两名金丹修士进来。

两名金丹修士进来后,凌厉的目光便朝顾七扫了过去,打量了他一眼,神识探查到他只是一名筑基期的修士时,眼中多了几分的轻蔑之色:“听说你要买我们带来的奴隶?”说话间,迈步在桌边坐下,自顾着倒着水喝。

“铁笼中锁着的那两名男子,是我的人。”顾七淡淡的说着,声音不紧不慢,看了两人一眼:“虽不知他们怎么落到你们们手里了,但今天让我看见了,就必须带走他们。”

“哈哈!好大的口气!”两人仰头大笑着,锐利的目光蕴含着金丹修士的威压直视着顾七:“就凭你一个小小的筑基修士也想在我们手里要人?”

顾七神色淡然,清眸落在两人的身上,道:“既然钱解决不了,那就用武力解决吧!”

“呵呵,区区一个筑基修士,竟敢向我们金丹强者挑战?”两人听了顾七的话,笑得那个阴险,目光如蛇般的盯着顾七俊美的容颜:“用武力解决,若是你输了,把你自己留下!”

她眸光微动:“我赢了,两人由我带走。”

“好!”两名金丹修士异口同声的应着,目光阴森的盯着顾七:“下面就有比斗场,请吧!”

顾七直接从窗口掠了出去,旋身一转,飘然落地,那姿态,美如谪仙,尊华无双。

两名金丹修士见状,也跟着从窗口跃下,稳稳的落在他的面前,其中一人走进铁笼中,道:“进来吧!只要你能从我手中胜出,那两人便由你带走!”

见他迈步走入比斗笼中,顾七也跟着走进去,笼门被关上,却没锁,那管事和另一名金丹修士走到正面坐下看着,在那金丹修士的眼中,顾七必输无疑!一个筑基修士如何会是金丹修士的对手?他也太不自量力了。

毫无预警的,前面那名金丹修士手掌形成爪状的朝顾七攻去,速度极快暗藏威压,他是想用的金丹修士的威压来震住顾七这小小的筑基修士,却不料,他的攻击速度很快,暗藏着的金丹威压也朝那前面的白色身影袭去,可,那抺身影闪动避开的速度也极快,一瞬间便从他的面前闪开,甚至,能在他的威压之下做出那样的反应与速度,就已经让他心下暗暗惊了一把。

“咻!”

“砰砰!”

对方出手,顾七迎击,灵力气息的波动在这里面隐隐的散了开去,两人一来一往的攻击,让那原本带着轻蔑目光看着顾七的金丹修士也不由眯了眯眼,看着铁笼中的两人,眼底划过一抺异讶。

那小子竟有那样好的身手?原以为他弟弟不用几招便能将他击败,却不料,他的反应速度那么快,两人过了十几招也不见他有落败的迹象,不过就是一名筑基修士而已,那身法怎么会那样的快?还有那身手,诡异的攻击,刁钻而暗藏杀机,那些招式都是他不曾见过的,但无论是哪一招,若是他弟弟闪避慢了一分,都足以令他毙命!

原本的不以为然与轻蔑渐渐的散去,他的面色多了一抺的凝重与深思,目光紧紧的落在那抺白色身影之上,这小子绝不是普通人,普通的修士有这样的战斗力?不可能。

站在旁边的那管事看到顾七竟能跟那金丹修士交手,打了这么久还不落败,也不由的睁大了眼睛,眼中尽是错愕与惊奇:“这顾公子好厉害!”话一出口,不由的闭上了嘴,小心翼翼的看了身边的人一眼,见他没动怒,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来。

“他姓顾?”旁边的金丹修士扫了那管事一眼。

“是的,他说他姓顾。”管事连忙应着。

“是何来历知道吗?”

“这个……不知,不过应该是外地的,也是第一次来这奴隶市场,但却直点要那两外被锁着的奴隶,看样子好像是认识的。”裘管事说着,犹豫了一下,问:“那个,尊上,那两个奴隶是怎么来的?会不会真的是这白衣公子的什么人?”

金丹修士抿着唇,没有开口,目光依旧落在那里面两道身影身上,看着两人的战斗,眸光半眯着。

而铁笼中的那名金丹修士此时心头震惊非常,如同骇浪在拍打着他的心头,让他的气息微微有些不稳。面对那白衣公子凌厉而致命的攻击,他一定也不敢大意,越战他的气息越弱,反观对方,越战却越勇。

“咻!”

“砰砰砰!”

两人交手的声音,气流拂过,凌厉如刀,在两人双掌重重一击猛然退开后,一声沉喝也响起。

“住手!”

听到这声音,正好退开的两人并没有急着上前,而是不约而同的看向那外面的金丹男子。顾七神色淡然,白色衣袍衬托得她如同云中谪仙,飘逸绝尘,哪怕面对着的是两名金丹强者她的神色也没变过。

也是,在幽暗森林里她早就杀过一名金丹修士,当时的她还不是筑基修士呢!如今是筑基修为,两名金丹修士就算她打不过,她空间里也有实力堪比元婴强者的契约兽,又何惧这两人?

“大哥?”那笼中的金丹修士唤了一声,目光看着他,似不解他为何喊停。

那笼外的金丹修士看着顾七,浑身的金丹威压在这一刻释放而出朝顾七袭去,却在看到对方神色依旧,不动半分,不惧半毫时,目光微闪,收回一身释放而出的威压,对顾七道:“那两人你带走吧!”

听到这话,顾七毫不意外,她知道,若在比斗笼中自己与那金丹修士的战斗处于下风,那么,眼下这一幕是不会出现的,她的实力让他忌惮,毕竟对方已经是金丹修士,有多少修仙者连筑基期也没迈得过去,拥有金丹修士的修为,他们更应该小心的护着自己,免得惹上了不该惹的人,因而枉送了性命,以及一身的修为。

后方的管事迅速回神,笑眯着眼睛上前为他们打开比斗笼的铁门:“呵呵,两位,请出来。”

------题外话------

已经月底了,有月票的美人别留着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