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1 认主!

上面的人早已经离开,也许是下了悬崖下面去找人。顾七看着那一地的尸体,血腥味飘散而开,她微皱了下眉头,觉得在这里面随时随地都可以看到这样血腥的一幕。

“七七,这个人怎么办?”

顾七的目光落在昏迷着的少年身上,无声的一叹:“先把他带着吧!”说着,带着少年掠向林中,往佣兵大汉他们的方向而去。

在阵法中休息着的那十二名大汉,靠着树微喘着气,身上的伤口阵阵的剌疼,以及胸口起伏的呼吸,都在告诉着他们,他们还活着,而,若不是因为遇到顾七,他们也许此时已经死了。

黑虎佣兵的那名领头人黑虎,看着沉默着的众名弟兄,半响,道:“各位兄弟,我有一个想法,说与你们听听。”

“大哥请说。”一名佣兵大汉说着,众人的目光也都落在他的身上。

在休息了好一会,身体已经缓了过来,虽然身上的伤口有的还没包扎,但外伤他们伤得不重,还不至于致命。

“我们兄弟在这里出任务遇难,若不是遇到顾小友相救,只怕我们十二名兄弟此时也无法活着坐在这里,这救命大恩,若不报,于心不安,我这条命可说是顾小友救回来的,因此,我打算尊他为主,留在他的身边为他效力,至于你们,也可等这次任务结束后解散,各自寻去处。”

“大哥,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兄弟十二人虽不是亲生,却更胜亲生,顾小兄弟不仅救了你,也救了我们,他今日能赌上性命这样为我们,我们也心甘情愿的尊他为主,报答他的救命大恩,更何况,我们兄弟十二人自结盟就不曾分开,我们又岂能因这事而解散?再说,他年纪虽不大,浑身气度却非凡,我相信他绝非寻常人,他绝对担得起我们的一声主子。”

“是啊大哥!我们也是这个意思。”

“对,我们在外行走靠的不就是义字?他能拼了命救我们,我们又为何不能尊他为主?更何况,我也觉得跟着他我们一定不会比现在差的,以我们在外行走这么多年的经验,相信都看得出他的不凡。”

“是啊大哥,三哥说得不错。”

听着他们一个个的附言,黑虎心头一暖,目光中露出了释然的笑意来:“好兄弟!”

“不过,大哥,你说他怎么那么厉害?明明也是筑基期的实力,竟然连那圣兽都收服了,圣兽的战斗力可是相当于一名元婴强者的实力,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是啊!这一点我也想不明白,他的战斗力怎么那么惊人?而且,你看,他似乎除了结界之外还懂得阵法,还会医药,战斗力又那么强,你说会是哪个家族才培养得出这样出色的人才来?”

“他是什么来历我们都无须知道,我们既然下定了决心,那就不用多管其他,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在这一刻既然被我们认定,那他就将是我们的主子,我们要效忠的人。”黑虎沉着声音说着,虽然已经包扎好身上的伤,也调息了一会,但因失血过多的原因,身体的虚弱让他的声音听起来也是有气无力的。

“是,大哥说的是,既然我们都认定了他,自然无需理会其他。”众人点头附应着,心下也渐渐释然,就算有再多的不解与疑惑,此时就是无法弄明白,将来总有一天也会弄明白的,只是……

“大哥,我们自己决定着要尊他为主,可是,他若不肯收下我们呢?”

“是啊!他若是大家族的子弟出来,会让我们跟着他吗?”

一时间,众人又在担忧着,虽然他们的战斗力是不错,可也不是没人能比,而且,筑基期的修为在很多的大家族里面比比皆是,他会让他们跟着他吗?

听到这话,饶是那黑虎也沉下了眼眸,深吸了口气后缓缓呼出:“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试一试。”

“呀!呀!”

顾七还没到,丫丫的声音就已经先传了回来,听到那乌鸦的叫声,十二人相视一笑,目光皆看着那烟雾处,只见,不多时,就听那抺熟悉的白影走了进来,只是他身边多了一名昏迷着的少年罢了。

“我采了些灵药回来,你们捣碎之后包扎一下身上的伤口,这些新鲜的灵药能止血,修复伤口的速度虽没药散快,但也总比没有好。”顾七走了过来,先将那少年放在地上,而后将那些采回来的灵药递给他们。

十二人接过,道了声谢后,看向那昏迷的少年,问:“顾小兄弟,这少年是……”

“半路上捡回来的。”她随口应着,走到那少年的身边坐下,早在先前就已经让他服了药,只不过被重击了一掌,要那么快恢复则不太可能。

听到顾七的话,十二人皆是一怔,但也没再多问,而是用那灵药包扎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而后坐下休息。

“我采了些野果,你们吃点吧!”她将路上采回来的一些酸果子抛给他们,而后将目光落在身边那昏迷着的少年身上,心下暗叹,怎么感觉她那么会给自己找事呢?护着这十二人未了,又带了这个有点傻气的少年回来,在这幽暗森林里面,还真的是意外不断啊!

因他们身上有伤,便在此处休息着,一连休息了两日后,他们体内的气息以及身上的伤口才好转了些,对于他们这些经常历险的人而言,身上有伤那就是兵家常事,只要死不了人就行了,他们也不会太怎样放在心上,平时就是一些较深的伤口也只用伤药处理了,而不曾用过那些珍贵去除疤痕的药,才会在身上落下那一道道的伤痕。

“嗯……”昏迷了两天的少年终于缓缓的苏醒过来,当他一睁开眼睛时,看到那靠在树干闭目休息的白色身影时,一怔,一愣,眼里浮现呆愕与惊喜,猛的跃了起来看清了那人真的是那白衣仙人之后,不由的惊喜的喊出声:“师傅!”

十二名佣兵汉子听到这称呼,相视一眼,眼里掠过一抺疑惑,顾小兄弟不是说这少年只是他随手捡回来的?怎么这少年会喊他师傅?

听到少年的声音,闭着眼睛休息的顾七睁开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别乱叫,我可不知何时收了你这么个徒弟。”她站起身,弹了弹衣袍,看向那十二名大汉:“你们今天怎么样?若是无事,我们就此别过吧!”

十二人一听,顿时站了起来,却又忽的跪了下去。

顾七一皱眉,看着他们:“这是干什么?”

“顾小兄弟,我们十二人若非得你相救,此时也无法活命,虽然我们是接受任务赚取收入的佣兵,但我们也懂得知恩图报,若不是你我们早就死了,根本不可能活着,因此,我们兄弟十二人商量后决定,尊你为主,跟在你的身边为你效力。”

为首的黑虎郑重的声音铿锵而有力,目光坚定的看着顾七,将他们十二人的决定告知。同时,心下也有着几分的忐忑,怕他会拒绝,因为他们都看出他非寻常人,这样的他连圣兽都能收服,又岂会在意他们十二人?

听到这话,原本正打算开口的少年一时也顿住了,睁着兴奋而好奇的眼睛看着那跪在面前的十二人,又看了看他认定的师傅,心下隐隐兴奋着,猜测着,他师傅会怎么做?这些人也是他师傅救的?果然,他师傅好厉害!

顾七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十二人脸上的那抺郑重,以及眼中的那份坚定,脑海中思绪转了一圈又一圈,好半响才缓缓的开口:“如果你们是为了报答我救了你们,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们,不需要如此。”

十二人听了,心头一提,看着他清冷的目光,想告诉他他们是真心想认他为主,因为他们知道他是不凡的,若跟着他,他们的将来一定会更精彩!但,这样的话他们不知如何说出口,只好将目光一一的落在他们的大哥身上。

“我们是出自这一原因,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们兄弟十二人都相信,跟着你是对的,你绝对有资格成为我们的主子,我们效忠的人,主子,请让我们跟着你吧!”

“主子,请让我们跟着你吧!”一听他们大哥说话,十一人连应也同声说着。

闻言,顾七眸光微闪,问:“无论我让你们做任何事?”

“是!”

“绝对忠心?”

“永不背叛!”十二人异口同声,目光坚定不移的看着他。

听到他们铿锵有力的话,她唇角微勾,露出下抺笑容:“起来吧!”

“谢主子!”十二人心下也是一喜,脸上也露出笑意来,天知道刚才他们紧张得手心都冒汗了,就怕他真的不肯收下他们,好在,最后他还是收下了他们,从这一刻起,他们是有主的人了!

“师傅!你也收下我吧!我一定会很孝顺你老人家,很听你老人家的话的,你叫我走东,我绝对不敢往西!”少年也扑通一声跪在了顾七的面前,只是,依旧是那样的不着调,让人很是无语。

老人家?

顾七嘴角一抽,摸了摸下巴,睨了地下的少年一眼,她有那么老吗?顶多她不就大他个几岁?还担起他的一声老人家了?

那十二名站在一旁的大汉也愣了愣,原来这少年想拜他们主子为师,只是,他们主子还没想收下他,只是,老人家?这称呼似乎也不太合适吧?他们主子也就十六岁左右,风华正茂,哪能用老人家这三个字?这少年,一听就有点傻愣,想让他们主子收下他,依他们看,悬。

“你们来这幽暗森林的任务完成了没?”她没去理会跪在地上的少年,而是看向十二名佣兵问着。

“回主子,我们这次的任务是采集乌冬灵草,在数日前就采到了,正打算回去之时才会遇到那些人被抓,如今只待将乌冬灵草拿到佣兵会去上交就完成了。”黑虎恭敬的说着。

“嗯,那就走吧!这一带如何出去你们带路。”她空间的那株月灵七束花虽说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才开,但也不能在这里面耗太久,更何况,如今筑基期已经进阶完成,也没有再留在这里面的必要了,至于这里面的一些灵药,也许等他日有机会时再进来看看吧!

“是。”他们应着,整装好后便带着顾七往幽暗森林的外面而去。

那少年跪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开,愣了愣,又迅速的站了起来:“师傅,等等我!”喊着,又迅速的跟上前去。

从幽暗森林中出来,他们一共用了五天的时间,才来到最近的一处城镇,进入城镇,一行人格外的引人注目,原因是十二名佣兵大汉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身上包扎着布条,可以看出一身的伤。

同行的还有一名白衣公子,那白衣公子相比之下虽然好些,但身上的白衣也被勾裂出一些破洞,身上也沾染了一些尘土,容颜俊美绝色,此时看起来却也尽显狼狈。

还有一名少年公子跟在旁边,左瞧又看一脸兴奋,但那一身脏得看不清颜色的衣服,以及那略显凌乱的墨发,还有那头上沾着的一些落叶,让他怎么看都怎么像那些进城讨论的乞丐儿。

这十几人走在大街上,街上的人自动的为他们让出一条道来,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们身上太脏了。

“师傅,我们是不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洗一洗身上的泥巴?再吃顿好的?”花千珏紧跟在顾七的身边,讨好的问着。

顾七没去理会他,而是对黑虎道:“到前面找个客栈休息一下。”

“是。”雷虎应着,称让身边的一名兄弟去前方看看。

不多时,那名大汉又跑了回来,对顾七道:“主子,前面第一间客栈客满了,再走远一点有一处客栈则有房。”

“嗯。”顾七应了一声,与他们一道往前,只是,在将入客栈时,客栈里面的人却喊着:“掌柜,怎么能让这些人进来?他们一身的伤,还弄得跟乞丐一样,让我们跟这样的人同住一间客栈怎么行?你把他们赶走,让他们去别处住。”

脚步迈了进去,听到这声音,顾七抬眸一看,见一楼吃饭的一些客人正皱着眉头嫌恶的看着他们,而那客栈的掌柜一脸的为难,见此,她走了进去,道:“掌柜,本公子包下你这客栈,不愿住的人你可以用请出去。”说着,一小袋子金币丢了过去。

那掌柜打开一看,只见闪了一下眼,脸上的为难瞬间变成了笑意与讨好,他看着顾七他们,道:“公子,楼上有空房,请各位上二楼,我让小二给各位备些水沐浴。”

“嗯。顺便吩咐厨房,准备好几桌酒菜,等会我们下来吃。”她说着,迈着步伐先走上楼。

“呵呵呵,好的,我马上交待。”那掌柜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拿着手里的那一小袋金币,顿时笑着上前,对那些在一楼用餐的客人说:“各位客倌,那位公子已经包下了整间客栈,不过他并没有将各位赶出,只是说,若有不愿住的便离开,各位若不愿与他们同处一客栈,也可以先离开。”

一听这话,先前说话的那名客人脸色涨红,不料,他嫌弃那些人一转眼这客栈不被那些人给包下了,虽说有免费的客栈可以住他可以继续住,但,一个大男人拉不下那个脸,当下,怒哼了一声,一甩衣袖便走出这家客栈,至于其他人则闭上了嘴,继续吃着他们的东西。

能不用花钱的,这样的便宜他们又岂会不占?反正刚才说话的又不是他们,他们才不会像那人一样的甩袖离开。

也在顾七他们上楼后,另一拨人也来到客栈的外面,一脚才迈了进去就被掌柜的拦下了:“呵呵,客倌,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客栈被人包下了,你们到别处看看吧!”

为首的中年男子听了点了点头,迈进去的脚伸了回来,脸上带着悲戚之色,一身的哀伤与悲痛无法掩饰。而此人,正是楼上少年花千珏的三叔。

那一日他们想要悬崖下找他,谁知那悬崖根本下不去,他们转了周围好我地方,也没有找到下去的路,最后还是他亲自御剑飞了下去,只是,那下面却什么也没有,只有隐隐听着林中传来的一些猛兽的声音。

那是摔下后被猛兽给拖走了?死后连尸骨也没找到,他如何回去向他大哥交待?

“三爷,我们去前面看看吧!前面不远还有客栈。”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说着,看着他身上化不开的悲切,心下也是一叹,谁也没想到小六少爷会出事,如今怎么办?回到花家他们怎么跟家主交待?

“嗯,走吧!”为首的那中年男子点了下头,带着身后的众人往前面的客栈走去。

而此时的楼上,花千珏从空间中取出一套新的衣服后,对小二喊道:“快点快点,慢吞吞的做什么?本少快饿死了,把水给我备好后让厨子动作快点,最好我们下楼就有得吃。”

“呵呵,小少爷不用急,厨子已经在做了,只等小少爷下楼就有得吃了。”小二连忙陪着笑,为他备好水后,这才退了出去。

隔间的顾七也在小二备好水后,沐浴了一番,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后,这才走出外面,见房外有两名佣兵大汉守着,她微微一笑:“在这客栈不用如此,你们换洗一下,也下去吃饭吧!”

“好。”两人应着,看着他先下了楼,这才走到另一边的那几间房里,换下身上的衣服,擦拭一下身子,便下了楼。

一楼处的客人们看着他们下来,目光中闪过一丝惊讶与敬畏。先前那衣裳破烂脏乱得跟乞丐没什么两人的大汉们,换了身衣服后,竟是一个个威风凛凛,目光摄人,看着,他们都不由的微缩了一下。

还有那名白衣公子,沐浴过后竟是那样的俊美,如同谪仙一般纤尘不染,优雅尊华,真是让他们大大的惊艳了一把,他们刚才怎么会把这样的一行人看成乞丐?真的是瞎了眼。

众人在桌边坐下,洒足饭饱之后,顾七让他们回房去休息会,她则要去外面走走。雷虎不放心,便让身上伤恢复得最快的两人跟着,保护着,见此,顾七也不再多说。

出了客栈的门,在大街在走着,身后除了跟着两名佣兵大汉之外,旁边还跟着那个花千珏,听着那花千珏一口一声师傅的叫着,她颇为无奈。

“花千珏,你说你是花家旁系的?那主家的人你有没听说过一个叫花千色的?”她缓声问着,也不知花千色那家伙现在如何了?一别这么久,半点消息也没有,既然来了这里,有机会还想再见一见他。

听到顾七终于肯跟他说话了,花千珏一脸的欣喜:“啊?师傅,也是我们花家的人吗?我们花家很大,旁系在当地城镇中都极有名气,主家就更不用说了,不过主家那边离我们太远,我也不太清楚有没个叫花千色的,不过,若是问我三叔或者我父亲的话,他们应该就会知道,我们花家旁系就只有他们两人去过主家参加过家族会议。”

“你们花家旁系离这不远?”

“嗯,不远了,下个城镇我家就在那里了,从这里去我们家的话,坐马车顶多一天左右,御剑飞行的话就更快了,师傅,你要不要去我们家看看?我家在当地很有名气的,我拜你为师的事我父亲他们都还不知道,我想把你带回去给他们瞧瞧。”说到这,他隐隐有些得意,他们家的人好像不是去了仙门就是在家族暗室历炼,还没有谁拜了仙人为师,只有他,慧眼识珠,挑了个这么厉害的师傅。

闻言,顾七睨了他一眼:“我何时收你为徒了?既然你家离这不远了,那你就快些回家去,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要去的地方,你是不能跟着的,你那三叔见不到你,定会认为你摔下悬崖死了,所以赶紧回家去报个平安,免得家人担心了。”

正说着,忽见前面那一幕,不由的目光微缩,迅速往前走去……

------题外话------

这两天过节。有点忙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