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0 月灵七束花

众人相视一眼,点了下头,先清理着身上的伤口,因赤果着的上身皮开肉绽,清理起来也比较麻烦,待众人清理后,也是半个时辰以后的事情了。

“伤药不够,还是先给我大哥他们上药吧!”一名大汉说着,他虽然也一身的伤,但相比之下他的伤就显得轻一些,伤药不够,若是他先用了,后面的人就没有了,伤口一旦恶化,随时都有可能会丧命。

顾七听了看了那大汉一眼,淡淡的笑着:“不用担心药的问题,我就是药师,在这片森林中最不缺的就是药材了。”

“那也先给我大哥他们包扎吧!他伤得比较重。”

“是啊!麻烦顾小兄弟了,先帮我大哥包扎一下吧!”

旁边的几名大汉都那么说,顾七听了也不再多言,便先帮那黑虎上药。只是,他身上的伤很多,那鞭痕复杂交错着,皮开肉绽,就算已经将伤口清洗干净,仍隐隐渗出着鲜血,那鲜嫩的肉因皮的裂开而如同一道道口子那样的张开着,看起来触目惊心,洒了两瓶药下去还无法将他身上的伤口上完药。

当顾七拿出第三瓶药散要往他的伤口上洒落时,却被黑虎阻止了:“顾小友,不要浪费太多,我够了,身上这些伤不碍事的。”

见此,顾七也懒得再开口,直接一根银针封住了他的穴道,让他无法动弹,这才继续上着药,再将伤口包扎好。看着浑身被包得不见一点皮肤的大汉,她道:“休息会吧!强撑着身体也会顶不住的,有我在这里,你们不会有事。”说着,又用银针剌了他的昏穴,让他昏睡过去。

“顾小兄弟,我大哥怎么样?”一旁的大汉担心的问着。

“没事。”

“那就好,那就好。”几人听了,微松了口气,脸上也终于露出了笑容来。

“这里的药你们互相包扎一下吧!然后在这里休息,不要走出这一带,我设了阵法一般人进不来的,我到林中给你们找些灵药和食物来。”她说着起身,先在周围布下了一个迷踪阵,有着淡淡的烟雾弥漫而开,让外面的人看不见这里面的人,同时设下一个结界,让他们的声音无法传出结界之外。

众人见顾七在周围设下阵法与结界,不禁有些担心的道:“顾小兄弟,你还是别自己出去找药了,在这一带没什么灵药,我们经常来这里面就知道的,有灵药的地方灵兽都比较多,而且一些珍贵的灵药还有守护灵兽的,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若是在林中遇到那些金丹修士或者其他的佣兵团,只怕……”

“那就权当历炼了。”她轻笑着,不甚为意:“我进这里也就是为了历炼,提升实力最好最快的方法就是实战,若真的无法避免,一战又何妨?更何况,若真的打不过,我也不会恋战的,你们在这里等我回来吧!在这期间不要走出外面,就不会有事的。”

众人听了心下很是复杂,他们与他萍水相逢,他却那样的帮他们,而且还是帮了一次又一次,这样的恩情,他们如何偿还?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带着那只乌鸦往林中走出早,消失在那股烟雾当中,他们不禁心下一叹。

另一边,往林中走去的顾七渐往那潮湿的地方走去,各种草药生长的地方都有不同,有的喜阴湿,有的喜阳光,有的会生长的悬崖边,有的会长在半山腰,还有的会寄生在树木之上……

如那些佣兵们所说,这一带确实不见有灵药,只有偶尔能见到一两株常见的灵草,她将成熟的灵草采下,将种子苗留着,沿着路往阴湿点的地方走去,采摘着一些能用得上的灵药。

她往深处走着,途中偶尔遇到一些灵兽,她并没有动手,而是尽量避着,直到,来到一处悬崖边坐下休息时,看到那在半山崖上的一株模样奇怪正含苞待放的花儿,那株花儿叶子尖细,叶身之上有浓郁的灵力气息弥漫着,枝茎分出三枝而长,只有一枝花茎上有着待放的花蕾,让她觉得诧异的是,那含苞待放的花儿颜色皎白明亮,散发着光晕,这一株花儿她记得曾在书中哪一页见过……

当下,拿出空间中的那本药书翻查着这一花儿到底是什么来的?

“七七,要采那株花吗?”丫丫飞了下去,正准备靠近那株灵花之时,却猛的窜出一条白色小蛇,吓了丫丫一跳。

“呀!呀!吓死老娘了!”丫丫迅速飞离,拍着翅膀尖着声音叫着,看着那从小洞中伸出蛇头,正整条蛇身都缠在那花身之上护着那株灵花的那条白色小蛇,一时间,无从下手。

若是喷火,势必连同那株花一并烧了,而显然,七七想要这株花。当下无奈,只好拍着翅膀回到顾七的身边:“七七,那株花有守护灵兽,是一条小蛇,老娘采不下来。”

顾七翻着手中的药书,头也没抬的应着:“嗯,我知道,你不要采它,小心采坏了,我得先找找看那是什么灵药来的,我明明记得在这后面有看到过这株花的图片,怎么没翻着呢!”

“七七,那株花上有小蛇。”

“嗯,没事。”她应着,一边翻着手中的书,那次只是随意的一翻瞥见那一株花,却没细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灵花,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

“找到了!就是这一株。”她拿着书本对着那悬崖下面的地株花对比着,越看越是一样:“没错,就是这株。”

“是什么花?”丫丫问着。

“月灵七束花。”她轻声低语着,手指顺着下方的批注看去,那里写着月灵七束花的生长习性,以及药用价值,当看到是眼药至宝四个字之时,心头不由的激动起来。

“这、这是专治眼疾的灵花!”她的声音微有颤抖,那是太过激动所致,若真能治疗眼疾,可否用来治疗她弟弟的眼睛?想到这,她再度往下看去,越看越是激动。

飞在一旁的丫丫见了,砸了砸嘴巴,道:“七七,你先别急着开心,老娘跟你说那里有条小蛇你听见没有?那条蛇没抓住你可采不了那朵花。”

闻言,顾七收起手中的书,往悬崖边靠近,往下看去,果然,见那里有条白色小蛇盘在那株花上吞吐着蛇信子,正盯着她瞧,而此时,她所要想的不是那条小蛇,而是这悬崖太过陡峭,徒手爬下去是不可能的,御剑飞行到下方去采,更不可能控制得住飞剑平衡的停靠在那里,要怎么采到这株灵花,还真的是一个问题。

空间不知有没绳子。她轻喃着,神识在空间中一扫,除了那两条捆仙绳子这外,还有一条麻绳,那麻绳太短就是绑着到下方也够不着,而那捆仙绳……

想着,将几条绳子的尾端绑在一起连接起来,又将麻绳的另一端绑在不远处的棵大树上,另一边的捆仙绳则绑在自己的腰间,顺着那悬崖爬了下去。

“呀!呀!七七,那里有条小蛇。”丫丫又在那里叫着,担心那条蛇咬到了她。

“我把它抓给你吃。”顾七往下看着,目光落在那条白色小蛇上:“这是六阶灵蛇,你若吃了大补。”

“呀!呀!呀!七七,你待老娘真好。”它兴奋的说着,拍着翅膀很是欢快,黑溜溜的眼珠子中的欣喜毫不掩饰。

“你是我的契约兽,我不对你好,对谁好?”她轻笑着,往下滑去,却并没太过靠近那株灵花,一边警惕的注意着,一边握着匕首,慢慢靠近。

“咝咝!咝咝……”

那条白色小蛇吐着蛇信子,阴冷的蛇眼盯着顾七看着,那蛇尾紧紧的缠着那株花儿,蛇身微微弓起,探起蛇头准备攻击,看着顾七的靠近,它的蛇头忽的猛然探出,蛇信子喷出毒液朝她射去。

顾七一脚借力在峭壁上一踢,迅速避了开去,见那蛇液喷落峭壁的一棵杂草上,那杂草瞬间枯萎,不由的眸光微闪,看向那株灵花。

因是灵花,整株灵花上都隐隐有着灵力气息弥漫而出,而灵蛇盘居守着那株灵花,一来则为吸取灵花上面的灵力气息增长自己的修为,二则等待灵花开放,它可以第一时间吞下那朵灵花。

这株月灵七束花除了可以治疗眼疾之外,无论是眼睛无问题的人还是灵兽服下,都能让视力更好,夜间视物更加的清晰,而且能看得更远。

月灵七束花十年开一次花,花开之时若不能在一天内服下,或者将之冰冻保存起来,药效就会消失,这十年才开一次的月灵七束花开花的时间会持续一个月,药效最浓的花时是在含苞待放之时,因此,顾七看见这株灵药后,心下就已经在打着主意,无论能不能治疗好她弟弟的眼睛,她在采到这株花后,都得迅速赶回去,不能错过了花期。

她观察着那条小白蛇伸窜出来的速度与时间,本打算用匕首将它的蛇头砍下来的,但一想,又改而将匕首收起,手中捏着两根银针,一边用神识对丫丫道:“我等会用银针射它的七寸之处,它掉落时你把它叼住先别急着吃,我采点蛇毒。”

“呀!好,老娘知道了。”它拍着翅膀应着。

她再度靠近一点,引着那头条小蛇窜出,手中捏着的银针对准了它的七寸之处,在下一次它窜出之时,蛇身也伸直了,同一时间,手中的两枚银针飞射而出,瞬间击入蛇身的七寸之处。

“咝咝……咝!”

银针咻的一声射入蛇身七寸之处,那条蛇吐着蛇信子发出着声音,下一刻,却身子一软,原本缠着灵花的尾部松了开去,往下掉去,却在落于半空时被丫丫给抓了上来。

“呀!呀!七七你看,老娘抓住了。”它尖着声音叫着,双爪紧紧的掐住那蛇头与蛇尾处。

“你去上面等我,我先挖出这株灵花来。”她边说着,靠近了那株灵花,见生长完好,这才放下心来,怕用刀子伤到根须,只能用手一点点的慢慢挖着。

“铿锵!”

“铿锵!”

“保护六少!”

“照顾好六少!”

当顾七在下面挖着灵花时,忽听不远处传来的打斗声以及纳喊声,只是,此时她正忙着小心的挖着根须不断,根本无暇分心其他,只听着不过处的打斗声越来越激动,除了纳喊声之外,还有一声声的惨叫声。

在那一带的树林中,少年手里拿着剑也在战斗着,只是,以他炼气期三段的实力,根本就不够别人打,原本在他的身边还有人围着保护着他,可在战斗中一乱,那少年便不知不觉的出了保护圈,一出保护圈他就被对方的人打落手中的长剑,扣在身边当人质。

“不要乱动!再乱动我就杀了他!”那名佣兵大声喝着,阴着目光盯着那前方的一众人瞧着,在看到那一众的人不敢乱动的停下手来时,更是得意,果然,扣住这小子比再打下去省力多了。

“放了他!我给你想要的!”少年的三叔沉着声音说着,心下暗暗着急,同时更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以及后悔,早知道他不听他大哥的话,将他一并带来历炼了,如今让他落入危险当中,若真的有个什么意外,他如何回去向他大哥交待?而且这小六这么不争气,一路上尽给他们惹麻烦,给他们找事做,如今又落入对方手中,真是气死他了!

“收起你们的武器,把你们的乾坤袋丢过为!否则,我杀了他!”那名佣兵狠着声音厉喝着,架在少年脖子处的刀往下压了压,瞬间,少年的脖子便出现了一条血痕。

少年的三叔以及族人见了脸色黑沉,目光隐露担忧,其中一人喝道:“你们好大的胆子!知不知道我们是花家的人!这是我们花家的六少,你们若是伤了他,我们花家势必会倾尽一切,哪怕追到天崖海角也会灭了你们!”

“哈哈,花家?嘿,谁不知道花家今时不同往日了?就算你们是花家的人又如何,只要一个活口也没走出去,谁又知道在这片森林中所发生的事情?在这里面每天死去的人那么多,区区花家,也敢说出来显摆!”那佣兵不以为意的说着,显然,并没有将他们花家放在眼里。

“你!”

少年的三叔怒意暴涨,盯着那些佣兵们,以及那被扣在身边的少年,咬了咬牙,只能道:“我把东西给你们,你放了他!”

“三叔,他们不会放了我的。”少年突然开口说着,见他的族人们要丢出那乾坤袋中的东西,连忙猛的一挣扎,那人往后退去,却因没把刀紧压在他的脖子上而让他逃了开去。

见那少年要逃走,那佣兵一怒,大掌一拍,便将他往悬崖边击去。那一击极重,又是筑基修士的十成力道,刹那间,只听砰的一声出现后,那少年口中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往后退了退,无法煞得住步便往悬崖下方摔去。

“啊……”

一声惊呼声划过天际,惊呆了那一众的人,看着那少年那悬崖下方摔去,他的族人们纷纷掠上前,想拉住他却仍抵不过他往后摔的速度。

没有人看见,在那少年喷出一口鲜血后摔向下方时,整个人也昏迷了过去,而在往下垫的那一刻,一条白绫如同灵蛇一般的飞窜而出,缠住了那下坠少年的腰,手中用将一拉,将他拉至身边。

而救了少年的,不是别人,正是顾七。顾七在挖好那株灵花后,叫丫丫把那绳子解开了,因为这一刻上去上面的话估计也就只能加入他们的战斗,既然如此,她何不先在这刚才发现的洞穴中休息调气一下?

此时她所处的洞中,小小并不深,却可以容纳两人,看着昏迷着脖子处还渗着鲜血的少年,她眸光微闪,适才听上面的人说他们姓花?花的这个姓,让她想到了花千色,这么久不见,也不知他如今怎么样了?而这少年又与他有没关系?

一边想着一边先帮他止着脖子处渗出的鲜血,以及拿出一枚丹药给他服下。

而在此时,那上面少年的族人一见少年摔向悬崖,一时间都懵了,他们谁也不会想到前一刻还跟在他们身边说说笑笑的少年这一刻就摔落悬崖死了!

那么高的悬崖,摔下来也不可能还活着,由其是,他也不过就只是一名炼气期的修士,又如何能抵挡得住筑期修士的一击?

也在同时,那佣兵的人大声的喝着,一众人杀了过去,但那少年的族人虽然愤怒,却也并没恋战,而是吩咐道:“将那名佣兵杀了!其他的人随我下悬崖去看看!”他实在不愿相信,小六就那样摔下去死了,若真的死了,他回去如何交待?他可以不再带领族人战斗下去,但那名将小六拍向悬崖下方的那名佣兵,却是必杀无疑!

想到这,心头颤了颤,他大哥儿子众多,却极宝贝这个最小的,这一次,还极力的向主家那边争取,想送小六去主家那边修炼,若真的出了意外,他就是以死谢罪也不以为过。

洞中,顾七听着上面战斗的声音由弱变强,再由强变弱,到最后只听脚步声匆匆离开,便让丫丫上去看一看那些人走了没有,不一会,丫丫便飞了回来。

“呀!呀!七七,上面都是死人,活人没有了。”丫丫开口说着,停落在少年的身上看着他,问:“七七,为什么要救他?让他摔下去不是更好?”

“刚听上面的人说他是花家的人,我有一朋友也是花家的,若真是他们家的人,又岂能见死不救?更何况,这小子有点傻气,上回还追着我要拜我为师。”她摇着头轻笑着,看着昏迷着的少年,道:“炼气三阶的实力也敢进来这里面历炼,这胆子比我还大啊!”

“那不一定,这少年的族人一直护着他,要不是他跑出保护圈也不会被抓,更不会被击伤摔了下来,不过七七,这里怎么会有洞?不会是什么灵兽住的地方吧?”丫丫歪着头,左瞧右瞧着看着这小洞周围,越看越觉得应该是什么灵兽的洞穴。

在这小洞穴中的内侧,那株连土带根须一并被顾七挖出来的灵花还放着,见少年没事后,顾七拿起那株花看着,注意到上含苞着的白色花瓣上有着九道半的淡黄色的花纹,一怔,再度拿出那药书一查。

“怎么了七七?”丫丫见状,不解的问着。

“花瓣上花纹一道为一年,这株灵花上的花纹只有九道半,也就是说还有半年的时间才开花。”她微皱着眉,半年的时间,好久,而且,在此之前她还无法确实这株月灵七束花是不是真的对她弟弟的眼睛有效果。

“也就是说,这株灵花已经含苞九个半年头了?那还有半年的时间,七七,是不是就不用急着赶回去啊?”

顾七没有说话,只是拿着那株花闪进入了元天珠中,将那株灵花种在空间药田里,这才再度出来,看着面前昏迷着的少年,想着她的弟弟:“风逸的眼睛小时候是能看见的,是后来才看不见的,这么多年一想到他是在黑暗中度过,我心里便很难受,既然还有半年的时间才开花,那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会先试试别的办法,这里面有月灵七束花,也许,还有一些更为珍贵的药材与灵花,我可以再去找找看,说不定真的能找到有用的。”

“七七去哪,老娘就去哪!”它拍着翅膀停落在她的肩膀上:“七七不用担心,小逸逸的眼睛会好起来的。”

“嗯,我一定会治好他的。”她目光中流露着坚定的光芒,从看见同风逸的那一刻起,从知道他就是她弟弟的那一刻起,她就想治好他的眼睛。

“七七,上面好像没声音了。”丫丫飞了出去,往上面一瞧,果然见那些人都走了,当下呀呀的叫了几声。

见状,顾七便将少年扶起,带着他御着剑往上面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