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9 契约!

顾七抿着唇,目光看着森林之处,脸上尽是凝重之色,对众人道:“不是修士,应该是灵兽,但绝不止灵兽级别,可能是品阶更为强大的灵兽。”

以她的神识探查能感觉到那样强大的威压,这只灵兽的品阶定是极高,只怕,他们这里没人是对手,若此时不走,被那灵兽围堵住了,到底就麻烦了。

一听顾七的话,他们脸色一变:“那我们快走!若是灵兽还好,若是灵兽以上的品阶,只怕我们也只能被撕成碎片了。”说话间,迅速扶起伤重的人,按着顾七所说的方向跑去,却在跑了一段路后,回头看着那站在原地的顾七,喊道:“顾小兄弟,快走!若是灵兽以上级别的,定是圣兽,圣兽的话以你的实力是对付不了的,快跟我们一起走!”

“你们先走,要不然谁也走不了。”顾七说着,示意他们先离开,自己则从究竟中取出阵旗,在周围设下阵法,只是,若真的是圣兽级别的灵兽,只怕这样的阵法还困不住它。

圣兽级别的实力,相当于元婴修士级别的修为,以她筑基期想要对付元婴期的强者,根本就完全没有战胜的可能。但眼下危险逼近,已经不是能不能战胜的问题,就算是不能战胜,她也得迎敌,否则,等待她的只有死亡一个下场!

“砰!”

突然间,从那一方传来的撞击声让她心一沉,猛的回头看去见前方一棵树猛的晃动了一下,似有树枝断折,同一时间,惊呼的声音也传入耳中。

听到那声音,她迅速往那一边掠去,还没到隐约间就见那相扶着的十二名大汉有几人被撞倒在树,口吐鲜血,其中一人还昏迷了过去,而在他们的前面,一群雄壮而凶猛的狮子正噙着一双双嗜血狠辣的目光盯着他们瞧,那眼神,如同在盯着美味的餐食一样。

当看到她的到来,为首的那头狮子嗜血的目光朝她这一扫,鼻息间喷出一股气息,浑身弥漫而出的那一股威压正正是圣兽级别的威压无疑!后面的那七八只狮子的品阶则比较低,只是灵兽级别的气息而已,但饶是如此,此时的情况也极为不妙,因为就在他们的后面,一头猛虎也盯着他们,那从猛虎身上散发出来的威压,同样是圣兽级别的威压,这狮子与老虎一向不和,碰面势必会斗个高低,而如今,他们夹在这中间,明显可知这情况有多不妙。

“哼!这是我们看中的晚餐,你最好不要跟我们争,否则,定将你的虎皮剥下来!”圣兽级别的那头狮子喷着鼻息,对着那对面的老虎喝着。

“手下败将也敢在本王面前逞强?真是不自量力!”老虎仰起头,以着森林之王的姿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头雄狮。

这话一出,那头雄狮如同被踩到尾巴一样,瞬间跳了起来,怒目直视,厉吼出声:“该死的花猫!你敢说再一遍!信不信我灭了你!”

猛虎一仰头,轻蔑而不屑的睨着它:“就是一只只会群斗的光屁股狮子,连决斗都得得后面的群狮帮忙,也敢在本王的面前大吼大叫?怎么?被本王说中了?恼羞成恼了?”低沉而威严的声音来自猛虎的口中,那声音,如同成年男子一般,听着甚是悦耳。

只是,若此时,这雄狮和猛虎不是正盯着被中间的顾七十几人,准备拿他们当点心的话,也许,这场狮虎斗他们或许会看得更起兴些。

“该死的花猫!这十几人是人我们盯上的猎物,我们只需扑上前去,这十几个人类就会是我们的果腹之食,就你一只花猫,如何跟我们抢?若是你不离去那就各凭本事,看谁扑倒的猎物多!”

顾七听着它们的话,眸光微闪,扫了那些对他们流着口水准备随时扑上来的雄狮一眼,心下暗忖着,若是这些雄狮扑上来,她也许能在第一时间逃离危险,但那十二人却必定会死在这里。

“狮子,虎为森林之王,若是论战斗力你一定输给它,看,它这不是自己一只出现在这里?而你却是一群狮子跟着,这比起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带着手下壮胆来了。”

清亮的声音蕴含着灵力气息突然响起,传入那些大汉的耳中,也传入了那些雄狮与那头猛虎的耳中。此时,顾七的这一番话,不仅仅是让那十二人心下暗惊,更是暗暗着急,这不是挑怒着那头雄狮吗?若是它一个愤起,扑上前撕了他,谁又能在圣兽的爪子下救得了他?

“吼!无知的人类!谁说那只花猫是森林之王?我堂堂雄狮一族才是这片森林的王!本王一只爪子就能拍死它,哪里用谁帮忙壮胆!”雄狮被这么一说,顿时怒吼出声,嗜血狠厉的目光朝顾七扫去,那眼中蕴含的凶残之意极甚,若是胆子小的人,只怕会吓得双腿发软的瘫下去。

而猛虎听到顾七的话,却觉得异常的顺耳,如同有人在顺着它的毛发一般,由外舒服到内,内心爽到爆,顿时扫向顾七的目光也没了那先前的嗜血杀意,而是带着居高临下的威仪,得意又骄傲的道:“嗯,你这人类,还有点眼光,知道本王是这森林之王,不错,看你这么识相,说的话本王听着也舒服,你就走吧!本王饶你一命。”

“多谢森林之王,只是……”顾七有些迟疑的看了那群雄狮一眼,道:“森林之王,这雄狮成群在这里,我不敢走啊!”

“不过就是几只狮子罢了,再说,它们胆小如鼠,人类,你刚才那话就说对了,它们从不敢像本王一样大摇大摆的独自行走在这片森林中,每次出行都得成全结党,就这胆子,哼!如何跟本王相比?还敢说自己是森林之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模样,有没森林之王的气势!”

猛虎仰着头,挑衅的看着那为首的那只雄狮,洪亮而有力的声音在周围传开,让那群雄狮一只只愤怒不已。

“王!等我们扑上去撕了它!”

“对!撕了它!”

那头圣兽级别的雄狮也愤怒不已,想要一众而上,却又怕被说又是群围攻之,正在愤怒打算先将对方撕了再说的雄狮,铁听那先前清亮的声音再次传传出。

“我倒有个主意。”

“人类,你说什么!”雄狮愤怒,盯着顾七的目光带着杀气,鼻息在喷着,似乎准备扑上前撕了她。

“狮子,你不是不服猛虎是森林之王吗?你们都是圣兽级别的修为,何不敢一比?”她看着那头狮子,又对那头猛虎道:“而且,森林之王,难道你不想看着狮子带着它的一众小狮子向你行跪拜大礼?口中高呼拜见森林之王?”

听着顾七的话,原本还有些愤怒的两头圣兽一时间幻想着死对头向它行跪拜大礼,不由的挺了挺胸膛,仰起了头,只感觉心内热血沸腾,那场面,光是想想就让它很是兴奋。

“狮子,如何?可敢与本王一斗?若是输了,本王见你了必定前膝跪地,向你向叩拜大礼,若是你输了……”

“哼!本王才不会输!”它仰起头,斗志昂扬,一直被猛虎压着,都公认猛虎是森林之王,这一点让它很不爽,明明它们的战斗力都是一样的,然而,那些无知的人类却偏偏只认虎为森林之王,这一战,正好可以为它们雄狮正名,告诉那些无知的人类们,它们雄狮一族才是森林之王!

一旁的顾七眸光一闪,当即道:“正好,我可以帮你们做裁判,谁强谁弱,一战过后不就知道了?”

那相扶着的大汉们听到这话,脑海中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些东西一样,在这一刻才终于知道顾七的用意,只是,用这样悬的办法,真的可以说是放手一博,这圣兽已能开口说人话,灵智已开,只是纵然已开灵智却仍比不上人类的智慧,要不然,此法根本不可行。

“你们谁也不准动,就站在一旁看我如何灭它的威风!”雄狮中气十足的对那后面的狮子吩咐着,那些狮子只是灵兽期,还不能开口说话,但听得懂,便点着头吼叫了一声。

“吼!谁灭谁的威风还不一定呢!”猛虎仰头一声虎啸,猛虎的啸声在林中传开,随着清风传远,惊得林中低阶的动物们纷纷躲在洞里不敢外出。

只听那两声吼叫传达室出后,一虎一狮猛窜扑向对方,周围的众人迅速退开,来到安全的地方看着,那几头灵兽雄狮则一边注意着双方战斗,还在注意着他们有没偷跑。

圣兽级别的战斗摧毁力道十足,无论是双方的威压还是凌厉的攻击,都是招招凶残狠厉,一击便是击杀之招,那头雄狮是火属性的圣兽,在它周身灵力一动之际,尾巴处窜上火焰的同时,嘴里也能喷出熊熊火焰来攻击猛虎。

而猛虎为风属性圣兽,那速度极快,一窜一掠之间只见其影,它的攻击强而有力极具爆发性,爪子抓过之时带起一股风刃,速度之快,让那雄狮根本招架不住,一个闪避不及就被那猛虎的爪子所伤,几道血痕划破在那雄狮的身上,鲜血的气味滴出,让雄狮暴燥的脾气又上来了,不时的喷着鼻息,嘴里发出哼哼的叫声。

两头圣兽的战斗力非凡,这周围被弄得尘烟弥漫,隐隐有些呛鼻。看着前方在战斗着的两头圣兽,就战斗来而言,哪怕是都是圣兽级别,但猛虎为独居猛兽,战斗力强,而雄狮则为群居猛兽,单独的战斗力若是与猛虎相比,自是比不上的。

她一边注意着两头圣兽的战斗,一边示意着那十二名佣兵往上风处退去,同时,一手暗暗的从空间中取出药粉在手中随着轻风而往下风处飞扬。

“砰!砰砰!”

“呼!咻!咻咻!”

战斗的声音在这林中极为清晰响亮,地面也在两头圣兽的跳跃动与奔跑间微微的震动着,空气中的灵力气息波动,威压的波动,让周围的众人感觉心口如压着一块巨石一般,连喘气都有些困难,就连那几只灵兽雄狮也在圣兽的威压下无法靠近,纷纷往后退去。

雄狮的咆哮声,以及猛虎的吼叫声,一声声带着圣兽的威压在这林中传开,让那些在这林中历炼寻药出任务的人听了,纷纷心下诧异,抬头望向天空之处,奇怪着,是谁竟敢惹这林中两头圣兽?

圣兽的级别相当于元婴修士,那样强大的实力品阶,就是在这林中遇见了他们也会迅速避开,只是,听这声音,似乎是那两头圣兽对上了?这林中有雄狮与猛虎两头圣兽大部份人都是知道的,更何况,这两头圣兽一直都在争做森林之王,但争归争一向也没斗成这样啊?

就连林中的一些金丹修士,此时也诧异的望着天空之处,听着地吼叫着的声音,以及那股威压的波动。;因知道是圣兽出没,他们并没有顺着声音寻着地方去观战,毕竟圣兽就是元婴修为的强者,若一个不小心被杀了,这一身修为可就白费了,他们犯不着为了一时好奇,而去冒这样的一个险。

雄狮与猛虎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半时辰,最后的一击是猛虎的爪子深深的剌入那雄狮的体内,一声凄厉而响透半天边的惨叫声在天空中回荡着,那是属于雄狮的声音,而它,被猛虎按在地上无法动弹,身体抽搐了几下,直到猛虎将它的内丹挖了出来吃下,这才死去。

“吼!吼!”

那几头雄狮一见,吼叫了几声,可看着猛虎那身上的威压与嗜血凌厉,根本不敢上前,纷纷拔腿就跑,只是没想到的是,气息一动,跑出十来米后却一只只砰砰砰的倒在地上。

猛虎朝那看去,眼底划过疑惑,正准备站起骄傲的仰起头时,却发现身体一软,体内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自己身上出的问题,再看那几只倒在地上的雄狮,又朝顾七他们看去,忽的似明白了什么,当即怒吼着:“人类!是你搞的鬼!”

它虽是圣兽,但也知道人类擅长用药,而它此时的身体状况明显就是中了药的感觉,力量一点点的消失,定是那人类搞的鬼!要不然不会连那雄狮它们也一并倒下!

顾七站在原地,并没靠近,看着明显中了药却仍强撑着的猛虎,微微一笑,道:“不错,是我动了手脚,要不然我们岂不是都得成了你腹中之食?弱肉强食的道理我们懂的,落在你手中我们没有生存的几率,只能动点脑筋想想如何自救了。”

“卑鄙无耻的人类!本王已经说了会留你活口,你竟敢对本王用药,本王非撕了你!”猛虎怒吼着想要扑上前,却不料前腿一软整个身体趴了下去。

顾七一步步的走近,道:“你的战斗力很是出色,又是圣兽级别,我打算将你契约了,收了你当我的契约兽。”

“你敢!”

“主仆契约之后,你就无法伤害到我。”她继续说着,依旧一步步的走着,来到它的面前:“跟着我,你不会吃亏的。”原本她并没有这个念头,但,在看到它的战斗力后,这个念头便浮生了,不可否认,这猛虎的战斗力真的很出色,又是风属性的圣兽,在速度上极快,若是契约了它,对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更何况,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若不契约,岂不太可惜了?

猛虎听到她的话后,气得直发颤:“本王堂堂森林之王给你当仆兽!你个无耻的人类!本王撕了你!”它怒吼着,用尽全身的力量扑上前去。

顾七见了身形一闪,轻易的便闪开了,看着扑倒在地的那头猛虎,声音清冷:“生与死,你只有一个选择,想要活下去你就得当我的契约兽,否则,我只能杀了你!”

“无耻的人类!阴险的人类!”

听着那怒吼的声音,顾七神情淡漠:“弱肉强食,而此时,明显是你弱我强,你没有反抗的余地。”说话间她心念一动,口中轻喃着契约咒语,随着她的声音以及灵力的涌动,在她的体内弥漫出一股浓郁而纯净的灵力气息。

原本愤怒的猛虎在她的手按在它的头上,那股纯净的灵力气息顺着她的手掌而传入它的体内时,愤怒的情绪瞬间平复下来,凌厉嗜血的凶残目光也变得诧异而惊喜。

“纯净灵力!你是天生灵体!”

顾七只是瞥了它一眼,并没开口,而是指尖逼出一滴鲜血射入那头猛虎的额头之处,也许是因为这猛虎知道她的灵力气息的纯净,在契约过程中竟没有反抗,因此契约十分顺利。

“天地为证,以我之名,与汝契约,我生你生,我死你亡!终之不破!”

清冷的声音蕴含着灵力气息,一字字清晰的传出,也在最后一个字落之时,地面浮起一个复杂而古老的阵法,随着阵法光芒一闪,射入猛虎与顾七的眉间,主仆契约成!

“啊?你竟然是女人!”契约成,猛虎同一时间便知道了顾七的是女扮男装的,原本已经看在那股纯净的灵力气息之下而勉强同意认主的它,一时间又觉得不自在了。

它堂堂森林之王,被契约为兽仆也就罢了,可为何它的主人还是女的?一个女人又怎么能当它的主人!

顾七听到它的神识传音,当下挑了挑眉,回以神识问:“女的又怎么了?你也不看看如今你从圣兽七阶的实力进入巅峰阶段,只差一步就要跨入神兽级别,若不是因为我,你能进阶进得这么快?”

闻言,那猛虎想想也释然,也是,那样的纯净之气,又怎么可能会生在男子身上?也只有女子身上才会拥有,天生灵体,百年难得一遇却被它遇到了,此时,不免有些庆幸没把她给吃了,要不然……

“想把我吃了可没那么容易。”顾七拍了拍它的头,拿出一枚药丸丢进它的口中:“等会你就会恢复力气,如今你一跃几个阶段到达巅峰之期,体内气息也不稳,先进空间去调理一下吧!”说着,心念一动,便将它收入元天珠中。

那猛虎直到恍过神来才见自己进入了一个灵力充沛的地方,而这里面,竟如一小世界一样,尤其是那股浓郁而纯净的灵力气息,更是让它心下欢喜,当下也不再纠结被一个女人契约为仆兽,而是迅速的吸收着这里面的灵力气息,稳定着体内的气息。

而此时的顾七则走向那十二名大汉,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吧!”

“好。”那十二名大汉看到顾七契约圣兽的一幕,好半响都没能缓过神来,圣兽啊!骄傲如圣兽,有的就是宁愿死也不肯给人类当契约兽的,而顾七竟然能将那头圣兽级别的猛虎契约了,契约的时候看他的样子很是轻松,似乎没有遇到那猛虎的神识阻拦一般,真叫他们怔愕不已。

到底他用的什么办法?竟能收服那头圣兽级别的猛虎?

“呀呀!七七,往这边来有水源。”丫丫飞了回来,有些诧异的看着那后方的一幕,那股圣兽的气息虽然已经渐渐散去,但它仍能感觉得到,莫不是它刚才离开找水源之时听到的战斗声就是这边传来的?

“嗯,你前面带路。”她说着,示意它前方带路。

丫丫在前面飞着,在这森林里水源之地并不好找,它找了好久才找到那一处小泉口,来回都费了不少时间。将他们带到那泉口后,它飞到顾七的肩膀上:“七七,刚才老娘不在时,发生什么事了?”

“你走后来了两头圣兽,我们险些遭殃了,不过好在后来没事,现在不用担心了。”她淡笑着,拍着它的小脑袋,看向那十二名坐下休息的佣兵,问:“你们怎么样?若还有力气,就先清理着伤口,才能上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