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8 危机!

茂盛的森林某一处,参天大树林立着,而在这些参天大树的树干上,绑着一名名*着上身浑身是伤的大汉,鲜血淋漓,伤痕剌目,头发凌乱,一副惨得不能再惨的模样,但他们却连吭一声也没有,虽然狼狈目光却尽是凌厉,一点胆怯之意也没在他们脸上出现。

藏在树后的顾七清眸掠过那围坐中间烤着肉吃着的那一伙人,那一伙人约六七十人,其中,有十几人是上一回那些逃走的佣兵,而这些人的实力,不是炼气期六阶以上就是筑基期的修士,若只是只有几个人倒也不足为惧,但人数多了,以她一人之力想要以武力战胜,则不太可能。

眸光微闪,脑海中飞快的转动着,不一会便有了主意。

“哈哈哈!来来来,这杯敬王兄的,若不是王兄,我们兄弟还真无法抓住黑虎佣兵这十二人,哈哈,今天真的是出了口恶气,这黑虎他们杀了我们那么多的弟兄,这一回落在我们手里,我定要好好折磨他们,让他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越想这火气越是上来,你们坐会,我再去招呼他们几鞭子!”那佣兵说着,起身抽出腰间的鞭子便朝那十二名佣兵走去,坐着吃肉的那些人则一个个哈哈大笑着,有的则说着,拿着刀子招呼好了,鞭子多没意思,有的则说着,给他们弄点药试试,让他们尝尝万虫钻心的滋味。

那十二名佣兵看着那人拿着鞭子走了过来,鞭子抽甩出掠过空气,发出咻咻的声音,击落地上时发出啪啪的声音,地上的小草被抽碎,打烂了叶子散在周围,随着鞭子的抽落,还带起一阵尘烟,那力道让人看了都不由自主的心头发寒。

“哼!我看这回你们还能怎么横!”那佣兵说着,走到其中一名佣兵的面前,手中的鞭子随着声音的甩出,狠狠的抽在前面一名大汉布满伤痕的身上。

“咻!”

“嗯!”

那大汉闷哼了一声,痛得紧咬着牙,却不喊出声,只是用着一双蕴含着杀意与狠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前面抽鞭子的人,似乎要将他的长相记住,若活得下来,必定报今日此仇一般。

“会痛?会痛你就叫出来,或者求我,我也许就能让你们少受点苦。”那佣兵斜着眼睛看着他,又扫向了周围的那些大汉,见他们一个个盯着他,似恨不得啃他的肉,喝他的血一样,更是得意。

“怎么?我抽他你们有意见?嘿嘿,就算有意见又怎么样?如今你们十二人是生是死都由我来决定,若不是想让你们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哼!我早就一刀解决了你们。”

语落,他走上前,掐住了那人的下巴:“黑虎,好受不?叫声爷爷来听,我就暂且让你缓口气,如何?”

“呸!”

那佣兵一擦脸上带着鲜血的口水,目光越发的阴沉,从牙缝中迸出两个字:“找死!”

“咻!咻!咻……”

鞭子抽落的声音传入另外十一名大汉的耳中,看着他们大哥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模样,十一人不忍的别开眼睛。他们十一人当中,就数他伤得最重,因为那些该死的东西全都拿他来出气,身上伤痕遍布,若不是体内的灵力气息护着身体,早已经支撑不住的被他们打死了。

“该死的东西!有种冲着着我们来!”

“冲着你爷爷来!狗东西!”

“有种冲着我们来!”

那佣兵听着他们的话,朝他们那边扫了过去,阴沉沉的一笑:“不用急,你们一个个来,我会好好招呼你们的。”说话间,手中的鞭子再度抽向那汉子,再一次的带起一条血痕。

而此时,在那一边,原本围坐着吃烤肉的那一伙人,说说笑笑之时,却突然觉得身上各处像是被什么咬到一样,痒得受不了,一边丢下手中的烤肉,一边嚷着:“怎么回事?好痒!”

“弄点止痒的药液来擦擦,是不是被虫子叮咬到了?”

“嘶!真他娘的痒死了!”

“给给给,止痒的药液。”同行的药师迅速拿出止痒的药液递给他们,自己则强忍着不去抓,一边对众人喊着:“不要乱抓,快涂点灵液。”

“嘶!没用!那东西上不了痒啊!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会这样?”那一伙人中的其中一名男子脱下身上的衣服抓着,越抓越痒,力道更是不自由主的加大了,抓破了皮还在抓,一时间一个个从原本的不以为意渐渐的变得有些惊慌。

“是不是谁使了暗招?无端端怎么会这样?见鬼的痒死人了!”

“让老子知道是谁搞的鬼,非扭断他的脖子不可,嘶!快!帮我抓抓背后,痒死老子了!”

“嘶!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他娘的谁来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奇怪?怎么会没用?怎么会止不了痒?这、这不可能啊!”那药师强忍着不敢乱抓,因为他知道乱抓的话会停不下来,而且会越抓越痒,可身上的痒,痒得极为难受,真心是想撞向大树让自己晕过去。

而在那一边,原本抽着鞭子的那一人也因浑身剧痒而有些受不了的乱抓着,哪怕那药师在喊着不要乱抓,却没有一个人听,因为那种痒真心是受不了。

被绑在树上的十二名汉子们也感觉到了,但,他们的手脚都被绑着,抓不到身体,不过因为这股剧痒,一些原本欲昏迷过去的汉子也渐渐的清醒过来。

只是,他们心下疑惑,目光更是不动声色的朝周围扫去,无端端的又怎么会一个个剧痒不停?还抓得皮破血流?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说不定,这也许会是他们的机会。

“大哥,你怎么样?”一名汉子问着,看向那伤得最重的黑虎。

“我、咳咳,没事。”他咳了两声,只是内伤不轻,这一咳嗽嘴角都溢出了鲜血。

“大哥,你撑住,定是有人在帮我们。”靠近他的那名大汉压低着声音说着,朝周围看去,却不见有什么样,然而,就在他们心下疑惑之际,忽听林中传来一阵叫声。

“呀!呀!呀!”

乌鸦的叫声在这林中异常的清晰,尖锐而沙哑的声音因出自乌鸦的口中,因此,听到这声音,除了那十二名大汉之外,那一伙人一个个脸色剧变。

“该死!乌鸦报丧!”

“要遭殃了!先离开这里再说!”

那一伙人都在说着,准备着离开这里。此时他们一个个身上剧痒,又听乌鸦叫声起,顿时觉得不妙,隐隐有种不安的感觉,就仿佛,再在这里呆下去他们迟早得死在这里一样。

“行!我先杀了他们!”

那先前正拿着鞭子抽打着黑虎的那名佣兵也阴着声音不甘的说着,取出腰间的短刀就要朝黑虎剌去。那一旁的十一名大汉见状,不由的惊呼一声。

“大哥!”

“咻!”

眼见着那一刀朝他心脏处剌去,十一名大汉心口一提,愤怒与绝望在这一刻浮现在心头,但,他们并没有移开目光,而是愤恨的盯着那名佣兵,恨不得将他杀死!

然,也就在那一瞬间,就在他们以为他们大哥必死无疑之际,隐约间似听到咻的一声极细的声音划过空气,剌入那男子的脑袋,而那男子也在那一瞬间身体一僵,抽搐了几下,直挺挺的断了呼吸,就那样诡异的死去。

这一幕,发生得极快,本以为他们大哥会死,却不料下一刻死的那个人却是那名佣兵。心下暗松了口气的同时,目光同时也亮了起来。

那乌鸦的叫声,应该是那只叫丫丫的灵宠,是那叫顾七的少年救了他们?只是,他刚进入筑基期,又如何会是他们的对手?忽的目光一闪,看到那些人因受不止那剧痒而抓得一身的伤,更是一怔。

难道,这也是那少年弄的?他难不成还是一名药师?

“是谁!出来!”那一伙人有些慌了,却仍强撑着厉声怒喝,看着一名佣兵倒下,心下更是惊惧。

“不好了!这周围被人设了阵法!我们几个弟兄跑出这一带却在阵法中死去!团长,怎么办?”一名佣兵焦急的问着,额头上冒出了冷汗,心中的惊惧全都浮现在脸上。

“阵法?!”那为首的佣长也暗惊了一把,他朝周围看了看,果然不知何时竟冒出了缕缕轻烟,而在这些轻烟之中还有一支支不同颜色的阵旗在飞扬着,阵旗在周围围成了一圈,而他们,此时正是在这阵内。

目光朝周围一扫,视线忽的落在那十一人所在的那一块地方:“去那里!”他大喝一声,迈着步伐欲往前走之时,忽的,乌鸦的叫声又再度传来,随着乌鸦的叫声一落下,一簇火焰也猛然朝他喷来。

“呼!”

“啊……”

就在那火焰朝那为首的佣兵喷去之时,他退之不及,却拉过身边的人为他挡去了那火焰,只是一瞬间,那人就被火焰包裹着燃烧,凄厉的惨叫声划破耳膜,同时也惊了众人的心。

那原本靠近那名佣兵头子的人在看到那一幕后,不由的退开了下,害怕下一刻自己被他拉着挡在前面替他挡火,莫名其妙的便丢了性命。

更惊惧于,那只乌鸦竟会喷出那么大的火焰,身上剧痒难耐,再加上周围阵法阻挡,如今又出现这乌鸦,恐慌之意更甚,越惊越惧,越惧越惊,如同惊弓之鸟一样,草木皆兵。

“老娘烧死你们!”

丫丫拍着翅膀飞在上方,嘴一张,对着他们下面的人喷出一簇簇火焰来。一时间,随着它火焰的喷出,那些避不及的佣兵们全都被火舌窜上身,紧缠着燃烧着。

那些佣兵们看出了那十二名大汉所在的地方才是安全的,于是想往那里去,却被火焰阻拦着,而在这火焰燃烧之时,不知从何处掠出的一名白衣男子正走向那十二名大汉。

顾七先将地些伤得较轻的几个大汉身上的绳子解开,让他们去解开扶住院那些伤重的,一边拿过出一瓶药丸递给他们:“一人服下十颗药丸子,身上的痒就会止住。”

“多谢顾小友!”众人感激的拱手道谢着,接过那药迅速服下,果然,药一服下后身上的那股剧痒就止住了,连擦其他的药液都不用。

“先扶你们大哥离开吧!”顾七说着,示意他们从后面的生门出这阵法。

“你们两人先带大哥出阵,我去杀了他们!”一名大汉咬着牙说着,一身的伤皆拜这些人所赐,此时要走,又岂能不泄一泄心头的愤怒与杀意!

“好!”那两人应着,其他的人则抄起地上能用的东西就往前掠去,浑然不在意自己一身的伤,他们心中充满杀意,若是不将这些人杀死,实难消他们心头之愤!

见状,顾七也没拦着他们,而是加入了他们的战斗之中,将对方杀死!此时若不取对方的性命,必留下后患!

白色的身影在众人的眼前掠过,那飘渺而诡异的步伐,以及如同鬼魅一般的身影,不仅仅让那九名佣兵大汉心下惊讶,更是让那一伙佣兵惊恐而心慌,因为顾七的闪身掠过,那极快的速度让人看不出她到底是如何出手的,只知道,她从那些佣兵身边掠过时,那佣兵也一个个的倒了下去。

身上没有伤口,只有脖子处一道血痕,直挺挺的身子僵硬的倒在地上,至死也还保持着那难以围住的惊骇神情。

手起刀过,她手中的刀出手必杀,而且刀刀封喉,一近身,一刀出,那人必定倒下身亡!只是,死的是炼气期的佣兵居多,筑基期的躲避的速度快,而且战斗力也不弱,想要一刀致命不太容易。

“杀了那小子!”

佣兵头子厉声喝着,长剑指着顾七:“杀了他!阵法是他布的!”语落,飞身掠出,朝顾七袭去。筑基巅峰的修为,再加上长年在外历炼,战斗力已经不是一般的筑基修士可比,尤其是他长剑直指顾七,以十成的战斗力来对付顾七时,身上迸射而出的威压与战斗力是那样的凌厉与骇然。

两名大汉见那人朝顾七而去,当即也围了上去,以二敌一仍被击退,手臂处更是被剌了一剑,伤口极深,鲜血如水柱一般的涌出,浓郁的鲜血气味也随着清风在这片森林中弥漫而开,幸而不是晚上,若是晚上,定会引来大批的灵兽扑食,但就算如今是白天,也有一两只高品阶的灵兽寻着气味而来……

“不自量力!”那巅峰期的修士见两名筑基期的大汉竟敢对他动手,冷哼一声,阴狠的目光透着杀气,手中长剑再转,朝二人剌去!

两人步步后退,剑尖之处那股凌厉的气息与威压,来自于筑基巅峰阶段,而他们,虽是筑基期但与巅峰相比仍差太多,剑尖之处迸射而出的剑罡之气凌厉如刀,剌得他们浑身一阵剧痛。

“退开!”

顾七清冷的声音传出,同一时间,只见她手中寒光一闪,一柄长剑挑开了对方的剑,挡在了那两名大汉的前面,那快得如同一道闪电的利剑一出,周围空气中的气息也随着波动起来,似被吸收入剑中,继而汇聚成剑罡之气迸射而出,袭向前面那名巅峰修士。

“咻!”

“嘶!”

那人猛然后退,以手中的剑挡在身后,只感觉剑气刮过脸颊,挡在身前的剑也被那股袭来的剑气击弯了剑刃,他迅速提起体内灵力相护,却不料,灵力一提起,挡在身前的剑铿锵的一声断成数截,其中一截还顺着那剑罡之气剌入他的身体,刹那间,腰腹被剌,胸口血液涌动,一口鲜血喷出的同时,整个人也被弹了开去,跌入阵法死门当中,瞬间被窜出的火焰吞噬。

“啊……”

只听着那惨叫声凄厉的划过,由高至低,渐渐的直至无声。随着这个巅峰修士被杀身亡,那剩下的那些不是因身上剧痒而战斗力大减,就是在阵法中死去,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便将那一伙佣兵尽数杀光。

九名佣兵汉子赤着的上身尽是鲜血,气息并不强,却杀意浓烈,他们盯着一地的尸体,将那些身上的乾坤袋子取下后,拿过回属于他们的东西,咒骂了几声,这才走向顾七,拱手再次一礼:“顾小兄弟,这一次若不是你我们也许就真的栽在这些龟孙子的手里了,救命之恩一声谢实在太轻,等我们大哥醒了,再答谢你的恩情,这些乾坤袋子里有不少东西,你留着吧!”说着,将东西递给顾七。

顾七淡淡一笑,手中的剑在一收手时就已经收入腰间,形如腰带,完全年坏出那是一把长剑。她看着浑身是伤的几人,道:“你们救过我,我也不过就是还你们的恩情罢了,你们与我并不相欠,更何况,相识一场,各位的又都是性情中人,落在这些人的手里,我遇见了又岂能不救?那些东西是你们的,你们留着吧!我并不需要。”

“呀!呀!就是就是,不过你们真的要谢,就谢老娘好了,是老娘大老远的飞回去叫我家七七来救你们的。”丫丫也飞了过来,停落在顾七的肩膀上,邀功般的对他们说着。

“哈哈,如此,便多谢了。”几人哈哈一笑后,便也拱手对丫丫说了一声多谢,而后,对顾七道:“顾小兄弟,我们大哥伤得重,你是否会医术?可否帮他看看?”

“可以。”她点了下头,一挥手间,另一面阵旗挥出,破了设在周围的那个阵法,这才与他们走向前面,在不远处,那受了伤的几人正坐在树下休息,气息微喘,微弱,就是不用把脉,她都能感觉到。

“大哥!你怎么样?”那九人迅速上前,围在他的身边,见他奄奄一息的靠在树上,似乎随时都会死去一般,不由的连忙看向顾七:“顾小兄弟,麻烦你了。”

“你们先休息会吧!我帮他看下后帮你们上点药。”说着,对丫丫道:“去看一下周围哪里有水源,不要太远,近一点的。”

“呀!呀!呀!好,老娘这就去。”它拍着翅膀应着,飞了开去。

顾七蹲下,查看了下他身上的伤,又探了探脉搏,见气息渐暗,内伤极重,便先从究竟中取出一枚丹药让他服下,一边道:“他的伤口要先处理,以防恶化引起体内心火窜上,若是心火攻心再加上气血不足,估计就麻烦了。”

“我这里有丹药,这给我大哥吃吧!”一名大汉拿出一个药瓶倒着药就要往他口中塞去,却被顾七拦下。

顾七拿过闻了一下,再次拧上盖子:“这个他不能吃,这药太烈性,此时服下于他不利,可以等他体内渐好转再服下,对修复有很好的效果。”

她一边说着,一边先帮他处理着伤口,清理之后再上药,再取出布包扎,让他们帮他穿上衣服,靠在大树上休息一会,然而,就在她起身走向另外的十一人时,却忽听周围有一股强大的威压正朝这边而来,伴随着而来的是沙沙的声音,她眸光一闪,心下隐生不妙,当即释放出神识一探,这一探,脸色微变。

“怎么了?”那些佣兵大汉问着,他们灵力消耗极大,再加上浑身上伤,又一番战斗下来,此时已经是筋疲力尽,然而看到顾七脸色顿变,他们没察觉到什么,却也隐生不安。

“伤轻的扶着伤重的,能跑就跑,尽快离开这里。”在说话间,她脑海在飞转着,朝周围看了看,道:“往前左方走,我垫后给你们争取点时间!”

“顾小兄弟,怎么了?难道有什么样强者来了这边?”一名大汉一边扶起他大哥,一边问着顾七。

“还是灵兽?灵兽的话应该总是不大,我们还可以战斗的。”另一名大汉也说着,朝周围看去,只是,他们感觉不到有灵兽往这边而来的气息,因此心下很是疑惑,难道顾小兄弟的神识比他们厉害不成?竟能察觉到危险的来临?

------题外话------

票票啊…在哪?今天很坑,来了我姨这里没WIFI,一小屁孩要看动漫,我得让着他看,要不然就哭,好苦逼的感觉啊啊啊,码到现在才码好,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