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7 深潭宝剑!

“谁?”少年诧异的朝周围看了看,没有见半个女人,但刚才那笑声明显是女人发出的,当下,看向同样怔愕的两人:“你们有没听见女人的笑声?”

“不是我们听错?”两人也诧异的相视着,道:“这周围没女人啊!”

少年朝前面走了走,又探了探头看着周围也嘀咕着:“是没有啊!刚才那是真的有女人的笑声,你们也听见了就证明我没有听错,只是,人在哪?”

元天珠中,顾七敛起神识,唇边的笑意还没散去,便取过披风盖在身上,打算睡一会明日再想办法离开。这元天珠当初在轩辕睿泽手中时也不发现出什么,在这些人的手中她相信同样是看不出什么来的,更何况,此时的元天珠没有光泽,如同废珠一般,若换成其他人早就丢掉了,哪里会留着这样一颗珠子。

顾七不再出声,敛起神识,外面的人更是察觉不到她就在这元天珠中,就是有所怀疑,也绝不会想到这样毫不起眼的珠子里会竟有一个空间。

外面的少年和那两个子弟在见到周围没有女子出现时,虽疑惑,但也没再纠结。同时开口道:“六少,你快去树上盯哨吧!要不然三老爷等会见了又会训我们了。”

“知道了知道了。”少年摆了摆手,这才跃上那大树,找了个舒服的地方躺下,随手将手中的珠子收入怀中,翘起二朗腿闭上眼睛睡觉,一副好惬意的姿态。

下面的两人见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站在下面守着,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夜,渐深,林子里阴凉的气息导致夜晚极冷,树上的少年缩了缩身子,被那一阵阵的风吹得寒毛都竖了起来,醒过来后,从空间中取出一件披风披上,却是因醒了过来,睡意再无,便坐在树下往下瞧着。

下面周围,他们家族的人大多围着火堆而坐,互相取暖,周围一些人在守夜,盯着周围的动静,他朝这周围看去,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没有,反而,还有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有些尿急,却见这周围阴森一片,较远点的地方连点光线也没有,想要去解手,却有些不敢去。当下,在树上犹豫了好一会,直到实在是憋不住了,这才跳下树,从下面守着的那两名子弟面前走过。

“六少,你要去哪?”那两名子弟问着。

“咳!”他咳了一声,瞥了他们一眼,挺了挺胸膛:“我要去解手,你们要跟着?”

“嗯,得跟着,三老爷吩咐了,不能让你离开我们的视线。”

“要跟着就跟着,哪那么多话。”他说了一声,衣袖一甩,便迈步往那较暗的地方走去。

两名子弟相视一眼,也跟在他的身后。不怕别的,就怕他出事,这可是他们家主最小的儿子,也是最受宠,却也最难侍候的一位公子爷。

“你们转过去,不准看我。”少年吩咐着,有些小孩子气。

“是。”两人摇头暗笑,便背过身去。

少年在暗处解手后,顿时轻呼出一口气,只是,正打算回去时,却见前方暗处有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一时觉得新奇,便跟了过去。

那后方两名子弟没听见声音,便转过头来,这一看,却见少年正追着一些发光点的东西往前方而去,不由一惊,连忙唤道:“六少,回来!”声音一落,迅速追了上去,想把他带回来。

少年听到后面的喊声,打算回头看的时候,却见前面的那光点跑得更快了,于是顾不得回去,连忙扑上前就想抓住,这越跟,却越远,后面的两名子弟见瞬间没了他的身影,心下一沉:“快!回去禀报三老爷!”

这片森林中危机重重,就是他们也不敢落单在这里面行走,更何况是那只有炼气三阶的六少?若是出了什么事,只怕他们有十条命也不够偿。

而此时,那跟着那光点跑着的少年,也许是因为心中对新事物的好奇战胜了恐惧,竟忘记了害怕,兴致勃勃的追着那少点,看着那东西在前面飞,他不由喊着:“喂,你别跑!你是不是灵宠来的?喂!”

顾七原本在空间中睡觉,但也留下了一缕神识探知着外面,当听到那少年的声音时,睁开眼睛,释放出神识一扫,这一扫,眉头却不由皱了皱。

这少年这是在做什么?自己落单了?夜间竟敢在这里面乱跑乱窜?

正想着,就见前方有一簇光芒一闪一闪的在引着那少年往前而去,看到那光芒,她无声的一呆,开口道:“傻子,快停下,那是鬼火,再追下去你命堪忧。”

“啊?谁?谁在说话?”

突然间传出来的声音吓了少年一跳,他惊呼一声,左右瞧去,也不见有人,可也就在这时候,前面原本离他较远的光芒,竟再度回到他的周围,而且由一变成多束,直至他连眼睛都无法睁开之时,猛感觉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来,隐约中,似有一双如同鬼魅的手爪朝他的脖子扣来。

“啊……”

少年惊吓的声音在这片林中响起,因夜间的寂静,尤其显得这声音的清晰与嘹亮,同时,这声惊呼声也吓得那正寻着少年而来的一众人心头一跳,眉眼中担忧之色更浓。

“我明明吩咐你们看好他的,怎么就把人给看丢了?他若出了事,我定唯你们二人是问!”为首的中年男子沉着声音厉声训着那两名子弟,声音凌厉威严之际,也难掩他眉宇间的担忧。

两名子弟不敢说话,只能垂低着头,心下暗自祈祷着六少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三爷,快些走,只怕六小少爷会出事。”另一名中年男子说着,加快了步伐。

“嗯。”为首那中年男子也知道多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当下也不再训着那两名子弟,迅速的寻着那声音而去。

而在前面那里,少年因惊吓而抱着头蹲了下去,本以为会自己的小命就得交待在这里了,谁知,蹲在地上半响也没动静,待他睁开眼睛一看时,不由呆愕的张大了嘴。

他的面前站着一名白衣飘飘的仙人,因他背对着他,他也只能看到他的背影,而无法看到他的容颜,他一身白色衣袍,衣袂在夜风中轻飘,墨发被夜风轻轻撩起,浑身散发着一股飘逸而绝尘的……仙气。

因此,他从这股仙气中肯定,他就是仙人。

此时,他手中握着桃木剑,剑上剌着明黄色的符纸,瞬间就将那前面最大的一簇光束给灭了,而在那桃木剑剌向空气之际,竟发出了一声尖锐而剌耳的凄厉鬼叫声。

“呜……啊……”

那仙人潇洒的身姿带着飘逸,出手凌厉而果断,瞬间便将那周围的从光束中冒出一的狰狞鬼面给灭了,看得他心头一阵热血澎湃,又眼更是直冒崇拜的光芒。

太厉害了!他一定要让这仙人收他为徒,这样若是学到他的本事,他老爹还有他叔叔和哥哥他们一定会对他刮目相看的。嗯,这主意不错,他打定了要拜这仙人为师!

顾七在清理了那些鬼魅后,便收回桃木剑,同时转身看向那正蹲在地上傻笑着的少年,看到那少年脸上挂着的傻笑,她挑了挑眉。

而少年在看到仙人转过身来,那绝世无双的容颜时,更是呆了呆,惊叹出声:“哇!好美!”

“站起来。”顾七看着那蹲在地上的少年,淡淡的说着。

“是。”一向谁的话也不听的六少,竟乖乖的站了起来,讨好般的看着他:“仙人,你收徒吗?”

顾七睨了他一眼,走上前,在他泛着亮光的目光中,伸手取出他怀中的元天珠,掌心灵力一运,那颗元天珠便消失在她的手掌中,因是契约的珠子子,是属于她的东西,珠子中溶入了她的鲜血,因此,她可以将珠子收在体内,但,当她要进入元天珠时,珠子却不能跟着她一同消失。

“仙人,这是我的。”少年一见顾七拿的是他从鸟窝里捡来的珠子,连忙说了一声,却不敢从他手中抢回。

“这是我的。”顾七淡淡的说着:“是那只小鸟把它叼走,才被你拿了。”说着,转身便往林中走去,却在走了几步后一顿,回头扫了那紧跟着的少年一眼。

“跟着我做什么?你族人已经来找你了,快回去。”

“仙人,我想拜你为师,你收了我吧!”他跟在旁边,如同一只小狗般讨好的看着顾七。

“我还没资格收徒,再说,我也不是仙人,你不要再跟着了。”

“仙人,其实我很聪明的,你收我当徒弟的话不会有错的,我学东西很快的,我老爹都是这样说的。”

顾七边走着,边听到少年家族的人正往这边而来,一边还在喊着,见此,她瞥了身边的少年一眼,道:“你不跟着回去?可知在这片森林里稍有不慎便会身亡?回你族人身边去才能保证你的安全。”

少年见状,正打算开口,谁知突然间被身边的仙人用绳子捆住,看着那仙人脚尖一点,轻飘飘的跃过树枝,下一刻,他整个人就被拉了起来,吊在半空中。

“啊!仙人,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啊!”少年惊呼着,脚不着地的在半空中乱晃着,看着那仙人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树干上,转身便离开,不由的大喊着:“放我下来啊!你别走。”

顾七踏着步伐轻盈的离开,一眨眼,便没了她的踪影。

也在她走后不久,寻着声音而来的那一家族人员们看到少年被吊在树上,顿时一惊,为首的中年男子更是惊呼着:“小六,你怎么样?有没伤着?”

“三叔,快放我下来。”少年在半空中踢着脚,身形荡来荡去的,脚不着地。

“快!解开绳子。”

不多时,少年被放了下来,谁知,他绳子一解开,竟拔腿就要追着顾七离开的方向而去,幸好被那中年男子扣住:“小六,你要做什么?”

“三叔,快放开我,我去追仙人,求他收我当徒弟啊!”他挣扎着,想要挣脱开他的手,谁知他却扣得紧紧的,他根本就挣不开。

“胡闹!”那中年男子喝着:“这幽暗森林岂是你可以随便乱闯的地方?若是出了什么事,我如何向你父亲交待!”

“三叔,你不知道,那仙人很厉害的,刚才要不是他我早被那鬼给杀死了,还有……”他说着,正待再说下去,却见他的脸色越发的黑沉,那目光凌厉而威严的,一时间,那要说出口的话不由的咽了回去。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一个人害大家多担心?你已经不是小孩了,做任何事就不能学会三思而后行吗?你父亲让你跟来是让你历练的,你说说你,从第一天进入这幽暗森林开始,你给大家惹了多少麻烦?”威严的声音带着怒意,中年男子凌厉的目光直视着他,看着他垂下头去不再开口,这才问:“救你那人呢?”

闻言,少年再度抬起头来:“往那边走了。”他指着顾七离开的方向:“三叔,要不要追?我还没谢谢那仙人呢!”

那中年男子看着那一方向,沉声道:“追?你是嫌命太长了?”扫了他一眼后,道:“回去休息!”

少年见状也无奈,已经不敢再惹他生气,当下也只好跟着他们走,一行人,再度回到原地休息的地方坐下休息,而这一回,少年则被那中年男子亲自看守着,以防着他又弄出什么事情来。

另一边,顾七寻着丫丫而去,也许是因为隔着太远,探查不到她它如今在哪,于是,她重新回到那水潭边,而且那水潭里面的诡异,她还没弄清楚,那样悬着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由于天色较暗,森林里看起来又到处一样,她在转了许久,直到天色渐亮之际才到那水潭边,她在运起灵力之后,纵身一跃入了水中,往那下方游去。

越往下,那股感觉又再度上来,也许是因为已经反复试了很多次,她能感觉到虽然依旧被那股威压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但至少不会再像原本那样难受,只是,再深一点,那隐隐在深潭之底那里,闪烁着点点光芒的那里,隐隐的,似乎有着什么存在着,想再看清楚,却因无法再进入而迅速掠出水面。

“咳咳!”她轻咳一声,有些气喘的坐在地上,看着那平静的水面,想着刚才所见的那一幕,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会有那样强大的威压?越是靠近,竟能感觉到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让她无法再靠近半分。

“七七!七七!大事不好了!”

丫丫还没到,顾七就已经听到它尖锐而沙哑的声音。正诧异于它的出现,就见它飞扑了过来,气喘不停的停落在她的面前:“七七,老娘刚回来的时候看见那些十二名佣兵大汉被人抓住了。”

顾七微怔:“那黑虎佣兵团的人?你从哪里见到的?他们的实力并不低,怎么会被抓,对方多少人?”

“没错,就是他们,就是那脸上身上都有刀疤的那些大汉,老娘回来时看见了,他们全被绑在树上,还都昏迷着,身上全是伤,抓了他们的那些人有一部分是那天那些佣兵,还有的一些没见过,但是感觉很强。”

听到这话,顾七敛下了眼眸,那十二名佣兵的实力都在筑基期之上,还有一点就是,那十二人的战斗力应变能力都极强,能将他们十二人制住的人定不简单。

“七七,我们要不要去救他们?”

“他们帮过我,既然他们有难,我又岂能见死不救?”她轻声说着,顿了一下,目光落在那深潭处:“只是,盲目的冲动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那怎么办?”丫丫歪着头看着她。

她深吸了口气,再度站了起来,道:“丫丫,我要去这潭底,你帮我。”

“啊?老娘不会水啊!老娘下水准淹死的。”它拍着翅膀,迅速退后。

顾七灵力一运,结了一个僻水结界便走了下去,同时将它带在身边,道:“下面的威压太过厉害,你帮我挡掉一些,我可以去拿那下面的东西,我感觉到,那定是件宝贝。”

一听这话,丫丫也来了劲,尤其见下了水也不湿衣时,更是兴奋:“七七,这几天你学了什么?怎么身上下水不湿?那水都避着你来的?那水潭下面真的藏了宝贝?是什么?你看见了吗?”

“还没。”她说着,往下游着,果然,有金乌挡着威压,折射到她身上来的威压气息不弱了很多,潜到下面深处,已经不见了上面的光线,下面很暗,她只能拿出夜明珠照明着,当看清那下方的东西时,不由微怔。

是一把剑?

“七七,那是剑?”丫丫的声音也从神识传入她的脑海。

“我去看看。”她游了过去,拿着夜明珠照明着,那插在石头上的剑长满了青苔,青苔与水草相互交缠着,只看出了是剑的外形,若不是潜了下来,根本无法看见这里有这样一把剑。

由于青苔与水草太多,无法看清那把剑,她便伸出手打算将那剑拔出来,却不料,手一触到那把剑时,一股千斤的力道猛的一吸,让她无法松开手的同时也拔不出那把剑,手中握着的剑也在隐隐的颤抖着,她甚至能感受到就在水中也有震感。

“呀!呀!七七!怎么回事?”丫丫一惊,爪子紧紧的抓住顾七的肩膀,以防被震了开去。

顾七握着剑的手被震得有些麻,本能的一收手,却在下一刻手不由自主的被吸了过去,手指划过那剑身,一道鲜血渗出,被那把剑吸了进去。

“呀!七七!你流血了!”

“没事。”顾七说着,目光则落在那把剑上,在水中,鲜血没有化开,反而顺着那剑身滴落而后被吸收,也在下一刻,剑身颤动了一会继而停下,无论是上面还是水中的那股震动感也消失,恢复了平静。

见状,顾七再度伸出手,这一回很容易的便拔出了那把剑,但在那把剑拔出之际,水流却在猛然转动着,如同一个旋涡一样,她一惊,迅速带着丫丫掠向水面,也就在她整个人掠出水潭之时,那下方只听轰隆的一声巨响,紧接着便也平静了下来。

“丫丫,你怎么样?”她看向一旁的丫丫。

“没事没事,这点小意思,老娘才不怕。”它拍着翅膀又飞了起来,跃上枝头后又落在石头上:“这水潭下面好像塌了啊!”

“嗯。”她应了一声,清眸看着手中的剑,青苔与水草缠在剑身上,剑柄处则精雕细刻,上面有着一轮弯月,以及三个字,清风剑。

“清风剑。”她轻声低喃着,也在这一刻,手中的剑似有感应一般,竟动了动,似在回应着她的话,让她见了更觉新奇,尤其是在她手中运了灵力气息之后,剑身上的青苔与水草都落下,取而出现的是那锋利而泛着寒光的剑身。

“真是把宝剑。”她赞叹着,难怪刚才感觉到那股肃杀之气,剑本是凶器,有肃杀之气十分正常,只是,不知这把剑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被藏在那水潭深处。

丫丫看着那把剑,撇了撇嘴:“原来只是一把剑,老娘还以为是什么呢!”

顾七只是淡淡的笑着,因为她发现这所剑似乎能与她心神相通。正想着,站起身拿着剑正准备收起来,便见那把剑光芒一闪,竟变成一条白丝带束在她的腰间。

见此,她心更喜,对丫丫道:“走吧!我们先去看看是什么人抓了黑虎佣兵他们,再想办法将他们救出来。”她可不认为以她自己的战斗力就能救出那十二人,更何况,对方若是筑基期的修士,又是成群的,她根本毫无战胜的可能,毕竟以寡敌众太不明智了。

“这边这边,离这里还有好远的路。”丫丫拍着翅膀,道:“七七,飞着去吗?”

“这里面树木太茂盛不太适合御剑而行,没事,用步伐瞬移就好。”她说着,让它停在她的肩膀上,这才往它所说的方向掠去,步伐一移,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的掠过,眨眼间便不见了踪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