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6 赠物!

她心一惊,脚在水里被扣住动不了,当即沉下身去,想挣脱掉那扣住她的人,只是,在水里的攻击少了杀伤力,她的另一脚踹去的同时,手从空间戒指划过,拿出匕首狠狠的剌向那下方的人,虽没看见人影,但当匕首剌入时,水中却有鲜血化开,见此,她眸光更冷,整个人潜了下去,匕首的攻击就围着身边近距离剌去。

脚下的束缚一解开,她第一时间便想先离开水里,毕竟,在水里的攻击力量都用不上,也看不见那人到底是谁,水中纠缠于她不利,迅速离开水里陆地上的攻击她才能以近身博斗。

只是,没想到的是,就在她游向岸边,一脚刚迈上之际,颈部猛然被重击了一下,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七七!七七!”丫丫看不见她,在那迷雾之中,似有什么阻隔着一样,一直飞不进去,原本就在前方不远的地方,但飞了好久,转了好几圈,也一直没能飞过那股迷雾。

而在此时,那迷雾之中的岸边,那隐身的修士在伸着手欲去碰倒在地上的顾七时,突然间,一道凌厉的气刃声划过空气,咻的一声,以着闪电般的速度射进了那修士的手。

“嘶!啊!”

那修士痛呼一声,猛然缩回了手,看着垂落身侧被水珠划破剌入的手,那里,鲜血如泉水般涌出,滴落地面,渗入泥土,浓郁的血腥味随着轻风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是谁?”

那修士目光阴狠的朝周围扫去,那没受伤的手迅速捂住手上的伤口,浑身阴寒的杀气在这一刻顿现。

此时,水帘后面,白衣男子盘膝静坐着,平静无波的目光透过水帘,落在那地上昏迷过去的顾七身上,清淡平静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邪修?”

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已经从那水帘中掠出,不等那修士开口,白色的衣袖一拂,似有凌厉风刃掠过,下一刻,那修士连看都没看清那人是谁,心脏丹田处便已经出现了一个血洞,整个人身体一僵,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至死,双眼也瞪大着,微张着的口那一句话还没说出,就已经断气。

一名初入元婴之期的邪修,就这样被他瞬间秒杀了,无需多余的招式,只需一招,他便可取对方性命,而这个人,便是华山仙门中的沐泽仙君。

他从水面掠过,白色衣袍倒映在水中,似踏着轻风缓步走向顾七,步伐悠慢中带着飘逸,如丝的墨发垂落披散身后,还是那样令人看不清的面容。

在顾七的身边停下,平静如水的目光静静的落在她的身上,见她气息平稳,人无大碍,但身上衣衫尽显,身体曲线玲珑顿现,手一挥,一件衣袍披落在她的身上,盖住了她身体的曲线,转身离开之际,步伐又似一顿,再一件物品飞了过来,落在她的身边,同时,似用什么弹了她一下。

飘逸的身姿往林中掠去,只见一抺白影,不见其人面容,眨眼便无了踪影……

周围弥漫着的烟雾也在那名邪修的死去后随着散去,顾七只觉身体一疼,整个人也苏醒过来,当看到身上盖着的白色衣袍时,微怔了一下,再见,旁边还放着一本结界阵法的书藉,更是一怔,朝周围看去,除了旁边那刚死不久的修士之外,不见人影,只隐隐听见有急急的脚步声正往这边而来,以及丫丫的叫声。

她起身,迅速换下身上湿渌的衣裳,取下那修士的空间戒指,丢进元天珠中,这才快步往外走去。

“就在前面,前面好多雾,老娘进不去,我家七七也没应老娘,也不知会不会出事了,你们倒是走快点啊!要是来不及救我家七七怎么办?”它焦急的尖着声音叫着,拍着翅膀往前飞。

“这哪有什么烟雾?不会看错了吧?这一带我们刚也没见有人过来啊!”一名大汉说着,疑惑的朝周围看了一眼。

“呀!呀!七七!七七!”丫丫看到那前面熟悉的身影,当即兴奋的尖叫起来。

旁边十二人也看到了顾七朝他们走来,只是,当看到他时,不由的怔了一下,暗赞一声,好个俊美的少年啊!这等容颜,世上少见,这等气度与风姿,更是绝对非凡。

“我没事。”顾七摸了摸扑进来的丫丫的头,笑着对那十二名佣兵道:“让各位担心了。”

“呵呵,没事就好。”佣兵头子沉着声音笑说着,目光看着顾七,觉得这等容颜只有女子才有,但,观此人眉宇间透着英气,举止间更是透着洒脱与随意,倒看不出有一丝女子的扭捏之态,便也没再多想。

顾七笑了笑,看着他们十二人,道:“多蒙各位相助,还没正式介绍一下,在下顾七,独自一人在这林中历练,这是我的灵宠丫丫。”

“呀!呀!没错没错,老娘就是丫丫。”它拍着翅膀得意又骄傲的仰起头。

“原来是顾小友,幸会。”为首的佣兵头子看着顾七道:“我们是一队佣兵,同行都叫我们黑虎佣兵团,这一次是来这林中出任务的,我是黑虎佣兵团的老大,名唤黑虎。”说着,他又道:“顾小友独自一人在这林中历练,无人相伴,有个什么事也没人帮忙,可要跟我们一道?”

闻言,顾七一笑,拱手道:“多谢黑虎老大了,我想独自历练,也可煅炼一下自己随机应变的能力与战斗力,今日多亏你们相助,虽说要分道而行,但毕竟也在这森林里面,我相信,若有缘一定会再见的。”

“哈哈,也好,顾小友这胆量,确实不错,胜过同龄人多多,哈哈哈。”他大笑着,拱手道:“如此,那我们便先告辞了,顾小友,保重。”

“各位,保重。”她也拱手一礼,目光看向这十二个长得凶神恶煞,却甚是友善的汉子们。

看着他们离开,往林中而去,她则回身看了身后的深潭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与不解。是谁救了她呢?又是谁,留了一本结界与阵法的书藉给她?

“呀!呀!七七,刚你出什么事了?老娘叫了你好久都没应,险些吓死老娘了。”丫丫停落在她的肩膀处,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潭处:“老娘闻到有血的味道。”

“嗯,刚才险些出事了。”她轻声说着,收回思绪,道:“那边有具尸体,你去烧了吧!”

“呀呀!好。”它尖叫了两声,拍着翅膀往前而去,看到那倒岸边的尸体时,还能感应到对方身上的些许气息:“七七,这是元婴强者?”

“正是元婴强者。”

“呀呀呀!谁这么厉害?竟能一招秒杀元婴强者?”它兴奋又八卦的看着顾七:“七七,你刚在泡澡?岂不是被人看光了?呀!呀!”

听到这话,顾七神色连动一下也没,淡淡的道:“你以为元婴修士那么好进?这死去的邪修应该是靠女子精气为进阶基本的,那是阴损的事情,邪修的话,最多也就只能到元婴巅峰之期,除非一些用了什么偷天换日的法子才能避过天谴,得以再进阶,至于正派的修仙者,能进入元婴之境的人,多数六根清净,看破世情,才能进入元婴之境,就算是一个女子不穿衣服站在元婴强者面前,元婴强者的心也不会起涟漪。”

“呀呀?那将来你进入元婴之境,也会这样?那美男呢?他也会这样?”

“心中有情,问的便是情道,心中无情,问的便是无情道,据闻,进入元婴之境可是与金丹之境不同的,进入元婴之境天道会问道,这也会根据各人的情况而有所不同,你以为,道友之称由何而来?”

丫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那我们现在去哪?”那尸体已经被它一把火烧了,如今只剩下一捧灰,就算是被人发现,也看不出这被烧成灰的人到底是谁?

“先在这里呆几天吧!”她看着周围,站在这水潭边,目光掠过水面落在那倾泻而下的水帘之外,道:“丫丫,你去那边看看,那水帘后面有没石洞。”

“好。”它应了一声,飞过前方,来到那水帘处瞧了瞧,见里面真的有个石洞,便回头尖着声音对顾七喊着:“七七!七七,真的有个洞。”

闻言,她眸光微闪,下一刻,提气往前掠去,脚尖在水面上踏过,飞身进入那处石洞。只见,这洞口并不深,在水帘的阻隔下仍能看见外面湖面的景色,而从外面,却看不见这里面,因为这里面背没对光,视线因此有些偏倚,在这洞中,也许是因为水的缘故,石洞中很是清凉。

“丫丫,你可以去林中转转,过几天再回来也行,我在这里修炼,三天后再走。”她坐在里面交待着。

“呀!好,那老娘去林子里看看,先给你探探路。”它尖着声音说着,这才拍着翅膀离开了。

在它飞走后,顾七拿出一枚丹药服下,闭上眼睛调整着体内的灵力气息,带引着体内的灵力气息运转着……

待她再度睁开眼睛时,已经是次日的清晨,光线斜斜的照落在水面上,水声哗哗的响着,风的声音,鸟虫的声音,在这清晨间甚是悦耳。

她轻呼出一口气,感觉神识又再大了一层,一些细小的东西也都能注意到,原本进阶的筑基气息也平稳了下来,她飞身出了洞中,脚尖掠过水面,身形一转,落于地面上。

神识感应,丫丫并不在周围,于是,在她活动了下筋骨后,便取出那本阵法和结界的书,边看边研究着。书中记载详细,一些复杂难懂的地方还有做了批注,她学起来倒是容易。

她并没有一下全学,只是挑了一防护结界和一个五行八卦阵学着,凝结结界以灵力气息,而阵法则要布阵,专注的研究着,试着调动灵力气息凝结结界,时间也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也许是因为复杂的地方有批注,她学起来异常的快,不到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将那阵法和结界学会了,于是,再度往下翻,看到一个僻水结界时,也不由学着那上面所写的,试着凝聚灵力气息,用灵力气息凝聚出一层防护罩,保护着身体。

她低头一看,身上在结界凝结之时出现一层淡淡的光芒,只是一瞬间便消失了。见此,她再度练习着,一遍又一遍的试着,直到,身上的那股淡淡的光芒能在身上停留久许时间时,她才试着将一只脚伸着水潭之中。

入眼所见,脚在水中,却不沾水,心下觉得新奇,便再将手也伸进去拨了拨,能碰触到水,也能感觉到水的存在,水却不沾手,不湿衣裳不沾身。

结界的奇妙,让她有了探究与新奇之心,同时,也将那书本一页页的翻过,从中找出一些觉得有趣也有用的结界,在那一遍遍的练习着。

当天色渐暗之时,她用那僻水的结界潜入潭中,想抓点鱼上来烤着吃,可当潜入之时才发现,浅处的水很清,可见沙石,但那深处的水却不见底,也没有鱼游过,因有僻水结界护着身体,身上衣服也没湿,见没有鱼打算上岸时,却见那深潭之处似有什么闪动着,一点点的光芒,如同天上的星星。

这深潭之中怎么会有光点?

心下疑惑着,便往里面潜了下去,只是,感觉越往下面,越觉得呼吸困难,似有一股强大的引力在下面镇压着,让她无法靠近,也无法喘息。

实在憋不住气了,便迅速往水面上游去,上了岸坐在边上大口大口的直喘着气,到了这上面那股威压便消失了,在水底下面深处,那股威压太过强大,让她根本无法喘过气来。

哪怕是对着金丹修士,她也不会这样,那下面到底是什么?怎么会有那样强大而摄人的气息?

明知若是再探下去,也许会有危险,但,触到一个边,不去下面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又感觉有什么堵着一样,不上不下,甚是难受。

休息了一会,再一次的调着气息往下潜去,却依旧在进入那深潭之中时,又有那股胸闷而压抑的感觉,想要再往下潜,那股感觉更甚,直至憋不住才游了上来。

就这样反复试了十几次,眼见天色已暗,她气喘不已,身上灵力气息消耗得也厉害,仍无法潜入那下方,想了想,便取出元天珠放在一不起眼处,神识一动,再闪身进入元天珠中修炼。

如果说进入筑基于她有什么好处,那最大的好处莫过于她终于可以自由进入元天珠内吸收那源源不断又纯净的灵力气息,而且,在里面修炼的话,实力的速度提升得更快,灵力更为的充沛。

那颗元天珠放在草丛中,看着也就是一枚不起眼的珠子,毫无光泽,估计就是有人见到也不会去捡,更不会有人想到,这颗元天珠原是华山仙门的镇门之宝。

只是,事情往往总有一些出人意料,这里没人经过,却有一只黑色的鸟儿飞来,叼起了那颗珠子就走,飞到了它的窝里,将那枚珠子放在里面,而在那窝里面,除了这一颗元天珠之外,还有一些会发光的石头,将那个鸟窝装饰得闪闪发亮。

在元天珠中的顾七只感觉有些微晃的感觉,睁开眼睛一看,神识外往探去,却是额头划过几道黑线,嘴角也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

动了动,打算从元天珠中出来之时,却听外面有声音传来。

“这鸟窝里放了不少各色石头,咦?还有一颗珠子,不过,这珠子好难看。”说话的是一名少年,他拿起那颗元天珠对下面的人喊道:“这里没鸟蛋,只有一些石头和一颗破珠子,也不知这是只什么鸟的窝,怎么净放些这东西?不能填肚子也不能用。”

“是有一种鸟有这种收集的习惯,什么珠子拿下来我瞧瞧。”较为年长的中年男子说着。

“二叔,接着。”少年将手中的珠子往下抛去,元天珠中的顾七只感觉一转,当即,收回神识,这才不用随着元天珠的转动而转动。

只是,想到此时这珠子在别人手中,她要出去又不能出去,不由的皱了皱眉。

麻烦。

“这珠子没什么用的,既不值钱,也没用处,扔了吧!”那中年男子说着,打算扔掉之时,那少年连忙喊住:“别啊!留给我把玩也行。”

闻言,那中年男子这才将珠子扔给他,语气深重的说:“在这里面要时刻提高警惕,不要疏忽了,偶尔的一个疏忽也许就会要了你的命,你父亲既然让你跟着来,你就要收起玩耍的心思,这幽暗森林可不是儿戏的地方。”

“嘿,三叔,你不要像个老头一样喽嗦不完,我知道的,要不是在家被父亲念得心烦,我才不跟你来这里。”少年把玩着手中的珠子,一边抱怨着说:“这里什么也没有,就是找不到吃的东西时还得饿着肚子,昨天居然就让我咬那树枝,我这才进来多久?都快瘦得不成样了,本以为能掏到几颗鸟蛋来吃,谁知那只鸟儿却不下蛋,反而收藏着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

在空间中的顾七一听,不由的有些失笑,看来,是个被家里宠惯的公子哥。想着现在一时半刻也不能出去,便在里面倚着,看着外面那少年与那中年男子在说着话。

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以及人数成员来看,应该是一个出来历练的家族,这幽暗森林据说除了有灵兽之外,还有不少值钱少见的灵药,只是,越是珍贵的东西,越在森林深处,也越危险。

“这点苦都吃不了,你还能干什么事?”中年男子不悦的扫了他一眼:“肚子饿时,别说是树根,就是树皮你也得吃下去,你若在这森林里没点进步,回去之后定将你丢进炼堂!”

“啊?三叔,不要啊!那炼堂哪里是人呆的地方?”少年一听,顿时苦哈着脸。

“放肆!什么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们家族中的精英,哪个不是从炼堂出来的?也就只有你一直被捧在手心当宝,要不是母亲一直护着你,宠着你,你也不会到今日还只是一名炼气三段的修士,若是吃不得苦,你如何能成为人上人?今晚就你守夜,不准偷懒!”

“三叔……”

“不用再说了。”中年男子挥手示意着旁边的两名族中子弟:“你们看着点他,不要让他离开你们的视线,就是上大也得找个人跟着,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我唯你们是问!”威严低沉的声音带着厉色,让那两名子弟不敢不应。

“是。”两人心下暗叫了声苦,谁不知这六少爷最难缠了?三老爷虽然对六少爷厉声厉色,可这爱护他的心,就是他们也能感受得到,也只有这六少爷才不懂几位老爷的苦心。

“上大也得跟着?那上小不得盯着?”少年怪声怪气的说着,撇着嘴,小声的嘀咕着:“被人盯着我还大得出来?”

“六少,你就别说了,这位置给你吧!在树上正好可以看到周围,比起下面守夜的好多了。”两名子弟说着,指着那一棵大树上面的那位置,至少,可以坐在上面守着,不用总站着,他们也算关照他了,谁让他总是这么让人不省心呢!

“算你们俩识相。”少年拍了拍他们的肩膀,凑近他们的耳边,压低声音道:“等回去了,本少请你们去春花楼放松放松怎么样?”

两人一听,顿时退了一步:“六少,你就别再来这一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家主可是下了命令,族中子弟要是逛青楼,可是要挨板子的。”

少年不以为意的说着:“切!我带你们去逛,我老爹又不会知道,再说,咱们偷偷去。”

“不用了不用了,六少的好意我们心领就是。”他们才不敢去坏这个头,就算被抓到了,就是他没事不用挨板子,他们也得挨板子,挨板子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用那种方法挨板子,实在是太羞于见人了,就是借给他们十个胆,他们也没想去坏这规距。

元天珠的空间中,听到少年的话的顾七,不由的摇了摇头失笑,却不料神识没收回,一时不察,笑声传出外面。

------题外话------

推荐连玦玄幻新文《神医废材妃》

她是世家云七小姐,经脉全毁的超级废材,心比天高,脑是草包,被堂姐设计群殴死。

她是帝国古武天才,冷漠狠辣的杀手之魔,被害身亡。

穿越而来,从此草包也风骚!

超级废材?

修得逆天神功,成绝代神医,控天火,驭万兽,名动四方,睥睨群雄,这也叫废材?你眼是瞎了还是长在头顶了?!

某日闲来无事,她坐山打劫: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异宝来。

他是神秘的腹黑邪王,却隐匿成宗门公子。

路遇打劫?他腹黑一笑:劫财多没意思?不如劫个色!

从此狠辣妖孽的她,与无耻黑心的他,相爱相杀,天地颤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