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5 完美筑基!

“不是我主人难道是你主人?”丫丫瞪着那下面的大汉,心下有些担心,担心这些人会对它主人出手,看这些人的样子,实力可不低,若真动起手来,只怕它自己护不她啊!

而此时,那十二名佣兵汉子相视了一眼后,朝那被蔓藤包围着的人看去,依稀只看到那里面的那人看起来很是年轻,但脸上似乎还带着血迹,看不清容颜,此时看这空气中的灵力涌动,也感觉到那人也确实只是一名正在筑基的修士而已,一名炼气期的修士敢进这幽暗森林,这股胆量与魄力就让他们敬佩不已。

“大哥,这人正是进阶,这样纯净的灵力气息只怕会引来这林中的一些金丹强者,到时估计这修士就麻烦了。”一名佣兵大汉开口说着,目光落在那蔓藤中的顾七身上,对这个修士他很是好奇,炼气期的修为怎么就敢进来?而且还是自己一个人?难道就不怕进来送死?

“嘿,大哥,这小子倒是好大胆,单枪匹马也敢闯这幽暗森林,这实力看着也不是很强啊!不过,那些风狼是不是就是仓一个人杀的?要真是他自己一个人杀的,这身手倒是厉害。”

“就是,几十匹风狼呢!就是我自己也不敢说能一人全宰了,不过,你们说那小子难道就没受伤?杀了那些风狼后还有进阶?这倒是稀奇。”

“我去瞧瞧那蔓藤里面的是怎么样的一个小子。”另一名佣兵大汉说着,迈着步伐就往前走去,却在迈了前几步时,猛然往后一退。

“呼!”

“该死的!那只乌鸦竟然还会喷火!”那大汉摸了下胡子,怒瞪了那枝头上的丫丫一眼,又迅速回头,问着身后的兄弟们:“我这胡子烧了吗?怎么有股烧焦的味道?”

“好厉害的灵宠!”那为首的汉子诧异的看着树头上的丫丫,刚才从它嘴里喷出的那火焰,少说也有三四米远吧?一只灵宠竟能喷出这样大的火焰,不得了。

“老娘警告你们,你们要敢再往前走,可就不是只烧掉你们胡子了。”丫丫站在树枝拍着翅膀,尖着声音对他们威胁着。

“你不要担心,我们没恶意,若真要对你主人动手,也不会等到现在了。”那为首的佣兵汉子笑了笑:“我们只是有些好奇,毕竟你家主人的灵力气息很是纯净,而这肌纯净的灵力气息能引来我们,自然也能引来别人。”

“哼!我家七七才不用你们担心,她很快就会进阶完成了,你们最好不要再走近,否则,别怪老娘不客气!”

“怎么可能,进入筑基期最快也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吧!我记得,有人筑基最久的可是用了整整一年,看这里风狼的血迹还没干,就知道你主人到现在也才筑基不到几个时间,就算他是天生灵体,也不可能那样快的进阶完成,再说,这筑基期可是迈入修仙行列第一个大门槛,有的修士可是用了一辈子的时间也无法迈过这个门槛,你主人看着应该还没三十岁吧?”

“什么三十岁!我家七七哪有那么老!她再过两个月才十六岁!”丫丫嘴快,一听他们竟说它七七三十岁那么老,顿时就不满了,却没看见,在它说出十六岁后,那十二名佣兵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再变。

十六岁?十六岁筑基?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他们当中筑基最快的也上了二十岁,这哪来的妖孽竟十六岁就筑基?

十二人心头震了一震,看着那被蔓藤包围着的身影,这少年,前途无量啊!

“老大,你快看,他好像真要的筑基成功了!”一名佣兵汉子惊呼着,惊愕的看着那蔓藤中迅速涌上来的灵力气息,因那灵力的涌动,那蔓藤交错的速度也加快了,他们都有感觉到那蔓藤的球里面强大而充沛的灵力气息,筑基的气流以及波动让这周围的草木也以着诡异的速度在生长着,看得他们惊愕不已。

就算是木属性的修士,进阶也不可能让周围的草木加快生长速度吧?而且,他们也在道上跑了很久了,可不曾听说过哪个木属性的修士在进阶时有让草木加快生长,如今看到这周围的异象,他们只知道,这少年,定不是普通人。

在蔓藤中的顾七并不知道外面那的情况,她整个人只感觉被一股纯净而浓郁的草木气息包围着,那种如同新生的感觉,让她整个身体的毛孔都张开了,吸收着那一股纯净的灵力气息,周围蔓藤是自然而然的编织而成,形成的一个保护罩,让她在这里面进阶,只感觉很安心。

只是,她所不知道的是,较近处的一伙佣兵也正往这边而来,那一伙佣兵因离得比较近,比那几位金丹修为的修士还要快一步的来到这里。

树上的丫丫歪着脑袋瞧着,看一那不远处急步而来的佣兵时,连忙喊着:“不好了!不好了!那边又有人来了!”

十二名佣兵相视一眼,其中一人趴在地上一听,一边道:“东南方向,约三四十人,步伐整齐,应该是训练有素的佣兵。”说着,迅速站了起来看向那为首的佣兵头子:“大哥,怎么办?”

“护吧!”那佣兵头子沉声说着,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入十一人的耳中:“这少年正在筑基,又没人为他护法,既然我们碰到了也是有缘,就护他一护,让他能安全筑基吧!”

“好!我们听大哥的!”十一人异口同声的说着,当即在为首那汉子的一个手势之下,迅速散了开去,埋伏在周围的草木中。

“乌鸦,你看着办吧!”为首那人对树上的乌鸦说着,便也藏到了离那蔓藤球最近的一处地方。

“老娘有名字的,老娘叫丫丫!”它尖着声音叫着,盯着那些藏好的人,眼珠子转了转,有些奇怪,这些人为什么要帮他们?

“快!就在前面了!”那草丛中急步而来的一行佣兵步伐匆匆,感觉到前面的为力气息越发的浓郁,内心也越发的兴奋,这样浓郁又纯净的灵力气息,是不是那进阶的人有什么宝贝?

当急步而来,拨开草丛的那一刻,却有些愕然,浓郁的血腥味扑鼻而来,还有那凌乱的风狼尸体,一只只都被砍杀,死得不能再死。

几十头风狼死在这里,难道是昨夜里那不断的狼嚎叫声?是什么人将这些风狼杀死的?

“团长,快看,那里有个奇怪的藤球!”

“里面好像有人!”

听到那佣兵成员的话,那佣兵团长示意了一下:“你们两个上前去看看。”

闻言,两名佣兵成员顿了一下,却仍硬着头皮上前,却不料,他们还没靠近那个蔓藤,突然间一簇火焰便窜了过来,喷在他们身上迅速的窜起。

“啊!”

“佣长!救命啊!”

两人猛的扑向地面,在地上滚了起来,想扑灭身上的火焰,却发现那火焰根本扑不灭的,佣兵中有水属性的人迅速的用水往他们身上泼,却发现水根本起不到效果,反而越烧越厉害,两人也从最初的惨叫到最后的奄奄一息,身上的烧焦味道在这林中弥漫而开,看着他们两人活生生的被烧死在面前,剩下的那些佣兵们一个个脸色顿变。

“呀!呀!呀!”

“乌鸦!”

听到乌鸦的叫声,那些佣兵的脸色白了又白,乌鸦!乌鸦现,那可是会出事情的!听到这乌鸦的叫声,他们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股不安,感觉,要出事了。

“乌鸦怎么了?老娘是乌鸦怎么了?头发短没见识的人,有见过老娘这样美丽动人的乌鸦吗?”

“嘶!啊……”

突然间,后面的佣兵们瞬间传来惨叫的声音,前面的人回头一看,见从草丛中窜出的几人正挥着刀攻击着后面的佣兵,而那些面带刀疤的大汉,不是他们的死对头又是谁?

“该死的!给我杀了他们!”那佣兵团长阴狠的声音传出,手中举着刀直指那些大汉,却见,同一时间,从后方又窜出数名佣兵大汉来,那些人挥刀便砍,杀意渗人,一出手竟将对方的人马砍杀了十来人,速度之快,让那站在枝头上的丫丫也忍不住的张了张嘴。

“呀!呀!呀!”

它配合的叫了几声,拍着翅膀看着下面的那些在战斗中的人,那十二名大汉,虽然人比对方少了一半有多,但那身手还真不赖,竟一出手便砍杀了对方十几人,而且对方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

这一刻,它不由的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珠子,有些好奇,也有些不解,这些人为什么要帮她们呢?

那一边,十二名大汉对战着那几十名佣兵,这一边,蔓藤中的顾七正做着最后的冲击,在那蔓藤的结界当中,她只感觉浑身充斥着一股浓郁而强大的气息,全身的气息汇聚一团涌向丹田处,一举冲过了那道一直迈不过的门槛。

“轰!”

“轰隆!”

“轰隆!”

三道惊雷从天空中劈落,打在蔓藤之中,发出巨大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着,隐隐的似有什么在涌动着,直冲上天空,那些正在这片幽暗森林中寻找着的金丹修士们一见,顿时眼睛一亮,纷纷朝那一处掠去。

而在这里,那三道天雷劈落在蔓藤之中,里面的顾七只感觉身体一阵剧疼,那股感觉极快的便过去了,取而出现的是一股如同新生的感觉,周围的蔓藤在下一刻缩回,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顾七,让人愕然得说不出话来。

只见,她一身白衣已经被一身污秽染满,那是从她身体里释放而出的无用气息,也是从体质中清除出来的杂物,乌黑而腥臭,浑身脏乱得不行,根本无法看清她的容颜。

“呀!呀!七七!七七!你好臭,好臭!”树上的丫丫飞了下来,却在闻到她身上的那股气息时飞退了一段距离。

顾七低头看了下自己,也不由的皱起眉头,进入筑基期,身体里无用的,有害的杂质都被排了出来,正常来说一般修士进阶也不会排出这么多,但也许是因为她的灵力气息的纯净,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她并不知道的原因,身体竟排出了这么多的杂质,不过,此时感觉身体很是轻盈,身体更有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在弥漫着。

“走!”那些佣兵团的人见自己的成员被那十二人杀了近一半,再战下去他们也无法杀得了那十二人,因为双方的实力都差不多,想要取他们的命,不急在这一时,没必要在这里搭上他们的性命。

“不要追了。”那十二名佣兵的为首人举起手掌,沉声喝着,示意他的伙伴们无需再追。

“大哥,怎么不趁机将他们这伙人给灭了?”其中一名大汉说着,挥着刀子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们的大哥,饶是他们想要将那些人全给杀了,便他们大哥的话,也不得不听,因此,在他的话一出时,他们没有犹豫的停下脚步,只是不解,为何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

为首的那汉子沉声道:“我们消耗灵力不少,再战下去就算将对方杀了也只会落得个两败俱伤,而此时若再不走,必定有金丹修士寻着气息而来。”说着,看向顾七:“小兄弟,赶紧跟我们走吧!再不走你命堪忧!”

顾七看了他一点,清眸微动,点了下头:“好。”声音一落,迅速的跟着他们一道离开。

也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几名金丹修士也先后来到这里,只是,他们看到的只有那一地的尸体,以及那散发着浓郁血腥味道的气息,还有空气中那股淡淡的,还没散尽的纯净灵力。

就近闻着这样一股灵力气息,其中一名金丹修士眯起了眼,眼中掠过一抺暗光,盯着周围,神识释放而出,朝周围找去,搜查着那人的下落,却发现,两百米之内,根本没有人类的气息,只有动物的气息存在着。

跑了?

这个念头一在脑海掠过,浑身的气息也越发的阴沉下来。旁边的几名金丹修士见了,相视了一眼后,皆没说话,又各自离开。同为金丹修士,但他们却从不相交,反而相看两相厌,他们知道几人都在这片森林中寻找进阶的机会,同时心中也存在了攀比之心,都想看看,谁的实力能提升得更快,因此,此时一没见到想找的人,便也相继着往不同的方向离开。

“小兄弟,前面有一处水潭,你可以去那里洗一下身,换身衣服,那水潭较深,你不要太往里面了,在靠近岸边的地方就好。”将顾七带离开后,那为首的男子指着前方的林子,对她说着。

“好,多谢这位大哥了。”她拱手道谢着,这才带着乌鸦往那前面而去。

“我们就在这里等吧!”那为首的汉子说着,示意众人就地坐下。

靠近水的地方,周围的空气比较湿润,树木杂草也长得比较茂盛,顾七边走边看着这周围,观察着这一带的地理形势,发现这里的地面越走越往下坡,有渐斜的感觉。

“呀!呀!七七,水潭在那里。”丫丫飞在前头,见到前面的水潭,兴奋的尖着声音叫着。

顾七走上前,看了那周围一眼,见那水潭那里的水流是从上而下流下来的,那上方的巨头形成一瀑布的样子,水流倾泻而下,那一处的水流较大,在那倾泻的水流正下方,水流则较为细流,流动也不急,看着水的颜色,似乎,这个水潭还不浅。

“丫丫,你帮我守着,有人靠近十米之内就叫一声。”

“好,老娘知道了,老娘会帮你守着的,不会让人瞧了你的便宜去的。”它尖着沙哑的声音叫着,拍着翅膀飞到枝头上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顾七身上早已难受得受不了,那脏兮兮又恶臭的东西粘在身上,一刻也不想再这样站着,当下,见周围没人,便脱下身上的衣服,走入水中去清洗。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就在那倾泻而下的水流里面,竟是别有一层洞天的,那里面的一个洞中,此时正坐着一名正在修炼的白袍男子,他在听到外面的声音后,缓缓的睁开眼睛,却不料,看见了那前方水中的一幕。

平静无波的眸光如同湖水,静静的,淡淡的,不起一点波澜,看着水中沐浴的女子,雪白削肩露在水面,看着她绝美的容颜,极致诱惑的姿态,他淡漠平静的神情依旧没有变,目光不带一丝亵渎的缓缓闭上眼睛。

水中的顾七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模样早已经落入那水帘后面男人的眼中,她潜入水底洗了洗头,再冒出水面来,一甩那湿渌渌的墨发,水花飞溅而开,在潭面上荡开圈圈水纹。

绝美的容颜,冷艳中透着清贵,雪白的肌肤,以及那优美的雪颈之处令人心神荡漾的锁骨,无一不透着魅惑人心的动人美丽……

水声在流淌着,此时的顾七有些放松,泡在水里心情也一度的得到平静。她身子沉在水中,头往后微微仰起,面朝天空,看着头顶上茂盛的树叶,从那树叶缝中透过,依稀可见蔚蓝的天空。

此时进入筑基期,心微微放松了一点,却不料,她的这一放松,少了警惕之心,却让她置身于危险当中……

在此不远处,茂盛的密林之中,一双泛着垂涎光芒的眼睛正透过重重树叶,如饿狼一般的目光正盯着那水中的顾七看着,看着水中女子绝美的容颜,以及那露在水面的雪白削肩,那优美的雪颈,以及那性感的锁骨,他咽了咽口水,只感觉身体里一阵的火热,一股火热从下腹窜起,让他心痒难耐。

好美!好美的女子!这是极品!极品啊!

他心神皆动,心绪剧烈的起伏着,呼吸也变得粗重而急促,一双泛着垂涎色光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顾七的脸,一只手急切的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药液喝下,而在他喝下那药液后,身体竟渐渐的变得透明,让人看不见他,如同消失了一般。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拨开前面的草丛,隐起身上的气息,一步步的靠近着那前方,虽然看不见他的身影,但被他踩到的杂草却是被压了下去,可以从中感觉到他在这里走过。

在潭中的顾七感觉从刚才开始就有一双让她极不舒服的眼睛一直盯着她,朝周围看去,又没感觉到有人出现,也没有修仙者的气息,她虽如今是筑基期,但神识却远不止筑基期,若是金丹修士的修士在这里,她一定能感觉到的,但显然,这周围没有,难道,是元婴强者?

不,这不太可能,元婴期的强者据说放眼整个修仙界也没有几个,那些仙门中,据说元婴期的修士是他们的镇门强者,一般他们也只在仙门中修炼,极少外出。

那么,是她多心了?

再一次朝周围看去,依旧什么也没有,但,在这样一股感觉之下,她已经没了再泡的心情,虽然说好从她下水潭到现在顶多也就一柱香多点的时间,但,再泡下去难保不会出什么事,尤其是,她是女子之身,若是被人发现,于她没有好处。

想着,打算起来穿衣,但,就在这时,却突然发现水潭周围竟弥漫出一股烟雾,这股烟雾来得诡异,让她连丫丫的身影也没看见。

“丫丫?”她唤着,眉心微拧,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呀!呀!七七!你在哪里?老娘看不见你了!”丫丫的声音传入她的神识中,明显的能听出它似乎有些焦急。

而此时的顾七,脸色越发的沉了下来,脸上的冰冷之气越发的重,泛着清冷光芒与杀气的目光,此时正盯着那前面水潭突然荡开的水纹,那一圈圈的水纹朝她这边而来,明显是有人走了下来才带出的水纹,而,她看不见有人的身影。

“是谁?出来!”

她冷声喝着,身体沉入水中,只露出个头,在水中,她迅速的空间取出衣服在水里套上,可就在她刚穿好里衣之后,那上面的水纹停止不动了,却猛然脚下一沉,似有一双手拉住了她的脚。

------题外话------

看到月票榜爬上第八,妞儿们,再求一下月票,至于明天的更新也许会晚点,但我会尽量,票票快砸过来,给我动力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