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 再现灵根!

顾七静静的站在原地,耳边仍在回荡着,他刚才的轻声叮咛……

风吹树叶动,沙沙的声音传入耳中,让人知道,那看不见,捉不着的风,刚才来过。丫丫停要树梢上,左看右瞧,又看着那站在下面久久没动的顾七,眼珠子转动着,尖着声音叫着:“七七,七七。”

“嗯。”她回过神来,心中有着淡淡的,说不出的一股感觉,有点闷,又有些难受,今日一别后,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到他了。

“七七,我们要进林了吗?”丫丫拍着翅膀飞了下来,停落在她的肩膀上,微歪着头看着她。

“走吧!”她说着,迈步往里面走去。

幽暗森林中,阳光有的地方很充足,有的地方就是正午时分也没有阳光洒落,因此,走在树林中,隐隐的能感觉到那股阴寒之气渗入身体,她走在林中,一边看着脚下的杂草,偶尔能看见一些夹杂在杂草中的灵草。

不知在里面走了多久,只见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色渐暗,夜间走动并不安全,她便找了一棵大树,跃上树上,在周围洒下一些药末,防着那些虫蚁叮咬,身上披着那厚实的披风,在这林子里,也渐渐的感觉到暖和。

丫丫站在树枝盯梢,注意着周围的动静,让顾七可以休息一会,养足精神才好走路,随着夜色渐深,整片林中如笼罩上一层黑布,周围漆黑一片,看不见月色,也看不见星星,只有偶尔一些萤火虫在杂草丛中飞动着,一闪一闪,微微照亮着这片黑暗的幽林。

静,四周围一片的静,越发的能听见那些虫鸣的声音,只是,随着夜色的渐深,林中的气息却是忽变,原本在杂草丛中飞着的萤火虫,突然间不见了,反而传来了一声声,断断续续如哭似诉的声音,凄凄惨惨,幽幽怨怨……

“呀!呀!”丫丫站在枝头,感觉到那股毛骨悚然的气息,不由的叫了两声。

顾七在睡梦中醒来,听着那令人心底发寒的叫声,整个人瞬间警惕的注意着周围:“丫丫,回来。”她以神识唤着,同时收起了盖在身上的斗蓬。

“七七,好可怕的感觉,老娘都被这股阴森的感觉吓得小心肝乱跳了。”丫丫回到她的身边,站在她的肩膀上,同样以着神识说着,此时,它的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也骨碌碌的盯着周围。

“呜……”

“呀!呀!呀!”它被那声音吓得,又再度叫出声来,乌鸦的叫声,以及那似幽灵般的声音,在这夜色中,越发的渗人。

“七七,会不会是鬼?老娘怕那玩意……”它缩在她的身边,用神识说着,此时,翅膀也不敢乱动一下。

顾七眸光微闪:“有修仙之人,自然有也鬼怪之说,只是,这个地方阴气并不重,怎么会招来阴魂?”她的目光落在黑暗的空气中,隐隐的,感觉到这片黑暗的林中被一股极强的怨念所笼罩着,这种不妙的感觉,让她都觉得心头不安。

“呜……”

那声音又再次传来,仔细一听,似女声,只是那声音与正常人的不一样,因为那太过空灵,就如幽灵一般的声音,一听,便知定是阴魂。

她一边注意着周围,一边以灵力探入元天珠中,想看看那两人的空间戒指中有什么可用得上的东西。若是她能进阶成为筑基修士,实力品阶够得上了,碰见这样的事也可以直接躲进元天珠中。

只是,对于历炼的她来说,就算是再不想面对这样的阴魂,她也得学着去面对,因为,逃避永远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嗯?阴符?”她在其中一个空间戒指中找到一叠符箓,上面写着的阴符两字,还有一些看不见的字体,见状,她将之取出,取出一张以灵力点燃往前方一抛。

“呼!”

火焰往前一喷,一个原本藏在黑暗中的阴魂也现出身来,却在下一刻,猛然朝顾七扑去:“替身……我要替身……给我……给我……”

顾七迅速跃离,从树枝上跃下避开着那阴魂,只是,当她以匕首攻击时,却无法砍伤对方,这才知她的匕首是无法伤到那阴魂一分的,对付这些东西,有专门的东西,而她,显然没有。

“呼!老娘烧死你!”丫丫嘴一张,深吸了口气狠狠的喷出,伴随着它喷出火焰的同时,却见,那火焰只烧到了近处的树木,火焰窜过那抺阴影,依旧没法伤它半分。

“呀!呀!真的是鬼东西啊!老娘最怕就这玩意了,七七,你自己对付着,老娘先闪了。”丫丫尖叫着,见火焰根本烧不到什么效果,当即躲进了空间之中。

看着那阴魂朝她而来,顾七分出一缕神识迅速的在那空间戒指中再翻,找出了一把桃木剑,运起灵力在那桃木剑上,猛的朝那阴魂剌去。

“啊……”

一声惨叫声响起,只听着当桃木剑剌中那阴魂时,发出的咝咝声,原本前进的阴魂退了开去,低声嚎叫着,退到几米之外后,又停了下来,似有些惧于顾七手中的桃木剑,又盯着顾七看,似乎,想要她当她的替身。

“你若不速速离去,我定叫你魂飞魄散!”顾七冷喝出声,清冷的声音带着凌厉与冷冽,在这夜间如同寒冰,那自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更是如同耀眼的太阳光芒,逼得那阴魂以袖遮拦,再度飘退。

一般而言,时运低的人才会碰见这些脏东西,还有一点就是,在阴森之地也极容易被这些东西缠上,若是碰上别人倒也罢,这阴魂好死不死的碰上的是顾七,若说是阴魂,顾七本身也就是一缕灵魂附在这具身体上,她还是一个穿越时空而来的魂魄,又有哪只阴魂的魂魄可以比她的强大?

惧鬼?人她都不惧,还惧鬼么?

“呜……”

那阴魂再度低嚎出声,却似是惧于她手中的桃木剑,轻飘飘的飘远了,不再上前,但却并没离去,因为空气中的那股阴森之气还没完全散尽。

顾七脚尖一点,准备跃上树枝之时,却听周围传来沙沙的声音,隐隐的还带着猛兽的低嚎声,她瞬间顿住,朝周围看了一眼,只见一双双泛着幽光的眼睛在夜色中犹为显眼。

是狼!而且空气中有气流波动,还不是一般的狼,应该是类似于她曾遇到过的风狼!

想到风狼的速度,以及它们是群体围攻的,眸光微沉,收起桃木剑,取出匕首,提起体内灵力气息,准备着随时战斗。

“嗷!”

“嗷……”

“呜……”

“呜嗷……”

一声声的嚎叫声突然响起,声音一落的那一瞬间,那一只只伏在草丛树后的风狼便猛然扑了上来,那速度之快,能从它们飞窜而出时掠动的风听出,猛然靠近,那锋利的爪子亮出,划过时,如同一把泛着寒光的爪刀。

“咻!”

千钧一刻之际,顾七从空间中取出一枚夜明珠咻的一声射入就近一棵树的树干,夜明珠高挂深陷在里面,同时,夜明珠的光芒也照亮了这周围,让她更能清楚的看到,那些风狼的动向。

白色的身影在瞬间掠出,手中的匕首往风狼的喉咙剌去,同一时间,另一手也运起灵力气息,一簇火焰瞬间从她掌心中窜起,火焰形成火球被她击出,袭出的那一刻,形如狮子张开大嘴吞咬向那些风狼。

“呼!咻!”

“嗷!”

有两只避不及的风狼被火焰吞噬,嚎叫着乱窜,另外的风狼见状,发起的攻击更猛,不待她缓口气,那些风狼就如同有智慧的一般,竟懂得在同一时间从周围扑上来,似乎,欲将她整个人困死在中间,任由它们撕扯。

手起刀落,她根本没有停留的时间,一边调整着呼吸,一边控制着体内的灵力,这场战斗持续着,夜色中,只听到那风狼嚎叫的声音,以及顾七冷声厉喝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流逝,顾七体内的灵力气息渐渐的弱下去,她看着还剩下一半的风狼,再看了看那地上的狼尸体,她抿着唇,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

此时的她,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白衣显眼,白衣上的鲜血更为的剌目,发丝也在战斗中弄得凌乱,脸上的鲜血,分不清是她的,还是那些风狼的。

丫丫原本想出来帮忙,但被她阻止了,如果她连这些风狼都对付不了,如何再往里面走去?这些风狼的等级并不高,胜在速度与群体,她若想在这里面活下来,若想实力再得到进一步的提升,就得战斗!战斗!再战斗!

实战中的实力是提升最快的方法,身体的各方本能也在变得越加的灵活,她不是需要别人护着的娇花,她要强大,必需靠自己亲身去经历。

“嗷……”

“嗷!”

同伴的狼血,深深的剌激着那些风狼体内的凶残,它们用爪子在地上刨着土,咧开着嘴,亮着狼牙,滴着口水,一双双嗜血凶残的眼睛紧紧的盯着顾七。

而在那较远处,飘荡在树后的那抺如同幽灵般的阴魂,此时则躲在后面看着这一幕,静静的看着,并不敢上前。那样浑身透着杀意的人,浑身弥漫着肃杀之气与强大气势的人,是它们阴魂所不敢靠近的,它不禁暗自庆幸,自己先前没有再停留,否则,真怕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只是,那人类的女子,为何会有那样强大的战斗力?又为何会有那样骇人的肃杀冷冽?以及那样强大的气势?这样的人,又岂会是它能找来当替身的?

想了想,打算飘走,却又想看看最后她会如何?于是,又躲在后面看着。

服下丹药的顾七体内的灵力气息渐渐的恢复过来,只感觉一股火热在丹田处弥漫而开,让原本疲惫的身体瞬间得到力量的充盈,而在此之间,似乎还有一股灵力气息弥漫在那丹田处,渐渐的形成一个旋涡,汇聚着身体灵力的气息,等待着冲击提升的瞬间。

她这是要进阶了!

心头浮现这样的一个念头,五六十只风狼的车轮战,一拨又一拨,终于积累下来战斗的力量,连同灵力气息也渐渐的形成一个旋涡,她得速战速决!解决了这些风狼后好冲击筑基期!

眼中光芒顿亮,盯着那些风狼的目光杀意更浓,下一刻,不待那些喘息着的风狼发起攻击,她就已经先一步的窜出,快如鬼魅的身影再加上那白衣布上的鲜血,整个活脱脱的就是一厉鬼模样,看得那躲在树后的阴魂吓得直颤抖。

“咻!”

“嗷!”

刀光的掠过,光芒照过夜明珠,折射而开,发出一抺剌眼的光束照在那前面风狼的眼睛上,就在风狼因光束而看不见的时候,她手中的利刃已经深深的剌向它的身体,利刃剌入的身体,嗖的一声,再拔出,连带的喷出一道血柱。

她没有停留,因为感觉到身体里的灵力气息汇转得越发的快了,那如洪水般涌动着的灵力气息,以及那汇聚在丹田处形成旋涡的气息,让她越发的加紧了击杀!

两头风狼从左右扑向她,后面几头风狼更是扑上前想咬断她的脖子,明明它们的速度已经很快,但下一刻,原本还被它们围在中间的那个人类却闪开了,让因冲击的惯性而无法停下的几头风狼瞬间撞在一起。

“嗷!”

几声痛呼着响起,可就在这几声痛呼声之后,那风狼的声音却骤然而止,绕到它们身后的顾七以着雷霆般的速度将那几头风狼击杀,又迅速的迎向另外扑上来的几头,身形速度之快,如同闪电。

手起刀落,最后的一头风狼倒下后狠狠的抽搐了几下,便也不再动了,顾七看了周围一眼,确保没有再活着的风狼后,朝那躲在树后的阴魂扫了一眼,这才唤道:“丫丫,出来一下。”

“呀!七七。”丫丫飞身而出,停落在她的手上,看着浑身是伤的她,黑溜溜的眼珠子不禁染上了水雾:“七七,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疼不疼?”

“没事,我跟你说,我要进阶了,冲击筑基期,你帮我护法,不要让人靠近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的声音微顿了一下,看着夜空,道:“天亮之前我应该就能进阶完成。”

“好,老娘一定不会让人靠近你的,就是那些鬼东西也不行!”

“嗯,你顺便把那些风狼头上的晶片挖出来,你若吃了,对你也有好处的。”她交待了一声,便走到那夜明珠的树下盘膝坐下,双手一上一下的微合着,慢慢的运用灵力气息转动着,刹那间,她的周身弥漫出一股浓郁而纯净的灵力气息……

看到她很快的便进入状态,丫丫也飞到那些风狼的尸体上,用尖长的嘴巴将那些晶片挖了出来,又一块一块的叼回她的身边放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直到,几个时辰过去,天色将亮,挖了好几个时辰的丫丫总算可以停下来歇息了,它停在顾七的身边,歪着头看着她身上那股纯净而浓郁的灵力气息,似乎有些诧异,它记得别人的灵力气息没这么纯净的,七七又是因为什么,拥有这样纯净的灵力气息的?

而在丫丫疑惑不解之时,顾七正吸收着这清晨的花草树木释放出来的灵气,一点点的收集着,汇聚在丹田之处,丹田之处的灵力旋涡越来越大,在她感觉差不多的时间,从空间中取出一枚筑基丹服下,同时,将那旋涡处的灵力尽数的往丹田处冲去,那一瞬间,体内的灵力气息就如决堤的洪水,波涛汹涌的涌向丹田。

筑基时期,因她体内灵力气息的纯净,以及空气中气流的波动,让同在这林中的一些修士察觉到了,感觉到这林中气流的波动,有几名坐在树下盘膝冥修的修士忽的睁开眼睛,诧异的看着天空之处,低声轻喃:“好纯净的灵力气息,这是何人在进阶?”

几个地方的那几名修士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寻着空气中的灵力波动而去,只是,这片森林实在太大,就算他们感知到有人在这里面进阶,以及,有修士的灵力气息如此纯净,一时半刻想要找出那个修士,也是极难的。

而一些比较靠近顾七那里的修士,则在感应到那股纯净的灵力气息后,也纷纷寻着那股气息去找,打算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拥有这样浓郁的灵力气息?要知道,在修仙的世界里,灵力气息越纯净越难找,而纯净的灵力气息修炼起来极快,进阶时也没什么风险,可说是最适合修仙的灵体。

在众人都寻着顾七而来之时,守在顾七身边的丫丫也深吸了一口她身上弥漫出来的灵力气息,却在下一刻,看到在她的周身之边竟窜出了手指姆般粗的藤条来,那些青色的藤条以着诡异而让人惊诧的速度生长出,又迅速的交织着,形成了一个巨藤球状,将顾七整个人都包围在里面。

丫丫在一旁看得眼睛都不会转,原本停在旁边的它早已经迅速退开,才没一同被那藤条给包围在里面,它只知道七七是火属性,却不知,她竟还是木属性?只是,有木属性进阶时会长出这些蔓藤来吗?

突然间,它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当下迅速飞上树头,警惕的看着那些人。

那来到这里的是一伙佣兵,约十二人,个个长得虎腰熊背,脸上刀疤交错,凶神恶煞的样子,而他们的修为,也明显在筑基期的阶段。

也是,像顾七这种只有炼气期的就来到这里的,在这片森林中是不会有的,进来这里的修士最低的实力修为都得筑基,而且还得结伴而行,要不然,也就只有一些金丹之境的强者在这里才能活得下来,炼气期的进来,十个进来九个死。

而此时的那十二名佣兵,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那凌乱的风狼尸体,那少说也有五六十只的风狼,大多都被一刀封喉,若是将这五十六只堆放在一起,估计能堆出一个小山来了,是什么人这么本事?竟将这么多风狼砍杀了,却不见有一人的尸体?还是,那些死去的尸体,已经被人搬走了?

不!不对!那死去的风狼虽多,但大多都是被一刀封喉而死!如此精准一击必杀的招数看起来就只是出自一人之手!

“大哥,你看那是什么?”一名光着头的佣兵指着前方的蔓藤,从那些细缝上看着那被围在里面的人,不禁有些诧异的惊呼出声:“那里面好像是个人!”

“不会吧!那里面有人?”另外的人惊讶的喊出声,其中两人迈着沉稳的大步伐就要上前去看,却在脚步迈出两步之时,头顶上传来一个尖锐而沙哑的声音。

“呀!呀!不准上前!再敢靠近老娘烧了你们!”丫丫站在树头上拍着翅膀,尖着声音叫着,全身的毛在这一刻全竖了起来,一副斗志昂扬的模样盯着下方的十二人。

“乌鸦?”下面十二人有些傻眼,纷纷退了一步,皱着眉头盯着那只拍着翅膀的乌鸦。

对于他们来说,乌鸦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凶杀,乌鸦一出现,定会晦气!他们这些讨生活的人,最不喜的就是乌鸦了!

“乌鸦怎么了?老娘是乌鸦怎么了?瞧你们那熊样,没见识!”见自己再一次被人嫌弃了,丫丫顿时不满的尖叫了起来,除了它家七七之外,这些没见识的人一见她都是这样一副嫌弃的表情,真让它怄死!

不过,显然它早已经忘记,当初它刚才壳中出来时,也是被顾七捉了丢到远处去的,显然,它现在就只记得顾七的好,忘记了顾七以前也曾嫌弃它。

“还是一只会说人话的乌鸦,不,只是灵宠。”

那为首的大汉说着,盯着树枝上的乌鸦看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在那下方被蔓藤包围着在里面进阶的人身上,微顿了一下,沉声问:“乌鸦,那里面的人是你的主人?”

------题外话------

今天我五点就爬起来码字了,刚码好,先发了,今天早吧!哈哈,顺便上来求下票,有月票神马滴,妞儿们,别私藏着啦,瞧我出门都这么努力,嘿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