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3 阿七,记得我在等你

老头找到那云吞摊的老夫妻,见他们正在收拾东西,便忙上去问:“老兄,问一下,今早可有一白衣公子,长得挺俊的一白衣公子来买云吞?”

那对老夫妻吓了一跳,在看到老头后,这才缓了缓神,点头道:“有,那白衣公子在吃了一碗后要买些回去,只是,他突然间就冲着天空大喊着轩辕什么泽,再过一会,从天空下来一名长得很漂亮的女子,两人打了起来,后来那白衣公子也不知怎么的,突然间就跟那女子一起消失了。”

“什么!那白衣公子受伤了没?”老头心一急,连忙问着。

“受伤了,我们躲在后面不敢出来,那个女的很厉害,把那公衣公子打伤了,那个白衣公子也把那女的打伤了。”

“那怎么就突然不见了?那白衣公子是被那女子抓走了?”

“这个我们看得不太清楚,他们打着,突然就不见了,好像是用了什么仙法。”老妇人说着。

闻言,老头点了下头,道:“好,多谢了。”说着,一边暗忖着,一边往回走。

难道是用了空间轴?这可不是寻常人拥有的东西,那个跟她打起来的女人又会是什么人?不会是仇人吧?越想越觉得担心,以她的实力还能被对方打伤,对方的实力定是很强,这会又不知被带到哪去了,啧啧,这可怎么办好?

回到客栈,碧儿一见他进来,便问着:“龚爷爷,怎么样?有小姐的消息吗?”

“问到了一点。”老头说着,在桌边坐下,看了她一眼道:“那卖云吞的说她看到半空有修仙者御剑飞过,大喊着什么轩辕来的,轩辕什么泽?碧儿丫头你知道么?”

“轩辕睿泽?”

“应该是,喊着这人,这人没下来了个女的,跟她打起来了,然后两人就不见了,老头估计那丫头是被那女的用空间遁轴带到别处去了,这空间遁轴可遁远也可遁近,这下好了,还真不知上哪去找。”说着,他不由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都怪我,若不是我说想吃云吞,姐姐也不会出事。”床上的风逸听了,自责的垂低下了头。

“少爷,你不要担心,轩辕睿泽是云天国里的洛王爷,他比小姐还先来这海外修仙地,如果是碰到他了,小姐是不会有事的,再说了,小姐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她是不会吃亏的,别人想伤了她才没那么容易,你的脚还没好,还得在这里养着伤,我们正好可以在这里住个十天半个月的,等小姐回来。”碧儿上前安慰着,比起他们的担心,她则觉得还好,以小姐的能奈,又怎么会那么容易出事?

老头听了也呵呵一笑:“对对对,那丫头精得很,才不会有事,我们就在这里等她,反正也不急着走。”

“不过,龚爷爷啊,你身上还有多少金币啊?小姐给我的金币也就剩下不到三百个,少爷的脚要换药,我这里也没药了,你得想办法。”

“行行行,我全包了还不容易?老头出门向来就不用为金钱烦恼,我自己也没有,不过,嘿嘿,我可以找人借啊!”他嘿嘿笑着,一边抚着两根山羊胡,转动着眼珠子,打着主意。

而与此同时,两抺身影也同时落在幽暗森林当中,顾七拉扯着那女子,两人一同摔落地面,因身上都有伤,落地时因站不稳,皆不由自主的轻哼一声,顾七更是在一落地后,顾不得身上的伤口,再度的扑向那名女子,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剌入防不胜防的女子肩膀。

“咻!”

“嘶!啊……该死的!我杀了你!”

那女子痛呼一声,没料到顾七的反应竟那样的迅速,一时没防,被剌了正着,肩膀处鲜血直涌而出,手痛得直颤抖着,另一手则迅速运起灵力气息,只见,在她掌心之中,似有寒气窜起,下一刻,手掌猛然朝顾七袭去,那寒气从手中飞出,竟形成了一道道冰柱子。

“咻!咻!咻!”

顾七就地一滚,避开了那些冰柱,看着那些冰柱深深的剌在地面上,瞬间将那绿草冻结,她眸光一冷,收手中的匕首收起,提起体内灵力气息,瞬间,只见一团火焰在手掌心中窜起,哗的一声,由小就大。

“火属性!”那女子脸色微变,冰本惧火,这白衣女子虽品阶不高,但身手极其诡异,再加上她的火属性,专克她的冰属性,只怕,再打下去不妙。

刚本来只想将她击进这空间遁轴送到这幽暗森林,却不料连她自己也被拉了进来,该死的女子,太过狡诈!但,任由她再狡诈又如何?这幽暗森林,她想活命难如登天!

想到这,她冷笑着,打算用空间遁轴离开,将她自己留在这里得了。她相信,就她这相貌在这幽暗森林里,算不用她出手,她也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顾七见她目光阴寒,眼中带着不怀好意,又见她步伐往后微移,手微动,看样子是想跑?把她带到了这里,她又怎么可能让她再活着离开!金丹修士又如何?今天,她定要将她杀了!

“丫丫!”她唤了一声,便见丫丫从空间中了来,飞到半空中,呀呀呀的叫着,来到那女子的后面,警惕的看着她,以防她跑了。

“七七,我们一前一后夹攻她,老娘把她的头发烧光了!把她的衣服全烧了!让她赤着身体没脸见人!”丫丫在后面兴奋的建议着,明显,对于来到这幽暗森林里,它是一点压力与担心都没有。

那美艳的女子脸色微变,看着前方的顾七,再看后方口能言人语的乌鸦,沉了沉脸,抽出了空间遁轴:“哼!我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玩!你们,就好好呆在这里享受死亡的过程吧!”说话间,她正欲用手中的遁轴逃离,谁知,半空中的丫丫猛的飞了下来。

“呀!呀!老娘说过你可以逃了吗?看老娘一把火把你那破东西给烧了!呼!”

丫丫飞下,口中喷出一股火焰,足足有三米多长,熊熊火焰碰着那遁轴,同时也欲窜上那美艳女子的手,那女子一声惊呼,手中的遁轴顿时抛了出去,整个人也往后退了一步,却见地遁轴眨眼间就被烧毁,成了火灰,而那前面的白衣女子也趁着她怔愕的这一瞬间手中的那个火球朝她袭来。

她慌忙避开,手中的冰柱再度袭去,却不料,冰柱遇火即溶,她的寒冰攻击对她根本起不到效果,当下,只能换成近身攻击,取出长剑,手中灵力气息尽量汇聚到利剑之上,剑锋一抖,剑罡之气瞬间袭出!

只是,她从没碰见过这样的对手,明明实力品阶远不如她,却不惧她的金丹修士威压,明明只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连筑基修士也不是,却拥有那么多刁钻诡异的攻击招式,就她如今用来对付她的这功法,也断然不是一般的攻击功法,她一个小小炼气修士,上哪弄来的高阶功法?

“咻!咻!”

“嘶!该死!你使阴招!”她倒抽了口气,明显感觉到有针剌入她的体内。本以为避开那她的火焰攻击便好,谁知她竟使暗招!手脚突然的一麻让她心一惊,迅速的阻止血液的流动,想要逼出那入体的银针,却发现,身体根本提不起力来,脚步一个踉跄,脸色顿时一白。

见她中针,顾七拭去嘴角的鲜血,冷笑着:“以你金丹之境对付我炼气期,难道我不用阴的,还用明的?”看着她踉跄倒下,她一步步走近,在她面前三步的地方停下:“他到哪去了?”

“哈哈哈!凭什么以为我会告诉你?”那美艳女子仰头大笑着,虽脸色苍白,却不减她眉眼中的狠辣之色。

“你可以不说,等你想说的时候,我想,你会很后悔。”她神色清冷的看着她,对付金丹修士体内仍被伤到了,气血有些不稳,她从空间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修复着体内的伤。

听到这话,那女子神色微动,心下莫名的竟有些慌,但仍强自镇定的问:“你想做什么?”

顾七环视着这透着潮湿的森林,此时已经是正午,却仍有着丝丝阴寒之气渗入体内,抬眸望去,更是一望不见尽头,周围一片除了树,便是草,隐隐还能听到一些鸟类的鸣叫声。

“这片森林应该不会太安静吧!”她的声音淡淡的,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目光一转,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美艳的容颜,丰满性感的曲线,微微的勾起唇角:“像你这样的美人,在这里面应该很少。”

闻言,她脸色一白,目露惊骇之色:“你、你……”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谁?”她颤抖着唇,脸色惨白佯装不解的问

“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别考验我的耐性。”顾七的声音微冷,半眯起的目光带着厉色。

那女子一见,却是忽的一笑:“就算你知道又如何?你我现在身处的这个地方是幽暗森林,可不是随便就能走出去的,你若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幽暗森林?顾七心下有些惊喜,却在看到那女子的神情后,眸光一冷。

“你想试试?”顾七瞬间一动,出现在手中的匕首猛然间挑断了她的手筋,刹那间,只听一声尖锐的惨叫划过空气,在林中传开,惊得林中鸟类纷纷拍翅而飞。

“啊……”

她的惨叫声,由高至低,直至奄奄一息,仿佛身体的力量都被抽离了一般,身为金丹之尊,何曾有人敢这样对她?却不料,她本想杀了这女子,现在却栽在她的手里。

突然间,空气中似有波动,那气流的波动,就连顾七也感觉到了,她微皱着眉,警惕的看着周围。丫丫也回到她的身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也就在下一刻,一道光波闪来,两抺身影也同时出现在她的面前不远处,当看清那人时,她由警惕到错愕,到震惊与惊喜。

“轩辕睿泽!”

明明已经错过,为何他还会知道她在这里?再一次看见他,内心的激动与欣喜是难以掩饰的,此时,不仅仅是她的一颗心都在飞,就连原本透着清冷之色的眉眼也染上了几分柔和与欣喜。

一身白色衣袍的轩辕睿泽站在不远处,看到她身边的丫丫,也看到了她,不一样的容颜,却有着一样的声音,一样的一双清眸,那绝美的容颜,饶是以男装打扮也不减一分,反而透着一股子女装时没有的英气,那熟悉的声音,在这多少个夜里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如今,她就在眼前,内心的欣喜,已经不是言语可以表达。

“阿七,我好想你。”他走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紧紧的抱着这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儿,感受着她在他怀中的那股安心的感觉,抱着她,就仿佛已经拥有了整个世界。

在她的面前,他收起了所有的冷冽,收起了所有的疏离与防备,在她的面前,他只做最真实的自己,说最真实的话语。

“呀呀!美男,美男,老娘也好想你!”丫丫在一旁拍着翅膀兴奋的叫着,却并没凑上前去,只是转动着一双泛着兴奋光芒的眼睛瞧着他。

顾七听着他在她耳边低低的话语,性感沙哑的声音,依旧是那样的好听,低低的,轻轻的,撩拨着她的心弦,让她的心微动,脸上的神情越发的柔和:“嗯,我也想你了。”

“我险些错过了你。”他退开一步,抚着她绝美的容颜,这张陌生,却又觉得无比熟悉的容颜,让他险些错过了,他知道她易容下的脸会很美,却没想到,竟会美得这样动人心魄,让他觉得,放她一人在外真不放心。

“我看见你了,喊了你几声,你停下后又走了,我以为又得好久不能见到你。”

“当时在半空中匆匆一眼,并没认出你来,过后越想越不对劲,便寻着过来了,好在我在她身上贴有追踪符,才能找到你在这里。”他看着她嘴角没拭干净的一丝血迹,温柔深情的目光瞬间变得冷冽:“她伤到你了?”目光,冷若冰霜的往地上的那女人扫去。

“没事,只是小伤,比起我的伤,她更惨。”顾七勾唇一笑,眸光也落在那女人身上。

而在这时,那跟着轩辕睿泽一道而来的男子从震惊中猛然惊醒过来,看了轩辕睿泽和顾七一眼后,迅速上前扶起地上的那女人,却在看到她被挑断的手筋时脸色剧变,顿时怒目扫向顾七:“你挑断了她的手筋!”声音一落,却被轩辕睿泽一掌击飞了出去。

“我的女人,岂容你厉声怒喝!”

低沉而冷冽的声音,蕴含着无上的威严,如由那居于高位的帝王,尊贵不可触犯!

“噗!”那灰衣男子整个人飞出的瞬间,一口鲜血也猛然吐出。

原本还有一丝期待的女人在这一刻,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脸上尽是无法置信,无法相信这以往浑身弥漫着冷冽之气的少主,竟然会对一个女人这样,而那个女人……难道是顾七?

灰衣人吐出一口鲜血,却不敢还手,只低下了头,也不敢再开口。

“你已经到了金丹之境?”顾七有些意外,这才多久没见?他的实力竟提升得这么快?

“嗯,前不久刚进入金丹之境的。”他应着,忽的飞身掠出,瞬间便将那灰衣男子和那女人给杀了,动作之快,饶是那同为金丹期的灰衣修士也无法反应得及,至死,仍睁着眼睛。

顾七神情淡漠,冷眼看着,只是问:“你杀了他们,回去会不会有麻烦?”

“这两人若不死,我不会有麻烦,你倒是会惹上麻烦。”他沉声说着,瞥了死透的两人一眼,取下他们的空间戒指递给顾七,道:“他们里面有一些法器,你留着,可以以防万一,找个地方坐下跟我说说这段时间你都遇到什么事了。”

“好。”她笑应着,接过他递上来的那两个空间戒指,收入空间中,对一旁的丫丫道:“烧了。”

“呀呀!交给老娘就好,你们去吧!别走太远了。”丫丫兴奋的拍着翅膀对两人说,看着他们走到那不远处的草地上坐下这才喷出了火焰,将两具尸体烧毁。

两人在草地上坐下,顾七跟他说起在他离开后不久便也离开了云天国,被带到了这边过来,同时还认回了个弟弟,只是,到现在她还没找到她爹爹的下落。

轩辕睿泽也告诉了她如今落脚的地方,以及被接回后,所接受的地狱修炼,实力才得以提升得这么快。

“这样进阶太快好吗?会不会对你身体有害?这么短的时间里进入金丹期,会不会对以后进入元婴有影响?”她不禁担心的问着,越想越不放心,拉过他的手,为他把了下脉。

“嗯?脉博似乎有些奇怪。”她微皱着眉,问:“你那奇怪的印记有没再出现?身体最近有没什么不适?”

“没有,那一回出现后,一直也没再出现,身体也正常,没有什么不舒服的。”

“嗯,那就好,我给你的那九转金丹你有保存好吧?要是有个什么事,就吃一颗。”

“好。”他笑应着,搂着她,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你等会回吧!顺便去客栈那里跟龚老头和我弟弟还有碧儿他们说一声,让他们不用担心,昨晚我翻着药书时,看到记载着幽暗森林是这一带最多灵药的森林之一,既然来了这里,我想找找看这里有没一些对眼睛有治疗效果的灵药,我弟弟那眼睛看不见,看不见春暖花开,看不见秋收冬景,也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颜色,我想治好他,想尽一定办法也要将他的眼睛治好!而这里,也许会有我能用上的灵药。”

闻言,轩辕睿泽握紧了她的手:“这幽暗森林之所以灵药众多,那是因为这里面极为危险,如今这里应该只是外围,若是内围,空间遁轴是无法使用的,在里面会遇到什么事都说不定,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到里面去寻药?还是我留下来,陪你一起进去吧!”

“不用了,你不是还有事在身?你若不回去可不行,再说,金丹修士的实力,在这修仙界中也还不是最强的,只有实力站在巅峰之上,才能不被束缚,不仅是我需要努力,你也一样。”她看着他,语气坚定的道:“我不是养在温室里的花,我可以独自面对任何困难与逆境的,如今我进入筑基期,也正好差一个契机,也许,就会在这幽暗森林里面也不一定。”

见她如此执意,轩辕睿泽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轻叹了一声:“好吧!那你自己得小心点,尽量不要受伤了。”

“嗯,我会的。”她笑着点着头。

两人静静的靠着,坐了一会,享受着这难得宁静温馨的一刻,要再分别,心中纵然不使,但,他们都清楚,以如今他们的实力还太弱了,他们都得变强,只有强到无人可以威胁到他们时,他们才能随心所欲。

好半响后,轩辕睿泽放开了她,站了起来,问:“我送你的斗蓬还在吗?”

“在。”她应着,从空间中拿出那件斗蓬来。

他接过,为她披上,一边叮嘱着:“在这幽暗森林里万事要小心,白色的衣服太过显眼,容易成为别人的目标,尽量不要让自己出现在别人的视线里,在这里要防的不仅是人,还有灵兽,这里面的灵兽极为凶猛,视人类为主食,你要小心一点,要是实力打不过,就别逞强,先逃了再说。”

闻言,顾七心头暖洋洋的,尽是不舍,又是酸涩,却是以着戏谑的口吻说道:“我怎么感觉你像个老妈子似的?变得这么啰嗦?”

“阿七,答应我,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你要记得,我在等你。”他幽深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深深的凝视着她,似要将她的容颜刻在脑海中一样。

------题外话------

明天坐高铁回老家,老家那地方嘛,很多年没回去了怕找不到有网络的地方,其实更怕的是,我没时间码字,悲催的完全没有存稿,也不知会呆多少天,更新时间嘛,我就无法保证了,如果实在没时间码字,也许有请假的话,我也许会在留言区冒个泡,嗯,就这样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