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2 不见了

只是,还没说话,顾七便已经站了起来:“风逸,我陪你回房吧!”她牵着身边的弟弟,旁边的碧儿也跟着站了起来。

老者一怔,微愣了一下,继而笑问:“呵呵,不知这位小友如何称呼?”

顾七看向他,淡漠而疏离的一笑:“不过无名之辈罢了。”说着,越过他的身边,带着风逸上了楼。

那欧阳家的人见顾七这般无视他们老爷子,顿时沉下脸来,其中两名修士顿时厉喝一声:“放肆!竟敢这般与我家老太爷说话!”声音一落的瞬间,人也挡在楼梯处口,不让他们上楼。

顾七挑了下眉,看着挡在面前的两名修士,回头扫了那欧阳老太爷一眼,语气不咸不淡,声音不卑不亢:“这位老人家,还是管好自己家中的下人,若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倒不介意出手帮你教训一下。”

闻言,欧阳家主脸色一沉,面露不悦之色,沉声厉喝:“好个狂妄的后生小辈!我倒要看看,你是有何本事,竟敢这样目中无人!”身形欲动,却听前方的欧阳老爷子不悦的声音传来。

“做什么?做什么?一个两个的摆什么谱?还不给我滚出去!”欧阳老爷子不悦的说着,扫了他儿子一眼,而后,面带笑容的看着那正沉着脸的龚老。

“呵呵,龚老兄啊!你……”他的话还没说完,老头就已经站了起来:“怎么?不是要打?那就试试吧!老头我是没什么本事,不过惹恼了我,哼哼!”

“上梁不正下梁歪,也难怪欧阳家的子弟能在大街那样猖狂。”顾七冷冷的说了一声,扫了那两名挡在前面的人修士一眼,迈着步伐带着风逸往楼上走去。

只是,那两名修士因气愤于她的张狂,却又碍于老爷子不敢对顾七动手,但见那少年的眼睛是看不见的,其中一人不由伸出脚拌了他一脚。

“啊!”

风逸看不见,上楼梯本就已经小心翼翼,突然间被这么一拌,整个人往前摔去,却因脚下不稳踩空,脚下一拐往下滑了两阶楼梯,似乎扭伤了脚,痛呼了一声,好在被顾七扶住脸部才没撞向楼梯的阶口。

龚老见了心一沉,看了顾七那瞬间如寒霜的脸色,不由别开了眼,暗暗的叹着:完了,完了,若说这丫头有什么逆鳞,那非她所重视的亲人莫属,而她的弟弟她护着呵着,那该死的人竟敢伸出脚来拌风逸,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那也从桌边站起来的安瑶看了顾七瞬间冷下来的脸色一眼,也不由的心生诧异,正诧异于她那一身的气息在这一刻顿变之时,却在下一刻见到了令她脸色大变的一幕。

“嘶!啊……”

那修士正暗自得意着,却不料下一刻猛然倒抽了一口冷气,惨叫声划破空气,传入众人的耳中,也惊了众人的心。

只见,扶着风逸坐在梯口,由赶上来的碧儿接手扶住后,顾七瞬间出手,锋利的匕首一击狠狠的,精准的剌入了那人的脚,蕴含了灵力的匕首比起以往更为的锋利,手起刀过,硬生生的将他的脚给砍了下来。

腥红的鲜血流满一地,尖锐的惨叫声凄厉而令人心寒,那血腥而残忍的一幕,更是令所有的人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惧意顿生,一瞬间,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倘大的一楼客栈,只听到那人凄惨的叫声。

看到这一幕的那些食客们,前一刻还握着手中的酒杯笑谈畅饮,下一刻,手中的酒杯直颤抖着,脸色一片的惨白,睁着眼睛惊骇的看着那令人胆战心惊的一幕。

老头与顾七也相处过一段时间,熟悉她的为人处事,对于她会砍了那人的脚的举动,一点也不意外。

倒是那安瑶,此时脸上的纯真全被惊骇震住,娇俏的脸上也是一片的苍白,看着那被砍下一只脚的修士,倒在那血泊之中惨叫着,只差没痛晕过去,她再看那面色森冷目光冰寒的顾七,只感觉心头不自由主的颤抖着。

好可怕……她,好可怕……

顾七半蹲着身子,看着那被她砍下来的脚,目光冰冷而森寒,听着那人惨叫着的声音,她手中的匕首架上他的脖子上,目光却是扫向其他人,尤其,在安瑶的身上停顿了一下。

“龙有逆鳞,触逆鳞者,虽远必诛!”

清冷的声音一字一顿的说着,声音中蕴含着的杀气与寒意让众人心头一震。就见,在她声音一落下之际,那架上那修士脖子处的匕首咻的一声划过,瞬间鲜血涌出,那人惨叫声骤然而止!

一名筑基修为的修士,就这样被轻易的秒杀了!

这样的震摄,是赤果果的,而这样的效果,也是令人最为惊骇,最为惊恐的。

安瑶被顾七看了那一眼,那一记眼神,冰冷嗜血如同在看一个死人,那样的目光,太可怕了,可怕得她手脚一阵冰冷,打心底涌上了恐惧。

欧阳老爷子活了大半辈子也没见过有人敢用这样的方法来震摄人,不,也许从她那冰冷如寒霜的目光来看,她并不是在震摄,而是在说着事实,做着事实,她在用行动告诉他们,谁若敢伤她所重视的人一根毫毛,她,绝对下得了狠手!

“竟敢杀我欧阳家人!好大的胆子!抓起来!”久居上位的欧阳家主见顾七竟这般的狂妄,顿时怒火攻心,厉喝一声,那些修士们一听,顿时朝顾七涌去,只是,还没动手,就被欧阳老爷子给喝退了。

“浑蛋!都给我退下!谁也不准动手!”

这一声怒喝,蕴含着金丹巅峰强者的威压,震得众人耳膜生疼,震得那些修士们不敢上前,一个个在这股威压之下,强压下胸口起伏的血液,脸色苍白的退了下来。

“父亲!”欧阳家主不解,此人如此放肆,竟敢当着他们的面杀他们家的修士,为何还不将对方抓起来?

“混帐!”

欧阳老爷子怒骂着,看着身边的儿子,气得一甩衣袖,深吸了口气后这才渐渐的平复下来,见那龚老别开眼不看他,他只能亲自上前,对顾七拱手道:“这位小友,下人管教不严,做出如此混帐之事,老夫在这里给你赔罪了。”说着,深深的朝她鞠了个躬。

欧阳家主见了,想开口,却又想到老父的怒火,只能强忍着,将视线别向他处。他欧阳家在这一带还未曾如此下礼过,这狂妄的小子,有何能耐能担得起他父亲一礼!

拿着一块布拭着匕首的顾七,只是冷冷的看了那欧阳老爷子一眼后,便移开了目光,转身,看向坐在阶口额头处渗着冷汗的风逸:“可伤到脚了?”

“好像是扭到了,站不起来。”风逸的身体虽说已经渐好,但常年体弱的他骨骼方面也异常脆弱,此时,他只感觉脚踝处从刚才的剧痛到现在的剌痛。

顾七蹲下身,脱下他的靴子一看,见那脚踝处已经肿了起来,不由的皱起眉头。

“少爷,我背你回房吧!”碧儿也看到了那红肿的地方,心知他这脚是不能往下踩了,再加上眼睛又看不见,便也蹲下来,抓过他的手往肩膀上一搂,便将他背了起来,步伐轻盈的往楼上走去。

顾七跟在后面,也没去看下面那脸色各异的众人一眼,进了风逸的房,便让碧儿叫小二准备热水,自己则在帮他摸着骨,看这脚踝处的骨头会不会裂开了。

楼下,那众人皆傻了眼,还没从那顾七的嗜血狠厉中恍过神来,又见那娇小的丫头竟轻易的将那少年背上了楼,一时间,只感觉这主仆二人皆不是寻常人,试问,有几个寻常人会跟他们一样?

“龚老兄,这、他们是什么人?”回过神来的欧阳老爷子不由问着,对于顾七出手的凌厉,以及那诡异的速度,他心头一惊,那样的身手,那样的气势,绝非一般人拥有的,正是因此,他才不敢与她硬碰,更不想,那个看着不起眼的小丫头,竟也那般的诡异。

“欧阳老头啊!你说你们欧阳家怎么净出些坏事的家伙?她你们也敢惹?呵,就是老头,我也不敢去惹她啊!”老头摇了摇头,道:“刚才老头我是真的替你们捏了一把冷汗,若真跟她动起手来,你们欧阳家只怕也麻烦了,好了好了,你们快回去吧!她明显的对你们没好感,你们还是不要出现在这里比较好,把那尸体拖回去,碍眼。”

龚老说着,也跟着迈步上了楼,打算去看看风逸的脚伤得重不重,却不料被欧阳老爷子唤住了。

“等等龚老兄,我这有上好的药,你……”他正打算把药拿出来,谁知那往楼上走去的老头却摆了摆手。

“不用了,她可不会缺这些药。”

闻言,欧阳家的人眸光一闪,这话……难道,那人是炼丹师?可若只是一名炼丹师,为何会有那样诡异的身手?

欧阳家的人离开了,带着那具尸体离开了,随着欧阳家的人离开,客栈里,依旧一片寂静,似乎没人敢大声说话,没人敢高声大笑,只是各自相视一眼后,皆回了房中休息。

掌柜的坐在柜台里面,抱着壶酒大口的喝了几口,至今仍是惊魂未定。

那安瑶也呆站了一会后,迈着脚步想上楼,却发现,自己的腿有些软,脑海中再一次的回想到先前顾七看她的目光,那如同看死人的目光,仿佛让她觉得,她若敢伤害到风逸,无论她逃到哪个角落,她也必定会将她杀了!

次日清晨,安瑶便敲响了顾七的房门,房门打开后,看着那面容淡然的顾七,她扯了扯嘴角,尽量的想让自己露出抺自然点的笑容来,可偏偏看到她后,就想到昨天她那狠厉的手段,以及冰冷的眼神,顿时有些笑不出来。

“那个、呃,顾、顾大哥,我是来跟你们辞行的,我想起还有事要去做,今天就要走了,风逸的脚伤得重不重?我、我能跟他道个别吗?”

“嗯。”顾七淡淡的应着,走出房门,来到隔壁敲了一下,里面便传来老头的声音。

“来了来了。”房门打开,老头还一脸睡意,身上就披着外衣,明显还没睡醒的样子。

“这一大早的,你们做什么?”老头嘟哝了一声,转身走进去,又回了里面继续睡他的觉。

顾七带着安瑶走进里间,床上的风逸靠着,床的外侧趴着睡的是苍,听到声音,他便唤了一声:“哥?”

“嗯,是我。”她走上前,在床边坐下,道:“安姑娘说有事要离开,过来跟你道个别。”

“啊?瑶瑶要走了?”风逸微怔,有些诧异。

在顾七的目光下,安瑶硬着头皮走上去,笑盈盈的道:“风逸,真不好意思,我想起下山时师傅给我的任务,我还没完成呢!我刚退了房,正准备离开,过来跟你说道个别,你好好养伤,若不急着赶路就在这里多住些天吧!”说着,又不由的看了顾七一眼,闭上了嘴。

“原来这样,嗯,那你自己小心点。”

看着他没有一分不舍的面容,安瑶咬了咬唇,想说些什么,却又碍于顾七在,只能作罢,便道:“那我走了,顾大哥,你们保重。”

“嗯。”顾七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她离开,关上房门。

直到,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后,风逸这才问:“姐,你是不是不喜欢瑶瑶?”

“你喜欢她?”她挑了挑眉,不答反问着。

“嗯,喜欢啊!她人很好,虽然认识不久,但对我很照顾,她说话的声音软软的很好听,而且她好像总是很开心,以前我一个人在那院子里,也就只能跟苍说说话,直到认回姐姐,我才不再是一个人,路上除了姐姐和碧儿外,就只有龚爷爷,瑶瑶也可以算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所以我很喜欢她,但我感觉得出来,姐不喜欢她。”

听到他的话,她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如同在摸着小狗一样,轻笑着:“我是想着,你年纪还小,怕你太早喜欢女人了,你虽聪明,但还太单纯,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么容易便与人相交,有时会吃亏的。”

她的话,让他脸色顿红:“姐,你想哪去了,我怎么会、怎么会……我就只当瑶瑶是朋友而已,哪里有想那么多。”他还不知道,他姐姐竟是这样想的。

“呵呵……听到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不过你要记住,人,不可轻信他人,就是相交,也要熟悉这个人的为人处事与性格,交到好的人,对你有益处,交到不好的人,只会害了你,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的。”

“嗯,我知道了。”他点了点头,心窝里暖暖的,他知道,他姐姐是关心他,怕他受到伤害,要不然也不会跟他说这个。

“你伤到脚踝这里不能走动,一走动就很难好,我们就先在这里住些天,等你脚好了再离开。”

“好。”

“饿了吗?我让掌柜的送些吃的上来。”

“我想吃云吞。”

“好,你等下,我去楼下看看。”她笑着,给拉高被子,便起身往外走去。

一楼处,看到她下来的掌柜,连忙迎了上去:“公子。”

“掌柜,有云吞吗?”

“云吞?没有,店里没这个,如果公子要吃云吞的话,我可以让小二去南街后巷那里买,那里的云吞在这里是最有名的,皮薄馅多汁,最是美味。”掌柜的连忙说着。

“南街后巷?”顾七轻喃着,便道:“不用,我自己去便可。”

看着她的身影往外走去,掌柜的不由松了口气,到现在,他看到这俊美若仙的白衣公子仍有些心惊胆战,唯恐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顾七来到南街后巷子里,在那找到了那家云吞摊子,便自己叫了一碗吃,果真是味道极好,便让那对老夫妇再给她煮些带走,就在她在等着云吞的时候,无意间的一瞥,竟见天空之处飞掠而过的一几道人影,其中,那一身白袍着身的男子,不是轩辕睿泽又会是谁?

她急急追了出来,大喊着:“轩辕睿泽!”这一时多时,原本还不知去哪里寻他踪影,却不想在这里意外见到,看他神情,依旧如初,如果说有改变的,那就只是他浑身的气质变得越发的冷冽了。

御剑而过的轩辕睿泽隐隐的似听到有人在喊他,当下停下了飞剑在半空中,回眸朝下方扫去,却因站的角度问题,没看到那在巷子里朝他挥手的顾七。

但,那跟在他身后的那女子看到了,以她金丹修士的修为,一眼便看出顾七是女扮男装,目光微闪,示意那另一旁的男子开口。

“少主,我们还有要事在身。”那男子沉声说着,目光落在轩辕睿泽身上。

“你们可有听见有人在唤我?”他再度朝下方看去,入眼的是大街上人来人往形形色色的百姓,没有看到有熟悉的身影,当目光掠过,在那容颜绝美的顾七身上扫过时,也没停留,匆匆一眼,根本没认出她便是顾七。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着。

“走吧!”他收回目光,御着飞剑再度往前走。

“少主,我的腰饰掉在刚才客栈了,我回去取一下,你们先走,我很快便赶上来。”女子开口说着。

“嗯。”前方,轩辕睿泽应了一声,并没去看她,而是在回想着,刚才隐隐听到的声音,似乎,像是阿七的声音。只是,不可能的,她又怎么会在这里呢!

摇了摇头,暗想,是自己太过思念所致,才会在这听到她的声音。

御剑飞行,不一会,人便离得越远,远远的看去,只见那半空中站在飞剑上掠过的那抺人影。顾七看着他离去,心下一叹,错过了么?竟这样也错过了。

今日错过,何日才能相会?

正想着,忽见天空中那美艳的女子御剑而来,停落在她的面前,居高临下的问:“你是何人?”

她不认得如今恢复容颜的顾七,顾七可记得她,当日,这女子看轩辕睿泽的目光,她可不曾忘记,此时再见到她,眼中冷眼意甚,知道这女子不会告诉她轩辕睿泽的行踪,当下,便迈着步伐转身欲离开。

两人相看互不顺眼,那美艳女子一出手,便与顾七打了起来。那云吞摊的老夫妻吓得躲到后面,不敢出声,只紧紧的捂着嘴看着那两人在打着……

顾七没有回去。

等了许久的风逸心中莫名的有些心慌,眼睛看不见,脚又扭伤的他,连走都不能走,只能喊着:“龚爷爷?龚爷爷?你帮我看看我姐姐去哪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少爷。”碧儿揉着眼睛走了进来,听到他的喊声,便问:“怎么了少爷?”目光往里面一扫,也不见她家小姐,便问:“小姐呢?我刚敲她的门她没应,推进去看人也没在里面,还以为在你这里呢!”

“碧儿,你来得正好,你下楼去看看我姐姐在不在楼下,我说想吃云吞,她就说下楼去看看,这才好久了,也不见回来,我有些担心。”

“少爷不用担心,小姐才不会有事呢!”她笑眯着眼安慰着:“你不要急,我下楼去看看。”说着,走到另一边,见那床上鼓起一团,老头连人带头的盖在被子里,当下便喊着:“龚爷爷,这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来啊!”

“嗯……知道了知道了,一个个大清早的就不扰老头好梦。”老头伸着腰,也从床上爬了起来,套上外衣后便问:“风逸,你刚在喊什么?”

“龚爷爷,我姐姐她出去好久了,还没回来,我有些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昨晚那筑基期的修士都被她轻易就给解决了,这女罗刹,谁敢惹她谁倒霉。”老头不以为意,他觉得顾七又不是风逸这小子,她有自保的能力,就算不见了也不用他们担心。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他所想的竟会成了真的,她竟真的不见了,不知了去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