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1 安瑶

按着掌柜指的方向走去,来到西街处,只见那前方围满了人,隐隐还能听到丫丫大骂的声音传来,至于碧儿和老头的声音,却没有听到。

前方人较多,围得挤都挤不进去,正打算释放出身体的灵力气息让众人让开之际,又听丫丫的声音传来。

“呀!呀!浑蛋!你要带他们去哪!浑蛋!快放他们下来!”

“把这只灵宠给本少一并抓了!”一男子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嚣张从人群中传来,他的声音一落,便有人追着想要将丫丫抓住,只是,丫丫会飞,那些人想要抓它倒没那么容易。

“呀!呀!可恶的混球,丑八怪!就凭你也想抓老娘?信不信老娘一把火把你烧成秃头!”

“该死的乌鸦!给我抓了,拔光毛拿回去炖了降火!”那男子再度喝着,声音中带着些许怒气:“把那两人抬起,带回去,那老不死的带回去喂狗,那小妞,哼!爷定要好好调教调教!”

周围的人因他的怒喝声而散开,退出一条道来,就是那些下人们抬起要将碧儿和老头抬起往回走时,却见,那被周围人群退开的路上,站着一名好生出色的白衣公子。

那俊美的容颜,饶是同为男子的他们见了都忍不住惊艳,暗暗咽了咽口水。那名锦衣男子在看到一身白衣容颜俊美的顾七后,更是毫不掩饰他的惊艳,当众目露垂涎之色,挥手阻止身后的人走近,自己先一步的走上前。

“这位公子,好面生啊!莫非是外地来的?在下欧阳雄,这厢有礼了。”他装模作样的朝顾七行了一礼,那姿态,让人看了真是不敢苟同。

“呀!呀!七七,七七你来啦!”

丫丫一见到她,兴奋的飞到她的身边,停落在她的肩膀处告状着:“七七,这个衣冠禽兽好可恶,用那法器把碧儿丫头和老头给捆住了,还打晕了两人打算抬回去,最可恶的是,这浑球还窥觊老娘的美色!竟说要拔光老娘身上的毛,让老娘光溜溜的见人,七七,你一定要替老娘做主啊!”

沙哑而尖锐的声音说得既愤怒又凄凉,听着周围的百姓们一个个脸上难掩愕然之色,全都睁大着眼睛,好奇而又带着惧意的看着那只乌鸦。

在他们的认知了,乌鸦就是不祥的鸟类,它的出现,总会带来厄运,但他们不曾见过有会说人话的乌鸦,还是一只自称老娘这么奇怪的乌鸦。

而此时的顾七,只是微侧着头看着停落在她肩膀上的丫丫一眼后,便看向那手脚连同身体都被赤金色的绳子捆住,无法动弹半分已经昏过去的两人一眼,迈着步伐走过去。

那一旁的男子见顾七越过他走向两人,嘿嘿一笑,步伐一移挡在他的前面:“这位公子,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呢?你生得这般的出色,若是女子,该是怎样的绝代风华?”说话间,竟伸出手探向顾七的脸。

只是,他的手还没摸到顾七的脸,就已经被顾七扣下往下一折,只听骨头断裂的声音咔嚓的响起。

“嘶!啊!”

“少爷!”那些随行的修士见了惊呼一声,欲上前,却见那白衣公子扣着他们公子的手,一抬脚,狠狠的往他胯下踹去,那欧阳雄闷哼一声,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整个人连惨叫都叫不出来,瞬间跪了下去,那没受伤的手紧紧的捂着她胯下,身体微微的抽搐着。

这一脚之狠,让周围的那些男子都不由的倒退了一步,本能的以手护住自己要命的地方,惊骇的看着那名神情淡漠眉宇间透着冷冽的白衣公子。

啧啧!同为男子,他这一脚下去,可真狠啊!那欧阳家的少爷,不会这样就被踹坏了子孙根吧?

“呀!呀!七七好样的!”丫丫在一见,顿时兴奋的叫着。

“放开他们。”顾七一手仍扣着那趴跪在地上的欧阳雄,清眸冷冷的直视着那几名修士。

几名修士见状,怕他们少爷被伤,只好解开那两人的绳子,就在他们要将绳子收起之时,又听丫丫的声音在一旁喊着。

“七七,那绳子是捆仙索,被捆住一身灵力都无法运用,刚才老头他们就是被这绳子捆住才被抓的,那绳子得收起来。”

“不行!这是我家少爷的法宝!”那几名修士当即喝着,拿着手中的绳子,不肯给。

顾七扫了一眼,扣着那欧阳雄的手往上提了提,听着他惨叫着,清眸一睨:“这么说,你家少爷还抵不上两根绳子?伤了我的人,就想这样作罢?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小子,你可知我们是欧阳家的人!你所伤的是欧阳家的长子嫡孙!”

“哦?这么说,欧阳家的人是这里的土皇帝?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她挑了下眉,冷笑着,更是一脚踢向那趴跪在地上的欧阳雄的腹部,听得他闷哼一声。

“少爷!”

那几名修士见状心一颤,见鬼般的看着那顾七,这人竟然在听到欧阳家的名头的还敢对他们少爷动手,是不知死活?还是有恃无恐?

“你放了我们少爷,这捆仙索给你!”修士无奈,只好妥协。

接过捆仙索,顾七这才放开那扣着的手,走向躺在地上的老头和碧儿,在他们两人的人中上用力按了按,便见他们缓缓苏醒过来。

而在这时,那几名修士见她背对着他们,在他们少爷的一个眼神示意下,手掌形成掌刀便朝顾七劈去,却不料对方一个窜起回身,飞腿一踢,将他们几人一个个踢出了两米之外。

“噗!”

几人也是炼气期的修士,虽说实力不是很强,但也不算弱,如今竟被对方踢飞,这一刻,看向那白衣公子的目光变得惊恐而警惕,不敢再上前,更唯恐他会杀他们给杀了。

顾七旋身稳稳的站在地上,轻弹衣袍,冷眼扫了那些人一眼:“滚!”一声冷喝而出,那几人迅速爬起,扶着他们少爷迅速离去。

“公子啊!你们还是快走吧!这欧阳家的人惹不得的,他们一定会回来寻仇的。”

“是啊!快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那欧阳雄可是欧阳家大老爷的最小的少爷,平日里最得宠了,你打了他,欧阳家的人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周围的百姓们一人一句的劝着,让他们快点离开。而这时,醒过来的老头听着那些百姓们的话,想到他居然被打晕了,更是气恼不已。

“太可恶了!一点也不懂得尊老敬幼,把老头五花大绑之后还打晕了,真是气煞老头了!”他吹胡子瞪眼的叉着腰,气哼哼的念叨着。

“小……公子。”

碧儿恢复意识后也连忙站了起来,一见她家小姐在这里,怕她说他们惹事,不禁垂低下了头,小声的道:“公子,我们没惹事的,真的,我们就是四处逛了逛,谁知那个浑蛋就拦着路嘴里说着浑话,我、我一生气,就推了他一把,谁知他自己站不稳跌倒了,也不知怎么回事,我们被那绳子捆住后,身体就动不了了。”

“走吧!风逸一个人在客栈,我不放心。”她对两人说着,转身便往回走去。

碧儿跟老头见了,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再怎么说他们两也惹麻烦了,只能讪讪的跟在她的身后,半响也没说一句话。

回到客栈,顾七意外的见风逸就坐在一楼等他们,只是,与他同在的还有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两人在那说着话,而大多时都是那少女在说,风逸应着几声,或笑着点头,见此,她走了过去。

“风逸,你怎么下来了?”她目光淡淡一扫,落在那名十三四岁的少女身上,少女模样姣好,看着年纪不大,但发育得却极好,那胸前的丰满就是十七八岁女子估计也比不上。

“啊?你定是风逸说的大哥了,顾大哥好,我是安瑶,你叫我瑶瑶就好了。”她一见到顾七几人,连忙站了起来,笑盈盈的自我介绍着。

“哥……”风逸一听到她回来了,连忙站了起来问:“龚爷爷和碧儿怎么样?他们没事吧?”

“少爷,我没事。”碧儿在后面探出头来回答着,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安瑶丰满的胸脯看着,眼里满满的是好奇,为嘛差别这么大?她的还好平呢!

“嘿嘿,逸小子,不错啊!我们这才走开一会,你就搭上这么个娇俏的小姑娘了。”老头也嘿嘿的笑着,一双眼睛也在打量着安瑶,好奇着这两人怎么碰上的?

“龚爷爷好,碧儿好。”安瑶再度笑盈盈的打着招呼。

顾七挑了挑眉,看了安瑶一眼,问:“安姑娘怎么跟我弟弟认识的?”

不待安瑶开口,风逸便连忙道:“哥,我、我本来在楼上的,只是瑶瑶因进错了房,被苍给抓伤了,我想给她包扎一下伤口,但我看不见,便出来让掌柜的帮下忙,然后我们就在这楼下聊着天等你们回来。”

闻言,顾七看了一下安瑶那包扎着的手。

“只是抓破了皮,不碍事的,能认识到风逸我很开心,风逸可是我下山后遇到的第一个朋友呢!”她甜甜的笑着,看向风逸的目光满满尽是开心。

“嗯,我也很开心认识瑶瑶。”风逸脸色微微泛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他虽看不见,但她软软的声音,真的很好听。

碧儿在顾七后面看着他们两人,由其是看到风逸脸上泛着的淡淡红色时,更是眨了眨眼睛,有些新奇,又有些诧异。

老头嘿嘿直笑着,但笑不语,只是挤眉弄眼的朝顾七看去:瞧,这才一会,你的宝贝弟弟就跟这少女混熟了,还学会了脸红,啧啧,他懂,他是真的懂,想当年,他也是从少年过来的,他也曾年轻过啊!

顾七没去看老头那挤眉弄眼的眼神儿,而是对风逸道:“对姑娘家不能那样亲呢的称呼,你唤这位安姑娘瑶瑶有些不妥。”

听到这话,风逸有些茫然,因为他不懂,以前接触到的人和事都比较少,他以为可以这么唤的。

“没关系的顾大哥,我的家人里都叫人瑶瑶的,我的师兄师姐们也是这么唤我的,而且,我也喜欢风逸叫我瑶瑶。”她甜甜的说着,笑眯着的脸上盈着纯真的神情,似乎并不知道顾七的不悦。

风逸听了脸上的红潮更红了,如同一只熟煮了的虾子,再加上他的容颜本出色,身体又被顾七调养得好,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

那停落在顾七肩膀上的丫丫歪着头,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啊转,盯着风逸瞧,又盯着那安瑶瞧,忽的,沙哑尖锐的声音在一楼传出:“呀!呀!这小姑娘好香啊!擦的什么东西?也给老娘擦一点吧!”

顾七看着一脸纯真的安瑶,又朝她弟弟看了一眼,心下微不可察的一叹,道:“除了在路上吃了烤鱼之外,到现在也没吃晚膳,就坐着吧!让掌柜的上几个菜。”说着,看了安瑶一眼,唇角微微一勾:“安姑娘,可要一起?”

“好啊!谢谢顾大哥,我一个人也还没吃呢!”她欣喜的应了下来。

几人坐下,掌柜亲自走了过来,给他们介绍了几个招牌小菜,便给他们先上了一壶酒,让他们先喝着暖暖身子。

看了眼坐在风逸身边的安瑶,她唇角噙笑,问:“安姑娘是自己一个人?”

“嗯,我刚从师门出来历炼,师傅让我多出来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哦,你师门是哪个门派?”老头问着。

闻言,安瑶有些迟疑,道:“我师傅让我下山就不得报师门,所以……”

“原来这样,那不问也罢,来来来,喝杯酒暖暖身子。”老头笑呵呵的倒着酒,到了风逸那里时则被顾七挡下了:“他的身子不能喝酒。”

“菜来喽!”小二端着菜一吆喝,将菜摆上,道:“几位客倌慢用。”便再度退开。

“小二,上米饭!”碧儿也大声的一喊,看到一楼处那些在喝酒的人朝她看了,不禁笑眯了眼。

“嘿,碧儿丫头有菜没饭是吃不下去的,老头我有酒有菜就行了,米饭那玩意我是不稀罕的。”老头品着酒,夹着菜边吃着,见他们几人还没动筷,便道:“吃啊!”

“风逸,试试这个。”顾七帮风逸夹了一些菜放在他碗里,谁知正好碰上安瑶的筷子。

“风逸,吃菜。”安瑶也夹着菜放他碗里,却碰到顾七的筷子,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我、我想风逸看不见,便帮他夹……”

“你吃你的就行了,小逸逸有我家七七照顾着,你费什么心呢!”丫丫一见顿时就不满了,感觉这小丫头对风逸太过热情了,连它都看得不舒服。

安瑶看了几人一眼,见他们都看着她,不由的低下了头,小声的道:“对不起。”

风逸一听,原本正准备动的勺子放着没动了,道:“丫丫,不要这么说瑶瑶。”

“本来就是,老娘又没说错。”

“丫丫。”顾七拍了拍它的脑袋,对几人道:“吃吧!”

小二又上了几个菜和一个汤,还有一小盆米饭,几人中,就数碧儿吃得最开心了,只是,吃了一半的饭,客栈外面却来了一队的人,见此,客栈里面众人纷纷低语着,有的看到那是欧阳家的人,目光更是朝顾七他们几人看去。

然,出乎意外的是,进来的欧阳家人却彬彬有礼,在那几名修士指出了顾七后,为首的那两名中年男子走上前,打量了顾七几人一眼后,对他们行了下礼。

“这位公子,在下欧阳家管家,因我家公子先前多有冒犯,老太爷特命在下特来相请,一来向公子几人赔罪,二来,邀公子几人参加欧阳家的品剑大会。”

顾七看了那人一眼,淡淡的道:“不用了,我们只是路过,不会在此久留,贵府的品剑大会我们是没法参加了。”

听到这话,那管家微怔了一下,看着这位俊美出色的白衣公子,想起他家老爷子的话,再度开口道:“公子可是因我家少爷失礼之处而生怒?我们老太爷是真心想请几位到府中一叙的。”

“派一个管家来请?欧阳老头这架子也挺大的嘛!”老头喝了口酒,哼了一声,对那管家道:“你回去,就告诉他,他那浑球孙子干的好事,使阴招把老头给捆了,还将老头打晕,老头这面子以后往哪摆?他若不亲自来请罪,老头下回见了他可不轻饶他。”

闻言,管家眸光微闪,再度打量了一下这老者,听这语气,似乎与他家老爷子是认识的?越想心越惊,再看这几人气质不凡,尤其是那白衣公子,更是一身清冷的贵气逼人,越发的不敢怠慢了,微微行了一礼后,退开。

来到外面,对那跟着来的一名中年男子道:“你回去跟老太爷说一下,按原话说,请他过来一趟。”

“好。”那中年男子应了声,迅速的离开。

客栈里面,众人因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对顾七几人的身份越发的好奇,那原本擦着冷汗以为要出事的掌柜更是松了一口气,见此,连忙给他们送上一壶珍藏的老酒:“呵呵,公子,这是我珍藏的一壶好酒,送与公子们品尝品尝。”

“多谢掌柜的好酒。”顾七淡笑着,淡淡道谢。

“呵呵,不客气,不客气。”掌柜笑着退开了。

约过半个时辰,顾七他们也吃饱了,停下筷子的同时,外面也传来了声音。

“见过老太爷,家主。”那候在外面等着的管家一见他们都来了,连忙行了一礼。

“是什么人这么大口气?还非得我亲自来请罪?”那老爷子手里柱着拐杖,迈步走进了客栈里面,蕴含威严的目光往里面一扫,落在顾七他们那一桌上。

看着那最为出色的白衣公子,饶是见过不少贵族子弟的他也不由暗赞一声:好个出色少年郎!

只是,再细看,却不由一怔,继而摇头一笑,竟是个女扮男装的女娃儿。只是,这女娃儿好生出色,男装打扮尚且如此,若是女装,定然倾城!

“欧阳老头,这几年不见,你这架子越见的大啊!一出门身后还得跟着这么多人,老头都没你这么会摆谱。”龚老撇了撇嘴,朝他睨去一眼。

原本正打量着顾七的欧阳老爷子一听这声音,一怔,眯了眯眼细看,顿时一愕,继而大步的迈上前,哈哈大笑出声:“哈哈哈,我老头道是谁这般大口气,原来是龚老兄啊!几年不见,龚老兄这风采依旧,精神抖擞啊!”

原本威严的欧阳老太爷瞬间变得爽朗大笑,亲切和蔼,顿时让那客栈里以为会打起来的众人们愣了愣,目光纷纷落在那老头身上。

别说客栈的人,就是欧阳家的那些人也一样,从没见过他们老太爷这般语气说话的众人,一时间也有些傻了眼。欧阳家主打量着几人的同时,暗暗心惊,猜测着几人的身份,那管家更是擦了擦冷汗,庆幸自己先前没胡来。

“哼!风采依旧?精神抖擞?你不会不知道吧?老头我这条老命差一点被你的宝贝孙子给灭了,那浑球呢?怎么没胆跟着过来?敢劈老头一掌,这仇我非得报回来!”老头瞪着眼睛,看着那走上前来的欧阳老爷子,语气不善的说着。

“呵呵呵,龚老兄,几年不见,你还是这性子啊!我是不知道他得罪的人竟然是你老,这会知道了,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他!”他笑说着,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龚老兄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来了这里怎么也不到庄里来看看我?这要不是那浑小子误打误撞得罪了你,我这还不知你来了这里呢!”

“你欧阳家门槛高,老头我人矮腿也短,怕迈不过去啊!别套近乎,去去去!”他拍掉他搭上他肩膀上的手,一脸的嫌弃。

“呵呵……”欧阳老爷子也不恼,笑呵呵的看了他一眼后,目光落在顾七身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