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0 搜魂之术

他们兄弟六人与他们妹妹一道去那深林中那药,正逢那日下了场大雨,避入一处山洞中,却不料那洞中有人,当时,那顾浩天披头散发浑身是伤的被缚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他们也就扫了一眼移开了,倒是他们妹妹在看到那奄奄一息的人后,认出了他来。

而当时,那旁边的那名修士是一名金丹巅峰之境的强者,他们兄弟几人虽然都是金丹之境,但实力还没有一人达到巅峰的阶段,想要从对方手中救下人,还真有一定的风险在里面。

要知道,就算同样是金丹之境,但每隔几段都有一个门槛,实力区分的高低也大大的不同,巅峰修为的实力对他们而言还是一个仰望的存在,以他们金丹之境五段内的实力修为,也许得用上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达到那个巅峰高度,若是触怒了那灰衣人,他们的下场极有可能便是死!

然,当他们妹妹告诉他们,这叫顾浩天的男人便是当初救下她的人,而且他的女儿顾七很得她缘,在离开前曾将住了好些年的黑木谷送给他们父女,只是不知这顾浩天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落得这般处境。

见此,他们自然不能见死不救。救了他们的妹妹的人,也是他们的恩人,若不是他们,也许他们将永远也无法再见到他们妹妹了,因此,几人商量着如何将人救下。

最后,在雨停之际,他们七人一起出手,围攻那灰衣人,虽不太光明磊落,但也在七人拼尽全力后将对方杀死,救下了那顾浩天。

他们不知那人是什么身份,但拥有金丹之境巅峰修为的人若是不斩草除根,也许再过不久,便会为他们黑木家招来祸端,因此他们也只能将那人杀了,以绝后患。

在将对方的空间里的东西一并取下焚了尸体之后,才从灰衣人的物件中得知他的身份,那人,竟是仙门多年前逐出的弟子,此人心狠手辣不说,据说还以下犯上,当年也不知犯了什么过错,才被逐出仙门之中。

边回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后院,安顿着顾浩天的院落,他们跟着霜儿进了里面,床边的另一名男子,黑木家排行第二的老二,正帮他换好了药。

“二哥。”黑木傲霜来到床边,看着那上又昏迷过去的人,问:“他怎么样?不是说醒了吗?”

“妹妹,你来啦!”男子回头一笑,目光柔和的看着她:“不用担心,我只是给他用了点镇定的药物,让他睡过去而已,他的神志有些不清,问他什么也不答,情绪有些激动,一直喊着找女儿,我见此,也只能让他再睡会。”

闻言,黑木傲霜点了点头,微皱着眉心,道:“他应该是以前被什么事情剌激到,神志有些不清,不过他女儿曾帮他配过药,应该不会再犯才是,怎么又会发作?”

说起这个,黑木老二沉了沉脸,看了她以及后面的几个兄弟一眼,道:“他被那灰衣人搜了魂。”

“什么!”后面的几人在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的惊呼出声。

搜魂是修仙界中一种极为可怕的一种法术,可搜查到对方脑海中的记忆,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事无大小,只要被搜魂都会被知道,而这种阴损的法术一般不会有人动用,因为一旦动用了这搜魂之法,被搜魂之人轻则神志不清成为痴傻之人,重则当场身亡!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叫顾浩天的男人竟然会被那灰衣人搜了魂,到底他藏有什么样的惊天秘密?竟让那搜魂者不惜自伤身体而对他展开搜魂之术!

要知道,因为这搜魂之法乃阴损之术,不仅害人还会伤己,动用搜魂之术的人实力会在一定的时间里无法恢复元气。也难怪,那金丹巅峰之境的那人竟会被他们几人给灭了,原来,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在里面。

听到顾浩天被搜了魂,黑木傲霜眸光微沉,看着床上熟睡着的他,想了想,开口道:“几位哥哥,既然这样,在没找到他女儿之前,他就先住在我们家吧!我会传消息回去,看看山谷那边的情况,问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嗯,也好。”几人点了点头,看着床上的顾浩天,叹了一声:“竟然被搜了魂,唉!这以后怕只会成为疯颠之人了!”

“不一定。”黑木傲霜轻轻摇了摇头:“他的女儿医药之术世上少有,当年我身中奇毒求了很多地方也无法解,到了她那里,仅仅几天时间便被解开,只要找到他女儿,他还是有恢复的可能的。”

“妹妹,听你一直说起那个叫顾七的小姑娘,我还真想见一见,认识一下这个医术高超的丫头。”黑木老二笑了笑,对于炼丹师而言,听到有人的炼丹本领那般出色,定会想要见识一番,只是不知,如今那位小姑娘在哪里。

“会有机会的,她极孝顺她父亲,若知她父亲在这,定会寻来。”她看着床上的顾浩天,对着几人说着。

与此同时,在一条不知名的山间小道上,赶着马车的老头看着这地方山清山秀,下坡处还有溪流,便对车厢的几人说:“丫头,这都坐了一天马车了,要不要下来歇会?这地方景色不错啊!下面还有溪流,兴许还能抓到鱼呢!”

碧儿挑开车帘探出头来,眨着一双大眼睛往外瞧着:“嗯,小姐,这里景色真好呢!我们下去走走吧!我会抓鱼哦!还会烤鱼,以前我就经常在乡下抓鱼吃的。”

马车里的顾七笑了笑,挑起窗帘看了一眼:“那就在这停下吧!也好下去活动一下筋骨。”

“好。”老头听了嘿嘿一笑,将马车往边上停,这才让他们下来。

几人下了马车,迎面清风吹来,带来阵阵青草香味,顿觉舒服。顾七牵着风逸往下坡走去,一团黑的苍慢一溜烟窜了下去,扑进了水里折腾着。

见状,顾七唤出了丫丫,也让它出来玩玩。一见丫丫出现,一旁的老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咦?丫头,你还有灵宠?”

“呀!呀!老娘又出来了!”丫丫拍着翅膀兴奋的叫着,在老头的头上呀呀呀的叫着,听得他一头的黑线。

“居然是只乌鸦!”

“老头你那什么眼光?老娘是乌鸦怎么了?老娘是乌鸦碍着你了?”

“这、这、这……还会说话?”他瞪大了眼睛,愕然的看着那只盘旋在他头顶上呀呀叫着的乌鸦。

“老娘当然会说话!”丫丫骄傲的仰起头:“老娘可是非一般乌鸦。”说着,翅膀一拍,追着前面的碧儿去了。

顾七也没理会怔愕的老头,牵着她弟弟来到平地上,道:“风逸,我陪你走走吧!活动一下筋骨。”

“好。”他应着,牵着她的手,一步步的在草地上走着,虽看不见,却觉得很是安心。

只剩下老头愣在原地,看着前面嬉水的碧儿丫头和那两只动物,再看那往上游走去的一对姐弟,摇了摇头,走到溪边:“碧儿丫头,有没鱼?老头去捡些树枝回来烤鱼怎么样?”

“有!有鱼,我来抓。”碧儿回头应着,半弯着腰,看着水里游着的鱼,只是还没靠近,就被那只在水里扑腾着的苍给惊走了,不由瞪了瞪眼:“苍,往一边去,要不然没你吃的。”

“吼吼!”苍吼叫了两声,忽的往水中一钻,再冒出头来,嘴里便咬着一尾摆动着尾巴的鱼。

“哇!苍!你好厉害!竟然还会抓鱼啊?”碧儿见了惊喜的喊了一声,眉眼中尽是兴奋之情。

“哼哼!抓鱼有什么?老娘也会抓。”丫丫不满的瞪了苍一眼,酸溜溜的说着,飞到水面上,看着那水中的鱼儿四处逃着,长嘴一啄,也咬了一尾上来,顿时得意的扬起头,拍腾着翅膀喊着:“看,老娘也抓到鱼了!”谁知,这一开口,嘴里的鱼便掉了下去,再度回到水中,迅速的游走了。

碧儿看了有些傻眼?歪着脑袋看着那也同样傻眼的乌鸦,问:“丫丫,难道你不知道嘴里东西一开口就会掉下来了?”

“老娘、老娘给忘了。”它转动着眼珠子,似有些不好意思,一得意就忘了形,忘了口中叼着的鱼。

“咯咯咯,好笨的丫丫,咯咯咯……”碧儿忍不住的咯咯笑着,就连一旁的苍也吼吼的叫了两声,溅着水往那水面上的乌鸦泼去。

“呀呀呀!可恶的小黑!再泼我老娘用爪子侍候你!”小黑,乌鸦给苍起的小名,因为它说苍这名字太霸气了,这么可恶的东西,就得弄个小样点的名字。

这边,两宠一人在抓着鱼,老头则去山道旁的小树林里捡树枝,顾七则牵着风逸的手在草地上走着,一边跟他说着他们爹爹在顾家的事情。

约过一个时辰,鱼香味飘散而开,几人围着草地而坐,看着渐暗下来的天色,老头道:“今晚这是要在这里露宿?还是吃完赶下一个点,进城去休息?”

“吃完就走吧!这里夜间风大,我怕风逸的身体吃不消。”顾七说着。

“嗯,也好,从这里进城的话,老头驾车快点,天黑之前应该就能到达下一个城镇了。”

“七七,老娘就这样跟着吧!跟着你身边才能玩,回空间里好无聊。”

闻言,七七看了它一眼,道:“那你就得紧跟着,不要惹事。”

“呀!呀!好,老娘知道,知道。”它顿时兴奋的叫了两声。

“碧儿,等会把脖环给苍套上,让风逸牵着。”她交待着,以防进了城乱咬到人。

“好。”

几人吃过烤鱼后,便回到马车上,驾着车往城中而去……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进城镇中,所见皆是两旁酒楼门前灯笼高挂,一排排的灯笼形成了一道亮丽的景色,虽已入夜,但街上行人却依旧很多,热闹而喧哗。

“哇!小姐,这里好热闹。”碧儿掀着窗帘探着头往外看着,琳琅满目的小玩意儿摆满两边街边小摊,看得她好想下去逛逛。

靠着马车而坐的顾七淡笑着,提醒道:“要记得唤公子,要不然我的女子身份就被你拆穿了,等到了客栈,你想出来逛逛就出来,别太晚回去便好。”

“真的?太好了,那我等回出来逛逛。”说着,问着前面的龚老:“龚爷爷,你要不要跟我出来?我会去找好吃的吃哦!”

前面的龚老一听,当下嘿嘿笑了:“当然要,就呆在客栈老头可受不了,碧儿丫头,等找到客栈后咱俩一起出去转,说到找吃的,老头我最能找到最地道的了。”

“好。”碧儿笑盈盈的应着,对顾七两人道:“公子,少爷,等我回来,我给你们带好吃的。”

顾七摇了摇头,这碧儿,去到哪里就不怕吃的。

“碧儿,我就不用了,刚吃了鱼,我现在肚子还很饱。”风逸虽看不见,也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到她的兴奋与开心,不由的脸上也露出笑容来。

“呀!小逸逸,你这一笑,把老娘的魂都给勾了!”丫丫一见,又犯花痴了,停在他的肩膀上,用脑袋蹭了蹭他的脸,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吼吼!”一旁的苍见了,吼了它几声,伸着爪子就欲把它给抓下来。

“苍,别闹,小心伤到风逸了。”顾七见了,说了一声,便见那苍乖乖的呜了一声,趴在风逸的腿上。

住的地方,他们从来不会委屈自己,在这城镇中找了一处较好的客栈,便将马车停下,老头先行进去,后面马车上的几人也走了下来。

顾七与风逸的容颜皆很出色,以男装打扮的顾七眉宇间散发着清冷淡漠的气息,目光中暗藏光芒,身上那股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贵气与洒脱大气,根本让人不会想到她会是一名女子。

旁边碧儿圆润可爱,一笑起来还露出两个可爱的小虎牙,她跟在顾七的身边,打量着周围。

风逸由顾七牵着,另一手则牵着一条系着苍的绳索,乌鸦停落在顾七的肩膀上,也好奇的转动着小脑袋四处看着,几人进了客栈,立刻便引来了客栈一楼闲坐喝茶众人的目光。

“掌柜,来几间上房。”柜台处,老头的声音响亮,拍着柜台示意着掌柜快点安排。

“哦,好的,不知老人家要几间?”掌柜的一边打量着顾七几人,一边看着面前的老头,刚才看见是这老头为那几人驾车的,本以为是他们的车夫,可这老头身上却无半分下人的模样,倒是让他一时间不敢大意,只好亲自招呼着。

他们有四人,本打算要四间的,可想了想,老头回头看向顾七,问:“要几间房?”

“三间吧!你与风逸一间,我与碧儿一人一间。”

“嗯,那就三间吧!”老头回过身来对那掌柜说着。

掌柜连忙笑了笑,道:“二楼有三间客房是在一起的,老人家,几位公子,这边请。”听老者的语气,明显不是那几位公子的下人,只是为何会是这老人家驾车?一时间,掌柜不禁暗自猜测着,面上却不敢露出一分,因为看那位白衣公子一身气度不凡,绝不是一般家族出来的公子。

随着顾七几人上了楼,一楼处的人也在议论着。

“那白衣公子生得好生俊美,气度更是非凡,一看便知是大家族出来的公子,这出身,定是不凡啊!”

“就是,旁边那位穿冰蓝衣袍的少年容颜也生得极好,那老者看着也不像一般的仆人,而且那跟着的两只,似乎是灵宠?灵宠可是极为难得的,若真该是灵宠,这几人的身份可就不低啊!”

“嗯,不错,而且这几人看不出实力深浅来,倒是没想到,这小小城镇中,竟也会来了这样出色的人物。”

“不会也是冲着品剑大会来的吧?”

“嗯,这也有可能,这城镇虽不算大,但有炼器世家欧阳家在这里,如今又弄了个品剑大会,特意赶来参加的人更是不少,毕竟这欧阳家的兵器法器之类的东西,上好珍藏着的在市面上可是有价无市的。”

“话是如此没错,不过,能参加这品剑大会的可不是谁都能进得去的,似乎听说各方品阶实力的级别要很高才能进去,就是筑基修为的修士,还进不了这品剑*的大门,得金丹之境才行,像那位白衣公子那样年轻,断然不会是金丹修士的,倒是那名老者有些可能,但,若那老者是金丹修士,又岂会给人驾马车?”

“也许都不是,他们只是路过也说不定。”

“呵呵,也是,这品剑大会若谁都能参加,我们也不用在这里品茶了。”

“哈哈,那是,来来来,再喝一杯。”

楼上,顾七几人安顿下后,碧儿便与老头下了楼,往外面而去,跟去的还有丫丫,客栈中,只留下顾七和风逸以及苍在房中休息。

盘膝坐在床上调息的顾七身体转运着灵力气息,她一直没有冲筑基期,因为就要等一个极佳的契机,等一个完美的进阶筑基,若一切准备妥当,他日进入金丹之境的时间也会大大的缩短,冲击元婴之境也会快很多,因此,她才一直不急着冲筑基期。

有炼丹术在身,只要有炼丹的方子,何愁进阶不成?

将灵气在体内运转了一圈后,她才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缓缓的睁开眼睛,虽没进阶,但她的精神力却一直在提升,如今还不是筑基期的她,精神力相当于元婴期的强者,这也许跟她本是穿越而来的有关吧!

因精神力的超强,在闭目调息时,她听到了这客栈中那些人的议论,精神力复盖在这客栈中,可以清楚的知道每一人的动向,要探查一会后,便将精神力收回,起身走到桌边,拿出那本万药典翻开查看着。

她弟弟的眼睛她一定要治好!但要用什么样的灵药,有什么样的灵药可以用,还得从这书中得知。

只是,让顾七没想到的是,在她看了约半个时辰的书后,起身打算让小二送些水来沐浴时,却见掌柜的匆匆上楼来。

“公、公子,不好了,跟你一起来的那个小姑娘和老人家,在西街跟人欧阳家的人起了冲突,正打起来了,你、你快去看看,这欧阳家的人可是不能得罪的。”掌柜气喘喘的来到她面前,听到小二说的话后,他便急急的跑了上来。

闻言,顾七皱了下眉,并没有马上就下楼,而是来到风逸的房里,把他一并带上:“西街在哪?还请掌柜的带个路。”

“哥,出什么事了?”风逸不明所以的问。

“碧儿跟老头在西街跟人打起来了,我们去看看。”顾七说着,牵着他的手就要下楼。

风逸却站着没动,道:“那我就不去了,我眼睛看不见,去了你还要照顾我反而不便,我就留在这客栈等你们回来。”他眼睛看不见,怕跟去了会给他们添麻烦,到时她又要照顾着他,只怕无法分心。

“我不放心你自己在这。”他眼睛看不见,她如何能将他独自一人留下?若出了事怎么办?

“没事吧!这里是客栈,又不会有什么事,我不出房门,就在房里等你们回来,你快去吧!若是带上我,定会走得比较慢,到时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有老头在,应该不会太吃亏才是。”她说着,见他脸上担忧的神情,不由轻叹一声:“那好,我去看看就回来,你回房去,谁来也别开门,让苍陪着你。”

“嗯,我知道的。”他点了下头。

“掌柜,西街在哪?你给我指个方向便好,留下帮我照看着我弟弟,我去去就回。”

“哦,好,公子,出了门往左走,再右拐直走那里就是西街了。”掌柜的有些诧异,原来这个小公子竟然是看不见的,真是可惜了。

“多谢了。”她道了声谢,将风逸送回房里,帮他关上房门,这才往楼下走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