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9 黑木傲霜

顾七往里面走去,那架上的一样样珍宝,都是她未曾见过的,有兵刃,也有法器,也有把玩的珍宝,还有功法的书藉。太多的东西,看花了眼,她只走过,目光淡淡从那架上扫过,并未拿起任何一样。

直到,来到第三排架子最后面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那随意摆放着的那本厚厚的书藉上,万药典三个字清晰可见,她不由的拿起那本厚重的书,翻开一看,原来,里面所记载着的是修仙界中的灵药,常见的,不常见的,可以救人的,可以害人的,全都有。

“城主,我就要这本书吧!”对于炼丹师来说,这样记载详细的灵药书最是珍贵,而在外面,想要买到一本这样厚重,又记载着上万种灵药的书藉,可说是少之又少。

雷霸天看了一眼,道:“顾小友,这本书也就只是灵药书,你再挑几样别的。”

“城主的好意我心领了,我就拿这本书好了。”

见她不肯再拿,雷霸天又怎么好意思,当下,自行挑选了三样东西塞到她的手里:“顾小友,也许寂灭丹对你而已不算什么,但对我而言却是无价之宝,今得顾小友赠丹,若顾小友只拿这一本书,我又怎能安心,他日进阶元婴之境,此事定会成为我的心魔。”

说着,他声音一顿,道:“这三样法器你留着防身,也许有朝一日能用上也不一定。”

顾七看着他塞过来的那三种法器,还没开口,一旁的老头就已经惊呼着:“哇!这不是铁拳套?这玩意可好,一拳过去这力道就是筑基修士也受不了,还有这,这不是那金蝉衣吗?据说这个穿在身上,可是可以抵挡筑基修士二十次的攻击,可抵挡金丹修士五次的攻击,这也是好东西啊!还有这,这是不是就是天心环?这宝贝也是护体的,据说,戴上后任何妖邪之物难以靠近,有温养身体之神效,而且若是加以灵力运用,还能当攻击型的法器。”

老头说着,看向那雷霸天,满脸尽是惊讶之色:“我说小雷啊!你还真收藏了不少宝贝啊!这些东西连我大哥那老古板都弄不到,你却把这些宝贝都藏在这屋里了,啧啧,不简单,不简单呐!”

声音一落,又冲着顾七挤眉弄眼:“丫头,这些都是好东西,外面可是买不到的,快收起来,免得他后悔了。”

顾七听了不禁失笑,就连那雷霸天也哈哈大笑出声:“龚老啊!这送出去的东西,雷某又岂会后悔,顾小友能收下,那才是看得起我呢!”

看着手中的三件法器,顾七一笑,道:“雷城主这么说,我若不收下,也太不识好歹了,如此,便多谢雷城主了。”她将那几样东西收入空间,再向他拱手行了一礼。

“呵呵,不必谢,要谢也是雷某谢顾小友。”他笑说着,同样也还以一礼。

老头被雷霸天留下,顾七则回了院子,进了院子,见碧儿陪着风逸在院中走着,她还没出声,便听风逸的声音传来。

“姐?你回来了?”

“嗯。”她应了一声,走近他们,笑道:“刚去了雷城主那里跟他辞行,请他帮我们安排一下明日离开之事,并送了一枚寂灭丹给他,没想到他倒是送了几样东西给我。”

说着,她牵着他来到桌边坐下,从空间中拿出了那三样法器,先将那套铁拳套递给碧儿:“碧儿,这个拳套你留着,戴上后击出拳头,威力大增,就是筑基修为的修士也难以抵挡。”

“哇!这么厉害?”碧儿兴奋的接过,左看右看,看着平平无奇,但她小姐说的话她从来不怀疑,便戴上试了试,越发的觉得喜欢,便笑盈盈的道:“小姐,这个天冷时还能护手呢!”

闻言,顾七笑了笑,一件攻击形的法器天冷时当护手的?也只有她说得出来。

“风逸,将外衣脱了,把这件金蝉衣穿上。”她帮他脱着外袍,将那件金蝉衣给他穿上,道:“这件金蝉衣得一直穿着,如果是沐浴的话,沐浴过后也得穿上,它可以抵挡筑基修士三十次的攻击,金丹修士五次的攻击,是保命的宝贝。”

“姐,那你自己留着,你比我更需要。”一听她说是保命的,便要脱下来给她穿。

“不用,我用不上这个的,这个让你穿着我才能放心,还有这个叫天心环的手环,这个要滴血认主的,戴上后可以温养身体,妖邪之物无法近身,而且若运以灵力控制,还能当攻击形的法宝。”

她用银针剌破他的手指,鲜血渗出,将之滴落在那一对天心环上,再将手环套入他的手,看着那手环上泛过一层光芒,缩至大小正好的宽度,这才笑着点了点头:“这天心环是一对的,左右一只正好,白玉的颜色与风逸很是相配。”

“姐,你把这些都给我,那你呢?”

琉璃般清澈的眸子看着顾七,虽美,却无神采。顾七看着他的眸子,露出淡淡的笑:“我有更好的。”也许在好本灵药书藉中可以找到治疗他眼睛的药物也不一定。

“小姐,我们真的明天走吗?那我去准备着点干粮,路上可以吃啊!”碧儿收起手中拳套说着。

“嗯,去吧!”她点了下头,看着她出了院子后,便唤道:“丫丫?”

“呀!呀!七七,你是不是想老娘了?哇!老娘才多久没见小逸逸?小逸逸变成小美男了!来来来,老娘亲一口。”一看到温润如玉的风逸,乌鸦的好色本性又现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珠放着色光的盯着风逸瞧着,拍腾着翅膀便飞上去蹭了上去。

风逸看不见,虽知乌鸦飞过来,却是愣了愣,不知反应,直到,他的脸被它的翅膀抱着,那小脑袋在他的脸上蹭了蹭,才猛然惊醒退了一步。

“你这色鸟,连我弟弟的豆腐也敢吃,嫌毛太长了是吗?要不要我帮你拔掉几根?”顾七将它抓了回来,手在它的脑袋上拍了一下。

“呀!呀!呀!七七美人,你弟弟就是老娘的弟弟,更何况,这小逸逸被你养胖了,这肉肉的好可爱啊!不行不行,老娘要受不了了,哦!老娘的小心肝啊!”它一副西子捧心的模样将翅膀一收胸前,眼睛水汪汪的瞧着风逸那越发出色的容颜,恨不得再扑上前吃吃豆腐。

看着这好色成性的乌鸦这番模样,顾七嘴角抽了抽,道:“叫你出来不是让你来占我弟弟便宜的,去,到上官家去给我瞧瞧那慕容雪仪现在的样子。”

“啊?慕容雪仪啊?”

“嗯,小心点,别被人抓去了。”

“呀呀呀!七七啊,你太小看老娘了,老娘威风八面,老娘高声一叫,响亮美妙的声音谁不闻之马上兜路走?呀呀呀!”它得意的叫着,翅膀欢腾的拍打着,看着风逸那精致出色的容颜,口水滴落地面,又想扑上前去,却被顾七挡下了。

“呀!呀!七七不厚道!小逸逸又不是别人,老娘也不是别人,你为什么要挡着老娘亲他!”它不满的抗议着,愤怒的瞪着顾七。

顾七淡淡的扫了它一眼,闲闲的道:“因为他是我弟弟,我得护着,免得他被你茶毒了,你要再不去,我就把你跟苍绑一起,让它追着你来咬,看你尾巴后面还能剩下几根毛。”

“呀!七七坏人!就会欺负老娘!”

它一听这话顿时用翅膀遮住了脑袋,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收起翅膀往尾部一碰,连忙飞高站在枝头上:“老娘这就去,不过你得给老娘准备好吃的,老娘想吃好吃的。”未了,它又朝风逸那瞅去,再度道:“要是能再蹭蹭小逸逸的脸蛋儿,老娘会更开心。”却在见到顾七扫来的那目光后,讪讪的飞走了。

“姐,她……”他有些迟疑,想问,却也不知应该怎么问。

顾七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想问的是慕容雪仪的事,顿了一下,便问:“你还对她心存幻想吗?”

闻言,风逸垂低下了头,慢慢的摇了摇头:“没有,她从来都没有将我们当成她的儿女,甚至还想要杀姐姐,对她,我早已不抱幻想,我只是担心姐姐对她出手,反而会让姐姐在将来遭受天地惩罚。”

“放心,不会的,虽然我是很想杀了她,但杀她,我还真怕脏了我的手,我只是给她服用了一枚,让她容颜渐渐老化的丹药,我倒要看看,当她变成老妪之时,那上官家的家主上官谦是否还会待她依旧?她又能否承受得住自己的容颜老去?”

她的声音轻缓而带着无情:“我要她将来看着父亲是如何居于高位,如何的令人羡慕,而她,却只能活在最底层,在悔恨中度过,死?到那时已经是一种奢侈。”

另一边,上官家中

在祠堂只呆了三天的慕容雪仪回到院中,却对着镜子颤抖,她抚着眼尾处的皱纹,看着镜中倒映出来的那个渐生老态的女人,眼中尽是不敢置信。

“不!不!这绝对不会是我!绝对不会是我!”她双手拿起镜子狠狠的摔向地面,镜片碎了一地,映出了她狰狞而带着惊恐的面容。

丫环早已经惊惧的退到外面,不敢进去只能守在房门外。

“一定是她!一定是她!一定是她对我动了手脚!”慕容雪仪尖声叫着,一声声的厉喝着,她的容颜渐老,她想到的唯一一个可能就是当时被顾七塞入嘴里的药,当时她动作太快,那药入口即化,她根本连感觉出什么也没有,更一度怀疑是她的错觉,可,可如今……

她颤抖的伸着手搭上自己的手脉,脉博没有异常,体内没有中毒的迹象,身体各方面依旧很好,但!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容颜却在一日日的老化!

“不!不可能的!不可能什么也没存在!不可能我什么也探查不出!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外面,两个模样一模一样的男孩和女孩走进了院子,见下人们都退在院里,只面又传来他们娘亲摔东西尖叫的声音,两人相视一眼,皱着眉头问:“怎么回事?”

“少爷,小姐,夫人她、她……”丫环也不知应该怎么说,她只知道,夫人的容颜变了,几天不见,竟老了那么多,看起来像是四十来岁的妇人,全然没了先前的清雅美丽。

“滚开!”两人喝了一声,迈步便往里面走去,可这才一脚迈了进去,迎面一个东西就砸来。

“滚出去!滚!”

慕容雪仪以为是下人,随手拿起一个花瓶便砸了过去,花瓶飞出时,却在被他们接住后,她才看清那是她的一双儿女,不由的呜呜哭出声来。

“娘亲!”两人随手将接住的花瓶放下,快步的走了进去:“娘亲,你怎么了?”两人来到她的身边,见她趴在床上哭着,当她抬起头来时,两人不由的倒退了一步。

“娘亲!你、你怎么……”

此时的外面,树枝上,丫丫正收着翅膀看着那里面的一幕,窗口对着正好,让它不用再飞近就能看到那里面那个女人的模样,回去可以跟七七他们学学她是怎么摔东西的。

黑溜溜的眼珠子转动着,时而用翅膀拍了拍头,看着那里面发生的一切,看着那两个小鬼步伐急急的离开,它张开嘴,呀呀的叫了几声,拍着翅膀往回去。

“啊!乌鸦!这么不吉祥的东西怎么会在这里!快赶了它走!”正欲离开院子的两人一听乌鸦的叫声,脸色更加的灰白了,捡起地上的石头就往它砸去。

丫丫见状,绕了一圈飞过两人的头顶过,下一刻,两坨粪便便掉落在两人的头顶上:“呀呀呀!呀呀呀……”看着下方那两人往头上一摸时那僵硬惨白的表情,丫丫心情愉悦的放声叫着,拍着翅膀离开了这上官家。

傍晚时分,在院中闲聊的顾七几人见丫丫人未到,声音已经先传了来,不由抬眸看去。

“呀呀呀!老娘回来了,老娘要邀功,老娘要求蹭!老娘要跟小逸逸睡!呀呀呀……”

“嗯?做什么好事了?”顾七挑了下眉,看着落在桌面上的它。

当下,丫丫便将它在上官府看到的绘声绘色的说给他们听,最后还不忘报上自己所做的丰功伟绩:“当时老娘就这样从他们头上飞过,给他们来了一坨……”说到这里,它有些羞涩扭捏起来,似乎不好意思在小美男面前说这么失礼的事情。

“哈哈哈!丫丫,你是在他们头上拉便便了吗?”碧儿直接给它道出来了,一想到那场面,顿时笑得停不下来,全然没注意到丫丫那瞪来的小眼神。

几人在院中说说笑笑了好半天,顾七又让碧儿拿出给丫丫准备的吃的,因明天要起程离开,他们也没太晚睡,全都早早的便睡下了,当老头打算来窜窜门时,发现他们院中都熄了灯,这才讪讪的回去了。

次日天还没亮,雷霸天便将他们送上了马车,从后门离开,而跟着离去的人还有那自觉粘上去的龚老,美其名,他为他们驾车,实际上则是怕他大哥派来人的将他抓了回去,更何况,他还打算跟在顾七的身边,瞧瞧她到底还会炼制什么丹药?接下来,她又要去哪里?

而在离他们极其遥远的一处繁华的大城,黑木家中,他们正寻之不到的人,顾浩天,就在这里。

黑木家的一处后院中,一名身着火红衣裙容颜美艳的女人正倚斜着卧榻,手中拿着书正看着,她虽一身火红衣裙,容颜身段也极为火辣美艳,但周身却散发着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的气息,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顾七父女救下的黑木夫人。

此时的她脱去了以往的黑色衣裙,换上了如同火焰的红裙,一双妖艳的眸子半眯着,含着冷漠与淡然,如墨发丝简单的轻挽着,发上插着一根泛着幽黑光泽的黑木钗子。

这里是黑木家,她的家族,天南城八大世家之一的黑木家族,她,原名黑木傲霜,黑木家唯一的小姐,上有六个哥哥,个个宠她如命,自小父母更是含在嘴里怕溶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天之娇女,奈何因错爱而受尽折磨。

那一日,本以为毒发将亡的她,却意外的遇到顾浩天父女,更令她难以相信的是,那由她所爱的男人与她最亲密的好友下的毒,竟被顾七给解了。

要知道,当年因为她身中奇毒,她的父母,她的六位哥哥,无一不跑遍大江南北,寻着名医炼丹师们,为她解毒与延命,只是,无一不是说她身上之毒无解,仅仅只能用丹药压制住,用丹药延长她的命。

她恨!恨那男人的狠心,恨那闺蜜的无情!这两个她待以真心的人,竟偷偷背着她搞上了!还牵手给她下了毒,要她受尽折磨的死去!

想起往日种种,心头怒火再升,看着手中书藉,书中写着一段段一个个的民间故事,无一不是女子貌美娇羞无限,会嗔会撒娇,会扮柔弱,会楚楚可怜。

嘲讽一笑,手一扬,将手中的书抛了出去。从卧榻上站了起来,弹了弹红色衣裙,傲然冷冽的看着前方。想到当初她质问为什么时,那男人说她骄傲如孔雀,冷傲如冰霜,连女子的柔媚都不曾见过,更不曾向他撒娇不曾看到她娇羞无限之神情。

想到这,她冷冷一笑。她黑木傲霜生来就不是那种会楚楚可怜娇羞柔弱之人,更不会向那男人撒娇示弱,而那男人,竟就因这个而跟那女人勾搭上了,真是一对无耻下作之徒!下作就下作,还为他们的无耻与下作找借口,她当初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那样的一个男人!

“妹妹,你这是做什么?把书毛扔?”一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捡起地上的书摇头笑了笑:“这都大多的人了,还这么不爱看书。”

中年男子身后跟着的几名同样出色的男子也走了进来,他们年入中年,却看着气宇不凡,眉宇间正气凛然,看向黑木傲霜的目光更是带着宠溺疼爱之色。

“呵呵,大哥,你又不是不知霜儿从来就不喜欢看书。”

“我得看看霜儿看的是什么书。”另一名男子接过那书,打开一看,却是一笑:“呵呵,原来是这种民间小故事啊!写得这么差劲,真是污了霜儿的眼,霜儿,三哥帮你烧了。”说着,手一动,一簇火焰窜起,瞬间那本了便成了灰,消失无踪。

“哎,霜儿啊!六哥见你怎么一天比一天的年轻貌美?六哥好歹也就只大你三岁,这跟你站一起,别人都认不出咱们是兄妹来了,看来我得找二哥多要点养颜的丹药,护着我这容颜才是。”一男子走到她的身边,看着年轻貌美的妹妹,又是骄傲,又是宠溺。

“呵呵,霜儿,五哥近来又得了件小玩意,拿来给你玩耍。”一男子掏出两颗鸡蛋大小的黑珠子,道:“给,这是南域深海黑珍珠,五哥特意弄来给你的。”

“看你们看你们,一个个一见到霜儿就忘了正事了。”最为年长的男子摇头笑着,走上前,对她道:“妹妹,你那个朋友醒了,现在老二正在帮他换药,你要不要去看看?”

“他醒了?”黑木傲霜有些诧异,毕竟他昏迷了那么久,本以为没那么快醒的。

“嗯,醒了,不过看着精神好像有些问题,老二说问他话,他都愣愣的,就嘴里一直念着小七小七。”

闻言,她皱了皱眉,道:“我去看看。”说着,迈步便往外面走去。

“霜儿,六哥陪你一起去!”男子说着,也快步的跟上。

后面几人见状,笑了笑,相视了一眼,道:“一起去看看?”

“呵呵,走。”

几人笑着也跟在后面,他们的宝贝妹妹回来才没多久,那一次跟着他们外出去深林寻药时,竟遇到了那个叫顾浩天的男人,想到那个男人当时的模样,几人眸光微闪。

------题外话------

嗯,现在月票三百七十二,明天要是月票满五百,后天就加更。不满五百么,嘿嘿,自然是木有浮云的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