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 九道灵息寂灭丹

顾七的目光落在那三枚丹药上,上面清晰的九道灵息如同游龙一般的在包围着那枚丹药,仅仅三枚丹药,但那浓郁的药香却弥漫了整个场地。

看到丹成,丹药上面的那九道灵息,她没有意外,神情依旧是那样的平静淡然。无视着周围喧哗的声音,她将其中两枚丹药用蜡封了起来,只剩下一枚放在玉盘之中。

一旁的戴云剑震惊的看着那枚放在玉盘中的丹药,上面那九道灵息是那样的清晰可见,灵气是那样的浓郁清香,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丹药,却知道,能被九道灵息弥漫着的丹药绝对不凡!

而且,他看见她炼制出来的那三枚丹药,几十种珍贵的药材炼制出了三枚丹药,竟没有一颗废丹!那另外两颗被她用蜡封起来的丹药同样拥有九道灵息!

太不可思议了!九道灵息的丹药,这川城之中连数年前一枚四道灵息的丹药都遭到疯抢,她竟然,竟然炼制出了九道灵息的丹药!

心头的震惊与难以置信,如同骇浪在疯狂的拍打着一样,他看着她,看着那淡然而平静的她,只知道自己的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再也无法保持平静,尤其是,在看到那枚丹药同灵气形成印在丹药上面的那三个字后,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顾小友,丹成了吗?是什么样的丹药?”

“丫头,你炼出什么丹药来了?快给我看看!”

雷城主他们急步走上前来,那样浓郁的药香味,让他们心中急着想要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丹药?

就是慕容雪仪也在这一刻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但她却没走近,只是站在那里看着,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着,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刻的紧张与忐忑。

“快看,那个叫顾七的真的炼出丹来了?她真的是炼丹师?她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吧?有那样年轻的炼丹师吗?”底下的百姓们议论着,惊叹纷纷。

“好浓郁的药香味啊!到底她炼制的是什么丹药?若是能上前一观,那该多好!”一些原本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观看的炼丹师,此时闻着那股奇特的香味,不由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陶醉般的闻着,想要辨出这药香味到底会形成什么样的丹药?

那台上一旁坐着的风逸闻着那股浓郁的药香味,也不由的露出笑容来:“碧儿,我姐的丹药成了是吗?她炼制出了什么样的丹药?”

碧儿微仰着下巴,脸上尽是盈盈的得意笑意:“那当然,小姐最厉害了,不知道是什么丹药,反正就是很好的丹药就是了,少爷,这回你可以放心了。”

“嗯,我就知道,我姐一定会炼出丹药来的。”他喃喃的轻语着,虽看不见,但听着底下那些声音,以及台上他们的惊呼声,也知道他姐姐炼制出来的丹药一定很好。

台中间,顾七端着玉盘上的那一枚丹药,来到桌上放着,看向那走过来的几人,见他们在看到那枚丹药上的九道灵息后一个个都怔愕的呆住了,站在那里竟也忘了走上前来。

她微微一笑,清冷淡然的声音在这一刻蕴含了一股灵力气息,不紧不慢的传出,清晰的在台上传开,传入底下众人的耳中:“雷城主,这便是我炼制出来的丹药,九道灵息的寂灭丹。”

九道灵息的寂灭丹!

她的声音一落下,台上台下只剩下一片抽气声,连一声杂闹的声音也没有,众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台上迎风而立的她,耳边回荡着她的话。

九道灵息的寂灭丹!九道灵息的寂灭丹啊……

好竟然炼制出了九道灵息的寂灭丹!这、这怎么可能!

且不说那寂灭丹是金丹之境强者进入元婴期必不可少的进阶丹药,就是这丹药上的九道灵息,随便放在一颗普通的灵丹上也是不可能出现的,可如今,她炼制出了寂灭丹,还是拥有九道灵息的寂灭丹!

金丹之境的修士有多少在进阶元婴之境时因灵力不稳而殒落?进入元婴之境,一些金丹之境的修士不是被伏击而亡,就是在经历天劫之时身死,一枚寂灭丹,相当于两名元婴修士的相助,可见此丹的威力之强,珍贵之处。

就在众人内心震撼之时,又听她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

“九道灵息的寂灭丹,我想,就是在这川城之中想要找到这样的丹药也是极少的,以我的炼制能力,雷城主,你觉得我需要去慕容家偷他们的丹药吗?”顾七唇角微勾,嘲讽般的朝那面色灰白跌坐在座位上的慕容雪仪扫去。

怎么可能!一名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寂灭丹的炼丹师,怎么可能去偷拿别人的丹药?那慕容家就是诬蔑!赤果果的诬蔑!

老头在震惊过后几个步伐走上前来,看着那上面由灵力气息形成的寂灭丹三个字,震惊得嘴唇都在颤抖:“真的是寂灭丹啊!真的是寂灭丹啊!还是九道灵息的寂灭丹!这、这……丫头,你到底是怎么炼出来的?”

雷城主也在震惊过后回神,目光从那枚丹药上收回,深深的看了顾七一眼:“我相信那是上官夫人在诬蔑你,顾小友,以你的炼丹本事,慕容家还没有能让你看得上眼的丹药,九道灵息的丹药,自川城建城以来就不曾出现过。”

他相信,今日过后,这川城数百万的百姓定会记住她,顾七,一个年仅十五六岁的炼丹师,一个能炼制出九道灵息寂灭丹的鬼才炼丹师!

她的名声,在不久的将来,扬名于九洲大陆的每一个地方!

雷城主和龚老的话,让底下的众人哗然一声,顿时整个场面都沸腾了起来,经两人验证,他们相信那是寂灭丹无疑,而且还是九道灵息的寂灭丹!这可是有市无价的宝贝啊!就是花多少金币也不一定能买到的宝贝啊!

有的按奈不住内心的激动,已经在下方喊着:“尊上,那寂灭丹卖不卖?多少金币都好,卖给我们吧!”

台下的人欲往那台上涌去,其中不少炼丹师想上前,都被城主带来的修士们挡住了,可场面越发的不可收拾,甚至有的不顾那些修士的阻拦想要上前拜见顾七,求她指点炼丹之术,见有的人已经从那些修士腋下溜过,往这台上而来,雷城主连忙在台上布下一个结界,将他们全阻拦在外。

看着台下全都激动沸腾的百姓们,以及那些高声喊着求着顾七收下他们当药徒的炼丹师们,雷城主也不由被这场面震住了,全民沸腾,激动难抑,川城之中从未出现过这样的场面,九道灵息的寂灭丹,还有那顾七,真真在川城这里的天空中打响了一记惊雷,震住了这全城的百姓与修士们。

一直都没能反应过来,呆呆站着盯着那枚九道灵息寂灭丹的戴家主,从刚才就没说过一句话,他看着那枚寂灭丹,脑海中回荡着的是顾七先前所说的话。

待到丹成,送他一颗,待到丹成,送他一颗!

她、她、她、她说要送他一颗……

心头血气在如同滚烫的岩浆般在沸腾,澎湃着,那股血气冲上脑门,只感觉因过度的激动而手脚发软,眼前一黑,就要倒下去。

戴云剑注意到他父亲的异样,见他嘴唇颤抖着,脚一软,双眼一翻,竟就那样倒下去,不由的惊呼一声:“你亲!”声音一出,人也闪身掠出,扶住了浑身虚软的他。

“父亲?父亲你怎么了?”看着他父亲脸色涨红,却手脚发软似要晕过去的样子,不由担心的唤着。怎么刚才还好端端的,突然就这样了?

顾七见状,上前为他把了下脉,继而一怔,低低一笑:“戴家主,你可莫要太激动,这要是激动过头晕过去了,我这丹药怎么送出去?”

听到她的话,戴云剑才知道原来他父亲是因为太激动了,心一松,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想到原先顾七说丹成便送一枚给他父亲,不由的看向她,这寂灭丹别说是九道灵息的,就算不是九道灵息也是无价之宝,她竟那样大方的便将之送出?

“呵呵呵,对对对,我可不能晕过去了,我要挺住,挺住。”被她这么一说,戴正南连忙深吸了口气,慢慢的呼出,调着自己的心态,尽量的让自己平静下来。

真是失态啊!他好歹也是金丹之境的强者了,却在他们这么多人的面前失态了。

可这事也怪不得他,要知道这寂灭丹是多么的难求。他千方百计的寻找炼制寂灭丹所需要的药材,却连一半都没找齐,要知道,若是再过十几二十年,他能到达元婴之境,有这么一枚寂灭丹在可就有了一个保障,进阶元婴有望了啊!

此时听到顾七的话,不仅是雷霸天,就是龚老也是羡慕不已,寂灭丹对其他修为的修士都是没用的,只有金丹修士在进阶元婴时才有用,然,寂灭丹之难求,只怕就是医药公会的会长那里也没有,只是,他们虽想要,却也不好意思开口。

他们深知,那九道灵息的寂灭丹,可不是有钱就买得到的。

顾七看了他们几人一眼,淡淡的笑了笑,用桌上的蜡将那枚寂灭丹封了起来,这才拿到戴家主的面前:“戴家主,这是我专用的存丹手法,用蜡封着这枚丹药可以保存五十年,现在我把它送给你。”说着,将那枚丹药递给他。

戴正南颤抖的伸出双手接住,看着手中的那枚丹药,心中激动兴奋难抑,他小心的将丹药收入空间,感激的对顾七道:“顾小友,你的这枚丹药太珍贵了,我这样收下心有不安,我想你既然是炼丹师,那必然身具火属性,我这里有一本火属性可以修炼的圣级攻击灵诀,如今送给顾小友,从今往后,顾小友若有用得着我戴家的地方,我戴正南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顾七有些诧异,却也释然,接过他递上来的那一本功法:“如此,便多谢戴家主了。”她看了一眼手中的功法,继而收入空间中。

“嘿嘿,丫头,老头我刚好像看到你一共炼制了三枚?剩下两枚你打算怎么处理?要不,老头也拿东西跟你换吧!老头保证,这次绝对没假货的。”龚老笑眯着眼,凑上前说着。

顾七看了他一眼,没有应他,而是对雷城主道:“雷城主,那上官夫人应当如何?”目光一扫,看向了那此时仍一脸难以置信的慕容雪仪,看着她因震惊与无法置信的剌激而让让容颜有了那一丝细小的变化,也许,除了她,到现在还没人发现吧!

雷霸天闻言,转而看向慕容雪仪,沉声道:“上官夫人陷害顾小友已成事实,从今日起,若他们在川城有什么意外,必归于上官家与慕容家的头上,念在上官夫人乃上官家主的夫人,本城主也不便对你加以惩罚,但,今日这事我会请上官家主给我一个交待!”

说着,声音一顿,沉声喝道:“来人!将上官夫人送回上官府,将本城主的话告知上官家主!若不能给我与顾小友一个满意的交待,到时本城主定不会再顾及上官家主的颜面!”

“是!”数名修士沉声应着,上前押着慕容雪仪送回上官家。

对一个拥有不俗地位的贵妇,又身兼炼丹师而言,这样的对待已经让她颜面无存,比当众责罚更加的让她难堪。这一瞬间,慕容雪仪死死的盯着顾七,仿佛要将她的容颜牢牢的记在脑海里一样,那阴狠而不甘的目光带着厌恶与恨意,直叫人心头发寒……

顾七淡定的看着,目光平静而淡漠,看着她被押着离开,看着她整个人的气焰在这一刻尽失,看着她因怒火的攻心,恨意的昭然,眼角的鱼尾纹渐渐的加深,那双鬓如丝的墨发隐隐出现了几根灰白,她眸光微闪,唇角微不可察的勾起一抺似有若无的淡笑。

在雷城主众人的保护下,顾七牵着风逸的手,带着碧儿再次回到城主府休息。而今日,寂灭丹的出现,九道灵息的丹药,就如风过大地一样,袭卷全城,极快的在整个川城之中传了开来。

川城中另外的那一个家族,在得知顾七竟能炼制出九道灵息的寂灭丹后,更是急急的赶到城主府想要拜见她,无奈,自这一天起,城主府便闭府谢客,那些送拜帖的,上门求见的,一一不见。

上官家中,震怒的上官家主上官谦在得知事情后,对慕容雪仪大发了一顿脾气,责骂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个能炼制出九道灵息寂灭丹的炼丹师竟然不懂得拉拢,还将她推得更远!着实是可恨!

将慕容雪仪禁足祠堂不得外出后,他亲自带上礼物,前往城主府,却也一样不得进入,被拒门外,无奈,也只能转回府中,只是命人暗中注意着城主的大门,留意那从里面出来的人,若是顾七等人出来,便马上禀报。

顾七几人在城主府中住了四五天,休息了四五天,浑身的气息也越发的好起来,尤其是她弟弟风逸,学了她教的灵诀之后气息越发的好,见此,她也打算离开了。

这一日,无视着那跟在身后涎着脸的老头,她来到大厅处等着雷霸天,下人去通报的这段时间,她在厅中喝着茶,老头则跟在旁边。

“嘿嘿,丫头啊!老头我也没想卖假药给你,再说,这事我也已经知道错了,那小雷子还派人送了信给我大哥,告诉他我在这川城卖假药的事,唉!估计下回见到我大哥,老头又得吃不少苦头了。”他摩擦着双手,半弯着腰,又是叹气又是带着笑意的看着她。

“不过如果你将其中一枚寂灭丹给我,我定不会让你吃亏的,你想要灵药还是功法?或者是法器?老头我都有的,而且都不是凡品!你只要肯跟我换,老头的宝贝都随你挑,你要多少都行,怎么样?”

顾七放下手中的茶杯,朝他看去:“不了,你买的东西都是假的居多,我可不敢跟你做交易,更何况,那寂灭丹我也就两枚,可没打算给你。”

“哎,你自己又用不着,留着做什么呢!拿来跟老头换多好,再说了,你自己又会炼丹,还愁没有寂灭丹不成?”

“龚老。”

这时雷霸天的声音从厅外传来。他迈着沉稳的步伐走来,看了龚老一眼,道:“龚会长说不日便派人来接你回去,龚老,你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面对龚会长吧!”

他走了进来,朝顾七拱手一礼:“呵呵,顾小友,管家说你找我?不知有什么事呢?”

“雷城主,我们姐弟在你这里也打扰了有些日子了,我打算明日便走,还请城主帮忙打点一下。”她道出了来意。

“哦?顾小友要离开了?”雷霸天微怔,却也知道,川城虽不小,但也绝对留不住她的,无奈,只好道:“说真的,川城这么多年来都不曾有顾小友这样的人物出现,本还想请你多留一些时日,却不想你已经要走,既然这样,等我会让人为你打点,如今城中众人都注意着顾小友的动静,想来顾小友要离开,也不能走正门的,到时还得委屈顾小友从后门走了。”

“城主想得周道,便依城主的意思便好。”她笑着,拿出一枚封着的寂灭丹递上前:“这些天多亏了城主,我身边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枚寂灭丹便送与城主留个纪念。”

“这……”

雷霸天怔然,没料到她竟然将仅剩的两枚丹药拿出一枚送他,看着她递上来的丹药,他却没有接,而是看着她,面容带着正色与威严:“顾小友,不瞒你说,这寂灭丹我也是很想要的,如今我已经是金丹之七段的实力修为,进阶元婴也是迟早的事,寂灭丹珍贵,更不易见,你这赠丹让我感到错愕的同时也激动,但,若这样收下你的这枚丹药,我于心不安。”

听到他的话,顾七微微一笑:“雷城主只管收下便是,这寂灭丹虽是珍贵,但我眼下也是用不上的,更何况,他日我若需要自会再炼此丹,而这一次炼制这寂灭丹的灵药多数是雷城主自家药库中保存着的灵药,雷城主肯拿出来卖给我,这也是极为难得的。”

她说着,走上前,将手中的丹药放到他的手里:“更何况,雷城主为人刚正,又帮了我姐弟那样大的忙,区区一枚寂灭丹又算得了什么。”

一旁,老头吹胡子瞪眼的盯着顾七手中的那枚丹药。这丫头是存心跟他扛上了?他怎么求都求不来的丹药,她就那样送出去了,这丫头,大方得让他肉疼啊!

看着手中的丹药,雷城主怔了怔,而后,想了想,道:“顾小友,你且跟我来。”他起身,迈步往外走去。

顾七挑了下眉,微顿了一下后,便跟了上去。后面的老头见状,也连忙跟上。

当来到一处藏宝库时,顾七怔了一下,看着眼前那挂着,放着,摆着,各种各样的兵器和珍宝,只感觉眼前一花。

“哇!小雷啊!真没想到你这城主当得油水这么多,竟然收藏了这么多宝贝啊!啧啧,藏得这么深,真不简单啊!”老头摇头晃脑的说着,当年到架子上的一样法器后,不由惊呼出声。

“哇!这不是那几年前拍出天价的龙腾宝剑?当时那买主神秘得没露面,原来是被你买了啊!”

“啧啧!还有这……”老头看着满屋子珍宝,那个赞不绝口啊!时而摸摸这个,碰碰那个,一副爱不释手的样子。

雷霸天也没理会他,而是对顾七道:“顾小友,这里面都是我多年的珍藏,无论是功法还是防身的法器,或者是绝世兵器,这里面都应有尽有,你看看有什么是你看得上眼的,只管拿。”

闻言,顾七不由失笑:“城主,你就不怕我一贪心,把你这里的宝贝都搬光了?”

“呵呵,这里虽是的我珍藏,但我相信以顾小友的眼光,我这里大半的东西只怕还入不了你的眼。”雷霸天笑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请她往里面走去,去挑挑喜欢的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