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 丹成!

“快看!城主的马车来了!”

百姓们指着那往这边而来的两辆马车,前面那一辆无疑是城主的,后面那一辆想必坐着的便是那姐弟三人吧!

提前出来,已经在这里等了好一会的戴家父子,此时的目光也落在那两辆马车之上,朝那一旁的慕容雪仪看了一眼后,他们便迎上前去。

马车停了下来,前面马车里的雷霸天和龚老两人先行下了马车,后面马车里,先下来的是穿着浅绿衣裙模样娇俏的碧儿,再下来的是一身白色男装的顾七牵着身穿冰蓝色衣袍的风逸,两人下了马车,当周围的众人看到他们两人的容颜时,不由暗暗倒抽了口气,眼中尽是惊艳之色。

且看,那白衣公子衣着简单,但那身衣服却是上等的面料,衣襟与袖口之处,似绣有精致云形暗纹,腰间玉带,垂侧流苏,白色靴子,无一不显出他的华贵。

再看,那出色的俊美容颜,似鬼斧神刀精雕细刻而成,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一双清冷的眸子散发着自信摄人的华采,浑身那股尊华的气息尽显绰绝风姿,衣袂轻飘间,更是飘逸如仙,风华无双,令的不由的看痴了眼。

场中不泛年轻女子,一见那白衣公子绝色风华,不由的,一个个春心荡漾,双腮泛红,眉眼含情的看着他,纷纷移不开眼,饶是一些人知道此白衣公子是一女子,也不禁看痴了去,忘了‘他’本身是‘她’,而非‘他’。

再观,白衣公子手牵之少年,一身冰蓝色衣袍人着身,端的是贵族公子的气派,单看他温润如玉的翩翩公子气质,就没人怀疑他不是出自贵族高门。

冰蓝色衣袍的少年看起来岁数尚浅,眉宇间没有白衣公子的自信与清冷气息,但那精致出色容貌,以及温润的气质,倒也让人心生好感,当触及那双琉璃般的眸子时,更是心生怜惜。

这样出色的少年,竟是一个看不见的瞎子,真是可惜了。

“呵呵,雷城主,龚老,戴某有礼了。”戴家主带着一双儿女上前来,对着两人行了一礼,而后,对身后的两人道:“还不快快拜见雷城主和龚老前辈。”

“雷城主,龚老前辈,晚辈戴云剑拜见。”戴云剑恭敬的行了一礼。

“雷城主,龚老前辈,我是戴梦娇。”旁边娇俏的少女也行了一礼,少女模样出色,眉宇间也带着娇纵之色,她行了一礼后,那美眸便含春的朝那白衣公子的方向看去,只知道一颗芳心怦怦跳个不停,乱了她的心。

这川城竟有那样好看的男子,竟比她大哥好看太多了,她今天硬跟着来看热闹,看来是来对了,那公子不知是何家公子?那气质与那容颜,一下便勾住了她的目光。

“呵呵,戴兄的公子和小姐,越发的出色了啊!”雷城主爽朗的笑着,见那戴梦娇的一双美眸朝那后方的顾七瞧去,不由的笑了笑。

戴生剑此时的目光落在那白衣公子身上,那面容那般的出色,与他一次与他在酒楼畅饮的顾老弟不像,但那一双清冷的眸子,以及那周身的气质,却是有些相像,只是,那日的顾老弟虽举止不凡,落落大方,但却没有这白衣公子那自然而然散发而出的尊华气息,更何况,此人根本不是公子,而是一名女子。

会是同一个人?饶是他,在这一刻也不敢相信。

戴家主在看到顾七时,眼中也不由的掠过一抺赞叹:好一双出色的少年郎,那冰蓝衣袍的少年就且不说,毕竟对方看起来年纪不大,尚有稚气。

反倒是那白衣公子,这样出色的人儿,竟是一名女子,那出色的容颜配上那一身白色飘逸的衣袍,真如仙人一般。一身气质更是让人无话可说,端着的是优雅自信,彰显的是尊华绰绝,放眼川城,他还真找不到一人可与此人相提并论。

就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摄人风采,且不说她是不是一名炼丹师,都可认定,此女出身定然不俗,寻常家族,很难养出这般大气又出色的人物来。

那一旁的慕容雪仪看着出现的两姐弟,目光阴沉了再阴沉,脸色一度的黑沉着。饶是她不喜这姐弟两人,也不得不说,两人生得真心出色,就是她一直引以为傲的一双儿子也比不上他们这两人。

只是,这两人是她的耻辱,是她最不愿想起的过往,她恨不得不曾生下这两个孽障!

牵着风逸缓步而来的顾七看到了那戴云剑,眸光微闪,来到几人面前时,微微点头一笑:“戴兄,别来无恙。”那一笑,淡雅中带着绝美,令人不由的心神一凝。

原本不敢相信眼前之人便是那与他一同畅饮之人的戴云剑,在顾七点头微笑打招呼时,竟是愣住了,怔怔出神的看着眼前虽一身男装,却也不减无双风华的女子:“你、你是顾老弟?”

这怎么可能?明明那容颜大有不同,可这声音……

看着眼前之人那一双清冷却带着笑意的眸子,不得不承认,这对眸子他是熟悉的,这双眸子的主人半个月前与他在酒楼畅饮,只是,他怎么也没料到,他口中的顾老弟竟是一名女子,还是一名如此绝美的女子。

“呵呵……正是。”顾七轻笑着,道:“女装多有不便,平时便着男装行走,并非有意瞒着戴兄,还望戴兄莫怪。”这戴云剑为人大气豪爽,品性不错,便也值得一交。

听着这话,一旁的戴梦娇张大了嘴,盯着顾七看着,似乎不敢相信这个翩翩贵公子竟然是个女的?一时间,不由红了眼眶,垂低着头咬着唇,半响也没说一句话。

“真是没想到,顾老弟,哦,不,应该是顾小姐。”见对方是女的,他也不好再老弟老弟的相称,自觉的退开了一步,不好与她站得太近,拱手再礼。

“戴兄就叫我顾七吧!我着男装,这声小姐叫着可是不伦不类了。”

“也好,顾七,我来为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父亲,戴家的家主戴正南。”他微微笑着,又对他父亲道:“父亲,这便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顾老弟,呵呵,顾七。”

“晚辈见过戴家主。”她微微一笑,拱手一礼。

“呵呵,顾小友不必客气,真是没想到我儿口中的顾老弟,竟是这般出色的女子啊!”戴家主呵呵笑着,心情很是愉悦,没想到这样出色的女子与他儿早就认识,今日来这一趟,真是来对了。

一旁的雷霸天和龚老见他们认识,不由问:“你们怎么认识她?”

“前不久因为她在找药材,而我正好有她要的,因此而认识了。”戴云剑简单的说了一下。

“哦,原来如此。”几人点了点头。

慕容雪仪见状,沉着脸道:“这时候也不早了,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听到她的声音,顾七朝她看去,看着她美丽绝尘的容颜,唇角不由的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那笑,笑得有些神秘:“也是,时候也不早了,是可以开始了。”

周围几人相视一眼,看了两人一眼,最后,雷城主道:“前面台上东西已经摆好,顾小友昨天说的药材我也已经命人摆放在上面,炉鼎什么都已经准备好,顾小友可还差点什么?需要找个人给你打下手吗?”

“丫头,要是你请我,我就帮你打下手。”老头笑眯着眼,扬着下巴看着她,似乎觉得她一定会请他帮忙。

顾七只是看了他一眼,朝雷城主点了点头后,对戴云剑道:“戴兄,我想请你当我的助手,可否?”

“这……我不懂炼丹,若是……”戴云剑有些愕然,只是,他是真的不懂丹药之术,这打下手怕给她拖后腿了啊!更何况,这助手之人若是处理不好,只怕……

“无妨,只是帮我处理一下灵药递一下东西而已。”她淡笑着,无视着一旁吹胡子瞪眼的老头。

戴云剑朝他父亲看去,见他父亲点了点头,这才道:“好。”知道这一次的炼丹关乎她的生死,他也不禁有些担心,虽见她购买灵药,但,她这样年轻,真的会炼丹吗?

“如此,就多谢了。”她笑着,交待一旁的碧儿照顾好风逸,便准备迈步往那台上走去,却在脚步迈出之时,听那慕容雪仪的声音再度传来。

“慢着。”

众人朝慕容雪仪看去,似有不明,她此时唤住顾七是为何意?

在众人的目光中,慕容雪仪微仰着下巴,冷眼直视顾七:“一般的丹药可不能算丹药,若不能炼制出让我心服口服的丹药来,后果,相信你很清楚。”

顾七闻言清眸微闪,勾唇诡异一笑:“上官夫人,一日不见我发现你眼角鱼尾纹都出来了,看来,你是忧思甚重啊!”说着,在她阴沉的目光中,带着笑意的往台上走去。

戴云剑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前方步伐轻盈,身姿飘逸以男装打扮的女子,心头微动。

好个风华无双的奇女子。

台上,顾七步伐轻盈,举止优雅而自然,眉宇间散发着自信与清傲。她来到那摆放着灵药的桌边,一一查看桌面上的灵药,同时也拿出空间里的灵药放在桌上,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划过那桌上的四十几味灵药时,来到最后,手却是一顿,眉头微皱。

跟在一旁的戴云剑看到那桌上面摆放着的灵药时,不禁暗暗心惊,那些灵药无一不是价值万金之物,珍贵非常,她竟用这些灵药来炼制?她想炼制什么样的丹药?

心下暗想着,朝她看去,却注意到她轻皱着眉头,便上前问:“怎么了?”

顾七抬头,朝那台上左侧坐着的龚老看了一眼,便问:“我需要换味药材。”说着,看向那雷城主:“雷城主,雪冬灵草可还有?”

已经坐下等着她炼丹的雷城主一听,微怔,点了下头站起来往前走去:“还有一株,怎么了?是不够吗?我带来了。”说着,从空间中取出另一株雪冬灵草递给顾七。

顾七看了他递过来的雪冬灵草一眼,眉头更皱了,问:“雷城主,你药材你从哪里得来的?”

“雪冬灵草极为少见,也很贵重,这是我一月前从一名修士手中买到的,也就两株。”他说着,看着顾七的神色似乎不太对劲,便问:“可是有什么不对?”

“这么说,这川城里想要再买到雪冬灵草很难?”她的声音很沉,目光盯着手中的药材,又朝那坐在那边翘着二郎脚等着看炼丹的老头看去。

“嗯,是没有了,不过我记得,似乎在一年前,戴家在一次拍卖会中以高价拍下一株雪冬灵草?”他看向一旁的戴云剑。

戴云剑点了点头:“没错,一年前我父亲在拍卖会中拍下一株雪冬灵草,因这雪冬灵草是炼制寂灭丹必不可少的灵药之一,因此,一直被我父亲保留着。”

“那灵药你父亲如今可带着?”她回头问着。

“你稍等一下,我去问问。”戴云剑说着,来到他父亲那里低声与他说了几句,不多时,两人一并走来,就连那原本坐着的老头见似乎有些奇怪,也跟了过为。

“顾小友,可是需要雪冬灵草?你看看我这株。”他从空间中拿出一个长方形的盒子打开,露出了里面那株保管得很好的灵药。

顾七看了一下,浓郁灵气在盒子打开时散了开来,灵草保存完好,不由的露出一抺笑:“不知这株灵草戴家主可否卖给我?”她没转弯,很直接的开口问着。

“这……”戴正南微顿了一下,看了那桌面的两株雪冬灵草,又见旁边的那四十几种药材都极为珍贵,有的就是他也不定能买到,沉思了一会,便问:“不知顾小友想炼制什么丹药?”

顾七淡笑不语,只是看着他。

“咦?这雪冬灵草怎么这么眼熟?”老头正惊叹着那桌上摆着的那些珍贵的灵药,更是诧异于顾七竟有这么多珍贵的药材,因这些药材她都是让雷霸天去弄的,在此之前,他也不知她都弄了些什么药材,更不知她要炼制什么样的丹药,因,她一直没说。

“龚老当然眼熟,这跟你前不久在街上摆地摊时的药材不是同一货色?”她睨了那老头一眼。

“什么?”雷霸天一怔,拿起那灵草左右一看,想问出:这难道是假药?却没当众问出,毕竟,这事若传开可不小。

看着他们几人的目光一一落在他的身上,老头不禁觉得头皮发麻,讪讪的笑了笑:“那个,不久前我闲着无事弄了些药在卖,有几个倒霉鬼贪便宜买去了,谁知这东西一转,竟又跑到我面前来了。”

闻言,几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他们知道这龚老有些不着调,更是在公会经常弄了一些事情让会长大发雷霆,却没料到这么的不着调,竟跑到这川城来卖假药!

想到这,雷霸天眼皮跳了跳,看着那垂低着头不好意思抬起头的老头,不由的摇头叹了一声,对那戴正面道:“戴兄,可否先将你这灵草给顾小友先用了?今日过后,我就是到别的城去找,也会找一株回来给你。”

戴正南听着他们这话,也知道那两株雪冬灵草是假药,而且还是这龚草卖出来的,不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道:“顾小友能认出连雷城主也认不出的药材来,想必对药材极为精通,与我儿又是相识,我这株灵药放在这里也一直没动,今日就赠与顾小友吧!”

闻言,几人都没有意外,毕竟,顾七能分辨出假药,想必对药材是极精通的,她是炼丹师一事,必定也不假,只是不知是什么级别的炼丹师,但这样年轻的炼丹师若能结交,又岂是区区一株灵草可相比的。

“如此,就多谢戴家主了。”她接过那灵药,从中取出来放在桌上,道:“待我丹成,必赠戴家主一枚,以谢你赠药之情。”

“呵呵,顾小友言重了。”戴正南呵呵笑着,退回了那一旁的位子上坐着。

将那两味假药交给雷城主,顾七看了那摆放在一旁的炼丹炉一眼,让戴云剑将它搬开,而后,从自己空间中取出一个小小的炉鼎来,灵力一运,炉鼎瞬间变大。

台下众人热血沸腾,看着她手中的小炉鼎瞬间变大,知道她要证开始炼制丹药了,都万分期待的看着,能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可以看到炼丹的过程,可是极为少见的,除了一些百姓和修士之外,一些炼丹师听到这边有人台上炼丹,也不由的驻足观望,看着那台上那抺白色飘逸的身影,等着看她又是如何炼制丹药的,又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

浑身灵力涌动之时,她心念一动,手指往那炉中一指,呼的一声点着了那炉中火焰,起初是较小的一簇火焰,紧接着,随着她手中灵力的一涌,火焰渐渐变大。

“戴兄,青焰草去叶留根……”顾七一边控制着火焰,一边对着那药桌边的戴云剑说着。

“好。”戴云剑应着,按着她所说的将青焰草去叶留根送上前,紧接着又听她的声音不紧不慢传来,他连忙再接着处理着灵药,将剩下有用的放在托盘递给她。

顾七接着药材便往那炉中投去,一味一味的往炉中投着,又从空间中取出一个小瓶,从中加入一些无根之水,控制着火焰,打开炉鼎的风门,听着火焰呼啸的声音,闻着那灵药在炉中熬制的浓郁药香味。

她的炼丹手法与别人不一样,复杂的手法看得人眼花缭乱,想要看清她到底是怎么做的步骤,却发现,上一个步骤还没看清,她下一个步骤已经做好,观她熟练的手法,在场的炼丹师们都毫不怀疑的肯定,她会炼丹。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个时辰的时间没人走开,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台上那抺白色的身影。

“雪冬灵草去茎留叶根。”

听到她的话,戴云剑连忙将雪冬灵草去茎只留叶和根放在托盘上递给她,当这最后的一味灵药终于处理好,他才发现,自己是急得满头大汗,那紧张着的心紧绷着,看着那不慌不忙的往那炉中加着灵药的她,不禁暗自佩服,她的淡定真是让他不得不佩服。

看她不慌不忙,从一开始就那样悠哉自然的控制火候,投入灵药,那熟悉的手法,那淡定的神态,让人看了不禁渐渐的放下心来,她胸有成竹,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

身为炼丹师的慕容雪仪,看着顾七那熟练的炼丹手法,目光沉了沉,虽然她的炼制手法很是奇怪复杂,但那有模有样的样子,真的像极了一名炼丹师。

难道,她真的会炼丹?消息传回来,不是说她是一个什么也不会的废物吗?可为何却一而再的打破了她对她的认知?

老头坐在一旁,原本因卖假药被他们发现的不好意思早在看到顾七那熟练又奇特的炼丹手法后全抛到脑后,双眼放光的盯着她,一直啧啧惊叹着:人才啊!人才!他要把她拐回公会去的话,他大哥是不是会原谅他上回打翻了他的一炉丹药?啧啧!这么年轻的炼丹师,不多见呐,只是,不知她是什么品阶的炼丹师?为何没见她的炼丹师徽章戴在胸前?

此时一心专注着炼丹的顾七没去理会周围的目光,她专注的看着她炉鼎,从上回就知道这炉鼎不凡,没想到,用来炼制这一次的丹药同样也没出问题,看来,她得找个时间,好好查查这个炉鼎到底是什么来头。

当所有的药材都加入药炉中后,又过了一个时辰,闻着炉中的浓郁药香味,她迅速将火焰调大,又再迅速调小,打开炉鼎的盖子,见里面有三枚丹药,便将之取出后做着最后的步骤,凝丹封蜡!

这是属于她自己的一个习惯,珍贵的丹药她都会用蜡将之封起来,这样能更好的保存着丹药的气味不流失。

所有人看着她将那炉盖打开,那浓郁的弥漫而开的药香让人闻之神精为之一震,纷纷震惊的站了起来。

丹成了!

------题外话------

今晚更得比较早了。因为只更六千,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