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 为何拦道!

她退回屋里朝里走去,对碧儿道:“收拾一下,我们马上走!”

“好。”正帮顾风逸梳着头的碧儿什么也没问,当下便应了一声,扶着他坐在轮椅上再用布条固定他的身体,以免在奔跑时摔下来。

“姐,是他们追来了吗?”双眼看不见,身体又虚弱,还得碧儿背着,顾风逸的情绪有些低落,怕自己连累了她们,又恨自己这般的无用。

顾七走过去,轻拍着分的肩膀,温声道:“你不要担心,有我在呢!我们还要去找爹爹,你可得给我打起精神来,别总想一些没有的事情,爹爹并不知道你的存在,他若知道还有你这么大个儿子,一定会很欢喜的。”

“姐,我双眼看不见,身体又这么差,我、我怕……”娘亲不正是因为这样而不认他吗?爹爹会不会也……

“傻瓜,想什么呢!我们爹爹可是最好的爹爹,以后你见了他就知道了,好了,我们得走了,昨晚我们是半夜到到这的,村里的人并不知道,但难保他们不会搜查。”她轻声说着,又对碧儿道:“你们先从小门出去,我去后面屋子跟那老婆婆说一声。”

“好。”碧儿应着,连人带椅的将顾风逸背了起来,往小门走去。

顾七走到门外朝那外面看了一眼,见那里人已经往这里面进来,便快步往后院走去,那后间的老婆婆儿孙都不在这,才腾了这么间屋子让他们落脚休息。

“老婆婆,我们要走了,外面有人来找我们,如果有人问起,你就装耳背,摆手说什么也不知道,他们不会为难你的,我这里有些碎银子,你拿着可以买些用的,小心收好,别叫人发现了。”她轻声对那正烧着火的老人家说着。

她空间有的是金币,却不能给,像她这样的老人家拿出金币来对她不见得是好事。

“好好好,你们小心一点。”那老人家也没推辞,收下她给的碎银子藏进米缸里,听着外面拍门的声音,她示意着顾七快走。

顾七点了下头,这才迅速从小门离开……

因碧儿连人带椅的背着风逸有些显眼,她们也只能走着小道,然而,因风逸的身体太虚弱,经不起这样的折腾,也只能越过山道,进入城中,打算先找处偏僻的院落住下来,将他的身体调养一下再作打算。

她在一处平民窟中租下一处院子,虽简陋但却安全。这里出入走动的不见修士,不见锦衣华服之人,只有最朴素的平凡百姓,这里没有繁华之地那么多的事非,也显得宁静清幽。

小院虽简陋,但一般日常用到的东西都有,在小院安顿下来后,她换去身上的白色衣袍,因为这衣服虽是素雅,衣料却不俗,一看便知是上等之物,住在这贫民窟之中,穿得太好反而易引起别人的注目。

换上空间里以往买下备用的普通衣服,她在面容上再稍做修饰,一身气息敛了起来,再将灵力修为隐藏起,端看之下,就是一个容貌普通平凡无害的少年。

“碧儿,你留下陪着风逸,我出去转转,买点吃的回来。”她看向坐在轮椅上休息的风逸,走上前去,握着他的手轻问:“风逸,你有没什么特别想吃的?姐给你带回来。”

顾风逸眉宇间染上了几分担忧,低声道:“姐,你这样出去安全吗?要是碰到那些人怎么办?你还是不要出去了,我不饿,不想吃。”他怕,怕她出去被那些人抓走了,她怕出事他却救不了她。

“没事,就是我现在站在那些人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我来,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她轻声安抚着,露出淡淡的的笑容:“你以前定没怎么吃过这外面的一些小吃,姐给你带些回来,好吃的东西可不是那些最名贵的,而是那些最普通地道的。”

“就是,逸少爷,你也太小看小姐了,小姐出去怎么会出事?就是真遇到那些人,她也能将那些人解决了,所以啊,你不要担心,有我在这陪着你呢!”碧儿扬起笑脸,笑盈盈的说着,看着风逸那苍白无血色的脸色,她又问:“小姐,你那个营养液还有没有?再拿瓶给逸少爷喝吧!你看他的脸色还一直这么白。”

“本来也没剩多少,如今都用完了,不过不用担心,我等下顺便去买些药材回来调制就行了,你照顾好他,我出去了。”她交待着,拍拍风逸的手,便往外走去。

“姐,小心点。”风逸在后面喊着,声音听着还是那样的有气无力。

“嗯,我会的,你要是觉得累,就去床上躺一会。”

看着她离开,碧儿走到风逸旁边坐下,眨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风逸虽然看不见,却感觉得到碧儿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脸上,被她这样盯着看,不由的有些赧然,琉璃般的眸子轻轻一颤,温声问:“碧儿,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咦?逸少爷,你怎么知道我盯着你看了?”碧儿诧异的问着,他明明看不见不是吗?怎么知道她在看他了?

风逸微侧着脸,脸上的那抺赧然让他苍白的脸上多了抺血色,想着她那样直勾勾毫不掩饰的火辣目光,想让他忽略都有些难,但这话不好直说,正想着怎么回答她好,却忽的听她惊奇的叫出声来。

“呀?逸少爷,你脸上有点红耶!是不是小姐给你喝的营养液起了效果了?总算有点血色了。”

“咳咳!”风逸轻咳着,睫毛微颤,却没回答她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问:“碧儿,你跟在我姐身边多久了?我姐她以前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你能跟我说说吗?”

“可以啊!不过我也就知道我在小姐身边后的事情,以前的不太清楚,不过我多少也听白大哥他们说起过,我跟你讲,以前小姐啊……”

率真的碧儿轻易的就被糊弄过去了,转移了话题,滔滔不绝的跟他讲着以前顾七的事情,说得那是绘声绘色,听着风逸都入迷了。

而走出院子的顾七,穿过平民窟,往市集而去,因平民窟比较偏僻,因此,从平民窟到市集最少也要半个时辰的时间,若是走路慢的,走上一个时辰也是正常的。

她在人较少的地方,运用着步伐而行,看着也是那样一步步的在走路,然,几个呼吸间却已经不见她的身影。

市集里很热闹,小贩吆喝的声音不时的传入耳中,她先在市集里买了些水果,又买了些平时用得上的东西,又到成衣店里给她弟弟和碧儿买了几套衣服,而后走到拐弯的小巷子里将东西收入了空间中,再走出来。

平时要用的东西都买上了,便去那些药材店想买些可以调配营养液的药材,却不料,寻常的几味可以找到,比较贵重的几味灵药却没有。

“掌柜,这附近哪里可以买得到我说的那几味药材呢?”她向掌柜询问着。

“公子,如果你在这一带找,那是没有的,像那种比较贵重的灵药也只有在贵族区域的高档药材店里有得卖,像你说的那几味药,我只听说过,还没见过那样贵重的灵药材呢!那些灵药材的价格可不低,你可以顺着这条路一直走,再向左转弯走一段路后直走,再往右转,去那里看看。”

“好,多谢掌柜了。”她露出笑容道谢着,这才转身离开。

在离开这市集时,她在一些小摊上买了些小吃,又见有烙饼,便买了一些烙饼,因东西不重便拿在手中往那贵族区域走去。

无论在什么地方,贫富的区分都是极为明显的,而这里,不仅分贫富,还有修仙者与凡人的区分,有的东西,凡人不能购买,而修士却可以,有的地方,凡人不能去,修士却可以,这便是差别。

凡人居多的地方用的是碎银子,修士居多的地方用的是金币,而一枚金币可以供一个凡人家庭一个月的开支,但对修士而言,一枚金币根本买不了什么东西。

按着那掌柜所说的,当来到那所谓的贵族区域时,入眼所见便是两旁林立的商铺,一家家装饰得华丽而精致,高档而让人望而止步,在这里,也有路边小贩,只是,他们所摆卖的不是凡人所需的东西,而是一些修士者能用到的东西。

像一些低阶级的丹药,一些低级别的功法,一些低级别的药材和修士用具。

她来到这边还没细逛过,便放慢了脚步在那些摆放在路边的地摊看着,大多都没什么特色,很寻常可见,然,当她来到一个小地摊前时,却不由的停下了脚步。

那地摊就只是简单的在地上铺了块四方的布,上面放着一些小东西,以及一些灵药材,看到那些灵药材,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蹲下却没去拿那药材,而是拿起一个莲花形状的东西,看了那头也没抬一下,手中拿着本书在看的老者,问:“老人家,这个是什么?有何作用?”

老者抬眸就瞥了一眼,又将目光落在他手上的书上,道:“那个叫莲灯,是件只能用一次的低级法器,如果到了阴气较重的地方你被鬼糊了眼,只要点亮这莲灯它就会为你引路,带你走出鬼地。”

顾七听了嘴角一抽,看了那老者一眼,见他一副要买不买的神情,压根就不像在做生意,便问:“那这怎么卖?”

“五十枚金币一个。”老者说着,而后又加了一句:“不讲价的。”

“老人家,你不是说只是一次性的吗?也要五十枚金币?这也太贵了吧?”看着他那副神情,顾七笑了笑,道:“老家人,便宜点,二十金币怎么样?”

“去去去!五十金币也贵?这东西要是用上的时候,可是可以救你命的。”他挥手赶着,又继续看着手中的书。

见状,顾七呵呵笑着:“哎,我家当也不多,这东西这么贵,不舍得买啊!那我再看看别的。”说着,又拿起旁边的那个小炉鼎,问:“那这个呢?这是香炉?”

老者听了眼皮一跳,将手中的书合起,坐在屁股下,这才看向顾七,盯着她瞧了一会,白花花的眉头挑了挑:“小姑娘?难怪什么也不懂,你是修士?老头这里的东西,可只有修士才能用得上的,普通人买了也用不了。”

“老人家好厉害的眼睛,我都穿成这样了,还能看出来?”顾七心下暗暗诧异,看着这个穿着补丁的衣服,抖着几根山羊胡的老者,她的易容术也不差啊!他竟能瞧出来?

“嘿嘿,老头我吃盐比你吃米还多,怎么会瞧不出?”

他抚着那几根山羊胡子,看着她手中拿着的那个小炉鼎,道:“告诉你,这个可不是什么香炉,这个是炼丹炉,瞧见没,那上面还有泥呢!可是老头我昨天才从别人那里淘回来的,这可是刚出土的好东西,瞧着你是小姑娘,这样吧!我算便宜点给你,还是五十枚金币,要知道,这东西要是摆上那些高档店铺里面,可就是好几百甚至好几千金币的东西。”

“哦?这就是炼丹炉啊!是可以变大变小的那种?”她眼睛微亮:“我最近刚在学炼丹呢!正好可以买回去试试,老人家,你也看我一个小姑娘,就算便宜点吧!连那个莲花灯一起,嗯,五十枚金币怎么样?”

“买一送一?那可不行,虽然说老头摆着这摊也没指望它赚钱,但也得混饭吃,白忙活的事可不干。”说着,眼睛却是瞧着她放在一旁的那些东西。

顾七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微微一怔,继而抿唇一笑:“那我把这烙饼送你?味道可香了,本打算带回去给我弟的,这东西在这边可没得买,要走好远的路呢!”

“那你连那些水果也一并给我,老头我在这坐了好久了,还没吃东西呢!”他盯着她的那些吃的,反正这摊上的一些小玩意他也就是顺带着卖的,值不了几个钱,那被泥涂得看不清的炉鼎是一个山农在家地里挖出来的,他估计着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便花了点碎银子买回来摆着卖,五十枚金币这两样东西,外加那些吃的,嘿,他赚到了。

“行,给你吧!我回去时再买也一样。”她直接将那些东西递给他,而后将那两样东西收了起来。打算离开之际,她看了那一旁摆着的那几味灵药材一眼,叹道:“没想到这里竟也有这么贵重的药材卖啊!”

老者正欢喜的吃着烙饼,忽听她这一话,不由的抬头朝她看去,却见她已经转身离开,当下,朝自己摆着的那几株药材看去,目光闪了闪,暗忖:小丫头什么意思?

顾七往前走着,在另一个地摊上买了三个乾坤袋,乾坤袋比较寻常,空间戒指比较少见,也比较贵重,修士有个乾坤袋不会太引人注目,但若是拿东西都用空间戒指,那就不一样了。

转了好一会,来到一处灵药轩的商铺前,看着上面百年老字号的印记,她笑了笑,迈步往里走去之时却冷不防的被人撞了一下,看着那回头冷哼一声的少女,她抿着唇,并没计较,只是轻拂了下被撞到的地方,这才走了进去,却不料,她的动作惹恼了那少女,引来了她的一声娇叱。

“本小姐还没嫌脏呢!你居然做出那样的动作,好生没礼貌!”

顾七没有说话,也没去看她,而是迈步走了进去。谁知,那娇纵的少女恼羞成怒,挥手一个巴掌便朝顾七掴来:“好个无礼之人!”

顾七半敛着的清眸中掠过一抺冷意,正欲出手之时,那少女朝她掴来的手却被人扣住了。她抬眸一看,见一名蓝衣男子站在面前,正扣着那少女的手,冲着她歉意的一笑。

“真是抱歉,舍妹娇纵成性,失礼之处还望公子莫怪。”蓝衣男子歉意的说着,而后,转过脸时,却是对着少女沉下脸来:“跟这位公子道歉!”

“哥!你为什么总帮外人不帮我!明明就是他无礼在先,我就是走得太快撞了他一下,我都没嫌他脏他就在那里扫着被我撞着的地方了,一个穷小子而已,还敢摆那样的谱,真是可恶!”少女咬着下唇看着脸色越来越沉的兄长,最后,终抵不过外面围着看热闹的人,红了眼眶,幽怨的看了那一脸平静看着她的顾七一眼,一跺脚对那蓝衣男子道:“我回去告诉娘亲你总欺负我!呜……”

顾七看得有些傻眼,她好像没怎么人家吧?干嘛投给她一个幽怨的眼神儿?而且,这还恶人先哭上了?暗自摇了摇头,有些失笑,真是一个被纵坏的小姑娘。

“公子莫要见怪,舍妹自幼身体不好,我家人都比较宠她,却不想会让她养成这娇蛮无礼的性子,但她本性不坏的。”蓝衣男子再度开口说着。

“无妨。”顾七摇了摇头,走进里面。

“掌柜,可有金边灵芝?”她来到柜台,问里那里面的掌柜。

后面的蓝衣男子在听到顾七说金边灵芝时,眼中闪过一抺诧异,也跟着走上前。

“金边灵芝?原本是有的,不过前些天店里的金边灵芝都被戴公子家买去了,现在这一带可说都没货。”掌柜的看了顾七一眼后,目光朝顾七身边的蓝衣男子看去,微微拱手朝他行了一礼,笑问:“戴公子今日是来带订的紫珠草吗?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我这就去给戴公子拿出来。”说着,吩咐小二招待着顾七。

听到那掌柜话的顾七,朝身边的蓝衣公子看了一眼。蓝衣公子微微一点头,露出一抺笑:“公子要金边灵芝?若是急用,我可以卖一株给公子。”

“一株只怕不够,我需要三株。”她看着有些微愕的他,道:“如果公子可以卖三株给我,价钱上我不会让公子吃亏。”

戴云剑脸上的愕然也只是那一瞬间,看着面前神色认真,不似说笑的男子,他低笑出声:“呵呵,公子若是急需,在下可以割让,价钱就以我购入的价格便好,一株两千金币,也算为舍妹先前无礼道歉。”

“如此,便多谢公子了,不知何时可以拿到金边灵芝?”

戴云剑一笑,走上前,来到柜台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三个精致的盒子放在柜台上:“我这里还有几个没拿回家中,可以先给公子。”

闻言,顾七将三个盒子打开,看了一下,确认是金边灵芝无疑,脸上也露出笑意,将六千金币划过对方的晶卡,而后向他拱手一礼:“多得公子割让,若不然,我还真不知上哪去找。”

“在下戴云剑,还未请教公子姓名?”他也还以一礼,面带温和,心下也有些诧异,没想到眼前这衣着普通的男子,还真有能力买下三株昂贵的灵药。

“在下顾七。”

“既是相逢,不如,就由在戴某请公子到酒楼饮杯水酒?”他见眼前之人举止不凡,便心生结交之意。

听到这话,顾七道:“不瞒戴公子,我还有几味药需找,只怕……”

“哦?还需要什么药材?若这里没有的,不妨跟戴某说说,也许我能帮上忙也不一定。”

见状,顾七便将剩下的几药名说了出来,而掌柜的这里只有两味,她买下后,又在戴云剑的带领下,来到另一处药店将另外的一味药买足。

营养液所要用到的灵药本就不俗,以前也是用了不少方法才得到那些药材,今天这么快便买足药材,心情也有些愉悦,便道:“今日多亏戴公子了,这一顿,便由我请吧!”

“呵呵,如此,戴某便也不与你客气了。”

两人进了一处酒楼,点了几个菜,又叫了酒,让顾七有些意外的是,这酒楼里无论是洒菜还是米饭,竟都是带灵气的。

饮了几杯酒后,又聊了会话,戴云剑便笑着说:“看样子应该是我虚长你几岁,我们也就不要公子公子的叫着了,我就叫你顾老弟,你叫我一声戴兄如何?”

“也好,戴兄,这一带的酒楼所供的食物都是带灵气的吗?”她笑问着,心下有些好奇,难道还有些人在种着这些灵米和灵菜之类的?

“听这话,就知顾老弟是外地人,不仅这一带,但凡一些大的城镇,一些修士落脚休息的地方,所经营的都是灵米和灵菜,就是这些肉也是灵猪肉,因带着灵气的东西较贵,顾老弟,你今请我这一顿,可不便宜啊!哈哈哈!”

闻言,她轻笑出声,朗声道:“呵呵,难得遇到戴兄这样谈得来的人,更何况,戴兄又帮了我大忙,区区一顿饭,我还是请得起的。”

“哈哈,我观顾老弟气度不凡,便知是可结交之人,像你这样不拘小节之人我也并不常见,来来来,今日有缘相识,这一杯,得喝!”他将两个杯子满上酒,灵酒的气味扑鼻而来,闻之令人心神一醉。

“干!”她端起酒杯,一个示意,便将杯中之酒饮尽。

两人边喝着酒,边聊着一些话题,大约一个多时辰左右,顾七拱手道:“戴兄,小弟得回去了,他日若是有缘再遇,再请你喝个不醉不归。”因喝了酒,她的脸上泛着一抺淡淡的红,虽是作男儿打扮,但那清眸中添了几分醉意,一双眸子看起来格外的醉人,让那戴云剑见了也不由的一怔。

暗忖,这顾老弟生得一双好眸子。

“好,今日也喝得够多了,没想到顾老弟年纪轻轻,竟也有这般好酒量,日后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到戴家来找我。”他也笑着站了起来,朝她拱了拱手,打心眼里欣赏这个气度不凡的男子。

顾七一笑,便往柜台走去,结了帐,这才与他一并往外走去,出了酒楼大门,她道:“戴兄,就此别过了。”

“好。”他应了一声,看着顾七迈步离开,便也笑了笑,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顾七离开时,到店铺买了些灵米,经过那小地摊,看到那老者的小摊面前的有着两名修士在问着他那药材怎么买,听着他们议价的声音,她微微一笑,往那市集走去,打算再去买些水果和烙饼回去。

在招呼着客人的老者忽的抬头朝顾七的方向看去,见是她,便对那两名修士道:“唉!行了行了,老头赶着回家,也不多赚你们钱了,这几株药材一并买了,我就收两千金币好了,一共一株才五百金币,便宜很多了,要是再便宜老头就不卖了。”

那两名修士听了心下一喜,便也没再议价,将那四株药材买了便急急的走了,活像是怕老者反悔似的,却不料,他们前脚一走,老者后脚也收拾了布摊往身上一背,快步的跑了。

顾七来到市集,买了些小吃和水果,又买了一笼野山鸡,打算回去炖了给她弟弟补补身子,将东西收入乾坤袋中后,便往回的路走去,没多久却发现有人跟在她的后面。

当眼角瞥到竟是那个老头时,她挑了挑眉,等下来回头问:“你跟着我做什么?”这老头,竟买假药,真是好大的胆子,也不怕被那些修士知道后追杀,不过,能把假药做成那样,倒也是有一点本事。

“嘿嘿,小丫头,你咋发现老头的?”他背着东西笑呵呵的走来,有些意外她的敏锐。

“你跟着我做什么?”她挑着眉,还是那一句。

“呵呵,我这不是因为觉得那烙饼好吃,想来问你在哪买的?”

“呐,那边。”她的手一指,往前面一方向指去。

老者顺着她的手看去,可猛然间又回过头来,却发现原本还站在身边的小丫头不见了!不由的瞪了瞪眼,一手抚着那几根山羊胡:“溜得这么快?这小丫头,藏得还真深呐!连老头都给骗过去了。”

左瞧右瞧也没见她的影,更不知是往哪个方向跑了,不禁有些吹胡子瞪眼,想他活到一大把年纪,竟让一个小丫头在他眼皮底下溜了?明明先前就没灵力气息,就是刚才时也只是一点点弱弱灵力的涌动,怎么就能从他眼皮底下溜了?

另一边,平民窟中

“我回来了。”她敲着门,便听里面碧儿快步的跑来开门。

“小姐!你回来啦!”碧儿一见到她,顿时笑眯了一双眼睛:“小姐,你给我们带吃的回来了吗?”

“放心,少不了你的。”她轻笑着,走了进去,身后碧儿关上门后也跟着进去。

“姐,你回来啦?”

见风逸还坐在那里,也没去休息,她不由挑了挑眉,问:“你没去睡会吗?身子这么弱,坐太久也不行的。”

“碧儿给我讲你以前的事情,我听得入迷,不想睡。”坐在轮椅上的他脸上绽开着笑容:“刚才碧儿还扶着我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她的靠近,让他闻到了酒味:“姐,你喝酒了吗?”

“呵呵,好灵的鼻子啊!啊!险些忘了,不说这个还忘了你的苍还被我收在空间里呢!”说到这,才想起他的那一只黑不溜丢狗不狗的小东西,当即心神一动,将它从元天珠中放了出来。

“吼吼!吼吼吼!”

一出来,它欢快的围着风逸转了几圈,又对着顾七吼叫了几声,明显的表达着它的不满,竟将它给忘记了。

“苍,别闹。”风逸的手在腿上轻轻一拍,那团黑便跳上他的腿,窝在他的腿上趴着不动了。

“来来来,先吃点东西。”她从空间中拿出买的那些吃的,又将一碗肉粥放在桌上道:“风逸,先吃了这碗肉粥,再吃个烙饼,我还买了灵米,等会让碧儿煮给你吃。”

“姐,你吃了吗?空腹喝酒会伤身体的。”

“我吃了,出去买灵药的时候认识了个朋友,有他帮忙才能这么快买好药材,我便请他吃了一顿,喝了几杯酒。”她笑说着,对两人道:“你们自己吃着,我去调药。”说着,便往房中走去。

她空间里本还有药炉,不过,想到那个在地摊上买回来的炉鼎,便打了盆水,先将上面的泥土清洗干净,也不知是不是埋在地下太久,那泥洗了好久也没洗掉,还有不少填满了那上面的纹理,见弄不出来,她也没再去洗,而是来到外面院中,动用灵力气息将炉放大,而后点上了火,将药材取出,准备着调制营养灵液。

让顾七没想到的是,炼制灵液的速度比以前快了近一半,而这,并不是因为她加快了速度,而是因为那个炉鼎。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她将那些药材全炼制成营养液后,便将营养液收入空间之中。

用了差不多三万金币买回来的药材,炼制出了三十瓶营养液,若是卖出一瓶便能回本了,不过,这些她打算留着给她弟弟调养身体,没打算卖出去的。

因火焰的燃烧,那炉鼎上的泥土也全掉落了下来,那上面的纹理也渐渐的清晰,看着那些精致而古老的纹理和减了近一半的速度,她知道这是淘到好东西了。

就是不知,若是用来炼制丹药,会不会爆掉?

也许,以后有时间可以试试。

接下来的近半个月的时间,顾七也没再出门,而是专注着给她弟弟调养身体,看着他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看着他的身体开始长肉,心里总算觉得有些欣慰。

只是,他的眼睛她却查不出是因为什么原因,也不知有什么方法可以医好他的眼睛,人的身体里,五官上最脆弱的就是眼睛了,她不敢轻易用药,怕弄让那一双琉璃般的眸子有一丝的受损,只能在修炼之余翻看着医药书,看看上面有哪些药物对眼睛有好处的。

这一日,顾七的院中看着书,碧儿扶着风逸在院中走着,两人来到顾七身边时,风逸问:“姐,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现在走路也不会再喘不过气来了,姐,我们什么时候去找爹爹?”

顾七从书中抬起头来,看了脸色红润的他一眼,笑道:“嗯,你最近的身体好得很快,也终于长点肉了,我们在这里也差不多住了快半个月了,那就明天走吧!”

“好。”一听,他顿时露出笑容来。

“等会碧儿出去买辆马车。”她交待着。

“好,我一会就出去买。”碧儿笑盈盈的应了下来,又问:“小姐,那我们是不要叫一个车夫?还是我们自己驾着车?”

“嗯,雇一个吧!看着老实点的就行。”

“好。”

三个决定着明日准备,便开始收拾着这里面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可收拾,也就是准备着一些吃的干粮可以带着路上吃,再将一些用着着的东西都收起来也就没了。

只是,她们却不知,在碧儿出去买马车之时,就被人注意到了……

慕容家中,听到护卫禀报的消息,慕容雪仪脸上露出了一抺阴冷的笑容:“逃?我看你们能逃到哪去!躲了半个月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翻不出我的手掌心?这回,看我不将你们全抓回来!”

次日清晨,马车停在院外,顾七牵着风逸的手,带着他上了马车,马车缓缓的往镇门而去,只是,没想到的是在他们将出镇门之时,就被围住了。

车夫吓得不敢动一下,浑身直颤抖。

马车里的顾七挑开车帘往外看去,见那一大队人马涌出将他们包围住,脸色不由的冷了几分,目光中掠过几分杀意。

竟然还不死心?

她们已经隐避了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的时间也没怎么走动,她竟还能在这这川城那么多的小镇中找到他们,不得不说,她手中所掌握着的势力,让她有些意外。

川城中分布那么多的小镇,单单一个小镇的人口也将达到几十万人,一个小镇有四个进出口,她已经选了最偏的一条走,还被堵住了。

“姐……”

风逸听到外面的声音,眼中浮现了担忧,不由的握住她的手,试图着压下心底的惊慌失措。跟着姐姐生活了大半个月,他喜欢她在身边的感觉,以前不曾有过的温暖,姐姐都给得到他,他不想回去,不想被困在那幽深的院落之中不能出来,他还想要去找他们的爹爹,他不想被抓回去,也害怕了那种孤独。

“别担心。”她握着他的手,轻声安抚着,对碧儿道:“照顾好少爷。”

“是。”碧儿点头应着,紧守在风逸的身边。

顾七走了出去,站在马车之上,看着那在一大队人马拥护中而来的慕容雪仪,看着她出色绝俗的美丽容颜,眸光微微一闪,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是他们的生身之母?真是让人不敢相信。

如果她爹爹知道,他曾经所爱的女子竟这样的对待他的儿女,是否会心痛悔恨曾爱过这样的一个女子?

一身的精美的华衣,头上珠翠耀眼,饶是已人到中年仍旧美丽,可这样的一个女子,真心让她喜欢不起来,甚至,若不是想将她留给他爹爹将来自己了结,她真有种冲动想要对她出手。

但,她太清楚她爹爹的为人了,他断然不会希望,她的手上染上她的鲜血,正是因为这一点,她才忍着不对她出手,而她显然,一而再的逼近,不给他们一条活路。

此时,顾七没有注意到,在那街边一名衣着破烂,以着乞丐装扮的老者正睁着眼睛,吹着那几根山羊胡子瞪着那站在马车上的顾七,嘴里念念有词。

“好啊!找了老头这么久,原来这小丫头在这啊!这回,老头定要问问她上次到底跑什么?又是用什么方法跑得那么快的?”挤开前面围着看热闹的人,当看到那慕容雪仪时,老者诧异的眨了眨眼睛。

“咦?那小丫头怎么得罪了那慕容家的人了?”轻喃着,停下了脚步,打算看看再说。

马车上,顾七的目光落在慕容雪仪的身上,饶是她此时衣着普通而朴素,饶是她此时面容加以修饰不再绝美,但,依旧是那自信而清傲的神色,依旧浑身散发着不输任何人的尊华气息,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传出,清晰的在这镇门处传开:“大路朝天,拦着我们的道是为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