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 临阵学掌法!

“逆子!你给我回来!”慕容家主怒声大喝着,想要追上去,可体内却出现一股剧疼,当下连忙从空间中拿出另外的一瓶丹药,可看着手中的丹药,却犹豫着要不要服下。

这是解毒丹,若服下可以解去体内的毒素,就是再厉害的毒也能压制得住,可,却有极其严重的后果,服下一颗,实力修为将打回炼气期初段,这样的丹药是一种禁药,他也是偶然所得,总共也只有三颗。

若是服下,大半辈子的修为只怕会一朝散去,若不服下,却是怕连命都没了。

想到这,他一咬牙,狠着心将一颗丹药服下,想把那丹药给他另外的几个儿子服下时,却见几人身体抽搐着,险然已经快撑不住了。

“快,将这丹药服了!”他将仅有的两枚丹药给老二和老六,盘膝在他们身后坐下之时,运气让丹药的药效加快发挥。

而那见到冲天火光而冲出去的慕容大老爷,见到府中四处着火,下人倒了一片,见状,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他的儿子,当即往后院跑去,当看到那倒在院中浑身抽搐着的儿子时,脸色大变:“阳儿!”

他猛的上前将他扶起,因惊慌恐惧拿着丹药喂他的手也在不停的颤抖着,好一会才将那枚救命的丹药喂他服下,扶起他忙问:“怎么样?怎么样?可有好点?”

“爹?你怎么会有那丹药?”总算缓过气来的慕容云阳轻呼出一口气,刚才死亡降临的恐惧让他感到绝望,他以为,他活不了了。

“爹,那丹药还有没有?母亲她们只怕……”

“没了,那这丹药是我从你祖父那里夺来的,也就两枚,你一枚我一枚,快,别的先不说,看看到底是谁在搞鬼,竟然想灭我慕容家满门!这人好狠的心!”看到他儿子没事,他当即在步往外走去,想去找出那放火下毒之人。

慕容府里的前院之处火光冲天,那被一把烧起来的地方冒着熊熊的火焰,火势随着风越烧越猛,窜到了慕容府的祠堂之处,没有人救火,因为大部份的人都已经倒在地上没有生命气息。

如果说有的人能避过顾七所下的药,那也就只有那些她没接触到,那些没喝这府中水源的那些人了,只是,这样的人有是有,却太少。

那在暗室研制药物的十几名药师,以及那守在暗室之处的几名暗卫,他们从不外出,所吃之物也只是辟谷丸,因此,府中之人所中之毒,他们则没事,此时听到外面的动静,有暗卫出来查看,这一看,却是惊愕万分。

正欲回去跟暗室里的人说时,却见慕容家主已经大步走来,只是,那步伐虽急,却气息不稳,看到他,那暗卫连忙行礼:“家主。”

“去!把暗室的人都给我叫出来,我势必要揪出这毁我慕容家之人!”慕容家主沉着声音厉声喝着,在他的身后,两个相扶着的儿子气息虚弱,步伐更是不稳。

慕容家主本是金丹之境,如今服下丹药虽打回炼气期,却也有七八阶的实力存在着,而他的两个儿子在那丹药的作用下,却只有炼制一二阶段的实力,但,能保住命在这一刻对他们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当慕容家主将暗室里的十几名大药师,以及八名暗卫集合在一起时,就看到那从他手中夺去两枚丹药的大儿子和他的长孙,看到他们两人,他的脸色阴沉,浑身骇人的怒气迸射而出。

“父、父亲……你、你怎么……”怎么没死?

那慕容大老爷震惊的看着他的父亲以及两个兄弟和那十几名药师八名暗卫,忽的心一慌。

“祖父。”慕容云阳也唤了一声,目光闪烁的垂低下了头。

“哼!等我揪出那下毒纵火之人,再跟你算帐!”慕容家主沉声怒喝着,带着人往前走去。

而这时,那慕容大老爷也才注意到,他父亲金丹之境的实力,竟掉到炼气八段的修为,这……还有那相扶着的两人,竟、竟然一身修为接近被废?他们是服了什么丹药竟成了这副模样?那可是一身的修为啊!原本他们两人已经将要冲破金丹之境,如今却成了这样。

想到这,他不禁暗暗庆幸,他夺了他父亲的那两枚极品圣丹是对的,他保住了筑基巅峰的修为,就算揪出了那下毒纵火之人,这慕容家以后还得靠他和他儿子。

心下一松,收起那抺惊慌与心虚,迅速的跟着他们往前而去,却不料,来到前面那大火燃烧的地方时,就看见一抺白色的身影缓步从那火光之后而来。

那人,身姿曼妙,步伐轻移,白色的衣裙在夜色中甚为显眼,绝美清雅的容颜与清冷脱俗的气质,在这慕容家中也只有那初到慕容家不久的顾风华一人。

看着她步伐轻移,衣袂轻飘而来,在场的众人没了那初见时的惊艳,只有那莫名涌起的震惊与愕然。

慕容家上下遭人下毒,上至金丹修为的当家家主,下至没有修为的下人,一一无法避免。只有那在暗室的那些人才逃过一劫,而她,这个没有修为的顾风华怎么会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这里?诡异之处,在场的众人一想便知。

“是你!是你纵的火,下的毒!”

几乎是肯定的语气,毫不怀疑的直指顾七。慕容家主一双锐利的目光此时愤怒而透着阴寒的盯着她,那目光,活像要将她活剥了一样。

这个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草包,竟在他们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对所有人下了毒,那毒究竟是什么毒?竟是那样的厉害,无法用灵力修为压下,普通的解毒丸更是无法解开,她又是从何处弄来那样厉害的东西?

顾七缓步而来,步伐轻盈身姿飘逸,清雅绝美的容颜带着清冷之色,那双清眸中所泛动着的光芒,是他们所不曾见过的凌厉与摄人神采,看着那因她的出现而瞬间将她围住的众人,她勾唇冷冷一笑。

“慕容家主这是怎么了?一身金丹修为,竟成了如今的炼气之期?”清眸一扫,落在那后方看似没什么事的慕容大老爷以及大公子慕容云阳的身上,更是讽刺:“看来,慕容家也藏有些好东西,只是,你们是不是太过惊慌失措了?原本我也没打算让你们就那样死去,顶多也就是身体受一些痛楚罢了,却不想你们还舍得自废修为来保命,真是没想到。”

“你、你好狠的心!”慕容家主气得怒指着她,那手因愤怒而颤抖着,只感觉胸口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

“狠心?呵呵……”她轻笑着:“论起狠心我又怎么比得过你们慕容家的人?”

听到这话,几人心头一跳,隐隐的似乎猜测到,她也许知道了什么。

“表妹,我们可是你的亲人!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竟想灭了慕容家满门?”大公子慕容云阳痛心的指责着她:“枉我们对你这么好,你竟是这样的狼心狗肺,你告诉我们,是谁在背后给你出这些阴损的招儿?那个给你药的又是谁?”

就是到现在他也不相信,凭她有那个能力将他们慕容家弄成这样,这才多久的时间?短短不到两天的时间,竟一个个的接着倒下,这样可怕的手段,让人忍不住的心头发寒,惊慌又恐惧。

“呵呵……”

听到她的笑声,慕容家主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大喝一声:“将她拿下!”

声音一落,两名暗卫猛然上前欲将她扣住。慕容家的暗卫,那实力都是不用说的,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拿下她本以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谁知,接下来的一幕,却让在场的众人心头一震,脸上浮现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只见那静立着的女子在那两名暗卫靠近之时,猛然出手,凌厉的手段,刁钻而诡异的手法,一出手就将两名暗卫的手骨折断,抬脚一踢,那力道竟是将暗卫踢出了三米之外!

而这一幕,仅仅在那一刹间做完,那行云流水的动作,那霸气凌厉的气势,以及那股摄人的尊华威压,在这一刻尽显无疑!她微抬的下巴,那清冷自信的眉眼,以及那周身的气息,不再内敛,而是尽现在他们眼前,看到这样的她,他们心头血液瞬间沸腾,如同平静无波的大海瞬间掀起了一阵惊滔骇浪,视觉与心神的冲击来得太快,让他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嘶!啊!”

两名暗卫闷哼一声,手腕处的剧痛还是一回事,主要是那腹部的那一脚,仿佛有一股暗劲透过那一脚直达他们五脏六腑,痛得一口气无法缓过来,试图站起,却连站也站不起来。

“你、你……”

那慕容家主几人震惊的看着她,因无法置信而张开的嘴,看着她,心头的震撼来得那样的突然,视觉所带来的惊惧是那样的令人心惊胆颤。

一个弱女子能将两名炼气期的暗卫轻易踢出去?是谁告诉他们,她无法修炼的?看她此时浑身弥漫出来的浓郁肃杀之气,慕容家的那几人到现在又岂会看不出,就是她!就是她想毁了慕容家!就是她想灭了慕容家!

慕容云阳双眼冒着惊艳的光芒,看着她如行云般的动作,明明是那样狠厉那样的骇人,可他看在眼中却觉得给那清雅绝美的她添了一股凌厉英气,那样干脆利落的动作,还有她那绝美的容颜上清冷自信的神采,浑身散发出来的光芒竟是叫他移不开眼。

那种绝美是由内而发,那是来自于她气质上的美,那样的摄人心魄,那样的勾人心魂,直叫人怦然心动而无法抑制,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她……

“表妹……”

他双眼浮现着痴迷的光芒,整个人被她散发出来的魅力所折服,不由自主的朝她迈步走了过去,却在这时,耳边传来一声恨铁不成钢的怒喝。

“阳儿!”

慕容大老爷怒喝出声,同时出手重重的拍在他的肩膀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表妹?她看着像会叫你表哥的人吗?别痴心妄想了!给我警戒一点,别中了她的招!”

耳边的怒喝吼得他耳膜一痛,脑海瞬间也清明过来,看着那容颜绝美,白衣飘飘站在火光之前的她,不由的,再度屏住了呼吸。

不是他要沉迷于她的美貌,而是她真的好美,从第一次见到她时就知道她是她见过最美的女子,那时的她淡然而优雅,而这时的她,清冷而绝美,透着自信的美,美得摄人心魂……

“上!给我上!把她抓起来!抓不住,就直接砍杀了!”慕容家主阴狠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剩下的六名暗卫一听,当即同时出手围向顾七,六把长剑泛着森寒的光芒直指那白衣女子,剑气之凛冽透着一股灵力气息,在这夜色中呼啸而开。

“咻!咻……”

六道长剑的直指,骇人杀气的迸射,无一不带着致命的气息,寻常女子若遇到这样被六把长剑指着,第一的反应便是抱头尖叫着避开,然,顾七却是清眸淡淡一扫,身影一闪,直接迎了上去,在迎向其中一名暗卫之时避开了那朝她而来的凌厉剑尖,没人看到她那快如闪电的动作是怎么做到的,只是一瞬间,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那匕首轻轻在那那暗卫的喉咙处划过,鲜血涌出的同时,整个人也被顾七丢开。看着她转动着手中滴着鲜血的匕首,看着那把匕首在她手中泛开的刀光,慕容家主几人惊骇的倒退了一步。

好快!

好快的身手!好可怕的身法!饶是见多识广的慕容家主在这一刻也不得不承认,她的身法极其的诡异,她的刀法快得如同鬼魅,仿佛近了她的身,就再没活着退开的可能。

这样的一个念头在脑海中浮起,更是叫他们心神俱骇,心头颤了颤,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在解决了一名黑衣暗卫后,泛着手中的匕首,朝他们这边看来露出一抺诡异笑意的女子。

就连慕容云阳先前的惊艳与痴迷,也在这一刻看到她如阎王般收割着那些暗卫的性命而猛然惊醒,惊惧的看着那个杀了人还面不改色的绝美女子,那唇边绽放而开的笑容,清冷而绝美,魅惑而妖娆,同样的,让他心惊胆颤,打脚底窜上了一股冰寒的冷气,恐惧充斥在心里,久久无法挥散开去……

八名暗卫的尸体,凌乱地倒在地上,鲜血的气味刺激着慕容家几父子的神经,那暗卫至死也睁开着的目光,那喉咙处还在渗出的鲜血,一一的刺得他们眼睛生疼。

“你、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是你的亲人,你不能这样对我们!”

慕容六老爷惊恐的看着一步步走近的顾七,搀扶着老二的手稳住身体不虚软下去,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不被他们放在眼里的顾七,竟是一个如此可怕的人物,他们、他们竟然费尽心思,让人去那云天国将这样的一个如同罗刹般的女子带了回来,还沾沾自喜的以为可以控制她,利用她,却不知,今日竟是因为她,让他们慕容家面临着灭门之祸!

“亲人?呵呵,那你们来告诉我,你们把我的弟弟关在那园子里做什么了?”她停下走近的脚步,拿出了一块手帕轻轻的拭着匕首上的血迹,那动作是那样的优雅迷人,可看到他们眼中,却是那样的可怕。

听到她这话,慕容家主几人的脸色一变再变,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喂养了他好几天的营养液,好不容易看着他苍白的脸色终于有了那么点血色,你们倒好,一夜之间就将他弄得下不了床?身体虚弱气血不足?真是一个好理由。”

她说得漫不经心,说得那样轻缓,但,她的话却是听得慕容家的人心惊胆颤。

“营、营养液?你、你到底是谁!”

身为医药世家的他们,不会不知道,就在前段时间那在炼丹师以及药师们当中传开的一种灵药液,一种名叫营养液的灵液,那种灵液极为神奇,身体再虚弱的人喝了,能极快的补充体内的能量,让身体迅速的恢复能量与力气,而他们曾花费了几乎可称天价的价格,才从拍卖会中拍得一瓶。

她一个从云天国那小地方出来的人,怎么会知道那营养液?还喂了落幽园里那小子好几天的营养液?这、这事他们竟然不知道!

难怪,难怪那小子在那几天里精神那么好,身体恢复得那么快,他们原以为是因为他见到他姐姐了,因为开心所致,却不想,竟是她暗中给他喝了那珍贵无比的营养液!

她,到底是谁?他们好不容易才拍得一瓶,她又是从哪里弄来的营养液?

“我是谁?你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叫顾风华,也叫顾七,是你们口中的废物,你们想要利用的草包。”她勾着唇,清眸掠过那一个个脸色剧变的慕容家人:“其实我是说真的,你们就是不吃什么丹药之类的,也不会死,就那样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们了?”

“老大!杀了她!你是筑期巅峰修为,杀了她!快杀了她!你不杀了她,我们都得死!整个慕容家都得毁在她的手里!”慕容家主大喝着,炼气阶段的修为,已经让他不敢再上前,那一个个暗卫都那样轻易的被她杀死,若是金丹期的他或者能将她拿下,可如今,一切都没了!

慕容家主的话提醒了那慕容家的大老爷,看着那面色清冷浑身透着杀气的顾七,他当即提气运起体内的灵力气息,周身灵力涌动,那手掌也弥漫而出一股灵力气息,那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流随着变动,让他身上的气流猛的一变。

筑期巅峰修士的威压自他的身上弥漫而出,身影瞬间掠动,双手形如鹰爪般的擒着,朝顾七喉咙扣去,出手之快,气势之凌厉,远非先前的暗卫可比。

看到他的出手,看到他的速度与气势,顾七眸光微眯,眼底掠过一抺暗光,筑基巅峰的实力可不是初入筑基阶段的修士可比,此时看到他出手之凌厉,顿时也警惕了几分。

轻敌,永远都是最为致命的一点。

看着他的双手形如鹰状,变化多端,在她迎击之时总是没扣到对方的手,甚至有时在明明可以扣住他的手时,他的手一转换,再度一变反而向她袭来,速度之快,气势之猛就如老鹰从天上飞扑而下,那时而成爪状,而时形如鹰嘴的手,让她防不胜防,一不小心便被击了一掌,步伐猛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感觉那一掌所带着的暗劲扩散进体内,胸口血液涌起,直冲喉咙。咽下口中欲喷出的鲜血,她目光微沉,步代微移,看着他的身法在诡异的变动,看着他的双手在拂动时,幻化出数道影子。

攻击类的功法中,她可以肯定,他如今用来对付她的这一套掌法最少是属于灵级上品的功法,要不然,她不会连避也避不开,果然,在修炼灵力气息的同时,功法也占据了极其重要的一点。

一个拥有筑基修为的修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所会的功法,这也是为何实力修为有不少人一样,但却在同阶段上有高低之分的区别。

“好!杀了她!趁此机会将她杀了!以绝后患!”慕容家主一见顾七处于下风,不由的激动大喝出声,那原本带着惊慌之意的目光也变得阴寒而狠厉,大有将她碎尸万段的冲动。

“父亲,把她废了就好,把她留给我!”看着顾七步步后退,处于下风,而他父亲招招凌厉,欲有将她杀死的势头,那一旁观战的慕容云阳仍不忘出声大喊着,那样绝美的一个女子,死了,真的太可惜了,将她废了囚禁起来给他暖床才不浪费了。

“不!将她杀了!此女太过狠毒!欲灭我慕容家满门,必须将她杀了!方解我今日心头之恨!”慕容家主厉声喝着,怒目扫了那敢忤逆他意思的长孙,那一眼,带着警告,更带着浓浓的不悦。

他的攻击太猛,顾七无法硬碰,只能借着诡异的步伐避开他的攻击,听着那些人一人一句不离狠辣的话,她目光暗沉,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猛的退开五米之外,白衣轻拂,衣袂轻飘,清冷而傲然的扫了那慕容家的人一眼。

“哼!知道怕了吗?就凭你也想跟我们作对?就算你精通医药有两下子防身之技又如何?慕容家的鹰爪无形掌可不是谁都能破得了的!”慕容大老爷冷哼出声,收手的同时,脚下步伐一前一后站着,打出一个稳稳的马步,左手擒以爪形反扣往下,右手形如鹰嘴高举而起,目光阴寒的盯着那退出五米之外的顾七。

顾七看着他摆出的架势,清眸泛动着神秘而诡异的光芒,唇角微微的勾起,声音轻缓而带着几分的空灵:“哦?原来是慕容家的鹰爪无形掌?难怪这么厉害,想来,这功法怎么也得灵级上品吧!”

“哈哈!算你识货,今天你死在我这套鹰爪无形掌下你也应该瞑目了!”

“老大,别跟她废话!你服下的极品金丹是无法完全解开你体内的毒的,服下金丹两个时辰后便会三个月灵力尽失,快杀她杀了!”慕容家主大声的喊着,提醒着他,因为,他只知极品金丹能解毒,却不知对于那些刁钻十怪的毒,服下极品金丹后也会带来一些后果。

听到这话,慕容大老爷脸色一变,回头怒视了他老爹一眼:“你怎么不早说!”该死的!早不说晚不说,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这不是给她机会拖延时间吗?不过以他的实力,不用半个时辰便能将她拿下,剩下的时间,可以将老不死的和老二老六处理了,以绝后患!

而这时的顾七,不再看他们,而是从空间中拿出了那本花千色留给她的书,看着上面写着的烈焰掌三个字,她抿了抿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将它拿出来。

翻开第一页,看着上面的掌法,前面的两个掌法她前段时间看过了,只是一直没去修学,一手拿着书,一手按着书上的掌法变动着手掌,同时也运起了体内的灵力气息。

她身体里的那一股灵力气息很温和,柔柔的,感觉像一股春风般令人舒服,而这股灵力气息运用到手掌之处时,只感觉整个手掌都被那一股灵力气息包围着,她的手轻轻拂动,慢慢的比划着,手掌缓缓收回之时,再运用灵力气息将之击出,手掌变幻之时,灵力气息随着手掌拂动,在空气中,幻化出了一个个的掌影,从四五个掌影相连着,渐渐的,到七八个掌影相连着,到约莫十个。

收收叠叠,来来回回,她的动作很慢,似在慢慢的摸索着,研究着,目光时而盯着手中的书本,时而看着自己的手幻化而出的掌影,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呵呵,临阵才学掌法?你不觉得太迟了吗?”慕容大老爷冷笑着,看着她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比划着,却是知道时间不多,不再给她机会,步伐一移,身形一闪,再度朝她袭去。

顾七没有抬头,依旧看着手中的书,一页又一页,掌法一个接着一个的变幻着,脚下步伐却是尽量的避开着那朝她而来的人,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临阵学掌法,也许在别人的眼中这一幕是那样的不切实际,但,她的领悟力向来强,只要给她一点时间,她有信心可以用这套烈焰掌对付他的鹰爪无形掌。

冲天的火花会引来别的修仙者,也许是一些与慕容家交好的人,她得速战速决,不能再拖下去了。

掌风拂过,手掌的熟练度掌握得越来越好,速度也越发的加快,灵力的涌动,掌心之处似隐隐的涌现出了火焰的光芒。

而那慕容家的几父子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一个个脸色一变,盯着她手中的那本书,眼中跃上了掠夺的光芒:“杀了她!把她手上那本书抢过来!”

手中的书在风中一页页的自动翻过,那掌法变幻无穷,速度的加快,一招一式皆映入她的眼底,直至最后的一页翻完,她收起手中的书,微微合上了眼,忽的静立着不动,脑海中回放着刚才所看的那一招一式。

慕容大老爷见她闭着眼睛站着没动,猛然袭上前欲要扣住她的喉咙,一举将她杀死,却不料,就在他的手将要扣上她的喉咙之时,她忽的动了,闭着的眼睛骤然睁开,清冷而凌厉的目光看得人心头一惊,那极快而出的手以着诡异的招式将他手腕扣住往下一折,同时另一手收回一转蕴含灵力的击出。

刹那间,他看到她的手掌中灵力涌动着,灵力的带动似有火光涌动,那是火属性的功法?谁说她不能修炼的?不能修炼的人又岂能学这火属性的功法?

心头微惊,想要避开之时,却发现手还被她扣着,身体无法退开,想侧身避闪之时,那掌风却已经击中了他的肩膀处。

“砰!”

“嘶!啊!”

火辣辣的感觉如同火焰在燃烧,从皮肤直达内脏,痛得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垂落着,想要伸起,竟发现一点力气也没有,低头一看,竟见自己的手如同无骨般的垂落着,整个人顿时一惊,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扑面而来的杀气刺得他整个人心头一寒,如同千万冰寒的银针刺入身体一样,痛入骨髓!

“砰!”

“啊!”

致命的一击凌厉而猛烈,来得极为突然,容不得他有闪避的机会,一掌就将他整个人拍飞了出去,火烫一般的感觉直达五脏六腑,身体如同断线风筝般的摔落地面,猛的喷出一口鲜血。

“噗!”

“父亲!”

慕容云阳惊呼一声,飞快的跑了过去将他扶起:“父亲,父亲你怎么样?父亲……”

顾七缓缓收掌,一身灵力气息再度敛了下来,冷眼看着前面吐血不起的人,目光移向慕容家主,一步步的走近。

“你、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慕容家主惊呼一声,步步后退,才发现后面已经无路可退,脸色不由变得惨白的看着她。

“告诉我所想知道的,否则,我不介意当着你的面,将你的儿子身上的血一个个的放光。”清冷的目光直视着他,声音中的冷绝以及她身上的杀气都在告诉着他,她绝不是随便说说的。

“你、你想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我想知道什么吗?我可以提醒一下你。”说话间,手微动,只见两抺寒光掠出,下一刻那相扶着的慕容家老二和老六就已经砰的一声倒向地面,两眼翻白,双脚直抽搐着。

“老二!老六!”看着两个儿子倒下,慕容家主悲痛的惊呼着,扑上前想将他们扶起来,却听那清冷无情的声音再度响起。

“现在可知道了?若还不知道……”她的目光移向那一旁的慕容云阳和奄奄一息的大老爷。

“我说,我说!”

慕容家主悲呼着,整个人跌坐在地上,看着那对他们来说就如恶魔一样的女子,语气带着一丝的颤抖的道来:“当年你娘亲因出了意外流落在外失去了记忆,是你父亲救了她并娶她,她在一年后恢复了记忆离开你父亲,而当时你已经一岁,她离开的时候并不知还怀了孩子,直到后来知道时想要打掉,却因身体虚弱而不允许,因她当时体内身怀剧毒,便偷入禁地服了慕容家世代传下来的一株千年血灵花,本想解去体内的毒,以及转化为百毒不侵之身,却不料那株千年血灵花和毒素皆被她腹中的胎儿所吸引,后来,她生下你弟弟因知他的血中有千年血灵花的药效,便将他留在慕容家当血药人,让慕容家可以取他的血来制药,而她则嫁给了她一直忘不掉的上官谦当填房,并生下一对龙凤胎。”

听着他的话,顾七的目光变得越发的冷,正欲说什么时,忽听一个声音传来。

“姐。”

她回头,看到碧儿连人带椅的将她弟弟给背了过来,那坐在轮椅上的他,琉璃般的眸子一片的清澈,如同明镜一般,虽看不见半点情绪的波动,但她却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悲伤与孤寂。

“小姐,我把逸少爷给带出来了。”碧儿扬起笑脸,拉了拉那背上双肩上的绳子,她觉得自己好聪明,找了两根粗粗的绳子将逸少爷连人带椅的给背出来了,这样一来,跑起来也方便,而且她还能空出手来帮小姐的忙呢!

果然,托她吃得多的福,背着逸少爷就跟背着个小孩一样,就那么一点重量真心感觉好轻。

“姐,留他们一命吧!”顾风逸低低的说着,望着顾七所在的方向,似在祈求着。

听到他的话,她眸光微动,轻声道:“好,风逸,等我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收回目光,扫了那慕容家主和慕容云阳一眼,眸光一眯,几枚银针射出的同时,原本还清醒着的几人昏迷了过去,走上前,她掐开他们的嘴,将一枚黑乎乎的丹药塞进他们的口中。

“走吧!这里不宜久留。”她走向碧儿,道:“不要走正门,从后门走,往小路上走。”

“好。”碧儿应了一声,便背着顾风逸跟着她往后门而去。

而在他们走出后门之时,便听见那前院传来一声蕴含强大灵力气息的声音,那声音惊呼着,似乎是没料到会看到慕容府这样的一个场面,而在这时赶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慕容雪仪。

“父亲!大哥!二哥!”慕容雪仪难以置信的看着倒了一地的父亲和兄长,是什么人竟将他们害成这样?她原本已经睡下,却忽见腰间玉牌碎裂,已经带人急急赶来,却不料看到的竟是这样的一幕……

莫名的,想到了顾七和顾风逸,当即对身后的护卫冷喝出声:“搜!看看府中有多少人还活着!”声音一落,那些护卫迅速往后院而去,有的则先去扑火。

也在这时,原本昏迷着的慕容家主醒了过来,却是有些疯疯颠颠神志不清,一醒来便呵呵的傻笑个不停,连面前的人是谁也不认得。

看着她父亲那疯颠的模样,她目光一沉,把了把他的脉博,这一探,脸色更是一冷:“来人!将老太爷他们送回院中去!”

是谁?是她?就凭她有那个能力?不!她不相信她有那个能力,区区小地方出来的人,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将慕容家弄成这副模样?

一定是另有其人!

三个时辰后

“夫人,后院女眷大多昏迷着,没有性命危险,但全部修为尽失,成了无法修炼之人,而且、而且……”护卫低着头,有些心惊的禀报着。

“而且什么?”慕容雪仪皱着眉头,厉声问着。

“而且全都说不出话来。”

闻言,她眼中有着愕然闪过,似乎想到什么,又问:“让你找的人呢?可有见到?”

“里里外外找遍了也没有。”

“下去吧!”她挥手示意着,心思微转,女眷没有性命危险,却成了无法修炼的废人,慕容家的人就算是女子多少也有灵力修为在身,要不就精通药物,如今竟成了无法修炼的废人和哑巴?

是她?难道真的是她做的?那顾七,当真有这个本事?竟能将那顾风逸带走?

想到那体内有着极为珍贵血液的顾风逸,她目光微眯,眼中浮现了贪婪的光芒,顾风逸,他身上的血液可是极为珍贵的,既然慕容家的人已经无人再知道这一点,她何不将人找回来为她所用……

另一边,顾七三人连夜赶路离开了位属慕容家的地界,来到了一处小村庄里,因知女子容貌太过出色易惹事,她干脆做男儿打扮,又在脸上稍动手脚,便也不会让人一见便有惊艳之感。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那慕容雪仪的动作竟是那样的快,他们才在小村庄里休息一夜,清晨之际她先起床,正欲走出屋子之时,便见村口之处有一队人马在向村民询问他们的下落……

------题外话------

其实我打算早点更的。毕竟天冷也不想你们等太久,不过。貌似总写到这么晚才好。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