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 滔天杀意!

“既然要给我换个地方住,那就让我跟我弟弟住一起便好了,这么多年不曾见他,他的身体又不好,我住近些也可照应着。”她又继续说着,清眸看着那慕容家主。

“不行。”

慕容家主想也没想的便拒绝了,锐利而威严的目光看着她,沉声道:“他的身体要静养的,更况何你们已经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能同住一处园子?他住的那处园子是我特意给他调养身体的,平时我都吩咐下面的人不要去打扰他,虽不能让你跟他住一处园子,但在那落幽园旁边有处较小的院子,你若不介意就去那住吧!”

听到这样的话,顾七只是眉头微微一挑,看着他威严而锐利的目光,不容一丝拒绝,便心知,与她弟弟同住一个园子是不太可能的了,那如同鸟笼一般的园子与她弟弟的身体一样,透着一股诡异。

她想弄明白,那些被藏在后面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落幽园旁边的那处院子么?也好,不过,我弟弟只是在那园子里静养,应该没有规定我不能随时去探望吧?”

“白天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去,至于晚上就不要了,他必须早点休息。”慕容家主看了她一眼,道:“下去吧!我会交待守园的,既然你要住在那旁边的院子,就看看缺什么东西,让管家给你添上。”

顾七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起身便往外走去。

看着她离开,慕容家主扫了那没喝一口的茶水一眼,目光幽深,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顾七带着碧儿往后院走去,却在经过前院假山边时,被人拦住了。看着面前笑得温和的男子,她开口问:“有事?”

“呵呵,风华表妹,你初到慕容府,对这里面一切尚不熟悉,此时天气正好,不如我带你四处走走?看看我们慕容府里的景色?”男子身穿锦袍,面容俊朗,手里拿着一把折扇,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此人,是慕容家大老爷的大公子。若真按着亲戚关系来算,顾七还真得叫他一声表哥。

只是,表哥?他们担得起吗?

本打算拒绝的,不过,想到这慕容府里的诡异,她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那就麻烦大公子了。”

看着面前绝美的人儿唇边绽开的那抺浅浅的笑意,因这抺笑意而让那清冷的面容染上了几分柔和与魅惑,慕容大公子看得眼睛都直了,呼吸也不由粗重了几分,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一步,想去摸摸她令人怦然心动的容颜,却被突然走出的小丫头给撞得倒退了两步,正欲发怒,就见顾七轻笑出声。

“大公子莫要见怪,我这丫头是被我惯坏了。”

美人一笑倾城,那清眸中流动着的光采,那唇边清魅的笑意,以及她身上展现出来的那股飘渺若仙的绝尘气息,让他就是有怒气也发不出来,当下也笑道:“无事,表妹,我可是你大表哥,叫大公子可就见外了,来,往这边走,我带去到府中赏景去。”

“以往不曾有过这样的亲人,突然冒出这么多,真叫人不习惯,这声表哥,我还真叫不出,倒不如就叫大公子来得顺口。”她淡笑着,不着痕迹的与他拉开距离,移步往前走去。

碧儿则跟在她的身边,一双眼睛紧瞅着那男子不放,警惕的注意着他,免得他占了她家小姐的便宜。

后面,男子看着她移步前去,看着她玲珑曼妙的身段,微微眯起了眼睛,勾了勾唇,也跟上前去:“呵呵,表妹,怎么就不好奇,你娘亲,我的姑姑如今嫁的是何人?其实再怎么说,那煜祺和灵珊也是你的弟妹,他们并没有经常回慕容家住,这次回来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回来见见你。”

“这么说,往常她是没去看我弟弟的?”

“呵呵,逸在落幽园静养,祖父可不许别人随便去扰他清幽,别说是一年才回两次家族的姑姑,就是在慕容家中,我们也不得轻易去见,说起来,祖父待逸可是极好。”说起这个,他目光中划过暗光,手中的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

顾七听了眉头一拧,想到那住在落幽园的弟弟,再想到这慕容家里那些人的态度,越发觉得诡异。慕容雪仪若是自己离开她爹爹的,又为何还会生下逸?既然生下了,又为何会将他留在慕容家?而不是派人送回顾家?

路上,顾七简单的问了几个问题,有的没得到答案,有的他则避而不答,见此,她便也没了再陪他走下去的兴致,说了声要回去休息,便已转身离开。

两人来到落幽园旁边的那处院子,见不过短短的时间,管家已经吩咐了人在院里侍候,里里外外一看,有八名丫环,四名护卫之多。

“呵呵,风华小姐,你回来啦?家主吩咐我给你添些东西,你看可还缺些什么,我让人给添上。”管家笑呵呵的上前说着,看着那面容淡然看不出喜怒的顾七,心下总有些来得莫名其妙的惧意。

顾七扫了那些下人一眼,道:“我喜静,这人太多了,丫环撤掉四人,护卫撤掉两人,其他的不用忙活了。”

“这……”那管家微沉思着,见她微沉的脸色,连忙应道:“是。”说着,便将一半的人撤去,见她已经移步往里面走去,想了想,又道:“风华小姐,刚才雪仪大小姐命人送来了一盒东西,说是给你当见面礼的,我已经命人放在你房里了。”

前面的顾七听了没什么反应,进了房,碧儿随侍着,其他人都在外面候着。

碧儿上前打开了那放在桌上的精美四方盒,盒子一开,只见一阵珠光晃了一下她的眼,看着盒子里放着的那些手饰之类的东西,她撇了撇嘴:“我还道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些东西啊!”

顾七扫了一眼,想到那被加了料的解颜丹,再看这盒珠宝,更觉讽刺。转身步入里面房里,对碧儿道:“你守着,没我吩咐不准人进来。”

“好。”碧儿应了一声,将那盒珠宝合上后随手就放在那一旁的柜子上,这些东西,她家小姐要多少有多少,还未曾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送这些东西过来,嗤!还真是有心了。

出了外面,关好房门好,她就守在房门前,看着院中的那些人,她忽的眼珠一转,笑盈盈的喊道:“那个谁,去,端些吃的来,要多一点,量不能太少了。”

那几个丫环听了,相视一眼,其中两人应了声后,便往外面而去。过了好一会才将东西端了来,本以为是要送进房里的,谁知道见碧儿接过后,就放在院中的桌上开始吃,看着她吃得心安理得,她们是看得惊愕万分。

她不也是丫环吗?怎么能这样吃主子的东西?那可是给她主子准备的。心下虽想着,却不敢开口,因为见她吃得欢,不一会,已经将那大半的东西都入了肚,女子中那样能吃的人,她们还真没见过。

“那顾风华呢?”

忽的,一个娇蛮的声音传来,碧儿抬头一看,见三名少女身后跟着几名丫环出现在院门口处,见状,她迅速站了起来:“我家小姐在休息,不喜被打扰。”说着,朝那护卫看了一眼,小脸微沉:“让你们看着院子,可不是站在那里当木头人的。”

“哟,小丫头架子还挺大的啊!”那三名女子中的另一人半掩口鼻,凉凉的扫了碧儿一眼:“去,把你家小姐叫出来。”

“我都说了,我家小姐在休息,再说了,你们想见她,她可不想见你们。”碧儿挡在她们前面,不让她们往前再走,见她们似要动怒,便又道:“而且慕容家主可是说了,要小姐住得舒服,要是小姐住不舒服或者不开心要走,到时慕容家主怪罪下来,可就不是你们担当得起的了。”

几人一听这话,眉头一皱,却没再开口,想到她们父母的交待,又看了看那紧闭着的房门,最后,也只好哼了一声,一甩衣袖回去了。

轻易将她们打发了,碧儿笑眯了眼睛,却是走上前对那护卫道:“两位护卫大哥,下回这院子若是有人不经同时就进来,我可是要禀报小姐,让她把你们换下去的。”

两护卫看了她一眼,被这样赤果果的威胁,还是头一次,两人的眼皮都不由的跳了跳,抿着唇没开口,但腰杆却是站直了。

那一旁的四名丫环见了,纷纷一副活见鬼的模样看着她,却又在见她回身之时迅速低下头去。

“你们几个,把桌子收拾一下,该干嘛的干嘛去,不用老站在这里。”碧儿摆了摆手说着,忽然觉得自己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想着,不由嘻嘻一笑。

接下来的几天,顾七都去落幽园陪着她弟弟,跟他说话,被她养了几天营养液的他,身体倒是好得快,气血看起来也足了,精神也好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她走进园子,碧儿则在外面守着,那趴在他腿上那只叫苍的小东西看到她时已经没了原先的恶意,如今就是见了她来也没再吼出声,倒是安安静静的趴着,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原本安安静静坐着的少年,在听到顾七的声音后,顿时脸上溢出了欣喜:“你来啦!”他顺着那声音望去,只是,脸虽朝着顾七的方向,眼睛却看不见她。

“嗯。”顾七应了一声,走过去坐下。

“你吃了吗?刚才他们给我送来吃的,我还没吃呢!这些都是一些补血的东西,要不,你再吃点?”他的脸上洋溢着掩不住的喜悦之情,此时的他,跟几天落寞孤寂的他判若两人。

看着他脸上的欣喜,以及那份小心翼翼的讨好,顾七淡淡的笑了:“什么时候知道的?”她的弟弟,并不是什么无知愚昧之人呢!相反的,他的睿智,他的精明以敏感,都让她有些意外。

听到她的话,他一愣,继而变得越发的小心翼翼,微顿了一会儿,他才小声的道:“我、你第一天来见我,当你走后我就猜到了。”说着,他垂低下了头,声音越发的小:“可是、可是你没认我,我、我就不敢叫你。”

他并不傻,相反的,活在这慕容家,他比任何人都要多一份小心,尤其是在得知原来他还有姐姐的时候,就更是想着,哪怕他活不久,哪怕他身体会一天天的弱下去,他也希望可以活到见到他姐姐的一天。

就算他的眼睛看不到,可,他能听到她的声音,跟她说说话,对他来说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当那一天猜测到,她极有可能便是他的姐姐时,他每天都在盼着她来,他虽看不到,但却能感觉到,姐姐她,好像并不讨厌他,并不像别人那样的嫌弃他。

顾七的眸光微闪,看着垂低着头的他,心微动,那是一种怜惜,一种心疼,一种说不出的揪心。她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轻声道:“嗯,很聪明,不愧是我弟弟。”

闻言,他猛的抬起头来,脸上带着难掩的欣喜与激动,那双净若琉璃的眸也出更是溢出一丝泪光,只感觉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想发出声音来,却有些困难,张了张口,低低的,轻轻的,带着激动与欣喜:“姐……”

“嗯,我在。”顾七轻拍着他的手,脸上露出一抺柔和的笑容,看着他那双看不见的眸子,心中微微一疼。

“姐!姐!”他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扑到她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她:“呜……姐,我想你,好想、好想你……”

从小到大,他有娘亲,可却跟没有娘亲的孤儿一样,记得小时候有一回她来见他,他们说她就是她娘亲,他有些期盼又有些小心翼翼的靠近她,好想可以像别的小孩一样,可以抱一抱他的娘亲,唤她一声,却不想他叫了她一声娘亲,才一走近就被她给推到在地,年幼的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娘亲不要他?为什么娘亲要那样对他?

本以为这一生他都要在这个园子里度过,却没想到,在他没了活下去的意志,一心求死之时,他们才告诉他,他还有一个姐姐,与他一母同胞的亲姐姐。

从那一刻起,他无时无刻不在期盼着他姐姐的到来,可,却又害怕他姐姐的到来,她会不会像娘亲一样,不认他?会不会讨厌他?会不会……

心中的担忧与忐忑直到那一日她的到来才渐渐的放了下来,她虽没有告诉他她是他姐姐,但他却知道,她并不讨厌他,这就够了,这就够了。

“别哭了,都这么大人了还哭也不怕人笑话。”顾七轻拍着他的背,轻缓的声音带着温柔,低着头,看着扑在她怀里哭得停不下来的他,忽的觉得,他竟是那样的瘦小。

他也有十四岁了,可这身体却跟十二岁的碧儿一样,碧儿是圆润的,而他,抱在怀里竟感觉再大力一点就会压碎了他的骨头,这样的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在这里活下来的?

“姐,我好怕你不认我,好怕你会不来看我。”好半响,他才退出了她的怀抱,脸上带着泪水的望着她,他拼命的想要看看他姐姐长着什么模样,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眼睛所看到的都是一片灰蒙蒙。

“怎么会不认你,如果不认你,我早不来了。”她拭去他脸上的泪水,轻声道:“我先原跟你说我叫顾七,这名字也没错,因为这名字是爹爹第一个叫的,在顾家,我排第七。”

“爹爹?”

“嗯,我们的爹爹,他叫顾浩天,他是个很好的爹爹,若是他知道你的存在,早就来找你了。”想到她那不知下落的爹爹,心思微转,在这慕容家可不能久留,她得找机会把她弟弟带出去。

“我们爹爹还在吗?”他微怔,愣愣的问着。

“嗯,他还在,只是出了些事情,如今不知他在哪里而已,但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的。”她握着他的手,道:“以后,你就叫顾风逸吧!我们这一辈是按风字起名字的,我叫顾风华,你就叫顾风逸。”

“顾风逸?顾风逸……我也有名字了,姐,我也有名字了。”他的语气微提,声音中透着激动:“顾风逸,顾风逸,姐,这名字真好听,我的名字真好听。”

“嗯,因为你长得也很出色,这名字与你很是相配。”她笑说着,看着这几日气色渐好的他,靠近了他的耳边,压低着声音道:“风逸,这慕容家我不打算久留,我想办法带你走好不好?”

顾风逸微怔,握着她的手紧了几分,脸上也有着凝重与担忧:“姐,他们把我关在这里,我们是逃不出去的,姐,你走吧!我眼睛看不见,身体又差,连走几步都会累得喘不停,我跟着你会连累你的。”说着这话时,他的手不由的收了回来,握紧了自己的衣袖处,心下有些紧张。

“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她看到他的动作,以为他只是心里担心,并没多想。

“姐……”他还想说什么,却又不知应该怎么说。

“好了,今天天气不错,我扶你走走吧!这身体也是要煅练才会结实的。”她扶着他站起身,对那只叫苍的小东西道:“去,一边玩去。”

说来也奇怪,这只叫苍的小东西自那一天后,似乎是察觉到她没恶意,一直对她也没再吼叫,不过,看到这小东西护主的样子,她倒也觉得那团黑乎乎的看着也挺顺眼的,就跟她家的丫丫一样。

顾七扶着他在园中走着,走了大约也就一柱香的时间吧!他就累得满头大汗,气喘不已,顾七便扶着他让他靠着她静站一会,一边道:“走太累时也不能马上坐下,对身体不好的,你的身体没别的问题,只要平时多走走,养养,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看到那碧儿在外面探着头,便微微一笑:“跟你介绍个小丫头。”说着,朝碧儿招了招手。

碧儿快步跑了进来,步伐很轻,但顾风逸还是听到了,便问:“姐,是不是那个一直跟在你后边的人?”

“啊?逸少爷,你知道啊!”顾七还没说话,碧儿就已经叫出声来,有些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会知道我在的?我可是一直没说话啊!憋了好几天,憋死我了。”

似乎没料到那小丫头会这样说,顾风逸愣了一下,而后,才温声道:“我眼睛看不见,耳朵却特别灵,虽然你的脚步声很轻,但我还是知道了。”

顾七笑了笑,看了碧儿一眼,对顾风逸道:“她是跟在我身边的小丫头,叫碧儿,今年十二岁,这丫头平时也是这么没规距的,不过啊,她很能吃,力气也特别大。”

听到他姐姐说那碧儿比他还小两岁,他便是一愣,好一会,才道:“听声音,她很有活力。”那声音与他的不一样,她的声音充满了力量,很是清脆响亮,而他的却是有气无力。

碧儿瞧着周围没其他的人,便小声的道:“逸少爷,只要你跟着小姐,不用多久,你也会像我一样说话很有活力的,我告诉你,小姐的医术很好的,什么病都能治,可厉害了,不过,你可不能跟别人说。”

闻言,顾风逸握着他姐姐的手,心中很是骄傲,原来,他姐姐这么厉害。

“来,我扶你进房去休息会,虽然说你身体渐渐好转,但也不能在这外面呆太久。”顾七扶着他,一旁的碧儿也上前扶着他,两人将他扶进了房里,让他睡会,这才离开。

而另一边,一处暗室中慕容家主对底下的两人道:“他这几日的身体渐渐好转,气血也充足,今晚就去吧!”

“是。”两人应了一声,悄然离开。

暗室中,慕容家主看着里面十几名药师在调配的药,拿起其中一瓶轻轻的晃了晃,看着里面的液体,脸上露出了一抺让人见了心惊的笑容……

是夜,夜色渐深,半轮明月高挂在星空之中,院中的顾七盘膝坐在床上宁神调息静修,身上的灵力气息隐隐的弥漫着,围着她的身体转动着,一次又一次,直至灵气越发的浓郁。

夜深,四周寂静,忽的,她隐隐听到落幽园中苍的吼叫之时,隐隐约约,不是很清楚,但却是它的声音无疑。心下微怔的同时,她睁开了眼睛,起身走至窗口处,望着那落幽园的方向,眉头微拧,半响,轻唤一声:“丫丫。”

“呀呀!七七,叫老娘什么事?”它从元天珠中出来,落在她的肩膀上。

“去落幽园看看苍在叫什么,小心点,记得按我上回说的路线去走,不要触动机关。”她轻声吩咐着,又交待:“切记,不可叫出声来。”

“呀呀!老娘现在就去,你在这里等着。”它叫了两声,拍着翅膀往落幽园飞去。

只是,也许是它去得太慢,晚了一步,到那里时四周又恢复静悄悄的一片,什么也没瞧见,它飞到顾风逸的窗口处瞧了瞧,见他在床上睡着,看样子也没什么问题,便只好回顾七那里。

在窗口处等着的顾七看到丫丫回来,伸出手,让它落下,转身往床边走去,问:“如何?”

“呀!七七,老娘什么也没瞧见呀!你那个弱弱的弟弟在睡觉呢!也没出什么事,而那里也没见有人,那只叫苍的宠物也趴在床边睡着,没见有什么问题啊!”

闻言,她眸光微闪,神情带着几分若有所思,那只叫苍的小东西很是敏锐,绝不会无端吼叫的,尤其是在晚上。只是,现在太晚也不能过去了,只好等明天去看看吧!

“嗯,辛苦你了,快回去睡吧!”她轻抚着它的毛发,轻声说着。

“呀呀!七七,老娘还是比较喜欢看美男,虽然你弟弟长得也不错,不过,太瘦弱了,没有什么看头啊!七七,你现在变得这么美,老娘看了都忍不住流口水,你可要小心一点,别让那些好色之徒占了你的便宜,当然,老娘就不算啦,呀呀!”

它一双黑溜溜的眼睛,色眯眯的盯着顾七那绝美的容颜瞧着,只差没流下口水来。它还真是男女不拒,反正只要长得好看的,它就想要上前占占便宜,当然,可不是谁都能入得了它的眼的,至少,像顾风清那样的人,到了它这里也只能成为丑八怪的存在。

“嗯,知道。”她轻笑着,在床上躺了下来,却见它扭捏着不进空间,反而直勾勾的盯着她身边的位置瞧着,便一笑,微微掀开被子:“进来吧!明早可得早点回空间,不能让这里的人看到你。”

“呀呀!老娘知道老娘知道,就知道七七最好了。”它一见,兴奋的扑上前去,钻入了被窝里,在她的身边睡下后,往她的怀里靠着,一边转动着黑溜溜的眼珠子,道:“七七啊!老娘这么娇小,你可不能一个翻身把老娘给压扁了啊!”

闻言,顾七无奈一摇头,直接拉高被子将它盖住:“知道了,快睡。”

次日,天一亮,顾七便起来了,梳洗过后,连早膳也没吃便带着碧儿去了落幽园。虽说她来得早,但若是往日他也应该起来的了,此时却仍静悄悄的一片。

见他没在院中,便来到他的房门外,轻敲了下门:“风逸?醒了吗?”

里面没传出声音,只有苍低低的嘶叫声。见此,她便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苍一见到她便在那里摇着尾巴,上前咬着她的衣裙拉着她到床边。

她走上前,来到床边掀开那床帐,看到躺在床上的他脸色苍白无血色时,脸色顿时一变:“风逸?”

“嗯?姐?你来啦,我今天起不来,感觉……好累。”床上的顾风逸听到她的声音,没有睁开眼,只是低低的轻喃着,那声音很弱,那脸色很苍白,就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似的,看得人心头一揪。

顾七压下心头的起伏,伸手把了一下他的脉博,当探到他的脉博时,眉头皱得更深。气血不足?身体极虚?昨天她走时明明还好好的,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这副气血不足的模样了?

那才稍微红润了一点的脸色,转眼间又变得苍白无血色,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心思微转,脑海中忽的浮现一个可怕的念头,那念头一起,双手不由的紧拧成拳,看着床上虚弱得奄奄一息的弟弟,她伸手探向了他衣襟,脱下了他身上的里衣。

“姐……”

“别说话,姐帮你看看身体哪里不对劲。”

她说着,将他的里衣脱了下来,他的身体很瘦,可以说几乎瘦得剩下一堆骨头,皮肤极为苍白,隐隐可见那皮肤之下的青筋,胸膛正面上没有什么问题,可当一翻过他的身,看到他的背部时,那一个个红红的印记,却让她浑身杀意顿现。

再一仔细检查,背部有六个印记,手臂内侧各有一个,卷起他的裤子检查,那大腿处也有好几个印记,如今,有的印记泛着暗红,有的则浮着乌青。

“真是该死!”她紧紧的拧住了拳头,眼中寒光如剑,身上杀意骇人。

难怪会气血不足!难怪昨天还好好的人,今天就躺着起不来身!那痕迹,分明就是被血蛭吸血所至!该死的慕容家人,每天给他服用的是珍贵的补血药材,为的就是将他养成一个药人么?为的就是要他的血?

真是该死!

“啊?慕容家主啊?你怎么这么早过来了?”

外面,传来碧儿响亮而清脆的声音。房里的顾七听了,眸光一闪,将心中的杀意压下,迅速将她弟弟的衣服穿好,盖上被子,敛着眼眸坐在床边。

“那你今天就好好休息,累了就不要起来,想吃什么,等会我让人端来。”

慕容家主走进房里,便听到顾七在对着床上的顾风逸说话,锐利的目光一闪而过,变得和蔼而亲切:“呵呵,这么早就过来看你弟弟?我听他们说,你给他的名字前加了个风,叫顾风逸?”

“嗯,睡不着,便早点过来。”她没有起身,也没有抬头,只是淡淡的说着,那声音,若仔细听,能听出里面的几分冷意,只是,在慕容家主看来,顾七不过就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废物,这样的她根本无须下太多的心机。

“他想吃什么就让厨房里的人做,府里有的是好药材,既然他身体不太好,你就不要在这里呆太久,早些回去,让他多休息休息。”慕容家主说着,又说了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待他离开后,顾七拿出了一瓶营养液喂着她弟弟服下,摸着他的头,轻声道:“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姐姐,很快带你走,不过,在走之前,我们得给这慕容家的人送上一份厚礼。”

她的声音很轻,却带着无法掩饰的肃杀之气,那森寒凌厉的目光,以及周身涌动的杀气,若是慕容家主或者慕容家的任何一个人看到,估计就不会再以为她是个空有美貌的废物了……

没在落幽院久留,顾七回了房,走的同时还用银针刺破了他的手指头,带走了他的一点鲜血。回了房,她让碧儿在外守着,自己在房里仔细的分验了他的血,发现,他的血里面有极其珍贵的药物成份,而且,他的血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十分奇特,虽不知这其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知他的血中怎么会有那样的药物成份,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慕容家的人,养着她的弟弟把他当成血药人!

“真是该死呢!这样的让我动怒,我应该如何回报你们才好?”她眸光冰冷,森寒之意让人见了心头骇然,只可惜,慕容家的人到现在还以为住在他们这里的只是一个任由他们摆布的草包,却不知,他们不经意间竟把一个令人胆战心惊连阎王都要惧上三分的罗刹请到了家里。

慕容家里有诸多的修仙者,想要以武力战胜是不可能的,那么,只有用药。而他们也是医药世家传世之家,能让他们无所察觉的药物就少之更少,但,也许别人没有办法,可偏偏,他们碰上的是顾七。

一个拥有二十一世纪鬼医圣手之称的顾风华,她手中调配出来的药物,试问,普天之下又有几人能解?

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她对外宣称因水土不服而不适,卧病在床。慕容府的人也只派人送来了药材,让她好好养着身体,便没再来过问。

碧儿一直寸步不离的守在房门口,不让任何一人靠近。

房里的顾七,用了足足三天的时间,调配出了一味药,无色无味的九阴断魂散!解药事先自己和碧儿服下,又让这碧儿将那九阴断魂散下到这慕容家所用的水井之中,同时,更在她们的身上也洒了一些。

这九阴断魂散除了服下之外,就是碰触到一丁点那药散也会侵入身体,而她,要的正是这一点!慕容家的人,她是一个也不会放过!

直到第四天清晨,碧儿便进房来,压低着的声音带着难掩的兴奋:“小姐,慕容家里今天有很多人不知无故暴毙,就是慕容家主也没查出什么原因来,如今他们紧关府门,不许人进去,以为问题出在外面,正在撤查。”

“这只是刚开始,如今死的那些只是一些没什么修为的下人,今天晚上,才是重点。”她轻敲着桌面,声音清冷而蕴含杀意,目光森寒,静坐在房中,不动用一丝力气,却能让那些人死得无声无息!这,便是她顾七可怕之处。

“小姐,逸少爷怎么办?”

“他已经服下解药,不会有事,你过来,我告诉你接下来怎么做。”她示意着,让她靠近一点。

碧儿见状,凑近了她,听着她在她的耳边低声交待着,不时的点了点头,应了应。

时间一点点的在流逝,府中的人却一个个的在死亡,无论是下人还是护卫,或者是府中的暗卫,都莫名其妙的在死去,查不到一丝线索。

不到一天的时间,整个慕容家人心惶惶,有的关在自己院中不出,怕沾到外面的什么东西。

当天夜里,天色渐暗之际,慕容家的大厅,慕容家主以及他的几个儿子全都脸色凝重的坐在这里,除了那已经带着一双儿女离开的慕容雪仪之外,可说主要之人,无一缺席。

“到底怎么回事!可查到什么没有?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快将人给我揪出来!”主位上的慕容家主愤怒的声音响起,底下却无一人敢回答,因为他们也查不出问题所在,那些人,死得太过诡异。

“报!家主,不好了,现在府里一些筑基期的修士也开始出现问题,有的已经昏迷,有的撑不住已经死去……”

“混帐!滚!”听到下面人的禀报,慕容家主怒喝出声,却不知,他的动怒加快了他体内血液内九阴断魂散的流动,只感觉脚的脚下一轻,整个人微晃了一下,险些跌倒在地。

“父亲!”

下面的几人见状,连忙上前扶住他,可却在扶住他的同时,他们也忽的感觉到身体有些奇怪,那念头一起,瞬间连脸色都白了。

“我、我怎么感觉身体好像也不太对劲?”

“我、我好像也是……”

“父、父亲,我记得家中有极品圣丹,父亲,再这样下去不知会出什么事情,快把圣丹拿出来服下吧!”

“那极品圣丹只有两颗!”慕容家主看了他们一眼,因感觉到身体的不对劲,也不由的暗暗有些心慌,当下从空间中拿出那两颗极品圣丹,正想着将其中一颗服下时,却不料被突然窜上来的人抢去了。

“老大!你做什么!”慕容家主震怒,看到手中救命的丹药被抢,又是惊又是怒,更有的是惊慌与恐惧。

如今他可以肯定,定是有人动了什么手脚,让他们都中了连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药物的药。这极品圣丹也许不能解了他们身体那不知名的药物,但绝对可以保住性命,如今却……

已经将其中一颗丹药服下的慕容大老爷总算放下了心,道:“父亲,你年事已高,就是现在死也有我接手慕容家,这极品圣丹,当然得留给我们这些儿子。”他远远的退开,看着另外几个兄弟脸色已经渐变的跌坐地上,心下暗自心惊。

好可怕的毒!

到底那幕后的人是谁?竟这般的让人心惊,对慕容家下这样可怕的手,那人是想灭了慕容家啊!

正想着,忽见外面火光冲天,心头顿时一沉,急步往外跑去……

------题外话------

下一章节,*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