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 她的弟弟

房门打开,一抺白色的身影走了出来,今日的她,并没再以黑纱遮面,毕竟在这里面,根本无须用到再遮掩。清眸淡淡的扫了那满脸不耐的妇人一眼,她移步走出,碧儿则跟在身后。

那妇人朝她看去,看着款步而来的她,眼中不禁闪过一抺惊艳。哪怕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她,可每每见到她那绝美的容颜,清雅的气质,总是令她不由想要赞一声:真真是一个能让人痴迷的美人儿。

“风华小姐,随我来吧!”对着那样一张绝美的脸,想要语气再板些估计也难,同为女子,哪怕她已经不再年轻,但也不由的暗暗羡慕她的那一张好皮囊。

顾七跟着那妇人往前院的厅中而去,碧儿紧随其后,一路上,下人们都垂低着头,不敢抬眸打量她,因此看不见她的容颜,只在她们几人走过后,下人们悄悄抬头,看到那抺飘逸绝尘的身影缓步渐渐远去,只留下一个惊艳的背影让他们痴迷不已。

前厅中,此时坐满了人,慕容家的家主,以及他的几个儿子,还有顾七的母亲,以及一些表兄表姐之类的一些人,全都在这里候着,只为看一看这个从外面接回来的顾风华,他们姑姑在外面生的女儿。

“怎么搞的?这么久还没来?要我们这么多人等她一人,还真是大架子。”

“就是,一个外姓人还认不清自己的地位,以为是我们慕容家正正经经的小姐不成?”

“小地方来的人,能有什么样的人?再说,不是说她就是一个无用的废物么?你们能指望她多有规距?”

几个年轻的少女凑在一起,压低着声音便在议论着,明显的,对顾七的来到,她们十分的不喜。

而在她们前面,那几个站着年轻男子则没人说话,虽然那顾风华还没来,不过,他们早已听说她是一个连最基本的药材都不识的废物,而且,还无法修炼,这样的一个人,若非他们父亲说出来见见,他们也不会站在这里。

一个女子罢了,说好听点是他们的表妹,但,身为顾家的他们深知,他们姑姑只认如今她生的这一双儿女,对于这顾风华还有那个住在落幽园的小子,她是视若陌生人。

不,或者是陌生人还不如。

这时,慕容府的管家进来禀报:“家主,风华小姐到了。”

“让她进来。”主位上的慕容家主示意着。

“是。”那管家应了一声,往外走去,对那候在一旁的顾七道:“风华小姐,请进。”而后,退至一旁,暗暗的打量着这个浑身散发着淡然气息的女子。

他身为慕容府的管家,那些大家族的公子小姐更是不曾少见,但不得不承认,这顾风华无论在气度上还是在容颜上,在他所见过的人当中都无一人能及,这样的人竟是无法修炼不识药材的废物,当真是可惜了。

“嗯。”顾七淡淡的应了一声,移步往里面走去,碧儿依旧跟在她的身后。

厅中的众人,这时的目光也不由的往厅门处看去,虽说是一无用废物,但据说此女生来极美,想来也是,她的娘亲慕容雪仪的容颜在这川城中可是一绝,住在落幽园那小子的容貌也是极为的出色,而这顾风华……

当,那款款而来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时,众人的目光不由的一眯,眼中闪过各种神色。

只见那抺身影着简单的白色衣裙,而这白色的衣裙上又非只有一种白色,而是在衣袖以及裙摆间,以银线勾勒绣出几朵白梅,简单中,却添有一别样的雅致,如墨的发丝自然垂落身后,发上仅以一根白玉钗子作为点缀,那容颜……

当视线落在她那美绝人寰的容颜上时,竟是不知有什么样的词可来形容那种美丽。只知道,视线触及她的那一双清冷淡然的眼眸时,便无法再移开。

女子的美,如花儿一样千姿百态,而她,他们竟不知如何来形容她。在她的身上,有着白梅的清傲凌然,有着空谷幽兰般的清雅静美,有着莲花般的脱俗绝尘,更有着牡丹的高贵典雅。

国色天香的美,清雅绝尘,再加上那飘逸若仙的气息,这女子,美得让在场的男人们都暗暗的倒抽一口气,惊艳之色溢于双眼之中,除了知道自己失态猛然回神的几人之外,年轻一辈中的男子,无一不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久久无法移开。

哪怕,她只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女子,但,这样的容颜,这样的倾城绝美,就是修仙之人中也极为少见,试问,身为男人的他们,见了又如何移得开眼?谁又能忍住而不动心?

在他们打量她的时候,顾七也不动声色的将目光掠过众人,只是,她的视线并没落在其他人的身上,而是落在那坐上右边第一个位置的那名美妇人身上。

那人看着如同二十来岁的女子,出色的容颜无可挑剔,她端坐着,一身紫色的华丽衣裙更是将她衬托得更加的华贵,若非已梳妇人妆,她断会以为此人还是未嫁的女子。

她浑身散发着淡漠疏离的气息,纵是优雅端庄也难以令人亲近。在她打量她的同时,她也冷漠的看着她,没有开口,没有说话,只是用着那种冷漠,厌恶的目光看着她。

她的疯子爹爹疯颠那么多年,未曾提起她的娘亲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而她更是无从得知,她本非原本的顾七,这具身体的娘亲是谁?于她真的不是那么重要。

“娘亲,她就是娘亲以前生的女儿?长得怎么一点也不像娘亲。”

“就是,娘亲,不会是来乱攀关系的吧?”

站在那紫色华衣女子身边的是一对年约十二岁的男童和女孩。两张容颜如同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都是那样的精致美丽,眉眼间透着高傲之色,身上衣饰更是非一般人家便能穿戴得起的。

厅上的人都没人开口,都带着一份看戏的心态在看着这一幕。

顾七听到那两名孩童的称呼,面色依旧,只是唇边隐隐的露出了一抺似有若无的淡笑,她看了那两名孩童一眼后,视线掠过那紫色华衣的女子,这才缓步上前。

“顾七见过慕容家主。”她缓步走上前,在慕容家当家人的面前微同行了一礼,声音清缓而平静,让在场的人都不由暗暗的挑了挑眉。

还真看不出,这顾风华竟有这样的胆识与冷静。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一点也不怯场,从她一进来便是以着一种如同逛自家后花园一样的步伐和悠哉来应对这厅中的众人,甚至,十几年没见到她娘亲,竟也只是看了众人之后,视线落在她娘亲身上打量了一会便移开,更让众人想不到的是,她唇边的那抺笑。

虽极淡,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的,真是一个诡异又奇怪的女子。

慕容家主看着那行礼的顾七,眼底掠过一抺精光与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个外孙女竟生有这样一副出色的容颜,只可惜,是一个无法修炼又不识药材的废物。与此,她是称他为慕容家主还是外公,他都感觉无所谓。

“今天就认识一下府里的人,以后在这府里住下总要打声招呼的,不要到时连谁是谁都不知道。”威严的声音透着严厉的传来,他一个示意,管家便上前。

“风华小姐,这位是大老爷,这是大夫人,这几位是大老爷的公子和小姐……”管家上前,一一的为她介绍着。

而顾七静静的看着,待管家介绍完后,她这才轻身一礼:“顾七见过几位慕容老爷。”同样,是慕容老爷,而非她的舅舅。

众人看着她竟只用这样一句话,一礼数,便应付了过去,不由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但没人说话,也没人应,反观那些慕容家的公子们,却是一个个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带着几分玩味的邪肆笑意。

管家也没料到她连舅舅也没喊一声,不由的朝主位的家主看去,见家主也没说什么,这才压下心中的起伏,领着她来到另一旁,对她道:“风华小姐,这是大小姐雪仪,也是你的母亲,旁边的两位是煜祺少爷和灵珊小姐。”

顾七看着那所谓的母亲,见她自顾着喝茶,连抬头看她一眼也没有,不由的淡淡一笑:“我爹爹疯颠多年,一直都不曾提起我有母亲,我以为早就死了,没想到还在,真是意外。”

“放肆!”

她的语落,那慕容雪仪便将手中的茶杯往顾七身上砸去,这一幕,让所有人见了都微微惊讶,惊讶于顾七竟会用那样的话语跟她母亲说话,惊讶于慕容雪仪竟会直接将茶杯往她身上砸去,更惊讶于,那顾七避开了。

“锵!”

瓷器摔落地上的声音,清脆而响亮,茶水溅了一地,瓷杯碎了一地,整个大厅没有别的声音,尤其显得主茶杯砸碎的声音是那样的清晰。

站在顾七身边的碧儿眼中尽是怒火,小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牙齿磨得霍霍响。太可恶了!这里的人太可恶了!这个说是小姐母亲的女人,更是可恶!竟拿那样滚烫的茶水砸小姐,要不是小姐闪得快,那得烫红一片!

那站在慕容雪仪身后的两名孩童得意的扬起下巴,看着那被孤立的顾七。娘亲?那只是他们的娘亲,就凭她有资格叫上一声?

顾七神色淡然的扫了眼被茶水溅湿的裙摆,看着一脸怒气厌恶的慕容雪仪,道:“慕容大小姐何须动怒?我说的只是事实,难道不是吗?更何况,这一次来你们慕容家我也没想攀亲戚,只不过是想见见你们所说的那个逸少爷,听说是我父亲的血脉,若非因为这一点,这慕容家我也不会踏入一步。”

她淡淡的看着他们,环视了这厅中的所有人,最后,视线落在那慕容家主的身上:“慕容家摆出这样的阵势,是想吓唬谁?我也不过区区一个外姓人,又何需慕容家的这么多位老爷公子们亲自来会见?”

主位上的慕容家主锐利的目光盯着顾七看了一会,这才一摆手,沉声道:“管家,把顾小姐带去落幽园。”

“是。”那管家暗自擦了擦额头渗出的汗水,感觉厅中的气氛压抑而诡异,直让人喘不过气来,当下,来到顾七的身边:“顾小姐,请这边来。”

一声顾小姐,已经将她的定位排好,看来,家主也不想认这个无法修炼又不识药材的废物外孙女。

“七妹,你这女儿可真是傲气,明明就是一个废物,还敢端着这样的姿态,显然,在那顾七也没人帮你管教好,这回被接到咱慕容家里,你可得尽一尽这当娘亲的责任啊!”三老爷抚着胡子,对着那慕容雪仪说着。

“你们小的先退下。”大老爷开口示意着,让各房的人都先回去,只剩下他们几兄弟和慕容雪仪,以及主位上的慕容家主。

“大哥,让他们都退下做什么?有什么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的不成?”说话的是排行第六的慕容老爷。

那大老爷只是看了他一眼,便起身对主位上的慕容家主道:“父亲,这顾七虽无法修炼也不识药材,不过,却有一副极好的容貌啊!既然来了我们慕容家,我们又怎么能不将她留下。”

这话一出,慕容家主的几个儿子心思各异,似乎想到什么似的,皆朝他看去。而那端坐着的慕容雪仪则微皱了下眉,朝那大老爷看了一眼:“大哥你的意思?”

“呵呵,七妹,你跟那顾浩天生的这个女儿容颜可是一绝,为兄这些年走南闯北,也没见过谁家女儿有这般美貌,虽是无法修炼,但这美貌若利用得好,可也能为我们慕容家带来益处。”慕容大老爷泛着算计的眼冒着精光,从初见那顾七时就已经在打着算计了。

众人听了他的话,相视了一眼,皆没有说话,因为不可否认他说得不错,那顾七的容颜确实是倾城之姿,而且还有那清冷的气度,真真是让人见了惊艳不已,若真能为他们慕容家带来益处,他们自然不会反对给她多一点善待。

慕容家主听了也沉思着,半响,这才道:“嗯,给她换处好点的院子,分配一些下人去照顾她的起居,你们多看着点,这事就先这样吧!”说着,便也起身离开。

另一边

顾七跟着那管家前往那一个叫落幽园的园子,在见过她那所谓的母亲之后,对于这个弟弟,她心下说不上来有什么感觉。一个在慕容家长大的人,是否会惦记着他的生父?还是跟这里的人一样的无情?

步伐渐渐的放慢了几分,心下莫名的有些愁怅,她的爹爹知不知道慕容雪仪的另嫁?又知不知道,在这慕容家中还有他的一线血脉?想到如今不知在何处的爹爹,不由的轻叹一声。

“小姐,你刚没被烫着吧?”碧儿见她步伐放慢,便小声的问着,有些担忧的看着她。

听到碧儿的话,她露出一抺淡淡的笑容:“没事,不用担心。”说着,看着那走在前面带路的管家,问:“管家,住在幽落园中的那位逸少爷怎么不见出来?”

前面的管家一听到她的声音,步伐放慢了几分,回头道:“顾小姐有所不知,逸少爷身体不太好,一般都不出园的。”

“还有多久到?”昨晚让丫丫去四处看,竟说没找到地方。

“再过一会就到了。”那管家说着,又加快了步伐。

在那管家的带领下,顾七来到一处被围起来的竹林前,看到那紧闭着的园门,她挑了挑眉:“这就是落幽园?”一处竹园还围起来,那前面的园门更是只留下一个小窗口,怎么看都不像是居住的地方,反倒像是关着人的地方。

“是的,顾小姐请稍等。”那管家说着,上前几步递出了一个令牌给那守园的老者看,并说:“那位是顾小姐,家主让她进去看逸少爷。”

园门被打开,一名穿着宽大黑色衣袍的老者走了出来,看了顾七一眼,便道:“跟我来吧!”

管家站在原地没再跟过去,在看到她们进去后,便转身离开了。

落幽园,是慕容家的一个禁忌之地,一个平时不允许人进去的地方,因为这里面,住着一个少年……

进入这个叫落幽园的地方,顾七心微沉,有种莫名的感觉在心头弥漫而开,她看着前面带路的老者,看着这周围这片竹林,目光微深。

这时面分明就被设了阵法,难怪丫丫找不到这里来,究竟她的那个弟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怎么慕容家的人会动用阵法将这里保护起来?

在林中左弯右拐的,好一会,才看见一处被藏在这片竹林中的园子。将顾七两人带到林中的石子路前时,那老者停下了脚步,回头道:“就是前面的园子,逸少爷在里面。”说着,便按着来时的路返回。

没有人觉得顾七需要无时无刻的盯着,因为,她在顾家时的废物之名太过响亮了,而就算后来顾家由里到外的改变,由她说话做主,但,这也是顾家内部的事情,在这遥远的海外修仙地根本不可能知道那些消息。

“小姐,我怎么觉得这里面怪怪的?”碧儿拉着她的衣袖,有些不安的说着。

“走吧!进去看看。”清眸中一片的淡然,早已没了先前的暗沉之色,她移步顺着小石路走着,推开园门往里走去……

园里,种着各色花草,有大树,有水池,有假山,有拱起的短竹桥,顾七放轻着脚步,一步步的走着,看着这周围的同时,也在暗暗打量着,这前园里面没有人,静悄悄的,只有流水的声音和风吹树叶的声音偶尔偶来。

越过庭园,来到后面,看到一处拱门半掩着,而在里面的院中,一背着她们而坐的少年怀中似乎抱着什么动物,一手轻顺着那动物的毛发,一边低声呢喃着。

“苍,他们说会带我姐姐来看我,是不是真的?还是又在骗我?”

“你说,姐姐知不知道我的存在?她会来见我吗?”

“我一直都以为只有我自己一个人,没想到还有个姐姐,苍,他们说我姐姐跟我是一个爹爹生的,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

“你说,我姐姐会不会来见我?其实我很想她来,可是,我也很怕她来,他们会不会像对我一样的对我姐姐?苍,你说如果我姐姐来了,看到我这样,会不会不认我?”

“我们没在一起长大,也没见过面,更不认识,她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

“可是,苍,我真的好想好想有一天可以见到我姐姐,我好想听听她的声音,好想跟她说说话,好想她可以牵一牵我的手,可是,苍,我姐姐来会吗?”

少年的声音如春风一般,低低的,带着轻柔,却又似秋天里的细雨,染上了几分迷茫与落寞,有着迷失在林中不知归路的彷徨与无助,让人听了,心头泛起阵阵酸涩之意。

顾七站在园外,看着那抺背对着她的身影,听着他的一声声轻喃自语,心,莫名的揪紧着。

“吼!吼!”

原本趴在少年腿上,被他顺着毛舒服得快睡着的那一团黑色动作,忽的窜了起来,朝着顾七吼出声来。那声音不似狗,不似狮,也不像虎,那模样黑乎乎的形却如狗似狮,毛长,看不见眼睛,只见它一吼出声时,那露出来的牙齿甚是锋利。

“苍?怎么了?不要乱动。”少年安抚着要跳下他腿部的苍,回头往苍吼着的那方向问着:“谁在那里?”

顾七心头一震,脸上震惊之色现于眼中,她看着那朝她望来的少年,那双净如琉璃的眼睛极为漂亮,可……可却是看不见的!

碧儿也注意到了,她扶着微晃了一步双手紧紧拧成拳头的小姐,担忧的目光也落在那少年的身上。

他看起来跟她一样大,但实际上,他应该大她两岁的,可却瘦成那样,明明长得极为好看,可是那脸色却是那样的苍白,就好像没吃饱饭一样,瘦弱得好似一阵风便能将他吹倒。

顾七压下起伏的心绪,静静的打量着他,少年的容颜长得很是出色,只是,脸色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他的竭力安抚他怀中的那只小东西,一直坐在那椅子上,这一看,她才注意到那椅子是有滑轮的。

难道他的腿了站不起来?

“谁?是谁在那里?”少年抱着怀中的苍,按着它不让它跑下去,轻顺着它的毛发安抚着让它不要再叫,侧着耳朵想要听听是谁在那里,只是,静悄悄的只听见树叶吹动的声音。

顾七回过神来,推开那半掩着的园门走了进去,一步步的走近他,来到他的面前看着那一双净若琉璃的眼睛,轻声道:“我叫顾七。”

“顾七?你是新来的丫环吗?你不要靠太近过来,要不然苍会咬你的,被苍咬到会死的,以前那些丫环就是因为靠太近了,才被苍咬死了。”他抱紧着怀中的苍,怕它咬到了人。

听到这话,顾七看了那只黑乎乎的小东西一眼,问:“它叫苍?”

“嗯,它就是苍,我养的,除了我,别人不能碰它,一碰它它会咬人的。”他说着,摸着怀里的苍,似想到什么一样,问:“你是从外面来的?可有听到我姐姐来这里了?他们说我姐姐的名字叫风华,你有见到她吗?”

顾七看着他,见他在说这话时,脸上溢出来的神采与期待,不由的,轻声应道:“有。”

“真的?她长什么样的?你说给我听可好?”他有些激动,坐直了身体,却又忍不住的咳出声来。

“咳咳,咳咳咳……”

顾七伸出手想要轻拍一下他的背,就见那只叫苍的小东西猛的窜起来露出爪子欲扑向她,指尖一动,一枚银针剌了下去,那只小东西顿时蔫了下去。

而她的手也轻轻的在少年的背上拍着,同时轻声问着:“你怎么一个人住这里?”

少年咳嗽缓了下来时,不由怔怔的抬头朝那声音之处望去,感觉到背上的那只手温柔的帮他顺着气,一时间,竟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一个个住这里?”顾七再度问着,声音依旧轻缓。

少年只感觉那声音很温柔,那只帮他顺气的手很温暖,从来,从来都没人用这样的温柔的语气跟他说话的,就算他咳嗽咳出血来,也没人帮他顺气,这样的感觉,太奇怪了。

“我、我身体不好,他们便让我住这里。”回过神来的他连忙答着。

“他们没请人帮你看吗?怎么会让你的身体这么差?”她的手,不动声色的往下移,来到他的手腕处。

感觉到她的手搭在他的手腕处,他一怔,问:“你会把脉?”

“嗯,会一点。”她应着,手指微动,一边问着:“他们都叫你逸少爷吗?你的全名是什么?”

“全名?我没有全名。”他落寞的说着,道:“没人给我起名字,没人告诉我我父亲姓什么,逸这个字,听说是我外婆给我取的,这里的人都只叫我逸。”

闻言,顾七眸光微闪,看着他脸上的落寞,道:“你不知道你姐姐姓什么吗?”

“他们只说我姐姐的名字叫风华,其他的没告诉我,在这里,平时也没人来的,我又出不去,你说你见过我姐姐,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她、她什么时候来看我?”

“她穿着白色的衣裙,长得跟你有点像,不过,比你看起来健康多了。”她伸回手,道:“你的身体很虚,气血不足,怎么不好好养着?”

“我姐姐跟我有点像吗?”他听到这话似乎有些开心,脸上露出了笑容来,摸着自己的脸,喃喃的道:“我以前看得见的,只是现在都看不见了,我都已经忘记我长什么样子了,我也想象不出来,我姐姐长什么样子。”

顾七听到他说眼睛以前看得见时,微微一皱眉,这双琉璃般的眸子是可以看见的?可又怎么会成了睁眼瞎子?她给他把了下脉,他的身体里没有毒素,只是身体很虚弱,虚弱到估计连走几步都会累的那种程度,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坐着这轮椅的原因,不过,好在腿没事,身体虚弱的话可以慢慢养着。

问题是,这慕容家的人到底在搞什么?将他重重保护在这里,却又任由他的身体这样虚弱下去?

“逸少爷,早膳送来了。”

这时,那先前的黑衣老者提着两个食盒走了进来,自顾的将东西放在一旁的石桌上,正打算说什么,就听到顾七的声音传出。

“东西放着吧!其他的我来就好。”

黑衣老者闻言,只看了她一眼,便点了下头,转身走了出去。

顾七走过去打开食盒看了一下,有些讶异,里面全是一些珍贵的食材,可说都是顶尖上好的东西,多为补血养气。从气味上闻来,这些东西并没有加什么其他不应该加的东西,是可以吃的,只是,虚不受补,这些东西也不能吃太多。

“我推你过来吃吧!看起来不错。”她推着他过来桌边,一旁的碧儿则为他舀出汤水来,没有开口。

“他们每天都要我吃一大堆这些,我都吃不下,你要觉得好吃,你就吃了吧!他们不会知道的。”少年温声说着,抚着怀中安静的小东西,有些奇怪,他的苍怎么睡着了?

“嗯,我正好也没吃早膳呢!那我吃了你这个,你岂不是要饿着肚子?这样吧!你就喝一碗汤,这汤的味道不错。”在说话间,她扫了周围一眼后,往那碗汤中倒了一瓶营养液。

“好,那吃完了,你再跟我说说我姐姐的事好不好?”他有些忐忑的说着。

“嗯。”顾七应了一声,看着他在听到她的话后,苍白的脸上绽开了欣喜的笑容。

少年将那碗烫端起喝了,心下仍在想着,他姐姐来了这里的事情,想问问,他姐姐什么时候来看他?可是,却又有些担心……

顾七在落幽园中呆了近一个时辰,直到那黑衣老者进来告诉她应该走了,她才起身对他道:“我推你进去休息吧!”

“你要走了吗?你还会再来吗?”有人陪他聊了这么久的天,一听她要走,不由的抓住了她的手,有些担心,怕她走了就再不来了。

“会,我还会来的。”她露出抺笑容,推着他进去:“你身子弱,多休息。”

约过半柱香的时间,顾七带着碧儿走了出来,那黑衣老者在那里候着,看到她们出来,便一声不吭的走在前面将她们带出去,直至关上园门。

顾七看着那关上的园门,看着那片竹林,想着那被困在这片竹林与世隔绝的那个苍白而虚弱的少年,眸光微闪,心下重新有了一番的打算。

“小姐,为什么你不告诉逸少爷你就是他姐姐?”碧儿抿着嘴,有些闷闷不乐,想到那里面的那个少年,只感觉他好可怜。

顾七抬头看着天空,深吸了口气,缓缓的呼出:“他会知道的,不急。”

“小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我们能把逸少年带出去吗?他怎么好像是被人关在里面似的?”碧儿问出了令她不解的地方,她的脑袋比较简单,想不明太复杂的事情。

“他本来就被人关着。”顾七的声音有点沉,有点冷,看着那正从前方走过来的管家,缓声道:“就连我们,出了这里也都被盯着。”

那管家看到她们两人出来,便快步的走上前,笑呵呵的道:“风华小姐,家主怕你在那小院住得不舒服,说给你换个大点的院子住,还有院中缺什么东西就让底下的人去补上。”

听到这话,顾七勾唇一笑:“哦?这怎么好意思?我一个外姓的也不可能在这里长住,随便有个地方落脚便可,可住不起那些太好的地方。”

“呵呵,风华小姐真爱说笑,你可是家主的外孙女,这回了慕容家就当是回了自己家一样,哪里用拘束什么?更何况家主刚才也吩咐了,慕容家上下对风华小姐务必就如一如家人一样,不得让风华小姐受了委屈,而且,刚才雪仪大小姐还亲自帮风华小姐挑选了处院子,就为了让风华小姐住得舒服。”

“是吗?真是令人意外啊!”对于这慕容家上下突来的态度转变,顾七目光微沉,她可不信那些人会那样好心,还有那个她所谓的母亲,亲自给她挑院子?真是让人受宠若惊。

想到在那落幽园中问起他,他的母亲慕容雪仪可曾来看过他时,他脸上的落寞与伤心。真让她想不到,她本以为她这个弟弟在这慕容家再怎么样慕容雪仪也会善待他,毕竟那可是她的儿子,却没想到十几年来她来见他的次数连五根手指头都数不过来,那样的母亲,真的让她感到很不解,当初为何在离开她爹爹后还会生下他?

“呵呵,当然了,你可是雪仪小姐的女儿,虽然说以往不曾相处过有些生疏,但无论时间多久,这血脉亲情也是断不了的,风华小姐在慕容家住久了,日子一长,就会知道的,无论是家主还是几位老爷,或者是雪仪小姐,对你都是没有恶意的。”管家一个劲的说着好话,活像是怕她不相信似的。

只是,顾七真的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吗?这样的话语骗骗三岁孩童倒也罢了,竟也拿出来对她说,真是听着都觉得好笑。

但,想到那落幽园中的少年,她顿了一下,开口道:“你带我去家主那吧!我有事要跟他说。”

“好,风华小姐请随我来。”管家连忙应着,在前面带路,带着她往主院而去。

走了好一段路程,才到主院,那管家先一步进去禀报,不多时,便出来对她说:“风华小姐,家主有请。”

“嗯。”她应了一声,迈步往里面走去,跟在她身后的碧儿想要进去时,却被挡了下来。

“你个小丫头就不要跟进去了,这可不是你能进去的地方。”

见此,碧儿看了前面的小姐一眼,见她微点了下头,便在门口处候着。

里面,慕容家主坐在书案前,也不知在写着什么,听见脚步声,头也没抬便道:“坐吧!”

顾七就近找了个地方坐下,见他没停下手中的毛笔,也不急着开口,就静静的坐着,不多时,下人奉上了茶水,她端起轻轻刮着茶杯,闻着扑鼻而来的那淡淡香味,唇角微微勾着。

那在书案前写着东西的慕容家主见她端起茶杯时,目光微微往她那一扫,见她只端着茶刮着茶水时,目光微闪,停下手中的笔来,问:“听管家说你找我有事?”

“嗯。”顾七应了一声,手中的茶杯也没放下,依旧拿着,看着他,问:“家主想留我在慕容家多住些时日?”

“你是我的外孙女,如今在这川城中无依无靠,不留在这里又能去哪里?难道来了这海外修仙之地,还想回去云天国那小地方不成?”他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显然,认为他将她留下没有什么不对。

“我哪有福气有慕容家主这样的外公?这一路上听说慕容家在川城的地位非同一位,慕容家系又庞大,像我这样的人又哪好意思久居在此?听管家说家主要给我换处大的院子,都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她的声音轻缓,面上带笑,这话说得圆滑,又没见了锋芒,还奉承了他,在慕容家主的眼里,就是顾七已经低头,放低了姿态,毕竟,她一个在这边毫无关系势力的弱女子,就算空有绝美容颜,离开了慕容家,又能去哪?又能如何安生?

“为人莫要太傲气,以后就在这里住下,把这里当自己家就成了,你的那几个舅舅我也交待了,他们还打算过几天送你一些见面礼,今天的这个见面闹得有些不愉快,你也不要怪你娘,她心里也不好受,有些事情,不是你能懂的。”

慕容家主也缓了语气,俨然以着一副长辈的姿态在对她说教着。

顾七敛下的眸子落在手中的茶杯上,手中轻刮着茶,动作优雅而自然,似打发时间,又似无意识中这样做,只是,唇角的那抺笑却有着几分别样的味道,可惜,除了她,没人看懂……

------题外话------

票票在哪里?快丢过来……估计是我催票催得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