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5 真颜

外面,那四人看着他们两人走了出来,他们的目光只落在轩辕睿泽的身上,因为他们由始至终所要的人都只是他,正因为他将是他们的少主,因此,他们来到这洛王府,并未伤到这里面任何的一个人。

“少主,请吧!”

轩辕睿泽迈步走上前,而在这时,吹来一阵晨风,微凉,他轻咳了一声,便听身后顾七的声音传来:“等等。”他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她急步回房,拿出一件披风向他走来。

“披上吧!你身体还没好。”她将披风为他系上,看着他苍白的面容,望进了他那双深幽而溢满深情的黑瞳,微微的露出一抺笑:“等我,我会去找你的。”

“好。”他唇角微扬,点了下头,伸手为她将垂落脸颊的发丝别到耳后,手往她发上伸去时,多了一根白玉钗子:“以前就想送你了。”他将白玉钗子插在她的发上,赞道:“我的阿七真好看。”

闻言,她笑了,笑得眼泪想要掉下来,她强忍着,道:“去吧!好好保重。”

“嗯,你也是。”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仿佛想要将她印在脑海中,想到她所说的话,这张容颜之下,还有一张他不曾见过的容颜存在着,不免一笑,真是个狡诈的小女子,居然把他骗了这么久,不过,她就是她,他相信,就算将来她以着另一张容颜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也一定会认出他来的。

顾七看着他被两名中年男子接上飞剑,御剑而去,而那名冷艳的女子在踏上飞剑之时,居高临下的睨了她一眼:“区区一介凡人,海外修仙之地凭你如何到达?真是痴心妄想!”语落,也跟着离开。

在她看来,顾七就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修仙之地若真的那么容易就能去到,这边这些地方的人早就都往那边涌去了,若说拥有玄力修为不俗的修炼者还好说,一介凡人想去那里?只是在妄想罢了。

顾七静静的站着,清眸落在那远方,那里,早已看不见他的身影,她轻抚发际,取下了他为她插上的白玉发钗,细细的抚摸着,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院中……

“七小姐,出什么事了?”流影的白羽急步而来,他们两人被人打晕,直到刚才才醒过来,一醒来便急急跑进来,总感觉,出了什么事情一样,心中极度不安。

“他走了。”她头也没抬的说着,清风吹来,只感觉身体微凉,又剩下自己一人了吗?

两人听到这话,心中一沉,见她神色不太好,一时间,竟不知应该再怎样问下去。

“他本来就不是皇帝的儿子,你们知道吗?”她抬眸,淡淡的说着,看着他们,又似在看着天边:“就在五更天左右,修仙之地来了四名金丹修为的修仙者把他接走了,他,应该不会再回来了。”

白羽和流影听了脸色顿变,他们一直以主子为中心,主子走了,不再回来了?那他们怎么办?

“我回房静静,洛王府,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她转身回了房,走进这间房,看着只有她一人的房间,心中不由的生出一种孤寂之感。

她脱了鞋子在床上躺下,被窝早已没了温度,但却有他的气息存在着,闭着眼睛,闻着那熟悉而令她安心的气息渐渐的入了梦乡……

她在房里睡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时间,直到次天的清晨才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看着流影和白羽以及碧儿站在院中,她静立在门边,没有说话。

“七小姐,主子不在,请以后让我们跟随你左右。”流影和白羽两人同时单膝跪地,看着顾七坚定的说着。这是他们商量后的决定,相信若是主子在这,也会极赞同他们的做法。

“他已经不在这里了,我在这云天国也不会久留,你们跟着我有诸多不便,还是自行打算吧!”她淡淡的说着,声音轻缓而淡漠。

“七小姐,我们知道你要去海外修仙之地,但此去路途遥远,危险更是不计其数,你带上我们,自少有什么事也能多一分照料,七小姐,如果主子在这里,定也会赞同我们的做法的,请七小姐成全。”

想到他,她眸光微闪,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道:“先起来吧!这事容我想想。”

“是。”两人一喜,当即起身。

“小姐,你不会丢下碧儿吧?”

碧儿有些可怜兮兮的走近她,拉了拉她的衣袖,心下有些担心,她已经听白大哥说了,王爷被人接去修仙之地了,那些人实力很强,就是王爷和她家小姐也没有说不的余地,这一天一夜里小姐一直没出房门,她就担心着小姐会不会把她给丢下了。

“不会。”她淡淡一笑,轻抚着她的头:“我去哪都会带上你的。”

“谢谢小姐。”听到这话,她总算放心了,顿时露出开心的笑颜。

“流影,你把府中的暗卫集合起来,跟他们把事情说一下,要走的让他们走,要留的到时一起走,白羽,你把洛王府所有的金钱转换成金币。”

“是。”两人应了一声,转身去办事。

“碧儿,影一怎么样?”她看向身边的碧儿问着。

“他醒了,不过不知道王爷走了的事,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你去跟他把事情说一下,问他可有想去的地方?待他伤好了可以让他离开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哦,我去跟她说。”碧儿应了一声,快步跑开了。

光芒一闪,丫丫从空间中出来,停落在顾七的肩膀上,情绪似乎也有些低落:“呀呀!七七,美男走了,老娘好伤心,七七,以后老娘还能见到美男吗?老娘都还没摸过他一下。”它的神识感觉强,就算没出来,在空间里也能感应到这外面的一些事情,尤其是它与顾七的神识是相通的。

顾七没有说话,只是用手轻轻的抚着它的头,看着天空,久久静立着……

此后的几天,顾七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让顾家看着点洛王府这里,也在后面推了一把手,扶了新君上位,同时,也告诉了她的要求,要洛王府维持原状,他们也许不会在这里久留,但也许终有一天会再回来。

洛王府的变化,除了一些人知道之外,百姓们还未知道,也就在这一天,安排好所有事情的顾七,怎么也没料到,世事难料,那十几年没有音信的母亲家族之人,竟派人来接她,这样的突变,让她皱眉之余更多的是疑惑。

“七小姐,他们现在在前厅。”白羽看着她说着,眼中有着掩不住的担忧。怎么所有的事情似乎好像凑到一起似的?七小姐的母亲不是没消息十几年了吗?怎么会有什么家族之人?又怎么会突然派人来接她?这当中,到底有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

“我去看看。”院中的她在听到白羽的话后,沉思了一会,移步往外走去。

母亲的家族?让她父亲为了她得了疯颠之症的女子,会是一个怎么样的人?这么多年没有她的一点消息,为何又会突然找上门来?这一个个的疑问,都得她去见了才能知道。

此时的前厅中,坐着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中年妇人,两侧则各站着十六名护卫,中年妇人喝着茶,却是抿了一口后不耐的放了下去:“怎么这么久?再叫个人去催催,我们可没空在这里闲喝茶。”

顾七还没走进来,就听见那妇人的声音,眉头微挑,迈步走了进去,同时也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坐着的那两人。

那中年男子与妇人为筑基期的修士,衣着称不上华贵,但也不差,至于那两旁的护卫,也就在炼气期阶段。这些人的实力在修仙地域中称不算高,但在云天国普通百姓当中却能令他们心生敬畏。

因为修仙者,在平凡人的眼中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顾七走进来的时候,那中年男子和妇人便在打量着她,当看到她那平凡的容颜时,微微一皱眉:“你便是顾浩天之女,顾风华?”

“我是,你们又是何人?”她淡淡的问着,走上前,在主位坐下。

她的气息清冷中透着淡然,在两名筑基修士的锐利的目光中悠哉的走到主位坐下,那不惊不慌的淡定,让那两人眼中划过一抺讶异,探究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神识探出,没有感应到灵力气息时,这才微放下心来。

碧儿跟在顾七的身边,警戒的看着那两人。白羽和流影也跟在左右,哪怕知道对方是修仙家族的人,他们也没有一丝胆怯与惧意,反而,有的只是警惕与戒备。

“我们是奉命接小姐回去的,请小姐跟我们走吧!来这里,我们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不能在此久留。”那中年妇人虽称顾七小姐,然,却无半分敬意,从刚才进来到现在,也一直坐着没动,连行礼也没有,对她的态度就好似,她一介平凡女子,担不起他们修仙之人的一礼一样。

顾七端起下人送上的茶水,轻抿了一口:“奉谁的命?又要接我去哪?二位不觉得应该把话说清楚吗?”她连抬眸也没有,轻尝着茶水,神情淡漠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

两人听到她的话,眉头紧皱着,顿了一下,那中年妇人才道:“风华小姐的母亲,是我们慕容家的大小姐慕容雪仪,这次正是奉了她的命令前来接小姐回去的,另外,小姐怀疑我们身份的同时,我们也想要验证一下小姐是否真是顾风华,请小姐脱下左边的鞋子。”

“放肆!我家小姐的脚是你能看的?”碧儿气愤的大喝着,瞪着一双眼睛盯着那妇人,小脸气得涨红。

这些人,欺人太甚了,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想看她家小姐的脚?真是可恶!

那妇人只是明碧儿扫了一眼,明显的就是轻蔑之色:“我们奉命而来,自然不能带个假的回去,以往不曾见过风华小姐,验证一下也不以为过,另外,大小姐交待过,风华小姐随我们回去之前,记得恢复本来的容颜,也要忘记了这里的一切,包括顾家。”

白羽和流影听到那妇人的话,脸色也极为难看,这些人这样的态度,七小姐跟他们回去哪会有好日子过?

“呵呵……”顾七轻笑出声,看着他们,问:“你们怎么就知道我会随你们回去?就算真是我母亲让你们来接我又如何?我身上流着的可是顾家的血。”

母亲?有意思。

“风华小姐以为,我们既然来了,会空手而归吗?来之前大小姐便已经有命令,风华小姐最好是自己跟我们走,若是要让我们请,这一路可就不太好受了。”那妇人语带威胁的说着,声音一落,又道:“另外,我想有一点应该让风华小姐知道的,这一次会来接风华小姐回去,为的可是逸少爷,风华小姐同父同母的弟弟。”

听到这话,顾七心中一震,脸上浮现了愕然之色:“我弟弟?怎么可能?”她爹爹从没提起过她还有个弟弟,怎么会突然冒出个弟弟来?

“若不是因为逸少爷,大小姐也不会让我们来接你回去,风华小姐,我们慕容世家可不是一般的修仙家族。”她话中的意思很明显,若不是因为逸少爷,就她顾风华想进慕容家的大门?那也是痴心妄想。

顾七敛着眼眸,没有去应她的话,更没看她一眼,她仍处于消化刚才的那个消息当中,她同父同母的弟弟?她爹爹的儿子?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否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她爹爹又知不知道他的存在?

一个个的问题在脑海中冒起,她想要去探索,想要去弄个明白,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弟弟,更因为她的那个所谓的母亲,那个让她爹爹得了疯颠之症的母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如果她真的有一个弟弟,还是流着与她相同血脉的亲弟弟,如今爹爹下落不明,她怎么也得去看看她的这个弟弟,还有,那个爹爹从没跟她提起过的母亲。

海外修仙之地,她本就打算要去,既然他们找上门来,而她心中又有这么多没解开的谜题,跟他们去又有何妨?

好一会,她抬眸看向那两人,道:“我左脚下有一颗红痣,至于脸上的易容,既然你们知道,定也应该知道我不知怎么解。”

听到她的话,那妇人的脸色也才缓了点,看了她一眼:“风华小姐放心,来之前大小姐已经给了丹药,只要服下,你的容颜便可恢复。”说着,起身将一个药瓶递上前去。

顾七目光微闪,接过那药瓶,打开盖子倒出了那颗丹药,气味扑鼻而来之时让她知道,是解易容丹的丹药不错,只是,这颗丹药中的一丝异样的气味让她目光微沉。

这丹药如果真是她那生母给的,那她真的不得不去看看,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拿着手中的丹药,敛下的眼眸中有着一抺暗光划过,以前自己也没想着去解了那易容丹,但那解药却是早就炼制好放在空间里,只等着哪一天她想解时,便服下的,而当那天她想想解了脸上的易容露出真颜之时,轩辕睿泽又被那些人接走了,如今却要在这样的情况下解开,当真是意想不到。

她的容颜,她也想看看,隐藏了十几年的容颜,会是一张怎样的绝色。

拿着那颗丹药,她露出了一抺极浅的笑容:“想不到我母亲连这也准备了,当真让人意外啊!”说着,站起身,对那两人道:“我爹爹曾说,服下解颜丹后脸上会有一定的疼痛,你们就稍坐后吧!我去后面,碧儿,跟我进来。”说着,便往厅后而去。

那两人知道她所说不假,便也没阻止,坐着等她出来,反正他们在这里,她是逃不掉的,而能攀上慕容家,她又怎么会逃?显然,他们也是担心多的。

一到后面,顾七让碧儿守着,转过身脸色便沉了下来,唇边的笑意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将那颗丹药装进瓶子收入空间,再从空间取出早就准备好的丹药服下。

她服下那丹药,感觉着脸上有着一阵火辣辣剌骨的疼,额头之处也因骨骼的移动而渗出汗水。站在她身后的碧儿有些担心的看着她,因听到她强忍着痛意的闷哼声,一颗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她没想到小姐现在的容颜竟是服用了易容丹的,想到那外面的那些人,再想到小姐要去慕容家,不知为何,她就有些担心,那慕容家的人那样欺负小姐,现在还没去就这样了,去了还得了?可是,小姐真的有个弟弟在那里?似乎,又不能不去。

就在她纠结担心之时,一柱香的时间很快的过去了,顾七转过身来,脸上仍有着汗水,只是,那一张脸却是让人见了都忘了要说话……

厅中等着的那一对中年男女喝着茶,心下则想到慕容雪仪的容颜,以及逸少爷的容貌,对这顾风华的容颜也有了几分的好奇。

解了易容丹后的脸,会是怎样的一张容颜?

------题外话------

外貌协会滴美人们,这回可如意了,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