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3 怒!击杀!

怔愣中的顾七只看到那巨大的火柱往她砸来,看着火花越发的近她眼前,她以为必会被砸中头的,却不料,轩辕睿泽扑上前来将她护在怀里,她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侧着脸贴在他怀里,脸颊碰触到他身上衣服的湿渌,衣服上有被火焰烤烫的热气,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以及一声闷哼声传出。

“砰!”

“呀!呀!美男,美男!”乌鸦虽然也顶了上去,但毕竟身形较小,那力道还是重重的砸了下来,砸中了轩辕睿泽的头。

顾七只发现,在熊熊烈火中,一滴滴的鲜血滴落在她的脸颊,浓郁的血腥味惊了她的心,她想动,想看看轩辕睿泽到底伤到哪了?想问出声,吸入了太多的浓烟身体终撑不住的软了下去,眼睛合上之际,似乎看到影一抱着碧儿窜了进来……

当她再次恢复神志时,已经近中午时分,眼睛还没睁开手却先动了,只听着丫丫在一旁兴奋的叫着。

“呀呀!七七醒了!七七醒了!”依旧是那一身油亮的黑,熊熊的烈火对它造不成一丝的伤害,身上的羽毛没少一根,它拍着翅膀在床边转了转,又飞到外面大喊着:“呀呀!七七醒了!七七醒了!”

床上的顾七睁开眼睛,只感觉喉咙发痛得厉害,嘴唇也干枯着,睁开眼睛,看到在她头顶上飞着的丫丫,想起了先前的事情:“他怎样了?”此时的声音,沙哑而暗沉,像沙子磨着玉盘般难听。

但丫丫见她恢复神志,却是兴奋万分:“七七,你果然没死啊!老娘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死掉的,看到你醒来,老娘真是太高兴了,呀呀!”

顾七听了额头划过几道黑线,斜睨了它一眼:“这话说得,好似我醒来你很失望似的。”

“七小姐!太好了,你总算醒过来了!”白羽步伐匆匆的进来,看到她醒来,脸上尽是掩不住的欣喜与激动,连忙上前:“七小姐,你觉得有没哪里不舒服?你现在怎么样?能下床吗?能去看看我家主子吗?”

他的医术算是不错的,可他家主子伤到了头,倒下后就一直没醒来,虽有呼吸,但他心中却极为不安,洛王府发生这样的事,只怕跟皇上脱不了关系,如今主子倒下,皇上若趁机而来,那如何是好?

为止,他将他所拥有的,最好的药全给顾七服用,就盼着她可以早点醒来,去看看他家主子,看看能否让他家主子渡过这个难关,那样起伏不停的身体,而且还在发烫,他真的、真的怕他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他怎样了?”白羽的话,让她心一沉,如果不严重,白羽应该能治,如果白羽也没办法,那……

想到当时那火柱砸下来的那一幕,是砸中了他的头么?那样的力道,伤得怎么样?

“主子到现在还昏迷着,气息微弱,而且身体滚烫得厉害,我诊断不出应该给他用什么样的药。”白羽担忧的说着,看着顾七,再道:“听到七小姐醒了,便想着请七小姐过去为主子看一下,不管他人怎么样,只要先诊出个没大碍我们也能放心,只是不知七小姐现在能下床吗?身体怎么样?可有力气?”

顾七听了从空间中取出一瓶营养液喝下,滋润了沙哑干枯的喉咙,让自己恢复点精神,她靠着床,抿着唇,道:“我中的药,现在还没解开,我说几味药,你来调制。”

“是。”白羽当即应着。

“伏苓草的叶子,六味子的根,南藤的花以及天珠草直接捣碎把汁液端来给我。”她有些无力的说着,喉咙的干哑让她有一丝丝的疼痛。

“好,我马上去办!”白羽说着,迅速离开。

“丫丫,碧儿怎么样了?”

“呀!她也没醒,她的头发烧了不少,一卷一卷的灰头土脸,现在也躺着呢!就在隔壁的房间里,老娘看到有人在照顾她,那个黑衣伤得比较重,当时是他护着你们出来的,后来那个流影和白羽也跑进来,要不然你们都得死在里面了,呀呀!真是想起来老娘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险好险啊!老娘的小命差点就这样交待了。”一说起这个,它激动的用翅膀拍着胸口,尖声怪叫着。

听到这话,顾七眸光一沉,好缓缓的闭上眼睛,想着到底怎么会出这事的?脑海中,一点点的事情相窜起来,想到她所中的药,那样的药,到底是何人所有?她一直以为她对药物极为精通,却不料,山有山,人外有人,这一次险些连命也没了。

约过半个时辰,白羽端着一碗泛着绿色汁液暗黑色的生药汁进来,那药汁还散发着很浓的青草药味。

“七小姐,药在这里。”

顾七接过,将那碗生草药汁喝下后,盘膝在床上坐着,运起体内灵力气息行走一圈,让生药汁的药效尽快的发挥,约过一柱香的时间,盘膝而坐的她浑身被汁水湿透,墨发也因汁水而粘在一起,脸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滑落,脸色也由最初的苍白渐渐的恢复正常的红润之色。

一旁看着的白羽和丫丫不敢打扰她,只是静静的等待着,直到,她轻呼出一口气后睁开眼睛。

“七小姐,你感觉怎么样?”

“让人把刚才的生药汁同样端一碗给碧儿和影一服下。”她开口说着,声音虽然还沙哑,但已经比先前好多了,身体的力气恢复了过来,脸色的清冷之色也越发的重了。

“好。”白羽点头应了声。

“他在哪?”她起身,披上外衣便往外走去。

“就在隔壁的房间,府里多处烧毁,我们便先将你们都安排在这院子里,也能就近照顾着。”白羽边说着,边把她带往隔壁的房间去。

那边,有流影守着,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府中出这事,定是出了内鬼,他们如今也不敢让其他人进这院子,这院子外面都有暗卫把守,以防万一。

推开房门进去,就见流影守在床边,看他身上还有烧焦的痕迹,显然是还没顾得上去换洗。

顾七走上前,见床上的他头上包扎着纱布,身上多处也包扎着,便在床边坐下来,伸手手为他把了把脉,又检查了下他的身体,最后,翻看着他的眼睛查看着。

白羽和流影他们看着她检查,心下七上八下的很是担忧,想开口问他们主子怎么样?又怕打忧到她的诊断,只能等到她收回手时,才开口问:“七小姐,我家主子怎么样?可有性命之危?”

“体内有火气导致身体发热久不下,身上的伤倒不严重,严重的是头部的重击,这也是导致他昏迷不醒的原因。”她沉着声音说着,看着床上昏迷着的他,清眸微暗:“先用冰灵液清除他体内的火气,至于他头部的伤,得再观察看看,无性命这忧,不必担心。”

“冰灵液我那有一瓶,我去拿来让主子服下。”白羽惊喜的说着,连忙往外走去。

“查出纵火的人了吗?”她看向流影沉声问着。

流影微敛下眼眸,面无表情的道:“是管家,皇帝抓了他一家三十九口以此威胁,纵火后,管家已经服毒自尽。”

闻言,她抿了抿唇,眸光微冷,问:“顾风清呢?”

“她在大火后便没了踪影,府里上下找不到她的人。”

“很好!”她唇角勾起一抺冰冷而嗜血的笑意,清眸中泛动着的寒光,是流影不曾见过的。

就是那一旁恬躁的丫丫,也能感受到她此时心中的杀气是多么的骇人。

看过轩辕睿泽后,她去看了碧儿和影一,碧儿中了药昏迷着,倒没怎么受伤,倒是影一身上多处被火烧伤,因是被火烧伤,身体也跟着伤口的发炎而发热,就算在服过生药汁后也一直没有醒来,冰灵液本就不是常用到的东西,因此也不多,顾七没有,白羽那也只有一瓶给了轩辕睿泽服用,要给影一服用就得重新调制。

此时,在顾七万分庆幸的是,让轩辕睿泽早将无痕送回鬼谷,以致于避开了这场火难,若不然,他势必会性命不保。

“白羽,你去配药吧!府里的事交给我和流影就行,多调几瓶冰灵液,只怕一瓶无法让他们体内的热气消下去。”她对着那一旁正重新给影一的伤口换药的白羽说着。

“七小姐,我是担心在这个时候,皇帝的人会来。”他停下手中的动作,有些担忧的看着她:“府中受伤人数占了大半,眼下府里这样的情况,我觉得皇帝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顾七冷笑:“他在昨晚大火时没趁机灭杀,就已经错失了机会,而我,不会再给他任何一个机会!”

原本还想说什么的白羽,在看到她眼中的杀气后,也不再开口,帮影一重新换了药后,便去调配冰灵液。

当天夜里,皇宫中

“怎么会打听不到半点消息?那轩辕睿泽是死是活?是受伤还是无事?那顾七又是不是被烧死了?怎么可能会打听不到半点消息?如此没用,朕要你们这些废物做什么!”暴怒的声音大声的喝着,龙椅上的皇帝怒视着下方跪着的暗卫,气得脸色铁青。

他就要一个消息,一个轩辕睿泽和顾七现状如何的消息,却不想,他的人竟半点消息也打听不出来,真是一群没用的废物!他的暗卫与洛王府的暗卫区别竟相差这么大,也难怪他们敢不将他放在眼里!

“主子恕罪,昨夜火势极大时,属下等看到洛王冲入大火中,只是后来情况有变,被困在里面的暗卫全被杀死,属下侥幸逃脱,百般打听,而洛王府里面的半点消息却没传出,到处有暗卫盯着,半点消息也透不出。”

“废话!饭桶!”他怒喝一声站了起来:“不知他们死活,朕如何走下一步?是攻还是不攻?他是不是现在正虚弱着?还是等着朕送上门?你们半点消息也打听不到,朕又如何得知他的诡计!”

下方暗卫不敢开口,只是一直低垂着头。

见那暗卫没再开口,皇帝的脸色也没好转,而是继续阴沉着,半响,眼中迸射出一股阴鸷的光芒,似下了什么决定一样,阴沉着声音吩咐道:“传令下去,三更天等朕的吩咐!”

“是!”那暗卫应了一声,迅速退了出去。

然而,在出了外面时,却被咻的一利剑划过的声音给割了喉咙至死,口被捂着,连半点声音也没发出,死得无声无息。

里穿白色衣裙,外披黑色斗蓬的顾七缓步走了进来,宽在的帽子将她的脸遮得看不清,但那以为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宫人没经传召便进来的皇帝在一看到她后,却是脚步微退了一步,有些惊疑不定。

“顾七?”

当看到她把斗蓬的帽子掀开,露出那张平凡却又清冷的熟悉面容时,皇帝脸色微变,却又在看到她的身后只跟着流影一人时,转而哈哈大笑出声。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进来!顾七!你是活腻了!竟敢夜闯皇宫,朕定叫你来得了,回不去!来人!把他们拿下!”阴狠的声音一落,当即从暗处窜出十几名暗卫来。

皇帝的身边,又岂能没暗卫跟随?看到这些暗卫,顾七和流影并不惊讶。

“我说过,最好不要对洛王府动手,不过显然你对我的话并不以为意,既然如此……”她的声音轻缓而冰冷,话并没有说完,而是拔出了匕首,锋利的匕首泛着丝丝寒光,透着嗜杀之意,让人心惊。

“哈哈哈!就凭你们?区区两人,也想取朕的命?顾七,你也太小看朕了,你就算在招式上占了几分上风,但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上一回是朕大意,这一回,朕定要你死在朕的手里!”说着,取下后方的宝剑,拔开,长剑直指前方顾七!

“铿锵!咻!”

那边,流影与那十几名暗卫已经对上,刀剑相碰间,铿锵声声声入耳,凛冽气息在空气中传开,杀气一经弥漫,便无停止,只除了,一方倒下!

顾七直视着前方的皇帝,听着他的话,唇边勾起一抺冷笑与嘲讽,下一刻,脚下步伐一移,诡异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的往前面掠去,手中匕首一扬,专挑那前面挡路的暗卫致命的弱点攻击,一出手,绝无丝毫犹豫与留情,匕首一出,势必饮血!

“咻!”

暗卫的长剑朝她袭来,却被她轻易闪过,身体里暗暗运用灵力气息,将身法的速度再一次的提高,让那些暗卫无法捕抓到她的身影,只能看到她的斗蓬在他们面前掠过,转眼便无踪,而待他们反应过来之时,只感觉森寒的杀气让他们心头一颤,脖子一寒,下一刻,一声剧痛,惨叫一声,身体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她的速度太快,快得让他们反应不及,连一丝反抗阻挡的机会也没有,就那样倒下了。

见此,皇帝阴鸷的目光闪过一抺惊愕之意:“你是修仙者!”他看到了!看到她的身体在那瞬间涌动而出的一股淡淡的气息,那股气息绝非玄力气息,而是修仙之人所说的灵气!

她顾七,怎么可能会是修仙者?这、这不可能!她明明就不能修炼,她明明就是一个废物,怎么会、怎么会……

“如你所见!”她清眸一眯,倾身上前,匕首以着闪电般的速度朝皇帝剌去。

惊愕过度的皇帝在那一刻竟望了闪身避开,看到那匕首往他心脏处而来,心惊之余迅速的后退,然,他的动作仍太慢了,那匕首将他手中的长剑挑开后,狠狠的剌入他的肩膀处。

“嗖!”

“嘶!啊!”

他倒抽了一口气,猛的往后一退,这一退,令她的匕首被拔出之外,同时也带给他一股椎心的剌痛,鲜血顺着匕首的拔出而喷出,染红了他身上的龙袍和他本能捂住伤口的手掌。

“你!你……”他步步后退,看着暗卫将她拦下,看着她一刀一个的解决着挡在他面前的暗卫,看着她肃杀森寒的神情,这一刻,他莫名的有些惊慌。

“你若杀了我,我儿定不会放过你的!”无路可退,他整个个跌坐在龙椅上。

“你儿?轩辕鸿烈?呵,他就是知道是我做的又如何?我既然敢杀你,我就不惧他的寻仇,只要他敢,我随时奉陪!”她逼近他,匕首抵在他的脖子处:“怕了?你堂堂一国之君,怎么能怕死?”

“你、你究竟想怎么样!”他脸色极为的难看,却不敢乱动,只感觉身体的力气莫名诡异的在消失着,忽的,想到一个可能,双眼猛然大睁的盯着她:“你在匕首上下药!”

如果她没在匕首上下药,他断然不会如此轻易被擒!他身体的力气也不会在逐渐消失,体内的玄力气也不会运用不起!定是她下了药!该死的顾七,不是说不能修炼不识药物吗?为何这般的可怕,这样的诡异?

“告诉我,给你药的那个人是谁?说出来,我可以让你死得痛快点,否则,将是生不如死!”

------题外话------

最近貌似我在游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