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80 奴隶!

顾风清脸色剧变,惊骇之色溢于言表,那扣在她喉咙处的手,掐着她的生机,让她不敢乱动一分,那将她的手反扭按在身后的手,更是有着一股让她惊骇的暗劲,一个被她视如废物的顾七,竟如此轻易毫不费劲的便将她击败!

而且,还是那快得令她反应不及的速度,无须过招,在那诡异的速度与刁钻的招式之下,她竟毫无反抗之力!

顾七!她怎么能做到这些?

她的脸色一变再变,心中的的骇然到这一刻也无法平静下来,听着她说出的那三个字,她输了?输给了一个她一直看不起,毫不放在眼里的顾七?

不!她的骄傲不允许她输!更不允许她输给一个有着废物之名的顾七!如果她连顾七都打不过,连她顾七都不如,那岂不是连废物也不如?

顾风清输了,输得一败涂地,输得极为难看,而这个结果,除了中年仙长和碧儿早就知道之外,其他人无一不震惊。顾风清是什么人?她身上的光环哪一个不是耀眼至极?他们想到顾七会输,却怎么也不会相信,顾风清会输给了顾七,而且还输得这么徹底!

“这、这不可能是的!清儿怎么会输?定是你使诈!你说,你是不是对清儿做了什么?”顾夫人发疯一样的冲上前,一贵妇的优雅也没有,如同一个疯婆子。

只是,她还没扑到顾七,就被她上前的碧儿伸出一脚给拌倒了。

“哎呀,我不是有意的。”碧儿捂着眼睛,跳开了几步,看着那扑倒在地面上狼狈不已的顾夫人。

中年仙长看了看碧儿,又看了看顾七,再看了看那扑倒在地上的顾夫人,嘴角忍不住的一抽,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环,这小丫头也鬼得很呐!

顾七只是淡淡的扫了那扑倒在地上后,直接嚎哭的顾夫人一眼,便收回目光,对着那一脸难以置信的顾风清道:“不会忘了你先前所说的话吧?”她松开她的手,站了起来,一拂衣裙,一派的云淡风轻。

“我没输!我怎么可能输给你!顾七!你个小贱人!定是你使诈,我要杀了你!”地上的顾风清没了平时的优雅与温柔,整个人猛的从地上起来扑向顾七,却不料被顾七一脚便踹了出去。

“嗯!”

膝盖先落地跪下,整个身体趴了下去,腹部的疼痛,以及膝盖重重跪下磕到地面沙石的痛意,让她的脸色变得更为的苍白,趴在顾七的面前,想站起来,却感觉一口气不上不下的在那里吊着,连喘气都觉得困难,更别提站起了。

那些族老们一个个瘫坐了下去,脸色惨白无血色,这一回,没机会了……完全没机会了……想到他们往后的日子,他们只想着,要是这样能死去也许就不用面对了吧!

顾成刚整个人也懵了,一次也许是巧合,可是,一而再的出现这种令人不敢相信的事情,还能是巧合?连清儿也不是她的对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仙长,仙长,清儿可是仙长看中要招入仙门的弟子啊!您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顾七欺负?仙长,仙长啊!您一定要为清儿主持公道啊!”

厚颜无耻说的就是顾成刚这样的人,比试是他们同意的,这么多人看着,如今他女儿成了顾七手下败将,却哭嚎着让他主持公道?这话也只有他说得出来。

中年仙长瞥了他一眼,再看了那惨白着脸的顾风清,又看了看那似笑非笑的顾七,最后,轻咳了一声:“今天我就来看看你们的比试,比试前你们所说的,我也没忘记,如今显然是顾七小姐赢了。”

说着,他的声音一顿,目光落在顾风清的身上:“虽然顾大小姐身怀灵根,但,我周师兄先前也有言,毕竟还未入我仙门,未行仙门弟也之礼,也不能算是我仙门中人,如今这场比试是你们双方的决定,胜负已分,这里已经没我的事了,我就先告辞了。”说着,一拱手,也不待众人说什么,便先一步离开了。

谁知那顾七会怎么对付那顾风清?他是不能留下来看的,要不然,少不得他们又要求到他这里来了,这样的事,他也是有心无力呐!

顾风清在听到那中年仙长的话后,整个人更摇摇欲坠,不敢相信的看着那中年仙长离去的身影。她不是身怀的灵根极为出色吗?她不是进入仙门可以成为精英弟子吗?为什么?为什么仙长不救她?

看着那中年仙长离开,顾七唇角微扬,瞥了一眼那仍难以置信的顾风清,不紧不慢的道:“现在,是我验收战利品的时候了。”她在她的面前蹲下身,手指轻勾起她精致的下巴,看着她莲一般美丽的容颜:“随我处置?怎么处置你好了?杀了你?好像太便宜你了,废了你?啧啧,也太残忍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好呢?”

顾风清在颤抖着,听着她所说的每一句话,她每说一句,她的身体就抖一下,看着她的目光如同在看魔鬼,想开口,才发现在这个人的面前,被那样一双眼睛盯着,她连开口的勇气也没有……

“小姐,要不我们把她剥光了衣服丢到青楼去?还是剪光她的头发划花她的脸?或者挑断她的手脚筋挫断她的腰骨?还是挖了她的眼睛割了她的舌?”

一旁,碧儿丫头一脸兴奋的建议着,盯着顾风清那张美丽的脸蛋,看着她在听到她的话后,那脸色一寸寸的白了,那惊恐之色再掩不住。

而碧儿的话一出,那嚎哭着的顾夫人听了直颤抖,脸上尽是骇然之色,悲呼一声:“清儿啊……我的女儿啊……”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顾成刚还好一点,至于没晕过去,但那六神无主有如魂魄离体的模样也好不到哪里去。

至于那些族老们,更是见鬼般的用着那种骇然恐惧的目光看着那一脸兴奋的碧儿,想不明白,一个看着这样讨喜的丫头,怎么嘴里说出来的话就这样的可怕?

那十名站在一旁如同木头一般的玄卫衣,内心的震撼还没缓过来,就被碧儿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语给惊到了,不约同的朝她看去,就是他们也想不出来那样可怕的刑罚,而这丫头,竟是一脸兴奋,还说得那样笑意盈盈,怎么的……这样可怕?

至于碧儿,才不去管别人怎么看她。这白莲花一样的顾风清,一副骄傲又做作的模样,在人前就一副娇滴滴温柔的模样,人后却一直给她家小姐使坏,刚还想要她小姐的命呢!对于像她这样的人,她才不会心慈手软。

听着碧儿的话,顾七却是笑了,愉悦的笑了:“呵呵……碧儿啊!你家小姐我可是好人,我们不能那么就凶残的,用那些手法来对付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也就你这鬼丫头舍得。”

“嘿嘿,是,小姐可是大大的好人,我也是好人,那咱不用那样法子对她,那小姐说,我们应该怎样对她?这女人这么坏,小姐,咱可不能轻易放过她啊!”她笑眯了一双眼睛,脸上尽是兴奋的神色。

好人?

那站在一旁的十名玄衣卫嘴角狠狠的一抽,如果这主仆俩是好人,那这世上应该没有好人了。

但,纵是如此,此时他们却一个个目光灼灼的看着那面容平凡的顾七,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他们玄衣卫的主子!原本的不屑与轻蔑,在看到这一幕后,他们已经由衷的折服,心下更是感叹老主子目光的毒辣,竟能看出顾七是这样的人物,果然啊!老主子的决定,永远都不会有错的。

“放心,我不会杀你,杀了你真的太便宜你了,既然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又岂能把你推出去呢?”顾七低笑着,声音清冷而透着笑意,而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在她的眼中,跃动着的那抺诡异的光芒,让顾风清一颗心紧紧的揪在一起。

“你、你究竟想怎样?”她终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声,面前的顾七,眼中的那抺诡异光芒,让她觉得害怕……

“奴隶,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奴隶。”

顾七勾唇笑着,站了起来,看着趴在地上因听到她的话而睁大眼睛的顾风清,对一旁的碧儿道:“碧儿,这奴隶今后就交给你调教,把她带上,我们回去吧!”

听到顾七的话,碧儿眼睛一亮:“哇,小姐你太好了!我一定会好好调教这朵白莲花的!”她顿时拍着胸脯保证着,一副责任重大的模样,却又偏偏带着令人心惊的兴奋。

“不!不!不!我不要当奴隶!我不要当奴隶!”

在惊骇过后,顾风清整个人跳了起来,疯一般的大喊着:“我不要当奴隶!我是顾家大小姐!我是要去仙门修仙的!我要去修仙的!顾七!顾七你不能那样寻我!不……”

她歇斯底里的喊叫声结束在碧儿的一记手刀中,冷不防上前的碧儿一记手刀劈中她的后颈,直接将她整个人打晕了,一手提着她的衣领,半拖着,一边撇了撇嘴:“喊什么喊呢?有得你当奴隶就该偷笑了,以后,你可归我管。”说着,不忘拍了拍她那美丽的脸蛋,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下手可不轻,几下子,竟将她的脸拍出了几个手掌印来。

“你、你……我女儿……清儿……清儿……”顾成刚喊着,想上前,却在看到碧儿瞪过来的眼神时,吓得不敢上前,只是喃喃的在那里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碧儿拖着昏迷着的顾风清跟在顾七的身后,而就在顾七迈步往外走,打算回去之时,那一直站着没动的十名玄衣卫却突然跪了下来。

“属下叩见主子!”

这话,说得铿锵而有力,恭敬而尊崇,却不料……

顾七停下了脚步,看着那跪在她面前的十名玄衣卫,唇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清眸带着淡漠与嘲讽。

“我有本事成为你们的主子,而你们却不见得有资格成为我的属下。”

说罢,也不去看那因听了她的话而猛然抬起头,错愕的看着她的那十名玄衣卫,更没去理会他们突然僵硬着的身体,移步往外走着,却又脚步一顿,忽的回头诡异一笑:“对了,你们当中似乎是有精通医药之人?”虽是问话,却在语落后转身便走,压根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

“就凭你们也想成为小姐的人?难呐!”拖着昏迷着的顾风清的碧儿,在经过那十名僵硬着身体的玄衣卫身边时,摇了摇头叹了一声,用着一副怜悯的目光看着他们。

沾沾自喜又高傲的玄衣卫,太过自我感觉良好了。就他们这样,小姐怎么可能看得上?还以为小姐求着他们认她为主不成?真是可笑。

十名玄衣卫怎么也没料到,顾七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来。而她那样狂妄自信的话,却是让他们无言以对。她说得不错,她是有本事成为他们的主子,而他们却不见得有资格成为她的属下……

生平第一次被嫌弃了,而且还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与嫌弃,这种感觉,让他们难堪,也让他们有些无地自容。

可,她临走时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眼下,他们没有一人想明白,可就在顾七她们离开后,他们终于知道了,因为,她竟然神不知鬼不觉的给他们下了药,一种让他们痛苦难耐,撕心裂肺的药……

出了顾家大门,在要上马车时,顾七瞥了那被碧儿从里面拖到外面拖了一路的顾风清,看着她磨破了的脚,略晃凌乱的衣裙,以及那跟疯婆子没什么两样的乱发,还有那脸上的几个手掌印,再一次,嘴角狠狠的抽搐了一下,眉心忍不住的跳动着。

“嘿嘿,小姐,你看什么呢?”碧儿讪笑着,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顾风清,道:“这朵白莲花得吃点苦头才行,小姐你放心,把她交给我是对的。”

闻言,顾七忍不住笑了:“上车吧!你不会想这一路走回去?”

“那这白莲花怎么办?要不把她绑车尾拖着走?只是不会拖一路回去,会不会死了?”她颇为苦恼的说着,瞥了手上拖着的顾风清一眼。

“把她丢马车后面就行,走吧!”顾七先上了马车,后面碧儿把顾风清丢到马车后面后,也跳上了马车,坐在里面,好奇的问:“小姐,你刚离开时跟那些玄衣卫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啊?”

“给他们点难忘的教训。”她靠着马车闭目养神。她的好说话也是看人的,玄衣卫?那顾老头送到她手上的,而他们也应下了,既然如此,就不应该还那样放肆,既然放肆了,她就算是不收他们,也得他们点教训不是?否则,岂不是证明,她太没脾气了?

当顾七和碧儿带着顾风清到了洛王府,那一边,轩辕鸿烈也听到了消息,赶到顾家去,却只看到那一片狼藉,问明了事情的缘由,他并没有直接去洛王府,而是先去了中年仙长那里。

“仙长,为何放着清儿让顾七带走?我去了趟顾家,他们说顾七要清儿当她的奴隶,仙长就这样看着视而不理?”轩辕鸿烈有些压不住心中的火气,他不明白,既然挑中了顾风清为仙门弟子,就算还没进仙门,行仙门弟子之礼,可她身具极好的天灵根不是吗?怎么就放任着不管?

客栈里其他的修仙弟子也在,听到轩辕鸿烈的话后,一个个都错愕不已,那顾风清被顾七抓去当奴隶?这是怎么一回事?那顾风清可是身具天灵根的,进了仙门是要当精英弟子的,怎么、怎么就被抓去当那顾七的奴隶了?

中年仙长扫了众人一眼,最后,目光落在轩辕鸿烈的身上,语气深重的道:“这事你莫要再理,那洛王与顾七,你也不要去招惹,至于那顾风清,这事是她一手挑起,我也没办法,待回仙门,我会向周师兄禀明事情缘由。”说着,站了起来,对众人道:“收拾一下,过几日回仙门,在这里事情多变,云天国,实在不是久留之地。”

众名修仙弟子讶异,却仍点了下头,应道:“是。”

轩辕鸿烈见他这样便处理了顾风清一事,不由的眉头一拧,眼中掠过深思。到底洛王和顾七有什么让仙长如此忌惮?没错,就是忌惮,如果不是忌惮,他断然不会放弃那样一个好苗子,他没忘记,当日测出顾风清身怀天灵根时他是有多激动,轩辕睿泽和顾七……

起身告辞后,他并没有回王府,而是往洛王府而去。

那一日突然发生了什么事?洛王府中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为何地仙长如此忌惮他们两人?顾七,一个毫无修炼之力的废物,又是怎么将顾风清打败的?

奴隶?让顾风清去给她当奴隶?她还真敢!

阴鸷的目光半眯着,眼中寒光折射而出,既然仙长不敢理,他倒要看看,轩辕睿泽和顾七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阻拦他将人带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