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6 杀意铺天!

就在他的话一落,原本慵懒的伴倚坐着的顾七瞬间起身,脚步诡异的一个闪移,几步间,便来到他的身边,不带一丝玄气与灵气的手如同一条灵蛇般的窜上前,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搭上那尚在怔愕中的中年仙长,扣上他手的同时,侧身一移,身影已到了他的后面。

这冷不防出手的速度除了那静坐观看着的轩辕睿泽之外,不仅是那中年仙长怔愕不已,就是那周仙长也没想到她会说出手就出手,而且速度还这么快,快得令人感到不可思议。

也就在这时,那中年仙长终于回过神来,当即便想要出手反攻,却不料手一动就被她伸出来的手给扣住了,两手同时被扣,他迅速便想运起体内灵力气息挣扎而开,却不料,后膝处猛的遭受重力一击,让他整个人往前虚扑而去。

“啊!”

他本能的惊呼一声,以为脸面就要撞向地面之时,却又被她猛的拉了回去,身体猛然后退,在他暗松一口气的时候,却又整个人被她不知怎么的摔向地面。

“砰!”

“嘶!”

她双手的紧扣,他无力的挣扎,就连在落地时他想要站稳脚步也无法做到,因为被她双手的力道硬压着往地面上摔下,整个人狼狈的被摔趴在这洛王府的大厅中,还是被一个他压根看不起的小小凡人,这样的羞辱,让他红了眼,猛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大步便是上前。

“好你个……”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原本静立着的女子嘴角噙着一抺似有若无的笑,忽的又是一个上前,这一回他有了警惕,迅速后退之时,灵力气息暗运在掌心,在她上前这时猛然出手便以一记手刀朝她击去。

他的运用灵力,让周仙长的眉头微皱了一下,在他看来,用灵力对付凡人实在太过不光明,更何况,她还是一女子。

而轩辕睿泽看着那中年仙长动用灵力,依旧是无波无纹的模样,幽深的目光一直只静静的观看着两人的切磋。嗯,这样的交手,也只能算是切磋,哪怕那中年仙长下手可不轻,不过在阿七眼中,那样的攻击对她应该还起不到效果吧!更何况,她的目的只是想告诉他们,哪怕她只是一个没有玄力灵力的凡人,她也绝对有能力在别人杀她之前,杀了对方。

顾七看到那中年仙长动用了灵力气息,眸光只是微微一闪,见他出手不留情,她唇边的笑意也加深了几分,借着飘渺诡异的步伐,她避开了他的那一记手刀的攻击,一个闪身间,虚步上前,手掌紧握成拳瞬间挥出,目标,他的腹部。

中年仙长一见,腹部瞬间一收,她的拳头击落成空,正得意间,却不料她猛然变幻攻击,身形一旋的同时,一脚直接踹出。

“嗯!”

避开了她腹部拳头的攻击,却反挨了她一记重踢,那力道之猛哪怕他有灵力修为在身,也不由的闷哼了一声,身形也因此而被踢退了好几步。

一再落于下方,他顿时有些恼羞成怒,手上的攻击越发的猛,越发的狠厉,所用之招,乃是他们仙门弟子必练的攻击之术,却不料,他攻得猛,她就不接招,只是退避,直到他喘气的时候,她就一个闪身上前。

挥出的拳头明明没有夹带什么气息,却能听见拳头击出时风刃呼的一声划过耳边,而她击落的地方,也不知是击上了穴道还是什么的,偏偏还痛得惊人,让他被击中时,就是那灵力气息的运转也慢了几分。

两人在厅中交手,交手的动作越来越大,不是拳头击出的声音所带出的闷哼声,就是那那中年仙长恼怒的低喝声,两人的交手持续了约一柱香的时间,最后,直到那中年仙长被顾七的一记过肩摔直接摔出了厅中为落幕。

只是被摔出时,他因运用灵力稳住了身体,这一回倒没像先前那样被顾七的力道重按着摔向地面,他也因此能站稳了脚步,虽让稳了脚步不至于摔倒,却仍往后退了几步,待他再想上前时,顾七已经退开了。

“你!”

“仙长,承让了。”顾七脸上带笑,唇边轻扬,朝着他微行了一礼。

“我们还没分出胜负!”看着那张笑脸,他红了眼,也燥了脸,这让他被顾七打肿的眼角看起来越发的显眼。

“不,你输了。”那与轩辕睿泽一样,观看了两人整个交手过程的周仙长沉着声音说着,威严的目光蕴含着威压直视着那中年仙长。

“周师兄!我们顶多只算打个平手,我哪里输了?”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凡人,在仙门中,他可是数万弟子的师叔,他怎么可能会输给一介凡人!

那周仙长站了起来,负着手往前走了几步,低沉而威严的声音慢慢的传出:“短短一柱香的时间,顾小姐有十次以上让你致命的机会,而她没有下手,明显就是在让着你,而你动用了灵力气息与顾小姐这身无玄气和灵力的凡人交手,你告诉我,在这场切磋中,你挨了几下揍?又胜了几招?”

这话,让那中年仙长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静立一旁,面上带笑的女子,他忽的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与她交手时间不长,但他却连伤她一分也办不到,反观自己,不是被摔到地面,就是被拳头重击,或是被脚狠踹,这、这……

想到这,他闭上了嘴,垂低下了头,输了,就是输了,他确实输给了一介凡人。这样的打击,让他根本无颜再叫嚣什么。

训完了那中年仙长,周仙长才看向顾七,这一眼,带着欣赏与惋惜:“顾七小姐,你这样的身手,不知师承何人?我观你步伐飘渺而诡异,无踪可寻,无法细观,却快如流星,身手更是精湛绝妙,一出手便是可置人于死地的绝招,这样的身手,这样的你,不能修炼实在可惜。”

因为刚才无论中年仙长如今相逼,她身上也没流动出一丝玄气与灵力的气息来,因此,他相信了她无法修炼一事,只是,她能将那些诡异而致命的招式运用得那样的精湛,实在是难得。

顾七淡淡一笑,淡眸中流光泛过,声音淡然而缓慢的道:“置人于死地的不是绝招,而是人心。”

听到这话,周仙长心头一震,双目一闭,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回荡着她的这一句话:置人于死地的不是绝招,而是人心,置人于死地的不是绝招,而是人心……

天灵之处,似有什么瞬间豁然开朗,就似原本遮在天灵之处的那一片迷雾被拨开,那耀眼而明亮的阳光洒落进来,脑海中顿觉清明,只感觉体内灵力气息无需他引导便自行在转动,灵力气息越来越浓郁,全部涌向了丹田之处。

“周、周、周师兄?你、你这是怎么了?”那中年仙长顿时一惊,看到他身体发生的变化,顿时连说话都结巴了。

轩辕睿泽和顾七两人见了,也不由相视一眼。

而那周仙长猛然睁开眼睛,那双眼睛在这一刻亮得惊人,他大步的走出外面,来到厅外院中之时,回身对中年仙长道:“我应该是要进入金丹之期了,你在这里为我护法。”

“金、金丹之期?!”那中年仙长震惊得惊呼出声,又是激动,又是担忧,因为他太清楚,金丹之期的进阶若是成功了,那便是又跨入了另一个修仙的境界,跨进了更高的一个层次,可,若是金丹之期无法如愿成功,那他便会在进阶之中陨落……

这样的事情,进入金丹之境就是在仙门之中也是一等一的大事,每一位进阶金丹的弟子在进阶时都会有数名仙门金丹尊者为其护法,以防别人趁机扼杀他们仙门的金丹修士,可如今,就在这里周师兄要进界了?这、这还只有他一个才进入筑基期不久的筑期修士为其护法?

想到这个,他不禁紧张得冷汗直渗而出,这、这要是因进阶金丹而引来什么人,那、那如何是好?

然而,要进阶金丹之境的周仙长却显得淡然而沉稳,他看着一同走出来的轩辕睿泽和顾七,对两人道:“也请两位,为我护法,若进金丹之境成功,定不忘两位护法之恩。”

“仙长言重,我两人自当尽力。”轩辕睿泽微点了下头,心下也有些讶异,他竟在这里进入金丹之境,当真令人感到意外。

得了他的话,周仙长露出一抺笑,走到中间抬头看了看天空,眸光微闪了一下,捏碎了一块玉牌,这才盘膝在地上坐下,又挥手在周围设下一个结界,这才双手置于膝上,专心引导体内灵力气息的转动……

“他怎么就一下要进阶了?不是说,有的就是修炼数十几,也无法触及金丹门槛吗?”两人退到一旁后,顾七有些奇怪的问着,目光看着前方盘膝而坐的周仙长,很是意外,毕竟,这可是她来这么久,第一次见到的金丹修士吧!

轩辕睿泽看着前方的周仙长,而后,收回目光,将黑瞳落在身边的她身上,低声笑道:“他是因为你的一句话而顿悟的,若他得进金丹之境,能结丹成功,那,还承了你的恩,修仙者,若承恩不还,终究会成为心魔。”

听到这话,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连这你也懂?”

轩辕睿泽一笑:“你还想知道什么?我一并说与你听。”

“据说进入金丹之境,欲求会更为平淡,心境也会如水,是不是真的?难道一个人,修成仙了,还真的能不为七情六欲所动?心如止水?”

“嗯,可以这么说,也可以不这么说。”他看着前方那浑身灵力涌动的周仙长,道:“他进入金丹之境,将接受天地心境考验,如果能过得心境三关,结丹自可成,若过不了,轻者实力倒退,打回炼气期,重者身陨。”

他们这边两人在说着,那边,竖起耳朵听着的中年仙长却是越听越心惊,坐立不安的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冷汗,又看了看那盘膝在结界中的周师兄,此行,若是他得以进入金丹,结丹成功,他以后就得改口叫周师叔了。

他现在只能祈求着,周师兄的进阶平安无事的度过,要不然,若有个什么事来,只怕他就是想为他护法,也护不了啊!

想着,他来到轩辕睿泽和顾七的面前,扯了扯嘴角,尽量的让自己露出抺笑容来,只是,因他的眼角被顾七打肿,显得有些瘀青,这一露出笑容来,更是让他看起来显得滑稽。

“呵呵呵,洛王爷,那个,顾小姐,这个,你们看我师兄在进阶,这进入金丹之境绝非小事,不可儿戏的,如今这为我师兄护法的也就我们这三人,你们看,我这又走不开,能不能麻烦你们派个人去客栈,把我们仙门的那几人叫来?一同为我周师兄护法?”

“客栈中的几人,可有修为比你高的?”轩辕睿泽沉着声音问着。

“没有,不过有三个与我同属筑基期的,其他的都是炼气期的弟子。”他老实的交待着。因为看着这轩辕睿泽,他不知怎么的,莫名的不敢放肆,总感觉此人身上有一股帝王气息,由不得他放肆与不敬。

而那顾风华,他动了动微疼的眼角,暗自抽了口冷气,暗忖:也是个狠角色,这下手也没个轻点,当着周师兄的面就敢把他打成这样,他可不敢再惹她了。

“既然如此,叫不叫他们来,又有何区别?”轩辕睿泽扫了他一眼,继续道:“如果真有人来,筑基期的修为也护不住什么,既然如此,又何必多此一举?”

被这话一说,他顿时说不出话来,只能看了他们一眼后,又默默的走回一旁。看着那渐变的天空,再看那盘膝而坐的周师兄,他一叹,只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然而,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随着周仙长身上灵力气息的涌动,他所处之地,那天空中出现的乌云遮顶搅动,这样的异象百姓看到了只感觉惊奇,不知那是因何故而生?

可此异象被修仙者看到了,却是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缘由,那万丈高空中的乌云翻滚,气流的涌动,让修仙者想要忽视也难,只是,进阶金丹之境,就算有一些修仙者看出来了,可,要千里迢迢赶去一看,那也只有修为高深的修仙者才有那俱本事,而他们,就算远观着,也无法瞬间到达。

海外仙域看不见这边异象,因此,不可能有人会知此处有修仙者进入金丹之境,但天璃国却与云天国比邻,天璃国中还有修仙世家的旁系,此时,在天璃国的某个金丹修士察觉到异常,凌空一跃往远处眺望,当看到那边天空的异象后,眉头一皱,沉着声音问着下方的人:“东方之处,是何之地?”

一开口,一股无形的威压便在空中弥漫而开,那是一股属于金丹强者的威压,一个眼神,一个灵力波动,便可将一介凡人置于死地!

这,便是实力所在。

下方的人赶紧恭敬的弯腰回道:“回老祖,东方乃云天国之国境,是一小小凡人国界。”

“小小凡人国界竟有修仙者进升金丹之境?倒是奇事,待本尊前去看看,是何人进阶!”他眯着眼睛,双手往身后一收,体内灵气一动,瞬间如同流影般掠出,往那方向而去。

而此时,在云天国洛王府中,看着风云骤起的天空,轩辕睿泽眯了眯眼,幽深的目光看着那天空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旁边的顾七也看着那渐变的天空,风云的搅动,这股动静太大了,想要不引来修仙者,很难,只是不知,引来的会是什么级别的,如果太强,只怕就是他们有心,也无力相护。

“流影,把人全叫到后山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出来。”轩辕睿泽突然开口,沉着声音吩咐着。

“是。”也不知从哪里闪出来的流影恭敬的应了一声,往后而去。

不多时,白羽来了,旁边还跟了个小丫头,碧儿。两人一到,碧儿便好奇的盯着那盘膝而坐的周仙长瞧了一眼,便快步跑到她家小姐身边,紧张的道:“小姐,府里的人都躲起来了,你也快躲起来。”虽不知出了什么事,但流影那语气,能吓死人,看样子,准是要出什么事了。

“主子。”白羽也来到轩辕睿泽身后,看着他,又看了看那盘膝坐在院中的周仙长,微皱着眉头。

顾七瞧着身边的碧儿丫头肉肉的脸上那紧张兮兮的神情,淡淡的笑了笑:“你个小丫头,怎么跑来了?”

“我是小姐的丫头啊!当然得跟在小姐身边,小姐,他坐在那里干什么?那天上翻滚的云,是他搞的鬼?是不是他会给我们带来麻烦?他怎么不去别的地方坐着,偏偏跑这里来坐着?”

小丫头一开口,便问个不停,语气带着几分不满的看着那周仙长,直觉的,她就知流影要他们都到后面去不要出来,是因为这个人。

那一旁原本一颗心就七上八下的中年仙长,听到碧儿丫头的话后,脸色涨红,看了看轩辕睿泽,又看了看顾七,犹豫了一下还是上前,说道:“不是我周师兄不去别的地方,而是他周身灵力涌动,不不及去别的地方了,而且,他在这里进阶也是相信洛王爷和顾小姐。”

说着,看着这院中被撤得差不多的护卫,又道:“只是,洛王爷你把人都撤了,要真有什么事起来,谁来为我周师兄护法?他在进阶中,可是不能受到一点伤害的。”

“若来者是金丹期以上,本王府中的护卫根本无人能护,若是金丹期以下,本王相信,这里的人为周仙长护法已经绰绰有余。”轩辕睿泽沉着声音说着,负着手,目光依旧落在天空之处。

那中年仙长看了周围一眼,嘴角抽了一下。这周围也就他和这洛王还有顾风华,以及那一黑一白两名男子外带一个看起来憨头憨脑的小丫头,就这些人就能为他周师兄护法?他怎么看都觉得悬。

而在外面,原本已经离开的轩辕鸿烈和顾风清因为看到那洛王府天空中的异象,一怔过后,两人又迅速往洛王府而去,却见,外而门房紧守,靠近门房,能感觉到里面有一股强烈的气息在涌动着。

不顾洛王府中的护卫阻拦,轩辕鸿烈说了声跃进去后,两人便直接强行进入洛王府,往着那前院而去,护卫追着而来,却在看到他们王府的挥手示意后,退了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轩辕鸿烈看着那盘膝坐在地上的周仙长,却在目光看向那中年仙长时,见他眼角乌青肿起了一大块,更是一怔:“仙长,你这是……谁打的?”说话间,他疑惑而错愕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轩辕睿泽的身上。

想来,在这里有那个胆对仙长动手的,又有那个能力的,也只有他了。只是,对方可是筑基修为的仙长,轩辕睿泽的实力就算再强,也应该不是他的对手才是,可仙长怎么会受了伤的?

就在他们离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连天现异象也弄出来了?

被他这一问,再见他与那顾风清都看着他,那中年仙长目光一阵闪烁,摸了下瘀青的眼角,讪讪的笑了笑:“不小心踢到石头,摔了一跤,不碍事的。”

说着,以防他们又要追问,连忙错开话题,道:“你们来得正好,周师兄正在进阶金丹境界,正好可以帮忙为他护法,进升金丹境界可不是小事,一个弄不好会陨落的,但若进阶了,他就将是结丹尊者,地位辈份都更升一层,诞生一位金丹尊者,在仙门中可是大事件,你二人若护法有功,回去仙门后,门主一定有赏赐。”

两人听到这话,有些怔愕,对于他们来说,还未入仙门,也极少接触仙门中事,不知仙界的品阶区分,只知拥有灵根便可修炼成为仙人,而初修炼者则为炼气修士,再上的,就如眼前中年仙长一样是筑基修士,金丹尊者?这还是他们头一回听到,更不知,一位金丹尊者所代表的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两人皆不是心思单纯之辈,从眼前中年仙长的紧张与重视来看,金丹修士,绝非一般。当下,两人皆应道:“是,仙长放心,我们定当竭尽全力的为周仙长护法!”

“好好好。”那中年仙长一听,这才笑开了。

而在一旁,轩辕睿泽和顾七两人则是淡淡的朝他们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护法?当真以为那么好护的?一个不小心,命陨当场都有可能。

“何人在此进阶!”

也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蕴含强大威压的低沉声音,那声音似雷鸣,又似铜鼓,极为的清晰,极为的响亮,声音一出,震得地面上的他们一个个心头血气翻滚,感觉头痛欲裂,耳朵轰轰回响,似耳膜要破裂一般,十分难受,更似有一股威压从上往下压迫而下,逼着他们跪下去。

金丹强者的威压,又岂是他们能受得了的?只感觉腿一软,整个人无力的跌坐下去。

下方院中,如果说面色稍好一点的,也就只能是轩辕睿泽和顾七了,轩辕睿泽没人知道他是因为所故而对那威压有所抵抗之力,而顾七,则是因为她本与三足金乌契约,纵然如今的小乌鸦吉祥还十分弱小,但,上古神鸟的威压与她并存着,故,能抵挡一些金丹强者威压的震摄。

但,在金丹者的面前,他们又岂能无知逞强?

轩辕睿泽暗拉着顾七的手,两人相视一眼后,顺势便在地上坐下,微敛着眼眸,尽量的让自己看起来不起眼。

而流影白羽以及碧儿三人,因受不住那股威压而脸色变得惨白,嘴角也溢出了一丝鲜血,别说移步退开了,就是开口说话也无法办到,在那股威压之下,三人跌坐地面,无法起身。

轩辕鸿烈与顾风清两人也好不到哪去,同样的脸色煞白,嘴角溢血,他们死死的强压着,可越是压,越是压不住,体内的血液流窜得更快,更乱,猛的喷出一口鲜血后,顾风清身形一晃,也跌了下去,狼狈的坐在地面上。

而轩辕鸿烈却是因心中骄傲,死命撑着,目光透着狠厉之色的盯着那上空中的那名修仙者。那名修仙者察觉到他目光中的杀意与狠厉,抬眸朝他扫来,只是一眼,只是一记蕴含了金丹强者威压与杀意的一记眼神,他甚至连开口也没有,连动作也没有,整个人就被一股无形中的气流击了出去。

“嘶!啊!”

轩辕鸿烈只感觉那股杀气阴寒狠厉得如同一把利剑,在他眼神扫来之时,狠狠的朝他的心窝之处剌来,无形中的一股气流将他整个人击了出去重重的摔出了数米之远。

“噗!”一口鲜血再度喷出,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终抵不过身体里那股剧痛而昏了过去。

在金丹强者的面前逞强,那就是在找死,很显然,骄傲的轩辕鸿烈,似乎没意识到这一点。修仙强者的面前,尤其还是拥有强大实力的修仙者面前,不管你是战神还是什么,他都可以轻易的将你杀死!不管对与错,只要他想杀,而又杀得了,那,你就必须得死!

那中年仙长一见那半空中踏着飞剑的人,心头一震,那股威压是金丹强者的威压,强大得让人臣服,让人仰望,他强忍着眼体内翻滚的气血,跪了下去恭敬的朝上方的修仙者行了一记大礼。

“小道拜见仙尊。”

自称小道,是在修仙同类当中的一种自称,仙者为道,同修为的也可称为道友。

见那中年仙长跪下行大礼,那空中的金丹强者目光微眯,扫了他一眼,低沉而蕴含威压的声音从口中而出:“此人是你何人?你们又是何门派中人?”

那中年仙长抬头,一边暗自打量着对方的衣袍,却见对方穿着灰衣,根本看不出门派来,这要回答门派,就显得有些小心翼翼,因为,若对方与他们仙门有仇,此时看到他们仙门又将诞生一位金丹修士,定会下杀手,到时,只怕他们谁也护不住,可若不说,对方也定不会善罢甘休……

正想着,那上方金丹强者已经不耐的皱起眉头,低喝一声:“说!”

这蕴含威压与不悦的声音一喝,那中年仙长顿时吓得心头一跳,几乎是本能的便答道:“那进阶中的乃是小道的师兄,我二人是华山仙门的弟子。”语落,顿时有种想要咬舌的冲动,他怎么就说了?这一说,对方若是……

想着,悄悄抬头一看,暗自注意着那金丹强者的脸色,心下紧张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颗心紧紧的揪紧了,唯恐真的碰上死对头的仙门了。

应该不会的,应该不会的,哪会那么巧?别的门派没碰到,就碰到死对头的?应该不会的,不会的……

他在心下碎碎念着,而那上方的金丹者则半眯着眼睛,扫了下方的人一眼,眼中暗光涌动,却是不知在想着什么。半响后,他负着手,从空中下来,迈着步伐走近了那布着结界的圈域,看着那里面盘膝坐着的中年男子。

“呵呵,竟是华山仙门的弟子,难怪一身白衣。”他低声笑了两声,那声音听着,怎么都觉得有些奇怪。

在他身后不远处,轩辕睿泽和顾七相视了一眼,两人抬眸朝他灰衣人看去,暗暗的注意着他的举动。

“不知尊者是师承哪个仙门?”这话,那中年仙长问得小心翼翼,屏着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一边注意着他的神色,看到他的神色透着几分狠厉之色时,只感觉额头的冷汗也渗了出来,手心都是湿的。

“华山仙门?呵,华山仙门可是一直被列为仙门之首,怎么门中弟子进入金丹之境,连个像样的为他护法也没有?”那灰衣修仙者语气古怪,目光直盯着那结界中的人,脸色浮现出几分狠厉之色,那眼中顿现的杀意,让那中年仙长连死的心都有了。

“倒是不曾想,在这小地方也能碰见华山仙门的人,还是一名正在结丹的修士,本尊这运气,似乎太好了点。”他边说着,手已经暗暗的运用灵力气息,似乎打算先破了那个护着周仙长的结界。

“尊者!尊者你、你想做什么?”他上前,想阻止,却被对方一记掌风击飞了出去,同时摔向身后时,竟撞向了那倒霉的顾风清,将她整个人砸了个头破血流晕了过去。

中年仙长回头一看,有些怔愕,他没想到会砸到身后的顾风清,有她在后面垫背,他被那一掌击出倒伤得不重,反倒是她……掌力透过他击向了她,而好了又撞向地面,那额头撞破,让他看了有些些傻眼。

轩辕睿泽和顾七两人见了,前者面无表情,淡漠的移开了视线,后者却是挑了下眉,暗忖:这一下,砸得好啊!

“你若伤我华山金丹修士,我仙门定不会轻易放过你的!”看着他手掌运起灵力气息,就要破解周师兄的结界,心下一惊,当即大呼出声,试图阻止。

“哈哈哈!”

那金丹修士仰头大笑,笑声震耳,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着,骤然间,笑声一止,他回头一扫,厉目透着嗜血杀意扫向他:“不放过本尊?本尊将你们全杀了,谁知是本尊所为?华山仙门,三年前我儿便是死在你们华山金丹修士的手中,本尊立过誓,日后见到华山修士,见一个,杀一个!”

声音一落,手一动,蕴含灵力的手掌就要击向那结界处,却在这时,身后不远处的轩辕睿泽和顾七同时站了起来,前者身形一闪,不知从何处取出的利剑一抖,凛冽剑光折射而出,夹带着雄厚的玄力气息袭向那金丹修士。

同一时间,顾七手指间夹着银针,步伐一移,闪身上前的同时,银针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射出,朝那金丹修士的穴位而去。只是,此人终究是金丹级别的强者,又岂会轻易被两人所伤?

在他们两人同时站起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察觉,回头的同时也避开了轩辕睿泽的利剑攻击,同时衣袖往外一扬一扬挡去,顾七的银针就被无数的还了回去。

看到银针射回,顾七一个往后翻身避开了那些银针,同时站稳了脚步与轩辕睿泽两人各站一方。

“你二人是何人?”

那金丹修士目光一眯,盯着两人打量着,原本的不在意,在这一刻竟发现,这两人十分诡异。一个浑身没有灵力气息却能在他的威压之中脸色不变半分,行动更是自如,另一个,出手快如闪电,剑气所指,蕴含骇人杀气,若非他刚才避得快,定会被他所伤!

而那中年仙长,看到他们两人出手,更是惊喜得险些哭出来:“洛王,顾小姐,你们一定要护着我周师兄!一定不能让他破了我周师兄的结界啊!”

其实,轩辕睿泽与顾七两人联手对付那金丹修士,他们是半点胜出的把握也没有的,顾七虽在暗中修炼,但目前连筑基修士也不是,而轩辕睿泽,虽玄力修为高深,在灵力方面也有所涉足,但终究还不是金丹修士的对手,两人清楚的明白这一点,因此,他们想做的并不是要赢,而是要拖住那金丹修士时间。

他们两人注意到,那周仙长在盘膝坐下时,捏碎了一块玉牌,如果他们没猜错,定会有他们仙门的人而来,只要能为他们争取时间,便足够了,至于到底他们能否撑到他们仙门的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阿七,小心了。”

轩辕睿泽只是低声对顾七说着,在见到她点头后,手中利剑一动,剑身之处涌动起一股肉眼可见的玄力气息,气刃呼呼而响,随着他身形的掠出,剑尖的舞动而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另一边,顾七也瞬间出手,这一回,她不再用银针,而是用匕首采取近身攻击。

对于两人凌厉而快如闪电的攻击,那金丹修士心中十分诧异,没想到小小地方,竟还有这样的人物,只是……

他一边与他们过招,约莫十几招后,冷笑了一声:“身手确实不错,只可惜,就凭你们这点修为跟本尊动手,还嫩了点!”语落,他的攻击瞬间一变,双手击出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的同时伴随着金丹修士强大的威压,这一道攻击来得太快,也太猛,以至于让轩辕睿泽和顾七都无法避开,硬生生的受了一击。

“噗!”

两人身形往后倒退,气血的涌动直冲喉咙,猛的喷出一口鲜血来,微晃的身影还没站稳,那前方,金丹修士手中再度凝聚出两股强大而骇人的灵力气息,那灵力气息在他的手心中跃动着,如同两头咆哮着想要飞扑而出的猛虎。

“待本尊送你们一程!”阴狠而夹带杀气的声音一出,那手中的攻击也同时袭出,以着势如破竹,无法阻拦与闪避的速度击向两人!

杀意铺天,强大威压袭卷而来,那是一股极近死亡的毁灭气息……

------题外话------

明天,将出现一个神秘人物,此人与轩辕睿泽有关,更与将来的顾七有关,至于会是什么关系。也许你们可以猜猜,但不要往正常的路线去想……同时,我也求月票,貌似月尾了,我也万更十几天了,有月票的妹纸舍得就把票丢过来,舍不得就留着吧,哎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