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75 可敢一试!

他在暗处静静的站着,如同与黑夜溶为一体,直到,起伏的心血缓缓的平静下来,又恢复无波无澜的淡然与沉稳,深幽的黑瞳看着那面露阴狠之色的明黄色身影,眼底只剩下一片冷漠。

以前,他不知为何他要杀死他母妃,甚至为了这件事,他暗中查了多年,只知是他所为,却不知因他故,到这一刻,他才知道竟是因为这样的一个原因。

看了那里面的两人一眼,幽深的黑瞳收回,一个闪身,如同鬼魅般的往宫外而去……

而在里面的两人,并不知这样的一个消息已经被轩辕睿泽所知,此时,轩辕鸿烈压下心中的震惊与错愕,看着那一脸阴鸷之色的父皇,沉默半响,问:“那父皇的意思是?”他把这个秘闻告诉他,是想要他做什么吗?

轩辕睿泽若真非父王的血脉,父皇定不会留他,尤其是,再过不久他也要离去,跟随那修仙之人去那海外地域,以他之力,若真能杀得了轩辕睿泽,也不会留到现在了。

“不错。”皇帝点了点头,眼中掠过阴鸷之色:“朕要你在离开之前,想办法除了他!”

闻言,轩辕鸿烈皱了下眉,迟疑了一会,沉声道:“父皇,儿臣与他交过手,我并不是他的对手,而且,他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想要取他的命,难。”正是因为知道要取他的命难,他才想着,他若离开,轩辕睿泽若愿意不计前嫌,倒是可以让他来守护云天国,只是没想到……

“明的不行就来暗的,再说,你不是如今拜入仙人门下?就是你对付不了,那些仙人难道还会对付不了他?”

这话,让轩辕鸿烈拧了下眉,并没有马上应下,而是道:“父皇,这事容儿臣想想,今晚夜已深了,父皇早点休息,儿臣就先告退了。”说着,拱手行了一礼后,便往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皇帝脸色阴沉不定。帝王的心都是多疑的,此时见他没有应下,便想着,他已经将入仙门,这云天国的事于他也不再有关,舍弃了这里一片河山,他要的是凌驾九天成为尊贵无比的仙人,又岂会再听从他的话,为他排忧解难?

想到这,负于身后的手紧了紧,阴沉的目光闪动,心下作着某种打算……

回到洛王府的轩辕睿泽,来到顾七的院中,直接从窗口跃入的他,让床上的顾七瞬间警惕的睁开眼睛,当看到是他时,微微一怔:“怎么了?”待他走近,只闻一阵酒气扑鼻而来。

她正想起身点灯,却被他整个人抱在怀里,紧紧的搂着。

感觉到他的不对劲,她微微一拧眉,却没开口,只是静静的让他抱着她,直到好一会后,听他带着沙哑的声音传入耳中:“今晚我想要在这睡。”

语落,搂着她就直接滚到床上去,整个人被他抱在怀里,闻着他身上的那一身酒气,她抬头看向他:“你就这样睡?”

“嗯?”他半眯着眼睛,似醉非醉的看着她。

“这衣服不脱了?不去沐个浴?”

“阿七帮我。”他忽的像个小孩一般的笑了,松开抱着她的手在床上躺平,连动一下自己脱了身上衣服也不,就用那半眯着的眼睛,似醉非醉的看着她。

原本想要拒绝的顾七望入他的眼睛,看到他脸上虽在笑,但那双眼睛却透着莫名的悲凉,心一揪,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而是起身点上了灯,这才走回床边,默默的为他脱衣。

待她把他的外袍脱掉,整个人却又被他搂在怀里,一个翻身,一记热吻便压了下来。

她一怔,双手抵着他的胸,想要将他退开之时,他却又已经自行退开,低低的笑着:“阿七,你的唇真好吃。”

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她轻叹了一声:“轩辕睿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无事。”他说着,一手托着头,一手搂着她,半醉的黑瞳深如大海的看着她:“我就想着,今晚来找阿七做伴。”说着,微低下头,把头埋在她的颈窝里,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清香,心情渐渐的放松下来。

顾七微僵,一动也没动的任由他按着,感觉到他的气味喷洒在她的脖子处,引来一阵酥痒,不由推了推他:“给我躺好去,你这样我怎么睡。”

“阿七,你身上真香。”

“全是你的酒味。”

“呵呵……”他低笑着,依旧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处,道:“阿七,云天国只是一个小地方,既然能修仙,以后一定要去海外修仙之地,那里才是修仙者的世界,也是修仙的起步点。”

“嗯,我会的。”她应着,没动。

“我相信,就算你比别人晚入仙门修炼,也终将会比别人强的。”

听到这话,她眸光微动,唇角微微勾起一抺笑意:“你就如此相信?外面的人可都说我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平凡又无用,都在为你而不值呢!”

“那是他们没有那个荣幸看到真正的你。”他抱紧了她,从她颈窝处抬起头来,目光灼灼而透着骄傲与温柔的看着她:“我看中的女人,又怎么可能会比别人差。”

“听说海外修炼地域那边,容貌绝美修为高深的仙子可不少,你就这么认定了我?不觉得亏么?若他日遇到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子,岂不没机会了?”她言语带着笑意,清眸泛着流光,看着身边的他。

她就一直弄不明白,以他的条件,怎么就偏偏看上她了?难道是因为她那一次的霸王硬上弓?

想到这,脸上有了一丝的古怪。

“在我心里,你就是最好的,谁也比不上你。”他神色认真的说着,而后,看着她,嘴角带着几分的戏谑:“难道阿七是见我这般优秀,怕我被别的女人抢走了?我从不知,阿七原来是这么紧张我的。”

“紧张你?”她斜眸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若真能被人抢去,那我就不要了,轻易能被抢走的,可不是好东西。”

闻言,他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哎!阿七这话,真令我忧伤。”

看着他原本低落的情绪,眼中的悲凉,已经渐渐散去,她脸上的笑意也加深了:“好了,时候不早了,你还不打算睡?喝了这么多酒,真不醉吗?”

“嗯?我不想睡,阿七是不是希望我做点别的?”他唇角带着一丝坏笑,俯下了身子,在她的耳边低低说着。

顾七手肘一放,撞了腹部一下:“你若起别的心思,可不是这一下就能解决的。”

“呵呵呵,是是是,我可不想变成那凤凌天的样子。”他低笑着,搂着她道:“我就搂着你睡,不乱来。”

这一夜,轩辕睿泽告诉她轩辕鸿烈和顾风清被测出灵根,已经两人的灵根都极佳,一个是变异雷灵根,一个是单一天灵根,而且顾风清的哑疾也已经被治好。

听到这些话,顾七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反而是在想着他今晚到底是怎么了?不过到最后他还是没有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她也没再问,因为她知道,男人是不喜欢将脆弱展现在别人面前的,尤其是让女人看到他的脆弱,他们喜欢将所有的事情都收在心里,自己承受,自己解决。

在客栈里,那些修仙者们在连续半个月都没有那元天珠的消息后,心下多少也觉得,找回元天珠的机会几乎是零,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找到,也不会就派他们来了。

而且,在这半个月了,除了轩辕鸿烈和顾风清之外,这些拿了宝珠前来参加测试的人,竟没有一个有灵根,可见,拥有灵根者,实乃万里挑一。

客栈里,十二名修仙者皆在,除了几个年长的坐着之外,其他的都站着,那中年仙长看着沉着脸一副严肃之色的周师兄,想了想,开口道:“周师兄,我听到一个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什么就说。”

“听说在我们来之前几天,这皇城中发出了一桩大事,这事与顾家还有关,因为出事的就是顾家的小宅,顾家老爷子在那场事故中死了,而另外他的儿子则失踪了,听说,那顾家老爷子背后有一个红掌印,我这几天再三琢磨着,觉得这事不似一般人所为,会不会是……”

他的尾音拉得长长的,却没有说下去,见他只皱着眉,并没开口,便又道:“会不会是修仙者所为?因为根据形容,那掌印类似于翻天印,如果是翻天印的话,这事估计就复杂了。”

“翻天印?你确定?”这话,让那周仙长原本就拧着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翻天印是我们仙门圣级攻击灵诀,绝非普通弟子便可修炼的,而仙门之中,不曾听说有人到这边过来,又怎么会滥杀无辜凡人?”

“这、这我也不清楚,所以才一直想着会不会是弄错了。”

“这消息,你是从何人口中所得?”周仙长沉着声音问。

“是顾家家主前几天送了些东西过来,无意间说起的,我听着觉得蹊跷,便多留了个心眼,听他说,当时轩辕师侄……”话才出,触到他的目光又改口:“轩辕鸿烈也在场,这事我还找他问过,而他所说的跟顾成刚是一样的,听说当时是那顾家一个被逐出家族的女子给查检的,而我听着他们所说,死者身上的伤,不像利刃所伤,倒像是我们修仙之人惯用的攻击手段。”

“那失踪的是顾家的什么人?一介凡人,怎么会惹得修仙者伏杀?”周仙长皱着眉,沉声问着。

“那人名唤顾浩天,是顾家的上任家主,他为什么会引来修仙者,我在想着,会不会是此人身怀什么宝物?还是那元天珠就是那人身上?根据当时时间推算,倒也是极有这个可能的,而此人据说有一个女儿,名唤顾风华。”

“你的意思是,这顾风华知道他父亲是怎么一回事?”

“极有可能。”

闻言,周仙长顿了一下,这才问:“此人如今在何处?既是怀疑,何不唤她来问个清楚。”

“此女现在在洛王府,深居简出,奇怪的是,据闻洛王此人不凡,而此女却极为平凡,但却被洛王轩辕睿泽视若手心之宝,想要见她,估计还得过这洛王轩辕睿泽才行。”

“此事交由你去办,但要记住,莫要失了分寸。”他一拂衣袖站了起来:“到时,把人带到这里来吧!”说着,便往楼上而去,留下身后的众人站在原地。

“师叔,周师叔那话是什么意思?”一名弟子小声的问着。

“周师兄的意思是,要我们莫因是修仙者,便因此而做出失礼,不合身份之事,我们出门在外,代表的不仅是我们自己,更是仙门在外的形象。”中年仙长说着,吩咐一人道:“你去请轩辕师侄过来。”

“是。”那弟子应着,这才往外而去。

旁边的几人见状,说道:“这洛王轩辕睿泽是什么样的人?我们在这里这些日子,皇帝也亲自来过,更有不少身居要职的人前来拜访,只是这洛王,却一直没动静,这也太奇怪了。”

“不过就是一介凡人,有什么好奇怪的?各做各的去,别围着。”中年仙长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散开。

洛王府

轩辕鸿烈与顾风清一同来到洛王府,奉的是那中年仙长的命,要把顾七带过去,只是,两人在厅中坐了近半个时辰,也不见轩辕睿泽与顾七出现。

这让顾风清有些按捺不住的对一旁的管家说着:“还劳管家再去禀报一声。”

“呵呵,顾小姐不要急,已经禀报过王爷了,只是今日你们来得较早,王爷起床洗漱也要点时间,要不,老奴再帮两位添点茶水?”管家笑呵呵的说着,却是站着不动。

“不用了。”她轻声说着,看了轩辕鸿烈一眼,也没再开口。茶水,光是茶水他们就已经喝了不下三杯了。

又过了一回,才见轩辕睿泽缓步而来。看着那缓步而来的身影,顾风清眸光微闪,眼中掠过一抺惊艳。

他身上白色衣袍微宽,衣袖宽广,随着他的走动而带出一股飘渺若仙的感觉,墨发以白玉簪盘着,余下随时披散身后,再加上那俊美刚毅宛若谪仙的容貌,怎么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洒脱不拘的飘渺气息,从各方面看,他都要略胜轩辕鸿烈一筹,然而,这个男人看着温和而儒雅,但,他的淡漠与冷血,却是谁也比不上的。

这样一个男人,能轻易的让每一个女人动心,可她就想不明白,如此出色的一个男人,怎么就会看上顾七那个废物?

轩辕鸿烈看着那缓步而来的轩辕睿泽,深邃的目光也掠过一抺暗光,他想到的是他父皇那一夜所说的话。看着这样出色俊逸的他,他实在是好奇,既然他与他不是兄弟,他不是他父皇的儿子,那么,他的生父又是谁?能让那个六宫粉黛无颜色的女人为他怀上孩子,那个男人,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来找本王有事?”轩辕睿泽走上前,在主位上坐下,随意而透着优雅,却是看也没看那容貌一绝的顾风清一眼,而是扫了轩辕鸿烈一眼,而后,接过下人端上的茶,轻抿了一口。

“我们不是来找你的,是来找顾七,仙门的几位仙长想要见她,让她跟我们走一趟,回头,本王让人送她回来。”轩辕鸿烈说着,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至今,仍看不懂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哦?想见我家阿七?”他挑了下眉:“她还没睡醒,如果有仙长想要见她,不妨把仙长请到本王府上来,等她睡醒了,本王再跟她说说这事。”

听着这话,顾风清微愕,抬眸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他竟这般护着顾七,这样得罪仙长,于他又有何好处?让仙长上门来见?这样的他,就是轩辕鸿烈也说不出来,他却说得这般的随意,这样的自然。

轩辕鸿烈听了脸色却是一沉:“睿泽,让仙长亲自登门来见?这样的话你也说得出来?那顾七有何本事能让仙长纾尊降贵亲自登门?”

“哦?没有吗?既然如此,管家,送客。”他站起身,一拂衣袍就要往外走去,忽的,走到厅口处脚步又是一顿,正当轩辕鸿烈和顾风清以为他改变主意时,却不料,被他接下来的话说得脸上一燥。

“以后这两人来,无需禀报,直接拒之门外。”语落,头也没回的往外走去。

厅中,轩辕鸿烈衣袖下的手紧紧的拧住,却又松开,面色阴沉的看着他走远的身影,一言不发的迈步往外走去。既然是他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他了!

顾风清见他大步离开,也没等她,一怔,连忙快步跟上。

当轩辕鸿烈将话带给中年仙长时,那中年仙长的脸色也是不怎么好看,毕竟,来到这里,就是皇帝也得亲自来拜访,一个小小王爷,却拒他们的要求,不肯将人让他们带出,还言,若要见,便上王府,当真是岂有此理!

“这洛王架子好大!”

“何止,简直就是目中无人!”

“太放肆了!”

旁边的几名仙长一人一句的说着,脸上神色尽是怒意。

“待我将此事禀明周师兄吧!”那中年仙长在想了想后,还是决定先将此事向周师兄禀报。

“对,周师兄若知道,一定会给此人一点颜色瞧瞧!”

“嗯,我这就上楼。”中年仙长说着,正准备上楼,就听二楼处一道声音传来。

“不必了,我都听见了。”那周仙长沉声说着,看了他们一眼,迈着步伐走了下来。

“周师兄,那洛王要我们登门而去才能见到人,这也太不将我们放眼里了。”中年仙长走过来,问:“师弟以为,应当给他点颜色瞧瞧,不然他以为我们仙门中人,当真好欺……”他说着,却在看到他凌厉而威严的目光后,顿时闭上了嘴。

一见他的脸色与眼神,原本还在说着的众人顿时不敢出声,最后,还是轩辕鸿烈见状,上前道:“仙长,不如就由鸿烈带路,去洛王府一趟?”

“嗯。”周仙长点了下头,吩咐着其他人留在这里,只让中年仙长跟着他一起去,同行的还有轩辕鸿烈和顾风清。

这一次,由于轩辕鸿烈是带着两名仙长来的,管家倒是不敢不去通报,将人进去后便迅速去禀报后,而坐在厅中的几人则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等着。

几人在厅中坐了好一会,那中年仙长就要沉不住气时,却见他师兄一脸平静不急不躁的喝着茶,见此,他也只能压下心头的躁动,端起茶,大口一饮喝了个底朝天,再对那候在一旁的管家道:“再给我来一杯。”

“是。”管家满脸笑容,恭敬而不失礼数的上前,为他再添茶水。

轩辕鸿烈静坐着,顾风清也静坐着,只是不时,悄悄的看着那一脸平静,不喜不怒的周仙长,而后又敛着眼眸,规规距距的坐着。

再过一会,那中年仙长又一杯茶喝完,仍不见人来,这回,脾气已经有些压不住了,正准备开口,就见外面相伴着走来一男一女。他们两人的来到,就是那原本喝茶不抬头的周仙长也放下茶杯,抬起头看向他们。

只见,那并肩走来的两人步伐缓慢而平稳,男子一手搂着女子的腰,清逸绝尘的面容带着一抺温柔的笑意,那抺笑意只是对他身边的女子绽放而开的,深邃的黑瞳蕴含着令人窥之不透的神秘,那黑瞳中一泛而过的温柔与深情,也只是在看向他身边女子时才出现。

看着男子那出众的容貌与气质,周仙长平静的目光微微一闪,视线从男子的身上移开,继而打量着那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这一看,却见那女子十分平凡,平凡得似走进人群便寻不到她的身影,再一个就是,此女身上毫无修为波动,不仅是玄力还是灵力,皆无波动,可见,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

这样一个平凡而普通的女子,据说名叫风华?此名,放与她身上,当真是没有一点相配之处。反而是他身边的那个男子,当真是集天地风华于一生,清逸绝尘之姿,飘渺若仙的气质,就是在他们仙门之中,也找不出一个可与之相比。

只是……

很快的,周仙长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了。他的目光盯着那面容平凡的女子,看着她浑身散发出来淡然与随意,她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睡意,清眸半眯,隐隐透着几分慵懒。

哪里不对劲?此女身上哪里让他觉得诡异了?

他盯着她打量着,仔细的打量着,当目光触及她的那一双淡然而带着几分睡意的眸子时,方知诡异这处出在哪里。

此女太过平静,太过淡然,她的一举一动皆透着自然与慵懒,她的眼中没有别人眼中的那种紧张,那种尊崇,那种敬仰,有的只是平静,就好像,眼前的他们不是凡人极为尊崇的仙人,而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

而且,不仅是这女子如此,就是洛王也如此,这个发现,让他对他们起了一丝探究的心理,也对他们有了一丝的好奇。

这两人,到底是怎么样的人?

看到这般出色的洛王,就是那中年仙长原本一肚子的火气,竟也不知如何发出来,因为他发现,对上那人目光,他竟是说不出一句大话,这种感觉,十分诡异。

“让两位仙长久等了。”轩辕睿泽缓声开口,声音温和中透着低沉,不亢不卑,淡然而随意。

“不久,才喝了几杯茶水而已。”周仙长也缓声说着,同时,又道:“贵府茶水不错。”

闻言,那一旁的中年仙长朝周仙长看了一眼,动了动嘴,什么也没说,只是拿着一双眼睛盯着顾七瞧,因为轩辕睿泽他不敢盯着,他身上那股王者的威压太过摄人,就是那皇帝身上也不曾有过那股威压,让他根本无法直视。

实难想象,一个看着宛如谪仙,温和儒雅的男子,竟有这等摄人的威压。

而周仙长的话,同时也让轩辕鸿烈和顾风清抬眸看了一眼,因为他们这些天也知道,这周仙长是一个黑脸神,对谁都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而且极具威严,给人的感觉就是极难相处,但此时,却听他这话……

不由的,两人皆朝轩辕睿泽看去,停顿一会后,便落在他身边的顾七身上。

“难得仙长喜欢,管家,去准备一些,等会送与仙长闲时泡饮。”轩辕睿泽淡笑着,对着一旁管家吩咐着。

“是。”管家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见过两位仙长。”顾七这时也才行了一礼。

“听闻顾小姐名风华,今日一见,本仙人当真觉得顾小姐难担此名啊!”那中年仙长忍不住的开了口,一开口就是损着顾七的话语。

他的话,让那周仙长目光微微一暗,扫了他一眼,脸色微沉。

轩辕睿泽也在那中年仙长的话落时,泛着冷意的目光朝他扫了一眼。

一旁的轩辕鸿烈则是静坐着,没开口。而顾风清在听到那话后,见顾七脸色如常,嘴唇微动,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

而顾七却是淡淡一笑,在轩辕睿泽落坐主位后,便在右边的位置坐下,举止随意而慵懒,清眸半眯着,看向那中年仙长:“仙长特意登门而来,莫非就是为我这名字而来?”

一听主话,那中年仙长顿时一哽,再看他师兄那黑沉着的脸色,顿时有些后悔开口说那损话,只是,让他咽下这口气,又有些咽不下。

“自然非为你名字而来,只不过,初至皇城近一月,经常听到百姓口中所言顾风华,今日终见其人,故而有感,风华二字,在顾小姐身上难见半分。”

“呵呵,倒是我让仙长失望了。”她轻笑着,语落,眸光一转,带着几分狡诈之意,看着那中年仙长轻笑:“我一介凡人,不想竟也有机会看见仙人,倒是让我心中万分激动。”

那中年仙长听到这话,脸色微微好转,一手抚着那没几根的山羊胡子,嘴角也露出笑容,正想说话,却又在听到她接下来的话后,脸上的笑容一僵,就连抚着山羊胡子的动作也是顿在原处,瞪起了一双眼睛盯着她。

“原以为仙人都是白发苍苍仙姿风骨心怀慈悲,却不料,看到仙长后,才知道,原来仙人也是人。”

这话,听着似乎没什么不对,可听在在座几人耳中,却是别样不同。轩辕睿泽带眸的黑瞳朝她看了一眼,唇角含笑的静看着。

周仙长微拧眉头,也朝顾七扫了一眼,却没说话,只是在扫向那中年仙长时,目光中凌厉顿现,威严之感让那中年仙长顿时坐立不安,不敢抬头与他对视。

轩辕鸿烈则深深的看着顾七,若有所思,也没开口。

倒是顾风清见场面有些诡异,便试图着打破,轻声道:“七妹,仙人当然也是人,只是,比凡人多了仙根,人有百态,各不相同,仙人自然也一样。”

这话一出,轩辕鸿烈不由朝身边的她投去一眼,露出一抺笑容来。就连那周仙长也不禁看了她一眼。

“呵呵,顾家大小姐莫乱叫,我虽姓顾,却非你七妹,莫要乱攀亲戚,而且,我也高攀不起。”顾七轻笑着,看着那端坐着如一朵盛开的白莲花一般的顾风清。

暗忖,果然是一朵白莲花啊!这样的她,端庄优雅的一副良善模样,试问,谁会想到她心如蛇蝎,黑如炭?那一回她爹爹头脑还没清醒的时候,竟想骗他下水淹死,估计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吧!

一个满城都誉赞的女子,在背里地却做着那样阴损的勾当。不过,她与那轩辕鸿烈倒是豺狼配虎豹,还真的是般配。

被她的话一说,顾风清不由的垂低下头,似受了什么委屈似的轻咬着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活像是被顾七欺负了似的,看得顾七似笑非笑,看得轩辕鸿烈扫向顾七的目光带着不悦。

至于轩辕睿泽,则是连看她一眼也懒,他的专注,他的温柔,一直也只留给顾七而已,别的女人根本无法入得他眼。

周仙长看了顾风清一眼,皱了下眉头,沉着声音对轩辕鸿烈道:“你与她先回去。”

轩辕鸿烈眸光一动,看了周仙长一眼,又看了身边垂眸一副委屈模样的顾风清一眼,这才起身应了声是,与顾风清两人先一步离开。

他知道,定是那周仙长看不惯风清的样子。

“今天我们来是有一些问题想问一下顾小姐的。”待两人走后,周仙长再度开口,他看着顾七,目光带着威严,暗藏凌厉,问:“顾小姐可知令尊如今身在何处?根据我们的分析,对令尊他们下手的极有可能是修仙之人,令尊是否曾得罪过修仙者?还是,另有原因?”

顾七的目光也落在那周仙长的身上,缓声道:“这也是我极想知道的事情,仙长所问,我无法回答,若是我知我爹爹如今身在何处,又岂会不去寻他?”

闻言,那周仙长眸光一闪,看着她,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是,顿了一下后,又问:“我们听说顾老爷子是由顾小姐检查的,死因是什么?顾小姐可否说一说?”

“仙长太高看我了,这皇城中人哪个不知,我成天被人废物废物的叫着?不仅不懂医药之术,更是连修炼也不行,如此平凡的我,又怎么可能会检查死因?我也不过就是记下一些症状,回来找人解说罢了,至于仙长想要了解清楚,想必顾家的家主应该更清楚,不是吗?”

“你!”那中年仙长一怒,顿时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她怒喝着:“一问三不知?怎么可能!分明就是你不想说!如此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你太过放肆了!”

“闭嘴!”周仙长厉目一扫,威压瞬间袭去。

那中年仙长心中虽惧,却也愤怒:“周师兄,此女狡诈,半点不透露,怎么可能真不知道!”

“我让你闭嘴!”周仙长的声音沉了几分,警告之意十分明显。见此,那中年仙长才不情不愿的闭上嘴,却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顾七。

顾七却是淡淡一笑,声音轻缓而淡然:“仙长,修仙之人,难道只重修炼,不重修心?仙长如此易燥,仙人风骨,在仙长身上可是半分不得见。”她又将他原先所说的话,原封不动还给他,看着他气煞的脸上,就是眉眼也染上了几分的笑意。

而轩辕睿泽看着这样的她,黑瞳中宠溺之意涌现,眉宇中更尽是骄傲之色。他的女人,如此的不凡,如此的不俗,哪怕眼下她敛尽一身光芒,依然耀眼至极,他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她会向世人展现,那一身被她敛下的风华!

而那周仙长,更是看着这样的顾七微拧着眉头,平静而蕴含睿智光芒的目光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半响,他忽的开口问:“莫非你就不怕惹恼了他,他会杀了你?”

闻言,顾七唇角微扬,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笑意却是不达眼底,她的目光一转,扫了那气恼的中年仙长一眼,收回目光,随意而淡然的迎向那周仙长的目光,声音听着似平静,却又透着不可忽视的凌厉与冰冷。

“那我会在他出手前,先杀了他。”

女子慵懒倚坐的身姿,平凡而淡然的面容,以及那嘴角噙着的那抺诡异而冷冽的笑,还有那双清眸中泛动着的凌厉与冰冷,无一不在告诉着,她,绝不是随便说说。

只要别人对她起了杀心,她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取了对方性命!

“哼!你未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区区凡人,胆敢跟本仙说这样的话,当真不知死活!”那中年仙长沉声怒哼,压根就不相信顾七有那个能力可以杀他,就凭她?就是再活十辈子也不是他的对手!

“是吗?”顾七玩味的看着他:“仙长可敢一试?”

看着那清眸暗藏锋芒的女子,周仙长皱了皱眉,此女就是他也看不透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但这等胆量,以及她在不经意流露出来的冷冽气势,就可断定,此女绝不平凡!正想开口阻止那中年仙长的冲动,却不料,已经听他的话中气十足的传出。

“有何不敢!莫说区区一个你,就是十个,也绝非本仙对手!”

上一章
下一章